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早安,我的禽兽老公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04:54 来源:网络 []

书名:早安,我的禽兽老公

第8章 不如跟我试试

厉擎禹目光暗沉的睨着她,半响后低笑出声,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非要逼你才肯叫。说明http://www.xbxysw.com/

随即,他从她的身上离开,在床边坐了下来。

“宋妍,你已婚的身份,我们的确不适合在一起。”厉擎禹也算是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他不会轻易去夺取一些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宋妍也坐了起来,好笑的看着他,语气带着些许的揶揄,“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这么重口味。”

“重口味?”厉擎禹的眉眼间闪过一丝的玩味,“要是你愿意,我也不介意重口味一回。”

宋妍马上拉开了跟他之间的距离,“我这样的小人物,又怎么能比得过许智雨那样气质出众的大影后呢。”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厉擎禹跟许智雨的真正关系,可是能够确定他们两人的关系匪浅。小百姓养生网

听到许智雨的名字,厉擎禹的眸色冷沉了几分,“你先洗澡吧。”

他不想跟她谈论许智雨的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时候到了,她自然就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宋妍面有难色的看着他,“要不你还是送我回去吧,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而且她现在的这一身打扮,明天也不适合穿着去工作。

“你答应了小轩要留下来陪他,难道想要食言?”厉擎禹提醒她承诺过小孩子的事情。

宋妍不语,而是微微低垂着双眼,显然是陷入两难的境地。

“少爷,你要的衣服已经送来了。小百姓养生网”管家王叔的声音毕恭毕敬的从门外传进来。

厉擎禹走过去打开房门,从他的手里接过衣服,王叔便识趣的退下,不敢打扰主人的好事。

厉擎禹让人准备了一套睡衣,一套清新的裤装,当然也还有换洗的内衣裤。

宋妍有些讶异的看着他递给自己的衣服,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细心,这些事情都是安少川没有为她做过的。

心里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有些暖暖的。

“现在可以安心去洗澡了吧。”厉擎禹语气淡淡道。原文http://www.xbxysw.com/

这可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如此耐心,有如此的好脾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像是突然间失了魂一样。

宋妍伸手接过衣服,轻轻的说道:“谢谢。”

她洗完澡后,到厉清轩的房间里看他,见他睡得安稳,心里也就感觉稍稍的放下心来。

起身走出他的房间里,看到了厉擎禹就站在门外,一时间感觉有些尴尬。

厉擎禹看到她卸妆后的模样,有种清丽脱俗的感觉,前一次因为担心儿子,他当时的注意力没有在她的身上,这次认真一看,他竟变得有些痴迷了。

这样美的女人,那个安少川竟然不懂得珍惜,也不知道他的是什么眼光。小百姓养生网

“请问,我今晚睡哪个房间?”宋妍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便开口打破了彼此间的沉默。

“跟我来。”话落,厉擎禹转身就走。

宋妍跟着他走。

然而……

他竟然又把她给带到他的卧室去,这男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睡这里。”男人清淡的声调传来,宋妍满眼防备的看着他。版权xbxysw.com

要她睡他的房间,有没有搞错!

“那你睡哪里?”

“当然是一起睡。”厉擎禹眼神玩味的盯着她变得绯红的脸蛋,看起来水嫩嫩的,真想一口咬下去,尝尝她可人的滋味,“你今晚不是说要跟我玩一ye情的吗?”

宋妍头冒黑线:“……”

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胡编乱造,说起谎来连草稿也不用打。

“我还是去陪小轩吧。”话说完,宋妍准备转身就走,不想被男人紧紧的抓住了手腕,紧接着就被他甩到了柔软的大床上,他随即压在了她的身上,她吓得惊叫了起来,“厉擎禹,你又发什么神经?”

他明明说过他们俩不适合在一起的,他怎么可以突然间又反悔的,这样阴沉不定的男人着实危险。

“宋妍,不如跟我试试。”他的确不想沾染别人的女人,可是这个宋妍让他破了例,她看着就非常对他的口味。

“你知道我的情况。”她如今跟安少川还有婚姻,她不想跟他一样对婚姻不忠,如果她是自由身的话,他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又如何?”厉擎禹不觉得她的身份问题是一个障碍,更何况她跟安少川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名存实亡的地步,“宋妍,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

“你都知道一些什么?”宋妍微微蹙眉,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危险极了,他好像知道自己的很多事情,难道说他特意调查过她?

“我知道的事情多到你想象不到。”他故意跟她卖起关子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白皙绯红的脸蛋,“跟我在一起,对你想要做的许多事情都非常的有帮助。”

因为他的话,宋妍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如今的她在安家毫无地位,而且安少川也没过她钱用,像是在防着她一样。

如果她这几年不是因为当记者赚取一些生活费,怕是过得比乞丐还不如。

眼睛一闭,而后再睁开眼,眼里清明的一片,也带着某种笃定。

“好,我答应你,只是我并不是什么chu女了,如果你有chu女情结的话……”

“彼此而已。”厉擎禹低头,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接着到鼻子,唇,一路往下……

宋妍只有五年前那一次模糊的经历,如今在无比清醒的情况下,她的心情不可抑制的紧张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床单。

厉擎禹的吻落到的地方,让她的浑身不自主的轻颤了起来,一股异样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

“放轻松一点。”厉擎禹一边动作,一边开导她,原本他是不打算跟她这么快走到这一步,但是有些时候事情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他被她深深的吸引着,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她。

“厉擎禹,你跟许智雨是男女朋友吗?”她自己选择跟他在一起,怎么说也有一种想要报复安少川的快-感,可是她并不想伤害其他无辜的人。

第9章 竟是这般的愉悦

因为她的话,他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动作,神情严肃,笃定的看着她的眼睛,道:“不是,至于原因是什么,你日后自然会知道。”

“好,我信你。”宋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选择相信他说的话,或许是因为他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比安少川靠谱太多了。

然而有些事情,她也不想去在意那么多,毕竟两人只是各取所需的关系,其它的不应该过多的干涉。

厉擎禹手掌抚着她的脸,跟她保证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脚踏两条船。”

因为他的话,宋妍怔怔的看着他,像是在消化他话里的隐藏的意思。

不跟她再做过多的解释,他低头重新吻上她的唇。

渐渐的,她也变得不那么紧张起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跟着他的节奏回应他的索龋

这一夜,是极其疯狂的一夜,尽管厉擎禹一直在压抑着,可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缠着宋妍要了一遍又一遍。她倒也算配合他,整个过程中似乎也有那么一丝的享受。

尽管宋妍的已婚身份一再告诫她,不允许她那么放肆,可是那一刻到来的时候,她终究还是迷失了自己,任由自己在他的带领下,一次次的飘入云端,又一次次的坠落地狱。

所谓的鱼水之欢,她总算体会了个究竟。

抛开内心的愧疚感,最原始的感觉竟是这般的愉悦。

第二天,宋妍早早的醒来,因为她今天还要上班,而且也还有一项特别的任务。

昨夜那脸红心跳的一幕幕,还清晰的呈现在她的脑海里,看了眼身旁还在熟睡的男人,她轻手轻脚的起床,只是刚刚站稳,却差点一个趔趄摔了一跤,双腿竟然发酸到站不稳的地步,可见她昨晚跟厉擎禹到底有多么的激烈。

想到自己只跟一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她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也没有后悔。

安少川嫌弃她是一个二手货,但却有男人因为她而疯狂,她也不至于那么的糟糕。

她洗漱换上衣服出来,见到厉擎禹也醒了过来,对他微笑了起来,“你醒了。”

“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厉擎禹往她走了过来,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早安吻,带着些许的眷恋。

“我今天有工作。”宋妍神情自然的看着他,并没有因为跟他发生了关系,整个人就变得扭捏矫情起来,“我今天的任务是要拍你和许智雨的绯闻。”

她倒是坦诚的很。

厉擎禹看着她,眼底染上了浅淡的笑意,“需要我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吗?”

她轻轻的摇头,一想到陈美和冯娜娜那尖酸刻薄和嘚瑟的嘴脸,她就不想要他被那样的人给胡乱报道和抹黑,“我倒是希望你跟她不要扯上任何的关系。”

“好。”他爽快的答应,他本来也不想跟许智雨扯上任何的关系,“吃过了早餐,我送你去上班。”

“不用,我今天直接到现场去就行。”宋妍拒绝他的提议,两人如今的关系不明朗,而且她也不希望这么快就曝光两人的关系,她不希望有人利用她跟厉擎禹的关系来大做文章,特别是跟安家有关的人。

宋妍从厉擎禹的房间里走出来,刚好看到了睡眼惺忪的小包子站在门外,她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小轩,你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厉清轩轻轻摇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从爸爸的房间里走出来?”

闻言,宋妍的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解释。

“她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厉擎禹冷不丁的话传入两人的耳里。

宋妍有些无语,她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他了,这男人说谎真的是不用打草稿的。

厉清轩的眼睛唰的就亮了起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宋妍,像是在跟她求证,“那我是不是可以叫你麻麻了?”

宋妍:“……”

听到这一声麻麻,她内心某个柔软的部位被狠狠的击中,她一直想要当一名好母亲,可是命运却残忍的夺走了她的孩子,让她在心里一直留有这么一个遗憾,等她处理好目前一些棘手的事情后,她会亲自去找她孩子的下落,哪怕机会渺茫,她也不会放弃一丝的机会。

如今有个小孩子愿意喊她妈妈,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好啊,只要你不嫌弃我。”

“麻麻。”厉清轩奶声奶气的嗓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愉悦感。

宋妍将他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帅气的小脸蛋,“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这样看来,他们三个倒像是和谐的一家三口。

宋妍明白这是她偷来的幸福,不管结果如何,她也格外的珍惜自己和小包子之间的缘分。

吃过早餐后,宋妍要离开了,厉清轩却抱着她的大腿,很是舍不得她离开。

“小轩,我有工作要忙,等我忙完了就过来陪你,好不好?”她耐心的哄着他,其实她也舍不得跟他分开,可是她如今的尴尬身份又不适合留在这边。

“真的?”厉清轩跟她求证道,似乎是担心她骗自己。

“真的。”宋妍信誓旦旦的跟他保证。

得到了她的保证后,厉清轩才放开她。

宋妍一离开帝景.轩阁,就直接奔赴工作现常

她赶到的时候,冯娜娜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到她比自己还要晚来,便开口讽刺她,“宋妍,你也太没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了,你瞧瞧现在几点了,昨晚勾-引男人去了?”

冯娜娜说的话极为难听。

宋妍神情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反击道:“我是在规定的时间里来到,怎么就不负责了,是不是你昨晚勾-引男人失败了,所以就把怨气发泄到我的身上?”

“你……”冯娜娜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她昨晚的确是遇见了一个极品男,也跟对方做了不少的暗示,可是那人就是无视她的存在,简直要气死她了,如今被宋妍这么一说,感觉整张脸上火辣辣的疼着,就想被她扇了几巴掌一样。

“宋妍,得罪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不会不知道吧。”

早安,我的禽兽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早安 或 我的禽兽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感人故事:爱本无价

    出租车司机朱师傅五点半交车,看看表已经五点一刻,便把“暂停载客”的牌子竖了起来。正是周末,四十中门口涌出大批的寄宿生。朱师傅忍不住习惯性地把车停了下来,盯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他们一律穿着朴素的校服,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师傅,我,我想坐您的车。”一个跛足女孩背着书包走了过来,看看左右,急急地说。朱师傅说得交车了,他只是停下来歇一会儿。女孩低下头,过了几秒钟,她又恳切地说:“谢谢您了,师傅。我只坐一站地,就一站地。”那一声“谢谢”让朱师傅动了心。他看看女孩身上洗得发白的校服,一个旧得不能再旧的书包,

  • 今日小滿

    『中國節氣(八)』小满,未满。小滿者物至於此小得盈滿小滿小滿尚未大滿夏熟作物的籽粒開始灌漿飽滿但尚未成熟雨水充沛但尚未盈滿夏季的第二個節氣二十四節氣之第八節氣今日小滿今年的小滿時間為:2018年5月21日10:14:33,農曆戊戌年四月初七,星期一。從小滿節氣開始,中國內地各地都是漸次進入了夏季,南北溫差進一步縮小,降水進一步增多。「小滿大滿江河滿」,此時節,江南地區不僅作物顆粒飽滿,往往也是江河湖滿,雨水充沛。一候,苦菜秀。苦菜已經枝繁葉茂,嫩時可食。二候,靡草死。喜陰的一些枝條柔軟的草類在強

  • 等一场人生,还是等一支曲终

    生活中很多人,随着渐行渐远的距离。而独自走向自己的世界,不再过问很多事也不再关心与自己是否有瓜葛之事。生活在这个世界有些距离是不可逆转,就像有些人心像一块石头。始终保持一个天涯的距离像时光的永夜一般,冰冷的无言却清晰可见。距离一直是人们情感的标题,有些人因为距离而感动了彼此。所以明白了距离是一种时光的考验,更是生活彼此的空间有些人因为距离而美。而有些人因为距离而选择好聚好散,其实距离本身是一种流年的美。它把所有要离开的人提前做了一个很好的规划,或许这就是生活有距离就会有重逢。有重逢就会有离别凡事

  • 只有抢先半步,才能领先一路

    深夜,一个病重的人在弥留之际,黑白无常过来接他来了,他请求:“能不能再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无常问他:“你要这一分钟的时间来做什么?”病人回答:“我想利用这最后的时间来看看天,看看地,想一下亲朋好友。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我还能看到一朵花的绽放。”无常回答他:“你的想法很好,但是我不能答应你,因为这一切都给你留了足够的时间让你去做,只是现在你才想到了珍惜。我来给你算一份帐:在你60年的时间里,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剩下的30多年了有你的几年童年的时间,你每天哀叹时间过的太慢,达10000次之多。上学

  • 所有的生活最终都会风平浪静

    人到了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28岁的年龄在当今社会,是应该结婚成家的了。即便你心若泰然,打着“一切顺其自然”的旗号也难以逃脱父母朋友的催促。放眼整个社会,真正因为爱情而结婚的人又有多少?恋爱开始时是浓情蜜意,你侬我侬。经过后期的共同生活,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摩擦矛盾。也许是因为金钱,也许是因为鸡毛蒜皮的琐事,也许是因为没有共同的话题,渐渐的,互相疏远,情感淡了,最后连基本的沟通都做不到,形如路人,分开自然是是早晚的事。一般晚结婚的人要么因为优秀,要么因为无奈。当今社会是个崇尚物质的社会,其残酷

  • 丝丝白发儿女债,道道深纹岁月痕

    夜漫漫。从夜间到午夜,从凌晨到拂晓,断断续续的,我总能听见,一次次长长的略带压抑的叹气的声音。这熟悉而又心酸的声音,从我13岁离家住校开始,似乎从未断过。光阴荏苒。那么长的时间里,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到怀里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我用了整整29年。总有惦念,让她一个人在这寂静而又漫长的夜里,辗转难眠。她在惦念什么呢?我常常想。许是年少求学时,她执着送我出村口的泪目;许是参加工作时,她谆谆嘱咐我所抉择的担忧;许是千里远嫁后,她尽力庇佑我远离是是非非的烦愁;许是怀孕生子后,她抛却舟车劳顿守护在我身旁

  • 曾经满满的爱,后来距离却越来越远

    初夏,是我们西南最惬意的时光,早上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晚上微风习习,散步,聊天,独处都刚刚好!不是说最美四月天嘛!可能这四月的日子是最让人留念和不舍的日子。我和你就相识于这样的季节,一切都像每一个青葱岁月的故事一样,我是那样的被你吸引,你高我三届,可我却为了听你的声音在屋后的小路跟你很久,我不敢表露我是这么喜欢你,可却能战胜怕黑的恐惧,每天早上起很早去你经过的路口创造偶遇的奇迹,哪时候家里穷,可我仍每天把我的短发用洗衣粉洗的干干净净和你偶遇。我们是两个村子的,刚好隔着一条河,河两边是水田,我们去

  • 开拓与创新|刘铁泉 工笔山水人物画

    著名美术评论家贾德江先生对恩师刘铁泉绘画风格及视觉表现评价:刘铁泉笔下的山野、丘壑雄奇错综,植被丰茂多变。其格局取法宋元,墨法精微,构图“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刘铁泉1952年出生,辽宁省沈阳市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辽宁省工笔画学会副会长,辽宁省中山画院副院长,盘锦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辽河美术家协会主席,现代工笔画院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刘铁泉先生自幼受哥哥的影响酷爱绘画,苦练写生、素描、速写和水彩画基本功,临摹了大量的名家作品。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日子里,他克服繁重的农活

  • 今日小满,愿岁月终得圆满

    朗诵丨敬一丹讲解丨宋英杰配乐丨巫娜-细雨松涛、松涛声远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5月21日10时15分将迎来“小满”节气。“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古籍讲,“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时麦类等夏熟作物籽粒已开始饱满,但还没有成熟,约相当乳熟后期,所以叫小满。小满过后,盛夏就要来啦,你准备好了吗?▲入夏以来,安吉持续高温,空气质量良好。高温天气造就了安吉江南天池上空的炫丽星空。(来源:浙江在线)“大落大满、小落小满”,江南称下雨为“落雨”,小满时节,落雨虽未及大落,但水稻田已将

  •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张金兰的柳琴戏人生

    柳琴词曲迷人醉,当数金兰美唱腔;戏剧名家成大器,不忘花园是家乡”。-----题记柳琴悠悠,余音绕梁,花腔乡韵,让她红遍鲁南苏北;舞台之上,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任她演绎悲喜人生。让我们一同走进老一辈著名柳琴戏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张金兰老人的戏剧世界,感受她与柳琴戏的一世情缘和非凡人生。张金兰老人,1928年出生于美丽的白马河畔——花园乡捷庄村。6岁学艺,8岁登台演出,19岁时就灵活掌握了柳琴戏的传统剧目,担当剧中的主要角色,在郯城、新沂、徐州一带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产生了一定的影响。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