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1 23:12:39 来源:网络 []

书名:那些年的风花雪月

关于这本书和作者的一些乱七八糟

感谢大家的支持

第一章 被卖

我走上做又鸟这条路,不得不说是命运使然。阅读http://www.xbxysw.com/

 我叫颜娇,原本也是村里的好姑娘,可惜年前有个自称开发乡村旅游的北上广大老板来我们村,和村长勾结在一起忽悠全村入股。

 事后证明,村长也是被骗的,卷了村里人多少年的血汗钱跑了,那一夜,光上吊的就有五个。

 我妈嚷嚷着棺材本没了,揭不开锅,傻弟弟还要娶媳妇。

 人贩子就像是诈骗的配套设施一样,嗖的出现,不用费尽心机去拐,就多着去的卖儿卖女。

 而我是自告奋勇的那个。

 领头的是个洗剪吹发型的二流子,叼着一根小烟上下打量着,“我做这行好几年了,哭着闹着的有的是,就你,自己收拾个包裹来的。”

 “别废话,我不用你们费心,让我走我就走,遇到检查的我还配合,多算两个钱给我老子娘。《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最高五千。”

 “八千。”

 “六千。”

 “七千。”

 “那算了,你们村我们这次收的差不多了。”

 “六千就六千,现在就给钱吧。”

 离家的时候我妈在那叭叭叭的数钱,末了我坐上拖拉机走了,都没看我一眼,我心里有点酸,眼看村子越来越远,站起来喊了一声妈。来自xbxysw.com

人贩子也心酸了,“你们村这么重男轻女啊,我们也不是非法的,就是引领你们农村妇女进城致富找到如意郎君,让失学儿童早日回归温暖大家庭。”

 这话说得,版版的。

 “你以后安定下来也可以和家里联系的。”

 二流子这几天相处下来也算是和我混熟了,和后车厢一车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个奇葩。

 其实是我想的明白,早就知道我妈想把我卖了,不如主动点,还省得挨打受骂。

 此时一说以后可以和家里联系,我立马变了脸,“你们还有这种服务?太不敬业了,那我以后要成阔太太了,可不想要这种农村亲戚。”

靠山村坐落在大山里,拖拉机转牛车,再转拖拉机,走了好几天才变成大卡车。小百姓养生网

 以前听说这些人贩子到村里买卖妇女给城里有残疾娶不了媳妇的人传宗接代,我自认为我在村里也是这个功能,不如早点去城里还能混个城市户口。

 但我也有觉悟,他们一共四个人,两个中途换过,一个二流子叫黄毛,还有一个一脸冷峻从头到尾都没笑过的小鲜肉叫平哥。

 黄毛这个二流子喜欢说笑,和我混熟了,让我坐在卡车前面驾驶室里,当做解闷,平哥开车从来一句话不说。

 另外两个显然是小弟,在后车厢看着姑娘们,偶尔传来姑娘的尖叫声,平哥就会停车,到后面把那两人拉出来一顿踹,末了还威胁着,要是敢动货,就废了丫的。

 我好奇的戳戳黄毛,“你们这行还有纪律啊。”

 “那是,这些都是村里出来的雏,不能随便碰的,都是买来的。

 要是从大学城或者城里拐带的女人,就能随便玩,反正也不是处了。小百姓养生网

 我缩缩脖子,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之前还在黄毛和平哥身上打过主意,要不要主动献身换点好处,可现在看来,绝对是我多心了。

 但我也是有私心的,“黄毛哥,咱们这些都要卖给什么人啊,不管如何,我是穷怕了,你得照顾照顾我,买主给我介绍个有钱的。”

 黄毛这一路上和我也算是革命友情了,“那肯定的,妹子,就咱们这交情,不给你整个高富帅,也是个多金的主。”

 “吹牛吧。”我也不客气的撇撇嘴,“要有高富帅,还能去买媳妇?给我找个难看的无所谓,重点是有钱。”

 “这后车厢的女人要都你这想法就好了。”

 我咬了一口饼干,在村里以前都没吃过这东西,我想我可能真是不正常,反而觉得被拐出来是件好事。小百姓养生网

 与其哭哭啼啼,不如积极面对争取个好的,一向是我的人生格言。

 平哥收拾完人继续开车,我偷偷问过黄毛,平哥什么来头,怎么总是别人欠了两百块似的。

“上面派来的。”他指指天上。

 不过虽然人冷了点,但是胜在长得不错,侧脸看去简直有刘德华的棱角,梁朝伟的轮廓。

第二章 平哥

  神游太空,想着要真被强了,平哥这样的,我也是乐意的。

 一路不知道又走了多久,进了厂房,黄毛偷偷告诉我,明天在这见买主,今晚早点睡,又给了我一盒劣质的香粉,“好好打扮一下。”

 晚上我辗转难眠,感觉一切就和做梦似的。

这仓库很大,中间一个大场地,地形原因,里面不是见方的,有两处往外凹陷,形成两个单独的空间,就像是正对着客厅的房间却没有门的样子。

 我被安排在这个拐角睡觉,算是优待了。

其他人被绑着睡谁在仓库中间,只有一个门,两个小弟睡在门口,黄毛睡在另一个凹陷处,平哥在中间靠墙,形成一个包围圈,防止人跑了。

 那十几个姑娘大概是白天哭累了,竟然睡的极熟。至于两个小弟,郊区晚上冷,平哥之前从乡村食杂店买了两瓶二锅头,晚上四个人喝了,又去附近弄了点熏酱猪头肉什么的,我因为跟黄毛关系不错,还混到点肉吃。

 平哥让他们三个喝自己没喝,说要守夜,不能全醉了,两个小弟感激的什么似的,其实白日里被平哥揍了,多是面子上过意不去,现在属于公然给脸,忙谢着喝着小酒好不自在,以至于现在睡得极熟,都有鼾声了。

 我当时惊讶于这个看起来冷面无情的平哥竟还有如此温情的一面,还真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啊。

 黄毛对此则是另一番看法,他觉得这就是上面人带人的方式,当时黄毛叼着一根鸡骨头,头头是道,“这道上和朝野一个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能上位的人多少有些管理才能。”

 大概看我什么都不懂有意炫耀,“这个平哥啊,别人都说他窝囊爬不上去,可我觉得他才是道上真正的这个。”他竖起大拇指。

 我无聊听得起劲,他也说得起劲,“武侠小说看过吧。”

 我点头又摇头,我只看过故事会,黄毛继续,“武侠世界里面,你看那些最厉害的都不是名门正派,而是歪门邪道,可是最后赢得永远是名门正派,知道什么意思吗?

 反正就是道上义字当头才能长久,不过现在都是电视里才有的了,现实中分分钟为了钱咔嚓。”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吓的一哆嗦。

 “所以啊,我早就想去跟平哥了,其实拐人这事,我也不想干了,主要是缺德。”

 黄毛倒是和我流露出几分真性情来,“这缺德的事干多了,容易遭报应,这点我也知道,可是迫于生计,没办法。本来这次都不想来了,可是一听是上面让平哥来帮我们老大,我就跟来了,想着以后跟他混,就算混不出名堂可是平哥这人仗义,有他吃的,小弟就有饭,还能保住小命。”

 黄毛说的这些我倒是不太明白,云里雾里,可是前因后果一勾连,倒是觉得比故事会上的有意思多了。

 晚上黄毛也多喝了两杯就这样在我对面呼噜震天。

 

 我正伤感着命运,突然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立马睁开眼睛。

 这边没开灯,但是以防万一,在门口处开了个小灯,屋里是大片阴影。

 我眯着眼睛看着之前也是呼噜震天的平哥突然起身,推了推一旁的黄毛,后者哼了一声又睡过去。

 又走到门边叫了小弟,也没醒。

 平哥转身看了看地中间熟睡的几个姑娘,却没过去,而是走到门边外了。

 我心里一颤,总觉得古怪,鬼使神差的也起身过去,门虚掩着,我还感叹这人贩子,都不怕人跑了吗?

 可是没等出去,就看到厂房门口处的亮光,吓得我一机灵,平哥拿着手机,屏幕的白光在脸上鬼火似的,我差点叫出声来,一哆嗦碰到铁门吱嘎一声。

 前面的人回头,我迅速的关上往回跑,可是门外的人像是箭一样冲过来,我惊慌一下绊倒在妹子身上,只听有人哎呀一声。

 心中大害,本能的往前爬,想爬到自己位置上装睡,可这一动,姑娘们以为人贩子要动他们,连声尖叫,门口的守卫睁开眼。

 “怎么了?”

 此时身后的平哥几乎选风一样的来到我身后,再开灯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下抱住我,翻滚到我之前睡觉的地方,我瞪大眼睛要尖叫,他一下压在我身上,一只手捂住我的嘴。

 然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下,迅速的撕开了我的衣服。

第三章 选个傻子都不选我

  所以当灯亮起来,姑娘们叫着,小弟黄毛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只听到平哥一声暴怒,“滚。”

 中气十足,黄毛吓得一哆嗦,但是一看我被压在身下,衣衫凌乱,所有人都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尤其是小弟,心里嘀咕,不让他们碰,他自己却半夜偷偷碰,可却不敢出声。

而平哥一副被人扰了兴致的样子,起身理了理衣服,大步向仓库外走去。

 我攥着衣服领子,半天没缓过来,这究竟怎么回事?

 黄毛则找借口一样嘟囔着,男人嘛。

 我心中疑惑不解,真不明白平哥刚才那一幕是干什么,故意装作要强我来掩盖他偷偷出门的事?

我本能的觉得这是不能和黄毛说的。

 就像是一段插曲。做梦似的,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中间我一直在我那个小隔间里,黄毛也没来看我。

 见买主之前,我做了个梦,梦见买我的人是个个子不高有点秃顶的老男人,一口黄牙。拍着我的肩膀叫我给他生儿子。

 梦才做了一半还没入洞房呢,就被叫起来,我们这一行有十几个姑娘,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相互有的看着眼熟,有的还能叫上名字,由于我受到优待一向不和她们在一处,再加上昨晚的事,所以此时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鄙视。

 甚至村东头一向自是过高看不上我的小桃还啐了我一口,“贱货,和你妈一样。”

 昨晚平哥的事大概做实了我主动献身的事,在这些人眼里,宁死也要保住清白才是人生头等大事,而我显然是一个女表子。

 我没生气,拉起嘴角,“我是贱啊,人贱无敌嘛。”说着拿出个面包当着他们的面吃,她们由于不老实吃的也不给多,此时看着面包眼睛都冒光了。

 话还没说完,仓库的门被打开,原来外面天还是黑的,这些日子黑白颠倒,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一天?两天?还是几天?

 开门进来的依然是黄毛,没见平哥,他低着头扫了我一眼站到边上去,这才看清他身后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哥,黄毛只是跟班,引着个瘦不拉几的半大老头子进来,那老头眼睛贼溜溜的扫着这些姑娘。

 我收回思绪,别人如何我是管不了了,但是现在可是决定我命运的时刻。

 我看着黄毛向我摇摇手指,就知道,这个肯定是没钱的。

 所以将头低的很深,最后那老头看中了我们村的小花,她人叫小花,可长的实在不咋地,哭叫了两声就被拉走了,但是我们还没散,看来还有买主。

 随后又叫进来一个,是个像矮冬瓜一样短粗男人,被人用轮椅推着。

 黄毛这次偷偷竖起大拇指,我一下精神了,能被人推进来,就算是瘸子肯定也是有钱的。

 我挺了挺胸,捋了捋头发,容光焕发,脸上扑着劣质香氛只觉得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可是矮冬瓜竟然挑中了我们村那个傻子。

 对,就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的小红,她是卖她姐的时候顺便搭给人贩子的,当时黄毛说他们都不想要,是他老子娘硬塞进来的。

 傻子被拖走的时候,他姐美凤差点哭晕过去,其实我也想哭,现在有钱人都什么眼光,选个傻子都不选我。

第四章 买

正当我感叹命运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中等身材,长相很是过的去,也就四十多岁上下。

最重要的是,手上那大金溜子,脖子上小拇指宽的金链子看的我眼睛发直,立马来了精神将身边人挤到一边去,这个一看就有钱。

 

可是黄毛却皱眉向我打手势,我非常不理解,这都不算有钱的?我看比之前好了不止几倍,黄毛你别是坑我呢。

 头脑一热,连带着可能我的表现实在和其他人大相径庭,那个金链子中年人似笑非笑的向我走过来。

 天知道,我那一刻怦然心动,二十年来少女心第一次冒起了泡泡,只差一声我愿意了。

 “这姑娘有意思,也是一起的吗?别是拿夜场里的糊弄我。”

 那男人看我眼睛发亮几乎要吃人一样顿时皱了眉。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你有没有眼光啊,我只不过不太矜持而已。

 

那个膀大腰圆的老大笑着说,“糊弄谁也不敢糊弄云哥啊,您可是行家,一打眼一上手,就知道是不是雏。”

 

云哥挑着眉,伸手在我腰上掐了一把,我虽然不太矜持,可也是个黄花大闺女,皱眉疼的叫了一声,本能的甩开他,由于常年干农活力气很大。

 云哥哈哈大笑,“不错,这个丫头有意思,比之前那几个有意思多了。”

 之前那几个?你究竟娶了几个媳妇啊。

 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成功的被这个云哥买走了,以三万块钱的价格。

 人生第一次知道,我竟然有一天还能值三万块呢,我妈当初一直叫我赔钱货,此时此刻我觉得人生价值得到了极大地体现。

 跟着出了厂房,外面月黑风高。

却不是直接跟着云哥走了,而是被带上一辆车,云哥似乎还有事情要和人贩子交流,可就在我坐进面包车的时候,黄毛火急火燎的过来,和看守打着哈哈,递了几支烟就过来我这边。

 压低声音激动地满头大汗,“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的手势你没看到啊?”

 “啥意思,这个还不够有钱?”

 黄毛脸和吃了翔一样,“这个可不是一般买主,地下城夜场龙哥的手下,专门给龙哥买处,女的,那个龙哥变态的,玩死不少人,就算不死的半残了扔到地下表演场里,做活体残疾表演,你有几条命能这么祸祸啊。”

 我一听顿时心都凉了,背后刷的起了一层冷汗,“啥叫玩死?娶个媳妇还能死?”

 我在农村是不懂这些的,平时也就看个故事会这种杂志,变态这个词顶多停留在小学课本上蝌蚪变青蛙的认知层面。

 黄毛看我这幅样子,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压低声音,“我给你讲啊,城里人能玩死人的方法有的是,你别天真以为进了城就和淘金似的,分分钟弄死你。”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我开始越发羡慕那个傻子了,最起码人家找了个正经人。我这人贪财可是更惜命,要钱不要命,我是不干的。

 顿时眼泪就下来了,抓住黄毛手腕,“黄毛哥你给我想想办法啊,这咋整啊。”

 “谁让你刚才不看我手势,自求多福吧。”

 心如死灰,可我颜娇一向不认命,抓住他,“黄毛哥,求你帮我一回吧,我一定记着你大恩大德,将来一定报答你,欠你个人情行吗?”

 黄毛很是无奈,“要是别人我还能帮,云哥我说不上话的。”

 什么日后报答黄毛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当时根本想不到我一个山村里被拐出来的女人将来能有什么地方求到我的。

 我心一抖,人有急智,用力一把推开黄毛,大声地,“你这人怎么不认账啊。”

 不远处看守看过来,我瞪着眼睛,泼妇状,“你说过的,就对我一个人好,现在转手把我卖了,也不怕别人知道,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惹谁不好,非要惹云哥,要是云哥知道你染指我,小心扒你一层皮。”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那些年的风花雪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帝焰神尊3章(第3章 别得寸进尺!)

    原标题:帝焰神尊3章(第3章别得寸进尺!)小说名字:帝焰神尊第3章别得寸进尺!离开凌府后山,凌宇直奔龙阳城内而去,要修炼,辅助药物就必不可少,被废之后,供给他的丹药已经断绝很久,只能自己偷着去买一些。颠了颠腰间的钱袋,十两银子,这是他仅存的一点钱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买到普通的聚元丹,也或者是好一点的普通丹药。至于有品级的丹药,可不是现在的他可以买的起的。由于口袋里的银子有限,城内太大的丹药铺他只能望而却步,前方不远处有一间中型的药铺,想了想,便直接走了进去。见有客人来,店内的一名年轻伙计连忙跑

  • 风云狂医3章(第三章 针灸的效果)

    原标题:风云狂医3章(第三章针灸的效果)小说:风云狂医第三章针灸的效果文胸最终被拉高,穴道展露出来,黄耀祖出手迅速,一针扎了下去。然而,郁闷的很,一松手文胸就会往下滑落,会碰到针,只能继续推着,让文胸卡在婉婷的胸口上。深吸了一口气,黄耀祖强迫自己抛弃杂念,聚精会神进行下面的步骤。针灸治病黄耀祖已经很熟练,虽然二十三岁还不到,但十三岁开始他就跟着爷爷学,到十八岁爷爷归天,他已经学到八成功力,反正这十乡八里但凡那家有个大病小痛都找他看。眼看挺受关注,其实黄耀祖是个可怜孩子,长这么大没见过父母,老爸犯

  • 天域神座3章(第三章 神秘金珠)

    原标题:天域神座3章(第三章神秘金珠)小说:天域神座第三章神秘金珠外城大街之上,杨烈如同星丸抛掷,身形忽隐忽现,每一次隐现都迈出数丈远。这里的房屋为了防备妖兽入侵,均是建造得宛如碉堡,没有任何见光的窗户,只能透过四壁缝隙透气。妖兽虽然一时不能攻入,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退回屋中,街上不时见到四分五裂的尸体,有些还是杨烈认识的街坊邻居。“该死的妖兽!”杨烈心中生出了滔天的怒火。每次妖兽袭击,对外城平民而言,都不亚于一场天灾!尤其是这样的突然袭击,造成的破坏更是严重。“爹、娘,还有小妹,你们千万不

  • 踏碎仙河3章(第3章 恶奴)

    原标题:踏碎仙河3章(第3章恶奴)小说书名:踏碎仙河第3章恶奴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三个月过去了……“水箭术!”秦烈的住处,一声低喝由院中传来,进入院内,只见一道拇指粗细的水流从旁边的井口激射而出,水流凭空游动,就像一条泥鳅,在秦烈手上不断变化法诀指引下,很快绷的笔直……如同一支锋利的水箭,直指对面的枯树射去。“嗤!”水箭爆发出强劲的穿透力,轻而易举的击穿了院中一株小臂粗细的树干,秦烈登时大喜过望。别人一个月就能掌握的驱物术和水箭术,秦烈花了整整三个月才基本掌握,糟糕的天赋让秦烈多少有些苦涩,不过

  • 大融合系统3章(第三章 偷袭)

    原标题:大融合系统3章(第三章偷袭)小说名称:大融合系统第三章偷袭犬吠声越来越近,趴在在树上的元天浑身肌肉不由绷紧。很快,三头猎犬,三个穿着黑色甲衣的男子出现在了元天的视线之内。这三个人极为谨慎,目光警惕,手持枪械,腰挂刀剑。距离越来越近,元天不由屏住了呼吸,手心更是渗出汗水。被追杀了一个多月,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这些追杀之人。“三个人虽然不是修仙者,但却是武者,近身搏杀,恐怕聚气三层的修仙者都不是对手。而且他们手上还有枪械,必须先解除他们的枪械才行!”想起半个月前隔着将近上千米却差点

  • 武碎天穹3章(第三章 隐藏的好深)

    原标题:武碎天穹3章(第三章隐藏的好深)小说:武碎天穹第三章隐藏的好深古教头先是震惊,随即面色一沉:“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不过,你现在暴露了,是以为可以和我们青叶武馆对抗了?”“你想杀我?”易京露出一抹冷笑。古教头心底一震,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心慌,但随即冷笑:“易京,你太看的起自己了。如果要杀你,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今天我们来是为了一个人,只要你把人交出来,我们馆主说了,从前恩怨,可以不再计较!”一旁的武伯听了忍不住大怒,不过他也知道,现在青叶武馆势大,根本不是易家可以热的,只能忍着。不过,

  • 极品租客3章(第2章 媚骨天生的雪初)

    原标题:极品租客3章(第2章媚骨天生的雪初)小说书名:极品租客第2章媚骨天生的雪初这时老头的手便想着把手机拿回去,陈勃冷笑一声:“老子最恨,欺骗别人善心的人!”话音刚落,便看到手一用力,“咔嚓”一声,手腕脱臼,软弱无力的耷拉下来,手机却落在陈勃手中。身后的男子一愣,而就在这毫秒之间,陈勃一肘扫过,撞在脸上,这小子一声惨叫,口吐鲜血,一头栽在车厢上,残喘不止。“快撤……”这时老头一看大事不妙,刚想跑,便被陈勃一脚踹在P股上,老头几个趔趄撞在前门处逃了下去。“老娘给你拼了!”就在这时,那孕妇也冷不丁

  • 偏执总裁替嫁妻3章(第3章 姑姑被绑架)

    原标题:偏执总裁替嫁妻3章(第3章姑姑被绑架)小说名:偏执总裁替嫁妻第3章姑姑被绑架秦六月的大脑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陈高?跟她?怀孕?结婚?自己从大二那年就跟陈高确定恋爱关系了,他口口声声的说,会对自己负责一辈子!可如今,却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还要跟她结婚?那自己算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自己哪里做错了?秦六月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电话那端噼里啪啦说完了之后,没听见动静,紧接着又说道:“陈高,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你的全部财产可都在我的名下了!”说完,电话啪的一声挂掉了。秦六月如坠

  • 我家的神兽农场3章(第三章 神兽)

    原标题:我家的神兽农场3章(第三章神兽)小说名字:我家的神兽农场第三章神兽乍然受惊的王勤只来得及嘀咕一声:“乌鸦?!”就华丽丽的被砸晕过去。然而晕过去的王勤,并没有看到那种原本灰突突的乌鸦瞬间绽出的五彩的光华。等到王勤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经过一晚的休息,王勤的精力恢复的大半,尽管有些颓然,但是昨日那种悲伤到死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王勤动动僵硬的身子,居然发现昨天从树上掉下来的小乌鸦就躺在他手边。看着这只丑陋的小乌鸦稚嫩的身影,王勤一阵心软,小心翼翼捧起了小乌鸦,手心的温暖似乎让小乌鸦十分受

  • 巫法无天3章(第3章 独角雪狮)

    原标题:巫法无天3章(第3章独角雪狮)小说:巫法无天第3章独角雪狮“云师兄,真没想到,你的修为居然恢复了,真是太好了。”叶玄看着秦易目光充满了欣喜,这才是自己尊重的师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云尘从王豹与张明的尸体中摸出了几个白玉瓶,拿出了一枚丹药塞进在叶玄的口中,又倒出了一些金疮散,给他包扎好了伤口。“叶玄,你身上有伤,速速回去,玄阳山脉不可久留。”“云师兄,我明白,这血灵花你手下,这是我专门为你采摘的。”云尘微微摇头,“叶玄师弟,你的心意师兄领了,但血灵花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云尘师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