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如果我是丑姑娘》全文免费阅读芭堤雅

2017/11/13 12:08:51 来源:网络 []

书名:如果我是丑姑娘

作者:芭堤雅

第1章 狐精转世 七

啪啪!咴儿,驾!

  添狗一挥马鞭,嘴唇一嘟,大挂车慢悠悠出了村口,拐上了机耕道。原文xbxysw.com

  碎石铺的机耕道很长,马车大约要走五六个时辰。

  在最后一座黄土地高原的下坡处,机耕道与通往省城的国道相接,芳芳父女俩再在在国道坐上长途汽车,到省城转坐二天一夜的火车,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

  风和日丽,天高云淡。

  心情有些忧郁的添狗坐在车架上,缠着一朵小花的鞭梢,轻轻的栖着犊马背,嘴里哼着小调,抬呼着它轻走慢行,尽量让马车行得平稳。

  “一座座那个山哩云端端的高,我和妹妹手拉手哩上云宵,云天外那个风哩呼拉拉的吹,妹妹瞅着我哩一个劲劲儿的笑。”

  添狗的嗓门儿有些嘶哑。

  带着黄土高原特有的高吭,有板有眼的哼哼着,引得芳芳不由得连连的暗地瞅他。阅读http://www.xbxysw.com/

  添狗中学未毕业,便和爹爹跑起了马车。

  最远到过省城,最大见过省长,最贵吃过888元一桌的宴席,是镇上除丛姨外,屈指可数的名人。

  四下飘泊,风餐露宿,让不过二十岁的小伙子,瞅起来犹如大而立之年。

  确切的说,芳芳与添狗并不熟。

  七岁之远的差距,让芳芳对添狗印象十分模糊。

  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栓娃缠着芳芳要学电视里的大人拉手。芳芳红着脸啐他:“没羞,一天就想这些,难怪次次考试不及格?滚哩,莫拦路哩。原文xbxysw.com

  栓娃嘻皮笑脸的问:“芳芳,这些是哪哩?你给俺说说哩。”

  “滚开,好人不拦道,烂狗撵着叫,我喊了哩?”“你喊你喊,你不喊是狗哩。”

  栓娃居然伸开了双手,伸起了头,作飞翔状:“芳芳,知道这叫什么哩?”“滚开,俺不知道。”

  “这叫泰坦尼克,俺从俺爹的碟片上看到哩。来,芳芳,我教你。”

  拴娃说着,就去抓芳芳的双手。

  芳芳退后一步叫起来:“滚开,你流氓哩,我给老师告哩。推荐http://www.xbxysw.com/

  栓娃恼了,把手中的书包往地下一扔,挽起了袖子:“芳芳,信不信俺今天亲你一下哩?”

  芳芳被唬得转身就逃,一头撞在后面的马车上。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驾车的添狗向下一蹦,芳芳正好撞在他手中:“哎呀,你个死添狗。”“芳芳,你跑什么跑哩?你看要是撞在车辕上多危险哩。”

  栓娃气汹汹的冲过来。

  “放开放开,死添狗,芳芳是我的女人哩,你敢乱撞?”“你的女人?哈,栓娃,你才多大,哪学的哩?”

  “管你屁事哩,放开放开。”……

  芳芳由此和添狗熟悉起来,并多次搭过他的马车。

  添狗的马车驾得又平又稳,芳芳坐在上面可高兴了,边坐边唱。来自http://www.xbxysw.com/

  添狗就问:“芳芳,你这歌是从哪儿学的哩,怎么听起来妖气着哩?”“网上。”“网上?网是什么哩?”“互联网哩,电脑哩,学校的电脑可以上网哩。”

  “不懂不懂。”

  添狗的头直摇……

第1章 狐精转世 八

“一座山山哩一朵朵云,哥想妹妹哩妹不回,海枯石烂哩马生角,我接妹妹哩把家回。”

  添狗忧郁的哼着,犊马稳稳的走着,天上的白云一络络的往后奔,从没出过家乡的芳芳,看得直眨眼睛。

  她瞧瞧爹爹。

  刘山靠着车辕闭着眼睛打盹。原文http://www.xbxysw.com/

  芳芳忽然想起并没多大印象的亲娘,有一种惶惑不安的感觉。

  十三岁的女孩儿不小了,得知亲娘逝世,芳芳非但没有悲伤,反倒有一种解脱。

  爹娘的事,芳芳自懂事起就知道。

  小伙伴们闹别扭时,就常唱她:“芳芳芳芳,俺们私奔,到珠海哩,上广洲哩,找大钱哩,生孩子哩。”

  所以,亲娘的形象在芳芳心里越来越模糊。

  最后,全变成了时不时接到的汇款单。

  得知要和爹爹到千里之外看亲娘,芳芳真是雀跃欢呼,跃跃欲试。

  不是芳芳想亲娘,而是芳芳总觉得在远方,有一个声音在清晰的招唤着自己。

  “我和妹妹哩嘴亲着嘴/妹妹和我哩心靠着心/一齐戴花哩上大花轿/任随花轿哩嘎吱吱朝前奔/”“添狗,你唱得真好听。”

  芳芳突然问:“哪学哩?”

  “咴儿,驾!”

  添狗没顾上回答,而是扬起鞭梢,不轻不重的抽了犊马一鞭,犊马懂事的加快了脚步,可依然平平稳稳。

  眼前出现了一大段平坦的机耕道。

  晌午的太阳,悬在山尖,映得高原金黄。

  芳芳探头瞅瞅,迷惑的问:“添狗,俺们走了多远哩,还有多远哩?”“早哩,不过才三分之一哩。”

  添狗回回头,眼角角上满是郁闷。

  “芳芳,你真的不回来哩?”“谁说哩?”“大家都这么说的哩。”

  添狗的声音里满是伤感:“四伯伯,丛姨,说的从来都准哩。”

  芳芳瞅瞅他,瘪瘪自己嘴巴:“准?我看就不准哩,这是我的家,我咋能不回哩?”“芳芳。”“爹。”“让添狗说哩,别打岔儿。”

  刘山张张眼,又重新闭上。

  “好好看看这一路,免得你以后回来找不着方向哩。”

  芳芳就听话地探出半个脑袋,认真的瞅着四下。

  每天从家里到镇小学,然后从镇小学到家里,周而复始,现在的这一切让芳芳倍感陌生。

  “添狗,这叫什么路哩?”“机耕道,专供马车跑的。唉,什么时候,汽车能直接开到俺们小山村哩?”

  添狗咕嘟咕噜的。

  “报上说,要想富,先修路。可全村老少爷们儿盼了这多年,路依然修不来哩。芳芳,要是你以后出息了,第一就别忘了给家乡修条出山的路。”

  “我?修路?哈哈,添狗,你说笑哩。”

  芳芳笑笑,马上噤了音,添狗这是拿我开心哩。

  咴儿,啪啪,驾!犊马加快了步伐,车开始一起一颠的。

  “添狗,麻烦你哩,要不,再快一些,耽误你回哩。”

  刘山忽然闭着眼睛问:“你咋还没媳妇哩,眼高哩?”添狗回头瞅瞅芳芳:“刘山叔,不瞒您说,我相中了一个媳妇,可人家还小哩。”

  “唔?”刘山动动,换了个姿势,依然闭着眼睛。

  “谁家的姑娘哩?”

  “唉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哩。”“唔唔,唔。”

  芳芳突然感到一阵心跳:添狗不是在说我哩?再说,我才十三岁,可能哩?添狗这是瞎扯哩。

  咴儿,啪啪,驾!

  “芳芳,问你个话哩,你可要老实答哩。”

  “唔。”“以后,我攒足了钱,到城里看你行哩?”“看我?”

  芳芳一怔,进而咧开了嘴巴:“你知道我在哪哩?再说,添狗,你看我做哩,你找得到我哩?”

  “找得到,一定找得到,你走到哪儿,我都知道哩。不信?不信,你睁大眼睛瞧哩!”

  添狗一扫忧郁,高兴的答到:“我有特异功能哩!”

第2章 情不自禁 一

第2章情不自禁

  咴儿,啪啪,驾!

  “哎,芳芳,真眼馋你哩,出门了哩,想你娘不哩?”

  “想哩,咋不想。”

  芳芳叹口气,忧伤地望着徐徐后退的山峦:“可没想到上次娘回来后,是最后一次哩。”

  “你咋不哭?”

  添狗摔摔鞭梢,那鞭梢上的小朵就在半空飞旋:“大家都说你不会哭哩。”

  芳芳奇怪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哭哩?娘死了,爹还在哩。”啪啪!添狗突然猛摔一鞭,打在犊马背上。

  马一惊,加快了脚步,大挂车便吱呀吱呀的轻唤起来。

  “添狗,车栓咋没抹油哩?”

  闭着眼的刘山,闷头闷脑的问:“又涨了哩?”

  “涨哩!现在的老少爷儿们,出门宁愿坐运料车,或跑到镇政府搭公车,也不愿坐俺大挂车哩,嫌俺车跑得慢。没劲哩。呃屠叔,咋没见得你哭哩?”

  添狗看看天。

  太阳斜上了头项,看样子因照顾着刘山的病体,这回程得拖欠太长,怕天黑哩。

  “哭什么哩?”

  刘山依然闭着眼睛:“花花没哩,芳芳还在,我们父女俩这不是奔丧去哩?”

  添狗讨个没趣,舔舔自己嘴唇眼儿:“唉,你这父女俩哩,花花一个活鲜鲜的大美人儿,突然就给没哩,老少爷们儿都替她难过哩。”

  “添狗,摔鞭哩,顾着我来,怕你回家要黑,摔鞭哩。”

  刘山睁开眼睛瞧瞧,又闭上:“晌午了,摔鞭!”,啪啪!咴儿,驾!犊马欢快的叫几声,撒开了马蹄。

  徐徐后退的风景,变成了迅速扑面的掠影。

  虽然已是三月,可风吹起仍让人感到寒意。

  芳芳探出手,替爹爹掖掖被子,然后端端正正的坐在车中间,呆呆的想心事儿。

  亲娘没哩,添狗问自己为什么不哭,我咋知道?我虽然有点难过,可就是不想哭。丛姨和镇长来通知那时辰,爹倒是流泪。

  可接了路费待人走后,一样也不哭哩。

  只是吩咐我找校长要求请假,好一起上路奔丧。

  想到这儿,芳芳珍惜地捏捏一边的大包袱,里面放着镇小学的学生证和1——五年级考试成绩哩。

  这是爹吩咐的,也不知爹是咋意哩?

  哎呀,好高好高的山,好长好长的路。

  从网上看,外面风光无限,热闹非凡,可我不知道,还有这么长的路,这么高的山。

  校长班主任对我真好,不但我可以到校长办公室,用他的电脑上网听歌,而且每个周未,班主任都陪我回家,问候爹爹,发动全班同学帮我家劳动。

  看娘后,我得尽快回来,校长班主任和同学们都等着我哩……

  “芳芳,滴溜溜眼睛在想咋哩?”

  添狗的嗓门儿像伤了风:“你看这山高的,这路长的,唱支歌哩,我唱累哩。”他没回头,宽厚的背脊冲着芳芳,像长着眼睛一样。

  “那只什么狐好听,唱哩,我和你爹都听着哩。”

  芳芳就轻轻哼了起来。

  “我是一只守候千年的狐/千年守候千年无助/情到深处看我用美丽为你起舞/爱到痛时听我用歌声为你倾诉/”

第2章 情不自禁 二

“芳芳。”

  “爹,您醒啦。”

  刘山睁开眼睛,伸出一只手:“抚我坐起哩。”

  芳芳将爹扶起,小心靠在车辕上:“爹,马车撒欢,受得不哩?”“还行!芳芳,歌是从哪儿学的?”

  “网上。”

  “镇小学有电脑?”

  “校长室有一台,我是镇小学的领唱哩。”

  刘山笑了:“这歌好听,有一股仙味。不过到了娘那儿不能唱,明白哩?”芳芳点头:“爹,我知道,我们是去奔丧哩。”

  添狗扭头说话。

  “芳芳,城里人办丧都时兴放音乐,你唱歌赶不上趟,唱了也白唱哩。不过你别忘哩,回来唱给全村的老少爷们儿听,我特喜听哩。”……

  二个时辰后,大挂车到了山脚下的国道岔口。

  芳芳先跳下车,然后,伸出双手扶着爹爹下来。

  添狗也绕过来,帮着拎下包袱,再帮着替芳芳背在背上。

  打结时,添狗的手,有意无意的碰着芳芳:“芳芳,离了家乡,在外面可得多个心眼哩。财不可全露,话不可全说,不要与陌生人说话哩。”

  芳芳下意识的避着。

  奇怪的问:“添狗,你咋知道这话哩?”“电视上不常演哩?”

  添狗狡赖的跟上一步,依然在芳芳身上碰着:“你别以为你是镇小学生的优秀生,就看不起我添狗。我添狗也不笨哩,只是机遇不好。”

  芳芳笑笑,借口扭开了。

  芳芳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好看。

  特别读到四年级后,班上男生整天围着自己闹闹嚷嚷,跟前撵后,班上女生则集体孤立自己,蹙眉生气。

  芳芳看在眼里,乐滋滋的。

  可面对众多男老师越来越频繁找自己的谈话,芳芳开始惶惑不安。

  因为上网,大开眼界的芳芳,知道了如何保护自己。所以,面对各种骚扰,基本上都采取不吭声躲避。

  只有一次,是个例外。

  那是班主任重感冒,芳芳和同学们一起到她家看望。

  同学们告致后,芳芳仍留了下来。

  因为,她看到班主任家里太潦乱,想帮她拾掇拾掇。

  可待芳芳好一番拾掇好后,回头,班主任男人正色迷迷的瞅着自己。班主任男人是镇政府的协理员,平时就爱乱搞男女关系,全村的老少爷们儿都知道。

  芳芳有些慌乱。

  一面朝班主任屋里走,一面勉强搭讪到:“叔,下班哩?”

  “嗯哩,来,芳芳,俺给你看个东西,今年最流行的的哩。”“不,我该走哩,爹等着我哩。”

  芳芳知道,班主任正在里间的床上休息,只要自己跨几步进她屋,就安全了。

  可没想协理员一下扑了上来,抱住她,一脸的络腮胡子就朝芳芳脸蛋凑去。

  “小狐狸精,就和你娘一样,逗死人哩。”“杨老师!”

  芳芳脱口尖叫:“杨老师,快来哩。”对方一楞,忙放开她。芳芳就大着胆子打了协理员二个大耳光……

第2章 情不自禁 三

国道很宽,像条大毛巾穿越群山,一直通到云横雾锁的远方。

  芳芳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耸立在路边的站牌。

  上面的蓝漆字和班车时间,被山风吹得皱皱的,苦眉苦眼地缩在一块儿。

  “爹,上面写着未班车17点哩,现在几点哩?”

  刘山还没回答,添狗抬头看看天,顺口说:“还有半个时辰哩。”果然,半点钟后,一辆风尘仆仆的长途汽车,嘎吱吱的停在芳芳面前。

  车开时,芳芳把头探出窗口,朝仍勒马站在路旁的添狗,使劲儿挥手。

  “添狗,谢谢哩,你回哩。”

  添狗没回话,只是直挺挺的站着,抬起右手擦拭自己的眼窝窝。

  芳芳看见大束大束的阳光,照亮添狗和他的大挂车,再往后,螺纹一般盘旋向上的机耕道,一直旋上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原……

  三天二夜后,父女俩赶到了浅市。

  毕竟是曾经的万元户和见过大世面,几年的贫困和病袭,并没抹掉刘山的记忆和勇气。

  下了火车,他指挥着芳芳,轻车熟路的出了站,朝公用电话挪去。

  刘山摸出吴镇交给的纸条,按照上面的电话拨过去:“您好,我找迟局。”“请问您是哪位?”“我是迟局的朋友,有急切事呢。”

  “好的,请稍等。”

  刘山捏着话筒,怜爱的问女儿:“芳芳,饿吧?打完电话,我们就去吃饭,我也饿坏了。”

  芳芳点头。

  二天一夜以来,父女俩在车上就着开水,啃自带的窝窝头,没一颗米下肚。一是节约,二呢,车上人实在是太多,根本就寸步难行。

  “您好,我是迟局。”

  “我是刘山啊,迟局,我们到啦。”

  话筒里的嗓门儿,突然提高了八度:“哦,刘山,到啦,在哪个出口呢?”刘山朝四下望望:“火车站,三出口外的电话亭侧。”

  “好的,我马上到,哎哎,就你一人?”

  “女儿陪着呢。”

  刘山骄傲的回答:“要不,又是汽车又是火车的,我怎么来得到啊?”卡嚓!话筒放下了。一直在旁听着的芳芳,就骄傲的看着爹爹。

  瞧,爹爹真会说话哩。

  而且懂得真多。

  还有,连车站都这样漂亮宽敞,车水马龙,这个城市不知有多大哩,如果不是爹爹,自己只怕干瞪眼,迷路哩。

  “老板娘,多少钱?”

  刘山掏着自己腰包。

  他瞟见电话旁的小纸牌的价格“市话,每分钟一元,长话,每分钟三元,手机,每分钟五元。”“不要钱!”

  老板娘笑嘻嘻的看着他。

  “大兄弟,一看你就是个好人。我这儿,好人不收钱。”

  刘山怔怔,咧开嘴巴:“哈哈,遇到活雷锋了,真不收钱?”“真不收!大兄弟,这是你女儿吧?”

第2章 情不自禁 四

刘山点头。

  “那我就不客气啦,走,芳芳,我们先吃点饭去。”

  父女俩拐进电话亭侧的小食店。

  刘山点了清蒸鱼,粉豆腐,回锅肉,黄瓜鸡蛋汤等,惊得芳芳瞪起了眼睛:“爹,这么多,这么贵哩,俺们吃不起哩?还是少要一点哩。”

  “芳芳,没关系,吃吧吃吧。”

  刘山从桌上的筷篓中,取出二双雕花筷子。

  他先用小杯里的开水细细地淋过,拈出餐巾纸擦拭干净,递给女儿:“爹给你说啊,到了浅市,就等于回到了你的第二个家乡。

  放心,一切有爹呢。再说,这些,你从没吃过,尝尝也无妨啊。”

  想想,又补充。

  “待会儿接我们的人来后,你就光听,点头,明白不?”

  芳芳接过筷子,认真的点头:“好哩。爹,城里可真好,打电话都不要钱。”“还有这吃饭也不要钱,不信,你等会儿看。”……

  果然,父女俩吃完饭后,刘山一抿嘴唇,放声喊到:“老板,买单!”

  一个满面堆笑的小伙计,闻声过来。

  “大哥,请走吧,我们老板娘说啦,你和她是朋友,免费。”

  芳芳吃惊得直眨眼睛,刘山却不吭不哈的站起来,招呼着她:“如此,谢啦!芳芳,走,接我们的车怕来啦。”

  拐出小食店,老板娘正看着父女俩笑。

  “大兄弟,吃好啦?”,刘山笑笑:“谢啦!哎,老板娘,又开食店又开电话亭,你不累吗?”“累啊,不瞒你说大兄弟,活起难啊,有什么办法呢?大兄弟,这真是你女儿?”

  刘山乐了。

  他摸摸自个儿头顶。

  “我是人贩子吗?你好好看看这眼睛眉毛和身段,是不是我的女儿?”

  老板娘就上下细细打量着芳芳,然后哦的一掌拍在桌面玻璃上,咣:“哎呀,这不是花花吗?”“花花?花花是谁?”

  刘山装聋作哑的眨起眼睛。

  “我女儿与你说的白什么狸,有什么关系?老板娘,不要东拼西凑,信口开河哟。”

  的的!一辆锃亮的浅红色丰田,直驶到父女俩身边嘎的停下。

  扑,车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缩了出来:“刘山,到底来啦?”“是来啦,唉,迟局,你还好吧?”

  刘山脸上满是悲苦,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

  直瞟得芳芳暗暗叫绝。

  “来,孩子,叫胡伯伯。”“胡伯伯!”“哎呀,这就是芳芳?简直和花花一个模子倒出似,不不,我是说太像了,简直是两姐妹啊!”

  迟局惊愕的打量着芳芳。

  喃喃自语:“名字,名字也取得一样,唉,莫不是花花在天之灵转世?”说着,眼睛泛红,有些哽咽。

  “孩子,你到底来啦,看看你的亲娘啊,她可一直等着你啊。”“爹爹!”

  芳芳触景生情,也有些慌乱,忙向刘山靠去。

  刘山拍拍她肩头,也悲伤的说:“芳芳,走吧,上车。”

  迟局这才发现芳芳背上背着的包袱,伸手来接。

  芳芳想闪开,可迟局双手抓住了包袱,一扭,芳芳只得顺势取下来。

如果我是丑姑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如果我是丑姑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校花的兵王哥哥 最新章节

    原标题:校花的兵王哥哥最新章节书名:校花的兵王哥哥目录预览:第1章兵王回归第2章苏青璇第3章野狼第4章找工作第5章应聘第1章兵王回归安平市火车站。一个衣着略微有些简陋的年轻男子,提着一个条纹蛇皮袋走了出来。这一身简陋的服饰搭配着明显上世纪九十年代风格的行李袋,着实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毕竟现在还用这种东西的人太少了,如果不是年轻男子长得还算清秀的话,恐怕早就被人当成乞丐看待了。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陈锋的脸上写满了回味。自从十五岁那年被老不死带到南非战场,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如此和平的场景了。走在大

  • 一路修仙:弄个妖怪做炉鼎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一路修仙:弄个妖怪做炉鼎最新章节小说书名:一路修仙:弄个妖怪做炉鼎目录预览:第1章符咒第2章削骨搜魂第3章眉眼妖妖第4章灵力测试第5章解除婚约第1章符咒在一面鬼气森森的魂幡里,镇住这一个清淡如烟的魂魄。魂魄缩头缩脑,衣衫褴褛,身上金色的符咒,时时让她感觉到彻底的骨寒。那执掌魂幡的臭道士不顾她就要消散的魂魄,屡次让她出手和妖兽搏斗,再不出一次,她就会彻底消散在人间。有新鲜的味道进入了魂幡,她迷起眸眼,吃吃干燥的唇角,眸子血气森森地看向入口。一个玄色仙袍的俊美男子,站在魂幡的高空处,俯视女子

  • 闪婚蜜爱:娇宠小甜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闪婚蜜爱:娇宠小甜妻最新章节小说:闪婚蜜爱:娇宠小甜妻目录预览:001我才是真正的许家大小姐002新婚日“偷人”的新娘003说!奸夫是谁?004天啊!竟……竟然是他!005好兄弟!有妻同享001我才是真正的许家大小姐时序渐渐入秋,热浪冲袭A城,使得这座美丽的城市再次拥有了活力。此时,富丽堂皇的凌氏庄园正举行一场隆重奢华的婚礼。九辆劳斯莱斯,九辆法拉利,九辆兰博基尼呈一直线排开,气势浩大,彰显非凡,然而更要让人惊叹的是:婚车是用纯24K黄金打造出来的,雅致,奢华至极,令行人驻足,赞叹!婚礼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 最新章节

    原标题: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最新章节小说名称: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目录预览:第1章疯子嫁人了第2章你不是要洞房?第3章野菜汤配窝窝头第4章打成一团第5章搜刮钱财第1章疯子嫁人了“奶奶,她该不会被我打、打死了吧……”“谁让你下狠的?她要是死了,就让姐姐沈家去!”张氏一双三角眼挤出一道缝。季海棠是个疯子,可也卖了八两银子,若是死了,难不成把银子退回去?那可不成,她宁愿换个孙女去嫁,也不退钱!少年一听这话,吓得一哆嗦,忙打量着地上躺着的季海棠,见她睁眼,瞪大眼睛:“醒了,疯子醒了!”季海棠被耳边嘈杂的声音

  • 绯闻总裁:前妻不复婚 最新章节

    原标题:绯闻总裁:前妻不复婚最新章节小说:绯闻总裁:前妻不复婚目录预览:001再见,嚣张的小三002挑衅,怕病毒而已003抛下,当众难堪004误伤,当成小偷005温馨,古怪气氛001再见,嚣张的小三帝豪大酒店,京都第一大财团,付氏集团小公主的生日宴,宴会上早已都是西装革履,香衣美服的宾客,入场者无一不是非富即贵之人。沐兮言深深吸了口气,嘴角勾勒出得体有礼的微笑,目不斜视地走过铺着名贵羊绒红毯的地面,任由四周或嘲讽或同情的目光打在身上。在决定签下那份协议的那一秒起,对于这些难堪嘲讽,舆论压力,她早

  • 汉宫阙:大宋宫妃启示录 最新章节

    原标题:汉宫阙:大宋宫妃启示录最新章节小说名称:汉宫阙:大宋宫妃启示录目录预览:第1章汴京皇宫第2章并不受宠第3章适才的一瞥第4章抬起头回话第5章站在原地不敢动第1章汴京皇宫宋仁宗天圣年间,汴京皇宫,7月,盛夏。夜深,九重宫阙被月光蒙上一层朦胧而苍凉的烟霭,在薄薄烟色中,依稀可见无数盏璀璨的宫灯点缀在重重叠叠的宫殿门楼上,好似一颗颗星子嵌在天幕中一般。安谧而美好,如同一帧缓缓打开用画笔细致绘成美轮美奂的画卷。金壁辉煌的皇宫中,灯火旖旎,不时有秀美伶俐的掌灯宫娥婀娜多姿的穿行,和精瘦机灵的公公来回

  • 医道邪圣 最新章节

    原标题:医道邪圣最新章节书名:医道邪圣目录预览:第1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第2章头疼脑热第3章害了相思病第4章亲自检验第5章村长千金杀出第1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大西北的一个很偏僻的山村里,桃花村。这里因为离山太近了,直接说,就是在大山深处。虽说政府投资建设农村,但是太分散了,而且还是崎岖的土路,自行车都无法进来。大多数还是靠肩扛被驮,刀耕火种。谁都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可是却没办法在这里修路,山村太陡峭了,几乎与外界封闭。所以桃花村就成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了——世外桃源。山清水秀,人也是异常的水灵,这

  • 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 最新章节

    原标题: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最新章节书名: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目录预览:第一章:求我,我就考虑第二章:大开眼界第三章:我不签!第四章反被威胁第五章:你不要再来打扰她第一章:求我,我就考虑谢家的大门刚刚被打开,靠在谢家门口的骆语缤就赶紧起身,迫切的看向了谢家的室内。因为在外侯了一宿,她的视线短暂的发黑,头也晕乎乎的。眨了眨眼睛,她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与意识清晰起来。冷清微暗的室内,一个身着睡袍,身姿颀长的男人漫不经心从屋里走出,浴在阳光之下。他眉眼好看,可是却在此时显得冰冷,甚至眼神都像是锋利

  • 冥中注定:夫人,我来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冥中注定:夫人,我来了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冥中注定:夫人,我来了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回笼第二章:他来了!第三章:肚子里的东西第四章:被一个鬼强奸了第五章:你才是凶手第一章:噩梦回笼“幽明枯骨放妖光,姜汝素衣侍君榻。永日青冥近鬼方,空山百厉焚冢眠……”深夜,秒针滑向十二点,钟摆来来回回,敲响最后的声音。我被这凄厉空旷的声音生生吵醒,睁开眼,睡眼惺忪。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一个高大的影子笼罩进来。我想要看仔细一点,却发现不能动弹。“咚咚咚……”脚步声越来越近。随之靠近,从脚尖开始每根汗毛都

  • 天价宠溺:苏少,别太坏 最新章节

    原标题:天价宠溺:苏少,别太坏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天价宠溺:苏少,别太坏目录预览:第一章暧昧的谈判第二章我的怀抱那么让你留恋吗?第三章你……你快放我下来!第四章这简直是天大的羞辱第五章被拍到了……第一章暧昧的谈判炎热的夏夜。S市最豪华的五星酒店,某间总统套房中。空调已调至最舒适的温度,但纪晴还是紧张到额头沁出了汗水:“苏先生,我代表纪氏为我们的失误向您道歉。如果您希望我们做出什么赔偿,也请您直接告诉我,我们会尽力而为。只要您肯息事宁人……”“息事宁人?说得轻巧。”苏承逸的语气中透露着明显的不快,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