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阔少莫嚣张在线阅读

2017/11/15 19:57: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阔少莫嚣张

第三章 催生,心里很酸

殷颢捏了捏她的脸,“妈做好饭了,我们走吧。小说:阔少莫嚣张在线阅读

一直到了苏母那里,苏简的状态还是没转过来,她是真该好好想想跟他的这段关系该怎么走下去了。

苏母对殷颢的态度与她可是天壤之别,每次到这个时候她总会各种准备好吃的,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小颢,来,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对了,厨房里还有鸡汤,我炖着呢。”

苏简低头吃饭,她有时候真是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一点不受待见。

“妈,你也吃。”殷颢笑了笑,随后又往苏简的碗里夹了快排骨,“多吃点肉,那么瘦怎么生孩子。”

噗,她一口饭直接喷到了碗里,殷颢皱了皱眉,拿起手帕替她擦拭,“老婆,我知道你压力大,但也不用那么大吧。阅读http://www.xbxysw.com/

苏简瞪了他一眼,八字没有一撇还生孩子,亏他想得出来。

“小简,你结婚了三年了,再不抓紧时间要孩子,妈妈可就老了。”苏母用筷子点了点苏简,女儿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可把她这个当娘的急坏了。

不过,若不是因为她这个当娘的,女儿也不会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嫁人,可她还是没争气,斗不过小三也打不了男人的脸,只好从苏家搬了出来,女儿倒是有骨气跟着她一起跟那边断绝了关系,也再也没要过那边的一分钱。

那个雨夜,那一顿鞭子,彻底打乱了她们的生活。

见苏简没反应,苏母叹了口气继续道:“楼下的马阿姨,她女儿才结婚一年就生了个双胞胎,你看马阿姨天天带孙子,乐得嘴都合不拢。”

苏简喝了两口水,瞪了殷颢一眼,转而看向苏母,“您要是想带孙子我就去福利院给您找份工作,想带多少都行。版权http://www.xbxysw.com/

苏母没了脾气,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右手边的卧室,那是苏简的房间。

“妈,你别怪小简,她最近事多,我会努力的。”殷颢夹了块牛鞭放进碗里,还不忘分一半给苏简,苏简的脸顿时爆红,但苏母却满意地笑了。

饭后,苏简理所应当地打算留下来陪母亲睡,然而……

真不是亲妈,竟然把她撵走了。

“你的钱包在车里,走到警局还是秦雪彦那里估计都没戏,老婆,还等什么?上车。”殷颢非常绅士地打开了车门,苏简站在风中凌乱了。

是走是留,全凭她一念之间,很不巧的是,她的钱包真的落在了他的车上……

权衡再三,苏简决定上车,殷颢满意地笑了,但她总觉得那笑藏着某种阴谋,她往一边挪了挪,竟在不知不觉中呼呼睡了起来。小说:阔少莫嚣张在线阅读

“妈,我再睡一会……”苏简两腿夹着被子,睡姿相当任性。

殷颢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身体,再看看小女人一双修长的腿,他大手一捞将被子和苏简一起搂在了怀中。

苏简的额头重重地撞上他的胸膛,她吃痛地张开了眼睛,不对!再张。

“啊……”

殷颢及时堵住了耳朵,皱眉看向苏简,“大清早的,是叫我起床,还是谋杀亲夫?”

苏简的视线从他的小内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幸好还穿了衣服,她舒了口气……

不对!这不是她的衣服。

“别看了,昨晚你睡着了,是我帮你换的衣服,现在想遮也来不及了。”殷颢凑到她的面前,额前落了几缕碎发,他趴在她面前的这副样子担得起秀色可餐这一词,啪叽在她脸上印上一吻,“早安。”

苏简睁大了眼睛,紧接着咬牙看向他,活像个羞愤的小媳妇,“你再敢亲我,我就拔了你的舌头。来自http://www.xbxysw.com/

“我刚才亲你没有用舌头,这样才用……”话音未落,一个绵长到让某人喘不过气来的法式深吻就印上了她的唇。

在苏简红着脸各种腹诽的洗漱时,早餐已经被端上了桌子。

“家里缺个女人,没什么好吃的,你将就着吃一点,下班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再做给你吃。”说话间几道小菜和豆浆都被端上了桌。

苏简怎么都觉得这话是在指控她不负责任呢?!

她假装淡定地坐在桌边,端起豆浆喝了一大口,殷颢也跟着拉开椅子做了下来。

“这公寓都是你自己打扫?”苏简问道。

“不然呢?”殷颢偏了偏头看着她,一脸的委屈,“你不回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打扫。小说:阔少莫嚣张在线阅读

酸,好酸,苏简自知理亏赶忙低头,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我去洗碗。”饭后,她主动拿起两人的碗筷,却在下一秒被殷颢夺走。

“老婆娶回家不是用来干活的,衣帽间右手边是你的衣服,换好我送你去上班。”殷颢端着碗筷走进厨房,苏简足足愣了三秒钟。

她的衣服?苏简推开衣帽间门,左手边一色全是男人的西装皮鞋,右边则是各式各样的女装,她随手翻了一件,刚好是她的L码。

“还没换好吗?”殷颢的声音传来,她快速拿了一套还算顺眼的休闲装套在身上。

换完衣服准备往外冲,却瞥见中间的柜子有一格是打开的,不看还好,一看她就傻眼了,难不成她身上这套内衣就是从这里拿的?该不会一个柜子的内衣都是他买的吧!

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第四章 旧爱,没有资格

直到吃完饭上班,苏简的脑袋都是呈浆糊状的,糊里糊涂地就被殷颢送进了警局。

“妞,你牛啊,那不是殷氏集团的钻石王老五?”秦雪彦望着绝版宾利的屁股,狠狠地感叹了一把,A市能开得起这款车的可没有几人啊。

苏简睇了她一眼,“你看错了,就是一普通朋友,走吧,昨晚的交班记录写好了吗?”

秦雪彦撇撇嘴,“你还交什么班啊,老吴说你这段时间可以休息了,过完年直接准备升职考试就行了。”

苏简不可置信看着秦雪彦,随后淡然地往办公室走去,“老吴他会那么好?我才不信。”

“我也不信,可老吴不知道昨晚吃错什么药了,你刚走他就把你之前的假全部攒到这一个月放了,顺便还买一送一,你现在起码有一个月的假期。”秦雪彦两眼放光,打心眼里羡慕。

苏简带着疑惑直接奔向局长办公室,留下一脸倦意的秦雪彦跟着后面追。

一推开门,她怔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苏简迅速恢复平日里清冷的容颜,仿佛发怔不会是她会做的事情一样。

吴权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苏简,怎么跟沈先生说话呢?!人家沈先生今天可是特地代表上面来嘉奖你的。”

嘉奖?苏简嘲讽地扬起了嘴角,他对她最好的嘉奖已经给过了,不是吗?

沈子翰摆摆手,吴权是什么人,察言观色一向是他最好的本领,本来想呵斥苏简的,但见到沈子翰的样子他真庆幸自己没嘴快。

“什么嘉奖?”苏简别开眼,她害怕自己多看他一眼他都忍不住多恨一分。

沈子翰拿起一旁的锦旗,还有一枚勋章,“小简,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苏简接过连看都没看直接放在了一遍。

“我记得你以前总想当警察……”

“沈先生,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能不能不提了?”苏简打断他的话。

沈子翰抿了抿唇,他们之间连过去都不能提了?他抬手将一杯温水递给苏简,“嘴唇都干了,早上一定没听我的话喝蜂蜜水吧。”

苏简瞥了一眼,手握成拳,片刻之后接过水直接走到了垃圾桶旁边,连杯子带水都扔了进去。

他还会提醒她喝蜂蜜水吗?还会知道她每天早上起床嘴唇都会干的脱皮吗?

“苏简?!”吴权见沈子翰蹙眉,赶忙大喝一声,“你这是干什么?沈先生好心好意大老远为你跑一趟,你怎么能这样?!”

苏简勾起一抹冷笑,她不在乎。

“吴局长,能不能让我和小简单独待一会?”沈子翰压抑住胸口的火。

吴局长退出去了,临走了担忧地瞥了苏简一眼,到底她是他的下属,万一出了什么幺蛾子,他还得兜着。

“你什么时候变得连礼貌都没有了?”沈子翰走到她的身边,眉宇间染上薄怒,“我知道你被嘉奖说什么都要跑这一趟,多少工作被我放在一旁,到了这你就是这样对我的?苏简,你怎么变得那么任性。”

苏简摇了摇头,苦笑着看着沈子翰,她抬手戳了戳他的胸膛,忽而变得冷漠,她一字一句道:“你没资格教训我。”

沈子翰一把抓住她的皓腕,“我身为你半个老师,教训你这点资格也没有了吗?”

“没有了……”苏简的眼神变得空洞,他的脸也渐渐模糊了,“从你娶了苏欢开始就没有了,妹夫。”

沈子翰全身一震,五指松开却在身侧握成拳。

本以为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溃不成军,秦雪彦看着半死不活地苏简,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

“你说说你,都三年了怎么就过不去这个坎呢!早知道是沈子翰来了,我说什么也不让他见到你。”秦雪彦咬牙道。

苏简知道此时的自己肯定很狼狈,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局长办公室的,也不记得他有没有叫她了。

应该不会吧,他那般温柔地嗓音只会叫苏欢的名字才对,呵呵,还真是讽刺。

“我想回家。”苏简拉回神智,无力的靠在车背上。

秦雪彦瞥了她一眼,眼中带着同情,还夹杂着一丝恨铁不成钢,没人知道沈子翰曾经给她的伤害有多深,但是她知道那种痛定是深入骨髓、要命的。

一路上谁都没说话,然而刚走到自家楼下,苏简就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她下了车上楼……

第五章 小妈,当众打脸

“你还嫌你们家苏简丢脸丢的不够大吗?看看这些报纸,我苏家书香门第,怎么会跟你生的女儿联系起来?”邓翠蓉双手环肩,时不时地用手指去点苏母。

苏母站在原地,一脸为难,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苏简眯了眯眼睛,四周的温度因为她的出现都冷了好几度。

“你还有脸让她出去当警察?真不明白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邓翠蓉剜了苏母一眼,“我要是你,教出来这么不成器的女儿,我早就去跳楼了。”

“哼,今天是我过来,要是哪天建国看到了这些肯定会被苏简给气死。”邓翠蓉说得唾沫星子横飞,手里拿着八卦杂志在苏母眼前乱晃,她完全没注意到苏简一步步靠近。

刚赶上来的秦雪彦听到这话就怒了,她捋了捋袖子快步上前,推了邓翠蓉一把,“你丫是怎么说话的?!”

邓翠蓉一见到是秦雪彦,目光更是凶狠了,然而在瞥见苏简的那一刹那微微暗了暗,但还是高傲十足。

“我说的不对吗?女警察就是粗鲁,哪有一点女人的样子?怪不得建国把你们母子俩赶出来,留在苏家也是丢脸。”邓翠蓉嘴角满是讽刺和得意,顺便掸了掸刚才被秦雪彦碰过的地方。

秦雪彦皱眉,大有一巴掌扇过去之势,苏简一个眼神制止住了,她站在邓翠蓉面前将苏母护在身后。

“你说够了没有?”她冷冷出声。

邓翠蓉嘴角的笑立刻有些不自然地收回,“哼,我还懒得说你呢!要不是这些八卦杂志把你跟苏家牵涉在一起,我何必跑这一趟。”

苏简眸中满是冷意,她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既然来了,那就让她解决这一切。

“邓翠蓉,我叫你一声小妈,你不要得寸进尺,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请你不要来打扰我妈妈,如果还有下次……”苏简一字一句道。

“下次怎么样?难不成你想打我?”邓翠蓉笑得肆意,“有本事你打啊,看你爸爸不拿鞭子抽死你。”

苏简手握成拳,骨节处微微泛白,苏母见状赶忙拉住她,“小简,算了吧,妈没事,咱们回家吧。”

看着苏简的冷目逐渐转变为愤怒,邓翠蓉有些发怵,她对着楼上楼下看热闹的邻居道:“快看,女警察想打人了!这就是报纸上登的英雄,竟然要打我们普通公民!”

苏简的怒气快濒临爆表,秦雪彦也看不下去了,她指着邓翠蓉喝道:“臭婆娘,不要给我乱说话!”

“啊!她恐吓我!我要去告她们,身为执法人员竟然恐吓别人。”邓翠蓉立刻做害怕状,不愧是演员出身的。

苏简抿了抿唇,这种戏码以前再苏家的时候她看得太多了,没想到她们都搬走了,邓翠蓉还是不放过他们。

“恐吓?单纯的恐吓是不构成犯罪的,但是恐吓中掺杂了金钱、利益,或者是……”殷颢的声音由远及近,慢慢上楼走到了苏简的身边,一手包住她的小拳头,一个安稳的眼神递给她,随后便看向花容失色的邓翠蓉,“生命的话,那你有可能告得赢。”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难不成他想要她的命?

邓翠蓉刚才还高高翘起的尾巴在殷颢出现之时,软趴趴的搭在了身后,只因现在的殷颢绝对有这个实力威胁她的金钱、利益,甚至是生命。

毕竟他不是三年前那个深陷家族争斗而无暇顾及苏家事情的他了。

“不过,关于诬赖的罪名,邓女士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恶意散布谣言,中伤国家伟大的人民警察,已经构成了犯罪,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大家说对不对?”殷颢抬高了声音,眼底闪过厌恶。

对于三年前的事情他没做追究,不代表现在可以有人这样欺负他的妻子和丈母娘。

看来,他是时候该追究一些关于责任的事情了。

“对!对!”秦雪彦带头呼道。

“不,不……”邓翠蓉惊慌的摆手,一张化得精致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没有比我们更了解法律来了,邓翠蓉女士,如果苏小姐决定起诉你,我现在可以正式用警察的身份逮捕你。”秦雪彦得意的勾起嘴角,还不忘冲苏简眨了眨眼睛。

苏简感受到手背上传来的温热,一颗心渐渐恢复了平稳,那种贪恋的感觉又回来了,不!

她怎么能这样一次一次躲在他的背后?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还是这样。

这样的话,她又利用了他一次,那以后还怎么逃?

第六章 孩子,难道有病

“小妈,你走吧。”苏简的面庞再度变得清冷。

“简妞,你也太大度了吧!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那么容易放过她?”秦雪彦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简。

邓翠蓉巴不得快点离开,她根本没有料到殷颢会出现,更加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没有离婚?

“小简,妈这里是我疏忽了,以后我一定会让人把这个小区的治安弄好,不让门口的保安随便放条疯狗进来。”殷颢字字带刺,却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对她道。

苏简很配合地扯了扯嘴角,“好。”

邓翠蓉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宛如一只过街老鼠,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灰溜溜的走了。

苏简看了殷颢一眼,难得的带了一丝感激。

殷颢还是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搭上了苏母的肩膀,“妈,我们先进去吧。”

秦雪彦也安慰了两句,安全把苏简送回家她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雪彦,留下来吃饭吧。”苏母大小喜欢这个孩子。

“苏妈妈,今天真不行了,简妞休假,我最近可得忙了,下次吧,下次苏妈妈别忘了提前给我煲汤喝哦。”

苏母见她真有事,也没多挽留。

秦雪彦回到车里,一枚小巧的勋章安稳地躺在副驾驶上,她叹了口气,默默收起勋章,望着苏简的家离开的方向沉思着。

“妈,以后小妈再来,你不要给她开门。”苏简闷闷的开口,“好不容易清静一阵子,被她这么一闹,过年的气氛都没了。”

苏母知道自己又让女儿担心了,她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很正面善良的,几乎一辈子也没见过邓翠蓉那种两面三刀的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久而久之也就忍气吞声惯了。

“不用担心,她以后不会再来了。”殷颢的嘴角漾着一模笑。

苏简顿了顿,一个念头在她的心里化开,他们这样的关系,她这样依靠着他,真的好吗?

本来内疚在她心里像是一个点,因为有两人之间的约定为笼子,将那点内疚紧紧捆在其中,现在三年之约过去了,苏简心里对殷颢的内疚一点点蔓延,到现在,她真的觉得欠了殷颢很多。

也许,分开是对他们最好的选择。

日子过的还算平淡,假多了,苏简闲的冒泡,偶尔还是会偷偷溜去警局工作,不工作她手痒。

但是每次一去警局总会被殷颢给发现,然后……

“殷颢,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苏简冷冷地说道,唯一的伪装在他面前几乎被击得粉碎,她刚想接个案子练练脑子,就被突然出现在警局的殷颢给扛走了。

起哄的笑声几乎把她淹没了,一连几次,大家似乎都默认了大总裁和女警花的恋爱故事。

然而,其中辛酸只有苏简知道。

殷颢伸手朝她圆润的臀部一拍,“妈说今天有新方法给你试试,叫我快点带你回去。”

苏简恨恨的捶了他的背两拳,想她堂堂警官,竟然被他扛在肩上走?还他喵地拍她的屁股!

她将原本就有些凌乱的头发彻底挠成了鸡窝,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他俩根本没睡过,再好再新的方法有什么用?难不成孩子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一口一个妈,你凭什么叫那么亲热。”苏简气得小脸通红,恨不得将殷颢揉成球放在脚下踢个痛快。

殷颢斜斜地扬起嘴角,“凭我是你的老公啊。”

苏简一路都没有理他,直到两人走到苏母门口,准备敲门。

忽然,一个熟悉而又聒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们家小樱生产那会别提多辛苦了,紧紧抓住任雨那孩子的手,哭的呀叫我这个当妈的都跟着疼。”

苏简瞥了眼自家紧闭的门,不用想,楼下的马阿姨又上去了。

一段时间不折腾点事出来,这个大妈是不会罢休的。

“你上哪去?”殷颢一把抓住苏简的手腕,要不是他拿着东西腾不出来手,真想一直扛着她,倒也省心。

苏简嗤之以鼻,“要进去你自己进去,我懒得去。”

这都三年了,只要马晓云一到她们家,肯定是叽里咕噜、变着法子夸她女儿小樱,以前她都忍了……

可自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小樱怀孕产子,哪次马云来都要跟她妈唠叨生孩子,要不是因为这样,她也不会被她老娘逼的那么紧。

“你们家小简不会是有病吧?”

第七章 怀孕,善意谎言

苏简刚准备走人就听到马晓云低声猜测,顿时火冒三丈,直接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只见两人正站在客厅说话。

殷颢嘴角噙着笑,苏简有表情的时候比她板着个脸可爱多了。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苏简恨不得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变成,“马阿姨,我们家的事情用不着外人操心,警局每年都体检,我有病没病自己心里清楚。”

马晓云一见苏简回来了,脸上闪过微微的异样后便恢复如常,她略作惊讶道:“这怎么会自己知道呢?!你是警察又不是医生,要是感觉自己不舒服啊,我可以叫任雨帮你看看,打九折哦。”

苏简在心中翻了个超级大白眼,面对大妈的口水比迎接土匪的枪子还难搞。

“不要怕麻烦你马阿姨,马阿姨也是为你好啊。”马晓云笑嘻嘻的道。

苏简冷哼一声,为她好?只要什么话从她马云嘴里出来,不出一天整个小区都知道了。

苏母见状立刻出来打圆场,“她马阿姨啊,要是真有什么事,我会开口的,先谢谢你啊。”

苏简此时很想爆粗口,都什么节骨眼上了,她老娘还那么善良不敢得罪人?

“妈,我没病。”苏简抬高声音,语气不免有些烦躁。

马晓云撇撇嘴,“年轻人不要害羞,都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的,我告诉你啊,现在很多小姑娘都因为害羞,有病不看医生,到后来啊都不能生孩子了。”

苏简怒了,她凭什么一口咬定她有病?

“马阿姨,这两次我在小区门口碰到小樱,见她印堂发黑,最近有可能倒大霉,我的事您就甭操心了,有空关心关心小樱吧。”苏简冷淡地说道。

“你看看你这孩子,怎么乱咒别人呢!”马晓云后退一步,生气的看着苏简。

她刚想回嘴,殷颢的一只手揽上了她的腰,准确地来说是死死的箍住。

“马阿姨,小简最近身体有点不适,说话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你多包涵。”殷颢彬彬有礼,随便的一抹笑足以成为师奶必杀技。

马云一看是殷颢,顿时笑得比花还灿烂,“我就说嘛,小简要是身体有问题就一定要尽早去看医生,我女婿任雨就是妇产科的医生啊,他们那个……”

“我想不用了,任雨他现在,自身难保。”殷颢感受着小女人濒临极限的怒气,笑着道,“而且小简怀孕了,我已经为她请了美国的产科医生。”

啥?!苏简一愣,她抬眸便是殷颢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自身难保?马晓云顿时傻了,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她头上。

苏母诧异的捂着嘴,“小简你终于有了,来来来,赶紧坐下,尝尝妈今天刚好煲的鸡汤。”

苏简怀孕?马云除了惊讶外,脸也被打的生疼,她一直以取笑苏简为乐,本来就看不惯苏简这种条件竟然能找到那么帅气的老公,没想到现在竟然怀孕了?

“她马阿姨,你也留下来喝汤吧。”苏母乐呵呵地招手。

马云尴尬的笑了两声,“不了,我也要回去煮饭。”

语毕,不等苏母再挽留她就夹着尾巴走了。

苏简心里这才痛快一点,“妈,你又不是不知道马阿姨是什么人,以后少跟她来往。”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好,哎呀,我终于要抱外孙了,要准备什么好呢。”苏母高兴地手舞足蹈,活像个孩子。

明知道殷颢在说谎,但是实话卡在苏简的嗓子里,竟怎么也说不出。

一顿饭,苏母吃得完全不在状态,光顾着给女儿夹菜了,苏简这才感觉到自己好像不是充话费送的,待遇一下子提高了五星。

“你怎么知道任雨的事情?”苏简好奇道。

殷颢唇角上扬,用着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刚才我给林岩发了短信,任雨现在想没事也难。”

苏简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说,苏母平时没少受马晓云的冷嘲热讽,马晓云最在乎的就是女儿女婿,这一把,所有的气都该出了。

苏简心里本来是有一点点高兴的,但是一想到这些都是殷颢的帮忙,她顿时蔫了下去。

饭后,苏简趁着苏母洗碗把殷颢拉到了一旁,“你看妈知道我怀孕高兴的那样子,你这样骗她?万一……”

阔少莫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阔少莫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哪个是西游记中胆子最大的妖怪?

    哪个是西游记中胆子最大的妖怪?(西游说禅之七十三:慧眼观世)人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明知道是陷坑还要跳下去。今天,唐僧看到别人挖的大坑,竟然奋不顾身跳下去。很多时候,豺狼虎豹是看得见的,即使没看见,人也是心里畏惧。唐僧师徒又来到了一座高不见顶的大山,“忽闻虎啸惊人胆,斑豹苍狼把路拦”,困难摆在前面,唐僧“一见心惊”。不用惊,因为他身边有的是人才,不需要孙大圣出面,就是白龙马也能够吓退。而看不见的,那些看似祥和的地方,却隐藏着千艰万险。火虽凶恶,却很少烧伤人;水虽温柔,却经常溺坏人。他们见到了一座宝刹

  • 老树 | 廿四节气 大暑(今日05:00:16,大暑)

    大暑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太阳位于黄经120°。大暑期间,中国民间有饮伏茶,晒伏姜,烧伏香,喝羊肉汤等习俗。《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大暑,六月中。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大也。”其气候特征是:“斗指丙为大暑,斯时天气甚烈于小暑,故名曰大暑。”大暑节气正值“三伏天”里的“中伏”前后,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气温最高,农作物生长最快,同时,很多地区的旱、涝、风灾等各种气象灾害也最为频繁。【大暑】倏尔一阵微风,夜空划过流星。天地从来如是,人世却总多情。

  • 苏轼书法《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

    《齐州长清县真相院释迦舍利塔铭》拓片尺寸:83cm×62.5cm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八月山东济南长清博物馆藏一九六五年拆除舍利塔塔基时发现于地宫。塔铭记述了元丰八年(1085年)苏轼由登州奉诏回京,途经长清真相院,将其弟苏辙所得舍利捐献为父母祈福之事。收录于《苏轼文集》卷十九。文辞优美,禅机毕见。刻工精细,字字清晰,由于久埋地里,无一字残损,完美保存了苏东坡书法的真实面貌,堪称其传世小楷的代表作。

  • 美文美图美情(周延锋诗歌) : 努力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爱我

    美文美图美情(周延锋诗歌):努力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爱我(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最美丽的美丽在你脸上我遍赏百花,只摘取你这一朵最春天的春天在你笑容里你生命内外的阳光交汇于两靥照亮我的夜晚、我的梦爱上你,我坠入思念的时空用孤独谱写绝世的恋曲一片冰心放进玉壶静静地等爱上你,我临溪照镜洗涤污垢努力地爱美了自己再让你来好好爱我我为你准备的世界,足够你邀游一生种子饱满,雨水充沛千里沃土种满幸福的果苗星星散落花间,飞花环绕月亮浪漫情怀,到了深秋也用黄叶为

  • 现代诗美文美图(周延锋): 与美为伴,心境比天地更大

    现代诗美文美图(周延锋):与美为伴,心境比天地更大(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一树繁花请我留步欣赏清风导演的落英缤纷花树上飞来几只小鸟圆润的歌喉唱亮了心空美景美情不相信孤独婀娜秀丽的白云仙子请我飞翔山岳抬高起飞的平台我张开双臂,让心灵展翅我大声歌唱,添一双歌声的翅膀我越飞越高,高出了尘世的忧愁天大地大,何如心境之大与美为伴,在心梦中自由遨游在欢乐中拥抱自己,是多么幸福一丛小草,教会我笑傲大树一条泉流,鼓励我自我澄清一枚果实,叮嘱我春花秋实……

  • 问鼎之道:汪国连陆留远分获水晶雕刻大赛一二等奖

    唐风7月14日下午,连云港市华丽典雅的花果山大酒店,首届水晶雕刻大赛命名表彰大会在这里举行。会议由连云港市经信委领导主持,连云港市政府、东海县政府领导到会为获奖者颁发了证书、奖金。来自淮海玉雕联盟暨连云港市水晶玉石雕刻行业协会的汪国连、陆留远不负众望,力拔头筹,分别获得大赛的一、二等奖并由连云港市政府授予“连云港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不仅为大赛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也为自己人生的雕刻历程树立了新的里程碑。两个月前的5月15—16日,由连云港市经信委、东海县政府主办的“首届水晶雕刻大赛”于东海中

  • 美文美图(西双版纳周延锋):勐腊县曼崩村箭毒木,守卫幸福的大树

    美文美图(西双版纳周延锋):勐腊县曼崩村箭毒木,守卫幸福的大树一片森林倒下去一个城市站起来一座小山被剃光了头只留一根长发在空中飘传说中你是死神的家毒汁浸箭,箭到人亡现实中你是生命的榜样独顶一方天空不惧暴雨雷电挡住四面来风(发现美,歌唱爱,让生活充满诗情;撒播阳光,启迪心灵,让梦想展翅,让心灵奋飞)你的剧毒是回忆中的战争你的枝叶是和平的旗帜你是一棵箭毒木你是守卫幸福的寂寞英雄

  • 拉歌——军旅作家杨国胜作品 12

    拉歌“指挥所呀么嗬嗨!”“来一个呀么嗬嗨!”“你们的歌声西里里里嚓啦啦啦嗦罗罗呔!”“唱得好呀么嗬嗨!”“修理中队!”“来一个!”“来一个!”“修理中队!”随着修理中队副队长和指挥所副指导员两个人的轮番指挥下,两个连队你来我往、此起彼伏。谁都知道这两个连队的主官其中一个今年要提拔,就看谁的工作表现更突出、谁的全面工作更优秀。所以两个人常常会暗地里较劲,只要是两个连队碰到一起,就一定会撞出美丽的火花。这不,电影没开始,两个连队先飚上劲了,演出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好戏。修理中队清一色的男兵,平时干的都是

  • 《百年孤独》:拉美魔幻主义文学的经典之作

    《百年孤独》着重一种“孤独”精神,在某一层面上,这种精神代表着一种倔强的自信,也代表着一种愤怒的抗争。全文开篇处,作者以一句“多年以后”展开描述,从未来到过去,全面展开了布恩迪亚家族的生活,在这个家族中,人们彼此之间没有沟通,没有信任,孤独感笼罩着每一个家庭成员。他们也曾试图打破这种局面,但由于缺乏统一的力量让所有人朝着这个方面奋进,他们的努力最终经失败宣告完结。这正象征着当时拉丁美洲的现状,相对于当时较为先进的西方文明而言,拉丁美洲即是一种孤独的存在。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缺乏共同的信仰,当外来文

  • 【钧瓷网】钧宝堂苗占军:用单杯盛放梦想

    点击上方“钧瓷网”可订阅哦!文李小琼钧宝堂的钧瓷手工单杯,不仅古朴雅致、法度自然,而且各式各样、釉色各异、美轮美奂。在神后镇杨岭村一个普通农家小院里,笔者见到了谈吐文雅、举止稳重大气的艺术总监苗占军大师。苗占军近影苗占军今年44岁。1992年开始进入钧瓷行业,先后在孔家钧窑、荣昌钧瓷坊(现为大宋官窑)等窑口任职,一直是技术骨干。为了实现自己的钧瓷梦想,去年年底,他离开大宋官窑,创办了自己的窑口,开始了全新的钧瓷创作之路。正值壮年的苗占军干事创业激情万丈,创意张力无限!为了使钧瓷个性单杯真正进入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