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亡人孀20章

2017/11/8 0:45:09 来源:网络 []

小说:亡人孀

第二十章 惩罚

接下来的事情,葛凌确实一直在暗中帮我。小百姓养生网只是他每帮我一次,就要承受一次天道的惩罚,尤其是在亲手杀了葛清和闫军之后,还要帮我解决段家的事情,更是虚弱到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

小璃去请先生的时候恰好遇见李先生,却不是出自他的本意,纯属巧合。

听完他的一番絮叨,我也差不多明白了。

因为冥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和我肚子里头鬼胎的缘故,李先生一直希望我们能真正成为一对,可我根本不能接受这段感情里从头到尾都是算计。所以葛凌好不容易勉强休养了一番,就顺着我的气息来找我解释,却发现这里是医院。

葛凌将来龙去脉说完之后,我还是静静地抱着膝盖坐在床上。

这是我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的表现,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汲取到自己身上仅存的那一丁点儿温度……

葛凌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我的旁边,低声问我怎么为什么会在医院。

我不知道他是虚弱到连鬼胎的气息都察觉不到,还是故意要问我。小百姓养生网可现在的我虽然听完他解释了全部,却没有力气应付他。

我惨笑着问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妇产科吗?

听到我的话,葛凌静了一瞬,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直接伸手摸上我的肚子。

他也察觉到了那团气息的消失不见,忽然身形一动,消失在我的面前,再次烟雾般出现的时候,脸色铁青,眼瞳赤红。他逼近我的身边,没了一贯的冷静沉凝,冷声问我:“孩子呢?”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竟然像是看到了对我起了杀心时的葛清,一样的狰狞,一样的可怕……

葛凌看我不说话,脸上的神色更加阴郁,他看着我的眼睛,眼瞳里面的赤红之色越来越浓,他极慢极慢地问我:“刘怜,你把孩子打掉了。”

明明是问句,他却用了陈述的语气,好像是笃定我这么做了一样。真是脆弱的信任和感情啊……

“刘怜,说话!”葛凌像是疯了一样,伸手扼住我的喉咙,他的手坚硬冰冷,越收越紧……

我的喉咙像是火烧的一般,不住地挣扎着,葛凌忽然放开了手,冷冷地看着我不住地干呕咳嗽。他的眼睛里好像有痛苦也有迷茫,我慢慢说:“我……”

我的声音有点喑哑,我又咳嗽了两声,淡淡说:“我本来是想打掉的,但刚才我把它生了出来。说明xbxysw.com生出来它就消失了,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葛凌冷冷地站着,刚才他眼中脸上难得一见的温情在一瞬间都消失不见了,他似乎在思考我的话的真伪,又或者是在寻找鬼婴气息的方向。

他就那样冷冷地看着我,看着倒在床上形容狼狈的我,忽然又走过来,捏着我的下巴,黑色中透着赤红的眸子看着我,一口咬在了我的唇上!

不知道是吻还是撕咬,他就这么在阴暗的房间里咬着我的唇,湿滑冰冷的舌头强行叩开我的牙关往里探,我的挣扎在他的强硬下什么作用都没有,只能被迫地被他一手扼住喉咙,另一手揉着胸前的鼓胀,听着他含糊不清地在我耳边呢喃……

“刘怜,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得掉吗?你打掉一个,我就让你再怀一个……”

我的口中满是疼痛和血腥味,也含糊不清地说:“你这个疯子……”

他咬的更用力,我的舌尖和下唇都火辣辣地痛,连头脑也因为缺氧而渐渐晕眩。即便和他做过更深入的事,可现在的葛凌带给我的羞辱感比第一天晚上更甚……

这不像是吻,更像是惩罚,带着血腥和铺天盖地的怒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过了我,将我重重地甩在床上,一张俊俏的脸上隐隐浮现出鬼面。我以为是自己眼花,可再看过去,分明能看到隐藏在他皮肤下暴怒的鬼脸。

葛凌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身影雾般消散在我的眼前。小百姓养生网

我知道,他是去找失踪的鬼婴了。房间里又空荡荡地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将自己蜷缩成一个球,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鬼婴走了,葛凌也走了,只有我一个人,空洞迷茫,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醒来,顶着两个肿眼泡去找护士办出院手续,把手术取消了。既然孩子已经莫名其妙地生了出来,打胎手术就没必要再做了。

给我办手续的护士就是昨天提醒我穿病号服的小女生,可能是因为年纪小,也可能是因为在医院见多了人情冷暖。当她知道我要出院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我如果想要这个孩子的话一定要保持好心情,有什么事为了孩子也要想开点。

我冰冷枯寂的心里被她的话暖到了一下,扯出一个笑谢过了她。小百姓养生网出了医院的我并不想回学校,就只能拖着虚弱的身体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

早晨的街上已经有了冷意,就算旭日初升,可阳光照下来也是冷冷清清的。

我放在兜里的手机一震,是李梅给我发的短信,很长。

那天我走之后,肖从亮就消失了,真正地整只鬼在阳光下,在李梅前面化为了齑粉。他消失之后,李梅手指上的伤痕就消失不见了。

他们的冥婚断了。

李梅说,她现在状态很不好,想见我一面。来自http://www.xbxysw.com/

我看了看,旁边正好有一家奶茶店,就把位置发了过去,李梅说她很快过来。

这家奶茶店我从来都没注意过,跟我印象中要么清新田园风要么古色古香风的大多数茶楼不同,这家奶茶店走的是暗黑颓废系,连门头都画着黑色的鬼脸。

呵,鬼脸。

正好符合我现在的心情,我自嘲地笑了笑,推门进去。

门口挂着一串洁白的风铃,在我推门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响声。店里面很暗,或许是清晨没什么人,就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廊灯,廊灯的灯泡外还用黑色的缎带一圈圈地装饰着。

店里头有淡淡的檀香味,吧台后面坐着人,还好正在营业,我看了眼茶单,点了点说:“两杯碧螺春,在这喝。”

我把钱放在吧台上,找了个沙发,就把自己整个人砸进去瘫着。

里头虽然没有什么响动,没多久还是有个打扮很随意的人送了两杯碧螺春过来。

我也没喝,就躺在沙发上。头脑和心都是空荡荡的,很无力,可转瞬想了想李梅,她并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不,鬼在面前化为齑粉消失不见,她才应该是最痛苦的那一个吧。

“孟婆汤茶馆。小怜,你是故意的吗。”一个嘶哑的声音在我面前淡淡响起,我抬起头,就看见形容憔悴的李梅拎着包在我面前站着。

“我没注意。”我的状态看样子比她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我们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悲凉,所以她也没理会我,径直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惨笑着举起自己的手指,说:“伤没了。”

我握住了自己的手指,那里光滑细腻,可我知道那里隐藏着一道伤口,提醒我,我和葛凌还有着无法切断的冥婚契约。

“节哀。”我只能从嘴里头蹦出这两个干巴巴的字眼,显然李梅现在也不需要我言语上空洞的安慰。她没了往日的泼辣和鲜活亮丽,只剩下了憔悴和枯槁,她一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肩,说:“阿亮去了,我的魂灯也灭了一盏。”

“魂灯?”我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向她的左肩,那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灯。

“你看不见的,但我能看见,因为阿亮死了,他死之前用所有的力量保住了我的两盏魂灯,另一盏却是保不住的。”李梅摇了摇头,对我说:“其实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恩怨了,我今天来找你,只不过是不忍心看见你步我们的后尘。”

李梅说,人有三盏魂灯,两盏分别在肩膀两侧,最主要的那盏在眉心。而鬼的阴气会渐渐让魂灯熄灭。本来人与鬼就是两个世界的存在,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同鬼定了冥婚的女孩……

“阿亮说,鬼留在世间都是因为有执念。只要他的执念了了,就能回阴间去了。”李梅沉沉对我说:“你不爱他,就要找出他的执念,帮他了却。”

我苦涩地摇摇头,端起茶喝了一口,分明是清香的茶,到了我嘴里却满是苦涩。

我能怎么跟李梅说?跟她说葛凌的执念就是我?

葛凌他,就是个疯子……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有口难言,李梅的神色也是晦涩,她喝了口茶,将自己缩在沙发里:“小怜,你……最好不要爱上他。”

“我跟阿亮,在他没死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所以我不在乎。可你也看到了,人鬼在一起,无论多么相爱,都只有着一个下场。鬼魂飞魄散不得超生,人也生不如死。”李梅垂着头,好像陷入了回忆中:“我也就只能跟你说这些了,什么泼辣,什么强势,都是我装的……我想让自己强大,好能接受他总有一天会走的事实,可我还是做不到……”

她脸上流下一滴泪,落入她捧着的茶杯中,腾起一蓬水雾。泪色赤红,是伤心到了极致,连我也心有戚戚焉。

“我要去找个先生。”我疲惫地揉了揉头,喃喃道:“你说得对,他已经死了,他是鬼,无论如何都不能在一起……”

话音刚落,我也是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葛凌红着眼发怒的模样还停留在我的眼前,让我从心底怕他。

这种畏惧似乎从第一夜开始休存在,以至于我一想到他,就浑身冰冷,忍不住颤抖。

鬼婴的失踪,更是会成为我们之间的一道深刻隔阂……

亡人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亡人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12章

    原标题: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12章小说名: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第十二章差点笑出声就这样顾倾城在奔出房间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的大笑出声。“哈哈哈......”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大,赶忙快速的扭头看了下包间的方向,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捂着嘴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想到刚才那个大色狼欲怒不能言的扭曲面孔,她就不禁捧腹大笑。好一会,顾倾城高兴地神色才慢慢平静,这才想起了要找衣服,不管怎么样,做样子还是要做全套的不是吗?只是顾倾城走了好久貌似也没有遇到一个人,就连服务生也没有,装潢华丽的酒店到处虽然金碧辉煌,

  • 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2章

    原标题: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2章书名: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12章回忆“也许——你可以选择更容易一点的赔偿方式”突然贴近的胸膛,让还在发疯的苏向雪突然安静了下来。经过陆景修的调教,她已经不是那个未经人事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了。忽闪忽闪的睫毛在光亮下显的有些俏皮,由于刚刚的激动让苏向雪胸前的柔软忽上忽下。静谧的空间流动着暧昧的气息,王虎默默的退下,再不走更待何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你,要怎样”磕磕巴巴的苏向雪,逞强的抬起头,然后默默的又低下来。堂堂的苏氏千金,虽然已经落魄,但是也不至于落到如

  • 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2章

    原标题: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2章小说名称: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12章无聊的工作突然庄念念灵光一闪问道:“霍析琛,那我住在哪里?”庄念念很关心她真的要住在这总裁办公室吗?虽说办公室也不错,奢华。可是,毕竟没有私人空间啊,而且庄念念即将要在这个公司上班,庄念念住在总裁办公室会不会不妥当。万一被同事们知道了些什么,庄念念可受不了。霍析琛微微开口道:“跟我回家住啊,我住哪里你住哪里。”啊?什么叫我住哪里你住哪里?庄念念在思考着,毕竟她已经没有家了,更没有地方可去了,霍析琛收留庄念念也仁至义尽了。就算此时霍析

  • 锦绣田园12章

    原标题:锦绣田园12章小说名称:锦绣田园第十二章意外的婚约(上)姚新月走过村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姚新月不以为然。当姚新月一瘸一瘸走到家里的时候,李氏正拿着扫帚,满脸阴沉地看着姚新月。姚新月刚想说点什么,扫帚就往她身上挥了过来。姚新月下意识闪了一下。“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打死你。”李氏一边喊道,一边挥打着扫帚。姚新月就一直在闪躲。没有反驳。李氏见打不到姚新月,就把棍子往跪在旁边的苗氏的背上打。苗氏背上的伤还没好。哪里能受得起这棍棒之刑。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可是都不敢出一句声。任由这

  • 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2章

    原标题: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2章小说名: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十二章:回楼议事从闻府离开后,我一路跌跌撞撞找到了碧海楼。巧妙躲开了所有的护卫,我轻松的进去了。不过……刚进去,就看到碧海楼堂堂左阁老江潮在和他新纳的小妾在房间里,享鱼水之欢。不得不说,眼下我瞧着每一对滚在一起的男女,都很是不顺眼。只一会儿的功夫,那二八年华的小妾就缩在左阁老肥胖的身躯下,一双细白的葇夷抓着他有些萎靡的某处,丝毫没有嫌弃的神情,伸出粉舌就要舔上去。“咳咳,左阁老好艳福啊,如今已不惑之年,还能娶到这般年纪的小妾,呵呵呵

  • 冷王榻上妃12章

    原标题:冷王榻上妃12章小说名字:冷王榻上妃第十二章争吵慕千瑶借着漆黑的夜幕对着赫荣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随即才嘴角一扯冷笑一声道:“是谁都好,总之不是你就行!”“.....你再说一遍你想和谁成婚?”赫荣涑眉头一挑,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冷芒,面上却是不怒反笑。似乎是还没有发觉危险的来临,慕千瑶犹自一副愤慨的模样嘟嘟囔囔的说道:“你是聋子吗,我说了只要不是你就好!”赫荣涑听完她这句话后简直气极,先前为了不吓到她强行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向前走了一步单手拨开遮挡在他们二人间的垂柳,冷冷的看着她说道

  • 可不可以不离开12章

    原标题:可不可以不离开12章小说名:可不可以不离开第12章他有老婆我站在电梯口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我正要冲出去的时候,却意外的傻眼了。陆盛琛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两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很亲密。正是那个要害陆盛琛的女人——莹莹!“宝贝老公,我好舍不得你。”“乖,自己一个人回家。”“那好吧,宝贝老公你一定要记得经常去看我哦,因为我会想你的。”“嗯,好。”在这一刻,我彻底傻了,我慌张的躲在拐角,脸色发白。陆盛琛是有老婆的,陆盛琛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我紧紧地捂住了自己差点惊呼出来的嘴,也努力

  • 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12章

    原标题: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12章小说名称: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第12章时染,你心里真的爱过我吗?宁青出院的那天,时染和宁修远俩人一起去了医院。到的时候听到汪美凤的声音,俩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产生争执。看到俩人时纷纷住了嘴。宁青看到儿子和儿媳妇俩人是相携进来时,脸色立刻缓和了很多。“爸,你身体还有哪不舒服吗?”时染笑着走过去,借此甩开了搭在肩上的手。“好多了,爸看到你俩这么好比什么药都灵验。”宁青笑道,看向站在时染身后的儿子,想到自己住院的原因,实在是给不了好脸色,顾及到时染的面子,只是警告的看了儿

  • 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12章

    原标题: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12章小说书名: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第十二章你竟然硬了?一夜疯狂,程欢闭着眼睛,直觉得整个人虚的不行,双腿不停地颤抖,人都站不起来,浑身不得劲。所有的一切,皆因薄枭而起。这个男人行事向来霸道张狂,就连在房事上也是如此。后来,程欢才知道,薄枭将整个五楼都封锁了,就连监控也提前关闭。她同薄枭从洗手间一路缠绵到楼道,程欢食不知味足足昏死过去了好几次。薄枭如同一直发狂的野兽,在自己身上驰聘一夜才泄欲方休。程欢眯着眼睛,身心俱疲的睁开眼睛。床头放着一张支票,一千万整,一

  • 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12章

    原标题: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12章小说: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012章欠虐的货从餐厅出来,陈钰便给张超去了电话。张超和刘承二人这会儿正在一个王府里闲逛了,这儿据说是老版《红楼梦》的取景地,看起来确实像那么回事儿。在园子里还碰到了两个大学生似的粉.嫩.嫩的姑娘,两个人正向人姑娘可劲儿忽悠呢。这不能老板都有了心上人了,他们俩还是个单身狗。眼看着俩姑娘对他们好感度蹭蹭蹭的往上飙,毫无人性的老板追命电话就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疼自己。张超接起电话:“老板。”他原本是想要陈爷的,可是考虑还有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