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言情小说《谈婚论价》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8:20: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谈婚论价

男人伤你不懂

安景看着继续在自己身上努力耕作的季宸东,红着脸,娇喘的说道:“小影,在敲门。言情小说《谈婚论价》在线免费阅读

季宸东充耳不闻门外的响声,环住她的腰身,闷声说道:“不用管。”

开什么玩笑,这会蓄势待发,难道还想他半路而废嘛,他可没想过要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

但也对门外那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忍住的咒骂一声,大早上的不睡在,跑他们这捣什么乱,极有一股冲动想把她丢出去。

两人相贴的如此近,所以刚刚季宸东咒骂的话语她也听得一清二楚,不尽的抿着唇笑道。

男人真的不能在床上刺激他们,不让真的和野兽一般,肆无忌惮,什么话,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看着他难以忍受的样子,又听着门外锲而不舍的声音,安景也是全身紧绷,她也不想让季宸东中途停下,看着他难受的模样她也是很心疼,毕竟这事半路而废对他的伤害挺大的。

但这会听着门外一直响起的声音,也很容易让人分神,这会时间她也做不到心无旁骛,在也是她也怕是安影找自己有什么急事,所以也催促着身上的人:“你先起来,我去看看。原文http://www.xbxysw.com/

季宸东面色难耐,嗓音低沉的说道:“你现在是想我死在里身上吗?”

安景看着他的表情,又好笑,又心疼,开口说道:“这样就能让你死在我身上。”

季宸东声音暗哑,沉声说着:“你不知道男人不能半路被人打断吗?这会你居然要我出来,你是不准备为你以后的性|福着想了。”

屋外的安影还在敲打着门,嘴里不停的喊着安景和季宸东。

季宸东一边动,一边说:“你妹怎么这么不上道。”表情也是孕育着明显的不悦。

看着他这样的神情,安景也是心疼不已,知道他这会肯定不会退开身,低迷着声音说道:“你快点。”

季宸东闷哼着声音,不停运作,十几分钟之后终于停止休战,他趴在安景胸前,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没有动,半分钟之后,季宸东终于抬起脑袋,起身从她身上起来,捞起一旁沙发上的睡袍穿上身上。小百姓养生网

侧目睨着躺在床上的安景,微张着红唇,喘息不断,他起身就去开门,安景拽着蚕丝被,盖住自己绯红的身体,浑身被汗水侵湿透了,宛若被海浪拍打上岸的鱼,大口喘着气,用丝被遮挡外面的视线。

被人打断好事的季宸东沉着一张脸,削薄的唇瓣紧紧的抿成一条线,伸手打来房门,侧身顺势挡住屋外人的视线,声音还有些沙哑:“什么事?”

安影仰着那张与安景有着七成相似的面庞,满脸笑意,似乎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季宸东一张俊脸格外的阴沉,微笑着说道:“姐夫,我姐了。”

季宸东阻挡了安影向里面投射进去的视线,出声说道:“你姐在睡觉。”

安影道:“我去喊她起床。”说着她想推来他的身子朝里面走进去。

季宸东挡在门口不懂,垂帘睨着她再一次问答:“你有什么事吗?”

闻言,安影抬眸,嘟囔着红唇,迎头看向季宸东,说道:“不是姐说今天我们一起去岄州看望妈嘛?”

季宸东轻挑眉梢,想了一下,语气听不出喜怒,不带感情的说道:“知道了,你去收拾一下,我们等会出来。”

说罢,不等安影有反应,季宸东径直的关上门把她置之门外。言情小说《谈婚论价》在线免费阅读回身往里面走去,来到大床旁,安景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季宸东此时的表情都还有些阴阴沉沉的。

安景睨着他,唇角勾起,笑着问道:“还在不开心了。”

季宸东绷着一张俊脸,神色有些晦暗,开口说道:“在这样被你妹搞下去,迟早会被她弄的不能人道。”

安景一听,抿着嘴笑个不停,随后开口说道:“至不至于这么夸张。”

其实这已经不是安影第一次打断他们俩的好事,季宸东有时都在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一个二十四的女人,不可能还想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什么都不知道,每每被她打断后的季宸东也是隐忍又隐忍,好几次都把破口可出的骂语给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季宸东沉着一张脸,目光凉凉的睨了眼坐在床上的安景,语气闷闷的说:“你不是男人你不会知道那种感觉。推荐http://www.xbxysw.com/

安景嘲笑着说道:“谁让你大早上的色|欲心这么重,总要做些精虫上脑的事情。”

季宸东回道:“温柔软香在怀,要是我没有这样的想法,那你就待考虑一下是不是你的男人有问题了。”

安景反问道:“那你自己觉得你有没有问题。”

季宸东站在床旁,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不答反问道:“那你觉得我有没有问题?”

安景又重新把话题丢给季宸东:“有没有问题那要问你自己,毕竟那可是你自己的身体。”

一听季宸东,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睨着安景,薄唇轻启出声说道:“那要不我们在试试,看我到底有没有问题?”

看见季宸东眸中一闪而过的红光,顺势就要往她身上扑过来,安景裹着蚕丝被,一个翻身就往一旁倒去,开口说道:“不要。”

说话间,安景也顺利的翻滚到大床的另一边,抬腿就溜下了床,侧目看了眼季宸东趴在她刚刚坐的地方。

裹着被子扭头就往浴室走去,季宸东平躺在床上,双手抬起枕在自己的脑后,凝视着安景离去的方向,唇角轻轻的勾起。来自http://www.xbxysw.com/

从浴室出来的安景,看见季宸东还是继续持续着她刚刚进浴室的姿势:“怎么还不起来。”

季宸东双腿交叉,一副悠然自得的姿态躺在床上,如公子唤丫鬟的模样,唇角勾起,抬起一只手对安景勾勾手指:“过来。”

见状,安景轻挑眉梢,站在远处睨着他,一脸戒备的问道:“干嘛?”

季宸东继续说道:“你过来。”

安景说:“你先说你要干嘛?”

看着他一副犹如刚刚从笼子里放出的野兽,猎人看见自己猎物的样子,好似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再次吞下。

季宸东邪佞的笑道:“你不过来,等会你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确定不来?”

安景睨着他,看见他眸中闪过的一丝危险的气息,她半推半就,亦步亦趋的朝他走过去,才刚刚走到他身边,季宸东一个伸手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揽进怀中。

她‘啊’的一声后,稳稳当当的跌落在季宸东的怀中,在她刚刚从他坚硬的胸膛里抬起头时,他一个转身又把她压在了怀中,安景伸手低着他炙热的胸膛,连忙开口道:“你干嘛,不是说我过来就没事吗?”

季宸东勾去唇角,轻笑道:“我可没这么说,我只说你不过来会有危险。”

闻言,安景瞪大双眸,气鼓鼓的睨着他,推着他的胸膛,抵挡他要压下来的身体,出声说道:“你起来,还没完没了了。”

季宸东环着她盈盈可握的纤腰,不以为然的说道:“要不是因为你妹,我这会肯定还没完。”

话音掷地,安景红着脸颊,瞪着他:“快起来,等会还要去岄州看我妈呢。”

季宸东并未因为她的话而松开对她的桎梏,出声说道:“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安景睨着他,说:“我要是不亲了?”

季宸东道:“那我们俩就这样一直在床上耗着,反正我是无所谓的。”

看着死皮烂脸的季宸东,她也是无语了,想着她也不在矫情,捧着他的脸就在他的脸颊上快速的亲了一口。

季宸东蹙起眉头,轻挑眉梢,开口说道:“这叫亲吻?”

安景狡辩的说道:“怎么不叫,你又没有指名我亲什么地方。”

季宸东开呛道:“你今天是不是不想出门,我不介意让你妹知道我们在房间里坐什么。”

安景咬着唇气鼓鼓的瞪着他,顿了几秒后,伸手抓住他的浴袍领,仰头亲上他的薄唇,但在她刚刚准备离开时,季宸东立马伸手擒住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

睁开双眸,安景撞上了季宸东眸中的那抹促狭。

待季宸东再次放开安景时,她那双本就殷红的唇瓣,已经被他蹂躏的又红又肿,他还是一脸餍足的睨着安景满脸绯红的小脸。

伸手拍了拍她的臀部,把她从床上拽起来,心情颇好的说着:“快起来,不是要去看丈夫娘吗,你还墨迹什么。”

是她墨迹吗?是她磨蹭吗?

季宸东看着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牢牢的瞪着他,唇角勾起,戏谑的笑着说道:“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这样看我会让我觉得你又想要了。”

闻言安景嗯哼一声,扭过头,嘟囔道:“谁想要啊,臭流氓。”

凝视着她那抹娇羞又可爱的样子,眸中不禁荡起一抹柔情之色,抬起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随后在她柔软又丝滑的秀发上宠溺的轻柔一番。

季宸东轻声说道:“快去收拾吧,你妹这会估计在外面已经等不及了。”

守活寡(上)

安景一边用手机照着面前的路,一边爬着楼梯。

她脸色发红,胸口也快速的起伏着,不仅仅是因为连爬了五层楼的原因,更因为她脑中挥之不去的画面。

今天她第一天在皇庭上班,敲门走进了一间包间,但却看到包间中的男女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尺度大的令人咂舌,她拼命地想要忘记这副画面,但是身体却越来越热,某一处也泛着熟悉又陌生的酥痒。

终于爬到了顶层,安景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她本是蹑手蹑脚,因为怕吵醒正在睡觉的妈妈和未婚夫唐邵元。

但是谁知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客厅大亮,唐邵元正斜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瓶喝剩下一半的白酒瓶,电视的声音开得老大。

安景一愣,随即关门进来,看着唐邵元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觉?”

说着,安景就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关了电视。

唐邵元喝的脸色红紫,双眼迷离的看向安景,他含糊着道,“你又跑哪儿去撒野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安景似是习惯了唐邵元的口吻,她径自迈步走过去,一边扶起他,一边道,“走,回房间。”

她怕吵醒在隔壁睡觉的妈妈。

唐邵元喝多了,身体像死猪一样沉,安景费了老大的劲儿,这才把他扶回了房间。

本以为唐邵元会像往常一样,喝多了倒头就睡,但是今天他却拉着安景的手臂,把她往床边拽。

安景累了一天,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要散了,她声音疲累的道,“邵元,我累了。”

唐邵元借着酒劲儿,一把将安景甩到床上,她还没等起身,他沉重的身体就已经压了上来。

浓重的酒气和刺鼻的烟味,让安景差点吐出来,她推抵着身上的男人,皱眉道,“邵元,你起来,我要去洗澡……”

唐邵元二话不活,一边低头在安景的脖颈处吻来吻去,一边伸手在她身上肆意的乱摸。

安景浑身一麻,赶紧叫道,“邵元……邵元,你放开我,别这样……”

唐邵元一把按住安景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去扯她的衣服,安景不敢大声喊,只能压低声音哀求,但这对于喝醉酒的唐邵元而言,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多时,安景只觉得胸前一凉,低头一看,已经门户大开。

唐邵元俯身下去亲吻,安景难耐的想要弓起身子。

他们之间订婚三年,男女之事,乃是再正常不过,可是……

前戏做足,当安景脸色发红,眼神迷离的等待着最重要的一步时,唐邵元却忽的一下趴在了她的身上,气喘吁吁。

安景黑色的瞳孔映照着天花板处的黄色灯泡,眼神中有失望,但更多的,却是意料之中的肯定。

没错,她的未婚夫,不行。

唐邵元趴在安景身上,半天没动,压得安景的五脏六腑都开始抽搐,她等待着身体上的酥痒逐渐退去,终于,她忍不住轻轻地推了他一下,“邵元……”

谁知道唐邵元猛地撑起上身,怒视着身下的安景,吓了她一大跳。

“你去哪儿了?”

安景对上唐邵元几乎要吃人的表情,她轻声道,“我去收费站兼职打工,你不是知道的嘛。”

唐邵元冷哼一声,忽然道,“天天半夜三更才回来,一回来就喊累,谁知道你是不是跑出去勾三搭四,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安景眉头微蹙,但却没有发脾气。

“你喝多了,赶紧睡觉吧,我明天早上还要……”

安景的话还没有说完,唐邵元就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硬是将她从床上拉了下来。

守活寡(下)

安景吃痛,忍不住喊出声来。

唐邵元一甩手,安景就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幸好她胳膊挡的快,不然就撞到头了。

唐邵元怒气冲冲的道,“你不是天天打工嘛,那钱呢?钱在哪里?!”

安景一边系着衣服的扣子,一边道,“我不是前天才给过你五百块嘛。”

唐邵元冲上来就踹了安景一脚,“五百块?你他妈当我是要饭的啊?五百块够干什么的?!”

安景没有躲开,小腿堪堪被踢了一脚,她霎时疼的倒吸冷气。

看向唐邵元,她也面色不善的道,“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

每当唐邵元赌输了的时候,他就爱喝醉酒,而且还胡搅蛮缠。

唐邵元见安景瞪着他,他冲上来便要打她,安景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伸出胳膊来跟他对抗。

安景使劲儿的一推,唐邵元喝多了,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右腿撞在了床脚处,他立马啊的喊出声来。

安景胸口上下起伏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唐邵元,眼中满是警惕之色。

唐邵元低头揉着腿,半晌才直起身来,跛着走向安景,安景退无可退,只能缩在墙角。

唐邵元堵在她面前,目光狠戾的道,“安景,你故意的是吧?你他妈故意笑话我是个瘸子是吧?!”

安景皱眉,压低声音道,“你小点声,别吵醒我妈。”

唐邵元说话的声音更大了,“你妈就是个疯子,吵醒她又能怎么样?!”

这句话终是戳到了安景的软肋,她一把推开身前的唐邵元,瞪眼道,“唐邵元,你给我闭嘴!”

唐邵元看到安景发飙,他怒极反笑,“哈哈,安景,只有在说起你妈的时候,你才有点反应,不然我还以为你是个死人呢!”

安景瞪着唐邵元,“大晚上的,我不想跟你吵架。”

唐邵元道,“不想吵架,好说啊,你给我钱,我立马去睡觉!”

安景瞪着他,表情不是恨铁不成钢,而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走到门口处,拿起包包,从里面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唐邵元。

唐邵元皱眉,“就这么点?”

“我也没钱了,你当我是出去干什么啊?我前天才给你了五百块!”

唐邵元嗤笑了一声,“谁知道你在外面干什么,你小心点,别让我发现你在背后给我戴绿帽子,不然……我杀了你!”

说罢,唐邵元转身跛着脚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安景深吸一口气,脸色煞白。

隔天,安景出现在皇庭的休息室中。

她脱下自己的衣服,准备换制服,身边的叶琳无意中一瞥,就看到安景右手肘处的一大块淤青,她立马拽过安景的手臂,皱眉道,“怎么搞的?”

安景抽回胳膊,淡笑着道,“没事。”

叶琳看着她道,“唐邵元又打你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安景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低声道,“钱呗,还能是什么。”

叶琳皱眉道,“该死的唐邵元,当初他怎么不死了得了!”

安景出声道,“别瞎说。”

叶琳道,“我说错了吗?三年前你答应嫁给他,他在你们订婚前三天酒驾出车祸,瘸了一条腿不说,还……还不能上床,你跟他守了三年的活寡了,还不够啊?他不心疼你就算了,还动手打你,他是不是人啊?!”

叶琳越说声音越低,生怕别人听到,但是愤怒还是止不住的。

安景抿了下唇,然后道,“不管怎么说,当初我妈的住院费是他们家出的,安影能出国读书,也是唐家的资助,我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被反锁(上)

“哈……阿景,这个世道早就没什么重情义的人了,你是重情义了,可唐邵元是怎么对你的?他原来好歹也是万科集团的少爷,你看看他短短三年来,都干了什么?败光千万身家,气死老爸,带着你从别墅搬到公寓,又从公寓搬到月租房,你说他给你妈妈住院费,可现在你还不是把伯母接回家来了吗?”

安景闻言,沉默半晌,这才道,“算了,他也是个可怜的人,我们不说他了,干活。”

安景和叶琳换好制服之后,就出了休息室准备工作。

皇庭是峂城最大的私人会所,也是休闲娱乐中心,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皆是大富大贵之人,这里按照会员的等级享受不同的待遇,客人到这里,所上的楼层越高,就代表越有身份。

安景因为长得特别漂亮,所以被派到了楼上去帮忙,一天下来,她能见到形形色色的客人,有时候去包间送东西,客人会抓住她的手,叫她陪客,昨天她第一天来,所以很慌张,还好这里的职业公关出来打圆场,笑着道,“她只是我们这里的服务员,不是公关。”

安景记得当时那个男人笑着塞给她一沓钱,然后道,“什么时候做公关了,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其实白天都还好,客人不是很多,越到了晚上,生意越火爆,尤其是午夜之后。

安景刚从一个包间出来,立马被经理叫住,派她去楼上的总统套房送东西,安景看着面前的推车,上面满是价格过万的酒,有些字她都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她心中不免惊讶了一下,不知道这总统套房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路乘电梯来到顶层的总统套房门前,安景按下门铃,等了一会儿,没人开,她迟疑了一下,再次按下。

这一次,大概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房门被人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安景没有看到她的相貌,因为她已经扶着墙壁,踉跄着往屋里面走了。

房间里面传来很多男男女女哄闹的声音,安景推门进去,经过一条走廊,来到客厅,这才看到客厅的巨大环形沙发上,坐着不下十几二十人,桌上,地上满是各式各样的酒瓶,他们一个个喝的五迷三道,有些人干脆趴在一边睡着了。

安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经理就对她说过,“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该你管得事情,千万别多看。”

推着车子来到桌边,安景一边把空酒瓶子往车下的回收箱里面放,一边把新的酒摆在桌上。

她听到身边的人笑着道,“去年宸东生日,我们就琢磨着怎么整他,那小子贼得很,我们精心设计了那么多,他愣是不上当,这下好了,估计是跑到房间里面吐去了吧。”

另一个人道,“我们一圈人喝他一个,才好不容易把他给撂倒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可不能错过了。”

“你还想怎么整他?”

两个男人在低声耳语,时不时的笑出声来。

安景无心偷听这些上流社会豪门少爷小姐之间的私密事,她做完了自己的事情,推着车子,转身就要走。

“哎,你等一下。”

安景下意识的一愣,随即转过头来,她看到沙发上正对着他的年轻男人,正伸手指着她。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安景公式化的问道。

男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尤其是一双桃花眼,特比勾人,他喝得不少,含糊着道,“你那个,倒一杯茶,再弄一个热毛巾去房间里面,我有个朋友喝多了。”

安景闻言,点了下头,“好。”

谈婚论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谈婚论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目录预览:001好大一盆狗血002信不信姑奶奶我明天就把你家给炸了003他要不来我砸了他店001好大一盆狗血方圆一直炫耀手里的那块钻石手表,说是她的大金主昨晚给她过生日时送的,限量版,还刻着她的名字。我拿着勺子搅着杯子里的咖啡,两颗糖,两勺奶,甜的有些腻人,就跟方圆的那把嗓子似的,腻腻歪歪的。我顿了一下,索性直接把勺子给扔了,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机。方圆看我动作那么大,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嘿嘿的笑,“曼曼,你是不是生气我昨晚没陪你啊

  • 【偏爱蛮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偏爱蛮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偏爱蛮妻目录预览:第1章你没有权利说拒绝第2章说得对,我就是禽兽第3章你应该叫我主人第1章你没有权利说拒绝天空晴朗,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格外的暖。江羽楠蜷缩在座椅上颤抖着,眼睛被黑布罩着,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前一刻,她还在墓地悲伤的祭拜父亲,可是下一秒,她甚至没来得及看见身后的来人是谁,就被蒙了眼睛,而且被劫持到了这辆车子上!车子速度极快,引擎声轰鸣,她却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们是谁,要带她去哪里?就在她心里恐惧交加的时候,车子忽

  • 【豪门巨星:老婆V5!】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巨星:老婆V5!】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巨星:老婆V5!目录预览:第1章巨星当贼?第2章躺着也中枪?第3章女功夫熊猫第1章巨星当贼?凌晨两点,孙嫣然伏在桌上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突然听到客厅里似乎传来什么声响。二十四小时有保安巡逻,这么高档的小区难道还进贼了?孙嫣然眼珠子转了转,警惕地在门后拿了根棒球棒,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走出去。果然有贼!而且这贼胆儿还忒大!客厅的灯本来关了的,现在客厅却可谓灯火通明。不过这也方便孙嫣然查看敌情,一个穿着白色衬衣,蓝色牛仔短裤的高

  • 【前任翻身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前任翻身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前任翻身战目录预览:第一章:忘了我吧第二章背后的眼睛第三章酒吧沉伦第一章:忘了我吧“如果知道,是我亲手开枪,把这颗子弹送进你的胸膛的,你还会爱我吗?”女子爬在米国某大厦顶楼,端着狙击枪,瞄准了对面一件做工良好的黑色紧身衣包裹住了她姣好的身躯。乌黑的长发在脑后随风飘散开来,阳光之下美得有点失真。瞄准镜里,一个拥有小麦色皮肤的年轻男人,正侧对着窗口埋首于工作,翻动文件之时,余光扫到办公桌上相框内,嘴角瞬间便绽放一抹宠溺。那相框里,正是此刻用枪瞄准了他的女狙

  • 六一欢乐多!敦煌壁画里的熊孩子

    6月1日是国际儿童节。为引领公众去“追寻佛经故事中折射出的儿时足迹和童乐”,敦煌研究院曾经通过官方微信与微博首次披露了涉及儿童图像的敦煌壁画场景,再现跨越千年的中国古代儿童生活史。图为童子礼佛,莫高窟第197窟(中唐)。(图片来源:中新网摄影:樊雪崧)据敦煌研究院初步统计,莫高窟有儿童图像的洞窟183个,约占洞窟总数的37%;榆林窟有儿童图像的洞窟16个,占洞窟总数(42个)的38%。时间从北朝到宋元时期,跨度长达千年。图为莲花童子,莫高窟第329窟(初唐)。(图片来源:中新网摄影:孙志军)此次

  • 地瓜客祝所有的小朋友、大朋友儿童节快乐!

  • 摄影图册欣赏 美国巴斯BUSS战斗直刀定制版猛犸贴片

    美国巴斯BUSS战斗公司这款为订制店版本,选用IFIN钢材硬度为62HRC,厚度5mm手柄为特别订制猛犸贴片

  • 连载7年未完,想拿第一就拿第一,这个IP凭什么?

    当下娱乐圈什么最火?创造101。王菊因其粉丝团“陶渊明”,一夜逆袭。这个“让不可能成为可能”的神话同样出现在风起云涌的网文圈。有网文圈“琅琊榜”之称的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单月月票榜的争榜大戏持续了大半年时间,于昨夜彻底“毁三观”。“一月三更”,连载7年未完结的《赘婿》,不仅于6月1日凌晨夺榜成功,拿下五月月票第一位置,更是轻松打破上月由《牧神记》创下的十三年全网纪录。这一逆转,缘起于《赘婿》作者、阅文集团大神作家“愤怒的香蕉”在五月初宣布“争榜”。得粉丝之作者得天下争榜事件,纯属愤怒的香蕉一时兴

  • 童趣,或许就是这样吧

    小时候,你是否也追逐过到处奔跑的小鸡小时候,你是否也曾下塘摸鱼,爬树偷果小时候,你是否也会偷偷攒下早餐钱去买那些小零食但儿时总有无知与无畏的勇气带给我们的趣事,回忆起来却总能让我们笑上一阵。小的时候能吃上糖都特别幸福,记得有次和麻麻去超市,见到门口有个白色麻袋,里面装着白花花的东西一看就是白砂糖,看妈妈进去买东西,又见周围没人,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了一把塞到嘴里,然后,这辈子也忘不了化肥的味道......在大多数人心中,童年是一生中最充满纯真,也最色彩斑斓的一段时光。也许正如那化肥的味道,也许

  • 千万别这么戴翡翠首饰不仅会毁了翡翠更会毁了你自己!你中枪了没

    常言道:女人如翡翠,翡翠养女人。其实对于女人来说,身上佩戴的翡翠首饰,就如同一张特别的名片,你的品位如何、性格如何,都能从中看出来。但可惜的是,有不少人的“名片”毫无美感可言。因为她们将昂贵的翡翠首饰戴出地摊货的廉价感,这不仅委屈了翡翠,就还拉低了自己的档次。△这样浓妆艳抹、袒胸露乳的,戴再贵的翡翠也不好看那怎样才能将翡翠首饰戴得既好看又高级呢?除了自身的气质要从容优雅外,主要还是靠衣服,毕竟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嘛~戴翡翠首饰,最好别穿这4种衣服一般来说,咱们的日常装扮跟翡翠首饰搭配在一起,都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