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腹黑夫的祸害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19: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腹黑夫的祸害妻

第002章 重生奇遇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碍…”

有人在耳边泣呼。网站http://www.xbxysw.com/头痛欲裂的像是被人强行劈开,谢一珊的眼皮动了半天,费尽力气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张含泪带泣的脸,看到谢一珊醒来,禁不住喜得欢叫一声:“小姐,你终于醒来了?”

谢一珊茫然的看着她,在她近前又哭又笑的是一个穿着古装、梳着古式发髻的姑娘,看样子年纪绝对不会超过十六岁。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姑娘,怎么她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咽了咽嗓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谢一珊惊讶的问了一句:“我认识你吗?”

姑娘先是一怔,接着又大呼小叫起来:“小姐,你是不是摔坏了脑子,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我是你的丫鬟小灵啊?”

谢一珊仍是茫然的看着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一通,还是摇头,她完全就不认识这个叫什么小灵的。再看这间屋子,完全古色古香的样子,蕉叶形的窗户透进来一格一格的阳光,房间很宽敞,屋中陈设雅洁,幔帘低垂。她自已就躺在雕花木床上,侧边有一只小几,几上摆着一只青花瓷碗,碗里冒着热气。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在这里呢?明明记得当时是车祸碍…脑海里不停的有间断的画面闪现,记忆的碎片一点一点叠合,谢一珊终于记起来了,她明明是历经了一场车祸,怎么会到这个地方了?

“这是哪里?”

看到自家小姐一脸茫然的表情,小灵吃惊极了。可怜的小姐被夫家休,连脑子也摔坏了,她居然连自已的家也不认识了?她有些不甘心的上前摸了摸小姐额头,颤声道:“小姐,你好好想想,这是你的家啊?我是小灵,你真的全都不记得了吗?”

“我的家?”谢一珊觉得好笑极了,这怎么可能是她的家呢?这明明就是一间古居,难道现在流行怀旧,李正凯把家里装修成了这样?不对啊,家里明明就是两室两厅的单元房,根本就没这么大地方……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想到这儿,她“腾”的坐起来,不坐起来还好,一坐起来就感到头晕目眩,真是要命的难受。推荐xbxysw.com

小灵忙上来扶她:“小姐,你头上有伤,千万不要乱动。”说到这里又语气悲愤的埋怨:“都是姑爷不好,若不是他休了小姐,小姐也不会落到这样的田地。”

“姑爷?被休?”谢一珊的脑海里亮了亮,突然把整个车祸都回忆起来了。可恶!她真的什么都想了起来,那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也是她结婚三周年的日子,就在从普渡寺回来的路上,李正凯要和她离婚……再后来汽车被撞下山,发生爆炸……想到这儿,她忽然惊问:“李正凯那个王八蛋呢?让他出来见我?”

小灵完全呆祝天啊,怎么从小姐口中说出来这么一个陌生的名子,她连听都没有听过,小姐果然是摔得脑子都错乱了……那天府中的人去把小姐带回来的时侯,小姐还在昏迷不醒,大夫说失血过多,恐怕连命都保不住,没想到小姐的命是保住了,却失忆了……想到这儿,小灵再也呆不住了,一溜烟的往外跑去,边跑边喊:“老爷……老爷……不好了,小姐她失忆了……”

谢一珊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跑出去,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这究竟是怎么会事?怎么会这样?就算她被人救了,也不能是这种情形碍…她用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已的头发,怎么好像也是梳着发髻,额角上的一个伤处在提示着脑袋疼痛的根源;再低头看了看身上所穿的衣服,怎么连自已身上的衣服都是古装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怎么会事?

谢一珊环顾着房中的陈设,心头忽然生起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莫非……世界上最狗血的事情被自已碰到了,难道是悲剧的穿越了?想到这儿,不由得踉跄着来到梳妆台前,面对着铜镜,打量起自已来。天!这是自已吗?头上高梳着发髻,椭圆形的小脸,秀眉细目,虽面带病容,尽管这样仍能看出是个模样俊俏的女子,可这是自已吗?她顿时被镜中的自已吓呆了,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一群人纷沓而至的脚步声,一大群人就冲进了房中。

为首那人的中年人约有四五十岁,看起来一团和气,容貌竟和镜中自已有几分相似。谢一珊心中还在疑惑,中年人已然抹着眼泪走了过来,悲悲切切的道:“女儿啊,这是怎么会事?听小灵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人居然叫自已女儿?谢一珊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推荐xbxysw.com

看着谢一珊呆若木鸡的模样,中年人猛的上前一把搂住了她:“女儿,你好好看看,我是你爹啊!”

她什么时侯有这样一个爹啊!谢一珊真想指着他的鼻子解释,想想自已现在都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勉强忍住,故作不解其实也真是不解的问:“你是我爹?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又是谁?”

“小姐果然什么都忘了……”小灵指着中年人向谢一珊说明:“小姐不会连自已叫什么都不知道吧?这个是老爷,也就是你的爹爹,云湖织造温天成温大人啊,这里就是温府,你自已的家,你是温家大小姐温子君埃”

什么云湖织造,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谢一珊按住头疼的脑袋,诧异的问:“你刚才说什么我被休了,这是怎么会事?”

“小姐啊,你连这个也不记得了,若不是姑爷休了你,庄家的人还把你推倒撞破了脑袋,你也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小灵越说吓得脸越苍白,连身边的温老爷也是额头上不住有冷汗顺着鬓角滴落。

谢一珊长吸口气,努力让自已平静下来,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这辈子她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温天成看着女儿一脸迷惘的样子,痛心疾首的道:“快请大夫来再给小姐瞧瞧……”又转过头对小灵道:“你在这儿好生侍侯小姐,千万不要让小姐再有什么闪失,若是小姐出了什么意外,仔细你的皮!”

正自说话,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又尖又砾的声音,“哎呦!”

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立在门口,脸上带着假模假样的笑容,款款行至房中,用满含鄙夷的目光打量着谢一珊:“哟……我还当是出了什么事呢,原来咱们家被休的大小姐醒过来了。”

第003章 坏心眼的姨娘

谢一珊听了这话,禁不住皱了皱眉,这妇人又是谁?怎么说话的口气听起来这么别扭,看人的眼神也让人很不舒服。

温天成看了李姨娘一眼,口气有些不悦的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你来干什么?”

“哎呀,自家的闺女醒了,我这当姨娘的当然要过来瞧瞧……”李姨娘说话间又瞥了谢一珊一眼:“瞧瞧咱们闺女气色还不错,看来是完全恢复了。”

谢一珊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敌意的环顾着这个李姨娘,只见这个李姨娘的年纪不过三十余岁,风韵楚楚,模样倒是标致。小百姓养生网心下暗想:这应该就是温老爷的侧室了,也就是温子君的姨娘,怎么看起来这个姨娘一点都不待见温子君呢?

小灵忙嘴长的上前说道:“姨娘说笑了,咱们小姐到现在都神志不清呢,她根本就没有复原。”

“没有复原?”李姨娘又忍不住拿眼睛盯住谢一珊,口中啧啧:“说得也是,就算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子被人休了都要死要活的,更何况是咱们这样的人家……”话外之音不言而喻。

谢一珊听到这里,真是有些恼火,压住心头的怒气,她倒要听听这个李姨娘是怎么说的。

李姨娘果然又不知死活的说了下去:“不过幸好咱们这样的人家不差钱,闺女回来了,就算是白吃白喝咱们家也养活得起,就是……”说到这里她声音顿了顿,特意关注的看了看温老爷的脸色,又道:“就是这好说不好听啊,好歹我们家老爷也是堂堂的云湖织造,现在弄得满城风雨的,让老爷的面子往那儿搁。”

温天成听了这话,果然脸上阵红阵白,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你说够了没有,女儿才刚醒来,你这个做姨娘的也不知道体恤,就知道在这儿说风凉话。”虽然是在指责李姨娘,口气明显没有那么严厉,反而有些宁事息人的意思。

谢一珊听了不禁心中暗笑,看得出来这温老爷倒是对这个侧室很宠爱,就连指责也听起来雷声大雨点小,估计这个姨娘不会听他的。来自xbxysw.com

果然,在听到温老爷的话后,李姨娘有些撒泼的不依起来:“老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这不全是为咱们这个家着想吗?你想想咱们家何等身份地位,出了这档子事儿,分明就是庄家故意往咱们脸上抹黑呢,就算老爷不计较,妾身都替老爷鸣不平呢!”

温天成皱了皱眉头:“无端的说这些干什么?现在子君总算醒了,可身体还是很虚弱,再不要说这些话刺激她了。”

“妾身可不是要刺激子君,其实是在可怜她。”李姨娘说到这里,装模作样的看着谢一珊,夸张的大声叹气:“可怜咱们家的大小姐,这般容貌,这才嫁到庄家没有两年就给休了,早知道庄暮寒这么薄幸,当初老爷就不该把大小姐许给庄家,倒不如嫁给我嫁家侄儿,我那侄儿再不济,也断不会做出这等事来。”李姨娘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当年她娘家的侄儿看中了温家的家世地位,更兼对温子君姿容大为倾倒,一心想娶温子君,没想到温老爷竟然嫌她娘家地位不及庄家,断不肯把女儿嫁过去,她可是从来都没忘记。

谢一珊听到这里,倒是脑中一闪。李姨娘口中所说的这个“庄暮寒”应该是她的夫君了,可惜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人是谁,不过这个庄暮寒居然把温家大小姐给休了,直觉上她就对这个人没有好感。

“好了好了,还说这些陈年旧事做什么?”温老爷没好气的瞥了李姨娘一眼:“现在重要的是赶快给子君调养好身子,可怜我这女儿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真是可怜。小说腹黑夫的祸害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说着眼圈又红了。

谢一珊虽然还是搞不清楚状况,不过短短的片刻,稍微对这里的情况有一些了解。原来这个温家大小姐温子君是刚刚被夫家休了,而且肯定受了伤,要不她的脑袋怎么会这样疼呢?只是她还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被休。想到这一点她就觉得怒不可遏,凭什么她就那么倒霉,碰到的男人一个两个都要休了她,难道她就是弃妇的命吗?等她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想办法替自已讨回公道,想欺负她可没那么容易!

“大夫来了……”

仆人拥着大夫从外面匆匆赶来,大夫背着药箱,赶来的太急切,满头满脸的汗。

温天成忙拱了拱手:“王太医,真是麻烦你跑这一趟,你快瞧瞧小女的病情如何。”若是在往日,闺阁中的小姐夫人,自然是要回避的,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的虚礼。温天成一心惦记着女儿的病情,免去许多俗套。

王太医擦着额角的汗,满脸堆笑:“温大人太客气了,大小姐能苏醒过来,也算是她的造化了,先让我替小姐把把脉。”说着掏出腕枕。

早有人扶着谢一珊躺下,她虽然满腹不悦,又有什么办法,况且脑袋也确实疼的很厉害。

王太医细细的把了一会儿脉,才脸含微笑的抚髯,抬头说道:“温大人不必担心,小姐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只需好好调养便可痊愈了。”

温天成不敢确定的问:“小女现在连自已是谁都记不得了,这样的病情算是稳定吗?”

王太医听了这话,眉头紧锁,沉吟半响才道:“这个……大小姐可能是脑是有淤血,所以才会失忆……”

“那要怎么办?”

“须以银针刺入小姐的脑中,把淤血及时疏散,方才可行。”

温天成听了这话,才稍感安心,“如此,就有劳太医下针。”

谢一珊听到两人的对话,可是吓了一跳,她从来都怕疼的厉害,用银针刺入头部,只是随便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太医取出那么粗、那么长的银针,谢一珊吓得禁不住大叫:“我不要,不要拿银针扎我……”不顾头疼的坐了起来,她才不要被人扎针。

“大小姐听话,太医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看到大小姐惊恐的表情,李姨娘半真半假的说着,用眼神示意让丫鬟上前按祝

谢一珊惊恐极了,打死也不愿意让银针扎在自已的头上,“不准扎我,我没病,我也没有失忆,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她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也不知是因为过于激动还是反应太过强烈,几个丫鬟都没有按住她。

温天成看了于心不忍,却又劝道:“子君,你别乱动,还是让太医给你扎几针吧。”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柔弱的女儿反应会如此强烈。

“我不要……”谢一珊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忽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众人:“我没病,我不要扎针,你们再逼我,我可不会再客气了!”

第004章 和以前判若两人

谢一珊的这一举动,真是把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惊住了。温大小姐从来都是一副娇娇柔柔的模样,谁也想不到她竟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和以前判若两人。

被李姨娘指使去按她的丫鬟们也被她的气势所掠,不敢上前。

王太医也是吃大了嘴巴,有点不知所措。

最感到惊诧的是温天成,他先是定定的望着女儿,接着鼻子一酸,又要掉下泪来。可怜的女儿不知在庄家受到了什么打击,性情都变了。不禁有些心疼起来,他身为父亲,不能维护女儿的权益,看到女儿这样,真是又是心痛又难过,摆着手道:“罢了罢了,王太医,你就多开几贴疏散的药剂给小姐吧,我们再不要逼她了。”

李姨娘还有些不甘心,只是老爷已经发话,也只得忍祝

王太医忙收回了银针,拱手道:“既然如此,老夫现在就开个药方,只要照这个方子服上几剂,相信小姐很快就会好转。”说着被人请出去写药方。

李姨娘瞥了谢一珊一眼,被她狠狠的一瞪,顿时有几分不安,不敢再纠缠下去,忙劝温天成:“老爷,既然太医都说大小姐没事,你就不要担心了……”

谢一珊露出一丝疲 惫,她的身体本来就没有复原,这么一闹,觉得头更疼了,真是要命的感觉。脚下又是一浮,若不是小灵上来扶住,早就撑不住倒在地上。

“老爷,我看咱们大小姐的身体还很虚弱,咱们还是不要呆在这里了,不如让大小姐好生静养,说不定身体还恢复的快一些。”

虽然这个李姨娘说话行事,都挺招人讨厌的,不过她总算说了句谢一珊爱听的话。看到这么一大堆人乱哄哄挤满了房间,谢一珊真是不胜其烦,李姨娘的话倒是正中下怀,正想附合,却听到小灵说道:“李姨娘说的对,老爷还是先回去吧,我照顾小姐就好。”

“是啊是啊,大夫也说了,大小姐需要好好的调养,咱们还是快走吧。”李姨娘不由分说,拉了温老爷就走,他们这一走,屋子里站的丫鬟仆人也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小灵一个人。

“小姐,我还是先扶你到床上休息吧。”小灵忍住难过,把自家小姐扶到床上。

谢一珊对现在状况或多或少有一定的了解,这名叫小灵的丫鬟对她的细心体贴,也着实让她有些感动,摆了摆手:“你也出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小灵注视着她,顿了几秒才道:“也好,那小姐就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煎药。”说着替谢一珊掖好罗衾,这才轻移碎步,离开房间。

看着小灵带上房门,谢一珊这才吁了口气,所有的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她简直无法招架。她清晰的记得,那天出了车祸,等她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只是她不明白,原来这个温大小姐去哪儿了,难道是那个温大小姐已经死了,她的灵魂重生在温大小姐的身体上?实在想不通。脑袋还是阵阵发疼,她禁不住用手去揉太阳穴,这才瞥见左手无名指上那枚红色的玛瑙戒指,想起车体爆炸的一瞬间,玛瑙戒指所发出来的光芒,残留的记忆像是被条线给串了起来,难道说是戒指把她带到这里来的?世界上难道真的会有这么奇异的事情发生?难道真的是戒指的力量?

谢一珊怎么也想不通,她现在明明活着,可是身处的环境已经不是现代社会了,就连模样都已经改变。可庆幸的是,她毕竟活着,人们不是常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也许有一天,她也可以再回去。这么一想,忽然觉得能够生存下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只要活着,就有机会。忍不住苦笑一声,她永远也忘不了车祸发生前李正凯离她而去的一幕,更忘不掉他所说的话,多年的感情,始终抵不过一场外遇,在那么危急的时刻,他居然狠心不管她,世上男子的薄幸可见一斑。现在上苍既然给了她这样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她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与其哭着落泪,不如笑着活下去!

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是谢一珊,而是云湖织造的千金,温家的大小姐温子君。把手握得紧紧的,看着从窗内透进来的阳光。阳光依然是充满了生机,她的人生是不是也一样呢?

阳光忽然被人挡住了,有一个人就站在窗前,往屋子里环视。

温子青从窗格往外看去,她只看到人影一闪,方才立在窗口的人就不见了,模模糊糊感到那人的个子很高,这又是谁呢?她搞不清楚。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温子青确实是被夫家休回家的,至于为什么受伤她就不得而知了,而且看得出来这个温子青在温府并不招人待见,起码李姨娘就敢当着温老爷的面,说出那些难听话……

还在胡思乱想,听到门口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小灵端着托盘进来了,“小姐,你怎么还没有睡?”

“我睡不着……”温子君挪动身体,试图让自已躺得舒服一些,“小灵,我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明白,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小姐想知道什么。”一定是小姐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可怜的小姐,当初小姐嫁给姑爷的时侯,全府上下都觉得两人是天作地合的一对儿,没想到才两年时间,小姐就被休掉,而且还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当时老爷要替小姐讨回公道,却被李姨娘阻止了。小灵想到这儿就替自家小姐鸣不平。

“我想知道……”温子君想了想才问:“到底庄家是何许人家?我为什么被休?”

“这个……”小灵最担心小姐问这个,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庄家就是说的锦江织造,和咱们老爷一样都是织造,官位是一样的,姑爷庄暮寒就是小姐的夫婿,这次小姐被休,连我们也不清楚原因,听人说,好像是因为小姐没有生养。”

小灵已经回答的小心翼翼,温子君一听可恼火了,搞了半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休啊,看来古代妇女的地位低下真是没有说错。微一思忖,又问:“不是说才成亲两年吗?”

“是碍…我们都为小姐鸣不平呢,庄家实在太过份了。”小灵说到这里,又细声细气的安慰她:“小姐别想的那么多了,就算小姐被休,以小姐的容貌人品,老爷一定会帮你找一个更好的夫婿,小姐完全不用担心!”

温子君唇角上弯,无声的笑了。现在的她可没想过那么多,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她对婚姻失望至极,而且再也不相信爱情。

腹黑夫的祸害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夫的祸害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宝贝4章

    原标题: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宝贝4章书名: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宝贝第4章没兴趣,赏你了!“你不是说云若汐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暮色里,沈颢紧张的盯着那边的美式阁楼,夏初心就在楼下站着,沈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的背影。云雅曦一脸狠辣,还夹杂着一些嫉恨,“你问我,我问谁去!只不过,这一次算她命大,下一次我一定让她生不如死!”沈颢将她脸上呢一丝嫉恨收在眼底,眸子幽暗了几分,沉沉的道,“若是让她攀上了那楚少,以后,你我的麻烦都不会少。”这才是沈颢真正忌惮的,要只是一个云若汐,他还不放在眼里,那

  • 撩爱无边:总裁的惹火娇妻4章

    原标题:撩爱无边:总裁的惹火娇妻4章小说名:撩爱无边:总裁的惹火娇妻第004章不堪的婚礼这样的话无疑与是在打沈父的脸,但他脸上却只见激动不见奴意,反而顺着傅云策的话说道:“是是是,是我说话不着调了,您不用派人通知我,您能来就是给我们莫大的脸面。”众人脸色立时变得意味不明起来。刚才沈母还说人家是破落户,指着人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几乎要把人家给赶出去,可再看看沈父这只恨不能立时跪下来给人家擦鞋的做派。这脸打的,可真是响亮啊。季惜灵和沈母脸色都变得很难看,活像是吃了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收了

  • 总裁大人,求放过4章

    原标题:总裁大人,求放过4章小说名:总裁大人,求放过第三章他是个魔鬼苏筱筱打着哆嗦无力地蜷缩在玉窑的一角。在她脚边放着的是未动分毫已经冷硬了的饭菜。他什么意思?什么叫庆幸她还有些用处?被关在这里是要做什么?看着四周冰冷的玉石壁,她知道这里有监控,也知道迟煜勋一定在某个角落看着她。她真不明白这个男人脑子里装着什么?为什么非得认定宝石是她偷的!“真是好冷……”苏筱筱环顾四周冰洁玉壁,她哪里知道,玉窑之所以称为玉窑,是因为它通体由上等汉白玉所筑,极奢之品!咋一看美极了,可它聚集的寒凉之气久了是会要人命

  • 总统大人,我在上4章

    原标题:总统大人,我在上4章小说名:总统大人,我在上第4章不准亲密接触五千万,够她跟池里里生活了。想到这里,她脸上温温软软的笑明媚了几分:“总统大人,口说无凭,白纸黑字为证。”萧景深在她面前,一向喜怒无常、阴晴不定。不拿着白纸黑字的条款,她不省心。她话音刚落,只听见“啪”的一声,一个极重的东西就落在了她的大腿上。池一一疼得差点尖叫出声。她定睛,看向那样东西。一个纯白文件夹。她连忙打开文件夹。厚厚的一叠纸。前面十八页是打印的,每一项条款罗列得仔仔细细,比跨国公司签亿万生意还要谨慎。池一一神色平静地

  • 一纸婚约:鲜妻18岁4章

    原标题:一纸婚约:鲜妻18岁4章小说名称:一纸婚约:鲜妻18岁004当年的承诺(1)要再次说明一下,这房子真他妈的大呀!“李小姐,老夫人在一个小时前已经飞往伦敦了,等会儿会有我们少爷见你。”管家说道,声线也很温和。“那个……”李小桃都不知道要说啥了,她觉得他们一定是认错人了。“我姓徐,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徐伯。”徐伯自我介绍起来,他在方家已经做了三十多年,也算是资深元老级的人物了。“徐伯,你家少爷是不是就是顾恒啊?”李小桃小心翼翼的问他,就算在土鳖,可是在t市,有谁不知道顾氏总裁顾恒的名字

  • 鉴宝庶女斗天下4章

    原标题:鉴宝庶女斗天下4章小说名字:鉴宝庶女斗天下第四章浑身猪粪的女儿虽然不是嫌弃农庄的环境,可是想到额头上还带着伤,焦雨甄也便有着金儿撑扶着她从农庄里出来,可是因为没有夫人王氏和大小姐焦如之的同意,庄子上也没有人敢给她们一些换洗的衣服,甚至连口水也讨不到,金儿满心的委屈,可是焦雨甄却不甚在意,他随手在地上抓了一把积雪,用手心暖了以后便用来洗脸,虽然一身血污和粪臭,却不妨碍她将脸简单梳洗,然后让金儿帮忙将凌乱的发髻修整一番,再走出农庄的时候,她也便只是像一个乡下的贫穷人家女儿罢了,不过她从未想过

  • 骗婚前妻送上门4章

    原标题:骗婚前妻送上门4章小说名:骗婚前妻送上门第4章你就是个女骗子而趁着这个空当,陆晴天抱着顾天泽的两只手不动声色地从脖子上迅速扯下围巾,靠着两只不断挥舞的胳膊,陆晴天成功将围巾系在了顾天泽的腿上。“哇哇哇……呜呜呜……”陆晴天依旧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可这次她的哭声中带着某种紧张和兴奋,就在顾天泽被陆晴天的哭声闹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忽然间遭到对方双手一推。顾天泽猝不及防,加上双腿被绑住,他竟直挺挺地往地上倒去。“哈哈!该死的臭男人,别以为被贵妇包养的地位有多高,对我凶凶凶,凶你妹!”顾天泽倒下后

  • 萌宝驾到:邪帝宠妻无度4章

    原标题:萌宝驾到:邪帝宠妻无度4章小说名称:萌宝驾到:邪帝宠妻无度第004章:宝宝已经五岁了“夜宝宝,你拉屎的时间也太长了吧!不要耽误老娘敛财的好兆头。”夜轻尘觉得,带着一只小包子就是碍事。若是有可能,真想将他踢回娘胎,永不录用。可每次升起这样的心思,他就一脸哀怨的表情看着自己。像是她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听到这声音,森林里面放腚的夜宝宝胡乱碰了碰小屁屁。然后迅速扯起裤头,向着夜轻尘奔去。那速度,岂是一个快字了得。他老娘那六亲不认,只认宝物的性格他可是醉醉哒。他若是再销魂下去,她都有灭了

  • 诱夫入帐:绝宠金牌毒妃4章

    原标题:诱夫入帐:绝宠金牌毒妃4章小说书名:诱夫入帐:绝宠金牌毒妃第004章少年啊,看你这么虚(2)阴冷的古墓,妖冶的美男,潮湿的空气,微弱的杀气……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漂亮妖异的男人还用一种近乎撩人的姿势环抱着你,然后深情的凝视着你说,我想要你。——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若是第一次穿过来,宫泠羽恐怕会被撩得花枝乱颤——就像她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燕倾一样。因为燕倾是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她才会爱得那样没有理智,爱得让自己遍体鳞伤,爱得让宫家满门被屠。她发过毒誓的,死不瞑目,

  • 狂野总裁爱上我:坏坏小逃妻4章

    原标题:狂野总裁爱上我:坏坏小逃妻4章小说名:狂野总裁爱上我:坏坏小逃妻电梯邂逅尖锐的叫声充满了电梯内小小的空间……她回过头,看到电梯内的我……那一刹那间,她脸上的表情变得好丰富多彩……说真话,我很抱歉……男人转过身来,冲我走了一步,伸手……按了开门键……一楼。我按的是负一楼,陆家豪要我从停车场走,免得遇上不避要的麻烦。门开了,女人看了一眼男人,就仓皇逃窜……这一出戏已经落幕……呀,她好象,没有带走她的那块小小的布料。不过,这不关我的事,今天,我好象和平时不一样了,有点婆婆妈妈。当然,这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