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豪门公子要逼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2017/10/19 14:13:00 来源:网络 []

书名:豪门公子要逼婚

第001章 赶紧滚

夜已深,窗外是瓢泼的大雨,风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黑夜里一道锃亮的闪电划破夜空,印在楚川的脸上,把她的脸衬得格外惨白。《豪门公子要逼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儿子已经连续发了好几天的高烧,楚川放下工作不眠不休的在医院守了他好几天。

趁着儿子今天已经好转,她才有时间驱车赶回家换套衣裳,连日的殚精竭虑,她浑身都被汗水打得透湿。

顾家的大宅在雨夜的掩饰下,显得分外阴森,楚川熄了火,将车停在车库里后径直往门口奔了过去。

今天的顾家显得有些奇怪,家里的佣人平时不管多晚总会留有人值班,今天却一个人影也看不着,空荡荡的别墅静谧得格外反常。

她按下密码后打开了大门,鞋子已经湿了,她脱掉鞋子赤脚往里走去。空荡的大厅却忽然传来一声极为隐忍的呻吟声。

“啊……阿泽你好厉害啊!”

楚川走到了卧室门外,衣角的雨水打落在地板上,丝丝寒意顺着脚底只逼心口,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发出声音的二人分明是自己的丈夫和从小与她情同姐妹的好朋友。小百姓养生网

纵使她反应再迟钝,也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在她的卧室,她的婚床上做这种苟且的事情。

她将手握成拳,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她恨不得立刻冲进房间,质问她同床共枕了三年的丈夫,他们怎么会如此的厚颜无耻。

她想打开房门,脚却像灌了铅似的有千斤重,怎么都迈不动步子。

“阿泽,你说楚川要是知道了她细心呵护的儿子,其实是你我爱情的结晶,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管她什么反应,反正我爱的人是你,要不是老爷子拿遗嘱要挟我,非要我娶她,你以为我会和她将就着过这么多年?”

顾温泽的冷哼声像一只沾满毒药嗡嗡作响的蜜蜂,横冲直撞的朝她的耳膜刺了过来,一阵剧痛,她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竟险些昏倒在地。

“不过说来你们家老爷子也真是的,干嘛逼着你娶她,害得我和儿子都不能名正言顺的陪在你的身边。”

“别提了,提到她我就心烦!”

楚川眉心一蹙,墨色的眸子蓦然的紧缩,姚伊伊的儿子?她怀胎八月,历经千辛万苦更险些丢了性命的儿子,怎么成了她姚伊伊的孩子。网站http://www.xbxysw.com/那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去了哪儿!

“阿泽,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和我在这里……你就不怕被她发现吗?”

顾温泽加大了自己的动作,惹得姚伊伊不断的求饶:“好了,阿泽,再弄下去我要受不了了!”

“你不是喜欢我这么用力的吗?她要是发现了正好,免得我再为了老爷子和她装下去,我们一家三口也好趁早过快活的日子。”

一声声十足不屑的冷哼声,穿过房门,狠狠的打在她的心口,她捂住因为剧痛而不断抽搐的心脏,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疯了,她彻底疯了!

“砰!”

楚川一脚将门踹开,正在大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二人,看到有人来了立刻仓皇的站起身来提着各自的裤子。

直到看清楚站在门口的是楚川时,姚伊伊才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小川,你听我解释……”

楚川紧紧咬着下唇,眼中的怒火呼之欲出。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听说小敬生病了,所以来家里看他,没想到他还没出院,我刚刚急着去医院看他,可是太着急了,不小心就摔倒在了沙发上,阿泽不过是扶了我一把而已……”

不等姚伊伊把话说完,楚川走上前扬手便用力的给了她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她用尽了十足的力气,不仅将姚伊伊打得眼冒金星,连她自己的手臂都被震得有些发麻。小百姓养生网

姚伊伊被她甩在地上,胸口露出大片春光,眼里波光粼粼,眼看着就要掉下泪来。

“够了,姚伊伊。”楚川狠狠的咬住自己的牙根,强忍着不让自己做出更出格的事来。

“你摔得可真是恰到好处,摔到两人都扒光了衣服赤裸相对吗?”

她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楚楚可怜的姚伊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着刚刚进门时看到的画面,心中不由得开始翻滚。恶心,她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可以这么的让她恶心!

手腕处忽然一紧,她木然抬起头来,正对上顾温泽愤怒的眼神:“够了的是你,在我发火之前,赶紧滚!”

滚?这就是她的丈夫,掏心掏肺的爱了三年的丈夫,在她撞见他和别的女人偷情的时候,就只冷漠的对他说了一个滚字。

楚川蓦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淡然的扯了扯自己的嘴唇,却发现脸已经僵硬得做不出任何表情。

眼泪无声的打落下来,她艰难的张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开口问道:“为什么?温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顾温泽盛怒的面孔下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他垂下眸子扫了她一眼:“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难道不比我清楚?”

他收起愤怒的神情,将倒在地上的姚伊伊扶了起来,转而眯着眼睛,愤愤的对她吼道:“我警告你,伊伊是我的女人,不要再对她动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窗户没有关紧,有丝丝冷风吹了进来,打在她的脸上,犹如一个个火辣辣的耳光。说明xbxysw.com

楚川双眼呆滞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居高临下的男人,心中像是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呼呼的朝里灌着冷风。

这一刻,她所构建的完美世界,彻底崩塌。

千言万语如鲠在喉,楚川黯然的低下头来,冷冷的问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听到她的询问,顾温泽和姚伊伊的脸色皆苍白了两分,他抢先开口:“你的孩子不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吗!”

她咬牙切齿的吼道:“我是问你我的孩子,那个被你们换了带走的孩子!”

顾温泽眸光一沉:“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混蛋!”楚川咆哮着扑向顾温泽:“顾温泽,你禽兽不如!”

还未接触到顾温泽,他已经反手一把将她推了出去,楚川身子向后一倒,重重的摔倒在茶几上。

头砸在茶几的一角,发出沉闷的响声,有湿热的液体顺着额角留了下来,她已经顾不上额头的伤口。从来没有一刻,让她这么的绝望。顾温泽伸出手将她推开的瞬间,她的心随着这脆弱的玻璃,一起摔成了碎片。小百姓养生网

第002章 你是谁?

楚川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阳光透过窗帘淡淡的洒落进来,她无力的伸出双手遮住被阳光照射得有些刺痛的眼睛。

隐隐作痛的不止是额头的伤口,还有破裂成碎片的心。

自从和顾温泽结婚以来,她便恪守本分,兢兢业业的做好每一件事。可是除了在婚礼前夕的那一晚放纵,他就再没有碰过她。

怀胎八月的时候,他更是残忍的将她推下台阶,导致她命悬一线。她一直以为他有难言的苦衷,现在看来,一切竟然都是他的预谋。

房间门忽然被推开,楚川无声的将自己的眼泪抹去,瞥过头看着窗外。

“你醒了。”

她充耳未闻,任凭窗外强烈的阳光一束束冲进自己的眼球,她知道在顾温泽面前,眼泪是最为廉价的东西,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既然醒了,我说的话就好好听着。”

顾温泽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怜惜,寒凉的眸子里尽是不屑。

如今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他对她连伪装都不愿了。

楚川擦了擦眼泪,侧过身子回头看着这个与自己已夫妻之名,同床共枕了三年的男人。

“爷爷奶奶就要回来了,有些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不计后果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他话里的恶意楚川不会听不明白。

“惩罚?”她脸上扯出一抹苦涩的笑:“难道你对我的惩罚还不够多吗?我还有什么能让你威胁的。”

他意味难明的笑了笑:“你忘记你还有个孩子在我手上吗?”

即便已经心如死灰,听到顾温泽的威胁,她的心在这一刻还是被狠狠的刺痛着,喉间涌上一顾腥甜,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难道,那不是你的孩子吗?”

看着楚川痛苦到极致的面容,顾温泽不为所动,反而冷漠的笑了笑:“你还真以为,我会信那是我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

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料到起身太急扯到额头的伤口,一阵眩晕朝她袭来,稳住身形后,她才瞪着浑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一丝冷汗顺着发丝缓慢的滴落下来,打在枕头上,瞬间就没了痕迹。

就在此刻,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位妆容精致穿着华丽的妇人迎面走了进来。

“哟,终于醒了啊?还以为你要等到老爷子老太太回来才醒呢!v”

她将眼里的泪意敛去,转头向门边看去,与此同时,顾温泽也收起了眼底的冷漠,换上如同往日一般温和的模样。

“妈。”楚川强撑着坐了起来,林岚没有阻止,径直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听阿泽说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楚川心中一紧,她抬起头看向顾温泽,却正对上他充满威胁的眼神,她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回家的时候淋了雨,脚一滑就摔倒了。”

林岚不满的打量了她几眼,抱怨道:“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顾家是大户人家,好歹这还是在家里摔的,要是当着外人的面,岂不是丢了顾家的面子。”

“知道了妈,下次我会注意的。”

这个婆婆向来就不喜欢她,这是从她嫁进顾家的第一天就知道的事实,或许更早,十几年前,她在孤儿院被老爷子带回来的那一刻起,林岚就已经对她有了怨气。

顾温泽的父亲在她入住顾家不到一个月的里,就发生了严重的车祸,丢下他们母子撒手人寰,而顾温泽的妹妹在这场车祸中更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所以林岚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在她这个身世凄惨的孤儿身上,如果不是她带来了不幸,顾家又怎么遭到如此变故。

谁能想到老爷子偏偏将这个扫把星许给了她唯一的儿子,顾老爷子的权威又有谁能挑战,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些年楚川倒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林岚对楚川的厌恶之情,却有增无减。

想到往事,林岚又觉得厌烦,她皱了皱眉头:“既然没事,就出院回家吧,小敬也和你一起。”

听到林岚口中说出小敬的名字,楚川才想起被自己遗忘的“儿子”。

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小敬依旧会是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的心肝宝贝。可是现在,她再也无法像往常一般对待他。

他是姚伊伊和顾温泽苟且生的孩子,而她的孩子还不知道正在那个地方,也许正遭受着非人的痛苦,想到这里,她的五脏六腑都痛得绞成了一团。

林岚无视她痛苦的神色,只当她装腔作势,扭头走了出去。

将两人的出院手术办好后,一行人坐着车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顾宅,几天前顾老爷子和顾太太临时有事去了国外,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

一路上顾敬一直往楚川身上攀,她将头靠在窗边不去看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睁开眼将他抱在怀里,可只要想到那天夜晚顾温泽和姚伊伊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又将心中的想法强压了下去。

车子缓缓开进鎏金装饰的顾家花园大门,绕过正中央的喷泉,在门口停了下来。

“小宇叔叔,你快来抓我呀!”

楚川刚从车上下来,便听到一阵银铃似的欢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她驻足站在喷泉旁边,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迈着步子飞快的奔了过来。

他看上去和顾敬差不多大的样子,却比顾敬一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显得健康许多,一张白嫩的小脸在盛夏夕阳的映衬下,呈现出诱人的粉色来。

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楚川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觉得分外的熟悉,可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小男孩见到众人站在一边打量他,忙停下步子收起了笑容,安安静静的望着她。

忽然想到什么,楚川心弦一震,她走上前弯下腰蹲在了他的面前,一把将他的胳膊紧紧握住,连声音都带了颤抖。

“你是谁?”

第003章 糖扫是什么?

小男孩将头一偏,两个葡萄一般黝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他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反问道:“你又是谁?”

他的眼神清澈透亮,犹如一汪明净的泉水,楚川看着他眼睛里倒影的两个小小的自己,方才觉得有些失态了。

“我是楚川,你呢?”

不知道为何,她会这样向他介绍自己,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清澈,不含杂质,所以她才会卸下心防,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

因为在他的面前,她就只是楚川,不是顾家的养女,更不是顾温泽的太太。

小男孩含唇一笑:“我是顾长宁,很高兴认识你。”

盛夏的夕阳还有些余温,顾长宁鼻尖泛着细小的汗珠,楚川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温柔的将他的汗水拭去,转而答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他一笑便露出一排小小而又整齐的牙齿,阳光下连着他的笑容,都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谁说我是一个人,我爸爸在那里。”

顺着他指的方向,楚川看了过去。

逆着阳光,她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男子。

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微微斜靠在梧桐树下,阳光透过叶子斑驳的洒在他的脸上。上身穿着最简单不过的立领白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卡其色的裤子,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悠闲又慵懒的模样,如泼墨一般的眸子淡淡的看着正与顾长宁交谈的她,嘴角微微扬起,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从容,高傲,又带着一丝的阴郁。

那是老爷子最小的儿子,杭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顾家六爷顾毓琛。不过比顾温泽大了七岁而已,却硬生生比他高了一个辈分来。

她记得以前顾温泽曾和她说过这个小叔的事迹,不到十八岁便修到了博士学位,原本老爷子已经准备将整个顾氏财团交到他的手中,他却决然独自一人去了欧洲打拼,这些年他甚少回国。

楚川和他接触的机会不多,一方面是因为他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待在顾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最近一次见他,还是三年前她与顾温泽准备结婚的那一段日子。

三年不见,没想到如今的他居然悄无声息的结婚,还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带了回来。

楚川站起身子抬头,眼神不期而遇的跌进顾毓琛一双浩瀚如星空的墨色眸子里,她不禁呼吸一滞,赶紧低下了头。

“小叔。”

顾毓琛淡淡点头,将站在两人脚边的顾长宁抱了起来,顾长宁咬着手指,轻轻问道:“爸爸,这个漂亮姐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是你堂嫂。”他的声音波澜不惊,淡淡的带着一丝清冷。

“糖扫是什么?”顾长宁反问一声,眼里尽是疑惑。

“小包子,她是你阿泽哥哥的老婆,所以你要叫她堂嫂。”林岚想着他还小,自认分不清这些称呼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走了过来,主动和顾毓琛打着招呼:“毓琛啊,好久不见了。”

顾毓琛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嫂子,好久不见。”

在这个家里,谁的地位最高谁便最有权利说话,顾毓琛显然是那个最有着得天独厚的话语权的人,不仅仅是林岚一家人对他毕恭毕敬,连老爷子对他也得顾着三分薄面。

一时间气氛有些降了下来,顾温泽从后走上前来,先是和顾毓琛打了个招呼,随后伸手朝顾长宁笑道:“包子,来,到阿泽哥哥这里来,哥哥抱你去和小敬一起玩好不好?”

顾长宁双手勾住他爸爸的脖子,一张小脸嘟得圆鼓鼓的:“我不要你抱,我要楚川抱。”

这一副依赖的样子,在场的人无不异常惊讶,楚川和他不过是才见一面而已,他怎么就这么熟稔的和她扯上了关系。

“长宁,不许没有礼貌。”

顾毓琛出言制止了他的举动,顾长宁有些不悦的别过了脸,原本就圆嘟嘟的小脸现在更像一只白胖胖的小包子,看样子他的小名并不是没来由的。

看着他的模样,楚川心中一痛,如果她的孩子在她的身边,是不是也会像他一般活泼可爱。

她暗自低下了头,唯有用一抹苦涩的笑意来掩饰心中的刺痛,顾毓琛的眼神停留在她的身上,只一瞬又迅速的挪开。

“你们都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进来?”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霜边染着银白的顾老爷子,正杵着拐杖站在门边看着众人,大家纷纷转身朝里走去。

一行人进了大厅,楚川原以为可以见到传闻中的婶婶,可是打量了一圈,除了一屋子的佣人,其他的再也没有。

她心下顿时更加生疑,脚边忽然有人用手拽着她的裤脚扯了扯。

“妈妈,我要抱抱。”

楚川愣在原地,顾敬一从下车到现在,一直都围在她的身边,只盼着她能抱一抱他。

霎时间她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的苦的一齐涌上心头。她能恨她一手带大的“儿子”吗?做错事的人从来都不是他,不管顾温泽和姚伊伊对她有多过分,顾敬一都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我要妈妈抱!”思忖间,顾敬一已经用手抱住了她的小腿,两只小脚不断的向上蹬着,楚川心一软,叹了口气便要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小敬,妈妈的伤还没有好,还是到爸爸这儿来吧。”

说话间顾温泽已经弯腰,快速的将顾敬一抱到了自己怀里,楚川的手僵在空中,眼睛酸涩不已,她直起腰在沙发上坐了起来。

沙发对面的顾毓琛正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垫子旁,眼神有意无意的飘到她的身上,她窘迫的低下头,不断的绞着自己的手指。

“阿楚,我听温泽说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她猛的一抬头,才发现顾老爷子正关切的看着她,她一时心虚,手心里也开始冒起汗来。

如果不是顾老爷子将她从孤儿院接出来,只怕她早就已经流落街头,又怎么有今天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顾温泽虽然对不起她,可她也不能不顾全顾老爷子的身体。

“爷爷,我没事,就是……”

豪门公子要逼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公子要逼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微交少女13章(第十三章 迷 药)

    原标题:微交少女13章(第十三章迷药)小说名:微交少女第十三章迷药藏獒的对手是一只黄色身子、黑色头颅的马犬。马犬一上来,所有人都在唏嘘。干爹说:“这只马犬一看就是从军队中训练出来的军犬,这撕咬能力不言而喻,可惜对手是藏獒,哎,可惜了。”我看见台上体形相差甚远的两只狗,也觉得那种小一些的狗肯定不是藏獒的对手。我看见阎锐泽的眼睛里露出了笑意,透露出一丝君临天下的霸气。果然,藏獒一上去就直接扑到了那只马犬,一瞬间,牙齿就咬上了马犬的喉咙。马犬主人忙叫着:“认输认输!”阎锐泽叫了一句:“回来。”藏獒马上

  • 男人要狠13章(013 托孤)

    原标题:男人要狠13章(013托孤)小说书名:男人要狠013托孤他还说这样的晕倒也发生过一次,在军队的时候最近总是胸闷气短,偶尔头晕还伴随着四肢发麻,他有旧伤,也没有太在意这些。可后来他有一次正在开会呢,突然在会上晕倒了,也正是这次晕倒,他才离开了部队,当时就叫了医疗部队,可到了医疗部队的人来了之后,还没有实行抢救,他又醒了过来。在领导们的劝说下,他被送到了医院检查身体,这一检查不要紧,心脏跟肺部有明显的大黑点,当时医院就跟他了解了情况,知道了他是旧伤造成的,当时就开会进行了研究治疗的方案。可最

  • 花姐13章(第十三章 花天酒地)

    原标题:花姐13章(第十三章花天酒地)小说名:花姐第十三章花天酒地我见昆哥问起,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刚才在外面,断哥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叫我对那个男人下手。我趁他没防备,就顺了他的钱包,然后交给断哥。”“哦?从他进来,到发现钱包没有,好像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吧,你这小丫头出手这么快?”昆哥不敢置信的问。我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断哥说过,干我们这行的,五秒钟刚刚及格,三秒钟才算优秀。要是等一两分钟才把东西弄到手,那就是祖师爷不给饭吃!”昆哥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开心的笑起来。“不错不错,我果然没

  • 天降美女系统13章(第013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原标题:天降美女系统13章(第013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小说名字:天降美女系统第013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楼顶天台。所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关键时候,倒是张子豪说话了:“禽兽哥让你们怎么样,你们就照做!禽兽哥的话,你们也敢不听?”这家伙也是知道真的没有选择了!而且别看他嘴里叫着什么禽兽哥,心里就在诅咒不已……这家伙简直就是人如其名,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而有了张子豪的话,这帮狗腿子也就放开了!主要还是秦寿太变态,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与其在这里婆婆妈妈,倒不如痛快一点,这样还能少受不少

  • 男权13章(第13章 三大女神的关注)

    原标题:男权13章(第13章三大女神的关注)小说名字:男权第13章三大女神的关注纹身男看到我浑然不惧的样子,忍不住问:“哎,你有练过功夫吗?”看到纹身男有些心虚的样子,差点被他这副模样给逗乐了。什么功夫,我真没有练过,我学习的都是些比较狠辣的格斗技巧。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练过功夫,纹身男这次松了一口气,很明显,他不想在自己的小弟面前丢人,他说:“那就文斗吧,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谁要是先倒下,谁就输了,既然你是客人,就你先了。”“好啊,这个打法不错,我喜欢。”我抬起了手,揉了揉右拳。“你确定没有

  • 死亡岛13章(第十三章 脱蟒口,陷熊爪)

    原标题:死亡岛13章(第十三章脱蟒口,陷熊爪)小说名称:死亡岛第十三章脱蟒口,陷熊爪半个脑袋,已经进入蟒蛇之口,我感觉到脑门全是黏糊糊的液体,浓烈的腥臭味道让我作呕。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再这般下去,真的就要被蟒蛇活吞了。下身已经完全动弹不得,好在我左臂受伤,睡觉的时候是大字形,双手并没有被缠住。左手几乎是用不上力气,我挥动右手,用力的锤打蟒身,拼命挣扎。然而不反抗还好,一反抗几乎就让我陷入绝境。蟒蛇感受到我的反抗,蛇身开始收缩,越缠越紧,似乎打算要将我生生缠死。我浑身的骨头嘎嘎作响,特别是小腹

  • 罚罪13章(第13章 养尸)

    原标题:罚罪13章(第13章养尸)小说名:罚罪第13章养尸“惩恶扬善是修道人本分,乔老板我还想问一句你家以前可的罪过修道之人?”张长生摆了摆手。“没听说过,我祖上都是安分的生意人,见到和尚道士化缘均不会拒绝,绝对不会和修道的人结怨。”乔三想了想,摇了摇头。张长生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脸部颤动一下,但立马就恢复了平静。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是扯扯家常,吹吹牛逼。风卷残云之后,张长生似乎也吃饱了擦擦油光崭亮的嘴。从包中拿出一个小纸包递给乔三。“拿回去冲水一天一次,连续一个星期就好。”乔三如获至宝一般,连

  • 兑命13章(第十二章 :惊心一夜)

    原标题:兑命13章(第十二章:惊心一夜)小说名称:兑命第十二章:惊心一夜天黑树高风大,四周呼呼的吹着冷风。我提议开棺看看,朝前走了两步感觉不对,转头一看后面抬棺十六个村里男人竟然没一人敢上前来,刘三也缩在后面。我站在这些人与棺材之间,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很为难。半搭在坟边上的棺材,不断有闷响从里面传来。我想上前又感觉像是有一双手在拖着我的脚,让我无法朝前走。因为是大半夜,很安静,听着棺材内传出的响动,感觉很诡异。最后看了眼漆黑无比的棺材,我转身就朝后走,到刘三身边很生气的告诉他,这又不是我爹

  • 我的老公是罪犯13章(013 我的纠结)

    原标题:我的老公是罪犯13章(013我的纠结)书名:我的老公是罪犯013我的纠结萧楠知道,自己刚刚的那一声唏嘘,一定是让人家笑话了,其实她不小心说出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人已经叫了,活已经干了,钱是必须付的了,自己现在这个表现,确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若是萧翰知道了,一定又该说她丢人了。萧楠拿出那张银行卡,在家政人员的POS机上划了588元。即便这张卡不是萧楠的,但若说萧楠不心疼那也是假的,毕竟要为自己力所能及之事支付这么多的钱,萧楠的心里还是一揪一揪的。家政人员双手叠放在小腹,礼貌的微微躬身,

  • 黄泉探案13章(第十三章 操神弄鬼)

    原标题:黄泉探案13章(第十三章操神弄鬼)小说名称:黄泉探案第十三章操神弄鬼丁兰心从腰间拔出几把飞刀,夹在手指尖,胸脯向前挺了挺,“大家跟在我身后!”胖雷在我耳边偷笑,“挺了半天胸脯子,还是平了吧唧!”话的声音不大,但树林里非常寂静,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丁兰心马上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段红旗高举手电筒,“行了,行了,别说没用的,大家看好前面的路。”众人几乎迈着猫步向前缓慢的走,没过几分钟,前面的丁兰心回头对大家摆手,“快把手电关了,我好像听见动静了。”一帮人很自觉的四散开来,和每次一样,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