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幽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0:52: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幽姐

第2章 撕烂了幽姐的连衣裙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暴怒,拳头攥得咯咯响,只等幽姐一声令下,揍死这个王八蛋。小说幽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幽姐就像被捅了一刀一样,脸色苍白,寒声说:

  “徐翔,你个混蛋,故意来找茬是吧?赶紧滚,否则我叫保安把你们轰出去!”

  她话音刚落,张大龙就像一条狗一样冲了上来,一脚踹向幽姐的小肚子:

  “贱货!轰你大爷,老子砸了你的场子!”

  我勃然大怒,一脚踢开张大龙的腿,抄起酒瓶子跟他对打起来。

  我外表老实,但一打架就发疯,而且我从小就拎着四十斤的大锤帮爸爸打铁,力气特别大,不过两个回合,我就把张大龙打倒了,一瓶子砸的他脑袋开花,满脸流血,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徐公子其实特别怂,他一见张大龙那么惨,立刻靠在墙壁上哆嗦,恐惧的威胁我:

  “你你你还敢动手?看我不叫人废了你!”

  “去你妈的!”我骂了一句,扔掉碎了的酒瓶,卯足劲“啪”地赏了他一记大耳刮子,徐翔整个人贴在了墙上,软软摔倒。

  我像在村里揍驴一样把他揍了一顿,直到幽姐说:“好了。”才停下来,一言不发,站回到幽姐右侧。

  幽姐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叫来了保安,吩咐道:“把这两个混蛋扔出去,如果他们再啰嗦,直接往死里揍!”

  保安们架走两人后,幽姐带着我、那个公主和曹义下了楼,到她的办公室询问这件事。

  那个公主和曹义先被叫进去,曹义显得很不安,一直在搓手,把他们都问完打发回去了,幽姐在门口对我轻轻招了招手:“小凡,来呀!”

  我进了办公室,幽姐把门关上,我们俩坐在西墙的沙发上,她两条美腿交叠在一起,犹如大姐姐般的笑道:“傻小子,刚才用那么大力气,手受伤了没?给我看看。版权xbxysw.com

  我脸上不禁一热,很不好意思地道:“幽姐,我没事的....”

  “你脸红什么?”她噗嗤一笑,捧起我的两只手细看,我的手心手背都青了,她轻轻摸了摸,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云南白药,一点一点敷在我的伤处上。

  她的连衣裙本就是低胸款,敷药时又探着身子,这样一来,胸前雪白丰满的肉团自然而然就露出一半,我不经意瞥见了,小腹顿时着了一团火,赶紧把目光挪走。

  足足有三分钟,幽姐才把药敷好,她爱怜地玩弄着我的手问:“傻小子,舒服一点没有?”

  我连忙点点头,幽姐满眼笑意,柔柔地说:“小凡,你这么勇敢,我真喜欢。看不出你平常那么老实,关键时刻还挺靠得住!”

  她这么亲切,我不禁笑道:“幽姐从前以为我靠不住吗?那你就错了,我可不是那种读书读傻了的人,情义对我来说最宝贵,姐你对我那么好,为了你,我随时可以豁出去。”

  幽姐听了,不禁一笑,脸上那缕忧伤的气质闪动着,她看着我的眼睛:

  “小凡,你这话真让姐高兴。不过你太傻了,这世上钱才是第一,人不为己就会天诛地灭,你抱着这种价值观,将来一定会吃大亏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幽姐,你可以说我傻,但我绝不认为,这世上钱是最重要的。来自http://www.xbxysw.com/

  她眼里立刻亮起了光,好像大人在嘲笑小孩。

  我看见了,微微一笑,又说:“幽姐你不用装坏人,你借给我九千块钱,却不像别的老板那样,让我打欠条或者拿身份证和学生证作抵押,这就证明,你心里跟我是一样的,对不对?”

  幽姐不禁一怔,笑道:“好小子,居然拿姐姐我举例子.....好!很聪明,我喜欢!”

  又陪她说笑几句,我不禁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幽姐,徐翔今晚分明就是来故意找茬的,可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为什么只带一个人呢?这不是明摆着来挨揍吗?”

  一提到徐翔,幽姐姣好的脸上立刻现出厌恶之色:

  “这不奇怪,徐翔就是个趾高气扬的草包,尤其喝了酒更容易犯浑,他总觉得仗着家庭背景,在金霞区没几个人敢惹他,其实他算的了什么!”

  “那他真是欠揍!”我想起他的嚣张样,咬牙切齿。

  幽姐轻轻一笑:“不过,他心胸特别狭隘,挨了打肯定要报复,我不怕他,但我担心他会对你下黑手。小凡,最近你不要来上班了,工资照开,你在学校好好念几天书,好不好?”

  我摆了摆手说:“谢谢幽姐关心,但是不用了,我不怕那种怂货。而且,我每天从学校坐公交车直达这里,他没机会下手的。”

  幽姐又劝了我几句,我始终不答应,男人做事有始有终,怎么能因为一点威胁就害怕得缩起头呢?

  幽姐见劝不动我,眼神深深的,也不知在想什么,就那样呆了一会儿,她忽然嗔了一句:

  “傻小子还真倔!好吧,那以后姐姐接送你,等风头过了,你再坐公交车上下班。”

  我想拒绝,但幽姐一挥手:

  “好了,就这么定了,我现在送你回去。小百姓养生网

  她站起来,由于坐的时间长了,连衣裙紧贴在浑圆的屁股上,屁股优雅地扭动,她拿了风衣、围巾和手提包,对我道:

  “你是我的员工,要听我的,你受伤了,今天早点回去休息,现在跟我走,我先回家拿一件东西,然后开车送你回学校。”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所以我干脆答应。

  幽姐的车是一辆深红色的限量版猎豹,特别拉风。她载着我到了她家,海都东南角一座别墅小区,叫做风尚花园。

  把车停在院子里,幽姐叫我下车,一起进了别墅,她让我在客厅等着,自己上楼进了卧室,好一会儿后,她拿着一个棕色男士手提包下来了,对我一招手:“小凡,咱们走。”

  我才要答应,门却突然开了,四个人影闪身进来。为首的正是徐翔,他脸上贴着好几块创可贴,带着三个穿黑皮衣的打手,那三人手里都拎着一把磨砂狗腿刀。来自http://www.xbxysw.com/

  我和幽姐不禁一愣,他怎么来的这么快!

  徐翔凶恶地指着我嚷:“先把他放平了!”手下们一拥而上,用刀背对着我的脑袋一通乱砸,我很快头破血流的倒下了。

  幽姐大喊一声,蹬蹬地跑了过来,硬推开一个打手,扑在我身上,喊道:“别打了!徐翔,你别欺负小孩子,要打就打我!”

  徐翔大步走过来,抓住幽姐的头发把她拽起来,反手就是一个嘴巴,在她雪白的脸上印了五个红指印,骂道:“臭表子!想护着这小畜生,怎么,他是不是草过你,草得你爽不爽?嗯!”

  又打了幽姐两个嘴巴,他把她甩到地板上,狠狠一脚揣在我肚子上::“小畜生,你敢打老子,看我不弄死你!”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他发了狠打我,踹我的心窝,把我的骨头好像都有踹断了。

  这时幽姐又站了起来,猛地扑过来拦住他,叫道:“徐翔,你欺负小孩算什么英雄!他是我的部下,你有本事冲我来!”

  徐翔住了手,一把抓住幽姐丰满的胸部,用力拧着:

  “白幽儿,你别着急,老子今天就是冲你来的!你老公在国外抢了我叔叔的生意,还叫人打伤了他,老子今天就是来找你算账的!你说,这笔账咱们该怎么算吧!”

  幽姐的嘴角渗出了血,十分痛苦:“那是向思渠的事,我跟他已经两年多没联系了,没关系了!”

  “呸!”徐翔把一滩唾沫吐到幽姐脸上:“表子,倒会狡辩!今天老子要和几个兄弟草了你,录个视频给姓向的发过去,看他会不会气死!”

  听了这句威胁,幽姐全身像过电一样哆嗦了一下,她是真的害怕了。

  我本来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但听到这句话,意识不知怎地恢复过来,疯了似的喊:“徐翔,你敢这样干!你就不怕我们报警吗!”

  徐翔瞪了我一眼,狞笑说:“小子你别急,等轮了她,我再把你废掉!你们老板脏的很,就算我找条狗草了她,她也不敢报警!”

  说完,他双手抓住她连衣裙的胸襟,用力撕烂,扔到地板上。幽姐雪白的身子上只穿着一套蕾丝胸罩和内裤,再有就是黑丝袜。

  一见幽姐那么完美的身材,徐翔的眼马上红透了。他咽了口唾沫,一脚踹在幽姐膝盖弯里,幽姐跪在地板上,屁股撅了起来,他又撕下她的内裤,然后迫不及待地褪下裤子,淫笑道:“白表子,瞧老子今天怎么干你!”

第3章 以后你就是我弟弟

  我疼得不断哆嗦,脑袋里的血一直往外流,视线也变得模糊。小百姓养生网

  幽姐害怕得拼命挣扎、尖叫,却被徐翔死死按住,他舔着嘴唇殴打她,叫她老实点准备挨草,围着我的三个打手都大声淫笑着看戏。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到了幽姐眼神,她是那么哀伤和绝望!

  我顿时心里像过了电,猛地爆发了生死之际的潜能,我扬拳狠狠打在右侧打手的裤裆里,他惨叫一声,浑身颤抖,捂着裤裆弯下了腰。

  我一把抢过他的狗腿刀,趁另外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对着他们的小腿各砍了一刀。

  狗腿刀非常锋利,我感到刀锋结结实实砍在了骨头上,“噗”“噗”两声,鲜血从像泉水一样往外喷,他们疼得抽搐起来,也瘫倒了。

  看到这突然发生的血腥一幕,徐翔吓呆了。我望着他狞恶的脸,爆炸似的大叫一声,硬站起来举刀朝他扑去。

  徐翔吓得扭头就跑,但被褪到膝盖的裤子绊倒了。

  我扑到他身上,举起刀就要砍他的脑袋,忽然听幽姐疯狂喊道:“小凡,快住手!”

  我不禁一愣,幽姐顾不上穿衣服,扑过来抱住我的肩膀:“傻小子,你真杀了他,一辈子就毁了!”

  一瞬间,我的理智恢复了些,杀心顿时消失,但我不解气,用刀背狠狠砸徐翔的脑袋,幽姐先红着脸拾起撕烂的连衣裙围在腰上,挡住了重点部位,然后拦住我:“别打了,再打他就死了!”

  我也没多少力气了,就停了手,幽姐紧紧搂着我,黑着脸骂徐翔:

  “姓徐的,今天我饶你一命,你如果不想你这两个部下流血流死,就赶紧架着他们俩滚蛋!不过这一页没有揭过去,今天这事,以后我一定找你算账!”

  徐翔狼狈的抬头一看,那两个打手流血流的脸都白了,他也害怕,丢下一句:“姓白的,你等着!”

  他匆忙爬起,穿好裤子,先拎起裤裆受伤的那个人,一记嘴巴把他打醒,和他一人扶一个,四个人离开了幽姐家。

  门外传来汽车发动的急促声音,他们是真走了。我看着幽姐,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已经躺在雪白的病房里,外面天光也亮了,一圈厚厚的纱布裹我脑袋上。

  幽姐正坐在床头,她换了件黑色长风衣,漂亮的脸蛋上贴着好几块创可贴,睫毛一颤一颤的,正在和睡神做着斗争。

  见我醒了,她顿时来了精神,抱住我的脑袋,欢呼一声:“小凡,你可算醒了,担心死姐姐了!”

  我微微一笑,稍稍动了动,疼痛立即像潮水一样席卷全身,后脑更是疼得像要裂开似的。

  幽姐用力摸着我的脸,柔润的嘴唇靠近我,感激地说:

  “小凡,医生说,你昨晚创造了个体力上的奇迹。幽姐太感谢你了,今后你就是我亲弟弟,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告诉姐姐,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姐姐也给你摘下来。”

  我见她笑了,心里不禁一阵暖:“幽姐,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没事,你没事就什么都好。”

  幽姐身子一颤,眼睛慢慢瞪大,放在我脸上的手也僵住了。

  我知道她误会了,不禁尴尬地说:“幽姐,我没别的意思....”

  话还未完,幽姐忽然用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她竟然调皮地笑了一下,伸过嘴唇在我脑门“啵”了一下:

  “傻弟弟,姐知道你没那个意思,但你就不能别解释,给姐留一个浪漫的幻想空间?”

  说这话时,她竟然有点像个小女孩了。但我没有谈过恋爱,在女人心这方面是个地地道道的蠢蛋,傻傻地说:“不不,我是怕幽姐你生气....”

  幽姐细长的手指轻划着我脸的轮廓:“傻弟弟,幽姐怎么会生气,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帅,给姐幻想一下,是姐占便宜了....”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我确实长得不错,五官甚至跟幽姐有几分相像,但我太土了,刚来海都时还穿着我妈缝的土布鞋,站在这个时尚繁华的都市,活脱脱的一个小民工。

  我不敢把幽姐的话当真,愣了一下,突然想到马上要期末考试了,连忙说:“幽姐,电话给我,我得给辅导员打个电话,再过一个月,就要进入考试周了...”

  幽姐体贴地说:“放心好了,我已经替你请好了。”

  “嗯?”

  “你们学校学生处的李主任跟我很熟。昨晚送你到医院后,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你是我表弟,出了点交通意外,要请几个星期的假,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李主任?”我脑中浮现一个很猥琐的老男人,又矮又胖,戴个大眼镜,据说他特别好色,已经潜规则了好几个女孩,学生中没人不恶心他。

  但这时候当然容不得我任性,考试先放在一边,如果学校知道我昨晚动刀跟人打架,铁定会开除我,那样我就真完了。

  想到这一点,我更感激幽姐了,跟她又聊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一看,脸色立即沉下来,走出了屋门。

  幽姐走后,我观察了一下病房,是个陈设高档的单人间,几乎没有消毒水的味道,雪白的被子上印着“天京市第一综合医院”几个红字。

  这家医院全国有名,据说从黄牛手里买个号就要三四千块钱,我正在替幽姐心疼,自己的二手诺基亚手机忽然也响了。

  我吃力地拿了过来,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后,一个清脆的女声传过来:“你是俞凡?”

  “嗯,你是谁?”我很客气地说。

  女生很意外的哼了一下:“帅哥,我是宋念玉,你听不出来吗?”

  “宋念玉?!”我惊的下巴都掉了。

  宋念玉是我的大学同学,跟我一个系一个班,她是天京一个地产老板的女儿,学生会最活跃的大一新生,也是全校第一美女,平常她高高在上,跟我这种农村屌丝没有任何交集。

  来不及纳闷,我连忙道:“听出来了....你好,你找我有事吗?”

  “有,听说你住院了,班里决定派代表去看你,你在哪座医院?我们下午五点到。”

  我大吃一惊,打架的事情必须瞒住,于是赶紧撒谎:“不用了,我只是被一辆小车碰了一下,小伤而已,过几天我就回学校了,不用你们费心。”

  但宋念玉丝毫不在意我的拒绝,她快速地说:“你想多了吧?这是辅导员的意思,除了我,还有程爽,和你的兄弟张胖子。”

  “是辅导员的意思,还有张胖子等人陪着?”既然如此,坚拒就显得有鬼了。我索性告诉了她,她也挂掉了电话,我打定主意,一旦他们发现我的伤像打架造成的,我就来个死不认账。

  又过了一个小时,幽姐才眼圈泛红的回来,我奇怪的问:“幽姐,怎么了?”

  幽姐把苹果手机扔在床脚,恨恨地说:“是向思渠那个混蛋!”

  我不禁大吃一惊,幽姐又加了一句:“他比徐翔还可恶!”

  丈夫比一个流氓还要可恶?我以为她在说气话,但仔细看她的神情,又觉得不像。

  真是不可思议,像幽姐这样的女人,长得那么美,气质好,又懂事,能够娶到她的男人得多幸福,可他们夫妻间的感情究竟坏到了什么程度,才使她恨他更甚于恨一个流氓呢?

  这种事情我当然不能问,顿了一下,我告诉幽姐宋念玉要来的消息。她很惊讶,眨着漂亮的眼睛:“她是你的小女友吗?”

  我摇摇头:“开玩笑!人家是天京大地产商家的宝贝,天之骄女,我跟她从没说过话,她应该是从辅导员那里得到我受伤的消息,要和几个同学来看我。”

  她更惊讶了:“姓宋的地产商?难道是宋白的女儿?”

  我对宋念玉的背景了解的并不多,摇头不知。

  幽姐马上警惕起来,她握住我的胳膊:“小凡,徐翔的老爸徐启明跟宋白很熟的,她说不定是徐翔的人,咱们应该谨慎一些。”

  “啊!”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徐翔家势力大,想查出我是哪个学校的学生并不难,如果他昨夜就查出我的底细,再联系宋念玉,得知她跟我竟然是同班同学,让她套出我在哪儿住院,这是完全可能的。

  我从不低估别人的智慧,问幽姐:“咱们该怎么办呢?”

  幽姐说:“别担心,有我呢,我会请几个朋友来,绝不叫徐翔再碰你一根汗毛。”

  我心头暖暖的,心想:“这话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能够保护幽姐这么美的女人,受伤再重也是件让人愉悦的事。”

  一念未绝,病房的门忽然开了,一个穿粉红色镶钻高跟鞋的美少女走了进来,我不禁大吃一惊,来的正是宋念玉。

第4章 宋念玉

  宋念玉是个娇小的女孩,长得挺美的,脸蛋上总是挂着笑,浑身带着一种狡黠的感觉。

  她衣着入时,一看气质就是都市里的娇贵女孩。她个子虽然只有一米六五,但身材也是没的说,胸大,屁股翘,最美的是她的小蛮腰,白的像玉兰花,曲线非常优美,稍微有点小腹肌。

  刚开学那几天,她穿着一条只到大腿根的牛仔热裤和一件露肚脐的粉短装,把能露的都露了出来,在学校里走来走去,那时学校正在盖一座楼,有不少民工,我看到过几个民工看她的眼神,那简直太危险了。

  宋念玉在系里非常活跃,认识许多人,她跟我说过一两次话,但我对她敬而远之,因为她跟我们这些屌丝交谈时,言辞客气,可身上总闪着高高在上的傲气。

  现在,她就是这样,穿了一件白色百褶裙,披一件深红外搭,手里摇晃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香蕉。

  她走到我床前,一双骄矜的眼睛,好像从高楼上往下看着我:“俞凡同学,我的课正好上完了,所以提前过来看看你。”

  说完,她很随意地把香蕉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反问道:“你不是说程爽和张胖子也要来吗?他们人呢?”

  宋念玉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说:“他们还有一节课要上,我又接到通知,下午学生会有活动,所以只好改变计划,先一个人来了。”

  “心眼真多!”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平静地说:“原来是这样,快请坐。”

  宋念玉打量了一下那椅子,好像很瞧不起它似的,无动于衷地说:“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那也好,你自便。”瞧她这么傲慢,我不禁暗暗生气,就算她不是徐翔派来的,单凭这种语气神色上的侮辱,我也无法忍受。

  而且,我知道,城市里的有钱人去医院探病,是不会送水果牛奶等东西的,那样做太俗,他们一般会送鲜花,或者特殊的营养品。她拿着一把香蕉来,显然就是看不起我。

  宋念玉用怀疑的目光在我脸上和身上晃了一遍,直接问道:“俞凡同学,瞧你的伤情,不是出了交通意外,而是打架打的,对不对?”

  我缓缓摇了摇头,平静地说:“不是,我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敢跟谁打架?我是在单位门外,不小心给一辆车挂倒了,沿着一道小斜坡滚了下去,所以才伤成这样。”

  听了我的话,宋念玉眼神里多了几分厌恶,不屑地道:“切,还以为你是个男子汉,没想到这么敢做不敢当!”

  她说话的口气,无疑表明她确实知道了昨晚的事情。我心里冷笑一声,表面假装无辜,委屈地说:“宋美女,你在说什么呀?什么敢做不敢当,我听不懂...”

  宋念玉不耐烦起来,狠狠地呸了一声:“你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真会装蒜,令人恶心!”

  听到这种话,我的脸色顿时变了,正在盘算要如何作答,幽姐忽然淡淡地说:“这位同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打量了幽姐一眼,宋念玉歪着脑袋说:“你就是白老板吧?啧啧,这身材,真是个尤物...”

  她用眼睛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幽姐,由于年纪小,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幽姐却显得十分淡定,她身上自然散发着轻熟女的性感魅力,她们俩开始对话,我立刻感到,宋念玉的气势很自然地被幽姐压了一头。

  幽姐丝毫不在意她的冒犯,她看了看我:

  “俞凡是我酒吧的员工,昨天晚上,他到酒吧外工作,不慎发生意外受了伤,这一点,我和酒吧的同事们都可以作证的。你说他打架,那是不对的,我亲自挑选的员工,都非常遵纪守法。”

  宋念玉瞪着幽姐,哼哼笑了几声:“你们遵纪守法?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女人,果然不愧在红尘世界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撒谎都一点不脸红!”

  这句话大大刺激了我,不知为什么,如果宋念玉侮辱我,我可以忍到很大程度,但她一攻击幽姐,我就好像心底某个地方要爆炸一样,我立即翻脸:“宋念玉,幽姐是我老板,你给我放尊重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不错,我虽然很老实,其实却是个急脾气。这一次,我头上裹着纱带发怒的表情,大概比昨晚也好不到哪去,宋念玉毕竟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她的眼神被我的眼神一反,顿时怕了,我看见她的俏脸变得更苍白,往后退了两步:

  “俞凡,你敢吓唬我?”

  她声音很尖,这更表现出内心的惶恐。

  我哼了一声:“我没有威胁你,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你平白无故侮辱别人,这是咎由自取!”

  宋念玉是学校辩论队的,这么简单的对话,她本可以伶牙俐齿地反驳,但她确实害怕了,她的脸色变得更白,腿在百褶裙里颤抖着,忽然飞奔而逃,连一句狠话都没敢留下。

  她跑时慌慌张张,裙子高高飞起,露出两条白玉般的大腿和一抹粉红,上面分明有一只愤怒的小鸟,鸟嘴正好指示着臀缝,好像在说:“请从这里进入….”

  等她一走,我和幽姐不由得都笑了,幽姐也啧啧赞叹:“年轻就是好呀,曲线那么饱满,而且一看就弹性十足。”

  我则嘿嘿笑着不说话,脑中龌龊地回想着刚才那一幕。

  幽姐缓缓收起笑容,叹了口气:“傻弟弟,你为我出头,我真高兴。不过,你恐怕在学校里多了一个对头--要知道,她老爸宋白,比起徐翔他爸可厉害多了--咱们犯不着为了一句话多树一个敌人,我再找找关系,等你出院,把这件事圆过去。”

  我不禁大跌眼镜,幽姐的人脉得有多广,竟然连两个大学生之间的私人恩怨也能找关系去说和?

  由于不想一味不同意幽姐的建议,我于是痛快地点点头:“好啊,只要她不再侮辱你,叫我给她跪下道歉都行!”

  幽姐轻轻一笑,嗔道:“又在说傻话!”

幽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幽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我曾爱你似星辰4章

    原标题:我曾爱你似星辰4章小说:我曾爱你似星辰第4章羞辱顾柔,你是不是傻,你看不到他怀里抱着的女人吗?你看不到他看着许雪琪时眉宇的那丝担忧吗?可是,那原本都是属于她的啊。他说,“柔柔,我好爱你。”现在,他搂着许雪琪,顾柔不知道,他有没有对她也说过“我爱你”。他的爱,一文不值,真廉价。她却视为珍宝。许雪琪看着顾柔,娇滴滴的缩在陆云熙的怀里,“云熙,她那么不要脸,应该脱了她的衣服!让大家都看着她这个婊子!”顾柔僵硬在原地,她忍不住发抖。一双眼睛灼灼的看着陆云熙。于是陆云熙说了个“好“字。顾柔的眼泪,

  • 爱你无药可医4章

    原标题:爱你无药可医4章小说名:爱你无药可医第四章羞耻心“苏暖儿,你有没有羞耻心,你现在坐的人是我老公,你跟她再怎么样你也只是个小三!”闻雪恨恨的盯着苏暖儿。苏暖儿被泼了一身的水,本就不怎么保守的裙子如今更是欲遮欲掩,发丝贴在脸上,却又有徒添一股狼狈。苏暖儿站起身,“雪姐姐,是我的错,对不起...”说着说着就哭了,梨花带雨,惹人怜惜。“够了,闻雪,你自己又是什么样的人,你没有资格说别人。”言于臻站起身,语气瘟怒,“你只是我娶回来传宗接代的,别以为挂着这个言太太的头衔就不得了,你要是不喜欢,我随时

  • 湘西女儿村4章

    原标题:湘西女儿村4章小说名:湘西女儿村第四章香浴“那我们一晚上能碰几个,我的战斗力惊人,以一对十都没问题。”我身边的老三早就忍不住了,他将自己肥腻的身子在地面上滚了一下,紧接着就在那两位姑娘的身上嗅了嗅,“你们今天就留下来吧,有我在不需要拜神,保证你们第二天就能怀上。”老三不断夸耀着自己的能力,可他的话刚一出口就引来了李威的一阵反驳,“你们别听他的,他就是个花架子,实际上虚的不得了,一个都未必撑的下来,哥这种才是真正的强壮。”李威和老三完全是一副争相上岗的态势,他们不断诉说着自己的优点,也在不

  • 魂牵命绕4章

    原标题:魂牵命绕4章小说:魂牵命绕第4章分身“昨晚我和张劲去酒吧,无意中居然撞见了宽哥和他的新女友,叫什么来着?哦对,莉迪亚。然后一群小混混想占莉迪亚的便宜,我和张劲还没来得及过去出手,就被宽哥自己解决了。”秦俊的话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小飞,明明俩人从开始就在拿手机偷拍,可见根本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戳穿,因为这事实在是太不合理了。常宽明明说自己在马桶上睡了一晚啊。可视频却铁证如山。常宽一边听着秦俊的讲解一边看视频,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视频中的常宽虽然跟眼前的常宽长得一模一样,但

  • 失忆的证人4章

    原标题:失忆的证人4章小说名字:失忆的证人第4章临时项目组的接待室里,苏童隔着一个茶几,坐在黎嘉木对面,虽然坐的端正,却也难掩内心不安。瞒着男友在花都市工作,部门员工又突然死亡,纵然苏童处理过无数的危机,今日也不免慌乱。黎嘉木自然懂得苏童内心的慌乱,心中纵有怜悯,但是不为所动:“苏小姐,请问您是高文博什么人?”“我。。。。。。警察叔叔。。。。。。”苏童怯懦地低声嘟囔着,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黎嘉木。“严肃点。”黎嘉木依旧不为所动,“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死者的?死者之前有过赌博之类的行为吗?入职后,有跟身

  • 阴阳驿·邮差4章

    原标题:阴阳驿·邮差4章小说名称:阴阳驿·邮差第4章加急快递人走阴路,必经者六,先入土地庙,消籍盖印。再赴黄泉路,望乡台上三回首、恶狗岭中渡九难、金鸡岭前剖心肝、野鬼村里买路钱。——路资3斤6两!那是阳间的孝子贤孙,在灵前烧的“买路钱”。……今晚送来个加急的“贵重件”,是一封“口信”,邮资却极高,居然是用功德值来支付的。老板千叮咛万嘱咐,这个快递务必今天送到。发件方是个老鬼——能从阴间把东西寄过来的,我可从没见过。据说,是个三世善人,根据土地庙造册考评,原是要投胎豪门的。可谁知道,倒霉的子孙不肖

  • 花瓶修炼守则4章

    原标题:花瓶修炼守则4章书名:花瓶修炼守则第4章“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ry,thenumberyoudailedhasbeenswitchedoff,pleasetryagainlater……嘟,嘟,嘟……”“还是关机吗?”助理小丽问道。乔宸从看见秦潇犯傻的微博开始,就处于蓄势待爆的状态,上次被赵姐一通抢白之后,他一直告诉自己得对秦潇有点耐心,尽量温和一点,于是一直强忍着怒气,但再给秦潇打了二十多个电话都只得到关机提示音之后,乔宸算是爆发了。“这个秦潇!没有和我商量就擅自发了

  • 谍战金陵4章

    原标题:谍战金陵4章小说:谍战金陵第4章脱不开关系“你就不会挑个小姑娘娶了?我见俞家那女郎不错……”沈礼笑了一声:“我娶亲是小事,不知三年后殿下该如何?”“女郎十九一枝花。”,陈子歌大言不惭,枉顾南陈平均结婚年龄是十六岁半,十八已算大龄剩女的事实,“如今我已成年,你还未曾。”这是事实,沈礼无言以对。他生辰是在秋天,若论起来还真没及冠。不知是拜陈子歌那场雪亦或是山上恒温所赐,三伏天本该是热得出奇,此时却隐隐有些凉意。可今日陈子歌总觉得这山上有些森冷。又走了段路,陈子歌才道:“你觉得陛下的事。。。。

  • 和老公结婚三年,还一直怀不上孩子,得知真相后果断选择离婚

    我和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当时互相都感觉不错,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就领了证,办了酒席。结婚后,老公一家一直想要个小孩,我也挺想要的,我觉得有了孩子,才算一个完整的家,否则这个家就是不完整的。而且,我自己的职业就是幼教,天天和孩子接触,很喜欢孩子,当初也是因为喜欢孩子才会选择这个职业。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可是结婚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三年了,我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我特别烦躁,担心是不是自己身上哪里出了问题,不能生育。婆婆等了三年也等急了,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哪里出了问题。到医

  • 100个专业书法术语,你懂几个?

    《古诗四帖》唐张旭书法艺术自产生以来,除了有丰富的作品呈现给我们,还有前人对于书法艺术的理解。学习书法若能结合对书论思考的研究和实践,进步速度一定会瞬息千里。下面100个书法术语,你掌握了几个?1书法狭义上,书法是指用毛笔书写汉字的方法和规律。包括执笔、运笔、点画、结构、布局(分布、行次、章法)等内容。中国书法的五种主要书体,篆书体(包含大篆、小篆),隶书体(包含古隶、今隶),楷书体(包含魏碑、正楷),行书体(包含行楷、行草),草书体(包含章草、小草、大草、标准草书)。2法书法书,顾名思义有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