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16章

2018/2/14 14:50: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

第十六章

木槿吓了一跳,反应却飞快,侧着身子躲过去,顺势拿绳子绕到男人的脖子里,踏住墙壁高高跃起,落在男人身后用力的扯。说明http://www.xbxysw.com/

人也有七寸,近身肉搏,就要去抓最要害的地方。

喉咙被勒到窒息,正常人应当越来越失了力气,可是这个练家子不是,反抗的力度越来越惊人,木槿不停地借力打力隔开他的手脚,同时立住他背后的点用尽力气收绳子遏制他要害。男人被勒的厉害,整张脸都涨成深红色,脖颈上青筋暴起。他发了怒,力气使得越来越大,只是木槿一直闪在他身后,怎么转都找不到人。

男人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腿脚突然不动了,两只胳膊抓住绳子,像是硬生生的要和木槿扛这个劲,纠缠了几分钟,木槿渐渐体力不支,额头上沁起了汗珠,她咬着牙,有好几次都险些被人挣脱出去。

最最紧要的关头,木槿突然感觉眼前疾风闪过,与自己抗衡的蛮力顿时消失了。她定晴一看,是自己的铁锹砸在了男人的侧脖颈上。来自http://www.xbxysw.com/

那里是人的要害穴位,木槿看着面前的黑衣男人打了两下摆子,“Duang”的一声倒在地上。

有人的影子落在自己身上。

回头看,是大叔。

大叔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甚至没有看木槿一眼。他还和往常一样,穿着他平时练功服的衣裳,站在自己身后。就好像少年时候,自己带着大麻袋去夜市摆摊,大叔也会这样出现,替她拿重东西。

“大叔……”

木槿用极小的声音开口唤人。来自xbxysw.com

大叔没理她,只是接过她手中的绳子绑人,然后将那人像扛麻袋一样扛在肩上,抖了抖腿,一言不发的往外走。

木槿在他身后顿了三秒,轻声召唤阿翔收拾东西,然后和赵渐宇简单交代了几句,挂了电话。

起初,木槿和赵渐宇是琢磨把绑来的人放在他那边的,可是大叔却直接把男人扛回了肆酒,扔到三楼拐角的卫生间里。麻绳撤了下来,换成了以前锁大门的铁链子,手脚都捆着,连脖子上也绕了一圈,最后固定在墙角的金属管道上,实属凄惨,像对待动物似得。

从上链子开始,大叔就没让木槿和阿翔上手,都是自己蒙头做的。他的手法老练,绕圈系扣都带着力道,像是以前就总做这事儿。

阿翔头一次见大叔这样一言不发的囚禁人,虽然不是针对他,但还是心有余悸,往木槿身后躲了躲,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贴着她耳边问。小百姓养生网

“我的姐……文大叔以前是做什么的……”

木槿偏开脖子觉得痒,摇摇头没回答。

不是这事儿不能说,而是木槿也不知道。

大叔是个练家子,这事儿他从第一天认识她就没有隐瞒过,只是他之前是做什么的,大叔从未说过,她也没问过。

阿翔见木槿摇头,以为是什么机密,想了想觉得如果是文大叔的机密,还是不知道的好。他打小就在社会上混,有很多江湖道理心里都清楚,恰当糊涂,这才是安身立命的首要。

大叔把铁链子固定妥当,沉默无言的回头看杵在门口的两个人,他抄起墙角的墩布棍子扔给阿翔,冷言冷语的对木槿说。

“小木出来。小百姓养生网

阿翔见状,吓得连忙抓住木槿的手臂。

“我不敢自己在这儿……万一这个人醒了……我、我弄不过他……”

这话其实就是对大叔说的,只是他此刻怕大叔怕的厉害,所以只敢抓着木槿的衣服。大叔像是没听到他的哆嗦,直径走出门,木槿安慰的拍拍阿翔的手臂,告诉他那人是大叔亲手绑的,一定出不了事。阿翔握住墩布棍子还没来得及说话,木槿趁这个档口,连忙跟出去找大叔。

半夜的蚊子街静极了,几乎都能听到街角若有似无的蝉鸣,大叔停步在三楼的走廊里,趴在栏杆上一言不发,酒吧招牌的光朦朦胧胧的映出他的侧脸,没有表情,幽幽的像一尊石像。

木槿走到他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趴在栏杆上。

大叔动了动身体,口气不似刚刚冷淡,带出几分埋怨。小百姓养生网

“小木……今天的事情……你应该提前和我说……”

木槿低头看脚下的黑色招牌,她的运动鞋被蓝色的光镀成了别的颜色,木槿的心里是有后怕的,当时若不是大叔及时出现,肯定免不了一场恶斗。犹豫了几秒钟,木槿抬头看黑漆漆的远处,墨黑色的眸子里深邃无底。

“大叔……”

她喃喃的说。

“……前几天,我连着做了好多件错事……”

语毕,二人都是一阵沉默,过了片刻,大叔张口问话。

“你知道那男的是什么人吗?”

木槿愣了愣,摇头。

她心里感觉奇怪,若是按照正常的思维,大叔难道不应该问她为什么绑架人家吗?

大叔见她摇头,紧绷的脖颈似乎放松下来。

他又问:“你是怎么遇上他的?”

这个问题就很好回答了,木槿咽了咽嗓子,把这些天遇到的事情一股脑的和大叔交代了,包括她亲耳听到的那个命案。她特意留意过,至今新闻里都没有有关这个命案的消息,估计是还没什么进展。

还会有进展吗?

木槿苦笑着想,毕竟如今犯人都让自己绑进卫生间了。

听完木槿的话,大叔沉默半响,问了一句。

“小木,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木槿叹气,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她看着远处模模糊糊的房屋轮廓说:“其实我只想问他,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盯着我……”

她的话是出自真心,却带着几分孩子气,大叔摇着头,难得露出几分笑意,侧身看她的时候多了几分长辈般的宠溺。

“小木,你怎么还会问这种傻问题?这样的人是问不出来话的,不如早早想处理的方法。”

处理的方法?

大叔的话让木槿不自觉的颔住下颚,这样的事情她还真的没有想过。会选择主动出手,是因为一直防守着太被动,摸不清来意,不如先动手抢个先机。可是她绑人,也是只为自保,万万没有动过伤人性命的念头。

她不算穷凶极恶的人,她不想无缘无故杀人。

正沉默着,走廊的尽头传来慌忙的脚步声。木槿和大叔都朝那个方向看,阿翔正匆匆忙忙的跑过来,一脸紧张的模样,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根墩布棍子,任由墩布条子扫在裤子上也不觉得脏。

他不敢用大声,捏着嗓子说的,语气越发的急。

“姐!姐!那人醒了!在地上动来动去的!”

木槿皱眉,回头同大叔对视,大叔的面容也严肃,眼角的皱纹堆得老高。他当时的那记狠劈力道不轻,估摸着脖子上都要留下伤了,怎么会这么快就醒过来?

……可是既然醒了,就得有人应对。

木槿沉下眉毛,低声说。

“大叔,您不用进门,帮我在门外守着。”

大叔沉默,抬手拦住木槿,他的脸刚好移出了光线,在屋檐的阴影下看不真切,他的语气和往日一样,只有字里行间带着对木槿的庇护。

“……小木,还是我去吧。”

木槿想了想,摇头。

“人是被我算计的,还是我露面最合适,这个人的底细咱们还不知道,没得暴露更多的人。”

木槿说的在理,大叔也就没有再坚持。他松开木槿,在她肩膀上有意无意的拍了拍,嘱咐:“别靠他太近。”

木槿点头答应着,站在原地深吸了两口气,接过阿翔手中的墩布棍子,冷着眉眼走进卫生间。

那黑衣男人果然醒了,正大大方方的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他的身量长,几乎把卫生间一侧都占满了,他的头没挨着地,半翘着支在墙壁上,这样的姿势挤出了双下巴,配上那张方正脸上的黑亮眼睛,从木槿的视角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她笑不出来。

因为这男人正好暇以待的看着自己,虽然他的脖子上还勒着如同鹌鹑蛋粗细的铁链,铁链下还依稀看得到深红色的伤痕,可他的面孔里却没有恐惧,似乎全然不担心当下他可怜兮兮的处境。

木槿硬着头皮挤出一丝冷笑,支着手臂半靠在门框上,做出一副同样轻松的姿态。毕竟就现在而言,占上风的人是她。木槿的曲线极致,腰是腰,臀是臀,穿着运动服微微一撑也是个性感的样子,墩布棍子被她随意的立在一边,只有手指还停在棍子上,像是在把玩。

“你醒得挺快,倒是没有害我多等。”

木槿对那男人笑,一边笑,一边上下打量。

男人沉着眉,眼风凌厉的扫着木槿,嘴角却也带着笑,像是丝毫不在意此刻自己的境地,他问的轻巧,似乎只是一句日常的闲聊。

“是你绑的我?”

声音深沉的可怕。

木槿看着他,不回答。

男人挑起眉毛,自顾自的夸奖:“手法不错。”

“谢谢。”

木槿笑着欣然接受,微微前倾着身体靠近他。这是她第一次面对面非常清楚的注视这个男人。这是个戾气很重的男人,眉骨分明,颧骨很高,眼眸带黑,方正的脸透着与生俱来的凶意。

木槿仰着下颚,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在俯视自己的囊中猎物,她眯起眼睛,很是赞许的夸奖:“你是个聪明人,不大喊大叫,倒是省去了我不少麻烦。”

男人耸耸肩表示。

“应该的。”

“应该的吗?”木槿看着他的模样笑的深意,她用眼风上下打量这间屋子:“觉得这里怎么样?”

男人点头:“很不错。”

“当然不错。”木槿骄傲的勾起嘴角,停顿半刻,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如果你喜欢,那就好好在这里待几天。”

说完,她又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嗳!”男人看着她有些想不通,叫住她,皱眉试探着问:“你就这么走了?”

木槿侧头用眼风去看,露出一个半明半昧的笑,她没有言语,只是反手合上门。

合门上锁,背轻轻靠在门上,肩膀塌下来,刚刚高高在上的样子也消失不见,木槿稳稳的喘着气,低垂下眼皮看虚空,几秒种后,她回过神来,眨眨眼睛,抬起脖子看大叔和阿翔。

她对他们使眼色,示意去走廊的另一侧。

走廊的顶灯没有打开,又是在拐角,黑漆漆的只能看清人的轮廓。木槿的脸藏在黑暗里,看不清是什么神情,只能听到她清冷的声音在简单交代。

“大叔,那人很厉害,我什么都问不出来。看来这些天要辛苦您了,我和您倒班,那个屋子窗户小,倒是不用担心,只是门锁还要加几道。”

文大叔站在靠墙的角落,等了半天,才发出短短的声音回应。

木槿接着交代阿翔。

“这边不用你插手,只要你看着小六,就和他说三楼的厕所坏了,这些天都让他去二楼。”

阿翔狐疑的点头,刚想说些什么,被木槿抢先一步插嘴。

“阿翔,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阿翔被噎住,还是点点头,小声回应知道了。回应之后,他又犹犹豫豫的问木槿:“姐,那个人,咱就这么在那儿绑着?”

木槿沉默片刻,点头:“就先这么绑着。”

阿翔小声嘀咕:“那么一大活人,又会功夫,得绑多久呀?小六就住三楼,我就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也瞒不了几天。”

木槿听到了他的话,没有言语,可是过了半刻,她又接下了阿翔的话头,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告诉同伴,却又像是重复的说给自己听。

“关于小六,能瞒多久瞒多久。至于那个男人,我有话问他,需要时间。”

阿翔倒是没想到木槿会这样一般正经的回复自己的唠叨,顿时感觉自己被格外的重视起来,他被感动了,挺挺胸,眼眸带光的向木槿保证:“姐,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瞒着小六……”

“瞒着我什么?”

不知何时,身后的门被推开,小六耷拉着眼皮,睡眼朦胧的看着门外的三人。

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无酒不欢 或 男神不要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绯婚:只想嫁给你13章(第14章 方珩之,我们结婚吧)

    原标题:绯婚:只想嫁给你13章(第14章方珩之,我们结婚吧)小说名称:绯婚:只想嫁给你第14章方珩之,我们结婚吧“没事,你回房间快睡觉吧,已经不早了,你明天要上学。”云影说的走到朵朵的身边,赶紧吩咐她下楼。苏曼丽尖刻的声音蓦地在二人的身后响起:“是谁让她来的?这个小杂种怎么在这里?”云影从其实一开始来到方家的时候,方文就提醒过她,不要让苏曼丽看见朵朵。因为苏曼丽很不喜欢朵朵。所以不管云影还是方文,都明里暗里的带着朵朵躲着苏曼丽。所以苏曼丽一直以为朵朵被云影放在云家,没有跟她一起来方家。但是此刻看

  • 你好,禁欲总裁13章(第13章:不可以对我做那种事)

    原标题:你好,禁欲总裁13章(第13章:不可以对我做那种事)小说名称:你好,禁欲总裁第13章:不可以对我做那种事“跟你开个玩笑啦。”霍少白冷眼看着苏小念。继续冷漠。“好啦,我错了,下次我不骗你了,”苏小念慢慢悠悠的晃到霍少白的身侧,又小心翼翼的用手轻轻扯过霍少白的衣角,“真的,你别生气了。”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是他先骗她的诶,她将计就计而已啦。不过,看在刚刚他还蛮急的份上,她先道歉也无妨。看着正对着他一脸讨好相的苏小念,霍少白脸上冷意不减,眼眸中一抹淡淡的笑意一闪而过。“算了,你要生气就

  • 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13章(015、陆九霖发现什么了?)

    原标题: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13章(015、陆九霖发现什么了?)小说书名:禁爱娇妻:总裁强势宠015、陆九霖发现什么了?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是在场都是些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物,所以个个心里头都跟明镜一样的非常清楚,这个品玉大师可不是一般的人。可是在这一行当赫赫有名的真大师人物,纵横玉坛几十年,掌控了珠玉行业的命脉,是绝对的当权者。多少人想要求的品玉大师一个徒弟的名分啊,却都无功而返,因为品玉大师根本就不收徒!可是今天,品玉大师却仅仅只是看到了苏蒙蒙随手的一个雕刻,都没有等苏蒙蒙说什么,居然就主动要求

  • 至尊嫡女:废材三小姐13章(第十三章:事与愿违)

    原标题:至尊嫡女:废材三小姐13章(第十三章:事与愿违)小说书名:至尊嫡女:废材三小姐第十三章:事与愿违叶珑仪看到春梅慌张的样子非但没有紧张,反而笑着看向妙仪。“二姐你瞧,有人替我想办法了。”妙仪没明白珑仪的意思。“什么意思?”叶珑仪笑而不语,叶妙仪看她一副大局在握的情态,虽然内心担忧,但也倒稍稍沉了沉心。春桃也平缓了一下气息,急急忙忙的说着。“两位小姐,快去佛堂吧,老太君在佛堂大发雷霆,直要请家法呢!”“可是秦家来人了?”“秦家?这我倒不清楚了……”春梅一头雾水的望向叶珑仪,不明白三小姐为什么

  • 叶先生,我们结婚吧13章(第13章 这个男人,喜欢她?)

    原标题:叶先生,我们结婚吧13章(第13章这个男人,喜欢她?)小说:叶先生,我们结婚吧第13章这个男人,喜欢她?“呼呼呼——”回到房间里顾微凉一把关上门,被亲得发软的腿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缓缓地靠着门板滑下,发出急促的呼吸声。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她明明不喜欢他,却偏偏会在他的亲吻中失去理智,成为另一个疯狂的自己。这个男人,真的喜欢她吗?顾微凉摇摇头,将这个荒谬的念头抛出脑海,怎么可能呢?说也奇怪,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她晚上竟然睡得十分香甜,早上起来的时候觉得整个身体都放松了。她昨

  • 婚暖99度:大神别诱惑13章(第十三章 她是我的人)

    原标题:婚暖99度:大神别诱惑13章(第十三章她是我的人)小说名:婚暖99度:大神别诱惑第十三章她是我的人苏骁蓉气息不稳,面对一个高壮男人的袭击,虽然她机智应对,但还是难免紧张,见醉汉蹲在地上失去行动力,她转身就要跑开。醉汉却伸手抓住她的脚腕,抬起头来,面容扭曲冲她吼道:“不许跑!你打了人还想跑?!”醉汉双眸中满布血丝,他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喝的酩酊大醉正准备回到自己破旧的出租屋,就被一个小妞给打了。剧痛让他的头脑清醒一些,他看她身上穿着,再看看旁边的金豪酒店,就知道她一定是有钱人,心中邪念顿生

  • 特别助理:总裁夫人升职记13章(第十三章:谁的母校谁清楚)

    原标题:特别助理:总裁夫人升职记13章(第十三章:谁的母校谁清楚)小说书名:特别助理:总裁夫人升职记第十三章:谁的母校谁清楚几盆精致的盆栽是她买过来的,没报销,南清倒是对于浇水的事情乐此不疲,好在它们到也争气,这样时常冰点的情况下,长势极好。“林大那边不急,刚好是开学季,现在施工多有不便,最好分校区规划,你做份计划书,让周正帮着参考,他的母校他清楚。”顾长喻在看行程安排,拧着眉头,早已习惯出差的人,此刻竟生了拒绝的念头。南清趁热打铁,一上午老板心情都很好,有些事情现在处理最为合适。“顾总,A市工

  • 机智萌宝:妈咪,乖13章(第十三章 都怪你)

    原标题:机智萌宝:妈咪,乖13章(第十三章都怪你)小说书名:机智萌宝:妈咪,乖第十三章都怪你东方弘提步向黑暗中走去,感受这身旁的人表露出来的悲伤,沉默不语。良久,简艾才泪眼朦胧的看向东方弘,“你干嘛不经我同意就这样做啊!”那是人家的初吻呢,简艾情绪低落。“都怪你今天太漂亮了。”东方弘将脸转向简艾。简艾一怔,便忘记了哭泣。找回了心绪,简艾站起来盯着脚尖,“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我送你。”东方弘挡在简艾面前。暗黑色的车加上暗黑色的天空,让今晚的一切都显得神秘起来。刚到家,简艾甩掉鞋子便瘫倒

  • 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13章(第13章 与世隔绝)

    原标题: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13章(第13章与世隔绝)书名: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第13章与世隔绝“保洁阿姨的年纪也大了,我看她最近工作挺辛苦的,今天下午就给她放个假。至于打扫卫生的人,我再另行安排。”另行安排?林浅听到这四个字后仿佛如梦初醒一般,她瞪着一双目光炯炯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顾渊,等待着这个她已经能够猜到的惩罚措施。“林秘书,我想你刚刚也听到了吧?保洁阿姨身体不舒服,所以,就由你去代替她吧。”不过是打着惩罚名头的报复方式罢了,林浅又怎么可能会看不懂呢?随便顾渊为此找一个多么荒

  • 贵妻重生:娱乐大亨13章(第13章:志在必得)

    原标题:贵妻重生:娱乐大亨13章(第13章:志在必得)小说名:贵妻重生:娱乐大亨第13章:志在必得“不,我要的是女三的角色。”容夏的眼神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精光,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她不要女一的角色,她需要的是女三。钟宸目光深邃,眼底带着一丝的讶异看着容夏,道:“女三的角色需要试镜。”在这部剧里,女三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且是整部剧最大的反派人物,其实跟女二都差不多了,这也是最具考验性和最具争议性的角色。“我可以去参加试镜,而且保证能够拿到这个角色。”容夏很自信道,眸光中闪过一道志在必得。这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