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猎艳小农民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7 6:38:5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猎艳小农民

005 大胸护士
 “不行,她妈闪着腰了,我这里没医疗器械,要送过去医院检查治疗。小百姓养生网”齐秋霞给季小双她妈检查过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一向古灵精怪的季小双难住了,说:“这时候大晚上的,找谁送她过去医院呀?”

    一旁的卢奇鸟说:“这样,我去找费余叔,他有拖拉机,让他送我们一程,我和你一起过去。”

    “谢谢你奇鸟哥。现在也只有这样子了,那你快点儿去帮我找费余叔。”

    费余叔全名叫做高费余,他家和卢奇鸟他妈家隔着四间房子。从这儿去一会儿工夫就到了。

    季小双她爸早年在外出车祸过世,全靠金叉美一手拉扯大她们姐妹俩。遭遇挺惨的。书名:猎艳小农民全文在线阅读

    姐姐季大双在外面念大学,为了供她读书,季小双早早就辍学了,在家帮忙种地赚钱,金叉美更是为此操劳过度而落下了病根子。

    听说是金叉美摔倒了,热情的高费余二话不说就开拖拉机过来,几人小心翼翼的抬金叉美上车。齐秋霞在一旁千叮嘱万叮嘱他们小心莫要碰着她的腰。

    从这儿出医院,拖拉机大抵都要走一个小时。因为山路难行,开不得快车。

    季小双在车尾箱中一直抱着她妈的脑袋,坐在她后面的卢奇鸟就看到了她弯腰时露出的玉色内、裤和雪白诱、人的股沟,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真是美不可方物。

    她的美是在于年轻,在于她那种不成熟的气质催动起来的人性破坏欲与摧残欲!

    任何人都难以避免会有阴暗的一面,就如强间能够给男人带来别样的摧残欲和毁灭欲从而得到兴奋点。书名:猎艳小农民全文在线阅读

    卢奇鸟忍住那种窥视人的欲念,坐到一侧。可换了一个位置更加尴尬,季小双穿的是贴身短袖衣服,卢奇鸟从她的袖口中看见了一对小胸脯的轮廓。

    才十六七岁的季小双和齐秋霞没法相比,肤色却比在城里长大的齐秋霞还要胜几分!

    这可不是我要偷看的,完全是意外。

    想着再换位置也许从她领口中看到更加不该看的东西,干脆就不换了。

    有时候路上颠簸,卢奇鸟还能看到她小胸脯抛起来的动人场景。

    到了县城医院,三人将金叉美扶进去。

    高费余明早还要做生意,不能在这儿陪他们就先走一步回去了。网站xbxysw.com留下卢奇鸟和季小双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医生出来说,季小双她妈的腰接回原位了,但要留院观察,需要再交押金。

    这么多钱一时间上哪儿去找?

    “我们可以明天交钱吗?”季小双可怜巴巴的望着医生,让人看着就不忍心拒绝。

    医生说:“不行,你们交的钱刚够手术费,刚才的药钱都还没有跟你们算,不交钱我们只好停止用药了。”

    “迟一天也不行吗?”

    “建议你们现在就回家筹钱,因为迟一天用药也许会造成我们也完全无法意料的现象。”说来说去还是怕他们不交钱。

    可现在二人又没车,想回家拿钱也不行。说明xbxysw.com

    “卢奇鸟,真是你呀!刚才在那边看见你差点认不出了。”这时,一名护士经过,指着卢奇鸟说。

    “张艺宝!”

    卢奇鸟顿了一会儿才认出这位老同学,是他的初中同学,当初的张艺宝还瘦瘦弱弱的、皮肤也跟一个长年打鱼的渔民一样黑不溜秋,跟现在完全是两个模样。现在已经变成了亭亭玉立、肥肥白白的大姑娘了。

    卢奇鸟都怀疑她做过整容手术,不然当初的太平公主何以故现在变成了波霸一样?

    胸前的那两座山彷佛要从护士装中嘣出来--肯定是塞了什么东西进去!

    “几年不见,就不认得我啦?”张艺宝大咧咧的走上前,拍了拍卢奇鸟的肩膀。别的东西都变了,但那大咧咧的性格却没有变。

    卢奇鸟惊呼:“变大了!当初那个你又瘦又小,现在居然也可以这么大。小百姓养生网

    “故意占我便宜是不?口花花,你过来这儿干什么?”

    卢奇鸟将情况跟张艺宝说明,张艺宝皱起眉头说,“钱就没法子借给你们了,你知道我读书的时候都要找你借钱买冰棍的,现在就更不用说了。要是你不怕的话,可以骑我的车子回去筹钱。我能帮的只有这么多了。”

    张艺宝的是一辆二手的近乎报废的女装摩托车,现在是晚上八点钟多,回去可能要到九点多了,但还可以勉强筹到一些钱。

    张艺宝是怕山路崎岖,他们骑摩托车不是很安全。但现在急着救人,也好如此了
006 一张床两人睡
 卢奇鸟的驾车技术只能说是很一般,和季小双下楼取过摩托车,刚启动就差点儿一头朝着路边上的大树撞过去!

    季小双差点被他吓死,掐着他的腰说,“卢奇鸟,你作死呀,到底会不会骑车子的?我小命都差点交待在你手上了。”然后赶紧抱紧卢奇鸟的腰,卢奇鸟能够感觉到她身体压过来的触觉。

    “我只是骑过几回,能载你跑的动已经不错了,别挑三拣四。”

    刚才还好好的天,转眼间风云骤起,电闪雷鸣。

    冷雨像冰雹一样,打在摩托车上彷佛要将镜子敲碎。

    二人还没有出县城,这时候只能够打消回去筹钱的念头,因为这么大的雨,骑车走上路只会更危险。

    很快他们的衣服就湿透了,季小双要躲雨,在后面紧紧的抱着卢奇鸟恨不得钻进他身体里去。

    那种触觉放佛像千万只蚂蚁在卢奇鸟身上爬、身上咬一样。

    “前面有旅店,咱们进去躲躲雨。”

    “好的!”

    卢奇鸟将车子停在屋檐下,朝着她说:“你身上还有没有钱?”

    “我身上哪里还有钱呀,钱都给我妈交押金了。”

    卢奇鸟平时很少带钱在身,他在家里根本就没地方可花钱的。不过他今晚幸运,刚好准备去小卖部买些日常用品回来,所以就带了一些钱在身。掏出来一看,说:“还有十几块,不知道够不够住宿?”

    “进去问问吧,这么大雨,回去也回不了了。”季小双说。

    “喂,你好大姐,我们想住宿,在你这儿住一晚需要多少钱呀?”卢奇鸟走进去问道。

    “二十五块。”

    “能便宜些吗?二十五块多了。”

    “你以为是菜市场买菜呀!二十五块不贵了,要不你们去外面找找。”这大姐跟吃了枪药一样。

    卧槽……难道你老公没喂饱你?这么大脾气?

    这时季小双走上去央求道:“大姐,你就行行好让我们住一晚吧。我们实在是没地方去了。”

    “你求我也没用,我又不是老板。”接着瞥了一眼卢奇鸟,说:“什么人,带个女孩子出来开房都不带足钱,呸。”

    卢奇鸟听着就来气,但也没有和她计较。

    “那我们住到天亮就走,别人是租一天,我们只租半晚!行不!”季小双说。

    “半晚也是按一晚的价钱算,要不你们给足钱,我让你们住足一天好了。”

    季小双见央求不来,只好走出去和卢奇鸟商量着是不是去别处找找。卢奇鸟问季小双身上还有钱不,季小双掏遍了口袋,也才摸出两块钱。

    卢奇鸟灵机一动,隔离不是有钟点房的嘛,哪儿四块钱一个小时,二人加起来也有十七块,可以住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后再作打算吧。

    于是,卢奇鸟来到隔离的一间旅馆。这回看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妈。

    “身份证呢?”大妈朝着卢奇鸟就问。

    “有。在这儿。”卢奇鸟掏出身份证。

    “那你呢,有身份证不?”

    “啊?我还没有,不过大妈我到年龄的了,只是没去办而已。”

    大妈狐疑的将钥匙交给他们,人家你情我愿她也管不着这些。

    就这样,二人顺利的在宾馆住下了。

    两人拿着钥匙上去房间打开房门,季小双说:“只有一张床,咱们怎么睡?”

    卢奇鸟自然恨不得和季小双一起睡,他和季小双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卢奇鸟还和她玩过过家家、亲嘴之类的游戏。现在季小双衣服湿透了,身上的衣料贴着身体,将她的曲线全都印出来了,胸前的轮廓特别明显,卢奇鸟看着就起劲,若是今晚抱着她就干,不知道会有多爽。

    “你说怎么睡?”

    季小双瞥着他说,“你睡地下吧,我睡床上吧。”

    卢奇鸟一脸不愿意,可是他又不好意思直接和季小双说,把她惹恼了,他以后就更没机会和季小双接触了。

    “耍你的。让你出钱又出力,还怎么好意思让你睡地下。一会儿我在中间摆个枕头,你别越界,若是越界了,我就把你踹下去。”

    两人进去,把门关上,衣服湿了有一阵子了。季小双查看了一下浴室,迫不及待的走进去洗澡,里面有热水。

    浴室的门有一层不可视的玻璃,但也并不是全看不见,卢奇鸟从门外隐隐的看到一条姣好的身影在里面擦弄身体。下身不自觉的膨胀起来,一边换着衣服,一边掏出工具对着那条身影套弄!

    当然是没弄出来,他现在身上还冷着,拖起来一张被子,就卷在了身上。

    接着,他就在想,一会儿小双该怎么出来?她的衣服也全湿了,总不能再穿衣服出来,难道是准备卷着一张浴巾出来?想起那场景,卢奇鸟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副将她硬按在床上,骑上她身体狠狠的运动着的情景
007 起火了!
 一阵胡思乱想之后,季小双已经在里面喊:“奇鸟哥,去帮我拿张被子过来。”

    这儿有两张被子,一张是铺在床上的被套,一张是盖身的。卢奇鸟卷了一张盖身的,正好还有一张可以留给季小双卷。

    听到敲门声,季小双就从里面伸出脑袋,说:“原来你也卷了被子呀,这被子干净的不?”

    卢奇鸟藏在被子下面的家伙再次一挺,他差点儿想一把推开浴室的门,将她硬拉出来!

    是的,今天卢奇鸟被各种各样的女人和事刺激得快要疯了!

    他一辈子都没有试过像今天这么多女人的刺激!齐秋霞刺激完了,又轮到刘婶,现在又轮到季小双,卢奇鸟都怀疑自己一会儿会不会热血膨胀爆体而亡!

    “听人说,旅店的被子是每天都有消毒的,应该干净。”

    “真的?小心被子拖着地,瞧你这笨手笨脚的。”

    季小双在里面卷好被子之后,双手抓着被子从里面出来。

    卢奇鸟进去里面洗澡,学着刚才季小双的方法,将被子从里面递出来给她,被子拿出来之后,卢奇鸟全身就光溜溜的了。

    这妮子的女乃罩还挂在墙壁上。女乃罩是小巧可爱类型的,只有两个婴儿拳头大的罩、杯,还是很传统的纯棉白色女乃罩。卢奇鸟像是吸·毒一样的抓着她的乃罩放在鼻子前嗅着,上面还有季小双的体香!那种香味刺激得卢奇鸟一阵激动,拿着她的女乃罩放在了自己下面就套弄起来了!

    他憋得实在是太难受了,如果这个时候不让他释放一回,卢奇鸟不敢保证自己回头会不会狂性大发对她施、暴。两个人没穿衣服在一间房间里面,要让男人不侵犯对方的确是难以做到。

    一阵兴奋的哆嗦之后,卢奇鸟不够五分钟,就将某些液体射在了她的衣物上面!那些液体大部分都黏在了季小双的贴身衣物上。

    这时,季小双在外面喊道:“奇鸟哥,你完了没有?快点儿出来,我一会儿还要帮你洗衣服,让下面的大妈帮我们脱水。”

    “帮我洗衣服?”

    刚刚兴奋过后的卢奇鸟差点因为她这句话又想放一次。

    一个女孩子肯帮男孩子洗衣服,说明了什么……卢奇鸟都没想过要让她帮自己洗衣服。

    “是呀,你的衣服堆在这儿臭死了。”季小双捏着鼻子,用手在身前扇着。

    “哦哦哦!就快了!”

    怕被季小双认出来自己的杰作,卢奇鸟特地用热水将刚才的液体冲干净。

    几分钟之后,卢奇鸟就从里面出来了。

    季小双用脚钳着他的衣服像青蛙一样的跳着,将他的衣服钳到浴室门口。

    卢奇鸟看着她这模样,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笑什么,帮你洗衣服还笑。这件东西我不帮你洗的。”季小双用两只芊芊玉指钳着他的内库。

    “你抓都抓了,不介意再帮我洗一下吧?”

    “这不同,人家说……反正我就不帮你洗。”

    “说什么?”

    季小双鼓着腮帮瞪着他,说:“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有些色·欲熏心的卢奇鸟就试探着说:“小双,你放心,我会负责的。这次绝不是像以前玩过家家一样。”

    “你们男人就知道花言巧语,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呢。”

    卢奇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认真的盯着她。因为松开了手,他的被子也一下子滑落下来,身上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她面前!

    季小双初时还在砰砰乱跳,接着看见他的被子都滑下了,立即“啊”的一声尖叫。

    “卢奇鸟,你坏坏……你耍流氓。”

    “我……我没有!”卢奇鸟下意识的惊慌,很快就冷静下来,居然到了这个地步,干脆就一把将季小双抱进怀中。

    季小双拼命的用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

    “小双,我真会对你负责的,你信我。”

    “不信不信,我还不想有孩子,我有孩子了以后谁来照顾我妈。”

    “我可以呀!咱们一起照顾金姨。”

    似乎季小双并不太抗拒自己,否则也不会说这些话了!

    那这事多半能成!

    季小双在挣扎之中也把被子滑下了,两只小乳鸽在她的摇晃中荡来荡去,煞是动人!

    她见卢奇鸟不放手,就停止了挣扎,说:“奇鸟哥,你再这样子我就踢你哪儿了!”

    卢奇鸟将她的身躯按在墙上,不让她的脚有机会踹到自己下面,说:“那你就给我亲一口,我就放开你。”

    季小双现在动也动不了,想喊人,又舍不得。喊人进来自己丢脸,说不定还会惊动警察,拉卢奇鸟去坐牢。她和卢奇鸟青梅竹马,哪儿舍得让他去坐牢?说:“那就亲一口,别太过分了。”

    “不会!”卢奇鸟嘴上说着不会,嘴巴却一下子将她的嘴唇吸住了。卢奇鸟第一次接吻,只知道用嘴唇对着她的嘴唇,却不知道用舌头进去舔舐她。

    在他的亲吻下,季小双反抗反而是没那么剧烈了。卢奇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开始用手去抓季小双哪儿,小乳鸽刚好被他的手掌一掌覆盖。抓着抓着,卢奇鸟身躯又开始发热了,下面硬邦、邦的顶着季小双大腿。

    感觉到卢奇鸟又抓又顶,身上被他弄得很难受的季小双就张开嘴巴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喝叱:“好了,抓够了没有,我要去洗衣服了,不守信用!”

    “再给我抓两分钟,就两分钟,奇鸟哥爱上你了。”卢奇鸟抓着她的手不肯让她走。

    “爱上了也不行,你下面都……硬了,再被你抓,还得了……”

    “就两分钟,这回是真的,如果超时了,我让你踢我哪儿。”季小双半信半疑,接着就翻过身,让他抓。嘴上却说,要卢奇鸟对她负责,但现在不行,要等过两年她姐姐毕业之后了才可以。至于是什么原因卢奇鸟也懒得想,他嘴里自然是说行行行。让他负责他还巴不得呢!能娶到小双这样的媳妇,他该烧香拜神了
008 送上门的女人
  就这样,卢奇鸟在她身上抓了又抓,还要用嘴巴去亲了一下她俏皮的乳鸽。

    季小双抓着他的头,不让他来。

    “小双,我忍不住了,让我进去。”

    “哼!”季小双抬起膝盖,意思是你试试看。

    卢奇鸟这才罢休,他不敢冒这个险!而且用强去得到季小双,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怕伤害到小双的心灵。

    今晚能够亲到她嘴巴,摸了她的胸,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还是光着身子摸的,而且鸟儿还在她大腿上插过。

    “那我看着你洗衣服总行吧?”

    “不行,你看着我洗衣服,一会儿还不得又要摸我,又要让我和你做那事。”季小双说。

    她进去里面关上门,就心脏砰砰跳的拍着胸口,还在回忆着刚才那种感觉。脸上不由自主的一羞,暗骂自己不守规矩,刚才明明是那么丢人的事,自己居然还喜欢上了,还差点让他进去了自己里面!

    如此良久,才平息掉心中的波澜。

    蹲下来开始清洗衣服的季小双,在捡起自己的罩子揉搓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罩子上有些滑滑的,就奇怪的说:“这卢奇鸟怎么弄的,洗个头还可以把洗发水弄到我罩子上。这旅馆的洗发水也太差了,一点泡都没有……”

    ……

    季小双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何物!

    她五年级就辍学了,那时候还没有学过生物和保健知识,村里人也不会谈及这个话题。

    季小双在里面洗好衣服,用被子裹着身子喊下面的大妈上来,将洗好的衣服交给她。然后转头对着卢奇鸟说,“晚上睡觉老实点,你裹你的被子,我裹我的。真敢爬上我身体上,我给你一脚的!好了,我睡觉了。”

    季小双是睡下了,但卢奇鸟有她这个大美人在,哪儿睡得着。翻过来又翻过去,如此几次,季小双已经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大妈将压干的衣服送过来,卢奇鸟开门将衣服接过,大妈看他衣服都没穿,神情更加鄙夷,显然是当他和那个女孩子做过的。

    卢奇鸟见睡不着,就拿风筒在浴室里面吹衣服,回去的时候好有衣服穿。

    嘎吱。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响动,卢奇鸟以为是季小双被自己吵醒了,伸出脑袋往外面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粉红色吊带睡裙、长发披肩的女人打开了他们的房门走进来。

    做生意的?

    这些城里人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自己隔离还睡着一个她还敢走进来。

    不过这女人的样貌不错,皮肤也很细嫩,身材修长,带着一股成熟的少·妇气质。她的睡裙衣领很低,卢奇鸟一眼就能看见她胸口处的一大片雪白,有一些儿下垂。

    女人直接在了卢奇鸟原先的位置上躺下,眼睛也没咋睁开,就说:“别吹了,上床睡吧。”

    “大姐,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我没钱的,你还是出去吧。”卢奇鸟走过去讶异的说。

    “我要你钱干嘛,把被子给我。”女人伸手扯住了他的被子。

    不会吧,不给钱也肯让我做?这都什么世界呀,居然乱成了这模样。卢奇鸟呼吸加重,有些冲动起来了!虽然不敢真和她在这儿做,但摸一下总可以吧?

    他的手刚刚触及女人的胸,女人就反过来抓住他的手带领着他,更加用力的在自己山峰上游走起来!

    在她的引导下,卢奇鸟很顺利的和她吻在了一起,这时候卢奇鸟才知道接吻还可以用舌头进去和她的打架的。这样更爽一些。

    女人的手渐渐的在他宝贝上摸起来,不出一会儿,卢奇鸟的宝贝就彻底的坚起了!

    “啊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儿,来人呀,有流·氓呀!”女人忽然一把将他推开,大喊起来。

    你一个女人走进我房间,并且摸我的鸟儿,还反咬一口说我是流氓?!

    “喂,大姐,别喊了,是你自己走进我房间的!”

    女人左右瞧了瞧,也发觉有些不对劲,说:“我走错房间了?”

    “是呀。这儿是我的房间,你看我朋友还在这儿。”卢奇鸟指了指隔离的季小双。

    被他们吵醒的季小双揉了揉双眼,转着大眼睛说:“什么事,什么事,谁在抓流氓呀?”

    那名大姐面红耳赤的说:“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误会了。”这时候门口冲进来一名猛男,以为卢奇鸟在调戏他的女人,就大喊道:“小柳,你怎么样了,是不是他把你拖进去房间的,草你吗的,在这儿都敢调戏我女人,你是想死不定!
009 寡妇在家……
 卢奇鸟也没跟他较劲,耐着性子给他解释:“是你女人自己走错房间的,她把我当作了是你,在我身上乱摸,我没有找你收钱,你还在这大喊大闹!”

    女人被卢奇鸟说的惭愧万分,低着头说:“阿牛,别在这儿瞎闹了,你还嫌我不够丢人是不!”

    说完就气愤愤的走了。

    那名阿牛牛高马大的,却没想到是一个惧内的人,听到她这么一说就蔫下去了。女人临走前还跟卢奇鸟说了一声对不起,虽然吃了一些亏,可却错不在卢奇鸟,只能自认倒霉。

    季小双在一旁看的哈哈大笑着说:“奇鸟哥,刚才爽不爽呀,她都对你做了啥?”

    “也没做啥,就是摸了一下我身体还有我下面而已。”

    “摸了你下面你还不爽死!今晚你真是有福气,这么多人摸你。”

    “哈哈,哪儿哪儿……”

    “我也想摸你,你给不给我摸。”

    “你肯摸的话当然给了。”

    “哼,谁要摸你,不知羞。”季小双可爱的做了一个刮脸的动作。

    将衣服吹的差不多了,卢奇鸟也就睡下来休息了。

    一夜无话。

    次日到了退房的时间点,宾馆的管理员也没过来喊醒他们。估计是忘了,或者是不忍心将他们赶出去。

    卢奇鸟到下面取回来之前押在这儿的身份证,那名大妈也没有叫他们补钱,只是没好气的将身份证砸在桌面上,说:“好好的对人家姑娘,这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可爱,你可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片情意。”

    “什么呀……”卢奇鸟诧异的说。

    季小双俏皮的笑着说:“谢谢大妈,下次我还来光顾你。”

    下了一夜的雨,早上的阳光显得特别澄清。

    卢奇鸟骑车,季小双两只手轻轻的挽着他的腰,脸带微笑。回到家中,季小双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去找人借钱了。

    卢奇鸟估摸着她去借钱也没这么快就借到,所以他就去小卖部买了一袋饼干。

    回去的时候路经村子里谢寡妇的家,忽然他听见了屋子里面有一阵哦哦哦的声音。

    左右瞧瞧没人的卢奇鸟就蹑手蹑脚的走了上去,将耳朵贴在了谢寡妇家的窗户上。这时那种哦哦哦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这会儿反而听不着了。

    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的卢奇鸟就将她家的窗户撬开了一点儿。

    他和谢寡妇关系一直就很好,卢奇鸟的养父对他很偏心,家里有点儿好吃的就全留给了自己的儿子,卢奇鸟他妈又是个赌鬼,一天到晚就知道赌赌赌,都没怎么管过他。

    谢寡妇见卢奇鸟比较可怜,加上她家里又没有子女,所以以前经常会给他一些吃的,和抱他玩。很久以前,谢寡妇就跟他妈苏芊芊提过,要收养卢奇鸟做养子。

    但是苏芊芊不肯,要问她拿三千块做过户费,谢寡妇没同意,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说,卢奇鸟可以算是她的半个儿子。

    做母亲的在家里出现了这种事,卢奇鸟咋能不上心?

    当然他现在只是想着看看自己‘阿妈’到底在里面干什么,想到自己阿妈可能在里面偷人,卢奇鸟心中就不太高兴。

    刚好,谢寡妇家的窗户没锁上,卢奇鸟就轻易的往上撬开了一点儿裂缝。只见谢寡妇跟散骨了一样的躺在床上,两只腿跟蛤蟆一样的张开,床上还放着一条茄子!

    这……

    原来不是偷人。

    这时候卢奇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不该继续看了,因为看她的身体让卢奇鸟有一种罪恶感。

    但是他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甚至他还有一个邪恶的念头,就是冲进去,马上去给她安慰!连下面都硬了。

    谢寡妇以前是附近乡里出了名的大美女,但现在却稍微老了一些。尽管如此还是娇滴滴的非常诱人。

    她十八岁时嫁入她老公家,不知道是她红颜薄命还是他老公没那个艳福,在她嫁入她老公家之时,她老公不出三天就被毒蛇咬死了。

    因此谢寡妇在村上还有一个名声,就是毒寡妇。

    因为这一切太凑巧了,别人都只当她是她老公的克星。

    因此她到现在都还一直没有嫁出去。

    她现在也不过是三十三岁而已,身段子还跟绝佳的美布一样,美的不可方物。

    那两只腿张开就跟一个吸人的魔窟一样,许久,谢寡妇才收起腿,掐开两片花瓣瞧了瞧,然后就放下裙子走了出去。

    在她掐开花瓣的那瞬间,卢奇鸟就在幻想着自己掐开她的花瓣,用手指扣、用嘴巴吸,甚至是用大鸟去往里面捣!

    以前谢寡妇给他的感觉一直很好,像个贤妻良母,现在谢寡妇在他脑海中又多出了一个荡·妇的形象。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谢寡妇已经打开了门。

    “咦,谢姨,早呀,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开门了?”卢奇鸟装作路过的样子,和她打招呼。

    谢寡妇一眼看见卢奇鸟就震了震,说:“奇鸟,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咋这么早就出来溜达了。”心中担心卢奇鸟会不会听见自己刚才的呻、吟声。

    “刚刚路过,出去买点吃的送给谢姨,谢姨不请我进去坐坐嘛?”

    “请请请!当然请。你这些天都在忙啥?都好些天没见你来看谢姨了。”

    “都在瞎忙而已,也没啥。”

    谢寡妇看见他在吃饼干,拍了他一把教训道:“早上吃饼干对胃和肝不好,阿姨给你煮瘦肉粥吃。”

    谢寡妇去煮早餐,闲着没事做的卢奇鸟就在后面看她的身段。卢奇鸟最喜欢的是女人的大腿部位,他看女人总是习惯性的先看对方的大腿。谢寡妇的身材无疑能够很好的满足卢奇鸟的这种欲念。见谢寡妇在厨房忙的入神,卢奇鸟就悄悄的溜进了她的房间

010 齐秋霞被抓
 那条茄子还在她的床头上摆着,想起这条茄子沾着她里面的体液,下身极度兴奋的卢奇鸟就拿起茄子在自己下面擦了几下。他打开了谢寡妇的衣柜从里面摸出了一条黑色的内、裤,然后又若无其事的走出去。

    “谢姨,我吃饱了,小双还有事找我,我改天再过来你这儿坐。”

    “好呀好呀。有空记得常来谢姨这儿坐,陪陪谢姨。”

    “谢姨没想过再找一个人嫁出去吗?”

    “我是毒寡妇呀,谁愿意娶我。愿意娶我的也不是正经男人。”

    听到谢津津说不嫁了,卢奇鸟竟然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谢津津不嫁岂不是代表自己就有机会?

    以前卢奇鸟是绝没有这种想法的,可今天看见她在家……自我安慰,卢奇鸟就觉得谢姨也是一个很需要男人的人,居然她需要,那自己干嘛……还要让她受苦?

    想起谢寡妇那羊脂玉似的身段,卢奇鸟就恨不得晚晚抱着她,将她压在身下。

    卢奇鸟走后,谢寡妇就进去了房间里,马上将那条茄子藏起来。

    要是一般的男人是不能随便进她的房间的,但卢奇鸟小时候就经常进她的房间,长大了也不见他改这毛病。刚才她不知道多怕卢奇鸟会进去,然后看到了她那条茄子……

    将茄子藏在衣柜上,忽然谢寡妇发现衣柜中间处的一个衣架居然空了。

    “刚才我记得明明有一条内·裤挂在这儿的……是我那条黑色的内库……怎么会不见了。”谢津津找了很久都找不着。

    忽然她想起了一个可能,就是卢奇鸟刚才进过自己的房间,并且拿走了自己的内库!

    他一定是发现了自己在……自卫,都怪自己,刚才喊出来了!

    居然可能是卢奇鸟拿走的,那他岂不是对自己有那种想法?这……

    卢奇鸟拿走谢寡妇的内库是一时冲动,他没想过谢寡妇会如此快怀疑到他头上。

    回到家中,齐秋霞正在帮他收拾房屋,火炕上还有一壶药在煲着。

    齐秋霞走上去问了他一遍金叉美的伤怎么样,卢奇鸟就照实给她说了。

    齐秋霞听见他们昨晚住在一间房,显然是诧异了一下。接着就给卢奇鸟把脉,说:“我看看你的病怎么样,有没有好转。”

    卢奇鸟让她给自己把脉。

    半晌,齐秋霞说:“昨晚熬夜熬的太厉害了,有点虚火。熬夜多对身体不好,以后注意点。”

    卢奇鸟感觉她好像自己的老婆一样,这种小事还要吩咐。

    过了一会儿,季小双也来了,卢奇鸟从她愁眉苦脸的模样猜的出来她借钱估计是碰壁了。他走上去,问:“怎么样,借钱没借成吗?”

    “才筹了四百块,距离医院的要求还差很多。”

    “不关事,我身上还有两千多块钱,咱一会儿一起拿过去交了吧。”

    “奇鸟哥……”季小双有些动情的说:“这几年你对我的照顾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借钱给我,你让我将来怎么报答你呀……”

    卢奇鸟心说,你天天给我睡,不就报答了我吗?嘴上却道:“有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生命才是无价之宝,就这样了!”

    季小双走上去挽着他的胳膊说:“就知道奇鸟哥对我好了,有什么事你都会帮我的……”

    “那你昨晚还说要踢我下床!”

    “这不同嘛,你要和我做那个,我不踢你下床才怪。”

    “饿了吧?我给你买了饼干,医院哪儿还在等着,咱们快点过去。”

    来到医院,卢奇鸟将钱递给季小双让她去交押金。

    本来想把车还给张艺宝,但张艺宝上的是夜班,昨晚半夜就下班回去休息了。

    卢奇鸟找医院的人要了张艺宝家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她家。张艺宝说在家睡觉,让他把车子留在医院就行了。

    季小双要留在医院照顾她妈,所以最后卢奇鸟就自己搭车回去了。

    齐秋霞可能出去了外面采药,卢奇鸟回到家中并没有看到她。卢奇鸟就扛着一把锄头、提着一小桶肥料出去田里了。

    他知道季小双以后准是要嫁给自己的,所以卢奇鸟不想让她跟自己吃苦,准备多赚点钱让她过来自己家跟自己享福。

    不过昨夜还下雨的天,今天就变得鬼贼的闷热。大概是干到了十一点多,卢奇鸟就扛不住了,准备回家休息,牵着大母牛过去树林那边的时候,隐隐的又听到了有人在喊救命!

    卧槽,这两天被鬼上身了呀,怎么老是听到有人喊救命的!

    好像又是秋霞姐!

    这时候卢奇鸟还隐约听到几个男子的声音。他扛着锄头往哪儿走过去,只见四名男人正在拖着齐秋霞往密林里面走。

    “总算是找到你这个臭婊子了。昨晚打伤我兄弟的人在哪儿,快给我说出来。不说的话,我让你三个洞一起开花!”

    “嘿嘿,老大我要上面那个洞。”

    “我要前面的。”

    “前面的老大不要呀,你还想跟老大抢生意不成?”

    ……

    原来是昨晚小胡子他们那一伙人,他们口中的老大是一个满脸横肉、表情狰狞的男人,三十岁左右。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他。”齐秋霞说。

    “找插是不?好,兄弟们,给我按住她,咱们一起上!让她三花齐开!”脸色狰狞的老大说。

    “刀哥,要不要绑住她?”

    “不用,绑住了就没那感觉了,还是让她动一下比较好。”老大的趣味不是一般变太。

    几个男人将齐秋霞死死的按在地下,摆出大字型。

    刀哥搓着手掌上去,说:“快说那个男人在哪儿,不然我插死你。”

    齐秋霞在地上不断挣扎,可那里挣脱得了四个大男人,但也没有丝毫出卖卢奇鸟的意思。

    卢奇鸟知道刀哥的名头,这人的名声在乡里面很响亮,是乡里的一个大恶霸。平日专门和他的手下在附近欺民霸女,已经有不少女孩被他们祸害了。

    据说有两个去报案的女孩子家里莫名其妙的失火了,更加气人的是,法院因为证据不足也没法给他们定罪。所以后来很多女孩子就忍气吞声了。

书名:猎艳小农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猎艳小农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火影之我的奇葩系统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火影之我的奇葩系统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火影之我的奇葩系统第二十章改变剧情宿主:橘千秋实力:无年龄:21技能:五五开早上醒来后橘千秋便点开了系统模板,看着自己这简洁到可怜的系统模板,橘千秋失望喃喃道:“果然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吗”自从发现这个系统是个没有用的鸡肋后,橘千秋就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系统了;要不是昨晚遇到斑,让已经堕落的橘千秋再次感受到了压力,橘千秋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有系统的穿越者了;突然见到斑着实是吓了橘千秋一跳,不过想到千手柱间在身边,橘千秋这才强忍住心理的恐惧;不怪橘千

  • 小说逆世星神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逆世星神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逆世星神第二十章体内的异常品级魔法师离开后,所有人都散了场,姜哲独自一人回到房中后感到身体之内有着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虽然这股能量是属于自己的,但是在体内乱窜,感觉到有神经都要被这股能量冲散的感觉。此时姜哲感觉到头脑发麻,这股能量好像要侵蚀掉自己的意识一般,但是当这股能量进入大脑之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此时姜哲才清楚的看到了一个黑影,这个黑影就跟那天见到了一模一样。姜哲直直的盯着黑影,黑影说道你既然吸收了我,那么你就要有收服我的实力,但是不幸的是在升级

  • 小说鬼手狂徒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手狂徒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鬼手狂徒第二十章冬蛹“冬蛹!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么?”男子单膝跪地,手捧着一百朵花玫瑰花,对着少女说道。冬蛹只是嘴角勾起了一个美妙的弧度,少年认为她答应了,于是也微笑的站起来。正在旁边的其他人却是好羡慕的说道。“该死!让他这家伙得手了!早知道我就早一点表白了!”“就是!后悔啊!冬蛹女神将名花有主了,以后还是少招惹人家比较好。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切!好白菜供猪养了!”少年想用手去拉冬蛹的手。可手没有碰到却听到少女那甜甜的细腻声音:“别碰我!我有

  • 小说印月井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印月井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印月井第20章片片往事黑夜降临,可是今夜妖域的月亮出奇的亮,出奇的圆。裂天望着群星闪烁的天空,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片刻的宁静,想起了那些久未见的身影,好像紫涵在对着自己的微笑,白发苍苍的师父,正在叫自己和玄天武功。可是往事那一幕却让裂天失去了所有的美好,紫涵自爆识海,玄天变成了生死仇敌,师父不知去向,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好不容易重新回来了,世间的一切都变了,而自己只剩下报仇一个活下去的动力了,或许带领妖族重新回到人间,只是他在重新回来之后

  • 小说娇颜宠:一品皇妃二等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颜宠:一品皇妃二等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娇颜宠:一品皇妃二等妻第二十章八成是那孩子古灵初抿嘴一笑:“志儿还小,能成什么事?我看志儿的模样,清清秀秀的,以后准是位风流公子。”“姐姐!”古志居然不乐意,合上刀鞘,一面坐了回来,“志儿能不能当上大将军是一说,但怎么会是风流公子了?我一定像爹那样,一生一双人,白首不相离。”稚嫩的脸上勾起自信的微笑,叫看的人都相信这不是一句空话。“好,好,我家的志儿和爹一样,是世间难得有情郎。”古灵初笑嘻嘻的道,这么小的孩子也懂这个?难不成要早恋啦

  • 小说玄天领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玄天领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玄天领主第二十章死亡墓碑依然是绝望之森外围。二人向着龙渊城的方向,极速奔跑着。树林中,只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移动着,无障碍穿行,犹如鬼魅一般。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二人终于来到一处深不可测的幽渊旁边。断殇停了下来,看着叶狂,沉声道,“为什么帮我?”叶狂眉头一皱,孤傲道,“你不相信我?”断殇摇了摇头,平静不语。“呵呵,你怀疑我跟他们勾结?”叶狂狂笑一声,不屑道,“我叶狂做事向来随心所欲!我不想做的,即使有人千叩万拜,我也不会假以辞色。可是我想做的,就算

  • 小说我记得我爱过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记得我爱过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记得我爱过你第二十章命运让你们再次相遇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作假的,就像在地摊上依然能看到高档的皮包店里所盛放的物件一样,一模一样的,一样的装饰,一样的内置,只是它们都有着属于本身价值才会拥有的细小光泽罢了。正是如此,人们用无限放大的瞳孔却始终分不出真假来。世上的感情也是可以作假的,有的为了金钱,权势,物质,但无论是什么,美川都相信自己的心是被铅灌满了的,她的感情如同她的心脏那样坚硬。所以,她对溪慕的感情是那样的真,那样的强硬与执着。一路

  • 小说惊世天下:风云女将神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惊世天下:风云女将神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惊世天下:风云女将神第20章挑衅林语表示无所畏惧:“气冲冲的瞪着谁呢,你这个没断奶的小屁孩,我说你上厕所是不是还要别人帮你擦屁股,睡觉是是不是还要抱着熊娃娃”“你!”怒气冲冲的赵博正要上前给这个欠揍的小子一点教训,但站在他身边的一个一直沉默不语的老者却突然拉住了他:“赵博少主,距离聚灵果成熟的时刻已经不远了,我们没必要在抢夺聚灵果之前就跟人打起来,这样得不偿失。”赵博看了老者一样,压下爆发的脾气,“哼,还是您老人家说得对,我们没必要在聚

  • 小说穿越之云深曦照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云深曦照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穿越之云深曦照第二十章回府太师府还是我走之前的样子,我整理了一下衣衫,悄悄从后门溜进园中,小梅正在园中浇花,心里嘀咕着,云曦姐已经走了一个月了,到现在也没回来,不知道情况如何,会不会出什么乱子。“小梅,我回来了。”清清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小梅一愣,这熟悉的声音是……她惊喜的回过头,正看见身后笑盈盈的女子,眼圈都红了半分:“云曦姐!”见她这副模样,我连忙道:“好了好了,我没事,小姐在吗?”小梅连忙擦擦眼角,点着头:“在的,小姐天天都在盼你回来

  • 小说万界光头佬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万界光头佬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万界光头佬第二十章: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地球日2020年11月19日,万圣节前日晚。华夏魔都市。某做居民楼里。“啊,终于回到家了,巴巴塔这次可赚了。”王彪激动的说到。是啊,你是赚了,不仅开创了两个领域,而且还获得了墨洛雪号飞船。现在你别嘚瑟,到时候到广阔无银的宇宙去,就是个炮灰王彪待在家里,看着电视,顺便看着日历表。11月19日吗?那么,后天就是万圣节了吧。不过,万圣节应该是美国人过的节日。呵呵,就像上次啤酒节在曼哈顿的枪击案。算了,还是咋们华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