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风云:精忠报国3章(第三章 黄髫小子)

2017/11/4 0:17: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风云:精忠报国
第三章 黄髫小子

大汉跟随着这位农妇一路穿山越岭,也不知兜兜转转了几圈,这江浙的密林足让这个千里之外的西北大汉感到种种不适,潮湿、烦燥、闷热的人直发慌,甚至蚊蝇滋扰不休,真恨不得抓住方腊,早日北返,现在前路渺茫,即使深入龙潭虎穴之中,大汉也得默默忍耐。说明http://www.xbxysw.com/

  走了近半个时辰,农妇带着这位体健魁梧的大汉到了一处空地,眼前豁然开朗,眼前像是到了一片世外桃源。

  一座茅草为顶,树木支梁,土垒砌墙,篱笆围院,占地不足四十来尺的四间小屋映入眼帘,这里虽贫寒,却有种给人远离尘嚣的宁静;虽是简陋,又给人一种心底踏实的安详;虽有些破旧,可有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温馨。

  自己也似乎忘却了一切烦恼,卸下心理的包袱,情难自禁地朝它走近,只见有两个十来岁的孩童正在院子里追逐着,年稍小的在央求着他哥哥要一个黄梨,两人看似淘气调皮,但正置童真年纪,想来无忧无虑,甚为快乐,不禁让他想念自己的黄髫儿子,自己丧妻,这次出来生死难测,并未给自己孩子什么慈爱关怀,难免辛酸,可想谁人不想天伦之乐,但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也是令千千万万的孩子们能有这种欢乐,哪怕是死又有何惧?儿子以后会明白自己的用心良苦。眼睛里都泛有泪光,苦笑之后,摇首不该多想。

  临近院子外围,这位妇孺进到院子就坐下来摘菜,一脸疲倦的皱纹上没有任何苦戚的疲惫,反而对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训斥笑骂道:“小虎,你年纪大,不知体谅弟弟点吗?经常教导你要让着点,兄弟同心,日后才不致于闹笑话。”

  叫小虎的孩子似乎对他母亲的话不敢有任何违背反对的意愿,立即顿住奔跑的身子,将手中的黄梨递将过去,看着他比较懂事,倒不免让这个身经百战的大人物动容心软了。

  那妇人年纪大概在四十三四上下,刚才迫于礼数未能仔细端详,现在已到相安无事之境,方才一眼看清她的装束,身材不是那么苗条,倒略显微胖,中等个头,一身素衣,手指短粗一看便知绝计不会是什么大户人家的丫鬟之类的,只是穷困人家的百姓而已,正是这些劳苦大众,才能保住国运亨通,天下太平。小百姓养生网

  自己斟酌了片刻后,觉得还是先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为妙,对人对己无不是上上之策。

  向院子内拱手作揖道:“大婶,不知现在可否借个方便,本人因打鱼谋生,误入岔河迷了方向,耽搁了时辰,今日暂且不能赶回去了,能方便在此地借宿一宿吗?”

  范乙芬不明他为何一再说打扰,还道他有所嫌弃自家贫苦,还是其他原因,自家很少人来光顾,难得今日这位好汉出手相助,自己才能幸免从仇人手中遭受凌辱,一时被大汉礼数有加,客气套话所惊愕一愣,仔细看此人模样,他身高八尺,健硕威风,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凛然正气,腭下黑须似墨,衣着紧身干练,倒是个正经人,也就不必留有戒心,“哦,进来吧,山林里虫蚊甚多,还是进来说话吧!”范乙芬没有拒绝,反而客气有嘉地请大汉进来,那个叫“小虎”的孩子不待母亲吩咐,快步上来打开院门,将他迎了进来,然后关上院门,从旁边灰溜溜地跑到自己弟弟身前,生怕来者欺负抱走他弟弟一般谨慎,模样倒让大汉感到可爱与率直。范乙芬站起身来,见儿子这般举动先是有点恼怒,白了小虎一眼,旋即感到有合寻常教导之意,不由欣喜,对小虎嘱咐着:“进屋搬张凳子去,一点规矩不懂,叫你爹杀只鸡,就说有客人来了。”小虎连忙搀扶着正在边啃着黄梨津津有味,两眼骨碌转个不停,天真无邪的看着大汉,充满好奇的弟弟,保护着生怕受到丁点伤害地快速进了里屋去,大汉无奈,可能是这里平日果真没有人来造访的缘故吧?以至于充满好奇,不足为怪。过后,只见小虎一人双手抱着凳子于胸前,一步一坳地从里面走出来,走到跟前分外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上,不吱声地又迅速跑开。

  范乙芬见自己的儿子如此胆小羞涩,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多过无奈,只是再声音加粗地嚷嚷了句:“给你老头说了吧?还有只知吩咐办事才成不是?客人口渴,该不该端水上茶?”

  小虎还未走到门口被母亲叫住,脸色尴尬至极,垂首丧气的诺了一句:“哦。”于是又进屋去,该是备水去了。风云:精忠报国3章(第三章 黄髫小子)

  范乙芬对大汉转首歉意地道:“孩子不懂事,经常教育,还是

  木头木脑的,希望客人别介意。”

  大汉回过神来,客气地应道:“那里那里,孩子还小,懂事的紧,懂事的紧。”也不敢再多言生怕因自己那小虎会又挨训斥了,倒时候自己成了间接祸端来头了。

  刚才就在思考,难道这就是穷人孩子早当家的示例吗?想想自己在他这般大年纪只会与别人闹事打架,深感惭愧。

  一想此子日后必定大器矣!但又似乎看到他的木纳,似乎倒与弟弟有些许不一样的地方,如此严母倒是让孩子心理难免惧怕,何况如此之小,强行要求,亦并非是件好事。自己作为客,倒不敢多言。

  天色越来越晚,屋子里已然掌灯照明,昏黄似豆的油灯光线透过纸窗照了出来,一片朦朦浑然,可见疾苦,而其间屋主也是见上了,碍于光线昏暗,难以看清,倒不多语,只是笑意盈盈,朗声干脆地道:“请进屋说话,外面什么都看不见,顺便喝酒聊天。阅读xbxysw.com

  大汉在他生意难却之下尾随其后,只是朗朗笑道:“不必客气,我不会喝酒,大哥心意,我心领便成。”屋主听到这回绝,也没多大在意,只是有些许失望,转身观察了下大汉,在一张长凳上坐下,递上一碗不知是什么的水酒之类的,自己端着碗独自饮了起来,大汉既然说了不会喝酒,小心翼翼地将碗推到一旁,深知自己只要一沾上酒,那绝对是狂饮贪杯的事,好在出来任务在身,不敢误事,时刻警醒。

  终于注意到屋主是位四十五六的大汉子,身材高瘦,肤色黝黑,头发虬曲,脸上消瘦,甚至有些干燥,下巴上的胡须倒是修剪得整齐,格外硬朗,像是一幅铁骨打造的结实身体。

  他看到来者竟然真不敢喝酒,咧嘴一笑道:“客人真是小心的很,既然你事先说明自己不会喝酒,我自然不能强求,所以你面前那碗东西只是水而已,你只管放心喝便是,还有乡野村夫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唯有清水招待,还望见谅!”大汉一脸苦凄,摇首暗叹不已,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被他尽数看穿,显得无语应付了。

  屋主看出来者必定有要事在身,不然以宋朝的规矩,那不得喝的一醉方休不可,自己怀疑此人来意不小,只是未敢询问,又端起碗泯了一口,滋味非凡的享受,不时偷瞄了大汉一眼,心里嘀咕暗笑:“看你还能忍耐到什么时候,就不信你果真是不会那种无用之辈。”大汉倒是一脸沉静,向来无拘无束的他,若真是想喝酒,谁能阻扰,要不是要事在身,显然要与这个对手喝个痛快高兴。不为所动,心想伺机探问下方腊余劣的藏身之所,可有顾忌着生怕未先捕获魁首,反而连累这样和睦温馨的一家,自己又不是成了杀人凶手。小百姓养生网

  一时又不知如何问起,心底犯难之时,范乙芬已然走出来,将晚饭备上,见丈夫似乎又再劝人喝酒,脸色有些不愠,白了丈夫一眼,低声嘱咐:“整天就知道喝酒,不务正业,自己喝个烂醉就算了,还有强人所难的。真是丢人现眼。”丈夫脸红,却也不敢反驳半分。

  范乙芬倒有再追究下去,笑脸迎人地给大汉赔礼道:“他就这样,你也别见笑,饿了吧?吃饭。客人尽管吃,乡野穷僻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也别客气。”大汉看桌上摆了个炖鸡,炒竹笋和一个素淡的青菜也别无它物,倒也如实向自己承情,但客随主便,自己又是哪种贪图享乐,吃喝之物向来不讲究,只要能充饥填饱就行。

  大汉连忙客气回应道:“大婶太客气了,又这样的家常便饭已经是很招待我了,长年在外,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哪顾得上色香味美,花样层出。原文http://www.xbxysw.com/再说这恐怕是大婶下蛋的母鸡吧?为了我一个生人如此厚重,已经是感激不尽了。”说完端起饭碗如鲸吞虎咽般地将一大碗米饭食了个干净,像是几日没有沾了半点食物的饿痨一样,让他一家人骇然。大汉没有理会他们的惊骇,反而又盛了一碗,泰然自如地坐下,夹了几叶青菜和竹笋,拌着米食“呼,呼,呼。”又是一下扫光,这般食量就算成年壮汉也未能及他,如此连续食了七八碗,觉得空空腹中才稍有点填充的东西,方才放慢起先的囫囵无忌,赞道:“大婶好手艺,这青菜和竹笋真是平生最难忘的佳肴了。日后大恩,必定永生计怀,决不食言。”

  妇孺只是嘿嘿一笑:“客人真会说笑,什么恩不恩的,大家相符扶持,何必客气。”连她丈夫也是插上一句:“老弟好肚量,如不

  猜错的话必定力大无比吧?三四百斤的青石也决计不再话下。”

  范乙芬冷笑一声道:“就你能,以前你不是也能又能怎样?蛮力无脑还不是被人欺辱。”瞧两人有点矛盾,自己放下手中的碗,连忙缓解道:“大婶别生气,大叔真是目光如炽,一眼就看出来了。本人不才也的确能举起三四百斤的大石,想不到大哥当年也有这般风采令我好生佩服,日后若再机会一定向大叔悉心请教。不过希望我的举止与冒昧没有给你们一家带来什么麻烦才是。”大汉这样既为那屋主挽回了颜面,不至于令他夫妻二人之间的矛盾激化,免去了场口舌之争。

  那丈夫听他夸赞自己,又佩服自己的风采,脸上的愠色消散了不少,又泯呷了口酒,也似乎不想与妻子争论些什么,可男人都顾及颜面,甚有不快,自言自语一声:“我还看出客人决计并非打渔营生,腰间铁牌明明写着‘校’字。必定是位军爷。”

  范乙芬不禁脸上惊疑,其实自己早就看出了,只是未敢多语,生怕多事招来杀身之祸,只好隐忍下来,毕竟死于战乱之下不计其数,自己明哲保身也算是明智之选。

  大汉一脸骇然,未想到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不免担心这家子也是方腊的探子,刚才的食物真有点后悔了,妇孺向丈夫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再说下去了,那汉子也不以为然,反而又兴致未却地说道:“老弟不必担忧多虑,我们只是地道农夫,若真要谋财害命,此时你已不会安然无恙地坐着与我们说话了。只是真是渔人,一身鱼腥味早已嗅到,何况我也是以渔为生。这点岂会不知的道理。”他的解释已然说明一切,看来真不该以貌取人。只是自己的确在危难关头保密谨慎还是必然的。

  既然他道明一切自己也不该抱有任何戒心了,如再隐瞒下去反而显得自己不仗义,连忙悦然道:“大哥好眼力,小弟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拱手作揖,以示友好。范乙芬的妇人似乎想说什么,话到嘴边,欲言又止,看来大事之前还是仰仗丈夫,这倒是让大汉不禁折服。如此明理之人避居深山,这其中必定有难言之隐。

  汉子笑了笑,酒也不再多喝下去,该谈到正事之时,岂能含糊,“不知军爷不辞辛苦来此又有何重要之事,若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决计不含糊。”

  大汉如果早知道这家人如此仗义,也不必大费周章地隐瞒,直接爽快倒不是上上之举。又是礼数周到地道:“大叔客气,小弟我只是平贼元帅御敌先锋使麾下一名校尉——韩世忠是也。此行来清溪一带的目的,就是查访方腊隐晦藏匿之处,消灭余逆,生擒匪首,还江浙百姓太平。”此言大义凛然,慷概激扬,倒显出他的无畏无惧。

  夫妇二人没想到居然在此间能见到勇冠豪气,名震寰宇的英雄人物,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生怕对这位人物有不周到得罪的地方,仓促地跪倒在地,连声道歉:“韩英雄千万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有眼无珠居然不识阁下,真是该死!”。

  韩世忠不明其意,眉头一皱,赶上去搀扶起两人,和蔼温暖的笑道:“大哥,大嫂快快请起,真是折杀小弟我了,受不起这般大礼,有什么话起来再说。”二人冷汗凄淋,生怕起间冒犯会引来杀身之祸。萎顿不敢直身正视其面,都听闻韩世忠此人威名勇猛威风,令西夏人闻风丧胆。

  (PS:新人一枚,希望各位可爱的读者能多多捧场,多多点击,多多的鲜花和月票,谢谢!——子木)

风云:精忠报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云 或 精忠报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情深入骨,爱似毒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情深入骨,爱似毒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情深入骨,爱似毒药目录预览:第1章耻骨上的玫瑰花第2章疑似故人来第1章耻骨上的玫瑰花夜色乌云翻滚,呼啸的海风灌进窗子。此刻,慕清清浑身赤裸,被人捆绑在按摩椅上,手脚都被锁链给牢牢绑住,最糟糕的是,她头上还被蒙上了黑色面罩。眼前一片黑暗,她什么都看不到,未知的恐惧将她牢牢包裹。随后,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你是谁?”慕清清蜷缩在按摩椅上,隐在面罩下的小脸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回应她的是男人的一声冷嗤,而后类似于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这一切让

  • 冷清孽少暖情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冷清孽少暖情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冷清孽少暖情妻目录预览:第一章百万合约第二章再遇傅薄言第一章百万合约呃!好痛!没想到第一次竟然会这么疼!陆暖晴尝试着翻动一下身体,却被撕裂般的痛感疼出一身冷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小的呻@吟。身侧的男人还在睡着,大半个身体裸露在被子外,线条优美,轮廓分明,两条修长紧实的大腿,充满了征服般的力量感。他侧着身,几缕多余的碎发散落在额前,晨光下,男人的侧脸俊美无比,深邃的轮廓,精致的令人窒息。这就是傅薄言吗?传说中的风流大少!呵,把她折腾的几乎一夜都未合眼,

  • 重生逆袭,总裁的大牌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逆袭,总裁的大牌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重生逆袭,总裁的大牌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含恨而亡第二章是谁在耍流氓第一章含恨而亡Y&M2017春夏大秀现场,也是Y&M首席设计师苏悦出道五周年的纪念大秀盛典。苏悦带着此次走秀的模特正在致辞,大屏幕上却突然出现赫然的几个大字:苏悦无耻剽窃,抄袭可耻!“轰”的一声,全场哗然。此时,Y&M御用模特,也就是苏悦的亲妹妹苏子沐拿过话筒,姿态优雅,说出来的话却将苏悦彻底推下了悬崖。“一直以来,我以为好姐妹之间就应该共享所有东西,所以从小到大姐姐拿我的设计

  • 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裤衩儿第2章咸猪手第一章裤衩儿“凉城第一美女死了!”“凉城第一美女死了!!”“凉城第一美女死了!!!”大清早的,一道道刺啦啦的喊声响彻云霄,宛若风一般从凉城大大小小的巷子里席卷而来,不过一个早上的时间,凉城第一美女苏萋萋的死讯便已人尽皆知。街坊里到处议论纷纷。“苏萋萋怎么死的?”“据说去勾引宁王殿下,被活生生玩死了!缠绵了三天三夜呢!”“哎!可惜了,苏萋萋虽然生下来就是一个傻子,可却长了凉城最好的一副皮

  • 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包夜十万第二章:亲爱的,我怀孕了第一章:包夜十万夜,如墨,微凉。H市,VIP包厢。南芯筠裹着浴巾,推开浴室的门。身后水汽缭绕,空气中弥漫着沐浴露的清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楚楚动人。远远看过去,宛若仙子,出尘不染。见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南芯筠脸上的笑意加深,“原来是莫老板。”油腻又娇媚的声音成功的让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蹙眉,一双鹰眸瞬间扫射过来,满脸都是厌恶。南芯筠丝毫不在意,笑着靠在梳妆台上,点了根烟。

  • 亿万首席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亿万首席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亿万首席心尖宠目录预览:第1章窗外的那抹身影第2章苏浩宸归来第1章窗外的那抹身影乱伦?No,并没乱伦,传闻中鼎鼎大名翰菲国际总裁从不偷腥,高冷,又无情,终年一张从来都没有见过笑容的脸,只要他一双眼睛一瞪,只要是人都会觉得汗毛竖起来,血气倒流,恨不得在这位爷面前直接跪下,他所到的地方温度立即下降至零下。可是谁又知道就是这么一个无比冷酷,冷漠又无情的男人的心里却藏着一个女人。三十岁的他,自从妻子死了以后,明显比之前更加残酷,对于找结婚对象他从来都不急。

  • 庶女当自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庶女当自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庶女当自强目录预览:第一章尸体第二章别太鲁莽第一章尸体“嘎吱——”破旧的木门被丫鬟推开,光线下灰尘顿起,一片破败之感。任谁也不会相信,这竟然是一位小姐的闺房。丫鬟进来看了看,对外头的人道:“动作快点,赶紧把尸身抬出去,真晦气!”说话是大夫人徐氏的丫鬟,她站在门口,竟然是一步也不肯往里进。来的人嘿嘿两声,摸进了洛瑛的房间,“嘿嘿,小美人,别怕,叔叔这就把你带走!”说着;两只黑手伸进那少女的被褥下。丫鬟在门口听见动静,却也没说什么。左右是个庶出的,人都死了

  • 你的深情已蚀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的深情已蚀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你的深情已蚀骨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老男人第2章她的第一次第1章嫁给老男人“为了报复我,你竟然愿嫁给一个老男人?”夜幕笼罩着偌大的城市,南郊荒凉的山野区域,身着黑色皮衣的池荌正懒懒地倚靠在路灯的柱子旁。破旧的电灯泡闪烁出微弱的光芒,在黑夜之中划下模糊的交界线。池荌的猫眼敛起,一双明媚的眸子正戏谑地盯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女人套着镂空小背心和仅仅盖过臀的牛仔短裤,看上去性感清凉。她正满脸亲昵地搂着身旁的白衬衫男人。男人面目温和,却在此时紧蹙眉头,他在那声惊异之

  • 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目录预览:001、欲擒故纵吗002、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了001、欲擒故纵吗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血腥混合着温水的味道让苏蒙蒙一瞬间就睁大了双眸,猛然就从水里冲了出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满是鲜血的浴缸里,血水染红了身体,少女的双腿交缠在水中若隐若现。怎么回事,自己不是饿死在雪夜被野兽分食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苏蒙蒙瞳孔一缩,瞬间就看到了自己的右手边,旁边有一把精美的匕首,手腕上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冒血。浴缸、伤

  • 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豪门老公:前妻你好毒目录预览:第001章:真特么的疼第002章:狡辩第001章:真特么的疼痛感比想象中来的强烈,酒店外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十分刺眼,叶一南穿着已经褶皱不堪的米色裙子,用手遮在额头上,挡住那该死的阳光。酒店门口停着几辆出租车,司机一边吃着包子一边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叶一南在酒店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再次迈开步伐。双-腿间传来刺骨的疼痛,叶一南又忍不装嘶”了一声,妈蛋,真特么的疼。平时温婉大方的叶一南都忍不住爆了粗口,实在是因为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