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与鬼成亲,天天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02:07 来源:网络 []

书名:与鬼成亲,天天诱

第三章:喜轿(1)

 中国不是最不缺吃瓜群众的吗?

 这一会,怎么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沈珺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推荐http://www.xbxysw.com/

 索性低着头,再也没有心思去看那复古的婚礼了。

 走着走着,沈珺瑶跟那迎亲的队伍正好走在了一起。

 沈珺瑶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心里抬起头来。

 可是,当她看见眼前那一幕的时候,沈珺瑶感觉自己浑身的毛细孔都害怕的扩张了起来。

 因为她看见那大红的喜轿竟然是纸做的,既然轿子是纸做的,那么人呢?

 沈珺瑶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朝那几个抬轿子的家丁看了过去,好在,那几个家丁是真人,他们活生生的抬着轿子在自己面前行走着。

 然而,当那几个家丁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沈珺瑶发现他们的脚步竟然好像被放慢了一样。

 他们的脚用一种很慢很慢的速度从地面上提起来,然后又很缓慢的往下面放下去,那种感觉就好像电视里面的慢镜头。与鬼成亲,天天诱小说txt全文阅读

 这一幕,让沈珺瑶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看来她今天晚上真的是见鬼了。

 沈珺瑶准备收起目光的时候,却无意间看见站在自己这边的那个丫鬟。

 那丫鬟的打扮非常的古怪,额头中间点了一颗红痣,嘴巴中间也被点了一点朱唇,脸色苍白的跟白纸一样。

 最关键的是她的表情,空洞呆滞,没有一丝情感,就那样像个傀儡一般提着红灯笼跟随着轿子的移动的节奏一点一点的往前面移动着。

 看见这一幕,沈珺瑶感觉自己的寒毛全部都紧张的竖了起来。

 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她不敢声张,不敢尖叫,因为她害怕自己的尖叫声会引来这些人的注意。推荐xbxysw.com

 至少,到现在为止,那些人从来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不,确切的说,她们就好像看不见她一样,就只有她能看见她们而已。

 这样想着,沈珺瑶收起目光,一个劲的让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看,只要看不到就不会害怕了。

 可就在她低下头的那一瞬间,沈珺瑶看见那个提着灯笼的丫鬟她的脚竟然是飘在空中的。

 沈珺瑶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脚离开地面,根本就没有动过,身体却像静止了一般往前面移动着。

 这下子,沈珺瑶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她害怕的尖叫了一声:“啊!鬼啊!”

 她的尖叫声在安静的小巷子里面如同鬼魅一般的回荡着。

 沈珺瑶抱着保温盒开始加速跑了起来。与鬼成亲,天天诱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跑啊跑,跑了好一会,终于把那顶红色的轿子甩开了。

 看不见那纸做的红轿子,也看不到那些放慢了脚步的轿夫,看不见那两个提着灯笼脚却不着地的丫鬟,沈珺瑶觉得心情平复了许多。

 可是跑着跑着,沈珺瑶觉得今天这条小巷怎么突然变长了,为什么她一直走一直走就是走不出去呢?

 天呐!老天爷,要不要这样开玩笑。

 本来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走出去的小巷,今天却花了整整十分钟都没有走出去。

 沈珺瑶无奈的站在了原地,她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虽然她走了很久,但好像一直都在原地徘徊不动。

 她一直就在小巷入口不远的位置徘徊着。小百姓养生网

 沈珺瑶心一惊,她好像遇到鬼打墙了。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到村子里面的老人说过,遇到鬼打墙,就会一直在原地打转,不管你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沈珺瑶深深的吸了口气,漫天的黑夜下,就她一个人在小巷里面行走着,如果说她不害怕,那肯定是在装逼。

 她怕的要命,找不到安全感就只能把手里的保温盒越抱越紧,然后以此寻找一种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小时候,她只是听说过鬼打墙,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破解鬼打墙。

 既然没有办法,那她只能一直走下去了,只希望能快点走回去,快点回到自己的租房里面去。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想回到租房里面,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全部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害怕了。小百姓养生网

 于是,她就这样抱着保温盒在漆黑且安静的诡异的小巷子里面继续行走。

 好在,自从她把那顶红色的轿子甩开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与其碰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哐!”

 然而,脑子里面才刚刚闪过一丝侥幸的念头,小巷子里面突然就传来了一声缓慢而拢长的铜锣声。

 紧接着,喇叭,唢呐和鞭炮的声音齐齐的混合在了一起。

 听到这些声音,沈珺瑶只觉得头皮发麻的厉害。

 她胆战心惊的抬起头朝前面看了过去。

 果然,她又看见了那顶红色的轿子,还有那几个轿夫,以及那两个提着红灯笼的丫鬟。

 不行,太吓人了!

 沈珺瑶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她不要看见那顶红色的轿子,她要回家!

 这样想着,沈珺瑶抬起脚就准备跑。

 然而,她才跑了一步,她的脚就定在了原地。

 她悲催的发现,她好像动不了了。

 该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这样想着沈珺瑶害怕的闭上眼睛。

 可是她一闭上眼睛,那轿夫抬着轿子动作放慢的镜头在她脑子里面不停的回放。

 所以,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那红色的喜轿已经在她的脑子里面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她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顶红色的轿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混杂在一起的喇叭唢呐声充斥着她的耳廓。

 沈珺瑶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看鬼片的人,但是她清楚的记得,电视里面放到见鬼的情节主角一般都会突然晕过去。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跟电视剧里面的主角一样晕死过去。

 只要晕过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不见听不到,更不会害怕!

 可要命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清醒,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晕过去的迹象。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古怪的人抬着轿子朝自己越来越近。

 当沈珺瑶心心念念的想让那顶轿子赶紧从自己眼前走过去并且消失的时候,悲催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见那几个轿夫抬着轿子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竟然就停了下来。

第四章:喜轿(2)

 沈珺瑶皱着眉头,在心里一个劲的对她们说——走啊!你们快走啊!怎么就不走了?

 可是,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心声。

 当轿子停下来了之后,那轿子的红色帘子突然被一阵冷风吹的掀了起来。

 红色帘子被掀开之后,沈珺瑶听到那两个提着红灯笼的丫鬟看着沈珺瑶异口同声的跟她说话:“夫人,请上轿!”

 而且她们说话的声音还带着一种古怪的回音。

 沈珺瑶听的浑身都不舒服。

 “夫人,请上轿!”紧接着,那几个轿夫也异口同声的说话了。

 而且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看着沈珺瑶的。

 沈珺瑶头皮一麻,用手指着自己:“你们有没有搞错,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

 “夫人,请上轿……”

 可是不管沈珺瑶说什么,那些人就像木偶一样,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沈珺瑶因为害怕,紧张的呼吸着,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能动了。

 既然能动了,鬼才要上轿啊,她是人,才不要上她们的鬼轿!

 这样想着,沈珺瑶拔腿就跑了起来。

 她以一百米冲刺的速度一下子就把红色的轿子和那几个古怪的人给甩在身后了。

 沈珺瑶加油,你要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成功的回到租房里面。

 这样想着,沈珺瑶更加没命的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沈珺瑶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那个男人面对着她站在小巷子的中间。

 沈珺瑶停住脚步,欣喜的抬头,她终于看见一个活人了。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她脸上欣喜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靠!尼玛!

 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之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古装美男子韩也!

 一看见他,沈珺瑶就想起了刚才他在公交车里面非礼自己的画面。

 不过,虽然看到他觉得有些不爽,但至少她看见活人了呀。

 这样想着,沈珺瑶脸上不爽的表情马上就变成了笑脸。

 她假装笑嘻嘻的朝韩也走了过去:“诶,那个韩也啊,我……我撞鬼了,我后面有鬼一直在追我……”

 沈珺瑶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之后,一脸期盼的看着韩也,她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且不管他有没有办法帮助自己破解鬼打墙,但至少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见鬼也不会那么害怕了啊。

 这样想着,沈珺瑶心里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当她看着韩也的时候,韩也冰冷的面孔上有了一丝难得的暖色。

 他微笑着看向沈珺瑶,然后张了张嘴说道:“我不知道这样的方式会吓到你,其实我应该换一种方式的!”

 “啊?你说什么?”沈珺瑶只觉得韩也说的话好奇怪,她根本就不明白他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当沈珺瑶错愕不已的时候,韩也突然朝她走了过来,当他走到她前面的时候,沈珺瑶看见韩也对着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沈珺瑶感觉面前一凉,然后她整个人都像被迷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韩也的前面。

 不一会,韩也朝沈珺瑶走近了一步,然后在她的额头前面轻轻的落下一吻。

 紧接着,韩也牵着沈珺瑶的手在她耳边悄悄的说道:“珺瑶,我们走。”

 “嗯。”沈珺瑶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就像被控制的傀儡一样,跟着韩也的脚步朝巷子的尽头走去。

 此时的沈珺瑶,能感觉到自己在跟着韩也走,但思维不是很清楚,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但自从韩也出现之后,那种惊悚的感觉全部都消失了,

 她莫名安心的跟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着。

 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喜轿停在出口的位置,那轿夫和打着灯笼的丫鬟都面无表情的站在轿子的旁边。

 这时,站在沈珺瑶旁边的韩也轻轻将手一抬,拂袖间那红色轿帘自己就掀了起来。

 “珺瑶,走我陪你一起上轿。”

 “好的相公。”沈珺瑶机械的应了一声,然后跟着韩也一起往轿子里面走了进去。

 坐进轿子里面之后,沈珺瑶能感觉到那纸做的轿子竟然变成了实打实的木头轿子。

 当她坐进了轿子里面之后,她的身体跟随着轿子的起伏在轿子里面颠簸的摇晃了起来。

 随着轿子的晃动,喇叭唢呐铜锣的声音在耳边一声声的响起。

 一阵冷风吹来,将旁边的帘子掀了起来,沈珺瑶目光呆滞的看着轿子外面的景象。

 此时,轿子外面根本就不再是原来的光景,她居住的那个小区不见了,她坐着的轿子带着她行走在一间华丽的复古式宫殿里面。

 在大殿的中间,轿夫将轿子停了下来

 随后韩也牵着沈珺瑶的手往轿子外面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沈珺瑶跟一个被控制了的傀儡一般,跟韩也行了拜堂之礼。

 行了拜堂礼之后,大殿里面传来“啪啪啪”鼓掌的声音。

 沈珺瑶呆滞看了大殿一眼,发现大殿里面坐满了人。

 只是那些人的脸色清一色的苍白的可怕,他们虽然在鼓掌,但脸上的表情却空洞的好像没有灵魂的傀儡。

 行了拜堂礼之后,沈珺瑶被韩也拉着进了一间装扮的很喜庆的新房里面。

 随后,他挑了她的头盖,俊帅的脸庞朝她一点一点的靠近。

 当他冰冷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间的时候,沈珺瑶感觉自己回神了!

 她猛地伸出手将韩也从自己的前面推开,她的双手紧紧的护着身上的衣服:“韩也,你要对我做什么?”

 这个时候,沈珺瑶已经来不及思考外面那些诡异恐怖的事情,她一心只想着要护住自己的清白。

 “珺瑶,你我既然行了拜堂礼,便是夫妻,你说我要对你做什么?”韩也说完,突然拉着沈珺瑶的手,将一枚古老的黄金钻戒往她右手的无名指上套了进去。

 当他将古董戒指套在沈珺瑶手上之后,韩也紧跟着朝沈珺瑶逼了过来。

 他将她逼在床角的位置,让她无处逃窜。

 随后,韩也捧着沈珺瑶的脸朝她殷红的唇瓣上吻了下去。

第五章:不是梦

 当他冰冷的唇触碰到她嘴唇上的时候,沈珺瑶骤然瞪大双眼,紧接着她伸出双手使劲的要把韩也从自己面前推开。

 她一边推他,嘴里一边喃喃自语:“走开!”

 当她的手放在韩也身前的时候,韩也原本舒展的峰眉突然微微拧了起来:“糟了!”

 只听他暗呼一声糟了之后,迅速的将沈珺瑶放开。

 沈珺瑶眼睁睁的看着韩也转身往喜房外面走了去。

 看见韩也走了出去,沈珺瑶轻轻的松了口气,终于不用跟他同房了,真好!

 抱着一丝侥幸,沈珺瑶苦中作乐一般的笑了笑,然而,韩也走到喜房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目光幽森的看着她。

 当他幽森的目光落在沈珺瑶身上的时候,沈珺瑶脑子里面马上闪过一种不详的念头。

 紧接着,她看到韩也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然后喜房里面响起一阵空灵诡异的声音:“明晚,我们再洞房!”

 当这诡异的声音消失之后,站在喜房门口的韩也不见了。

 “韩也,你滚,我才不要跟你洞房……”

 “你走……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沈珺瑶躺在床上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

 她的双手,紧张的抓着身下的床单,可是眼前一片黑暗,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沉重的好像灌了铅一样。

 过了好一会,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她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她租房的木板床上,头顶上依然是现代化的白色天花板。

 昨天晚上经历了那么一场惊心动魄的见鬼事件,却不想,只是一场梦。

 这么说来,那个帅的跟神话一样的古装男子,也只是一场梦境而已。

 还有那个被夺走的初吻,这一切都只是梦吗?

 不一会,沈珺瑶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偏头朝窗外看过去的时候,沈珺瑶发现太阳已经日上三竿。

 当她准备起床的时候,沈珺瑶觉得头痛的厉害。

 她忍不住伸手去揉太阳穴的位置。

 可是,当她抬起手的时候,沈珺瑶发现她右手的无名指上竟然多了一枚古老的黄金钻戒。

 黄金钻戒!

 沈珺瑶突然觉得头皮一麻,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了昨天晚上在梦境里面韩也帮自己戴黄金钻戒的画面。

 此时此刻,沈珺瑶的手突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她紧张的呼吸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枚黄金钻戒。

 不是梦!原来一切都不是梦,她是真的跟那个叫韩也的男人拜堂成亲了。

 不然的话,她手上就不会有这一枚黄金钻戒。

 “呸!谁要你的黄金钻戒!”沈珺瑶狠狠的呸了一口,她马上用另一只手将右手无名指上的黄金钻戒被拔了下来,她将黄金钻戒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而且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沈珺瑶觉得自己一定是撞邪遇上鬼了。

 她站在洗漱台前面,神情疲惫的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此时的她,顶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直到现在,虽然她已经远离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但她还是谁忍不住心惊胆战的颤抖。

 沈珺瑶从水龙头上捧了一些冷水泼在自己的脸上,她用微微颤抖的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沈珺瑶,这一切都是梦,一定只是一场梦而已,不要怕!不需要害怕!”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也许,这枚黄金钻戒是我不小心捡来的,戴在手上却忘记了是什么时候捡到的,所以那个被她扔掉的戒指跟昨天晚上的那场梦境只是巧合而已!对,只是一个巧合,这样的事情,那样的梦境再也不会发生了!”

 沈珺瑶这样安慰自己之后,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平静。

 “明晚,我们再洞房!”

 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安慰了自己,让情绪平静下来,脑子里面却冷不丁又响起了昨天晚上韩也转头对着自己说的这句话。

 明晚?也就是今晚,今晚他还会出现吗?她还会做那些吓死人的梦吗?

 不,其实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梦,一切都只是她自己在自欺欺人而已。

 刚才安慰自己的那些话,她连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这样想着沈珺瑶简直要崩溃了。

 沈珺瑶从洗漱台前面离开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今天她要向公司请假一天,去医院看望了妹妹之后再去找个算命的帮自己算算,看看有没有办法能让自己避过今天晚上的洞房。

 这样想着,沈珺瑶心里便没有那么紧张了。

 她相信,万物相生相克,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人能帮助自己对付昨天晚上的那一群鬼,尤其是那个要跟自己洞房的厉鬼。

 随后,沈珺瑶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帮妹妹做了些营养早餐之后,她就急急忙忙的往医院里面赶去。

 当她从租房下来的时候,昨天晚上那条荒无人烟漆黑静谧的小巷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气氛,小巷子里面人来人往,大家在行走间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甚至还有三五成群的人搬着凳子坐在太阳底下嗑着瓜子聊着家常。

 对嘛!这样的场景才有人气嘛。

 看着周围活色生香的场面,沈珺瑶心里的恐惧瞬间烟消云散。

 她踩着高跟鞋快步的朝公交车站走去。

 此时,公交车站旁边只有她一个人在等车。

 “沈珺瑶……”

 当沈珺瑶一直巴望着能早点来一辆公交车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有一道陌生的男音叫了她的名字。

 突兀的声音,吓的沈珺瑶浑身一颤。

 颤悚过后,她才慢慢的回头朝自己的身后看去。

 却看见一名陌生的男子,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长的也是仪表人才,此时他就站在沈珺瑶的身后看着她。

 又是一个能叫出自己名字的陌生男人!

 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大白天也能见鬼?

 沈珺瑶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上下打量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当沈珺瑶看见被男人踩在脚下的影子时,她才轻轻的松了口气。

 因为她知道,鬼是不可能有影子的,既然是人,就无所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了。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朝沈珺瑶走了过来,走到沈珺瑶身边的时候,男人跟沈珺瑶并肩站着。

 “你刚才叫我?”沈珺瑶礼貌性的跟对方打招呼,只是她一开口,声音很是虚弱,显然是被昨天晚上的事情给折腾的。

 “你印堂发黑,脸上黑雾讯绕,想必是被厉鬼缠身了。”陌生的男人没有理会沈珺瑶的问好,却语速极快的说了这么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出来。

 话音刚落,沈珺瑶表示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与鬼成亲,天天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与鬼成亲 或 天天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小说我在灰烬中爱着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在灰烬中爱着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在灰烬中爱着你第三章:你学会故意表现了?峦青狼狈地从办公室逃了出来,脸上挂满了屈辱的泪水……八年了……她好不容易嫁给了他。但他还是爱着阿呓!当初阿呓不知去向,自己每日陪伴他。可刚嫁给他,阿呓就回来了,靳沉远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奔向了阿呓!真可怜,自己深爱的他,一刻也没有属于过自己!A市的风越刮越大,峦青觉得全身发冷,她瑟缩在被子里。这夜,靳沉远没有回家……估计他和阿呓,还在床上赤条条地翻滚,早就忘了家里等他的弃妇……凌晨,峦青接到客厅里的电

  • 小说总裁的暖心迷糊宝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暖心迷糊宝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的暖心迷糊宝贝第三章来人林沛儿匆匆赶到大厅的时候,聚会已经进入了尾声,在场的人寥寥。“唉——“周沛儿叹口气,“我真是蠢,这么难得地机会都错过了?”“你是——”身后有人接话道,“林沛儿?”林沛儿回头,发现是一名穿着正装的男子,一身剪裁得当的黑色西装勾勒出男子匀称的身形,男子见林沛儿一脸的迷糊,笑了笑,“你啊,我是江许岸啊,许岸,你的学长,我也是W大的,比你大三届,之前在学校活动中,我们碰过面的。”“啊——”林沛儿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了

  • 小说总裁赌爱:十年之约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赌爱:十年之约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赌爱:十年之约第三章五年为期“我可以出钱送你弟弟去国外医治,直到康复,但你需要付出同等代价。”杨路尘吐出一个个烟圈云淡风轻道。“好。”叶寻安毫不犹豫直接应了下来,不管是什么代价,也不管她能不能承受,即便是要她性命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她只要小意能好好的就行。“叫什么名字?”杨路尘再次询问,叶寻安机械回答:“罂粟。”杨路尘犀利的眼神扫在叶寻安身上,似是怀疑她话的真实性。“你弟弟叫什么名字,在哪家医院?”“第三人民医院,叶寻意。”叶寻安话音

  • 小说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第二章我已经习惯屈辱了可是当他今天在餐厅看到她时,他却是十分庆幸的,现在想来甚至还有些虚惊一场。幸好他今天来了,幸好他们公司招了她妹妹,要不然他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自己呢?来了就好。他闭上眼睛细细回味着刚刚看到她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怎么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没有这样的心情呢?江青窈是吗?有意思。一回到家助理就拿着文件夹在书房门口等着,“陆少,这些是江小姐的全部资料。”小助理从旁小心翼翼把文件夹递给他。陆

  • 小说重生侯府嫡女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侯府嫡女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重生侯府嫡女第三章整顿夏微澜顿了顿,却“扑通”一声跪下,“父亲罚也是有理的,毕竟我这个当姐姐的没做好,还请世子殿下不要怪罪玉莹。许是我哪里做的不好,玉莹才会如此诬陷我。”凌决方才的一番话也未直接指出夏玉莹的用心歹毒,夏微澜这么一说等于将事实摆在了明面上。凌决觉得好笑,对这一切看得透彻,何况刚刚夏微澜提到夏玉莹这个人的时候,眼中分明是有恨的,虽然隐藏的极其深,但凌决还是能看出来。他此刻也不想说穿什么,这女子甚是有趣。“本世子明白,自然也没什么,大

  • 小说腹黑娘子萌宝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娘子萌宝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腹黑娘子萌宝贝003白衣男子集市上热闹得很,有着喷火表演,舞狮舞龙,搭台唱戏的,随便找个地方就开始卖艺表演的。夙晨曦被这热闹气氛看的眼花缭乱,左看右看都顾不过来。“铛铛铛,各位乡亲父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现要举行踢毽子大赛,限一男一女两人搭配,只要双人毽子能踢到最后的,都将奖励十两银子!”夙晨曦拉着夙漓歌衣袖:“娘亲,要不我们也去玩玩吧。”夙漓歌立马答应。“那个,请问下,在哪报名?”两人挤上前,问着前面敲锣的小哥。那小哥第一次被如此美满的夙漓

  • 小说水沉香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水沉香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水沉香第二章林间初遇沉香把陶煋拖到后山,这小子才睁开眼问:“你师傅也太恶毒了,你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说完,就晕倒了。沉香想说,她师傅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平常也还算心慈,经常收养流浪猫流浪狗。不知怎滴对陶煋却要痛下杀手。沉香觉得不能让陶煋死于非命,所以,把他拖到附近一个山洞,然后去附近给他找草药。可是,当她在树林里绕了十多圈之后,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是路痴。命运这东西真是离奇,一些很寻常的东西,落在她身上的时候,总是变得很艰难。比如西秦大路十

  • 小说婚牵梦萦:恋上你的床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牵梦萦:恋上你的床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牵梦萦:恋上你的床第三章:奸夫和老公见面耳边不断传来入魔鬼般的低沉嗓音,“女人,回去后记得离婚,你的身子只能被我压!”也许是太累了,我竟在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我做了个梦,梦见唐铭朗满脸愤怒的指着我,大骂我贱妇,荡妇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突然想起来,唐铭朗说了,他晚点会过来。挣扎起身,腰以下的部位像是要断了一般的疼痛,“呜呜,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呜呜”无力下床,只能小声的抱怨,啜泣着。‘啪!’五彩缤纷的灯

  • 小说将女有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将女有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将女有谋第三章时光飞逝将军之女大婚之日离奇失踪!睿王和将军之女甚至还完成了婚礼。大婚当日,流水宴席摆了足足三天……白若岚醒来时只觉得腹中疼痛难忍如同千万只蚂蚁,咬噬!拖拽!摸摸额头还有大量细密的汗珠冷地可怕,在鼻尖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白若岚旁边还有一个小包袱。白若岚吃力地准备去拿包袱赫然发现自己手腕上几道醒目的刀疤。低头看看另外一只手腕上也是好几道刀疤。她就躺在干涸的血渍中……白若岚吃力地打开了包袱。包袱里是她平时最喜欢的红宝石匕首,还有几套衣

  • 小说医女素心在玉壶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女素心在玉壶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医女素心在玉壶卷三一字成友夜归府元宵夜,京城。皇宫城外的一片喧嚣,衬得皇城内更显冷清,今年的圣上朝政甚勤,可对宴会事项鲜少关心,那身体也是大不如前了,生母皇太后整日与殿内烧香拜佛,木鱼伴着青灯,自是对这些不甚在意,众嫔妃们虽想着要热闹一番,可若是设了宴,不免又是一阵明争暗斗,况且最高位的那位尚且如此,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不过关在屋内,各自无聊罢了。这样想想,即使是这样平平凡凡过一个节日的心理,不免也是一阵“不及吴家有莫愁”了。“娘娘,今儿元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