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5章(第四章:倾覆沧海一段情)

2017/11/2 23:59: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情覆山河·血色凉歌
第四章:倾覆沧海一段情

“王爷,您请回吧。推荐xbxysw.com”站起身来,夜璃歌不慌不乱,亦无惊无惧,仿佛那外面正朝这里走来的,不过是个寻常人。

傅沧泓却端坐不动。

若凭他的性子,早将夜璃歌一把扯走了。断不会容许她在这个时候,去见那什么太子。

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不可以。

因为,这里是璃国,这里是司空府,这里,更是夜璃歌的闺房。

夜闯女儿家的闺房,他已经失礼在先,更不能无端端地坏她名节。情覆山河·血色凉歌5章(第四章:倾覆沧海一段情)

但,他真的不想走。

傅沧泓站起了身,亦不言语,拿起照影剑,轻轻掠出窗外,不知所踪。

从从容容地,夜璃歌收起酒具,收好惊虹剑,对镜理罢妆容,着了件玉白的纱裙,掀了帘子出去——绣楼底层,也有会客用的茶室,是以,她不必去前厅接待那位尊贵的太子爷。

她只是有些不明白,安阳涪顼,所为何来。

依照礼制,璃国新婚夫妇,名分未定前,是不能随意相见的,更何况,他是一国太子。

“璃歌,璃歌,”未及下楼,安阳涪顼兴奋的嗓音已然传来,手里捧着样物事,颠颠地冲进绣楼,一见到夜璃歌,更加兴奋,“这个给你。”

夜璃歌收住脚步,眸华淡淡地瞧去。说明xbxysw.com

见是一枚硕大浑圆的珍珠,莹莹散发着光泽,在安阳涪顼的掌中轻轻转动着。

“殿下,请随我来。”夜璃歌下了楼,微微一笑,侧身朝茶室走去,安阳涪顼巴巴地跟在她身后,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对于她的大名,他早有耳闻,只是从未想过,她会这样地美。

这样美的女子,即将成为他的妻子,年轻而不经多少世事的太子爷,整个儿兴奋了,自从仪式结束后,这半日光景,他的心里眼里,想的念的,都是她。

都是怎么取悦她,怎么亲近她,怎么才能让她更喜欢自己。

每每想到这个女子,他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起来,脸儿发红心儿发跳。情覆山河·血色凉歌5章(第四章:倾覆沧海一段情)

他并不是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因为在后宫中,董皇后虽宠他,但却在男女之事上,对他要求甚严。

也许,是董皇后有先见之明,早早匡定了要夜璃歌这般的女子,做自家儿媳。可夜璃歌是什么人?十三岁上下便名动炎京,十五岁名动璃国,十八岁名动天下,而她的儿子,除了显赫的出身,除了一个太子爷的头衔,还有什么,能够配得上人家?如果再有些不三不四的癖好,不说夜璃歌了,单单夜天诤那一关,只怕都过不了。

是以,安阳涪顼或者蠃弱,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娇纵浮夸,倒也不是什么坏孩子。

不是坏孩子,也并不一定,就是好男人。

孩子和男人,是有区别的,有些人,一辈子能做个天真的孩子,却永远成为不了让女人仰慕的大丈夫。原文http://www.xbxysw.com/

比如,安阳涪顼。

进了茶室,夜璃歌安排茶果,取小炉引火沏茶,脸上仍旧不愠不火地:“太子,请稍待。”

“好。”安阳涪顼点点头,拿眼睛殷切切地看着她,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半晌把手中的珠子递到夜璃歌跟前,嗫嚅着道,“这个,送你。”

“多谢太子殿下。”夜璃歌接过,放在桌边,仍旧不停手地沏茶。

水沸,提壶冲入杯中,袅袅香气扩散开去,微微地有些醉人。小百姓养生网

“璃歌,”安阳涪顼的神情有些怔忡,“我可以这样唤你么?”

“当然可以。”夜璃歌莞尔,“太子随意。”

“璃歌,”安阳涪顼忍不住又唤了一声,“那个……你搬到宫里去住好不好?”

“什么?”夜璃歌抬起眸,第一次拿眼正视他。

“那个……”安阳涪顼面色绯红,整个人都扭捏起来,“我们……不是会……成亲么?成了亲,就该住在一起,不是么?”

“太子,”夜璃歌耐心地解释,“那得等到大婚礼后,现在,不行呢。”

“那——我搬到司空府来,好不好?”安阳涪顼突发奇想。

呃——夜璃歌黑线。

“太子,我回京不过暂住数日,很快便会返回牧城,还得领兵上阵杀敌呢。”

“杀敌?”安阳涪顼这才想起,对面这个女子,不单单是自己未来的太子妃,还是个赫赫有名的女将军,一念至此,他整个人都激动了,一伸手抓住夜璃歌的手腕,“不行!你不能去!你要留下来!我让父皇派别人!”

“太子,”夜璃歌一脸和颜悦色,“调兵遣将,不是儿戏,此时与虞国的战事吃紧,岂能说换将就换将?”

“那也不是非你不可啊,”安阳涪顼扬起眉,近乎蛮横地道,“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许你走!我是太子,你得听我的!”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夜璃歌板起了脸——她可不是宫中的训谕嬷嬷,能有那些好-性儿跟他磨,她是杀伐疆场的将军,一旦发起火来,就连那些大兵疙瘩子,也得胆颤心惊。

果然,安阳涪顼一下子便蔫了,甚至连眼圈都有些泛红了——也难怪他,这么些年在宫里,除了父皇母后,有谁敢嗔他一字半句?“夜已深了,太子若无别事,请先回吧。”夜璃歌清冷着嗓音,下了逐客令——对这个在珠围翠绕中长大的皇太子,她虽无恶感,却也没什么好感,能少呆一刻,是一刻。

“我——”安阳涪顼却只觉憋屈,他兴兴然而来,甜头没尝到一点,反倒受了“心上人”的冷待,心中的性子不由蹿了上来。

不理会夜璃歌的冷脸,安阳涪顼起身凑到她身边,满眼期盼地看着她:“璃歌,我们再说说话儿,好不好?”

夜璃歌皱眉,却也不便拂了他的意——无论如何,自己将来都得与他共处些时日,倘若,倘若能让他变得刚强些,或许自己就能趁早解脱。

思及此处,夜璃歌和缓了脸色:“太子,想听什么?”

“跟我讲讲军中的事吧。”安阳涪顼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赶紧接过话头。

“好吧。”夜璃歌点头,挑了些惊险有趣的,逐一说来,把个安阳涪顼听得目眩神迷。

窗外的明月,一点点向西移去。

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双眼,安阳涪顼轻轻靠上夜璃歌的肩。

夜璃歌一怔,却没有推开他。

因为他的举动,纯稚得没有一丝别的含义。

只是困了。

只是自自然然地想休息。

她缄默了言语,无声地包容了他的冒犯。

“夜……小姐?”服侍太子的随身太监福如弯着腰走进,看向夜璃歌。

“有备辇吗?”夜璃歌启唇。

“有。”

“叫两人个人,扶太子回去吧。”

“好。”福如答应着,一溜烟儿去了,叫来两名宫女,上前搀扶安阳涪顼。

“……璃歌,我要璃歌……”安阳涪顼却扯着夜璃歌的衣衫,怎么也不肯松手。

福如顿时傻眼了。

夜璃歌也皱起了眉。

“算了,就让他在这里睡吧。”终于,她做出理智的判断,侧身打横抱起安阳涪顼,朝旁侧的软榻走去。

“……奴才/奴婢告退。”福如不敢留下打扰,领着一干人退了出去。

室中寂寂,侧倚在榻上,夜璃歌看着攀在自己身上的男子,秀眉微微隆起——父亲的话,半点不错,太子的性情,的确过于文弱,这样的一个男子,怎能担得起璃国的未来?可是璃国皇室,除了他之外,却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储君人眩

难怪父亲会作那样的打算。

以她的清冷刚强,去携补太子的不足,扶助他渡过最危难的时期。

只希望,只希望父亲的安排是正确的,只希望这个安阳涪顼,能够养植起那么一点点的男儿刚性,那么她,就能——嗤——凛冽剑气,骤然扑面而来,对准的,却是榻上的安阳涪顼。

“你做什么?”夜璃歌蓦地抬头,径直以手掌,对上那锐利寒锋。

“我杀了他!”持剑男子钢牙紧咬,眸中火光暴蹿。

“傅沧泓!”夜璃歌低喝,“你若敢伤他分毫,我必取你项上人头!”

“你说什么?”傅沧泓浑身一震,整个人凝立当常

“我说,你若敢伤他分毫,我必,取你项上人头!”夜璃歌一字一句,定定重复。

“好,好,好。”傅沧泓怆然低笑,“原来我在你眼里,还不如这个无能的纨绔公子。”

“不,”夜璃歌摇头,“我当你是友,当他是君,君有难,臣必挺身相护于前。”

“那么我呢,若我有难,你会怎样?”

“我会——与尔共担。”

傅沧泓久久地凝视着她——那双水眸,如此地清澈恸魂,没有丝毫杂质。

终于,他收了剑,负于身后:“夜璃歌,记着这四个字,永远,永远不要忘记。”

“璃歌一言,驷马难追。”

“好一个驷马难追。”——其实他想要的,比这多很多,可是他更明白,不能急,一定不能急。

夜璃歌,你会是我的。

一定会。

只要她一日未嫁,他就还有机会。

夜璃歌,我可以等,等到你慢慢看清我的心;夜璃歌,我可以守,守到你心甘情愿来到我身边;只是他想不到,也料不到,世上很多事,不是等,就会有结果,不是付出,就会有收获。

就比如他这段,只一日,便倾了整个沧海的情。

情覆山河·血色凉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覆山河 或 血色凉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一个人失忆1章(1 活着受罪更好)

    原标题:一个人失忆1章(1活着受罪更好)书名:一个人失忆1活着受罪更好一家破败的庙宇里,角落了稀稀落落的铺着一堆茅草,上面躺着一个人,从背影看依稀看得出是一个瘦弱的女子,蜷缩着身子,微弱的呼吸声让人不禁怀疑她是否还有一口气儿。“娘——”一个小小的身影端着一碗水进来,扶起地上的女子,“娘亲,喝点水吧!”御天容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小孩子,一脸灰尘,衣服破破烂烂的,连小手也是脏兮兮的,这个破庙里连水也是难得的。“娘亲——”小男孩又轻轻的唤了一声,一双明亮的大眼看着她,带着一分惊惧,似乎害怕他扶着

  • 腹黑总裁的呆萌娇妻1章(第一章你怀孕了)

    原标题:腹黑总裁的呆萌娇妻1章(第一章你怀孕了)小说名字:腹黑总裁的呆萌娇妻第一章你怀孕了“怀孕前三个月尤其要注意,禁止同房,你现在已经有少量出血了,所以更加要小心……”“等等!”林玥月一脸茫然的打断了医生的话:“医生,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怀孕……?”“这是检查结果,你已经怀孕十周了。”医生将一纸化验单推到了她的面前。‘轰’的一下子,林玥月的脑袋仿佛都要炸开了。她明明还是个处女,从来都没有跟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怎么可能怀孕?老天,谁来跟她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的,医生,我

  • 异能高手闯花都1章(第一章 生下来就是天残)

    原标题:异能高手闯花都1章(第一章生下来就是天残)书名:异能高手闯花都第一章生下来就是天残南方最是多水之乡,一阵凉爽的秋风从村头的草垛上掠过,淅淅沥沥的就下起了小雨来,鱼塘里全是一个个的小点点,大鱼小鱼都开始冒头了,当你一网子兜下去,一准的能捞不少。这个时节最是渔民们高兴的时候,雨水充足,水草丰盛,不用洒多少鱼料,鱼儿也能疯狂的生长,即便是最不起眼的小草鱼钓上一条来,放在锅里,热油一炸,再撒点青椒粉,一口一个,用来贴秋膘最是不错。只是,身为鱼塘的主人,刘文此时却很难提起兴致来。甭看他小子正美滋滋

  • 绝世铁拳1章(第1章偷看美丽的邻居)

    原标题:绝世铁拳1章(第1章偷看美丽的邻居)小说书名:绝世铁拳第1章偷看美丽的邻居八月,炎夏,滨海市。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说起来,苏晴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自带了

  • 招惹了极品女上司之后1章(第一章 招惹了美女上司)

    原标题:招惹了极品女上司之后1章(第一章招惹了美女上司)小说:招惹了极品女上司之后第一章招惹了美女上司刚出去帮客户装了一个电话,回到办公室,口干舌燥的,我喝了一口纯净水,手机里有一条黄色笑话:夫一脸兴奋的问:日?妻无奈的摇头答:月翻出来发给我一个叫李靖的朋友,手机信息发送中。我看了看,感觉不对劲,再仔细看看,晕死!手机显示的号码不是李靖,而是林魔女!我慌忙拿起手机按红色的退出键,但是信息发送过程中是根本无法退出的,我把电池拆了出来,上帝保佑我那条信息不要发了出去。林魔女本名林夕,另一个更响当当的

  • 娇妻临门,男神老公请接招1章(第1章:离我远点)

    原标题:娇妻临门,男神老公请接招1章(第1章:离我远点)小说书名:娇妻临门,男神老公请接招第1章:离我远点东市的销金窟,VITAS酒吧。三楼,封闭式豪华贵宾VIP总统套房内。一丝不苟的穿着黑色西装的四位保镖战战兢兢,九十度弯腰站在巨大黑色真皮沙发前,为首的一号保镖压低声音说话。“霍少,”“离我远点!”沉寂的包厢中乍然响起一道不悦的男声打断保镖的话,他音色低而沉,冷中含冰,几分黯哑,好听的令人窒息。保镖们心领神会,整齐划一,训练有素,齐刷刷小步子往后退了五步。“霍少,那女人已经,”为首的一号保镖坚

  •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1章(第1章 火车上的大老婆)

    原标题: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1章(第1章火车上的大老婆)书名: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第1章火车上的大老婆“嘻嘻,美女我观你面相不凡,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极品面相啊,若是我猜的没错,再不久后你将会遇见一个命中注定的人。”隆隆发动的火车上,其中一节乘客比较稀少的火车厢上,一名穿着朴素,相貌略有一丝俊朗的少年正带着一脸笑意跟坐在他对面的美女聊着天。少年名为张小凡是深山出来的农户孩子,这一次坐上这辆前往杨海市的火车是打算完成他爷爷交代给他的事情。张小凡的对面坐着一名美女,她身穿红色低领T恤,下身穿着白色的超短裙,

  • 豪门秘婚:陆少要偷欢1章(001 嫁入陆家1)

    原标题:豪门秘婚:陆少要偷欢1章(001嫁入陆家1)小说书名:豪门秘婚:陆少要偷欢001嫁入陆家1“你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赚钱啊,这个家上上下下不都是我在打点嘛,要是没有我,你一个人可以支撑起那么大一个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让刚回到家中的苏向晚眉头轻蹙,脚停在门口,还没踏进去,就可以感觉到家中火药味十足的气氛。听到脚步声突然停下,一道中年男音响起,语气里带着几分的讨好:“秦蕙,向晚马上就回来了,你别说的那么大声!”“怎么?有本事做没本事说?苏振然,要不是你判断失误,公司怎么会亏损三百万,你自己

  • 虐爱成瘾:妻与子归1章(第1章凌乱的床)

    原标题:虐爱成瘾:妻与子归1章(第1章凌乱的床)书名:虐爱成瘾:妻与子归第1章凌乱的床“我们离婚吧!”白天晟冷冷的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只淡淡道。他叠着腿,慵懒的埋在沙发里,没有抬眸看一眼对面紧抿着唇瓣,脸色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妻子,秦妍希。他什么都没穿,下身只随意的裹着一条白色浴袍,性感而又强健的肌肉,好不掩饰的展露于人前。而压抑的空气里还弥漫着一种恶心的味道……那是来自于,凌乱的床上,那一滩浅白色的精-液。然而,承受这液体的女人,却不是她秦妍希!!是谁,她根本不知道,只知道,当她送点心进他办

  • 恋妻成瘾:漫漫追妻路1章(第1章再见,前夫)

    原标题:恋妻成瘾:漫漫追妻路1章(第1章再见,前夫)小说名称:恋妻成瘾:漫漫追妻路第1章再见,前夫“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面前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