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涡阳方言土语 土得真够味儿

2017/5/29 18:05:39 来源:旷世之美 []

原标题:涡阳方言土语 土得真够味儿

涡阳花沟

夜个——昨天。来自xbxysw.com清起来——早晨。

晌午头——上午.后晌——下午。

吃响晚——下午。合黑——黄昏。

晚黑来——晚上。月黑头——漆黑的夜晚。

对午时 ------------ 昼夜.麻似亮——无微明。小百姓养生网

天胧明——拂晓。年五更——旧历年初——拂晓。

多大会——多长时间。早晚——总有个时候。

马会——马上。

外头人——结过婚的男人.家里人——婚后的女人。

丫头——小女孩 小子——小男孩。小百姓养生网

破小子——顽皮的男孩。团儿媳妇——童养媳。

老妈子——老太婆。半拉橛子——未成年的男孩。

二黄老头~四、五十岁的男人。 露头青——出风头。

楞瓜~傻乎乎的。阅读http://www.xbxysw.com/半吊子——语言刺人,不近情理。

七叶子——憨傻。死眼于——不灵活。

硬眼于———脾气倔强、任性。转乎头——说话做事荒唐,耍手腕,耍滑头。

拧劲头——认死理。夹尾巴头——待人刻薄。版权http://www.xbxysw.com/

尖头鼠——吝啬鬼。琉璃头——滑头滑脑。

肉头——吊板,受气。额拉头子——额头。

搅毛手——胡搅乱缠。盘花头——不开窍。

方言搞笑图

食 物

龟达子——烙制的小圆饼.扁食——饺子。网站xbxysw.com

锅饼子——锅贴。

动 植 物

秃草子——蟋蟀。玉秫秫——玉米。

小秫秫——高梁。洋柿子——蕃茄。

金针菜——黄花菜。婆婆丁——蒲公英。

麻喳子————喜鹊。小小翀——麻雀。

扁嘴子——鸭子。老鸹——乌鸦

物 体

月姥娘——月亮。手捏子——手帕。

手幅子——毛巾。墙各拉——墙角、阴暗处。

屎茅子——厕所.

其 他

瞎哄——骗人。抖了——( Zhuai )阔了,发迹了.

有准儿——有把握。没随手——没在意。

中——行,可以。毛躁——发脾气。

不见起——不一定,不怎么样。现世——丢人。

鬼恁狠——高兴。麻利——利索。

涮溜——敏捷。红事——喜事。

白事——丧事。不限定——不——定。

争点子——(争念 heng )争论。抬杠——争执。

昨弄的——怎么啦?咋搞的?弄啥——干什么?

可——是的。凑乎——凑合。

扒豁子——把事做坏。老八成理——强词夺理。

不上线——不正规,不文明、礼貌。不出奇——行为不正规,讨人厌烦.

不懂色——不懂道理。加坠——份量加大。

不摸头——不了解情况。不使闭——忙不停、

不美其人——不光彩,使人厌。烧包——逞能。

到劲———到了极点。皮脸——顽皮。

撅拱——到处乱跑,不安生。寒碜(音的 chan )——表示厌恶。

乖乖——作语气词用,表示惊讶。乖乖——作名词用,表示大人对小孩的娇疼。

确药——瞎讲乱说。差屈——毁了。

雾毛雨——毛毛细雨。真棒——真好。

无歹~丢人。是味~舒服、痛快。

拉拉一谈谈。拉呱一叙家常。

中原官话-商阜片-涡阳话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掠天记9章(第九章 万罗鬼面)

    原标题:掠天记9章(第九章万罗鬼面)小说名字:掠天记第九章万罗鬼面“你……你敢骂我?”大耗子精身边的男子一怔,旋及怒火骤起。他们在法器阁担任职务的,可远非胖道人这种杂司监的人可比,都是有关系或是花了大价钱才钻进来的,手握法宝源脉,门下弟子见了他们,哪个不恭恭敬敬?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养成了他们飞扬跋扈的性格。但是何曾想到,今天只不过小小的训斥了一个刚入门的弟子,他便敢破口大骂?一时心头火起,这男子直接踏上一步,就想一巴掌抽飞这小子。方行一看他这模样,便知道这是要动手了,身子往后一退,低声笑道:“你

  • 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9章(第9章湿身诱惑)

    原标题: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9章(第9章湿身诱惑)小说书名: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第9章湿身诱惑夜夕夕瘫软在教练怀里,声音空洞无力,“好累……我真的好累。夜锦深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抱在一起,幽深的寒潭蹙起一道危险的寒光。他大步走过去,从教练怀里抱过夜夕夕,带着她离开。看到夜锦深的那一刻,教练傻眼,大少爷怎么会这么晚也出现在健身房?而且还抱走小姐?……夜锦深抱着夜夕夕回房,将她放在床上,目光冰冷,“真想死就一刀解决自己,没必要作死给我看。”说话间,一把锋利的刀扔在床头柜上,发出的声音清脆刺耳。夜夕夕喘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9章(第9章 拍摄婚纱照)

    原标题: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9章(第9章拍摄婚纱照)小说名: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第9章拍摄婚纱照李婉扬知道这次父亲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拽着他的胳膊撒娇:“爸,对不起啊,没有事先和你说,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我们虽然才认识了几天,但爸你之前不是也向我推荐他嘛,既然已经过了爸爸这一关,那一定不会错喽,爸爸,我的好爸爸,不要生气啦。”李子杰最受不了的就是女儿的撒娇,从小到大,总觉得亏欠她太多,所以只要她提出要求,他都会竭尽全力去满足,这次也不例外。“小婉,既然你已经决定了,爸爸支

  • 我的路人女友9章(第九章:孙真真的要求)

    原标题:我的路人女友9章(第九章:孙真真的要求)小说名:我的路人女友第九章:孙真真的要求上楼到了家门口,我深呼吸努力调整着情绪使自己尽量放的轻松,因为我此时已经决定用着如何的姿态来从米琪这关蒙混过去。打开门,我首先将脑袋伸进去看了看,好在发现这个时候米琪并不在客厅里呆着,而客厅里的电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开着,但米琪房间里的房门却紧闭着,我确信她很有可能是已经睡下了,见此我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松了口气进了房间。习惯性的跑到阳台搬个凳子坐在那里给自己点了根烟吸着,不过却意外发现平日里较为空阔的阳台,在今

  • 我的鬼尸新娘9章(第九章 收妖葫芦)

    原标题:我的鬼尸新娘9章(第九章收妖葫芦)小说名字:我的鬼尸新娘第九章收妖葫芦窗外电闪雷鸣,无力灯光摇曳,老旧的电路似乎出了问题,“趴”的一声陷入了漆黑之中。这一次我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害怕,我期待黑暗中有一双手将我拉住,我期待慕青青出现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啪”一只冰冷刺骨的手落在了我的肩膀上,随那寒冰般的身体从我的身后见我紧紧的抱在了怀中。我的耳边传来了那熟悉的声调:“桦叶,你在找我么?”我迅速的转过身,适应了黑暗的我,可以依稀看到慕青青的脸,索性不是那张恐怖狰狞的面容,而是少女般

  • 仙医妙手9章(第九章 校花合租)

    原标题:仙医妙手9章(第九章校花合租)小说名称:仙医妙手第九章校花合租“淡定!淡定!不要生气。”陆曼见状赶紧劝道。“生气?跟他一个同学甲,我犯得上生气吗?哼!”杨婷婷向着林一航的背影一声冷哼,骑车走人。陆曼在背后悄悄吐了吐舌头,这都快跟牛魔王似的鼻孔冒烟了,还不叫生气啊!林一航拎着袋子,当命根子一样护着。先去西三教市场买了一个个头最大的砂锅,顺便在路边摊吃了午饭,填饱肚子。然后,兴冲冲地回到刚租住的小屋。“嗯,年份都不错!”刚才在大街上没有仔细检查,现在拿出来看看,发现这些药材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

  • 贴身兵王9章(第009章 韩小妖吓坏了)

    原标题:贴身兵王9章(第009章韩小妖吓坏了)小说名:贴身兵王第009章韩小妖吓坏了看见迎面走来的壮硕青年,为首的中年大叔赶紧停下车子,一脸赔笑的迎了过去:“雷哥,您怎么过来了?”青年却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向着荆飞的车子走来,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荆——”他刚要喊一声荆哥,忽然看见荆飞皱眉,扫了眼荆飞身边的韩小妖,马上改了称呼:“荆飞,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荆飞的心中很蛋疼,他早就看见了这个被簇拥在人群中的青年,他也清楚这个青年的身份,代号闪雷,真名雷武。只是懒得打招呼,

  • 庶子风流9章(第九章:县试在即)

    原标题:庶子风流9章(第九章:县试在即)小说名字:庶子风流第九章:县试在即本来周夫子是借着叶春秋的事来讨好叶松的,谁晓得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叶春秋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自己的爱徒叶辰良却是挨了训,周夫子索性做一些弥补。叶老太公已是有些疲惫了,沉吟片刻道:“还是去吧,权当是磨砺也好。”周夫子满是遗憾,却还是点点头:“哎……就怕闹笑话啊。”周夫子带着推脱的意思,这个叶春秋可不是我教出来的学生,若是被人耻笑,可莫说和我这做先生的教导不力有关。叶老太公没有做声了,周夫子的言外之意,他很明白,这个孙儿肯定是一

  • 养鬼9章(第9章 :石碑)

    原标题:养鬼9章(第9章:石碑)小说名:养鬼第9章:石碑我是彻底松了口气,这时候不死婆婆冰冷的声音响起,“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而已,你爷爷难道没有教你遇见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吗?”“没有。”我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同时有些畏惧地看着不死婆婆手里的那个罐子。不过是巴掌大的罐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上面还画着一些古怪的符咒,刚才那个红衣厉鬼,就是从这个罐子里钻出来的吗?“你爷爷曾经告诉过我,说不准备让你继承他的衣钵,看来都是真的。”不死婆婆说。我听不懂不死婆婆的话,就有些好奇地问,“我爷爷不就是

  • 寒门崛起9章(第九章 掉进钱眼的傻小子)

    原标题:寒门崛起9章(第九章掉进钱眼的傻小子)小说书名:寒门崛起第九章掉进钱眼的傻小子过了一会,朱父实在看不下去了,在他朴素的思想中,男孩子就不应该跟花花草草的纠缠,要么读书考取功名,要么老老实实在家种地。“恩,今天收获也算可以了,咱们下山吧。”朱父制止了两个撅着屁股采花的儿子,避免他们误入歧途,“我们得趁太阳还没下山前下山,晚一点山林不好走也不安全。”朱平安见自己小背篓采的满满的都是金银花,轻轻压了压花,见实在是不能再放了,这才心有不甘的拍拍手跟着老爹下山。在回去的路上,朱父又带着两人去了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