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生完宝宝再找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23: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生完宝宝再找爹

第八章 教唆打架

紫苏将自己屋子仔细的搜索了一遍,捏着好不容易攒下的几两银子发了一会呆,拿定主意,冲下楼去。小百姓养生网

正吃的开心的可心小宝看见她出现,立时住了手,紧张地不敢动。

慕容凌悠闲地将勺凤凰鸡蛋羹送进嘴,斜眼看着走到面前的紫苏道:“喂,有你这么心狠的娘?难道他们吃点好的就这么招你恨?”

“这顿花了多少?”紫苏攒紧手里的银子问。

慕容凌下意识的回答:“三两银子。”

紫苏数出一些碎银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拍:“这是一半,你说的,不管几个人吃都算我一半。”

说着,紫苏坐下,狠狠地为自己盛了满满一碗饭,看到慕容凌张大嘴还没有合拢,说:“看什么看?我付过银子不能吃?”

“能。”慕容凌点头,筷子“啪嗒”滑到地上去了,紫苏原来不是纯种小白兔啊?这天,客栈里几个人个个吃的肚儿圆,睡得也香。

夜半的时候,慕容凌忽然惊醒,看见窗外好像有黑影闪过,他一下跳起跑到窗前,只见外面树影隐隐绰绰的,除此外什么都没有。原文xbxysw.com

第二天早上,他还摊在床上嫌被褥不够软地翻来翻去不想起,听见一阵脚步声直奔这边过来,好像不止紫苏一人。

他已经明白了小宝那套关于客栈的说词,什么干净清静,小二随叫随到,真是没说错,因为这压根就没有人住,能不干净清静吗?店里只有他这么一个客人,三个小二,可不是随传随到吗?一个小二干活,还有两个待岗哩。

难道他一来,这店的生意也跟着来了,这么早就有客人上门?慕容凌穿上衣服,走到门前,昨天这门被他一脚踹垮,他懒得挪地方,反正这店里没有别人,这一层只有他一个人,就这么将门板丢在一边省得开关门了。

这时,紫苏带着一个木匠也就到了门前,对那木匠比划了一下,要他将门修好装上,而后讨价还价了一番。

等木匠动工,慕容凌也梳洗完,准备下楼,紫苏堵在门口一伸手。

“干什么?”慕容凌感觉没好事。

“这门是你昨天踢坏的,所以该你来付账不是吗?何况你还要住在里面,我也帮你还了价。网站http://www.xbxysw.com/”紫苏的手又往前送了送。

“不是你乱叫人来抓我,我至于把这门弄坏吗?我住的好好的也没有叫你来修,自己多事还要我付账?”慕容凌站直了身子,往前一步。

这下好,紫苏伸着的手指直接戳上了慕容凌的胸膛,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她的脸不禁一红,倒退了几步。

这下慕容凌可找着好玩的了,原来她的命门在这里!

于是他像只优雅的豹子,步步逼近,直到紫苏的后背完全贴在了墙壁上。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的与男子相处,慕容凌身上有种独特的味道,不是香味,不是汗味,而是一种清新好闻的——男人味。

她有些怯,有些怕,有些惊,丢下一句:“你不给现银就从那笔债里扣。”奋力推开慕容凌,象兔子一样窜下了楼。阅读xbxysw.com

慕容凌双臂抱胸,好笑地看着紫苏逃远。

跟香万里有了合作的第一次不愁第二回,慕容凌这回连门都不出了,就有人上门服务。

紫苏一开始捏着手上所剩无几的银子很是愤怒,这小子存心要吃垮她是不是?无奈的是,小宝和可心那一大一小这几天改属猫了,一到饭点就眼巴巴地在桌前蹲着,饭菜上来,也不再向她请示,抓了碗就吃,真是叫紫苏颜面扫荆

而那个慕容凌得意洋洋地目光,更令紫苏抓狂。

如此几顿下来,紫苏很快接受了现实,不吃白不吃,要么就算到死她只会越欠越多还不完,要么,等她有了办法回华岩,这就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数目了。

再说,看到小宝和可心吃的那么开心,紫苏也是心酸。

罢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她豁出去了。

紫苏想开了,到了饭点,慕容凌点的饭菜上了桌,她丢下一句“记在账上”端起碗大大方方的吃。来自http://www.xbxysw.com/

这下轮到慕容凌没辙,这么下去,他这个债主迟早要被欠债的给吃穷了不可。得想办法让紫苏快些还钱。

而要她还钱,最快的法子就是客栈得有生意,可是别说慕容凌,就是紫苏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别家爆满,那些客人都不上她这儿来。

紫苏看着慕容凌在门前晃来晃去的无所事事,偶尔抬头看看对面的悦来客栈,不禁心里嘀咕,这家伙不会也中邪,不想住她这儿,想到对面开个房,然后挑刺说这边房间怎不合意,住着不舒服,又要她负责出房钱吧?这个游手好闲的家伙,什么事情都不做,成天就想着怎么跟她对着干,来了没两天,就把她辛苦积攒了几年的钱一把掏空了,可恶!

慕容凌正算着对面在一个时辰之内进去了几个客人,这么会能赚到几个钱,便听到不远处那群孩子闹哄哄的声音。

“早就说了,你是个野种,还撒谎说那个客人是你爹,羞不羞?”

那群孩子又在跟小宝找茬生事了。

小宝一开始还挺骄傲的,虽然慕容凌不是爹,可是谁又有这么一位好看又厉害的大哥?他觉得自己家里也有个男人了,大家没有什么不同,那些孩子不会再歧视他,能够一起玩了吧?于是他很坦然地第一次大胆地钻进了孩子们圈子里,他们比谁的爹如何,他就把慕容凌搬出来比。

可是,没想到,他又被他们合伙攻击了。版权xbxysw.com

“上次是我说错了,他是我哥哥,亲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小宝理直气壮道。

但是上过一次当的孩子们不会再上同样的当,他们不信,就算小宝指天发誓,还是没有人跟他玩。

于是他急啊,拉着那些孩子不停 表白自己说的是真的。

于是那些孩子嫌他啰嗦,有人一把将他推倒——没有办法,身材瘦小的孩子风吹都能倒,何况生气中比他高出一头的孩子,那劲可不校

小宝觉得屁屁好疼,嘴一瘪,但是忍住了。

“今天你找个亲哥哥,明天你娘还给你找个亲爹回来呢。”那些孩子轰然大笑。

“谁,是谁把小宝推倒的?给我滚出来。”一个声音在孩子们头顶出现。

小宝身子一轻,慕容凌将他扶起来,用手拍拍他衣服上的灰:“疼不疼?”

小宝含泪地笑:“不疼。”

明明是疼的,这小子还有些骨气,慕容凌对小宝笑了笑,一转头又目光尖利地看着那些孩子。

那些孩子吓的都不敢说话。

“你说,是谁骂你是野种把你推倒的?”慕容凌转而问小宝。

小宝指指其中的两个孩子,一个瘦些比小宝高一点,另一个要高他半头看起来很结实,看起来是孩子头。

“你们出来。”慕容凌冲那两个孩子钩钩手指头。

两个孩子不愿出来,可是别人也怕沾火星,一群孩子偷偷地往后溜去,于是,他们两个被动地就被站在了最前面。

“臭小子,你们是不是欺负我家小宝上了瘾?快赔礼道歉!”慕容凌忽然提高嗓音,那两个孩子一哆嗦,但是还妄图抵抗,死不出声。

小宝拉着慕容凌的衣角,觉得他更加高大威风了:“这回你们相信了吧?他真是我哥哥,我不是野种。”

“揍他们。”慕容凌命令道。

小宝惊讶地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两个孩子也震惊了,孩子头嘀咕道:“你这是以大欺校”

慕容凌哼了一声:“你还知道这话?早先你们对小宝做这事还少了?告诉你们,今天我就是以大欺小了,你们也可以人多势众找人来一起上,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两个孩子心里早就对慕容凌充满了恐惧,平常也的确是欺负小宝了,现在哪还敢叫人去,脚就像是被钉住了,不敢挪动。

小宝磨蹭着:“娘说,要讲道理,打架她会不喜欢。”

“所以说你就被养成了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慕容凌鄙夷道,忽然在小宝身后一推:“打他,不然别叫我哥。”

小宝被慕容凌那一下推得一下扑在了瘦些的孩子身上,一下将他撞倒,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而且小宝还刚刚好就骑在了那孩子的身上。

不知道是最后慕容凌那个轻蔑的眼神刺激了他,还是现在身边有个人壮胆,小宝看着被压在身下那孩子以前嚣张跋扈的脸上全是惊恐,胆子一下壮了起来,举起小拳头就揍了下去。

“小宝,你敢打我?”瘦孩子捂着脸,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跟屁虫一样任他们打骂,最多只是弱弱地分辨几句自己不是野孩子的小小子真会动手。

“别怕,打到他给你赔礼道歉为止。”慕容凌在一旁看好戏,还不断鼓舞小宝。

地上的孩子开始反击,小宝被他一把按了下去。

“哥哥,救我。”小宝马上向慕容凌求救。

可是慕容凌一动没动,只是说:“不要叫我,你肯定打得过他。”

于是,当紫苏听到动静从客栈跑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宝在地上跟人打的尘土飞扬,翻滚成一片。

第九章 一拍两散

瘦孩子终于受不了小宝顽强的攻势,嘴巴被打出了血,眼睛也青了一只,大叫:“对不起,我再不说你是野杂种了,别打了。”

小宝象一只被挑起了全部斗志的斗牛,一甩瘦孩子站起来,攥紧小拳头,一步步向孩子头走了过去。

孩子头刚才就想溜,可是被慕容凌一个眼神扫过去就没有了勇气,这时候更觉得小宝不再是昨天,甚至不是刚才那个小宝,心里居然也有点儿害怕。

但是,身后一群孩子看着,他多少也想保持自己做头的尊严,于是冲向小宝,先下手为强的将他扑倒在地。

小宝是第一次打架,从个头体力经验上根本就不是这两个孩子的对手,尤其是孩子头,只是慕容凌在一旁对他们的心理造成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

那两个孩子怕慕容凌随时会帮着小宝上来给他们一人一脚就够受了,而小宝一出手就赢了,信心大涨,于是两个实力相差悬殊的孩子,居然打了半天不分胜负,直到紫苏赶来。

“小宝,你干什么?”紫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滚成泥猴子一样,与人揪衣领,互相挥拳相向的是她一手带了几年的孩子。

小宝聪明,会有些儿小淘气,因为没有爹会比别的孩子心智要成熟一些。但他一直很听紫苏的话,就算顽皮,也不过是耍耍小脾气,弄些恶作剧,从来不会打架。

小宝正打在兴头上,没有听见紫苏的叫声,慕容凌可看见了紫苏难看的模样,拦住她:“你看不见吗?孩子打架,你别插手。”

“难怪小宝会跟人打架,是不是你怂恿的?”紫苏气急败坏道。

“没错,这架是我要他打的。难道你想他天天被人骂野杂种?”

“关你什么事?他是我儿子。”

“我还是他哥呢。长兄如父,你们女人带男孩子不行的,要不是我来,小宝就废了,肯定被你带娘。哪有男孩子不打架的,说道理,你以为什么事情都说得通?”慕容凌理直气壮道。

“跟你这种不讲理的人没有什么好说的。”紫苏绕过慕容凌,一把将小宝从地上拖起来。

小宝还在不罢休的对孩子头齿牙咧嘴挥舞拳头道:“来啊,我才不怕你。”

紫苏一看小宝衣服被扯破了,脸上还被刮了几道口子往外渗着血,气道:“谁叫你打架的,娘的话都不听了?还不回去!”

小宝看到紫苏那脸色——吓得一缩脖子,像被拎小鸡一样被紫苏拎回了客栈。

“跪下,你真是无法无天了。”紫苏一进门将小宝往大堂一丢,气道。

小宝可怜巴巴的望着慕容凌。

慕容凌还可惜呢:“那么急着把他抓回来做什么,我看小宝未必就会输。再说,我在那里能让他吃亏?”

“你给我闭嘴!好好的孩子都被你带坏了。”紫苏冲慕容凌囔道。

“也不问问他是为什么跟人打架,你对小宝太不厚道了。”慕容凌很是不屑紫苏那种带孩子的方式。

“闭嘴!我教训自己的儿子,你走远些。”紫苏恼火了。

小宝乖乖地跪了下去:“娘,是我错了,你别怪哥哥。”

“当然是你错了,娘的话不听,别人随便说点什么你就当圣旨。”紫苏说着找把扫帚,就要去打小宝。

“不过就是打个架,至于这么小题大做?”慕容凌一把抓住紫苏的手,将扫帚夺下,丢的远远地。

“你放手,现在他学了打架,将来还会跟你去学杀人。慕容凌,我欠的是你的银子,不是孩子!你不是要这家客栈吗?好,给你,我们走。”

紫苏一伸手拉起小宝,上了楼。

慕容凌可不认为紫苏有带着那么两个拖累说走就走的勇气,他坐在大堂等着看好戏。

不一会,紫苏背了个包裹,拉着哭成泪人的小宝下了楼,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往桌上一拍:“不够的,以后我赚了再慢慢还。总之,我不会欠你的。”

“你们干什么?”可心正好跑回来,快到饭点了,最近饭菜香啊,她得早早回来等着开饭。

紫苏一看正好,省得她到处找了,一手拉着小宝,一手拖着可心:“这地方不要了,我带你们去更好的地方。”

“喂,你不是来真的吧?”慕容凌这才觉得不对了。

但是紫苏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只有小宝眼泪汪汪地不断回头,那双无辜而清澈的眼看得令人心疼。

“紫苏,你要硬气别拖着他们两个跟你受罪埃”慕容凌追了上去。

“这都是拜你所赐。”紫苏固执地说:“我可不想有天给自己儿子收尸。”

这里没有活路了,她就算一路乞讨也要带着小宝和可心回华岩去。

不就是一点银子吗?还慕容凌就是了,她可不想因此断送了小宝的一生。

“真是莫名其妙,一点小事就像天要塌了似地。”慕容凌也不劝了,紫苏不是当他做敌人么?他倒要看看,身无分文的她能带着那两个走到哪里去?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地回来求他收留。

于是慕容凌站住了,看着紫苏三人离去。

“这位公子,你买了这间客栈?”

紫苏她们的身影刚刚消失,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慕容凌身后冒出来,有点儿阴森森地。

慕容凌回头,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妇人正眼冒桃花地看着他。

这妇人有些面熟,慕容凌想起来了,这几天经常见这妇人鬼头鬼脑地暗中打量他。

他不至于这么大的魅力,连这老女人都迷恋?那可有点儿恶心。

不是因为她年龄大,而是那副猥琐样子。

慕容凌懒得理,抬脚往回走。

妇人不死心,跟在他身后自我介绍:“这位公子,我是对面悦来的老板娘,都看你几天了……我可是一片好心,这客栈别说买,住都住不得,会倒霉的。”

原来不是老花痴,慕容凌对她的话来了兴趣。

“为什么住不得?”

妇人见慕容凌搭上腔,神神秘秘地招手道:“来,到我那边去,我好好告诉你。”

慕容凌看看对面悦来客栈的牌子,去就去,正好他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了悦来客栈二楼,慕容凌走进一间空着的客房,正好可以看到对面那家没有牌匾油漆暗沉的客栈,很委屈的,又很顽强的立在那里,就好像紫苏一样。

悦来的老板娘萧氏见慕容凌发愣,凑上去指着对面的客栈说:“你看,那边地方不错,虽然没有我家大,可是门口宽敞,停车马方便。而且这客栈存在年头也不短了,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家车水马龙的时候,我家还小着啦,根本没有一比。”

慕容了回过神问道:“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样?”

“那边自从闹鬼就一落千丈,根本没有人敢住了。我敢说,紫苏那狐狸精一定看你是外乡来的,什么都不知道,哄骗你住店。这店啊,一年到头除了那些骚男人,都没人敢进去。幸亏你不是买,不然,可亏死了,这地方就是倒找,也没人敢接手。”

萧氏一副为了慕容凌好的语气道。

“你再看看我家,多气派,人气旺,看在公子被那狐狸精骗了,我做主给你打个八折,搬过来住怎么样?”萧氏热情道。

慕容凌看起来真是长的有些嫩,而且红颜欲滴的唇,白如玉石般的牙,微微一笑,宝石般的眼眸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叫萧氏老脸一红。

只是,人家笑是笑,还那么地和善可亲,就是不说要挪窝的事情。

“出门在外不容易,谁要我遇见了你,缘分啦,这样,多的不说了,五折。”萧氏伸出鸡爪似地五根手指头晃了晃。

慕容凌摇头,颇不以为然道:“算了,那边清静,我懒得搬了。”

萧氏有些抓耳捞腮,见慕容凌往外走,急忙追上:“唉,我这人就是见不得人家遭罪。那闹鬼的屋子,真是替公子担心埃算了算了,就算我积德修来生。不要你的房钱,东西也不要你收拾,我找两个麻利的伙计帮你搬过来。”

天下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做生意不赚钱还倒贴的?慕容凌只觉萧氏热情的背后不是那么简单。

“我看是没有办法过来了。”慕容凌叹口气,用一手食指和中指拈了几张白纸,在萧氏面前晃了晃,而后定住,让她看清楚那是什么。

萧氏的眼珠子鼓凸了出来。

“原来你真的把对面客栈买下来了?这可亏死了。”萧氏拍着大腿,替慕容凌惋惜。

“是啊,买都买了,只好接着做了。”慕容凌看起来有些后悔。

“这位公子,其实也没有那么绝望的。现在我把内情告诉你也不算晚,刚才都说了,我是个向善之人,你要后悔,不如考虑把这店转让给我。”说着,萧氏伸手去抓那几张契约书,慕容凌手一收,她便扑了个空。

“大婶,你刚才也说了,对面地段好,底子好,以前的掌柜没做好不一定我也做不好。”慕容凌显得很有信心,往外走去。

萧氏跟在慕容凌身后连走带跑道:“公子,公子,我可是为你好,说的都是大实话。虽然那边破破烂烂不值几个钱,但是我不能见死不救,不如我在你的买价上再加两成如何?”

任萧氏说破了嘴皮子,慕容凌都是摇头。

看着慕容凌晃进了对面的客栈,萧氏脸上的笑意顿无,跺脚恨恨道:“老娘好心当做驴肝肺,明儿后悔有你哭的。”

生完宝宝再找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生完宝宝再找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18】推荐《如何掩饰心里的伤》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如何掩饰心里的伤》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如何掩饰心里的伤目录预览:第一章丧子之痛第二章投怀送抱第三章一夜春色第四章难道你不打算负责?第五章惩罚的吻第一章丧子之痛苏素躺在手术台上。明晃晃的手术灯刺的她眼睛都睁不开,朦朦胧胧中她只能听到冰冷的机械相撞和医生过于冷凝的嗓音。“手术刀。”“镊子。”“把孩子取出来!”她想动,想拼命挣扎,可她绝望的发现她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她绝望的盯着刺目的灯光,那冰冷的灯光却仿佛在嗤笑她的愚蠢。她只是一个孤儿,十六岁进入演艺圈,之后一

  • 【今日20180618】推荐《凝霜寒雪楚江南》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凝霜寒雪楚江南》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凝霜寒雪楚江南目录预览:第001章毒蝎心肠第002章再世为人第003章想得太美第004章齐家来人第005章太不要脸第001章毒蝎心肠窗外白茫茫一片大雪,卫青岚躺在火炕上,却觉得心都在发凉,有一种自欺欺人的心酸。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个男子脱下身上的银貂走了进来,用手拨弄着已经快要熄灭的火炉。“你这屋子里的人都干什么吃的呢?怎么连这炉子都快给你灭了。”男子不怒而威,自有一种威严。卫青岚看着这个男子,自己爱了十多年的男子,嘴角扯出

  • 【今日20180618】推荐《轻柔白月光》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轻柔白月光》在线阅读小说:轻柔白月光目录预览:第1章总统套房的男人第2章要了她一个晚上第3章用力过猛第4章陷害她的狗男女!第5章亚洲最成功的企业家-陆白第1章总统套房的男人S城五星级酒店,名流云集,今晚是慕氏的太子爷慕斯城和安家二小姐安夏儿的订婚盛宴!“斯城……在哪个房间啊?”订婚礼开始之前,安夏儿脑袋晕晕沉沉接着电话离开宴厅。“8607。”电话里慕斯城声音有丝冷漠,好像把以往对她的激情和疼爱都压了下去。“琪儿姐姐说,你是想要在我们的订婚礼前给我一个惊喜么?

  • 【今日20180618】推荐《千帆过尽梦无痕》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千帆过尽梦无痕》在线阅读小说名:千帆过尽梦无痕目录预览:第1章婚礼上的惊第2章房间里的男人第3章给她戴上戒指第4章怀了陌生男人的孩子第5章七年,两个世界,两段人生第1章婚礼上的惊贺梓凝默默的看着不远处繁华热闹的订婚礼,脸色煞白。台上,准新娘身上的婚纱流泻着莹洁而纯净的光,这些附着在新娘身上的物什,仿佛生来就沾染了贵族气息,隐隐含着不可一世的傲慢与神圣。珠光宝气衬托得准新娘简安安的小脸愈发晶莹剔透,与身旁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熠熠生辉。“准新郎,你是否愿意与面前

  • 【今日20180618】推荐《爱上你,枕上心》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爱上你,枕上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上你,枕上心目录预览:第1章抛弃第2章捐赠第3章计划成功第4章留下第5章见死不救第1章抛弃施澄有过一段刻苦铭心的暗恋。当暗恋成为明恋,她心里的爱意都快溢出来,于是对待这段感情更加的小心翼翼和珍惜。所以在韩临提出结婚的时候,她想也没有想就同意。……他们的婚礼在海岸边举行。施澄满脸幸福的走向她的新郎韩临。他们一起站在宣誓的阶梯上,神父将要宣布致辞。这时原本只有三人的台阶,突然多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总裁,电话。”助理迫不得已顶

  • 【今日20180618】推荐《难得一梦念情深》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难得一梦念情深》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难得一梦念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你怀孕了第2章母债子偿第3章休想离婚第4章阴谋第5章小尾巴第1章你怀孕了夜半,惊雷。沈书宁睡得不好,被轰轰的雷声吓得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台灯的灯光微弱,洒在床头那根两道杠的验孕棒上,沈书宁看了一惊,慌忙将验孕棒攥在手心,藏在枕头下。做完这一切,后背不自觉涔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是,她又怀孕了。短短三年,这是第几次了?第三次了吧。今天去医院,医生无比鄙夷的话还历历在目:“沈小姐-,介于你已经堕过两次胎了

  • 【今日20180618】推荐《忧伤如墨谁人听》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忧伤如墨谁人听》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忧伤如墨谁人听目录预览:第1章全部喂下去第2章罂膏第3章豁得出去第4章朕亲眼看到第5章收买人心第1章全部喂下去帝都。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大雪积淤,三日不化,寒气把整座皇宫笼盖在一层灰白色的雾气中。冷梧宫里阴冷萧条,冷琉璃倚在榻上,双腕被黑色铁链穿过,倒刺勾住骨肉皮开肉绽,一身素服满是血痕。可她像是不知道痛一般,只平静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当听到远处喧嚣喜庆,清澈的眉目上着一抹苦涩颓败。今夜新君纳后。这时她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

  • 他爱画西藏女孩,一副素描就以2072万高价拍下!!!

    孤寂的灵魂,看一眼就让人难忘。画家艾轩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从大诗人艾青的这两句诗中,不难感受到他那火一般的激情。图为诗人艾青而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充满对生命热爱的大诗人,却是儿子艾轩心中的“冷血老爸”。父亲把儿子当作感情失败经历的一座“标志性建筑”,儿子干脆称自己是父亲避孕失败的意外产物。他们之间似乎没有温情,只有终身难以释怀的经历。艾轩(左)与父亲一个人的性格养成和他的原生家庭关系甚重,艾青出生于浙江金华的一个地主家庭,母亲生他时难产了三天三夜,于是他被当作不祥之人

  • 水调歌头 · 端阳念

    隔牖望蒿艾,弹指又端阳。榴花红艳如火,尝粽话雄黄。晚看子长《史记》,再阅《九章》《天问》,哀恸尽忧伤。怜叹千丽句,怎敌子兰腔?举贤能,献美政,力安邦。才华横溢,蕙芷兰草自生香。处混浊而独醒,耻苟生于乱世,楚训必思量。国泰绝妖袖,民富远奸尚。注:妖袖,指郑袖。奸尚,指靳尚。作者:白绪雷

  • 金瓶梅:王婆无利不起早,潘金莲有意刁难西门庆,武松就要回来了

    初读《金瓶梅》系列第25篇话说潘金莲火急火燎地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央求王婆再到西门庆家打探消息。潘金莲安排了酒肉和王婆边吃边聊,又给了她一根金头银簪子。王婆的意思是这茶前饭后的时间点,西门庆定然不在家,明早再去请他。王婆临走时,潘金莲几近哀求地再三嘱咐。王婆吃饱喝足,又得了钱财,然后打着包票心满意足地走了。潘金莲回到房中,长吁短叹地就是睡不着,于是弹着琵琶唱着歌,以排解心中的苦闷。潘金莲埋怨西门庆有了新欢就把她忘了,可她自己却放不下这段恋情。潘金莲憔悴地回到了床上,独自一人翻来覆去地没有睡着。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