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开死人车的那些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53:31 来源:网络 []

书名:我开死人车的那些年

第三章 找上我了!

我吓得浑身抖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开死人车的那些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干这行这几年,死人我见过不少,从来就没有觉得怕过。

但是今天,看着亮子的尸体,我心里面瞬间就涌出一股子强烈的恐惧感。

我吓得倒退了两步,晃着脑袋朝着那个房间里打量。

这动作纯粹是下意识的,那是给吓蒙了。

可是我一打量就发现,这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子,说长不长,说方不方,前宽后窄,怎么看都像是一口活棺材。

再看亮子那一双死不闭眼的样子,我顿时就觉得后脖子直冒凉气。

惊恐之余,我飞似的逃出了小旅馆。说明xbxysw.com

我心里慌得跟一团乱麻似的,在街上转了一个多小时,忽然就意识到,这件事还不算完,我不可能把亮子的尸体丢在宾馆里不管。

且不说我们两个还有点儿交情,就凭今天晚上我来过这,这件事我就脱不了干系。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报警。

等警察到了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结果警察跟我找到旅馆里的时候,就发现亮子住的那将房间里已经空了。

亮子的尸体丢了!

我顿时就惊了一身的白毛汗。

警察调查了宾馆里的监控视频,就发现一个跟亮子体形很像的一个人,从他房间里出来之后,就离开了。

摄像头的像素不清晰,我也不能肯定那个人就是亮子。版权http://www.xbxysw.com/

可是他的的确确是从亮子的房间出来的。

警察倒是没为难我,口头教育了一番后,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发呆。

警察走了以后,那个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顿时我就觉得,房间里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眼睛盯着我。

我吓得够呛,赶紧就逃了。

直到回到家后,我还觉得后脊梁发凉。亮子死的那个情景,就像烙在我脑子里一样。阅读xbxysw.com

他脸上那个诡异的笑容,实在是太惊悚了。

尤其是我能确定,亮子当时死得透的不能再透了,怎么可能忽然自己就走了呢。

而且当时他那双腿的样子,根本就下不了地嘛。

我越想就越觉得这件事邪门,可是现在亮子丢了,我什么搞不清楚。

这一晚上,我连吓带累,浑身乏得要命,连衣服都没脱,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我就觉得房间里好像有个人,于是就睁开眼睛去看。

大概是乏到了极点的缘故,我就觉得眼睛很难完全睁开,就只能勉强卸开一条缝。原文xbxysw.com

昏暗的床灯光里,我恍恍惚惚看到一个人影,在我房间里晃。

那个人影看起来像是个女的,身体很苗条,光着脚丫走在我房间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房间里进来人了!

我激灵一下子就醒了,就想从床上爬起来。

可是我忽然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僵住了一样,死活都动弹不了了。

我不能动了!

房间里有人,而我却不能动,此刻我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就连呼吸都重了很多。

那个女的好像发现了我醒了过来,竟然轻飘飘地朝我床边走了过来。

她走路的那个架势,真的像是在飘一样!

就见那个女的走到我床边,轻轻地俯下身来,在我的耳朵边儿上小声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了,醒啦!

她的声音很轻很好听,尤其是她说话的时候,气流从我的耳朵边儿上刮过去,吹的我浑身都麻酥酥的。原文xbxysw.com

可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害怕。

这个情形实在太恐怖了,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那个女的忽然挨着我坐下下来,上身一低,头发直接就盖在了我的脸上。

床头灯的光被她的头发一遮挡,我的眼前瞬间就陷入了一片漆黑里面。

随后我就感觉到有一双柔软的嘴唇印在了我的耳朵根儿上,然后就有一双手在解我的腰带。

我吓得想要大叫,可是嘴巴就好像给粘上了一样,根本就张不开。

紧接着,我就感觉一双好像羊脂一样细腻的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顺着我的小肚子划了下去。

我的心都快从腔子里跳出来了,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

我就觉得小肚子里面有一团火,烧得我的下身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我怕得要死,而那只手却按在了我的敏感部位。

那一晚上,我就觉得自己跟一个女人做了好几次,直到后来整个人都虚脱了,才昏死睡着。

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的事情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吓得我一骨碌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下了床之后才发现,我还穿着衣服,身上一点改变都没有。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可能是给梦魇了。

不过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要不是身上的衣服还整整齐齐的,我差点就相信那是真的了。

我喘了口粗气,就觉得脑袋晕沉沉的。

虽然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一场梦,可是这个梦实在是太累了,我到现在还觉得有点儿腰酸背疼。

春梦我不是没做过,但能做到这么真实的,这还是头一次。现在想起来,除了那个女人的脸,所有的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我觉得自己最近的压力可能有点儿大,特别是出了亮子那件事情之后,一直都挺压抑的,于是就决定跟老板请假,休息一阵子。

结果老板没同意,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上班。

其实我干的这活儿,说累是真累,得随叫随到,就是深更半夜也不能推。

但是说轻松呢也轻松,因为不会天天都有急救的差,况且挂靠在医院里的救护车,也不止我们这一辆。都是有关系有路子的人,得平均着来。

所以平时没事的时候,我就闷在车上睡觉。

可是这几天,我有点儿不愿一个人在车上待着。尤其是出了亮子那档子事后,我老觉得车上阴森森,怪吓人。

于是我跑到值班站,和那里的护士一通胡撩,逗得她们咯咯直笑。

我撩得正开心的时候,忽然迎面碰上了赵姐。

赵姐是这班小护士的头儿,四十来岁,风韵犹存。

结过婚的女人,什么都吃过见过了,撩起来格外吓人,我有点儿不太敢招她。

见她来了,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地闭嘴了。

谁知道赵姐反而先招我来了,她冲我嘻嘻一笑,“哟,衡子,你女朋友挺厉害啊。”

我没听懂什么意思,于是啊了一声。

赵姐咯咯一笑,指着我的脖子说,“耳朵下面,那嘴唇印儿谁给你印上的,这叫吻痕吧,你们私下里爱意挺浓啊。”

说的那班小护士都抿着嘴乐。

我一愣,拿手机照了照,果然就在腮帮子后面,一个清晰的嘴唇印。

看到那个吻痕的瞬间,我一下子就怔住了。

自从在大学里为那个女的跟人打架,被开出以来,我就一直心里有气,所以到现在就没交过女朋友,更别说跟什么人亲热了,怎么可能会有吻痕。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工夫,我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春梦。

那个女的最开始的动作,就是把嘴唇印在那儿了。

难道昨天晚上那个不是梦!

我顿时就感觉浑身冰凉,浑身的血都快不流了。

我吓得够呛,就看到对面玻璃墙里的自己,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如果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真的,那实在是太恐怖了。

我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就听到后面那班小护士议论我经不起开玩笑了。

但是这会儿,我根本就没心思跟她们讨论这个。

我出了值班站,就一头钻进了车里。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贴身的衣服都浸透了。

我坐在车里一阵狂喘气,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情形来,就觉得浑身发毛。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背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地问道,“你怎么了?”

这个声音跟昨天晚上那个女的一模一样,清晰得就像从我背后发出来的一样。

第四章 蜡皮脸

我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蹿了起来。

可是这时候我却忘了自己是在车里,这一蹿,一下子就顶在了车厢顶上,砰的一声就给弹了回来。

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脑袋都晕了,迷迷糊糊的就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继续说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随后我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的影子,从我的车窗前一闪就走了过去。

看样子,应该是在打电话。

那个女孩子说话的语调,跟昨天晚上梦里那个女人实在太像了,要不是亲眼看见她从我面前走过去,我还真的以为自己活见了鬼了。

不过此时,我有点儿不敢肯定,昨天晚上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我翻来覆去地想,越想越真,越想越怕,想到最后我就觉得一股子寒意一下子裹了上来,就连救护车里都阴森森的。

想起亮子日死人的事情就发生在后面的车厢里,我再也不敢在车里待下去了,于是跟老板请了假回家。

其实我根本就没回去,一整天都在街上溜达。

我觉得待在人多的地方,心里面踏实。

我一边溜达一边走神,不知不觉就走出了老远。

直到夜幕挂上来,街上的霓虹灯都亮了,我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子香火味儿,这才猛地回过神儿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走到白喜街来了。

红喜是婚事,白喜就是丧事。这地方其实就是丧葬用品一条街,以前这地方就叫黄泉道。

后来人们嫌这个名字太晦气,于是就改了名字。

这地方距离医院不是太遥远,我几次路过过这地方都觉得这里阴嗖嗖的,从来没进来过。

没想到,这回竟然走到里面来了。

亮子刚刚死活不知,我就走到这么个丧门地方来了,尤其是经历了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之后,我更觉得这地方晦气了,于是转身就想离开。

谁知道这一转身,正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下意识地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白得好像蜡一样的脸。

那张脸实在是太白了,感觉就像是一个人用蜡皮做了一张脸,然后糊在了头上。

那压根就不像是真的,像极了一张死人脸!

这两天,我心里本来就不踏实,又是在大晚上,乍一看到这张死人脸,心里咯噔一下,人一下子就炸了毛了。

我妈呀一声就跳了起来,差点就叫出鬼来。

那张死人一样的蜡皮脸朝我晃了晃,眼光就朝我扫了过来。

他那双眼睛,白眼珠多,黑眼珠少,看上去显得十分的诡异。

我按捺住怦怦直跳的心,一边排着胸脯安慰自己。

眼珠子能动弹的,一定就是活人。

眼见这个人长成这个德行,我也没好再说什么,一点头就算致歉,然后转身就走。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蜡皮脸忽然就拦住了我。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要碰瓷,就警惕地后退了一步,问他,“你要干嘛?”

那个蜡皮脸转着眼珠子,冲我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忽然开口就问我,“你最近私生活是不是不太检点?”

我一听就炸了毛了,天底下就没有这么不会说话的人,上来就问人家的私生活,而且还说我不检点。

其实这会儿我心里边已经开始在骂娘了,不过就是嘴上没带出来。

我沉了沉气,才没飚出脏话来,然后回答他说:“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谁知道那个人忽然说了一句,“今天是第五天了吧,头七那天,她一定会来找你,你命不长了。”

我云里雾里的,没听懂什么意思,但是“头七”两个字我却听懂了。

头七这话,通常都是用在死人身上的,现在居然被人用来说我,我心里面不由得一阵子光火,骂了一声神经,然后就要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忽然塞进我手里一张纸,然后说道,“想活命的话,就到这儿来找我,我能帮你。但你得敢在头七之前,要是晚了,我也救不了你。”

说完转身就走,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被这个人给搞蒙了,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我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手里的那张纸,居然是一张冥币。

靠,死人钱!

我骂了一声,就想把那东西扔出去。

可就在我抬手想扔的时候,就发现冥币上面写了一串数字,像是电话号码,后面还带着一个地址。

我隐隐感觉到,这个人不像是在耍我,就想把那东西留下。

但是让我带着一张死人钱回家,我心里实在是膈应,于是就找了一张纸,把上面的电话号码和地址誊抄了下来,转手就把死人钱给扔了。

出了白喜街,我打车回到家,就觉得又累又乏。

可是,经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我有点儿不敢睡觉。

于是就躺在床上耗着,直耗到后半夜,实在坚持不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

我半夜迷迷糊糊的,就觉得那个女人又来了。

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受她支配,跟她做了整整一个晚上。

可是这一次,我看到了她的脸。

那个女人骑在我的身上,临近高潮的时候,她一甩自己的头发,我就看到一张白皙精致的脸。

是那个女人,那个在救护车上,被亮子日过的死了的那个女人!

他的脸还是那么妩媚诱惑,可是实在是太白了,白得有点儿像死人坟前守灵的那些纸人。

看清楚那张脸的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心跳都快给吓停了。

她真的找上门来了!

先前听亮子说她回来了,我以为是那小子缺德事干多了,所以才会有了心理阴影。

可是现在,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亮子没说谎,她真的回来了。

不但回来了,而且找上了我!

这么说,亮子的遭遇不是染上了什么病,而是撞鬼了!

我心里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拼命地挣扎,想把那个女人从我身上甩下去。

可是此时,我的身体根本就不停我自己的使唤,而是随着那个女人的节奏,一起一伏的律动。

直到最后,随着那个女人一声舒服的呻吟,我全身一下子就解放了。

我如梦初醒,一下子就从床上摔了下来。

这才发觉,刚才的一切都是我的梦。

可是那个梦太真实了,我有点儿不敢确定那真的是梦。

尤其是我会梦到那个女人,实在太诡异了。

要说亮子缺德遭了报应还说得过去,我没有做过对不起那个女尸的事情,我心里为什么会有愧呢。

想起昨天晚上印在我脖子上的唇印,我心里多少还有点儿不踏实,再不敢睡了,于是就打开了卧室里的灯。

开灯以后,我灌了一杯子凉水,心里才觉得稍微踏实了一点儿。

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大腿根儿上有点儿痒,于是下意识地去挠。

可是越挠越痒,我本能地低头一看,顿时吓得我魂儿都飞了。

就在我的大腿根上,赫然印着一个黑色的手印。

那个手印指印很纤细,一看就是女人的。其中一大半印在大腿根儿上,另外一小半儿延伸到了更敏感的部位上去了。

第五章 如影随形

看到那个黑色手印的瞬间,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

这么说刚才那个根本就不是梦,那个女人真的来过了,而且跟我亲热过!

她是怎么找上我的!

想起亮子先前那个惨样,我整个人都吓毛了。

就在今天晚上之前,我心里其实还有着一丝侥幸,觉得亮子可能还活着。

可是现在,我的心越来越往下沉。

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后脖子时不时的就会发凉,感觉就像有人贴在我的背后,朝我脖子里吹气一样。

以前我就听说,鬼要是找上人的话,一般就是贴在人的背后。

有的小孩子能看到贴在人背后的鬼,所以才会跟人说:你背上背着一个人!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一想到我背上可能真的有个鬼,有可能现在正在冲我笑呢。

一瞬间的工夫,一张带着诡异笑容的鬼脸映在了我的脑子里。

我整个人都毛了,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本能地转身往后看。

可是我的背后,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尽管什么都没发现,但我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我总感觉屋子里好像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就在我的身后。

只是那个人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或者压根就一直贴在我的背上,所以我才一直看不到。

我越想越怕,就觉得这间屋子里根本就待不住人了。

我急匆匆的穿上衣服就往外跑。

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些心理上的感觉。

当我穿完衣服往外跑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有一只手拽着我的后脖领子。

衣领勒进脖子里,勒得我几乎都要喘不过来了。

我心里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逃命似的跑出了屋子。

我出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小区里面除了路灯照亮的范围之外,其余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但是我的感觉却比待在灯光透亮的房间里强多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脖子上那种被勒紧的感觉,依然没有一丁点儿变化。

我想到此时我的背上可能就背着一个女鬼,她正在用手勒紧我的脖子。

想到这里,我浑身就是一炸,下意识地玩儿命去扯自己的衣服领子,唯恐自己真的会被勒死。

一扯之下,我才发现,刚才那种被紧勒的感觉,并不是鬼在作祟,而是我的上衣穿反了。

我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都快被自己给吓死了。

这时候我就想起了人吓人,吓死人的说法来。

想着,我就觉得,刚才我在屋子里的那种感觉,会不会只是我的错觉。

其实刚才我在房间了,压根就什么都没看到。

除了我大腿上的那个手印之外,其他的都是我的想象。

想到这儿,我心里就踏实了不少。

我是学医的,对心理暗示一类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就觉得刚才自己可能是疑心生暗鬼了。

不过我大腿上的那个手印,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那个实在解释不通。

我想得头都快炸了,也没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于是决定先不想了。

虽然这会儿心里踏实了不少,但是那个房间,我是不敢再回去了。

于是我找了一家夜场,决定在里面先凑合半个晚上。

其实我去这样的地方,并不是真的想到那里消费。实在是因为在这个时间,也只有那个地方人多,还热闹一点儿。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吓跑了胆儿,现在尤其害怕自己一个人待着。

这个时间,正是夜场里最热闹的时候。

一钻进那地方,我整个人一下子就被喧闹的声音给淹没了。

其实我是个好静的人,嘈杂的环境容易让我心烦意乱。

但是此刻,夜场里的嘈杂,反而让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至少在这个地方,周围时时刻刻都堆满了人。

我有点儿感叹,人真的是群居动物,聚在一起的时候,能给人一种安全感。

我一个人就在吧台外的一个角落里坐着。

按照我的想法,先在这里熬到天亮再说。

可是一坐下来,我的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那个女人的那张脸。

每次脑子里映出那张脸的时候,我都有下意识地打个寒颤。

我是学医的,以前从来都不怕死人。可那是因为我知道死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老实的人了,你怎么折腾他,他都不会有什么动静。

可是现在,我有点儿怀疑这个观点了。

先前我用“心理暗示”这个说法安慰自己,现在想想,恐怕是有点儿悬。

我正想的出神的时候,一个小哥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那小子走路有点儿不稳,看样子有点儿喝大了。

我对这种人一向没什么好感,所以赶紧让了让。

可是没想到,那小子还是冲我过来了。

他一拍我的肩膀,“兄弟,我看你半天了,你挺有脾气的,身边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竟然都不理不睬的。怎么样,你要是不想要了,让兄弟替你照顾一下怎么样。”

他说着话,眼睛里就放出一道子贼光。

那双眼色迷迷的,一副精虫上脑的作死样儿。

我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以为他误把什么人当成我女朋友了,于是下意识地朝身后看了一眼。

可是我的身后,空空荡荡的,除了一把椅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以为他喝醉了,脑子迷糊了,于是就没理他,起身就想走。

谁知道那小子一把就把我给薅住了,“小子,把你身后的那个妞儿留下,不然别想走!”

说着话,他就向着我背后的空气抛了一个飞眼,继续说道,“小妞,你别躲啊,你以为贴在他背后,他就能保护你啦,你还是乖乖跟哥哥我来吧!”

我听他说有个女人贴在我的身后,一下子就想起了在房间里,那个有人在我背后吹起气的感觉。

难道我的背后真的背着一个女鬼,而我看不见她?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头皮一下子就麻了。

我再也控制不住心里头的那种恐惧,一个念头瞬间就涌进了我的脑子里:逃!

我疯了一样地往外冲,一下子就把那小子撞了一个跟头。

我一路跌跌撞撞逃出夜场,期间撞倒了好几个人。

大概是我的反应有点大,惹毛了夜场里看场子的人,竟然一窝蜂地朝我跑了过来。

看到这个场面,我一下子就毛了。

这地方我多少知道一点儿,黑不黑,白不白的,真要是落在他们手里,不弄我个残废那才叫一个新鲜。

于是我玩儿命逃出夜场,冲上了马路。

追在我身后的那些人,体力明显比我要好,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忽然一辆白色现代停在了我的跟前,“哥们,你这是私奔被人追的节奏啊,搭车不?”

我一看那个人的样子,就知道是黑出租,于是赶紧点头答应。

那个司机倒是挺痛快,“行,两个人二百!”

我一听一口价二百,就像问他,你他妈是不是抢劫啊。

可是还没说,后面那些人就已经追了上来。

我一看没时间了,于是开门上车,催着那个司机赶紧走。

那个司机明显犹豫了一下,“你的妞不要了?”

说完他还向着我刚才站的地方看了一样,那个样子很像是那里真的还站着一个人。

我一听他提到我身后还真个一个女的,瞬间就明白了刚才说我“私奔”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的身后真的跟着一个女的,而我却看不见!

是那个贴在我背后的女鬼吗!

我整个人都毛了爪了,“快走!我给你三百!”

可能是我提价太厉害了,那个司机都不带犹豫的,一踩油门,车子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我在车上转身朝后看,刚才自己站的那个地方,一恍惚间,仿佛是有一个人影闪了一下。

那个影子我太熟悉了,就是一直在梦里跟我上床的那一个!

我的心怦怦直跳,瞬间就意识到,这个女的可能一直就跟在我的身后。

直到车子飞驰出去十几分钟,我才感觉自己吓惊了的魂儿慢慢有回来了。

这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给浸透了。

那个司机在后视镜里瞥了我一眼,“兄弟可以啊,当机立断,舍车保帅,那妞认识不久吧,不然你怎么舍得把这么个美女丢下呢。”

这会儿我惊魂稍定,脑子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于是下意识地回想了一下,那个女的死了几天了,到现在应该是第五天,“对,五天了,还没一星期呢。”

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可是说完之后,我一下子就惊怔了。

五天!

头七!

现在那个蜡皮脸的话一下子就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

他说只要过了头七,我这条命就救不回来了。

当时我还生气他用说死人的话来咒我,现在仔细回想的一下,他说的头七根本就不是在说我,而是在说那个女的!

我开死人车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开死人车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当爱已成往事4章

    原标题:当爱已成往事4章小说:当爱已成往事第4章她会死的许庭深接到电话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暮雨微和阿茵两个人同时从手术室推出去。“医生,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怎么还没有醒过来?”许庭深看都没看暮雨微一眼,直接走向了阿茵。刚刚做完人流手术,虚弱不堪的暮雨微看到许庭深满脸的焦急,心一阵阵猛然抽痛,仿佛正在滴血。“血已经止住了,但因为失血过多,病人仍在昏迷中,急需大量输血。”“那就马上输血呀,这点常识还要我告诉你们吗?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许庭深怒吼的声音空荡荡的走道里回响

  • 爱到这里刚刚好4章

    原标题:爱到这里刚刚好4章小说名称:爱到这里刚刚好第4章怎么得来的就会怎么失去刚才还病蔫蔫躺着的周璇璇此时已经利落的坐起身,咬牙切齿的指着裴宜:“贱女人你过来干什么,你滚!给我滚!我不要见你!简哥哥呢,我要见简哥哥,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不让他过来?”周小姐骂起人来,实在是叹为观止。裴宜静静的站着,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变过,就那样冷眼旁观着周璇璇的歇斯底里。直到她气喘吁吁的停下,裴宜才扯了扯唇:“简周两家是世交,东阁太忙,只能我来跑这一趟。可惜了周小姐一出好戏。不过周小姐也不要气馁,再接再厉,总会有观

  • 前夫,慢慢撩!4章

    原标题:前夫,慢慢撩!4章小说书名:前夫,慢慢撩!第4章名义上的夫妻男人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仿佛刀子一般锋利,锋利的让二微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想说什么?”“我……”被他这样看着,二微忽然就说不出来话了,低头垂眸看向自己的脚尖。他靠近她,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夏二微心一慌,说:“算了,即便是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况且,他和她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她又何必卑微的去奢求他的相信呢?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陆秉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那个落魄的小女孩儿如今已经生的这副模样。沈婉云没有跟过去,估计又是

  • 如你一样爱我的人4章

    原标题:如你一样爱我的人4章书名:如你一样爱我的人第4章就你?配吗?白老太就是她这个狠心父亲的妈,当然也是她白若灵名义上的奶奶,但这个奶奶她从来没有见过。听他父亲说,她奶奶经常出去旅游,一走就走大半年,回来的时间很少。听说她奶奶很讨厌叶婉婷,总是骂她是狐狸精。不过…她的父亲在外是出了名的孝子,为此,叶婉婷从来不当着外人的面给白老太难看。反正,白老太不经常回来,她也就是应付那几天的事。“若灵……你……你太放肆了,你……”气得叶婉婷嘴角抖颤着。白老太的态度是叶婉婷心里的伤疤,不管她怎么做都比不上白老

  • 桑林未晚4章

    原标题:桑林未晚4章小说名称:桑林未晚第四章姐姐下面流血了肚子好疼……那种疼在宋怀安那一脚之后更加剧烈的像是一把利刃,然后生生在她子宫里将什么刮下了似的。桑晚疼到意识模糊,可这渣男的话还是清清楚楚落入她耳中。可她从来就没拍过那种照片和视频……“你别想骗我!”桑晚嗓音虚弱无比。“骗你?”宋怀安拽她头发的力道更重,抬手在房子里指了个方向,“那里、那里、还有那里,这个家里多的是你不知道的隐藏摄像头!还是说你不介意我当着甜甜的面将你床上当死鱼的样子拿出来大家一块欣赏欣赏?”“混蛋!”桑晚眼底大颗大颗泪珠

  • 凰不归4章

    原标题:凰不归4章小说名称:凰不归第004章她又活了啊,怎么能不笑呢等喝了药以后,敖辛身上有两分回暖,人也感觉舒服了一些。原来这丫头叫扶渠,是伺候敖辛起居的贴身丫鬟。但现在主仆俩过得十分潦倒落魄,都住到了山上的寺庙里。听说敖辛生了一场大病,久病未愈,家里婶母就做主抬她来寺庙里静养,说是得佛主保佑,说不定能够痊愈。又听说敖辛生的这场大病,是源于冬日里掉进了冰窟窿。她是怎么掉进冰窟窿的呢,哦,原来是为了救她的妹妹琬儿,后来被妹妹踩着头自个爬出了冰窟窿,而她却因此沉下水里,险些一命呜呼。本来再次醒来是

  • 我与你的旧时光4章

    原标题:我与你的旧时光4章小说名称:我与你的旧时光第4章不该来的孩子窗外蝉鸣吵的人头脑发胀,安婉星总算睁开了双眼,可映入眼帘的竟是让她几近呕血的画面。只见沈佳雪小鸟依人的靠在萧如夜怀中,萧如夜亲昵地揽着她的肩膀,好一对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璧人。“安婉星的父亲对我有恩,安家突遭变故,这是他唯一的血脉,我实在不能不管。既然是你开口,那就让她留在府中,随便做些杂活,有个安身之处便可。”萧如夜拥着她娓娓解释,好像生怕她误会了什么。沈佳雪乖巧的在他胸口蹭了蹭,“我知道,如夜哥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若是喜欢

  • 爱你,一往如深4章

    原标题:爱你,一往如深4章小说名:爱你,一往如深第四章车祸“呵……”冷笑声从林熙媛的口中发出,“你的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我就活该承受你们的背叛吗?”林熙媛被顾墨推开的时候,已经摔在了地上。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站起来,可打太多针孔的右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力气了。“熙媛,我说过,你是永远的顾太太。”顾墨看着林熙媛在地上,却久久不起来的样子,只以为她是故意这样的。毕竟以前,每次他从外面的应酬回来,林熙媛都会扮柔弱,来让他留在家里面的时间更长。“不,我不要看着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生活。我宁愿去死,也不要和你在一起了

  • 爱上你,是我的劫难4章

    原标题:爱上你,是我的劫难4章小说名:爱上你,是我的劫难第四章:离婚吧姜然抬头,瞧着霍辰皓急匆匆的下楼,脸上是她从来没见过的急色。只是霍辰皓去的却是姜晴的身边。,关心的也是姜晴。辰皓,我只是想跟姐姐打个招呼。被霍辰皓扶起,姜晴仰着头,语气委屈极了。我知道。霍辰皓沉着脸,直到确定姜晴没事,他才向姜然看过去。对上霍辰皓那凉凉的眼神,姜然慌了。辰皓,不……不是我,不是我……我亲眼所见,姜然,你难道还要说是晴晴自己摔的?霍辰皓的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也凉了姜然的心。他从来不相信她的话。只是姜然没有见到

  • 相顾成欢4章

    原标题:相顾成欢4章小说名:相顾成欢第四章生母端敏“欢儿见过端敏公主,见过祖母。”顾欢端端正正屈膝给上方二人行了大礼,看的老夫人眼前一亮。自顾欢进府,这还是她头一次正式和顾欢见面,本以为这丫头从乡下长大必然不识得这些礼数,不想竟然没有半点瑕疵。果然,这刻在骨子里的皇家血统,终究是不一样的。端敏公主坐在老夫人旁边,闻言,正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又继续抿了一口杯里的茶,也不应答。顾欢一眼扫过去,陡然瞥见站在端敏公主后面的顾长乐,隐藏在袖子的双手顿时因胸腔压抑的仇恨微微颤抖。但她的面色并没有因为情绪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