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乡村那些事在线阅读

2017/11/16 0:05: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乡村那些事
第三章容易害羞的小妮子

灵芝碎成两瓣,三分之一的地方已经重新生长粘合在一起,也就是刚刚的一瞬间的事情!

赵铁柱丈二摸不着头脑,难道刚刚的梦境是真的?

刚刚也发觉自己的力气大了不少,可以一下掰折人的手腕,加上刚刚那道奇异的白光,他娘的忽然发现自己拥有特殊能力了,不禁心喜,但想继续修复灵芝,但无论怎么摆弄,都毫无反应了。阅读xbxysw.com

赵铁柱放下继续研究的心思,有时间再好好研究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转身看到那女孩还坐在地上。

“你没事吧?”

“我・・・・我脚扭到了。”

女孩可怜兮兮的望着赵铁柱,指了指自己扭伤的左脚。

赵铁柱蹲下来直接卷起女孩的裤脚,脱掉女孩的鞋子和袜子,一只秀美的玉足救像拨开的荔枝一样白莹如玉展现在面前。

握在手里一片滑腻,小巧可爱的脚趾头也毫无角质,赵铁柱不禁心中暗动,但看到脚腕处一块红肿起来的地方,还真是扭伤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筋骨。

女孩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握住脚看,脚心一阵酥麻赶,脸就开始发烫起来,害羞的低下头,但还是好奇的双眼还是偷偷看着,赵铁柱虽然长得不帅,但刚刚赶跑王癞子的时候还别有一番魅力!

“我帮你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赵铁柱端详着玉足,一脸正经的说道,不过他确实会看,在学校的时候,打架也是常事了,伤筋动骨也不少,自己也就会一些这方面的技巧,还真是书读得不多,反而学了一堆杂本事。原文http://www.xbxysw.com/

把玉足轻轻抬起来,因为光线不足,他要靠得更近,才能查看筋骨的位置,靠近了才闻到脚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毫无汗臭味,难道女人的脚都这么香?

忽然热乎乎的鼻息喷到脚上,女孩脚心一阵瘙痒,感觉脚上有些敏感,一股酥麻的电流传遍全身,让她不禁轻哼了起来。

“怎么了?弄疼你了吗?”

“没・・・・没有”女孩觉得自己脸快要发烫烧起来一样,顿时红的像个熟透的小苹果。

“你的脚是不是喷香水了?”赵铁柱调笑道。

“才没有呢,是我爹爹给我做的泡脚药!”女孩摇摇头说道。

赵铁柱不置可否,按了按脚腕处,女孩疼得吸了口冷气,赵铁柱按了之后才知道筋骨没伤到,只是伤了肌肉,消肿了就没事了。

“好了,你没伤到筋骨,我背你回去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赵铁柱提议说道。小百姓养生网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女孩感激的看着他。

赵铁柱转过身,双手一拉,就把女孩拉上了背,顿时就从背部传来柔软的感觉,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赵铁柱就这样背着美女往村头赶,女孩双手紧紧环抱着赵铁柱,感受后背的健硕有力,心底涌起丝丝甜蜜羞意。

“对了,美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段路程,两人都不说话,怪尴尬的,赵铁柱打破沉默说道。

“李碧莲”女孩靠着赵铁柱的背轻声说道。

“我是赵铁柱,你不是这个村里的吧?我从小在村里长大,看着你是个生面孔。小百姓养生网

“嗯呢,我跟着爹爹才搬到玉溪两年,爹爹说这边野生草药多,在村里开了家草药铺,但经常会有人来找爹爹麻烦!”说起药铺李碧莲嘴巴一鼓,村里那些做官的看到李家药铺靠着采摘野生草药,赚了一些,就经常会登门敲一些钱。

“村子里穷惯了,看着谁家过得好就像要打大户,那些做官的从来不想解决实际问题。”赵铁柱感叹的说道,玉溪村坐落在深山里,道路又不通,只有一条危险的盘山泥路,要不然是经常还有一些物资交流,村子还真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

玉溪村从未摆脱过县里贫困村的名头,每年都有市里扶贫资金拨付下来,但村子里从来没看到钱的影子,就算拨付下来,还真没有落实到村子的建设上,现在村子里大都靠着几亩田地养活全家,再做点零手工赚些微薄的钱罢了。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不禁长叹一声。

“铁柱哥怎么叹起气了?”李碧莲伸出小脑袋,看着他好奇问道。

“我在想以后村子什么时候才能脱贫致富,这个恐怕极为困难了”赵铁柱摇头苦笑道。小说:乡村那些事在线阅读

“铁柱哥以后肯定能带领大家致富的!”

“你这么相信我?”

“因为・・・・・因为铁柱哥是好人呀!”李碧莲红着小脸柔声说道,又羞涩的把头埋到赵铁柱的背后。

“你都说几次谢谢了,我耳朵都要起茧了。”赵铁柱觉得这小妮子还真是够天真的。

两人就这样聊着天很快就到了李家药铺了,赵铁柱把李碧莲从背上放下来。

“铁柱哥,真是麻烦你了!”李碧莲感激的说道。

“不用跟我客气了,快回去吧。”

“以后・・・以后铁柱哥记得过来找我哦!”李碧莲鼓起勇气,但又因为羞涩的原因,声音又变小了。来自http://www.xbxysw.com/

“恩,会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就先回去!”赵铁柱心情愉悦的跟她告辞,转身回去。

回到家里时间都快晚上九点多了,赵铁柱刚踏进家门,就看到老妈双手叉腰等着他。

“你小子又去哪鬼混了?都这个点了才回来!”

“妈,我下午去帮秀娘嫂子收渔网去了。”赵铁柱看着老妈怒气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说道。

“光帮别人家忙了,今天你爸他一个人辛苦剥了苞米,手都裂了!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送你去读书,就想你在城里混个人样,现在回来了也不知道多帮忙!”

老妈唠唠叨叨的训斥着,赵铁柱就一边乖乖低头受训,老妈说的内容无非也就是家里多辛苦供他读大学,期望多大之类的。

赵铁柱也实在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也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听训了,但心里每次听到这些训斥,也确实心里觉得对不起父母,也就更像做一番事情!

“得了得了,还有完没完了,先让孩子吃饭去,别饿着。”赵父在屋里听不下去,出来帮赵铁柱解围。

赵铁柱如获圣旨,连忙小跑去吃饭。

这一晚赵铁柱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家里也过上好日子!

第四章表嫂的心思

一夜过去,清晨的太阳照房间,晒得赵铁柱的屁股暖洋洋,赵铁柱半睡半醒间就听到门外吵闹的声音,伴随着女人哭声。

搞啥子咧,大早上就有人哭丧?赵铁柱翻来覆去,用枕头捂住也不济事,只能无奈起床出去看看。

“姨婆我那日子没法过哩!”

“有话好好说,别整啥没用的,你们两口子咋又开始闹了呢?”

正在哭诉的女人是赵铁柱的表嫂徐凤娇,前几年嫁给了赵铁柱的远房表哥吴熊,也就跟赵家沾亲带故的,还是同村,时常有来往,关系也很好。

表哥吴熊一家,上一代人去得早,吴家就只剩吴熊香火一根,想着娶房媳妇开枝散叶,但这几年来就是不见表嫂肚子里有动静,时间久了两夫妻感情上也就出问题。

“吴熊那混蛋昨天喝了酒,对我又打又骂的,还说我给他们吴家生了不种,咋了滴,难道这是还能怪我?”徐凤娇年近三十,但风韵犹存,当年也是村里的一朵花,身材丰盈,玉面白暇,但现在双眼通红,眼睛都哭肿了。

“这不有病去看医生不就是行了嘛,瞧现在是啥时代了,还怕治不了?”老妈苦口婆心劝道。

“我撵着他去看医生了,医生医生说・・・・・”徐凤娇吞吞吐吐的,继而说道:“明明就是他种子有问题,还赖我的田不肥!”

“那就想办法呗,现在那啥人工啥的,这么发达”老妈实在也听多的,省得继续叨叨,这两口子的事情,她也不好过多插手,看到赵铁柱醒了就杵房门口,跟他说道:“柱子,赶紧的帮忙做早饭,你表嫂一大早哭着过来,别给哭坏身子咯。”

赵铁柱连忙应和着,跟徐凤娇打了声招呼,多年没见了,但好歹也是同村一起长大的,还算熟悉。

赵铁柱到厨房帮手没多久,大厅里就传出两人吵架的声音。

“媳妇!媳妇!跟俺回去,还嫌丢人不?”

“你还知道嫌丢人?今天你再说啥我都不跟你回去了!”

老妈一听就知道是吴熊赶来了,这戏码都演过几回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招着赵铁柱出去看看,担心两人冲动出个啥事的。

赵铁柱放下手中柴火,到了大厅就看到表哥吴熊抓着徐凤娇的手要拉出去,徐凤娇一心想挣脱开来,也没办法,眼泪哗哗的流。

“哎哎,熊哥儿,你别拽拽拉拉的,像啥话!”老妈一出马就分开吴熊的手,吴熊不敢违逆长辈,只能放手。

赵铁柱对表哥吴熊挺熟悉的,小时候经常一起玩,人是挺憨厚老实的,但脑子容易缺根筋。

“咱两没得过了!”徐凤娇沙哑着声音嘶喊一声,连忙跑出去。

“还愣着看啥,还不赶快去追?”老妈踢了一架吴熊,他便憨头憨脑的跑出去,老妈随后转头跟赵铁柱说“铁柱你也跟着去,别让他们出啥岔子了!”

赵铁柱心不甘情不愿的也被赶了出去,但出了门左拐了一下,他娘的就看到人了,还以为跑了多远,那表哥跑哪去了?

只见表嫂蹲在路边哭,卷出身材性感的弧线,赵铁柱走过去,正好从上往下,看到表嫂宽松的领子内的一抹白腻,顿时是心血上涌!

赵铁柱看着表嫂挺可怜的,正想怎么安慰一下,就见表嫂抬起头来,也看着他,忽然就站起来一把抱住赵铁柱。

“铁柱,嫂子好苦呀!”

赵铁柱突然被抱住,精神没反应过来,身体倒先反应了。

一股独特的体香沁人心脾,两人身体紧贴着,感受到那样的柔软,赵铁柱还是金枪未开锋的青年,怎么受得了,顿时一团火就在身下烧了起来。

“表嫂,你别哭了,这・・・・这往后总会有办法可以解决的”

赵铁柱手也不知往哪放,搂住腰也不是,只能摆在空中尴尬的说道。

表嫂松开赵铁柱,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不懂,上次撵他去看医生,检查出来结果是・・・・・・,就是往后你表哥要小孩非常非常难!”

“表嫂你也不用太伤心了,这事应该跟表哥好好谈谈,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孩子这事还是得你们商量不是?”

赵铁柱安抚道,这两口子的事情他也不好插手。

徐凤娇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起这些年两人还是过得挺好的,当年也就是看吴雄性格憨厚老实,而且对她真心的好,但这两年就为孩子的事情,吵过不少次,也拿不出解决的办法。

实在很困难的时候,她也想过是不是要借种这回事!

这样的事情在农村里并不少见,徐凤娇也在犹豫要不要跟吴熊商量这个事情,但又怕吴熊接受不了,就算他会同意,在人选上找谁好呢?

徐凤娇想到这,看到眼前的赵铁柱,顿时眼前一亮,赵铁柱是吴熊的远房亲戚,虽然差几辈子打不着的关系,但还好是沾亲带故的,而且三个人从小同村关系就很好,吴熊跟铁柱的关系也是非常好,或许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徐凤娇想到这,不禁脸上一红,赵铁柱是大专毕业,人也聪明,长得又不难看,看来看去也就赵铁柱最合适了!

赵铁柱摸不着头脑,表嫂看自己的眼神咋那么奇怪,就像・・・・恩就像摆在餐桌上食物,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表嫂,先回去吃饭吧,回去跟表哥好好商量一下,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

“柱子,嫂子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法子?”

“就是那个,找个人跟我・・・・・借种!”徐凤娇睁大了双眼,望着他。

赵铁柱听了一愣,但仔细一想,就知道表嫂的打算了,看着她的眼神,顿时就读懂了意思。

“这个・・・・・这个表嫂你得想好啊,这事最好跟表哥商量商量”

赵铁柱也听说过不少,乡下也都有这样的风俗习惯,农村人花不起大钱治病,又想要个小孩,通常都会用这样的办法,好歹也算是一方的血脉。

徐凤娇一把抓过他的手,双眼妩媚的看着赵铁柱说道:“现在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难道柱子觉得我不够漂亮?”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赵铁柱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徐凤娇用手遮住嘴唇。

淡淡的体香刺入他的鼻孔,唇边感受那手指的存在。

“那还怕啥,你表哥那虽然死脑筋,说不得还会同意。”

徐凤娇生怕他拒绝,先堵住他的话,在吴熊那边跟不跟他说都可以,如果他同意更好,如果不同意,还是要走这一步,为了两人以后婚姻能更幸福,不想为孩子的事情而闹到离婚。

徐凤娇忽然一下靠近赵铁柱,两人身体接触在一起,她仰起脑袋,双眼媚波荡漾的看着赵铁柱,说道:“嫂子这也是不迫不得以的办法,你也不想我跟你表哥离婚吧?”

赵铁柱老脸一红,感受到一团火已经不受控制了!

徐凤娇忽然感觉有东西顶到自己,也是刷的一下脸更红了:“难道柱子你还是・・・・・・”

赵铁柱尴尬的点点头。

惹得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原来还是个小雏鸟,这还不是得让她占便宜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帮助你的!”徐凤娇娇媚的瞟了一眼赵铁柱说道。

这就让赵铁柱尴尬了,徐凤娇抬起手轻轻的环抱住赵铁柱,让两人贴得更近,两人的脸离得更近。

赵铁柱可以清晰看到徐凤娇那白腻的皮肤,漂亮的勾人双眼,脑袋里的一根弦紧绷起来。

“媳妇,媳妇!”

转角处传出吴熊的声音,赵铁柱冷不丁的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几步,挣脱开徐凤娇,这个时候吴熊从转角处出现,看到徐凤娇,连忙小跑过来。

“媳妇,咱们不闹,回家好好过日子好不?”

徐凤娇冷着脸,给吴熊看脸色,也不甩他,直接往回走,吴熊屁颠屁颠跟了上去,赵铁柱只能弓着腰,走着奇怪的步子跟着后面。

因为他娘的正常走就能看到帐篷了!

回到家里,老妈招呼着两人吃饭,饭后徐凤娇冷着吴熊,还让赵铁柱有时间去家里玩,现在他们从镇上返工回来,会在老家里住一段时间。

赵铁柱看到徐凤娇对他暗送秋波,只好假装吃饭,扒拉几口,落荒而逃。

第五章 村长的绿帽

赵铁柱回到房内,等两口子都走了之后,这才出来,老妈让他去地里帮忙除草,赵铁柱扛起锄头往自家田走。

“柱子,柱子,等会儿!”

赵铁柱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是村上的办事员黄大宣急冲冲的跑过来。

“大宣啥事啊,这么急忙的?”

“我正要去你家找你呢,赶紧的到村口集合去!”

“出啥事了?”

“能有啥事,你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收苞米了,村长那正缺人手咧。”

赵铁柱反应过来,又要被村长抓壮丁了!

玉溪村青年劳力本来就少,大多都外出打工去了,村里田地最多的就是村长了,每到播种收获季节,就总会召集村里剩下的青壮劳力给他们家做事,他娘的这是要免费劳力,去的人一分钱没有,如果不去的话,在村里办事都不好办,农村补助什么的都领不到,让人敢怒不敢言。

赵铁柱现在也法对付得了村长,心里只能问候村长祖上十八代女性,扛着锄头转头跟着黄大宣去了村口。

村口正聚集着二十多名青壮,大家都暗地骂娘,但村长钱钟一出来就都通通禁声了。

“大家发挥了同村相互帮忙的精神,我感到很欣慰啊,在这里就先谢过大家了。”村长钱钟站在人前一番讲话,冠冕堂皇,脸皮极厚,但没人敢呛声,村长在玉溪村里权势还是挺大的,不是一般的苦哈哈村民能作对的,有苦只能往下咽。

在黄大宣的率领下到了村长家的地里,一看黄大宣躲到阴凉出纳凉起来,他娘的活脱脱的监工,一众青壮边干着活边骂着。

赵铁柱心里也压着火,如果带人反抗,这一年赵家的补助还有水渠改道的事估计就落到他们家头上了,现在赵铁柱也是没法子,只得忍辱负重干着活。

太阳火辣辣的直照头顶,晒得赵铁柱汗如雨下,看着周围大家都趁机偷懒,赵铁柱躲到偏僻阴凉的地方。

此时村长老婆刘萍带挑了午饭馒头榨菜和解暑茶过来,众人饿了肚子过去领午餐,但也只能每人两个馒头,多了不行,让人更加骂娘。

赵铁柱吃了馒头后困意袭来,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躲到苞米地里,打算休息个半小时,找了个纳凉的地方。

刚躺下不久,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苞米地里,悉悉索索的声音,把赵铁柱给吵醒了。

“死鬼,猴急个啥子,万一被人看到了咋办?”苞米地里传出娇滴滴的女声。

“怕啥,他们都在前头这么远的地方,不会有人来的!”

正巧偷懒的赵铁柱就在不远处听到了,难道这里有人来个野战?听着女的声音有些熟悉啊。

赵铁柱好奇的偷偷摸爬过去,蹑手蹑脚,生怕让两人察觉到。

“死鬼,那你可要快点。”

“嘿嘿,快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赵铁柱慢慢拨**米叶子,不敢靠得太近,但看到惊人的一幕!

他娘的这不是村长的老婆吗?!

没错,就是村长的老婆刘萍,那身段成熟丰满,风韵犹存,除了眼角一些鱼尾纹,整个肌肤都还是紧绷水嫩嫩的。

只见刘萍跟一个男人的搂在一起,男人疯狂的吻她的脖子,这男的也眼熟啊,村里的光棍邓大雄,年纪也不大,长得壮实,也是被召集过来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搞在一起了!

邓大雄粗鲁的扒开刘萍的裤子,立马上阵。

“诶呀,你轻点!”刘萍娇媚瞟了眼身后的男人。

两人大战了三百回合,足足半个小时,在邓大雄一声号令下停止了战争。

赵铁柱在不远处看得是心潮澎湃,这比岛国的片子更好看!

“怎么样,满足没有?是不是比你家那老头更厉害?”邓大雄提起裤子,得意的说道。

刘萍脸颊潮红,双眼泛着秋波,白了一眼他,“他很早就不行了,哪里能跟你比?”

邓大雄低声嗤笑,又在刘萍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哪天等老头子下台了,你就跟着我过,咋样,包你天天爽上天!”

刘萍听了啐了他一口,“死鬼,你当我是啥人,不理你了!”

这话听了赵铁柱一身鸡皮疙瘩,没想到这年近四十的老娘们还这么作,但邓大雄貌似很喜欢得紧。

“你快回去吧,等下被黄大宣发现你不在该找你了。”

“行,改天我再去找你,嘿嘿”

刘萍喊了一声死鬼,把他推走,然后整理起自己的衣服和凌乱的秀发。

衣服松垮的衬衫半开,露出白腻的一片片,硕果累累,看得赵铁柱眼睛都直了,没想到这娘们保养这么好,可怜的村长原来不行,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难怪她会出来找食吃。

刘萍整理好衣服,东看西瞧,见附件没人,往赵铁柱方向走来!

赵铁柱见她过来,连忙想躲一旁,脚下踩到干枯的苞米杆。

嘎吱!

发出声响,刘萍一下子警觉“谁?”

她紧张的往这边看,发现苞米杆后面藏着一个身影,吓得脸一下刷白了。

赵铁柱看到已经被发现了,从苞米杆后面出来,尴尬的嘿嘿一笑道:“哎呀,这不是萍嫂子吗,好巧,我想解解手来着。”

“原来是铁柱啊,你刚刚没看到什么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啥都没看到哈”赵铁柱辩解道,他可不想卷进里面,万一这婆娘给自己使绊子,但貌似他也不用怕,现在正好抓到了刘萍的把柄。

刘萍狐疑的看着赵铁柱,如果被人发现了她跟邓大雄偷情的事,按村子里的传统,肯定被人戳脊梁骨,钱钟也不会饶过她!

于是心下害怕起来,看赵铁柱的模样,刚刚也肯定被他发现了什么,刘萍咬了咬牙,干笑道:“哦,是吗,那就好,铁柱今天辛苦,要不然早点回去休息吧。”

刘萍这是给赵铁柱释出善意,免了他今天劳力,其次更重要的是想要试探赵铁柱是不是真的有看到什么!

“那好啊,谢过萍嫂子了”赵铁柱转头二话不说就想走。

“铁柱,你等一下!”

刘萍把他喊住,不能就这样让赵铁柱走了,要是他把这事告发出去,她就完了,只有把他拉住,让他不能把事情传出去!

刘萍下定决心,而且觉得赵铁柱人长得不丑,身板又结实,说不定・・・・・,想到这刘萍脸一红,心痒了起来。

“萍嫂子还有啥事?”

第六章 贴上来

刘萍到了赵铁柱跟前,看着赵铁柱有些躲闪的眼神,一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娇媚的说道:“铁柱刚刚啥也没看到,嫂子心里欣慰,嫂子也是有苦衷的,铁柱你得体谅体谅嫂子不是?”

赵铁柱感受手臂上玉指一阵轻轻的揉捏,好不舒服,“萍嫂子,你放心好了,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是吗,铁柱你人真好。”刘萍用妩媚勾人眼神看着他,然后慢慢靠近,直到把身体贴在赵铁柱身上。

心头一团热火瞬间被点燃,刚刚看了一场真人版,心火本就旺盛,赵铁柱的小伙伴不甘寂寞起来!

刘萍也蹭了一下脸更红了,她知道那是啥东西,于是一把抱住赵铁柱,头靠在他的肩上,冲着他的耳朵旁呼气了热气,“咱们铁柱也长大了,真是挺大的,是不是想要女人了?”

赵铁柱耳朵丝丝痒痒,只冲心头,差点让他一哆嗦,他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这・・・・这个萍嫂子说笑了。”

“大男人的,怕个啥,还怕嫂子把你吃了?”刘萍咯咯一笑,双唇有时候若有若无的碰触他耳朵。

赵铁柱忍受着刘萍的撩拨,精神紧绷着,身体也跟着开始僵硬起来。

刘萍见他身体僵硬,在硬抗着不为所动,如果没能勾搭赵铁柱,以后真的算是把柄握在他手里了!

只见她双手环着赵铁柱的脖子,一双媚眼秋波荡漾看着赵铁柱,“铁柱跟其他姑娘好过没,你觉得嫂子漂亮不?”

赵铁柱避开她的眼神,眼睛往下一看,发现一种诱惑力极强的东西,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甚是壮观,让人忍不住想抓上去。

刘萍长得确实挺好看的,保养得好,风韵犹存,皮肤就像二十几岁的小姑娘那样白腻,眼角的鱼尾纹,感觉更添成熟的风采,更别说那丰满的身段。

当年刘萍也算是村里一支花,嫁给了有钱途的钱钟之后,虽然日子好了,但生活却过得不如意,自从给钱钟生了一孩子之后,钱钟更是不行,每十几秒就完事,甚至开始避开跟刘萍做那事,那真是男人的自尊心,钱钟不行,也让这个到了如狼似虎年纪的老婆深受其害。

刘萍现在终于知道赵铁柱比邓大雄还厉害,灼热的让她不禁微微扭动起腰部,这也让赵铁柱感到更加刺激!

“铁柱,你要了嫂子好不好,这就当咱两的秘密!”刘萍脸色潮红的,双眼迷离的说道。

就在这时。

“这该死的婆娘去哪了?”

不远处传来村长钱钟的声音,两人吓了一跳!

赵铁柱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连忙挣脱开刘萍,就要往旁躲去,他娘的要是被村长发现了,那还得了?

刘萍也赶忙整理衣服,拍拍脸,见赵铁柱跑开了,稳定心神,这才应道“死老头喊啥,我在这呢!”

赵铁柱跑出苞米地,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连忙假装在干活。

过会儿村长钱钟跟刘萍从苞米地里出来,钱钟年过五十了,老态龙钟的模样难怪刘萍现在如狼似虎的样子。

刘萍在后面偷偷看向赵铁柱这边,像刚刚的情形,不由心下荡漾起来。

赵铁柱被她看得心里发毛,避开她的眼神,专心的赶起活来,今天没干完,明天还得被征集过来。

一转眼太阳西落,赵铁柱扔下最后一手苞米杆,擦擦额头的汗水,看着周围早已累瘫坐的青壮,还是祝愿村长脑门上再戴几顶绿帽子吧!

大家收拾各自的东西准备回去,赵铁柱扛着锄头回去,看看天色,今天有真是白忙活了一天。

这时远处迎面走来一人,这不是林秀娘吗?

“秀娘嫂好啊!”赵铁柱迎面过去打招呼。

“柱子刚从地里忙完活吗?”

“别说了,今天被村长叫过去干了一天苦劳力。”

“他那铁公鸡可不舍得花钱雇人来干!”

林秀娘皱起了眉头,给他打抱不平的说道。

赵铁柱撇撇嘴,“铁公鸡连馒头都不多给一个!”

林秀娘噗嗤一下,胸口起伏,看得赵铁柱眼睛都发直了,今天一天的事情让他都敏感了!

林秀娘抬头看到他目光毫不顾忌的盯着自己,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啐道:“看够没呀?”

“没看够・・・・・啊!不是,不是!”赵铁柱回过神来,连忙脸庞厚的否认道。

林秀娘白了他一眼,但心里怪异的痒痒起来,还有一些甜蜜,寡居多年,心里不曾浮动,却被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男人撩拨起来。

“柱子,今晚给小青加餐,就在我家里吃饭吧,上次帮了我的忙,还没来得及谢你。”林秀娘提了提手里大块的五花肉说道。

赵铁柱想了一下,不好拒绝,便道:“那行,盛情难却啊!”

林秀娘啐了他一口,玩笑说道:“在我面前拽文是不是显得你学历高呀?”

“哪有哪有。”赵铁柱摸着头嘿嘿一下,他接过林秀娘手里的东西帮忙提着,两人一起往家里走去。

“你不知道小青那丫头还经常问我什么时候见铁柱叔呢。”

“她是馋了我带给她的糖了吧?不过这次我可没带,哈哈”

“她牙齿的快掉了,还给她吃糖,多教教她写作业才是,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不是?”

两人边聊边走,夕阳拉长了身影落在金黄的稻田上,此时此景显得温馨唯美。

到了秀娘嫂家里,是低矮的一间红砖平房,去世的丈夫也就给她留下的唯一的财产了,屋子里家具不多,几张椅子,一张饭桌,其他地方就摆放着农具还有晒干的农作物。

小青见到母亲回去来,高兴的小跑过来一把抱住母亲。

秀娘嫂自从丈夫去世后,就一人拉扯小青,也怪辛苦的,小青从出生就没享受到父爱,孤儿寡母抱在一起,让赵铁柱也不禁心中感慨。

“你看娘给你带谁来了。”林秀娘亲了一口小青说道。

赵铁柱从后面闪了出来。

“铁柱叔!”小青开心的喊道。

“哟,我们小青长大了不少呢”

赵铁柱捏捏她的小脸蛋,她可爱的给赵铁柱做了个鬼脸,逗得林秀娘咯咯直笑,看着这幕心里觉得暖暖的,但鼻头一酸,林秀娘放下女儿,让她先一边去玩,偷偷赚过身抹了抹眼泪,如果家里有个男人,她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你怎么了?”

“没什么,眼睛好像进沙子了。”林秀娘干笑一声说道。

“我看看”赵铁柱放下手里的东西,用手撑开她的眼睑,轻轻吹气。

两人靠得很近,林秀娘脸红心跳起来,一股男人的气息迫近,不过心里泛起丝丝甜蜜。

赵铁柱没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只是一件小事,但对林秀娘来说,却是有些亲密的举动。

“怎么样,好些没?”

“恩・・・好多了,咱们先赶紧做饭吧,都晚了”林秀娘有些紧张和羞赧的转过身,拿起菜就往厨房去。

赵铁柱从背后看着那丰韵的身体曲线,心中不由一动,口干舌燥起来。

两人在厨房里,他负责在烧火,抬头就可以看到林秀娘认真的炒着菜,厨房热气蒸腾,林秀娘额头都冒出了香汗,浸湿了胸前的衣领,衣服紧贴着白腻的肌肤。

从赵铁柱的角度往上看,峰景颇为壮观,简直不能掌握,林秀娘长得漂亮,又会持家,人也善良,性格又好,要是娶到她,也都心满意足了。

林秀娘往下瞟了眼赵铁柱,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眼神中透着一些东西,让她有些心慌意乱起来。

第七章 醉酒后

林秀娘做了两菜一汤,手上动作很快,厨艺娴熟,很快就把饭菜都做好了,赵铁柱去摆好饭桌,把饭菜端上桌,带着小青一起去洗手准备吃饭。

“柱子,家里还有些白酒,放在家里也没人喝,你要不要来点?”在乡下有人来做客,基本都要拿出好酒招待,除非客人滴酒不沾,要不然多少都会喝上几杯。

“恩行!”赵铁柱酒量还行,也懂得规矩。

林秀娘从房间里拿出去一个白色大磅,是专门存酒用的。

“这是小青她爸以前酿的,放了很久了,可是很少开封呢”林秀娘帮他倒进碗里,一股高粱酒的清香瞬间便弥漫出来。

“真香!是好酒!”赵铁柱闻了一下,就知道这酒不错,酒香扑鼻,端起碗仔细抿了一口,入口细腻清香顺喉。

林秀娘见他喜欢,心里也开心,便让他慢慢喝,而一旁的小青眼巴巴的看着赵铁柱手上的白酒。

“怎么,小丫头,你也要想喝?”

小青好奇的双眼看着,点点头,想是尝试一下,铁柱叔觉得好喝的东西是什么?

赵铁柱把碗递过去,小青闻了一下,瞬间皱起眉头,摇摇头,“铁柱叔骗人!这个不好喝!”

赵铁柱哈哈一笑:“等小青长大嫁人了再喝,现在不给你喝。”

“我才不要!味道好难闻呢,小青嫁人了也不喝!”小青坚决的摇头。

“你们玩什么呢,还不吃饭,等会儿菜都凉了。”林秀娘笑看着这对活宝。

林秀娘手艺真心不错,做的菜色香味俱全,很合他的胃口,加上今天干了活,肚子早都饿了,便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林秀娘看他吃得那么香,狼吞虎咽的模样,笑道。

“秀娘嫂子,你的手艺到城里开个馆子都可以了,菜真好吃!”

“你别光说咱好话了,要是开个馆子小青咋办?”

林秀娘说到这,便神色暗淡了,现在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把女儿拉扯大,好好上学读书,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但想着未来那种种开支,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她心头。

如果家里有个男人就好了,但身为寡妇的她,又能找谁,谁又合适?那些纠缠自己的人无非都是看上自己还有几分姿色,要是年老色衰的时候,又怎么办?

赵铁柱填着肚子,一碗酒四两左右,就被他灌进肚子里了,脑袋有些微醺,这个高粱酒放的时间长了,酒精度不低,也有近五十度左右,后劲还挺大的。

小青吃了饭就去写作业去了,饭桌上就剩下两人,赵铁柱酒兴上来,再满上了一碗,转头去看林秀娘,发现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微皱着眉头。

“秀娘嫂,在想啥事呢?”赵铁柱看着她微皱起的眉头,心头一刺,就想用手把它抹平。

林秀娘回过神来,强装笑容道:“没事,柱子你吃吧,我也快饱了。”

“嫂子,天下没过不去的坎,看开点,开心是一天不开心又是一天。”赵铁柱酒劲上来,嘴上就冒几句,劝道。

“我就像好好把小青拉扯大就心满意足了。”林秀娘哀叹一声,苦笑起来。

赵铁柱也明白孤儿寡母的,无依无靠,生活还是非常艰辛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些怜惜,又闷了一口酒。

“秀娘嫂子是辛苦了,有没有想过给小青找个父亲,这样你身上的担子也轻不少。”赵铁柱微许醉意上来,直言问道。

“嫂子破败的身子,哪个好人家会看得上?”林秀娘自嘲道。

赵铁柱听了这话,猛的放下手里的酒碗,看着林秀娘认真道:“谁不知道嫂子的好,那是眼瞎了,我就看得上!”

“我就觉得嫂子好!”

林秀娘听见这话,被雷击中般,呆愣住,鼻头酸楚,但还是撇过头去,说道:“柱子,你别开嫂子玩笑了。”

“秀娘嫂子,我是认真的!”赵铁柱趁着酒意,酒壮人但,认真的神情没有丝毫伪装,在赵铁柱看来,他是出过外面社会的人的,心态也更开放,不会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秀娘嫂子人长得漂亮,品性又好,能娶回家里就是福气!

“柱子,嫂子年纪比你大,你又是大学生,有前途,能找到更好的媳妇。”

“不,我就觉得秀娘嫂子好!”

“柱子,你喝醉了!”

“我没醉!”

赵铁柱突然一把搂过林秀娘,直接吻了下去,四唇相碰,温热湿润的触觉刺激着两人神经,赵铁柱撬开林秀娘的牙口,两人吻在一起了!

林秀娘脸红心跳加速,被他突兀的举动吓住了,回过神后一把推开赵铁柱。

啪!

林秀娘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的看着他。

赵铁柱被一巴掌打懵了,但心里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刚刚举动有些冒失,心下责备自己。

“柱子,你喝醉了,等你回去多想想,清醒了再说吧”林秀娘咬咬牙,侧过脸,眼眶中滑落晶莹的泪水,但并不想让赵铁柱看到。

林秀娘心里也是不好受的,赵铁柱是个有前途的大学生,自己只是个拖累,还带着小青,这个对赵铁柱来说也是负担很大的,她不想耽误害了赵铁柱前程。

赵铁柱失落的离开林秀娘家,回去的途中摸摸脸上的红印,心里嘀咕着“难道秀娘嫂子不喜欢自己,但也看不出来啊?”

赵铁柱对自己的心意非常清楚,可能归咎在这次忽然的举动吓到了她,才有这么大反应吧?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赵铁柱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不想打扰到父母休息。

一晚上赵铁柱就在胡思乱想钟睡了过去,第二天起来,脑袋有些隐痛,老妈来喊去吃早餐,他才昏头昏脑的爬起来。

“一身酒味,昨天去哪喝酒去了?”饭桌上老妈就闻到酒味问道。

赵铁柱模模糊糊的带过去,还说了昨天去给村长家收苞米去了,听了这事老妈也是破口骂钱钟不是东西。

钱钟以前用好处拉拢村里的人给他头票,当了村长之后,就专门干缺德事,但这事也就只能在饭桌上说说,赵家是村里的贫穷户,哪里能说得上话。

一旁的赵父放下筷子,也感叹一声,人穷被人欺,没办法的事情。

“老爸怎么吃那么少?”赵铁柱见父亲只吃了一小碗就放下筷子了。

“你老爸这两天老毛病又犯了,哪里吃得下。”老妈在旁边叨叨说道,但语气中有些担心。

乡村那些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乡村那些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妖妃本色:冷血狼王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妖妃本色:冷血狼王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书名:妖妃本色:冷血狼王欺上身第十七章好姑娘,但他不喜欢。南宫炀是自然不敢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的。听见南宫炀这么说,皇上和尹将军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露出会心的笑。于是皇上又转过头,看着南宫炀,说道:“前些日子,尹小姐跑去拦住新娘的花轿,虽然做法有些鲁莽欠考虑,但可见尹小姐对你一片真心,父皇觉得,是时候给这片真心一个回报了。”皇上说话向来都如此委婉,分明是不情不愿的事儿,落到他口中便变成两厢情愿了。这话明摆着要南宫炀为尹寒月负责了,连一旁没读过

  • 落跑新娘:千万前妻哪里逃17章(第十七章她是外人)

    原标题:落跑新娘:千万前妻哪里逃17章(第十七章她是外人)小说名称:落跑新娘:千万前妻哪里逃第十七章她是外人她点头,“我想我还是更适合去吃康师傅,谢谢你的晚餐。”说完,她转身离开了包厢,不顾身后韩森已经带着怒意的声音,“今天你要是敢走出这里,我就让你付出代价。”余潇潇的脚步只是微微停顿一下,继续抬脚走了出去。她已经付出代价了,还有什么代价呢?“余潇潇!”身后响起一阵怒喝,余潇潇提着裙摆,更加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刚刚走出小南国,她就感觉到身后一阵强大骇人的气息朝着自己涌来,还未回头,她整个人就被一股

  • 独家蜜宠:女人,有种别跑17章(第十七章 要不要这么无聊)

    原标题:独家蜜宠:女人,有种别跑17章(第十七章要不要这么无聊)小说名字:独家蜜宠:女人,有种别跑第十七章要不要这么无聊“怎么走了?”“别着急,我接个电话,等会回来喂饱你。”说着,漠然拿着手机就出去了。边走边想,这都一块两点了,总裁怎么还不睡觉呢?就算是自己睡不着,也不用让别人也陪着吧。“总裁,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么晚了,有事吗?”想想总裁临走之前的气势,绝对不会就这么简单放过许丹晨的。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能做什么,就不言而喻了。“查一下许丹晨在零点的事儿,详细。”看着挂断的电话,漠然只想骂娘,

  • 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17章(第十七章 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原标题: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17章(第十七章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小说: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第十七章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尽管如此,顾倾城还是忍不下胸口的那口闷气,言语偏激道:“你干什么?你这叫非法软禁知道吗?你这是犯法的,我可以去告你!”看着男人依旧纹丝不动,深邃的墨眸犹如深不见底的湖水般,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意识到这一点,顾倾城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大气压在向她源源不断地袭来,直让她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尽管心里有一丝胆颤,但是嘴里依然不服输的谴责着:“我劝你赶快放开我,不然我.....

  • 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7章(第17章 情妇)

    原标题: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7章(第17章情妇)小说书名: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17章情妇“一个女人——”陆景修不屑的转身走回了客厅,拿起茶几上的资料袋,扔给了欧阳。“什么!你就这么敷衍我!”欧阳一把接住抛过来的资料,不满的说道。“骇龙已经传来消息,陈七已经出境。看来不只我们找他,动用你的地下力量,活要见人,死要剐成片送我面前。”陆景修阴沉的说道,眼中的杀气一览无余,他可要给他的好继母送一份大礼!“既然有骇龙挖不出的人,看来只能出佣兵了!”欧阳了然的将手中的资料扬了扬,并不在意陆景修口中的追杀令。

  • 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7章(第17章 尹梦雅的计谋)

    原标题: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7章(第17章尹梦雅的计谋)小说: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17章尹梦雅的计谋“我怎么了?我就是来看看你在不在而已,我又没做什么。”尹梦雅辩解的说道。庄念念看着尹梦雅的表情,心里盘算,白天尹梦雅没有得逞,现在她应该是又想着出什么馊主意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娘在这也无聊,那就和你玩玩吧!“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庄念念微笑着问着尹梦雅。尹梦雅想了想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这次是真诚的道歉。我不该那么捉弄你的。对不起。”尹梦雅在思考着彻底打消庄念念的疑虑,好让庄

  • 锦绣田园17章(第十七章 急病)

    原标题:锦绣田园17章(第十七章急病)小说名称:锦绣田园第十七章急病为了攒钱开店,姚新月所有一切可以赚钱的活都干了。去捡柴火,卖牡蛎。常常为了捡牡蛎,常常都是整夜整夜不睡觉。终于,身体终于熬不住了。姚新月病了。苗氏摸了摸姚新月的额头,烫的可怕。想要去找郎中。姚新月一把拉住苗氏的手,“娘……不用……不用去找郎中,我没事。不要花钱了,我还要攒钱开店的。”苗氏略带哭腔道,“傻孩子,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想什么开店啊。把身子养好了再去攒钱吧。”“可是……”姚新月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身体忽冷忽热。苗氏见状

  • 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7章(第十七章:又见真容)

    原标题: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7章(第十七章:又见真容)小说名: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十七章:又见真容掉下大坑的那一瞬间,我以为我和闻智必然死定了。这一路三关都过来了,没想到竟然折在这最基本的陷阱上!尔后,我觉得身子困乏,就睡了。“千千,你怎么样了?”恍惚中,总是觉得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鼻尖也萦绕着浅浅的清茶香,还有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摸着我的额头,像极了小时候我伤寒,逸哥哥彻夜不睡照顾我的时候。我便不自觉的叫他:“逸哥哥……你怎么回来啦?”“逸哥哥是谁?”那声音忽然响起,有些阴冷,有些叫人害怕。我也

  • 冷王榻上妃17章(第十七章 险恶)

    原标题:冷王榻上妃17章(第十七章险恶)小说:冷王榻上妃第十七章险恶“慕千瑶,终于是叫我发现你的把柄了,我倒要看看届时你该如何解释!”一略带得得意与讥讽的女声从那人口中发出,她优雅的提着裙摆从灌木中走了出来,又稍微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髻,而月光下看见的那张脸赫然就是慕潇潇!原来,在宴会上之时,她便关注着慕千瑶的一举一动,在她出去的时候视线也一直关注着殿外,在瞧见慕千瑶鬼鬼祟祟地离开宴会上时,她便也跟了上去,看看她想要去做什么。一路尾随慕千瑶来到这处,心中打着主意,说不定这女人是在偷人,却突然感觉有

  • 可不可以不离开17章(第17章 我的家人)

    原标题:可不可以不离开17章(第17章我的家人)小说名称:可不可以不离开第17章我的家人雯雯听我这么说,脸上却还是带着一丝防备,不过却也没有追问什么,主动坐到了我的身边。女孩子之间,总是会聊一些共同的回忆,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过去,也聊到了家里。我忽然,很想要给我的家人打个电话。于是,我开口问了雯雯:“你知道我家里的电话吗?”我失忆了,我不知道我家里的电话,但是按照雯雯所说,她应该知道我家的电话吧。“我知道,我帮你打。”雯雯这次到没有避讳什么,拿着他的手机就给我按了一串号码过去。电话打通了,我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