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守墓人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4 13:23: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守墓人

第18章 后山

  看着这老头走回房间,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果然人老成精,我本来想找他问点什么呢,没想到居然被他给套了话去,也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信我的解释,苏郁会不会有危险。阅读http://www.xbxysw.com/

  我还在发愣呢,刘伯又出来了,推着三轮车向外走,回身关门跟我打了声招呼,说他出去了,让我看着点。

  我点了点头,发现这一次他的车子上面装的东西比以前要多很多,我记得昨天好像没收进来多少东西啊,这老头到底都装了什么?

  我很想要弄清楚上面都有什么,可是那上面盖着黑布,我没法看清楚。

  刘伯推着车子向着山下走去,不一会就看不到人影了。

  等他走远,我回头看了一眼刘伯的房间,刚才我被这老头给绕进去,透露了苏郁见我的消息,我怕她会有危险。

  想了想拿出钥匙,走到刘伯门口,打开锁走了进去。

  刘伯房间里面还跟以前一样有着浓重的腥臭味,可是我放眼望去,墙角的那个柜子上面却是空空如也,一个陶罐也看不到了,刚才他车上装的就是那些陶罐!

  我懒得理会这些,对着空空的房间叫着苏郁的名字,可是根本没人回答我。说明xbxysw.com

  我来到那个镜子前面,向着里面望着,在镜子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我身后的墙壁,可是就是看不到我,我就像是透明的一样。

  几次来刘伯的房间,我都没有在这面镜子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我猜想应该是这镜子的原因,这面镜子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普通。

  我对着镜子叫着苏郁的名字,可是镜子里面没有半点动静,我冲到柜子前,上下都翻了一遍,甚至连刘伯的床下都没有放过,可是都没有看到一只陶罐。

  我猜测那些陶罐里面应该都是刘伯捉来的鬼魂,苏郁也是鬼,十有八九就是在那些陶罐里面,早上我被刘伯给饶进去,无意间透露了自己见过苏郁,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刘伯才把那些陶罐都给拿走了,让我再也见不到苏郁。

  我在刘伯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重新锁上门,这一次刘伯没有出现,我知道他一定知道我进去过他的房间,只不过现在他的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秘密,所以他不怕我进去。

  我心里面空落落的,知道自己也许闯祸了,苏郁被刘伯给带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想到这我再也坐不住了,一路飞奔下山,可是还跟以前一样,根本看不到刘伯的半点影子。网站xbxysw.com

  我没有办法,只好又回到了墓地,坐在门口一个人发呆,刘伯今天对我说的话似乎透露出一些秘密,他说我来到这片墓地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我觉得他是在扯淡,这哪里是注定的,这他娘的分明是有人在算计我,让我来到这鬼地方,搞得我现在不人不鬼的。

  刘伯说是有人选中了我,我想想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因为接连发生的这些事情并不是刘伯一个人能够办到的,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带着白无常面具极度臭屁的家伙。

  那家伙很神秘,而且也很厉害,张主任两口子得死会不会是他干的?他们两人到底和这事情有什么关系?

  我望了一眼后山,想着要不要再去一次,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再碰到阴市,不过那个戴面具的家伙说过让我不要再去后山,要是被他发现了不知道会怎样。

  我想了一下,那家伙虽然很臭屁,不过却是他把我在阴市里面带出来的,看样子他应该不会害我,要下手昨天就下手了。

  现在刘伯不在,苏郁也找不到了,我想了一下,决定再去一趟后山。

  走过墓地,,到了山顶,向下面望去,望上去并没有道路,周围都是荒草,山的另一面全都是茂密的树林,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断定,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真的是阴市。原文xbxysw.com

  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路过的地方,然后向下走去。

  昨天晚上碰到的东西太过诡异,虽然现在是白天,可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直突突,在一棵大树下面捡到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才算稍微安定了下来。

  后山被树木覆盖,虽然是白天,可是走在里面依旧感觉有些阴森,最主要的是,我总是觉得这树林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一直盯着我,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树林下面有长着很多草,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昨天留下的脚印,我沿着这些脚印向里面走去,没有多久,就来到了昨天看到的那座墓碑。

  我蹲在墓碑前,看着上面的照片,现在是白天,看得更加清楚,照片上的人却是苏郁无疑,她头上还是红的如同火焰一般的头发,正微微的瞧着嘴角对我笑着。

  我没有感到一丝的恐惧,伸出手把她照片上的灰尘擦掉,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我能够判断得出,这一定是苏郁,刘伯房间里面的那个苏郁。推荐xbxysw.com

  因为另一个女孩虽然告诉我她也叫苏郁,可是我接触过她的身子,她有体温,那就证明她是个活人,活人除了周叔那种估计都不会有坟墓,所以这坟墓只能是苏郁的。

  虽然她们都说自己叫苏郁,可是我一直认为觉得刘伯房间里的那个才是真的苏郁。

  我坐在坟前,抽了一支烟,这里埋着苏郁的身体,那我见到的就是她的鬼魂,刘伯罐子里面装的应该都是鬼,苏郁肯定也在里面,我今天无意中被刘伯套去了话,他肯定不知道把苏郁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骂了声娘,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刘伯那老头太狡猾了。

  现在找不到刘伯,虽然我很怕他,可是我决定了,等他回来一定要跟他摊牌,就算跟他翻脸我也要把苏郁给找回来。

  抽完烟,我站起身,向着里面走去,沿着自己昨天留下的脚步,爷爷说过,阴市只在晚上出现,白天看不到,我想要看看自己昨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小百姓养生网

  走入树林深处,光线愈发的昏暗,显得有些阴森森的,虽然是白天,我也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我看到自己的脚印绕过一棵大树,那棵树粗大无比,估计五六个壮汉也抱不过来,我沿着自己昨晚的脚步绕到树后,突然奇怪的发现,那些脚印只围着这棵大树在转,一圈接一圈,把大树周围的草都给踩平了。

  望着这些脚印,我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不成昨天晚上我就是围着这棵大树在不停的跑!

  我围着那大树查看了一圈,基本可以确定,自己昨天晚上就是一直在围着这棵大树打转。

  这他娘的!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手摸了一下那棵大树,树皮粗糙的有些割手,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说,不管是飞禽走兽还是草木精怪,只要年头久了,都能有些特别的本事。

  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阴市是虚假的,有没有可能是我身后的这棵大树搞的鬼?

  这树这么粗,不知道长了几百年了,如果世上真有精怪,这树也能成精了。

  我打量了几眼那棵大树,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总是变得疑神疑鬼的,这只不过是一棵普通的树而已,只是年头有些久了。原文xbxysw.com

  我看到自己的脚印围着那棵大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然后又朝着前面走去,估摸着应该是自己跑出阴市,回到房间留下的。

  我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脚印,身上越来越觉得冷,因为从始至终,地上就只有我一个人的脚印,而没有其他人的!

  我能离开阴市,完全是被那个带着白无常面具的家伙给救出来的,可是为什么现在这地方只有我的脚印,而没有他的呢?

  这地方草丛低矮,人脚踩过,很容易就能留下脚印,昨天晚上的那家伙比我还要高半头,怎么可能没有留下脚印,难不成他也是一只鬼!

  想到这我头上的冷汗又出来了,差点没有哭出来,心说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地方,老子来到这里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碰到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早知道打死我也不干这活!

  就在我不停的后悔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动,就像是有人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

守墓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守墓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逆天九转1章(第003章被捕!)

    原标题:逆天九转1章(第003章被捕!)小说书名:逆天九转第003章被捕!当然,这些事情说着简单,其实做起来就困难重重,所以你必须按照我的吩咐去准备一些东西,而且,之后七天之内,你切记不能再行欢好,而且你的房屋之内除了本大师和你之外,切记不能让第三人踏入其中,如若不然,我的阵法就会失效。”听到这里,美女皱了皱眉,“大师,这这恐怕有点难度,我现在现在”美女似乎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般,吞吞吐吐了好半天都说不出来下面的话。大师鼓励地对着她点点头,“在本大师面前,你大可不必吞吞吐吐,本大师游历世间数十

  • 前任是个性格尤物1章(第001章 陌生人)

    原标题:前任是个性格尤物1章(第001章陌生人)小说名字:前任是个性格尤物第001章陌生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房间。喻言抿着小嘴,在梦里还轻轻地啜泣了两声,直到感觉阳光有些刺眼,才用手挡住了脸,侧了侧头,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中,她突然意识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她猛然坐起!司空昊背对着她,正在落地的穿衣镜前面系着自己的衬衫扣子。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衬得他看起来更加优雅,即使他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也能让人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贵族气息。喻言有些愣怔地看着他的背影,脑子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司空昊在镜

  • 醉爱成欢:大叔求放过1章(第1章 撞破好事)

    原标题:醉爱成欢:大叔求放过1章(第1章撞破好事)小说名字:醉爱成欢:大叔求放过第1章撞破好事过道上延至客厅的红酒瓶,男人的西服衬衣,女人撕扯过的裙子,袜子挂在沙发上,糜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这些都告诉乔希怡,宋浩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带其他的女人进入她的公寓出轨。就在这时,卧室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浩,快点……”熟悉的声音。乔希怡走到卧室门前,轻轻推开门,印入眼帘的画面简直不堪入目。只见她的好妹妹乔珍珍穿着护士服,欺在宋浩的身上,宋浩面红耳赤。看到这里,握着门把的门不由一紧,乔希怡脸色难看,她怎么也没

  • 我自地狱重返人间1章(第1章疯人院咒怨)

    原标题:我自地狱重返人间1章(第1章疯人院咒怨)小说:我自地狱重返人间第1章疯人院咒怨一个阴冷潮湿的屋子里,只有右上方有个小小的排风口,透出了零星几缕阳光,让这个阴气沉沉的屋子有了丝丝温暖。披头散发的女人瑟缩在角落里,双目被挖去,只留下两个洞凹在那里,似人似鬼。她的嘴里一直在说着什么,仔细听好像是说:“我是冤枉的……我没疯,没疯,没疯!”一遍又一遍,机械的重复着,却只有自己和几只蟑螂老鼠听。牢房的门被打开,一个艳丽的女人走进去,尖锐的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声音回荡在这个牢房里。缩在角落的女人转动了

  • 八身裂石1章(第一章平凡自卑的小人物)

    原标题:八身裂石1章(第一章平凡自卑的小人物)小说名字:八身裂石第一章平凡自卑的小人物白首皓穷经,天地一落!青山绕水行,岁月无舟!这是裂天派先祖澹台定当年在黄河沿岸游历静修踏入先天之境时,对天地至理的深刻感悟。五千多年来,一直被裂天派子弟束之高阁,奉为圭皋,引为毕生的极限。五千多年前,澹台定在泰山之巅静修。忽然,雷声轰鸣,飓风大作,整个天地都被翻腾的乌云所笼罩。滚滚乌云之中破开一个黑洞,这黑洞中紫电狂舞,灵气暴虐,好像有上亿只脱缰的野马在发性狂奔一般,凡人触之即死。从这洞穴中冲出一块紫光闪动陨石

  • 破虚鸿蒙1章(第一章戏水顽童)

    原标题:破虚鸿蒙1章(第一章戏水顽童)小说名称:破虚鸿蒙第一章戏水顽童黔北,夜郎之地。它处于云贵高原北坡边缘向长江过渡地带。巍巍大娄山脉高高隆起,带动山势跌宕起伏、绵延千里。不但形成了黔北大地高原面支立破碎、山峦叠障、沟壑纵横十分复杂的地形地貌,而且也形成了多变和高低不同的气象条件。经常可见,山上穿棉袄山下穿单衣,东边日出西边雨,十里不同天的气象。正是由于这种复杂而又特别的地形地貌和气象条件,虽然给当地居民生产增加了很多困难和生活上带来极大的不便,但是也造就了丰富多样的植物、动物品种,乃至珍稀品

  • 豪门霸道:总裁宠妻无度1章(第001章 借我八十万)

    原标题:豪门霸道:总裁宠妻无度1章(第001章借我八十万)小说书名:豪门霸道:总裁宠妻无度第001章借我八十万华灯初上,位于A市号称最尊贵的“圣达”酒店,七层豪华宴厅。吉欣灵站在近大门处,静静看着宴厅里的权贵门,唇边一抹若有若无嘲讽笑意一闪而过。宴厅热闹异常,那些个权贵少爷小姐们,脸上挂着得体笑容互相寒喧,天花板上的水晶七彩旋传灯,更为宴厅平添欢尔气氛。吉欣灵并没有理会任何人,只是看着时不时会有人进来的门口。有时候,每进来一个人,就会迎得许多人的欢呼或是惊呼声,这代表着来人的身份和地位都显不凡。

  • 爱情浴火重生1章(第一章就是欠操)

    原标题:爱情浴火重生1章(第一章就是欠操)小说名称:爱情浴火重生第一章就是欠操苏绾拿着检验报告,耳边听着医生说,“配型成功了,苏绾小姐如果愿意为喻太太做移植话,我们可以尽快安排……”“她愿意!”声音低沉厚重,出口极快的打断医生的话。苏绾冷眸转向身侧的男人,迎上他巧夺天工的俊颜,眸光微眯,“喻斯年,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做决定?”避开医生的疑虑,喻斯年隐隐勾唇,直接一把抓着苏绾的手腕,拖着她出了医生办公室,将她狠甩开,冰寒彻骨的声音,犹如从深埋的地窖里发出。“就凭语晴她是你的亲姐姐!”答案早已预料,苏绾

  • 余生不相负1章(第1章 新婚夜的羞辱)

    原标题:余生不相负1章(第1章新婚夜的羞辱)书名:余生不相负第1章新婚夜的羞辱“啊……王爷……轻点!”女子如水的呻吟声从雕花大床上断断续续的传出。舒婧容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今天是她和靖王司徒白的新婚之夜,她爱了司徒白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掀开盖头,摘下凤冠,司徒白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若颜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当着她的面翻云覆雨。暧昧的呻吟,伴着肉体激烈碰撞的声音,还有大床不堪重负发出的嘎

  • 也曾为你半生流离1章(第1章 就算是卖也不卖给你)

    原标题:也曾为你半生流离1章(第1章就算是卖也不卖给你)小说:也曾为你半生流离第1章就算是卖也不卖给你喝多了酒,谭欢欢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可抱着她的这具身体却是特别温暖熟悉。“雁南,我好难过,好难过,爸爸已经被纪委带走一个星期了,我该怎么办……”谭欢欢哭诉着,男人伟岸的身影猛地一顿,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下一刻,谭欢欢被丢在柔软的大床上,眼前满是晃动的灯光,嗓子干涸的快要冒烟,当看清楚眼前的人,她立刻挣扎着抓起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真的是你?”“为什么不能是我?谭欢欢,这是欲擒故纵的新招数?”在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