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10:00: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第四章 沧海一战

瑟瑟收复了水龙岛的海盗,便即刻派人将四大龙将从地牢中解救了出来。版权http://www.xbxysw.com/可是看到他们,瑟瑟忍不住心中巨恸。两年的囚禁,早已使他们憔悴得不成样子,更令人心痛的是,他们的武功早已被西门楼废去了。

西门楼真是作恶多端,而且,就连他自己的老父西门耀也没有放过。

西门耀对着瑟瑟,痛心疾首地说道:“少主,我那个逆子你一定要帮我制伏他。他习练了魔功,会吞噬人的内力,我等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一定要小心啊。”

原来是习练了魔功,怪不得这么疯狂。看来,这一次,是要试试娘亲留下的烈云刀法了。说明xbxysw.com

瑟瑟点头道:“西门叔叔,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四大龙将听闻瑟瑟娘亲亡故的消息,更是欷歔一片。他们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便由青梅的娘亲捧出了一袭金红色盔甲,奉到了瑟瑟手中。

“这是当年你娘亲穿过的盔甲,自从她嫁入侯门,这盔甲便搁置于此,如今终于派上用场了。日后这海上,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都不中用了。明日出战,定要谨慎。”

瑟瑟伸手接过盔甲,清澈明净的黑眸中流转着坚定的幽光。小说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当日晚,明月皎洁,万里无云。因为料到西门楼得到消息会派人前来袭击,是以瑟瑟当晚便统领五千海盗,出发前往伊脉岛。留了一部分兵力由四大龙将在暗礁群布下阵法,来迎战西门楼可能会派来袭击的海盗。

一夜行船,在第二日清晨,五千海盗,顺利抵达伊脉岛海域。

朝日初生,将伊脉岛周围的海域映照得红彤彤的,遥遥望去,便看见海水之上,浮着一片极大的陆地,望不到边际。

伊脉国的都城连云城坐落在伊脉岛上,遥遥看去,倒也是气势恢弘。只是,这样的一座都城,如今,却落在了西门楼的手中。阅读http://www.xbxysw.com/

冲天的号角声在海面上震响,千帆竞发,云集在伊脉岛周围。

黑压压的海盗群中,有一抹金红色人影,在日光照耀下,反射着太阳的光辉。正是身穿金红盔甲的瑟瑟,她站立在最前端的一艘战船上。

三千青丝在一片金红色之中飞扬,金红色头盔压住了纤长的黛眉,只余一双清眸流转着聪慧静逸的光芒。

伊脉岛上,连云城头。

西门楼兴致勃勃地望着驶来的上千战船,黑眸中绽放着一抹兴奋的幽光。

江瑟瑟收复了水龙岛,着实出乎他的意料。网站xbxysw.com一直以来,他都未曾将身患重病的骆龙王和她纤柔的女儿放在眼里。却不想,原来,这个纤柔的女子竟是有武功的。

不过,有武功又怎样,他相信以他现在的功力,就算骆龙王在世,也是敌他不过的,何况是她的女儿。不过才五千海盗,竟妄想战胜他,不能不说是不自量力。

他眯眼轻轻笑了笑,命令手下开水闸,他要亲自迎战,会一会这个不自量力的丫头。

连云城的水闸打开,无数只战船涌了出来,为首的战船上,站立着身着寒铁战甲的西门楼。

双方的兵将,在海面上,展开了一场殊死斗争。小百姓养生网

在朝阳映照下,本就是一片彤红的海水,似乎是更加红艳了。

“你就是骆龙王的千金,江瑟瑟?”西门楼微微眯眼,眸光阴冷,声音狂傲。

“不错,西门楼,你作恶多端,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瑟瑟淡淡说道,语气中既没有冷厉也没有狂傲,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即将发生的事实。

西门楼倒是没料到瑟瑟是如此冷静,他哈哈一笑,道:“好,听闻你收复了水龙岛的海盗,倒也是一个人才,只是,想要击败我,却是痴心妄想。倒要看看,今日到底是谁的死期。”

他眯眼,黑眸中忽然透出妖异的红色来。他抽出长剑,向瑟瑟战船上跃来。同时狠狠一刺,长剑不断颤动,幻化出无数剑尖,向瑟瑟刺去。

瑟瑟轻轻皱眉,纵身跃起,在空中连续变幻了三次身形,才堪堪躲过这虚虚实实的一击。她伸手探向腰间,新月弯刀出手,在跃下之际,向西门楼劈去。

西门楼低呼一声,纵身后仰,躲过瑟瑟这一击。妖异的红眸,望着瑟瑟的新月弯刀,冷笑道:“以为新月弯刀便能胜我?真是可笑。”

他长剑一挥,展开绵绵剑势,向瑟瑟不断攻来。

瑟瑟展开烈云刀法,和西门楼在小船上战在一起。很快,瑟瑟便感觉到有些吃力。因为,她的弯刀每一次和西门楼的剑击在一起,便感觉一股冷意顺着他的剑,蔓延到她的弯刀上,再顺着弯刀,渗入她体内,让她有一种压抑的不适感。而每一次相击后,都有一瞬,她似乎使不上内力。

瑟瑟乍然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吸附内力。西门楼很乖觉,每一次都吸附一点点内力,令人难以察觉,就这样和他战下去,到最后,会内力全失。若不是有四大龙将的提醒,瑟瑟也很难发觉。

这一发现,令瑟瑟心中顿时警觉,她尽量避免和西门楼刀剑相击,这样一来,瑟瑟便落了下风。

就在此时,只见海面上忽然窜起一大片浪花,直直砸向船上的西门楼。而浪花之中,不见人影,却分明有冷肃的杀意袭来。西门楼皱眉,纵身躲过这一击,就见得海面一波一波地涌起,不住地袭向他。

瑟瑟知悉,这是伊脉国的忍术,看来有高明的忍者出现。良机不可失,瑟瑟手中弯刀挥出,和海中忍者一上一下,夹击西门楼。

西门楼不敢大意,挥剑迎战两人。

可恨西门楼吸附了四大龙将的内力,内力暴涨,剑势狠辣,瑟瑟一时之间,却也很难取胜。战了几十招,西门楼忽然连攻几招,瑟瑟的弯刀不敢和他硬碰,连连后退。西门楼借机纵身跃回到他的战船上,船像箭一般向伊脉岛驶去。

他似乎也知晓难以胜过瑟瑟和海下之人的夹击,竟然逃走了。

海面下的人不肯放过西门楼,隐在海下,向西门楼追去。西门楼望着海中的波浪,红眸一眯,手中长剑掷出,海面下,涌动的海波一顿,海水慢慢被红色浸染。

瑟瑟本也驱船在追西门楼,见此慌忙停船,就见得水中露出一道黑色的身影,纵身跃到她的船上。

在海中和西门楼决斗的,竟然是恢复了男装的莫寻欢。他一身黑衣,此时被海水浸透,湿淋淋的,不断滴水,肩头上有鲜血不断流出。俊脸在冰冷的海水中浸过,苍白得好似透明的纸。而一双黑眸,却深幽中燃烧着浓烈的杀意。

瑟瑟直到这一刻才知晓,原来,莫寻欢也是会忍术的。

“快追!”他嘶声吩咐摇船的人。

然而已经晚了,西门楼的战船已经驶进水闸,放下了水门。

不一会儿,就见西门楼出现在连云城头,他挑衅地望着莫寻欢,邪恶地笑着。忽然,他拿起令旗,一声令下,飞蝗般的羽箭从空中不断落下。很锋利,很短,铺头盖地,就像雨丝一般密集。箭如雨下,从瑟瑟的角度望过去,甚至有那么一点儿美丽壮观的感觉,不断有海盗的惨叫声传来。

瑟瑟颦眉,她知晓守城容易攻城难,今日必将有一场苦战。就在此时,听到隐隐约约的琴音响起,婉转动听,缠绵悱恻,在血战正酣的战场上响起。

众人以为出现了幻觉,可是,那琴音却明明越来越近。

双方兵将都忍不住罢手,向琴音的方向瞧去。瑟瑟也忍不住回首望去,只见海盗船的后方,又出现了无数条战船,而当瑟瑟的清眸触到战船中的一艘大船时,目光忽然一凝,视线紧紧胶着在那艘船上。

那是一艘白船,很大,很精致。隐在战船之中,显得是那样的华贵和雅致。黑压压的战船中,出现了这样一艘白船,着实令人目眩。

白船的甲板很平整,一把绿色的罗伞竖立在甲板中央,伞下放着一张卧榻,榻上侧卧着一个白衣公子。

甲板上摆放的盆花开得正艳,海风猎猎,卷起数朵嫣红的娇花,扑上他雪白的衣袂,宛如红花开于雪野,说不出的魅惑艳丽。

琴音是从他身侧侍女指下流淌而出的。他身侧,还有几名侍女,或捧茶,或扇着团扇,或执着罗伞。

那白船,太过精致。那船上的人,太过悠然自在,似乎不是面对着一场血战,而不过是在自家后花园里品茶、小憩、听曲儿。

瑟瑟眯起眼,目光凝注到那人脸上。

日光明丽,笼着他的面庞,使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容色,只看到他脸上那白玉雕琢的面具,反射着日光,辉光一片。

白船出现的那一瞬,时光仿佛也停滞不前,周围再无其他声息。方才还杀气腾腾的战场,似乎因为这艘白船的出现,血腥不再,杀意无存。刚刚发生的那场厮杀,似乎只不过是幻梦一场。

从白船上传来的琴音,低柔婉转,好似清澈的流水,勾起人们心头无限美好的向往。盘旋在心头澎湃的斗志和杀意,似乎在这铮铮琴音里,消失无存。

瑟瑟震惊地凝视着那一抹月色身影,自从解媚药后,这是她第二次见到他。上一次是在“墨鲨号”上,从大浪中救出她的人,也是他,可是那时他并未承认他的身份。

而今日,他带着无数只战船,到这里是要做什么?是要助她吗?

瑟瑟淡笑着抬眸,她的视线和他深幽的眸光相撞。她从他眸中,看到的只是宁静,宛若月光流水一般的宁静悠闲。似乎就算是泰山压顶也不会破坏他这一份宁静悠闲。

这样的他,似乎富贵权位、功名利禄、尊崇膜拜,在他眼里,都是废土一堆。这样的他,怎么可能因为她而出战,真是可笑极了。

瑟瑟定了定神,淡若轻烟地笑了笑,为自己可笑的想法而笑。

“七星琉璃盏!”有人惊呼一声。

众人抬眸细看,只见在白船的船头上,果然挂着一只“七星琉璃盏”。这一瞬,所有人都明白了突然出现的这些战船是来自春水楼。因为七星琉璃盏是春水楼出现的标记。

春水楼为何要来这里,无人猜得透。

众人知晓这是春水楼的船只,但大多数人却不知这白衣公子是谁。

据闻,春水楼楼主明春水神秘莫测,极少现身。是以,这些人猜测着,这或许是春水楼楼主座下四大公子之一。

春水楼楼主座下有四花公子,分别是惜花公子、葬花公子、簪花公子、摧花公子。只是不知这来的是哪一位公子。

众人正在猜测着,就见得白衣公子的白船两侧,驶过来两条战船,以保护的姿态一左一右驶在白船两侧。那两条战船上,分别站立着一名紫衣公子和蓝衣公子,脸上皆戴着五彩斑斓的面具。

这两个人一出现,众人心中猛然一惊,这紫衣公子和蓝衣公子看上去是白衣公子的下属,莫非他们才是四大公子中的两位?而那位白衣公子,难道是春水楼的楼主?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明春水竟然出现在这里,怎能不令人惊异?城楼上的西门楼,望着乍然出现的白船,也呆了一瞬。

“你们是什么人?”他厉声喝道。

无人理他,袅袅琴音,依旧在海面上铮铮流淌。

西门楼喊了两声,怒意便在眸中膨胀。

“你们要做什么?再不说,我放箭了。”西门楼大喊。

琴音依旧不徐不疾地流淌着,很动听,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才慢慢低缓直至消散。当最后一抹尾音在空气中消散时,那抚琴女子缓缓站起,向明春水屈膝行了一礼,便钻入到船舱之中。

明春水缓缓抬眸,露在面具外的薄唇勾着一丝笑意,娴雅迷人。“杀你!”他悠然说道。

杀气,伴随着淡而雅的笑容,弥漫而出。

西门楼禁不住一僵,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恐惧,他眯眼凝视着这个白船上白衣翩跹的男子。

这个男子,令他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错觉,似乎此人能在一瞬间夺走他的一切,令他一无所有。他的风华,他的仪态,他高雅的王者之气,都让他心中胆寒。

可是,西门楼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海盗,他迅速恢复了冷静。

他有上万雄兵,而这个人,身后也不过只跟着几十艘战船而已,他没理由输掉。

“你,又凭什么能杀我?”西门楼狂放地一笑,重又恢复了自信和跋扈。

“放箭!”妖异的红眸冷冷一眯,他挥手下令。

然而,预想中的箭如雨下,并未实现。

他惊愕地发现,城楼下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爬上来无数个人影。执箭的弓弩手,在一瞬间便都被击倒在地。

这些人是何时爬上来的?西门楼大惊失色。

原来,白船出现的一刹那,琴声拨动人心之时,那个白衣公子的进攻,就已经开始了。琴音,白船,船上的侍女,只不过是迷惑人的手段。

他恍然明白,这个白衣公子竟是来相助莫川的。

这样好啊,他呵呵一笑,又一挥手,几个兵士簇拥着一个妇人走上城楼,西门楼将明晃晃的剑架在那妇人纤白的玉颈上。

那个妇人,云鬟高绾,身着一袭碎花红袍,腰带宽大,背后系着方形布包。她生得温婉美丽,只是苍白的脸上却没一丝血色,美眸幽深而空洞,一行行珠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使她看上去像一朵备受摧残即将枯萎的花。

“阿姊!”站在瑟瑟身侧的莫寻欢忽然低低呼道,他脸上五官,忽然沉郁了几分。

瑟瑟记起,夜无涯向他述说莫寻欢的事情时,说是海盗之首西门楼是做了伊脉国的驸马,才趁机攻占了伊脉岛的。这个妇人,原来就是那个招赘驸马的公主,莫寻欢的姐姐。

“阿姊,别怕,我会救你的。”莫寻欢高声呼道。

当初他极恨姐姐引狼入室,然而,此时看到姐姐在敌人手底下挣扎,他心中,怎能不痛?她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西门楼,放过我阿姊!”莫寻欢脸上的恬淡和平静被打破,俊美的脸上,出现一抹杀气。

他的声音,比雪花还要冷,在无边无际的海上飘荡,带着森冷的杀意,传到西门楼耳畔。

西门楼闻言,哈哈冷笑道:“莫川,怎可和姐夫这般说话,身为伊脉国的皇子,难道说,你连皇室礼数都忘了吗?”

瑟瑟清楚地感受到身畔莫寻欢的愤怒,看着他如岩石般沉默着,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是那样冰冷。但是,瑟瑟统领的海盗可是不管什么莫寻欢的姐姐的,就要驱船攻去。瑟瑟挥手制止,示意大家后撤。

战事陷入僵局。

明春水从白船上缓缓站起身来,手中执着琉璃盏,低首品了一口美酒,他的眸光,透过杯沿,不动声色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阿川……”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那妇人忽然拼了全身力气撞在了刀口上,断断续续的话音在风里飘散,“阿姊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

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这句话,如同轻烟般在海风中消散。然而,这句话,却饱含着一个女子深沉的悔恨,绵绵不绝。

“阿姊!”莫寻欢的声音,在风中嘶呼着。

之前对阿姊的恨意瞬间消散无踪,他只是恨自己,恨他为何没有保护好这个家这个国。

怒意,在眸中弥漫而出。肩头上刚刚止住血的伤口,此时再次迸裂,血色溢出。

西门楼一声冷喝,将妇人的身子一把从城楼上推下。莫寻欢身影一转,不见如何动作,便御水而起,黑色的身影,如同魅影般,冲到阵前,接住了那下坠的身影。

瑟瑟清眸一冷,胸口涌起一股悲凉,为莫寻欢,为他的姐姐。她眯眼瞧了瞧城楼,不过丈余高的样子。她忽然足尖一点,金红色人影已经跃起,整个人影在船只间接连纵跃。顷刻之间,便已到了城下。足尖在礁石上一顿,再次借力而起,跃上了丈余高的城楼。

城楼上,西门楼惊异地瞧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子。

他一向瞧不起女子。可是这一刻,他不得不说,这个江瑟瑟,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并不怕她。

方才一战中,他也已经瞧出来瑟瑟的实力,她虽然剑术精妙,只是内力尚浅。是以,眼看着瑟瑟从天而降,他后退一步,长剑前刺,快如闪电,袭向瑟瑟的左胸。他有信心,这一剑,她必将拿刀去格,否则他的剑便会刺穿她的左胸。而她一旦和他的剑相击,他必将吸尽她的内力,进而依旧刺穿她的左胸。

然而,他似乎想错了。因为他忽略了一个人。那在白船上悠然品酒的白衣公子似乎是不会出手的,可是,他想错了。

那白衣公子忽然掀翻了面前的几案,在瑟瑟从船上跃起时,同时从白船上冲天而起。他如同闲庭信步般,悠悠飘过海面。在下一瞬间,降落在城头。人未到,白袖却扫来,如同鼓风的白帆,带着凌厉的气势,袭向他的长剑。内力激荡之下,他的剑偏了偏。

西门楼望着一前一后跃来的人影,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今日就要死了吗?他狰狞一笑,红眸中闪过一丝冷狠。那好吧,即使要死,也要寻个做伴的。他不再闪避,长剑依旧是照着瑟瑟刺去。可是,他依旧没有得逞。

他看到瑟瑟清澈的眼眸中忽然闪现了一丝悲悯。她的身姿,忽然一飘,以常人无法做到的动作,偏离开他的长剑的剑势,而她的弯刀,迅如闪电般从他后心穿过。

同时,他的前胸,被白衣公子澎湃如浪般的内力击中。

刹那间,他感觉到体内五脏六腑都被激荡的内力搅碎,后心,传来使人窒息的疼痛。

日光是如此明丽,他仰望着漫天闪耀的日光,闭上了猩红的眼眸。西门楼终于结束了他罪孽的生命。

两军交战,主帅阵亡,所有的攻势瞬间便被瓦解。

城楼上,瑟瑟和明春水无意间对望,一个眸光幽深淡定,一个眸光清澈冷静。

明丽的阳光下,瑟瑟忽然展颜一笑,笑容皎如朗月,艳若朝霞。她想这个男子纵然不爱她,却是关心她的。两次,在危难之时,他都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这份情意,是值得她欣喜的。

明春水望着瑟瑟灿烂的笑脸,微微一怔,深邃的黑眸一弯,薄唇边亦勾起一抹暖如朝阳的笑容。

两人对望一眼,都飘身从城楼上跃下,分别回到自己的船只上。方才那一瞬间的对望,似乎只是幻梦一场。

瑟瑟刚在船上立足,便听到冲天的号角声响起,心中一惊,战事已结束,哪里来的号角声?她极目远眺,只见遥遥的海平线上,又有黑点出现,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那些黑点行得很快,瞬息之间,便驶到眼前。这次来的,依旧是战船,将瑟瑟的海盗船,还有明春水的船只包围得水泄不通。

瑟瑟站在船上,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忽然出现的船只。这又是谁的队伍?她抬眸看去,待她看清了为首之人,瑟瑟只觉得海天在这一瞬似乎暗了暗,她压下心头的震惊,再次抬眸细看。

如若第一次明春水的出现,令她有一丝欣喜。而这一次,她却有些心痛。因为那为首的帅船上,立着好几道身影。其中有一道,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她的爹爹,定安侯江雁。

其实她不应当感到意外,当年,爹爹就是在收复海盗之时,和娘亲一战,才让娘亲倾心恋慕上他的。今日,他再次出战,为的还是收复海盗吗?她不过才做了一日海盗之首,便要被爹爹收复了去吗?

战船上,江雁凝眸,望着战船上那抹金红色倩影。

那副战甲,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战盔上,雕琢着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双肩上,雕刻着两朵祥云。

再见这副战甲,可是,当年那披着战甲的倩影,再也不会在他眼前出现了。只能成为他心头最真、最美、最痛的回忆了。

前尘往事,在这一瞬涌上心头,他禁不住剧烈颤抖。

江雁身侧,站立着一个身穿银甲的男子,相貌英俊,盔甲下的那双黑眸,透着一丝精明强干的幽光。那个人竟然是太子夜无尘。

瑟瑟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他亲自领兵来征战。论打仗,他应当是比不过夜无烟的。或许是夜无烟的战功刺激到了他,是以他才领兵来讨伐海盗的吧。

瑟瑟眯眼冷笑,夜无尘倒是精明。这一次恐怕是要坐收渔翁之利了。既收复了海盗,又替伊脉国收复了领土。一石二鸟,着实是好计谋啊。可是,他们又是怎么知晓这里有战事的?

从南玥到伊脉岛,少说也要十几天的船程,若不是及早料到会有战事,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赶到。瑟瑟心中一滞,夜无尘出兵,绝不是偶然。是谁泄露了消息?

瑟瑟眯眼,她来时,是乘坐的“墨鲨号”,莫不是明春水?

瑟瑟直觉又不可能,因为春水楼在江湖上,一向并不畏惧朝廷的。可是瑟瑟却没有时间再去思量这个问题,因为夜无尘的船只已经黑压压地将他们的船只团团围住。

战事,再次一触即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明春水,恐怕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日吧。”夜无尘站在战船上,高声说道,“功高盖主,你可懂?收复海盗你们要管,治理洪灾你们要管,消除瘟疫你们也要管,朝廷的事情你们都要插手,你们春水楼已经成为朝廷的一块心病。这一次,必要铲除尔等。”

瑟瑟心中一惊,夜无尘竟然要铲除春水楼。这么说,不是一石二鸟,而是一箭三雕了,端的是好计谋。

瑟瑟抬眸向白船上望去,只见明春水依旧悠然坐在卧榻上,唇边挂着疏狂淡然的笑意,似乎几万海兵,也不能惊动他一丝笑容。

旁边战船上的紫衣公子静静开口,声音冷冽如冰,“夜无尘,我们只是做了朝廷该做却不去做的事,何罪之有。你等既然要铲除我们,何必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今日,倒要看看,你这两万水师,是否有诛杀我们的本事。”

“你是哪位?”夜无尘冷笑道。

“葬花公子!”紫衣公子悠然冷笑道。

“葬花公子,倒要看看,今日你要葬谁?”夜无尘冷冷笑道。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一侧的蓝衣公子邪邪笑道。

“你又是谁?”夜无尘冷声问道。

“簪花是也。”蓝衣公子曼声答道。

葬花公子和簪花公子,夜无尘不是没听过这两个人的名头,也知晓他们被人传说得如何厉害。但是,今日在两万精兵环绕下,葬花和簪花的威名,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云烟淡淡,不值一提。

他望着这两个戴着五彩斑斓面具的公子,掀了掀眉头,冷声道:“定安侯,你先去降伏你的女公子。好好的王府侧妃不做,却来做什么海盗头子!”

明春水闻言,举杯的手微微一顿,有些担忧地望了一眼瑟瑟。让她和自己的父亲决战,这夜无尘是何等的残忍。

定安侯江雁神色一僵,默立着没说话。

“定安侯,还不出战?!这次可是圣上亲自命你出战的,难道你要抗旨吗?”太子冷声说道。

定安侯江雁沉声答道:“是!”

他纵身跃下战船,乘坐小船,向瑟瑟的战船驶去。船越行越近,终于停了下来。

自从知悉娘亲为了爹爹,习练了有损年寿的内力,瑟瑟心中便对爹爹生了几分痛恨。此时再见,不想竟是在对阵之时。

她看着载着爹爹的小船驶近,纵身向爹爹战船上跃去。

海风浩浩,黑发飞扬,她横掠过海面的身影是那样轻巧。帅船上夜无尘也忍不住悚然动容,他听闻定安侯的千金会武,着实有些不可思议。他对江瑟瑟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次王孙宴上的浓妆艳抹。却不料,今日,她摇身一变,竟成了海盗之王。看她飞掠而过的身影,不管武功如何,这身轻功和步法,已令他刮目相看。

瑟瑟翩然落在船头,清澈的眸光直视着爹爹江雁,她浅浅笑道:“爹爹,能和你一战,是孩儿一直以来的心愿。我很想知道,当年,爹爹是以怎样的风姿迷惑了娘亲。”

江雁心头一震,他苦涩地笑道:“她终究还是背着我教了你武功。”

“爹爹,就算没有武功,我也不会如你希望的那般,甘心做你仕途上的棋子,在深深宫苑中终老。”瑟瑟凝声道,心中不无悲苦。

“爹爹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可知,爹爹也有无奈的时候。随我回吧,爹爹求情,圣上或许会开恩,留你一命的。”江雁痛声道。

“爹爹,您不用说了,我们开始吧,孩儿对不住了。”瑟瑟曼声说道。夜无尘会给她安上什么样的罪名,她不用想也知道。那定是和春水楼勾结,意图攻占伊脉岛了。这样的罪名,有生还的机会吗?就是有,她也不会扔下水龙岛的海盗不管的。

两人一个站在船尾,一个站在船头,相对而立。

此时已是日到正午,阳光很盛,海面很平静,如一面镜子,似乎能照见人的影子。瑟瑟清澈的眼眸极是幽深,就连作为爹爹的江雁也不能看到她内心的想法。瑟瑟抽刀在手,纵身一跃,挥刀攻向江雁。江雁知晓瑟瑟已尽得她娘亲真传,不敢小视,抽剑在手,迎上瑟瑟的凌厉一击。

江雁的剑招如行云流水,带着浑厚的剑气,袭向瑟瑟。

瑟瑟舞动新月弯刀,将娘亲的“烈云刀法”施展开。剑气刀影在空中飞舞,夹杂着一丝丝冰凉的剑气。

金红色身影在阳光映照下极是绚丽,而瑟瑟的身姿又是那等曼妙轻灵。

观战的人,忍不住沉浸在这一场决斗之中,浑然忘了这是战场上的生死决斗。两人斗了几十招,瑟瑟凝眉,爹爹不愧是征战多年的将军,不说这浑厚的内力她抵不上,还有那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机敏,也是她所不及的。时辰一久,她只怕就要败了。

清眸流转,只见得周围的人都在观看他们这一战,夜无尘也没有号令战事开始的意思。她要如何才能救得这些海盗脱离险境?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擒住夜无尘了。

瑟瑟暗使内力,使小船缓缓向夜无尘的帅船靠近。看到距离差不多时,她利用烈云刀法的优势,连攻几招,想要将爹爹攻退几步,纵身跃向帅船。

但是,江雁是何等机敏,好似早就瞧出来了她的意图,对于她的进攻竟是没有躲闪。眼看着新月弯刀就要刺入爹爹胸前,瑟瑟收不住刀意,只好身子右倾。而爹爹的剑,便好巧不巧地直直插入到她右肋。

瑟瑟扑倒在船舷上,险些跌到海水之中。右肋处,疼痛一波波涌来。

“啊?瑟瑟!”江雁大惊,弯腰去扶瑟瑟。

“爹爹,你可知娘亲为何这么早亡,是因为她习练了有损年寿的内力。你可知她为何习练有损年寿的内力,只因为要助你征战。爹爹,你很爱娘亲是不是?那夜,我在灵堂看到你痛哭。可是,为什么爱娘亲,却要和大夫人双宿双飞,在她病中,还要冷落她?”瑟瑟被爹爹扶起,忍着肋部的疼痛,痛声问道。

江雁大惊,似乎根本就不知瑟瑟所说之事,黑眸中一片沉痛。

“你是说……你娘亲习练的内力是有损年寿的?”这一瞬间,他似乎又苍老了好几岁。

这一刻,他方知,功名利禄不过都是幻影,只有心头最真、最暖的情感,才是最值得珍爱的。

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爹爹,你要将我交给南玥朝廷吗?”瑟瑟轻声问道。

江雁摇摇头,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从画舫上掠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俯身,从江雁怀里将瑟瑟抱了过来。

“定安侯,你可以回去交差了。”明春水淡淡说道,低沉的声音里听不出他是什么情绪。但是,莫名地,还是令人感到了他隐忍的怒意。

他抱起瑟瑟,如闲庭散步般跃回到白船上,将瑟瑟轻轻放到船舱内的卧榻上。外面是日光明丽,船舱内光线忽而一暗,极是凉爽。

“明春水,你要做什么?我要出去,我还要救我的弟兄!”瑟瑟忍着疼痛,低声呼道。

“你这样子要怎么去救他们?”明春水凝眉说道,他的声音,清澈而动听,“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再来两万兵将,我明春水也不放在眼里。你乖乖躺下。”言罢,他伸指点住瑟瑟伤口周围的穴道。

就在此时,外面的号角声响起,很显然,是海盗们看到瑟瑟受伤,而夜无尘也终于发动了进攻,厮杀声响了起来。

瑟瑟眉头一凝,挣扎着又要起来,却被明春水伸手按在卧榻上。

他吩咐身侧的侍女道:“去,叫簪花和葬花速速结束战事。”

“这样你不用担心了吧!”明春水缓缓向前欠身,漆黑的长发宛若流瀑倾泻,披垂在他肩头。

并肩比翼〖3〗第五章

让葬花和簪花结束战事,只是这一句话,她就能放心么?夜无尘带来的可是两万水兵,而明春水带来的兵士加上她的海盗也不过才六七千人而已。

她依旧担心外面的战事,可是伤口的疼痛却令她无法动身,只好有气无力地躺在卧榻上。

明春水俯身,幽深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担忧,他伸手去解她身上的盔甲。头盔摘下,三千青丝立刻披垂而下,幽黑的发,映得瑟瑟失血的脸更加苍白。战甲、战裙、战靴,一件一件他都小心翼翼地为她褪下,生怕触到右肋的伤口,他的动作极其轻柔。卸下盔甲,一袭青袍的瑟瑟看上去柔弱多了。

明春水凝视着她右肋依旧在淌血的伤口,面具后的黑眸微微一眯。他抬手,便要去揭开瑟瑟胸前的衣衫。

“别……”瑟瑟有气无力地说道。

“怎么,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怕我看吗?”明春水勾唇浅笑,看上去颇有些无赖。

因媚药事件,她面对他时,心头不免有一丝尴尬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的轻松和调侃,让瑟瑟心头一松。她又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那次事件,不过是一次意外,就当幻梦一场好了。思及此,瑟瑟无力地扯开苍白的唇,轻声道:“明楼主,你轻点儿,很疼的。”

明春水小心翼翼地揭开她的衣衫,露出了她纤细白皙的纤腰。他的黑眸一眯,眸光好似被烫了一般忽然变得幽深。曾经的缱绻旖旎在眼前乍然浮现,他原以为能够忘掉的,却不想他的手指似乎比他的心更忠实,它似乎记得曾经在她纤腰上抚过的感觉。手指微微一顿,便沿着纤腰一路向上,揭开了她的衣衫。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王盗妃 或 侧妃不承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白姨5章(第5章:暧昧升级)

    原标题:白姨5章(第5章:暧昧升级)小说名字:白姨第5章:暧昧升级我愣在当场,说实话,一开始,我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她见我不动,跺了跺脚,嗔怪道:过来!我傻乎乎的走了过去。因为她当时站在沙发上,比我高的多,酥胸正对着我的脸。我能看到深深的沟壑和紫色的镂空蕾丝边缘。因为距离太近,有些震撼,我不由吞了吞口水。就知道盯着看?没出息。白姨狠狠戳了一下我额头。我又不傻,直接就扑了上去,整张脸都盖在上面,感受着那份酥软和香甜。白姨抱着我的头,舒服的喃呢:好孩子,好孩子。我自然不是什么好孩子,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 我的尤物女上司5章(5.男人的尊严)

    原标题:我的尤物女上司5章(5.男人的尊严)书名:我的尤物女上司5.男人的尊严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猛地坐了起来;她怎么进来了?她不是已经走了吗?太丢人了,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双手抱在胸前,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说:“你住的这个地方,还挺宽敞的嘛!这么大的面积,得不少钱吧?”我羞红着脸,把脑袋别到一边说:“刚才酒劲儿上来了,就是坐在这儿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就上楼了,谁晚上会在大街上睡啊?!”“编,接着编。”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路灯下,她的嘴唇轻轻咬着,眼角的地方,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我硬着头皮说:“

  • 女神的无敌房东5章(第五章 干脆光着身子算了)

    原标题:女神的无敌房东5章(第五章干脆光着身子算了)小说书名:女神的无敌房东第五章干脆光着身子算了一秒,二秒。五秒后,房间里依然没声。“杨敏婷,你在不在?”韩枫推开房门,一眼去,房间里一片安静,一个人影也没有,好在杨敏婷那两大包东西还在。难道是找同学去玩了?韩枫关上房门,眼那只小黄狗,小黄狗显然对这个新环境大感兴趣,正东边跑跑西边窜窜,小狗的呆样也蛮是可爱。韩枫有点尿意,行到洗手间掏出家伙直接放水。杨敏婷以前心情不好时会拼命吃东西,后来发现吃太多东西会让身材变形。从此后,杨敏婷心情不好就买来矿泉

  • 我的绝色总裁5章(第005章 车间)

    原标题:我的绝色总裁5章(第005章车间)小说书名:我的绝色总裁第005章车间赵东升一走,三组的工友们就凑了上来。大家都看出赵东升这是在找茬,很多人都不服气,都为我鸣不平。但是我们只敢在私底下嘟囔几句,这些话要是传到赵东升的耳朵里,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谢晨一脸郁闷的说:“林峰,我看你要不然换个别的工作吧,赵东升这孙子太记仇,你要是留在工厂,他往后肯定天天给你小鞋穿!”我笑了笑没说话,凭什么一个赵东升就能把我逼走?我还就要跟他走着瞧了!一天的工作结束,大家都走了。只有我一个人留下来加班,因为这是赵

  • 猎美人生5章(第5章 警花的秘密)

    原标题:猎美人生5章(第5章警花的秘密)书名:猎美人生第5章警花的秘密三楼的一个窗子后面,一个男人放下窗帘,回头对躺在床上的光头大汉说道:龙哥,那个女警察来了。好,兄弟们,都准备一下,让那个女的尝尝我们的厉害。光头大汉右眼青肿,嘴里叼着一根烟,恶狠狠地说道。光头名叫邓天宝,因为胸口上纹了条龙,道上人称青龙,是附近的一个混混头子。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无恶不作。但是因为他有个姐姐给市里某个领导当了小三,所以一直逍遥法外,而且根本不把一般的小警察放在眼里,这两年谢大军等人可是被他弄得焦头烂额。张昕是初生

  • 女神的贴身侍卫5章(第005章 谈判)

    原标题:女神的贴身侍卫5章(第005章谈判)小说名称:女神的贴身侍卫第005章谈判看了一眼躲藏在王娜怀中的黄心玲,杨天傲笑道:“我不想为难你们,也不要你们的钱……”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娜打断了。“那你想要什么?”“只要你们给我一个分店,当经理,我就会帮你们保守这个秘密!”听见他的话,王娜显然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杨天傲的要求会这么简单,只要她们一个分店,当一个经理,就保守这个秘密,不由向他证实的问道:“你真的只有这个要求吗?”看见她脸上微露惊讶之色,杨天傲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道:“恩,就只有这个要求,难道

  • 殡仪馆烧尸人5章(第五章 傀儡?)

    原标题:殡仪馆烧尸人5章(第五章傀儡?)书名:殡仪馆烧尸人第五章傀儡?着实来说宋大师的欲言又止,不禁叫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心里一阵犯怵。难道是有什么东西把川子锁在结界里,给我们用了障眼法?平时川子虽是嘴欠了点,可也不至于得罪谁啊,更况且还是鬼!我们可以笃定的是,川子的失踪一定是跟灵异扯上关系的。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墙上的指针已经走到了十二。大家都没有倦意,但川子迟迟不归始终也不是个法子啊。楚所端着面前的黄酒一扬而尽:“TMD,大活人一个总不能丢在外面不管了吧,走走一群大老爷们怕个球啊,出去找!”他像

  • 美女护士的贴身医仙5章(第五章:点穴救人)

    原标题:美女护士的贴身医仙5章(第五章:点穴救人)小说名称:美女护士的贴身医仙第五章:点穴救人是一位高龄产妇,今年都三十八了。原本人家要求是要顺产,可是刚从学校过来实习的小女孩以年龄过大,子-宫壁薄弱为由让人家剖腹产,结果引起大出血,自己又处理不好,刚好今晚上一位经验老道的妇产科医生又没过来,这才紧急联系了何蓝。何蓝带着沈一到了更衣室匆忙换上白大褂,就进入手术室了。沈一却深吸一口气,这才一个下午,她又换了一套内衣?还是,海绵宝宝!……处理妇产这样的事情,最为麻烦,一旦出现大出血,要不就是大人死了

  • 强势宝宝来袭5章(第五章 不管妈咪死活了么)

    原标题:强势宝宝来袭5章(第五章不管妈咪死活了么)小说名称:强势宝宝来袭第五章不管妈咪死活了么妈咪刚刚接到消息,酒店里面有定时炸弹,要求立刻拆解。还有不法分子,随时都会出现伤人。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解除这里的安全隐患。陈思韵拉着陈宁的小手,开始在酒店里面,寻找着最有可能放置炸弹的地方。哎,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一个炸弹嘛。陈宁皱了皱小眉头,脸上露出一种小菜一蝶的模样。交给我吧。宁宁刚刚说完,双手便摸着自己的背后。糟糕!他没有想过今天来参加婚礼,还会有任务,所以什么工具都没有带。陈思韵从身上拿

  • 鬼夫饶了我5章(第5章 纸人阿呆)

    原标题:鬼夫饶了我5章(第5章纸人阿呆)小说:鬼夫饶了我第5章纸人阿呆迷迷糊糊中我看见老家的那条河,河水泛着诡异的绿色,妈妈牵着我的手,她的手很软和温暖,我们两到了小桥上,迎面而来的风吹在脸上,像妈妈的手,轻柔,温暖…默默,闭上眼睛!妈妈说。江风拂过她的头发,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温柔秀美。为什么?我睁着眼睛,不解的问。闭上眼睛就能看见爸爸了呀!妈妈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头。我点点头: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默默,如果妈妈不在了,你也好好好的活下去!妈妈的声音就在耳边。妈妈,你要去哪?我想睁开眼睛,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