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在线阅读

2018/1/15 17:29:16 来源:网络 []

小说: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

第一章 神算

木琳琅此刻很是心神不宁,因为面前这个算命的竟然说她活不过三十岁。阅读xbxysw.com此人虽然行事做派、言谈举止与寻常算命先生不大相同,但说出来的几件事,竟然还都让他蒙着了。

“这位姑娘,一看就是生在富贵之家,从小娇生惯养,可惜身子弱,因而来这瑶山并不为修仙,却是为了强身健体的吧?”

“嗯。不错。”

“姑娘三年前回乡,现在去而复返,莫不是家中遭遇变故,有亲人故去不是?”

“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还知道姑娘你……”说到此处,那人很恰到好处的止住了口,但木琳琅已经会意。不错,她被人退了婚。

木琳琅的父亲原本是惜墨朝开国大将军,如今天下太平,父亲无用武之地,只得告老还乡。却没成想这一释了兵权,赋闲在家,往日门庭若市立刻变成今日的门可罗雀。小百姓养生网很快,见风使舵的夫家送来一纸退婚书,母亲气不过竟然去了。

如今三年守孝已满,复返瑶山,在山脚下却遇着这么一朵奇葩,愣是要给自己算命不说,还尽拣难听的说,着实让人心塞。

“我看你也年纪轻轻,这能掐会算的好本事从哪学的啊?到底什么来路?”

那人呵呵一乐:“知道我阿川哥的厉害了吧。听好了,我,师承瑶山秀贤门,实乃慧珠长老门下弟子石广川是也。”

我师父收小八了?不能吧,收个徒弟专门教算命?瞎掰。

“哎?这位姑娘,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还没给钱呢。来自http://www.xbxysw.com/

“给钱?”

石广川应道:“嗯。啊,没钱也没关系,留下姓名和家庭住址,看你这般貌美,算你无息拆借啊。”

“无息拆借?”

“嗯。”

差点被你忽悠着了,弄了半天都是为了骗钱。

“原来姑娘才是慧珠长老门下啊,听说她老人家收的弟子,那是个个极具慧根,绝无笨鸟先飞之说。”

“打听的够清楚的啊。”

“哎,姑娘,脾气要温和啊,温和。小百姓养生网

和你这种骗子,温和什么啊?木琳琅也不理他,直接奔瑶山而上。

秀贤门地处瑶山,集日月灵气,采天地精华,是修仙问道的首选门派。掌门灵珠子并座下三位长老只待闭关日满,便可飞升成仙。如今门中事务皆由慧珠长老打理。

木琳琅便是慧珠长老门下第七位弟子,自她入门后,慧珠长老便迟迟没再收第八位弟子。因此,虽然入门多年,木琳琅始终是小师妹。多年来,一直严格遵循着长幼有序的条条框框,深感疲惫。说明xbxysw.com

当疲惫成为习惯之后,木琳琅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慧珠长老突然宣布要将自己多年修习的青凝诀功力毫无保留的传给一位弟子。本来,木琳琅坚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落到自己头上。然而,六位师兄师姐竟然齐齐转性,一改往日行事风格,你推我让,谁也不愿承此大运,于是乎,烫手山芋毫无悬念的落在木琳琅的手里。

传功仪式既庄重又繁琐,木琳琅身着厚重的礼服,被折腾了大半天功夫,累得半死,总算一切就绪,木琳琅随慧珠长老入密室。

闭目、盘腿、对掌。初时,木琳琅感到一股清泉流入体内,随即,好似一股微风拂面,慢慢的风速见长,最后恍若走进大漠之中,狂风席卷着沙土,扶摇直上,仿佛发怒的巨龙,风沙漫天飞舞,人根本无法睁开双眼,只能随风而逝。小百姓养生网木琳琅的全身沁出大颗汗珠,体内如排江倒海,风起云涌,无法控制。直到一口鲜血直涌而出,一切方才完毕,睁开双眼,木琳琅惊呆了。

原本老成持重的慧珠长老竟然变成了一位容貌清丽,皮肤光滑细腻的美貌妇人。

“怎么,不认识为师了吗?”慧珠长老问。

木琳琅方才顿悟:“师父,弟子冒昧了。”

“青凝诀虽是上等内功,然此功需寻得有缘人方能修成上品。为师虽修炼多年,却始终难以参透其精妙,如今散尽此功亦是造化,卸下重负,方可飞升。”

“弟子受教了。”

慧珠长老的此番双赢解释并没有在木琳琅心中留下印记。相反,每每想到师兄师姐齐齐转性,每每想到天上不可能掉馅饼这句箴言,每每想到慧珠长老变成清新脱俗俏佳人,木琳琅就没办法心安。

于是乎,整日茶饭不思,整晚夜不能寐,木琳琅每日思索着自己会不会迅速衰老,仿佛一夜过来自己就会白发苍苍,皱纹满面。总不至于那个骗子说的是真的吧,毕竟他也算蒙对了三件事,还都是三件大事。

等到慧珠长老开启闭关,大师兄承言暂代掌门之时,木琳琅寻思着大师兄毕竟初掌此任,一切生疏,根本管不到自己,不如趁此机会,找那个家伙问问清楚。那个家伙好像是住在铁记米行。现在米店伙计都成半仙了吗?真是搞不懂。

刚走到米店门口,木琳琅还在看店招,确认没走错地方,迎面已经站着个人了。定睛一看,正是那个石广川。

“阿川哥早就知道,这位姑娘定然会相信在下所说,再次光临。”

不要这么自信好不好,你这么厉害,你知道我来找你干嘛吗?

“上次一别,姑娘是在担心自己的阳寿吗?”

“额……”

“那就是了。”

好吧,算你又蒙对了。

“姑娘无需担心,像您这般生活作风良好,无不良陋习的姑娘,只要平日多下得山来,常与阿川哥见面,舍些阿堵之物,活到七八十岁完全不是问题。”

“阿堵之物?”我看你就很堵啊,把你怎么舍?

“就是黄白之物。”

哦,你还没那么贵重。“嗯,这次就带了这么多。舍给你,慢慢花,然后呢?”木琳琅到底还是存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

石广川倒也不客气,一把接过银两,笑嘻嘻的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条,像模像样的写了几笔,叠好,放到木琳琅手中,完了之后还笑嘻嘻的说:“此乃存单,姑娘惠存,千万别弄丢了。”

“这就完了?”木琳琅想:难不成我就是偷偷下山,给这位送银子花的?这不就一傻缺吗。

“完了。治疗并不复杂。姑娘得空再来复诊啊。”

收了银子就赶人走?哼,我偏不走。

“咦,怎么,瞧上我了,还是瞧上我们家大米了?呵呵,我保准您回去以后,过不完今晚,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得空再来呢。”

哦,那我得赶紧回去试试效果。

第二章 复诊

回到瑶山,木琳琅一开始心中还有些忐忑,而后稍稍平静,很快就感到不安了,到了临睡之时,越发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明显人家什么都没做,自己白白送银子去了而已。可不,现在就想再回去,揍他了吗。

一直翻来覆去、辗转发侧到下半夜,越睡越心塞,于是乎木琳琅决定再一次冒险潜下山来,找人算账。

临行前,扒开那张存单,仔细瞧来,但见上面两行字。

第一行:现收白银百两整。

嗯,不错,白纸黑字,有凭证在手。

再看第二行:如有疑虑,请至仙林大街妙手回春堂详谈。

又是一嘘,看来此人料定自己不好骗,留有后手啊。

妙手回春堂也算得上南城一家老字号药店,坐堂大夫个个医术高超,药到病除,受有很高的赞誉。木琳琅虽然自己也习得些许医术,但正所谓医不自医,何况自己那点三脚猫功夫根本上不得台面,至今问诊记录还没有零的突破,又如何谈的上会医术。既然怀疑阳寿,去找几位老大夫把把脉也着实算是个办法,总比子虚乌有的算命来的实在。这样想来,这个石广川倒又不像江湖骗子,毕竟那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还不至于被他一个半仙摆布。

木琳琅将那存单再次折叠好塞进衣袖,趁着月明星稀,一溜烟绕小路下得山来。到了山下,太阳方才升起,大街上行人稀稀拉拉,沿街店铺都还在准备开业。木琳琅倒也不着急,一步三回头的踱到妙手回春堂门前。

只见堂门大开,木琳琅稍稍驻足,正打算好好欣赏堂前古朴的门楼,清新淡雅的店招。没想到一小会儿功夫,里面上来两名小童,异常热情。没等木琳琅反应过来,已经被一左一右拥着跨过了门槛。

什么情况?都说店大欺客,木琳琅还从未受到过如此热情过头的款待。这石广川到底什么来头,不会是少东家吧?就他那样,不会吧。

待行至内堂坐下,小童热情上茶,并四五样果品、糕点,十分周到。这一番殷勤弄得木琳琅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石广川笑嘻嘻的走进屋来,后面还跟着四五位年迈的大夫,每个人身后又都站着一名小童,专门拎着行医箱服侍左右。单从箱子的年头看,就知道这几位定然是出自行医世家的佼佼者。

石广川上来就招呼道:“姑娘,早啊。咱们没几天已经第三次见面了,真是缘分啊。不知姑娘这么一大早来是赶着抓药还是问诊啊?”

木琳琅一下不好意思起来:“我……我想……”

石广川看出她的羞涩,连忙抢着答道:“姑娘若是觉得身体不适,这儿几位大夫都是多年行医的妙手医仙,不如先让几位帮着把把脉,如何?”

既然人家这么问了,木琳琅也不好推辞,当下也就大大方方伸出手,让每位大夫都把了把脉。

四五的老大夫在一起商量了片刻,很快得出结论:姑娘身体康健,正值妙龄,无须担心阳寿,体内真气虽霸道,但运行有常,只会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并无害处,姑娘不必庸人自扰。

木琳琅稍稍感到安慰,看向石广川,此人一脸崇拜,一步跨来,捋起袖子,伸出一双白净白净的双手道:“哇塞,你体内果真有霸道真气啊?传些给我如何,这样你就更不用担心了。”

“不传。”木琳琅没好气的说,又摸出一锭银子,对那几位大夫道:“这是我的诊金,请各位收下。”

又是惊人的一幕,那几位老大夫齐刷刷推辞:“能为仙君诊治是我等的荣幸,如何敢再收银两。”

出了店门,石广川妥妥的跟在身后。木琳琅道:“你跟这家店什么关系?你不会是少东家吧?”

“哈哈哈哈哈……我不是。”石广川答得倒也算干脆利落。

“那他们怎么知道我今日必来,还有这么好的招待?”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还是一百两的大钞。”

“什么?不是让你悠着点花吗?”

木琳琅并非不知看病要钱,但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也忒大手笔了些,自己往日看病问诊不过一次不过花上几两银子,他这倒好,一下百两,够一户人家一年花销的了。也难怪人家大夫摆出这般阵仗。不过钱花了也就花了吧,虽大手笔了些,倒也值得,毕竟总算不必为阳寿担心,也算是随了一桩心事。

“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哎。到手的富贵都扔了,结果你这个硬心肠的一声谢都没有,连尊姓大名也不愿意告诉一个……”

“你不是会算吗?”

“那能一样吗?其实我早就知道琳琅妹妹你的大名了。可你亲口告诉我,那才算正式。”

“喂,你还知道些什么?”

“没了。”

“真没了?”

“真没了。要不,你再告诉我点?就你那真气怎么修来的?”

“……”木琳琅不搭理。

石广川跟着。

木琳琅仍旧不搭理。

石广川仍旧跟着。

一直快到半山腰,也快到了木琳琅的底线。“喂,米店今日没活吗?”

石广川又不是石头变的,这话中含义还是摸得清,那是在让自己回去。但是他喜欢装糊涂:“有,当然有,没有不就关门大吉了吗。”

木琳琅转念一想,此人如此这般闲散,又吊儿郎当,遂问道:“那你被开除了?”

“没有。不过呢,我准备开除他们。你们仙山还收徒吗,我去拜师学艺。”

木琳琅猛地一回身,石广川赶紧来个急刹车。

“石半仙,你说为什么我师父要把这辛辛苦苦修炼的功力散去,为何我那六位师兄师姐谁也不肯占这便宜?”

石广川摇头:“确实蹊跷。”

“你也觉得诡异吧?”

“嗯。”

“那你还去蹚浑水?”

俗话说,不能蹚得浑水去,哪能抱得菩萨归。

“嗯。”

“……”木琳琅彻底无语了,一个推手,一阵清风,石广川顿时犹如轻飘飘的落叶一般很快不见了踪影。

风中传来一句话:“琳琅妹妹,等着我……”

妃常难求:王爷加把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妃常难求 或 王爷加把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14章

    原标题: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14章小说名字:强宠萌妃:殿下,求放过第十四章得罪太子慕斐然一咋舌,似乎有些为难?虽然他是鼎鼎大名的武林盟主,可太子毕竟压他一头,和太子抢人?他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苏萋萋看出了他的为难,漂亮桃花眼机灵的转了转,故意激将道,“哟?怕了呢?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温柔乡的情圣呢,刚才我可听妈妈说这小鱼姑娘可等着盟主您?这会儿太子一来就吓成乌龟了?”“你!”慕斐然气得满脸通红,用扇子指着苏萋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儿弯弯道道,我偏不上当!”“切!说什么上不上当,又不是倾慕

  • 霸道独宠:傅少夜夜爱14章

    原标题:霸道独宠:傅少夜夜爱14章小说名称:霸道独宠:傅少夜夜爱第十四章那晚的女人“把门关上。”傅思逸声音清冷,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琳琅扁了扁嘴,转过身把房门关上,然后找了一个距离傅思逸最远的沙发上坐下,脱下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如果再不休息,她的脚,估计都要废了。两个人都默默地不说话,一丝尴尬的气息再偌大的房间内流动着,琳琅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一边打量着坐在旁边的人。“那个陈橙……是你的什么人啊?”琳琅犹豫着开口,她只是想问清楚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好掌握她跟那个陈橙说话交往的程度。“我只比你早

  • 绯婚:只想嫁给你14章

    原标题:绯婚:只想嫁给你14章小说:绯婚:只想嫁给你第15章陪我洗澡方珩之没想到侯晓晓竟然提出了这样的提议,他怔了一下,随即笑得有些尴尬,他看着侯晓晓温柔的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侯晓晓心中有些不快,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她噘着嘴,撒娇说:“怎么就不是时候了?是你不了解我,还是我不了解你呢?”“不是这个意思。”方珩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他已经和云影两个人领过证了,如果这时候告诉侯晓晓,她肯定会崩溃的。正当方珩之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旁的苏曼丽及时打圆场说:“哎呀,你放心好了,方珩之不过是想给你一个最

  • 摄影界的“奥斯卡”,中国首开大师工作坊!

    到2017年,露西奖已经走过了十五个年头,这个年度摄影颁奖盛典,每年都为业界最杰出的成就颁奖,从艺术摄影和纪实摄影杰出成就到涵盖时尚及广告等支持类别的杰出成就,被称为“国际摄影界的奥斯卡盛典”。▲露西奖颁奖现场▲露西奖颁奖现场RobertLeslieLucie是从拉丁文Lux演化而来,Lux在拉丁文中意为“光”,光之于摄影的特殊意义无需赘言。所以,“露西奖”堪称“光之盛典”。露西“小金人”奖杯着实是摄影的一个标志性象征。奖杯由策展人兼摄影师格雷厄姆·豪(GrahamHowe)构思设计,综合两位二

  • 美食与奇鸟共存,江门新会第二个“小鸟天堂”

    在江门新会,除了人尽皆知的小鸟天堂,银湖湾湿地也是候鸟集中的地方。每年都有不少的摄影师到银湖湾观鸟摄影,也有不少游人游览银湖湾。当然不能错过的,还有崖门特色美食!新会一位摄影师,5年来通过镜头捕捉了银湖湾的各种鸟类和它们的天堂。在他照片里,鸟和人一样,有着丰富而多变的情感,每天在一起生活也会磕磕碰碰。日久生情的和谐共处,银湖湾鸟类的性格特点、脾性爱好、喜怒哀乐,与它们每天觅食、嬉戏与繁衍的栖居地,构成了动人的小鸟天堂画卷。黑面琵鹭优雅的黄嘴白鹭黑嘴鹭鸟最勤奋找食的黑面琵鹭、总是呵斥海鸥的黄嘴白鹭

  • 隔断墙的主要条件 隔断墙的施工工艺

    隔断墙在现代家庭装修中是比较有使用到的,隔断墙在家里有很好的作用,不仅有分割的作用,而且对于空间能够很好的利用到。那名隔断墙的施工工艺是什么呢?下面我们一起来了解隔断墙的主要条件,隔断墙的施工工艺。隔断墙的主要材质以及配件要求在对隔断墙进行制作的时候,对具体的材质进行了解,就显得非常重要。当前主要的材质包括轻钢龙骨主件,该材质制作的墙体耐用性非常强,而且显得非常结实。当然相应的紧固材料会有所不同,主要有螺丝、铆钉等相应的材质,主要增加墙体的整体稳定性。当然在对隔断墙用什么材料问题考虑的时候,还可

  • 徐青青诗选

    作者简介徐青青,女,1987年出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山东省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某央企,居陕西咸阳,诗歌、散文等作品见于《延河》《参花》《北方文学》《咸阳日报》《唐山文学》《青年文学家》《石油文学》《西江文艺》等。徐青青诗选破土而生如果有一天你的手脚也被锁住但愿自由的灵魂会在深夜唤醒熟睡的你随它去吧去吧去它的国感受另一个高度的空气随心穿透真伪坚定从容自我孤身日光到不了的角落尘土漫扬又以高速旋入微凉世界总是寂静舞者从未停歇孤身跳跃似一株哀草遥望微云清晨花又开天空还是

  • 低标准,正在毁掉你的人生!

    你总在降低自己的标准,总是退而求其次,以为这样会活得更好,但其实低配的生活,反而会让你失去更多。2018新年伊始的时候,很多人在朋友圈许下新年愿望,有人想在今年升职加薪,有人要瘦成一道闪电,有人要考取研究生……然而,2018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有些人还是该睡觉睡觉,该刷手机刷手机,过着对自己没有要求,更没有目标的低配生活。那些让你舒适的东西会毁了你前几天,朋友询问我能否给他推荐一份工作,我很是疑惑,一个在上家公司干了将近5年的人,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他不好意思的说,自己被公司炒了鱿鱼。原来他刚进

  • 科幻奇幻-数据废土-第三节 狩猎

    “糊糊……”粗重的喘气声越来越近,陈兴已经能看见食尸犬白生生的牙齿,以及粘在上面,反射着阳光的唾液。在漫长的岁月中,陈兴虽然学会了不少战斗技巧,但重生归来,身体素质大幅度下降,大部分技巧都用不上,剩下的只有经验了。比如他现在,左手上缠着着厚厚的布条,这是他用仅有的几件衣服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应付现在这种状况。食尸犬的速度快,他又只有一把手枪,近身作战可以说是在所难免的。而且重生后,他也使不出任何能用于近战的格斗术。再者,他以前没有觉醒过灵力,所以无法使用强大的战技,更没有灵能凝聚的护罩,只有在迫不

  • 你好,禁欲总裁14章

    原标题:你好,禁欲总裁14章书名:你好,禁欲总裁第14章:胆子肥了他可不觉得现在的苏小念会对他有什么好的形容词。苏小念讪讪笑道,“没什么。”转身进了浴室。啪的一拉门,传来花洒的水声,霍少白也没深究,看了那投在移门上隐隐约约的曼妙身影,眼眸黑了黑,径直离开,去了书房。看了会电脑传来的文件资料,关上灯,霍少白盖上一条薄毯,就着沙发椅眯着眼小憩。苏小念洗完澡,裹着一身浴袍就来了书房。轻轻扭开书房的门,蹑手蹑脚的走到窗边,将窗帘微微拉开一边,皎洁的月色便透着窗轻洒了进来。借着月光,苏小念又小心翼翼的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