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想爱你到白头3章(第三章:你们还想上演“人肉大战”吗?)

2018/3/14 3:26:0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想爱你到白头

第三章:你们还想上演“人肉大战”吗?

  大雨倾盆。阅读http://www.xbxysw.com/

  温思思狼狈的抱着自已,任凭着雨水冲刷着身体。

  雨水和她的发丝紧紧的粘合在一起。

  温思思已经分不清楚从自已脸上划过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这场大雨就像是在嘲笑她一般。

  她已经没家了,而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大街上,行人越来越少,雨水混进了她眼睛里。

  就在这时,一束强烈的灯光直入她的眼里。版权http://www.xbxysw.com/

  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不知怎么的,她感觉到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隐约中还听到了有人叫她……

  医院病房。

  温思思醒来,她皱起了眉头,表情十分痛苦。

  她的全身好疼,脑袋像是炸了一样,一遍遍的吞噬着她的痛感神经。

  “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一道好听的男声传进了温思思的耳朵里。

  温思思循声望去,是一位穿着西装看起来彬彬有礼的男人,她楞了一下,又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身处在病房里,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好,我是李秘书。昨晚,我们的车不小心撞了您,我们已经通知您的家人了,您在医院里的所有费用,我们都会承担,当然,您要是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李秘书礼貌的说道。

  温思思这才明白,可也让她回想起了昨天遭受到的折磨……

  一下子,温思思鼻尖一酸,眼眶开始泛红,紧咬着双唇,不让眼泪落下。版权http://www.xbxysw.com/

  她的心好痛。

  李秘书看出了温思思的变化,以为她是不舒服,便直接走出去请医生。

  李秘书离开后。

  温思思在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眼泪往外淌出。

  这时,门外出现了两个不速之客。

  “温思思!”幕迟白牵着苏小雅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份文件。

  温思思立即停止了哭泣,抬头看向了门外。我想爱你到白头3章(第三章:你们还想上演“人肉大战”吗?)

  是幕迟白和那个女人。

  呵,温思思嘲讽的笑了笑:“你们来这干什么?还想在医院上演“人肉大战”吗?”

  幕迟白阴沉的看着温思思,将手中的文件直接甩到温思思的跟前,冷声道:“温思思,别不知好歹!签了它。”

  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呵,那么迫不及待!

  她是不会让这对狗男女那么容易如愿的!

  凭什么,她满身痛苦,他们却如此得意?

  温思思强忍着内心的痛楚,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了一眼,便将那份离婚协议书给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转向了一旁,不在理会这两人。

  温思思的举动瞬间引爆了苏小雅。

  她等这一刻等了三年,她不想在等了,也不想在有什么变化!

  苏小雅走了上前,将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拿在了手上,用力的掐住温思思的手臂,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插进了她的肉里,怒声道:“你赶紧签!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苏小雅将离婚协议书扔在了温思思的脸上,狰狞的看着她!

  苏小雅使出的力气很大,在加上车祸的撞击,温思思的小脸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她微皱着眉头。

  “怎么?你急了?怕我不离婚,你永远就见不得光对吗?”

  “你!”

  苏小雅气的举起了巴掌打向了温思思。

  顿时,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在温思思的小脸上蔓延开。网站xbxysw.com

  身后的幕迟白直接上前,丝毫没有给温思思喘气的机会,用力的将她给拉下了床,手上的针管也连着被扯下。

  “温思思,别把我的耐心耗尽!”

  她咬着牙,紧捂手上的针口,那里已经渗出了血,在加上刚刚幕迟白的举动,她的脑袋一下子变得十分的眩晕还伴随着阵痛。

  温思思抬起头看着居高临下的两人,忍着心里的怒意,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还有没有点良心了?一定要把我逼死吗?昨天对我的伤害还不够大吗?”

  此时,她的心里犹如一颗苦胆一般,不仅苦,还涩。

  苏小雅看着温思思这般可怜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她的对手,是个男人都会选择像她这种的懂得情趣的尤物。

  苏小雅嘲讽的笑着道:“我们怎么没良心了?我们可没让你赔偿迟白三年的青春损失费呢?”

  “你们!滚出去!”温思思瞬间被苏小雅的话给气到了,胸口上堵着一团火,指着这两个人喊道!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奇葩呢?

  “温思思!你别不知好歹!非要让我亲自动手?”

  幕迟白面色阴沉,大步走到她的跟前,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用力的抓住温思思的手,强制的逼着温思思签名。

  “幕迟白!你怎么可能这样子!”温思思边撕喊着,边挣扎,泪水也由此滴落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

  曾经这个男人说过会好好的对她,没想到会这样子对她!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冷冽的男声传了过来:“谁给你们胆子在这里闹事的!”

  厉爵风出现在门口。小百姓养生网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他。

  “你是谁?”幕迟白停下了动作,看着莫名出现在病房的厉爵风,不悦的说道。

  厉爵风无视幕迟白,走到温思思的跟前,将她一把拉起,顺势抱到了怀里,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没事吧?”

  厉爵风的举动,让温思思有些反应不过来,楞楞的看这他。

  这个男人是谁?她好像不认识他。

  幕迟白见温思思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心里顿时生起一阵怒意在加上刚刚厉爵风的无视,他胸腔里满是火气,大步上前,准备要给厉爵风一拳头。

  没等他碰到厉爵风的肩膀,厉爵风反应非常迅速,直接给幕迟白一个过肩摔。

  动作非常流畅,隐约中还带着一丝帅气。

  “啊!”苏小雅被吓得尖叫着,连忙将幕迟白扶起,指着厉爵风骂道:“要是迟白有什么好歹,我要你坐牢!”

  厉爵风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苏小雅,淡淡的说道:“是吗?”

  苏小雅对上厉爵风的眼神,身子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这个男人的眼神太阴冷了,仿佛就像地狱里的罗刹一般,震慑人的心魄。

  苏小雅有种想要赶紧逃离这里的念头,她低下了头,不敢在看着厉爵风,双手紧紧的抓着幕迟白。

  厉爵风收回视线,看向了散落在地面的离婚协议书,眼神中快速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赶紧滚!”

  “你!”幕迟白瞪着厉爵风,眼里生出了一丝阴狠的神色,身上的疼痛让他皱起了眉头。

  “迟白,我们走吧!”一旁的苏小雅动了动他,小声的说道。

  幕迟白深深的看了一眼厉爵风,这个男人不仅扰乱了他的离婚计划,还让他当场难堪了!这一笔账,他迟早会算的!

  两人离开了病房。

  顿时,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的诡异。

  “谢,谢谢你呢。”温思思小心翼翼的对着厉爵风说道!

  刚刚那一幕,着实的吓到了她。

  厉爵风淡漠的看着了温思思,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道:“有事就打!”

  语落,厉爵风捡起那份离婚协议书,离开了病房。

  “啊!”温思思抬起头看向了门口,心里十分疑惑,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帮助她呢?

  她看了一眼那张名片。

  恍然间,手机响了。

  “思思!你现在马上给我回来!”没等温思思说话,手机那头的人严厉的说着。

  “可是,我在住院……”

  “没什么可是,必须现在马上立刻回来!”

  语落,电话挂了。

  温思思只好忍着身体的不适离开了医院。

我想爱你到白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想爱你到白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落木萧萧:总裁凄凄爱1章(第1章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原标题:落木萧萧:总裁凄凄爱1章(第1章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小说名:落木萧萧:总裁凄凄爱第1章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封萧萧!你真不要脸!把你男人搞得精尽而亡了,现在又想来害我的男人!你怎么这么无耻!”封萧萧刚走出公司大门,迎面一个女人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皱皱眉,这又是谁?从丈夫因“纵欲过度”突然死在床上后,封萧萧就被无数人盯上,女人视她如洪水猛兽,三天两头有人来找茬骂她。男人则千方百计和她搭讪,试探她是不是深夜寂寞。在他们眼里,仿佛封萧萧真的就是那千年妖狐,妲己转世,只要她勾勾小手指头,就能迷得男人神

  • 一纸赐婚:相府嫡女要逃婚1章(第一章 无端诬陷)

    原标题:一纸赐婚:相府嫡女要逃婚1章(第一章无端诬陷)小说名称:一纸赐婚:相府嫡女要逃婚第一章无端诬陷第一章无端诬陷凤璃国丞相府中。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彻了丞相府,随即便是纷纷乱乱的脚步声,丞相抛去了平时的睿智和冷静的风度,一副愠怒的模样,径直闯进了一个小小的破败庭院。这院子杂草丛生,位置又是府中比较偏僻的地方,此时已经入秋,湿寒露重,因为刚刚下过雨的缘故,地上坑坑洼洼的积了不少污水沼泥,如果不是空气中那一缕若有若无的药草清香,几乎会让人以为这里是长久没有人居住的废弃小院。然而此时此刻,这小小的院

  • 209831章(第一章 强者,一切靠自己!)

    原标题:209831章(第一章强者,一切靠自己!)书名:20983第一章强者,一切靠自己!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大洋的某一个群岛。这些群岛被建设的十分好,不过,这个群岛,却是未曾被标入任何一个海图,只因这个群岛的主人,是一位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没有人敢来打扰他,也没有哪一个地图制作者敢让人来打扰他。此时,在群岛上的某个精致的小木屋里头。“钢镚啊,过来一下。”“老爸,干嘛?”一个看着十多岁的少年,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到一个中年人面前。“钢镚啊,可能你不知道,当年你还在你老妈肚子里的时候,我们家,跟你

  • 我的末日世界1章(末日世界(前言))

    原标题:我的末日世界1章(末日世界(前言))小说名称:我的末日世界末日世界(前言)继《走肉行尸》和《末日之城》之后,这是我的第三本末日文了,或许也是最后一本,末日三部曲的终结篇!其实老书友都知道,这本书我不是为了赚钱而写的,因为末日文网站不挣钱,我也赚不到钱,连编辑都不支持我写,只有《绝色生香》那样的书才是商业文,但我写这本书是想给支持我这么多年的书友一个交待,给我当初的梦想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前两本书很受大家欢迎,但也有诸多不足的地方,为了赶稿浮躁肯定是难免的,特别现在是小白文当道的时代,很多

  • 霸道老公太热情1章(第一章 囚禁)

    原标题:霸道老公太热情1章(第一章囚禁)书名:霸道老公太热情第一章囚禁第一章:阳光透过窗户缝隙照进屋内,斑驳的斜射在地面之上,一股暖意在屋内四溢飘洒,带动空气中细小的尘埃飘浮飞舞。顾筱曼颤抖着身体蜷缩在床头,面色苍白难看,双眼空洞呆滞,发白的唇微张艰难的从喉咙里吼出几个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声音沙哑,带着悔恨和无助,泪水从眼眶中滴落而下,将她的委屈和恐惧全都挥洒而出。一想起昨夜所发生的事情,顾筱曼就难以接受。昨天是《爱你在暖冬》这部戏杀青,身为女二的她自然是无法推脱公司组织的宴会。她本就

  • 霸道总裁的契约女友1章(第1章 一夜缠绵)

    原标题:霸道总裁的契约女友1章(第1章一夜缠绵)小说名:霸道总裁的契约女友第1章一夜缠绵A市,宙斯大酒店。奢华的酒店走廊里,李萌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一步一步的朝前走着,每走一步都感觉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脚步停在1603号房门门口,掏出房卡打开了门,身后门都没有关也没有发现。把包放在床上,往洗手间走去。带着为她准备的沐浴用品,一点一点的抹在身上,这是合约之一,她必须洗得干干净净。冰凉的水拍打在身上李萌一个激灵,原来忘记开热水了。这样也好,可以让她清醒一点,清醒的知道她现在是在做什么。如果她再拿不到三

  • 豪门老公莫心急1章(第1章 三周年纪念日)

    原标题:豪门老公莫心急1章(第1章三周年纪念日)小说书名:豪门老公莫心急第1章三周年纪念日邺城的夜很黑,邺城的万家灯火就显得格外暖。权司墨开车驶进小区,下车后还算轻车熟路的来到公寓门口,对着识别器按下指纹,‘滴’的一下,房门应声打开。他扫了一圈空旷却明亮的大厅,皱了下眉,喊道:“秋棠?”空无一人,没有回应。跑哪儿去了?权司墨带上门走进公寓,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沙发上,径直往楼上卧室走去。“秋棠?”卧室门口,权司墨叫人的同时打开门,一眼就看到散落在床上的女人衣服,紧接着,浴室里哗啦的水流声也传进耳朵。

  • 凤倾天下:冷王独宠暖妃1章(楔子)

    原标题:凤倾天下:冷王独宠暖妃1章(楔子)小说名字:凤倾天下:冷王独宠暖妃楔子月光袅袅,洋洋洒洒的将这山谷镀上了一层炫目的银白色。半山腰上,一个偌大的瀑布崖下面,泛起了氤氲的白雾。那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镀在水波之上,然后盈盈晕开,将这平凡无奇的地儿映的恍若人间仙境一般。“呼……”小镜湖的中间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张绝美的小脸倏地从清澈的湖水下钻了出来。白到几近透明的肌肤被月光晕染着,长长的睫毛下面,是一双灵动狡黠的黑眸。微微上扬的眼角,光是一个眼神,满满的风情自然而然的流泻出来。微挺的鼻梁

  • 沧海一声笑1章(第一章 去意已决)

    原标题:沧海一声笑1章(第一章去意已决)小说名称:沧海一声笑第一章去意已决酷暑时分,骄阳悬空。天空还蒙蒙微亮,不少苏家外门弟子早已起床,朝着演武场奔去,开始一日复一日的艰苦修行。但唯独有一间木屋,房门未开,炊烟未升,显得有几分安静。苏阳看着卧床不起的父亲,感觉胸口充斥着滔天怒火,双手紧握,就连指甲划破了掌心,也毫不知觉。“阳儿。”父亲苏青山睁开了双眼,年近四十的他,头发却已发白,全身都弥漫着虚弱之气,对着苏阳说道:“经过这几天的休息,我感觉好了许多,你今天帮我把草药磨了,至于那擂台战,你就不要去

  • 极品邪少1章(第1章:调戏)

    原标题:极品邪少1章(第1章:调戏)小说书名:极品邪少第1章:调戏江南省中京市东方私立高中高三(一)班教室内一片喧闹,虽然在现有的高考制度下高三学生的压力很大,但现在距离高考还有将近一年时间,刚刚升级高三的这些学生们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压力折磨,在课余时间依然会打闹成一片。靠窗的一个课桌前,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乖乖的坐在那里,目光略显呆滞,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是在YY哪位极品美女,但整个高三年级甚至整个东方私立高中的人都知道,这看上去帅气而阳光的少年只是个‘傻子’,他从小就患有自闭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