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渔网:连接的复杂性

2017/6/23 17:00:34 来源:大军读书汇 []

原标题:渔网:连接的复杂性

连接意味着复杂性和进化。渔网:连接的复杂性任何系统中,作用因素和连接类型越多,就会越复杂,越难以预测。但你要明白,在未来,连接是不可避免的,进化与混乱也是不可避免的。

“网络为何传播得如此迅速”。

1

新型网络:阿帕网络

1926年,保罗•巴兰出生于波兰格罗德诺州。巴兰因应对这个危急挑战的独创想法而出名。他的深刻见解后来引发了现代互联网的产生。

在兰德公司的时候,巴兰创造了一系列智能和技术上的飞跃,登上了伟大科学的圣坛。小百姓养生网他设想的某种共享信息的方法,几乎未曾有人想到过。他设计的电力网络模型做到了一种关于信念、感知、科学等方面的突破。

巴兰发现了如何将系统强化到能够经得起最坏的冲击。从本质上揭露了,有些网络一旦掌握了我们的世界,将带来不可逆的转变。你很难从人手一部手机的地方回到没人拥有手机的地方。

有了谷歌你不会再去查阅《不列颠百科全书》。我们会发现,我们无法真正回到以前的股票市场、军事联盟或卫生条件。渔网:连接的复杂性巴兰证明了,建立足以抵抗任何攻击的连接系统是有可能的,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他预测了像我们现在这样的世界,连接系统使某个点和其他无数个点以惊人的速度相连。

也许我们会问,为何我们世界中巨大的网络数据试图摧毁原有的事物?这是因为它们知道,我们进入现在的时代并非侥幸。它们的竞争对手是未来将会被同化的事物。未来将替代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会是什么?一个强大的新群体能理解巴兰发起的关于网络的见解,尽管他们并不认识他是谁。我们也需要这样做。

许多连接,通过一些节点相互链接

发出信息并让它们自动寻找目的地——这种想法如果能实现的话,肯定特别吸引人。如果能实现,中心枢纽不再存在,信息可以像无线电信号一样通过连接的线路在空中传递。渔网:连接的复杂性在巴兰的系统里,军事交流信息可以从一个点跳到另一个点,每一次停下都可以重新导向原本的目的地。若以此类推,得出的网络将会像渔网一样:许多链接通过一些节点相互连接。

因为数据束,巴兰称为“数据包”,可被网络挪动,当某些地方的网络被切断、被核武器轰炸或破坏时,其他地方的网络仍可以用。数据包可以找到其他路径。

阿帕网络存活的能力

在核战争当中如何进行交流看起来是个不可能解决的问题,而为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次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分布式网络。其他科学家也曾追寻这种想法,但是这种设计更加适合巴兰的问题:一个没有中央控制的网络,生存力强,不可切断。

根据巴兰法则建立的最早的大型网络,被称为“阿帕网络”(ARPANET,高级研究计划网络),这种连接网络即使对于今天的互联网来说仍是主干部分。来自xbxysw.com即使现在已不再有核战争的威胁,分组交换的设计仍是大部分数据得以流通于世界原因。

即时连接

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人都能连接”这个理念,就像宗教改革时期路德的“人人都能与上帝对话”、启蒙运动时期康德的“敢于求知”一样。

当人们提出“怎么会有人愿意将照片与全世界分享”或者“你为什么会交出自己的DNA”时,他们关注的都不是重点。

现在很多东西只有互相连接起来时,才是完整的或是有用的。我们说,连接改变事物的本质,因为我们认可并推进这种想法:即时连接是所有设备、程序和人的一种基本权利。无论如何,这确实是一种向往。

根据巴兰法则设计的网络允许任何人随时随地进行连接,能接触到无法想象的、强大的科技力量。小百姓养生网但与此同时,世界也在连接我们。连线的“圣战者”、货币、生物信息,它们也都与我们同在。所以,我们正在用数据连接、机器和折扣航班来谋杀异域风情。当异域风情时不时地反过来杀我们,我们会惊讶吗?

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中央和外围开始了拉锯战,网络的张力将旧结构撕得粉碎。连接将事物放在这张紧绷的网上,从而改变了事物的本质。第七感感觉到这种张力了。

去连接每一位病人、医生、每一个飞行器、每一种货币,但最后每一个都被扭曲、改变了。有些变得更好,有些则猛然被折断,再也不能重建,有些仍在痛苦地适应。这种网络拉锯不仅造就了伟大的新财富,还冲击了旧想法和旧制度。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不稳定的原因。

2

复杂性的表现

科学家约翰•霍兰德在一篇有助于建立混沌科学学科的著名文章中如此论述。霍兰德用了几年时间思考这些难题及难以模仿的系统,发现了至少一个共同点:无论是金融网络,例如外汇期货,还是免疫学网络,或是我们的大脑,高度连接的系统都有着霍兰德称为进化的结构——它们从不重样。

它们可塑性很强,可以轻易根据内部压力或外部变化而改变。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无法预料的混乱发生,从政府倒台到经济危机。连接意味着系统有了新的形式。

在很多情况下,它们变得更好、更强,也更能适应。这不是简单地出乎意料或是孰好孰坏;事情的根本是,这些系统正在进化。霍兰德认为,世界上充满了演变,与生物进化、气候变暖、强者生存一样。他将产生这些革新的网络称为复杂适应系统

当霍兰德选用“复杂”这个词时,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区分。精密的机械装置能被设计、预测,并受控制。从这个层面看喷气发动机、人工心脏和计算器都是复杂的。

它们也许包含无数的交互部件,可以被设置,重复制作和利用,但它们不能改变。相反地,复杂的系统不能被精确地设计,很难完全被控制。从这个层面看,人的免疫系统是复杂的,万维网是复杂的,雨林也是复杂的:在亚马孙河流域,此起彼伏的蚊虫鸣叫,无数的虫鸟花树,每时每刻无数的相互交流中遵循着某种秩序。那繁弦高管的交响曲《蓝调时光》在黎明时有一个浪漫的爆发点,你可以在渐渐清晰的鸟鸣中听到整个森林渐渐醒来,那就是复杂的声音,因为没有一个音符是重复的。

我们的网络世界大多是纷纷扰扰、新潮涌动的交互作用——不仅难以预测,而且经常处于创造新事物的风口浪尖上。一个复杂过程的根本不确定性意味着,当我们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总会忘了它也正在发生变化。

人们很容易理所当然地认为,运行着的事物遵循了可预测的、线性的、难懂的逻辑,这是一种“a导致了b和c”的过程,例如,革命带来了自由,自由带来了民主。

这种预言通常是错的,而且我们对经济或政治领域的事件总觉得惊讶,这些都证明了像经济或选举这样的复杂系统,其中的机制总会使过分自信的策划者的希望落空。

“宏观模型没能预测这次危机,也似乎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经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欧洲中央银行前行长让–克劳德•特里谢在论及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时感叹道。市场和政府发现,他们的系统不是“大到不会失败”,而是联系太密切且难以控制,可能还太复杂而难以理解。特里谢的话听起来可能有点像战斗疲劳症(长期作战引起的精神疾患)。“我是金融危机期间的政策制定者,我发现这些模型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其实,我想更深入挖掘的是:在危机的表面上,我们感觉被传统的工具抛弃了。”

在数字化的世界,许多最基本的物品和代码都可以被颠覆,像数字乐高一样,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连接起来。第七感针对的是由于连接改变事物本质而引起的扰动不安的浪潮。原本是和善之举的连接,却使原本难懂的事物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一个物体,例如一件货物、一只股票,点击进入网络的瞬间,它就受制于所有伺机而动的复杂的野性:阶式渗透、压倒性的外力、意料之外的内部故障等只在连接的压力下才会显示出来。连接到一个不断进化的系统中,即使是看起来毫无关系的点,面对动荡、感染或创新,都会变得脆弱不堪。

当我们说“我们无处可藏”时,也许我们的意思是:即使是看起来最无关紧要的举动,例如将打印机连接电脑或到巴黎度假,都可能有暴露在一个复杂世界的危险。这些危险随着网络速度在增长。正是在管理和使用那些复杂事物的时候,我们才能找到连接时代的生产力。但别搞错了,复杂系统的破坏力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网络将所接触的一切从复杂的事物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也许我们可以说,工业革命将简单事物复杂化,我们可以想想机械化农业为耕田带来了什么。但在网络时代,由于混乱伴随着连接产生,原本复杂的事物变得综合化了。

复杂系统被分成很多模块,但它们是可以预测的。综合系统则完全改变了规则,而且一旦综合连接的网络开始流转,将会产生令人吃惊的交互作用。正是因为没有中心规划,在某种意义上,最好的连接系统才创造了从电脑死机到市场泡沫的混乱。

即使无法预测,但任何系统中的复杂性都能测量,不管是印度尼西亚的珊瑚礁,还是俄罗斯的电脑网络。有多少节点相互连接?它们的交互有多快多深入?连接的乘法运算产生了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我们说,网络将会毁坏阶层,这就是原因之一。

当我们说网络“想要”某事时,这是使用了拟人手法:10亿相互连接的用户想要联系起来,因此Facebook出现了;上万亿网页需要被搜寻,因此谷歌出现了。这些连接解释了我们这个年代那些重要公司独特的力量和价值所在。然而,一旦完成,分配及连接的网络就开始“想要”其他东西。它们渴望创造。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最成功的投资者及领导者都有着近乎病态的渴望去推倒、摧毁旧系统。他们有信心,如果他们奋力摧毁现在的均衡状态,将会出现一种新的均衡。

在商业领域,旧商业模型的摧毁催生了新的模型。这是加速混乱、传递希望、达成新政治的手段。如果第七感包括了打破旧平衡的意愿(甚至是渴望),那也是因为有着一种信心:相信更好的事物将会出现。

到了晚年,保罗•巴兰转入了哲学视角,他开始相信他的网络有着平稳不懈的能量,在世界范围内自我摧毁将是不可避免的。“宇宙中的每个事物,”他写道,“在重力作用或辐射作用下都与其他事物相互连接。”我们现在知道巴兰的话里包含了多少真理。

我们被连接推动着,就像受重力作用一样。连接意味着复杂性,意味着进化。巴兰的话里有一个奇怪的前提,“在重力作用或辐射作用下”,这个前提告诉了我们很多内涵。连接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进化与混乱也是不可避免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上百度搜“智慧小施”~~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枭雄8章

    原标题:枭雄8章小说:枭雄第八章赔一百万我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心情郁闷的朝自己的车走去。幕思雅见我走回来,她急忙从车里面下来然后朝我跑了过来。“张远,你没事吧?”她一脸着急的对我问道,看的出来她刚才非常的为我担心。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对她微笑一下说,“没事,这件事被我老板解决了。走吧,我送你去上班。”幕思雅有些质疑的望着我看了看,然后见我一脸的认真,她也就点了点头,跟我上了车。我将幕思雅送到她上班的公司,然后跟她说了她下班的时候,我会来接她让她等我之类的话,我就开着车回了华润公司。走在公司里面,路

  • 爱如星火向暖8章

    原标题:爱如星火向暖8章小说书名:爱如星火向暖008决定反击提到安家,霍江城眼前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安舒童。那个,从小跟他定有娃娃亲,却拼死不肯嫁给他的女人。这些年过去了,霍江城越发历练得稳重成熟。他有任何心事跟想法,根本从不会表现在脸上。“先放这里。”默了片刻,霍江城曲指,在矮几上轻轻敲击了三下。老穆笑着,将请柬搁下,识趣的离开。老穆是霍家的老人了,是霍江城亲自选的管家。这别墅,是霍江城十八岁的时候买的,当时,老穆就在了。对于这位霍二爷,老穆再是了解不过。二爷沉默寡言,轻易不喜欢闲杂人等在他跟

  • 穿越荆棘嫁给你8章

    原标题:穿越荆棘嫁给你8章书名:穿越荆棘嫁给你008你以为还会有下次?然而如苏嫣所料,提及当年之事,苏晓晓却仍旧能够面不改色,就好像当初的事不是她做的一样,反而不屑一笑:“所以我说啊,你就是一个失败者,只有失败者才会像个怨妇一样,讲出你刚刚说过的话,换做是我,我不但不会在这里露怯,更不会再回到周城来丢人现眼!”苏嫣也笑了出来:“我们要不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谁最后丢人现眼?”“当然,我迫不及待看到你第二次狼狈滚出周城的样子了,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突然,苏晓晓向前一步,凑到苏嫣的耳畔,“你

  • 愿你余生不孤寂8章

    原标题:愿你余生不孤寂8章书名:愿你余生不孤寂第8章升职了?萧羽濛莫名其妙的跟着沈慕森到了办公室。“有什么事情吗?”萧羽濛见沈慕森进了办公室就是往座位上一坐也不说话,觉得很奇怪,沉默也不是她的性子,所以直接开口问道。沈慕森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萧羽濛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之前说的计划案,做好了吗?”“做好了。”萧羽濛说起工作的时候,眼睛都亮了不少,正好刚刚开完会,她的东西都还没放下,直接凑手里抽出了几张纸来,递给了沈慕森,“请沈总过目。”沈慕森接过了计划书,却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就将其放在了一旁

  • 容你双世情刻骨8章

    原标题:容你双世情刻骨8章小说名称:容你双世情刻骨第八章朱砂,诛杀2云逸笑起来:“哦?那你们是想验字迹给萧芊脱罪?谁说这玩意儿是萧芊的就一定是萧芊所写的?”“那么同理,谁说这纸出现在芊儿的房中就一定是芊儿的呢?更何况,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东西是在芊儿房中找到的?”萧渊也是咄咄逼人,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认下来,认下来不止是芊儿要被处置,连他们萧府名声也会毁去大半。一直沉默着看众人对峙的朱砂突然开口了:“我有证据,证明这纸上的字迹确实不是萧芊。”云逸一听差点一巴掌扇到朱砂脑袋上去,朱砂却不管不顾地继续说

  • 朝夕搁浅,不谙情深8章

    原标题:朝夕搁浅,不谙情深8章小说名:朝夕搁浅,不谙情深第8章:你以为我会吻你?在她张开嘴的瞬间,季承泽直接把药放进她嘴里,然后伸手捂住她的嘴,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屑的冷然。“怎么?你以为我会吻你?”傅安巧苦得眼泪都冒出来了,听着这话又羞又恼,调动着吃完饭后仅有的一点点力气,拼命挣扎。“安分点,我可以去给你拿水。”季承泽冷眼看着她挣扎。你滚!傅安巧想也没想就瞪过去。“还是你要就这么干吞?”眼泪汪汪的瞪视对季承泽完全没有杀伤力,他慢悠悠的补充一句。傅安巧恨得直想咬他两口,但嘴里药片的糖衣已经化得

  • 重生八零:独宠小媳妇8章

    原标题:重生八零:独宠小媳妇8章书名:重生八零:独宠小媳妇第八章霍老太上门张家明的神色有些赧然,毕竟这些粮食还是因为,霍小文,陈天雷才给他买了,要不然他连白粥都吃不到。小胖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来。“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我特意从家里偷出来的,你尝尝看。”几枚山楂就那样窝在小胖的手心里,煞是可爱。霍小文都能够听到自己嗓子里流口水的声音。小胖看到她那副样子,两只眼睛都快要笑没了。将手心里的那几枚山楂塞进了霍小文的手心里。随后伸出手摸摸自己背上的那条挨打的痕迹。谁料霍小文转手就将其中的一枚山楂塞

  • 良人未晚,情何以谙8章

    原标题:良人未晚,情何以谙8章小说名称:良人未晚,情何以谙008章绽姐腿长一米八其实这完全是苏绽的错觉,尽管她想要学的乖乖的,脾气秉性放在那里,有的时候眼睛里不经意的就透出桀骜来,不是留了合适的头型就能遮掩的了得。三十多岁的老黄瓜对着镜子将自己外面的那层绿漆刷好了,梳了个丸子头在头顶,对着镜子照了一下,暗叹一声青春无敌,才坐到饭桌上吃饭。杂面馒头,一碗粥,一碟咸瓜。这就是苏氏父女的早餐。苏绽再一次感慨,什么叫做一朝回到解放前,看看吧,这就是了。不过还是要吃。她这时候正长身体呢,到点不吃饭就是要饿

  • 阴婚缠身:鬼夫赖上门8章

    原标题:阴婚缠身:鬼夫赖上门8章小说:阴婚缠身:鬼夫赖上门第八章:不能报警看着镜子里我自己的样子,别说是菲菲了,就连我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叫什么?这叫证据啊!之前我裹着长袍,生怕自己走光,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后来在洗手间因为里面的镜子上满是水汽,我也没有看见自己的样子。现在一出来,就展露无疑了,我现在知道菲菲说的“那个”是“哪个”了。“小晴,走,我们去报警,抓那个人渣,我就不信了,那些鸟不拉屎的地方的警察不管,城市里面的警察还能不管了?!”说着,菲菲居然真的拉着我往外面走,我赶紧慌乱的拉住了

  • 敬我余生不悲欢8章

    原标题:敬我余生不悲欢8章小说:敬我余生不悲欢008冷太太,请吧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冷冽没有再来打扰凌墨言。凌墨言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冷冽就此放过了她,恐怕更加残忍的折磨正在等待着她,只不过今时今日凌墨言已经不会再因为冷冽的一言一行而伤心了。果然,一个星期之后,贺明城刚刚给凌墨言办好了出院手续,冷冽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冷太太,请吧。”冷冽摘下墨镜,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一旁的贺明城刚要说话,却被冷冽抬手打断了,“贺少是不是应该懂得避一避嫌呢?她现在还是冷太太。”“既然知道她是冷太太,就对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