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张炜 | 也说李白与杜甫(八)

2018/1/14 20:56:55 来源:万松浦书院 []

也说李白与杜甫

文/张炜

读而思

duersi

第二讲:嗜酒和炼丹

李白炼丹

李白太过浪漫,所以让人觉得他终生追求炼丹、长生不老之术等一点也不意外。小百姓养生网敏锐的人,好奇的人,往往都是很有才华的人。当年李白那么迷恋修道、炼丹,今天的人只当笑话去谈,事实上是未求甚解的一种表现。当年连皇帝都喜欢这些东西,社会高层的许多人都有自己的丹炉。只是当年的炼丹和今天理解的道家“内丹”有点不一样,“内丹”实际上是唐末五代时期萌芽,直到丘处机的“龙门派”之后才慢慢演化成熟起来的。气功也是“内丹”学问的一个分支。

当年道教起源时还没有练“内丹”这一说,他们是炼“外丹”,真的要支起一个冶炼的丹炉才行。包括皇帝等人爱吃的丹,大半都是用水银、雄黄等矿物炼出来的。版权xbxysw.com李白和杜甫都爱好炼丹,他们炼的都是“外丹”。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这样做仍然是极有意义的,并不像我们今天看起来这么荒唐。把一些有毒的东西都吃下去了,这不是可笑和愚昧吗?实际也不尽然。

其实我们今天的人大部分也热衷于“外丹”,也在不停地吞下一些毒物,只是我们不能够正视而已。我们的认识还没有跟上去,不知道现在实质上也是在炼“外丹”。我们并不是丘处机龙门派的传人,练引导身体内力的气功反而不是太多。当时还没有“性命双修”这样的说法,也是到了唐末特别是“龙门派”之后才有。版权http://www.xbxysw.com/“性”是精神心理方面的,“命”是生理身体方面的。当年李白和杜甫最佩服的一个人叫葛洪,葛洪就是炼“外丹”的大仙家。

杜甫诗中说“未就丹砂愧葛洪”,意思就是:自己在这个方面差得远,尽管已经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也还是有愧于李白这个“葛洪”的提携。李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他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我们今天的人难以想象李白是怎样炼丹的。李白有钱,他跟从当时一些最有名的道士,立起丹炉。炼丹要有“大药资”,这方面杜甫当然不如李白。阅读xbxysw.com杜甫说过,他炼丹不像李白那么有条件,苦恼的是没有“大药资”。

李白先后拜了几个很高明的道士。除了健康的考虑,另一方面炼丹也是求官的一个途径。当年上层社会的风气是好道访仙,皇帝和权贵都爱道,都访仙,都炼丹。所以只有走了这一路径,与权贵才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比如跟他们谈论道、仙、东瀛,谈论三仙山,这样一些时髦话题。这正是进阶之路。

从根本上讲,越是拥有大能的人对生命的奥秘就越是专注,他们这一生必然要穷究根柢。推荐http://www.xbxysw.com/李白炼丹求仙、长生不老的念想一辈子都没有断绝,当是自然而然的。他不是一般的好奇和喜爱,而是极为认真和信从。他曾经跟一个叫高如贵的道士接受道箓――这是一个严苛的仪式,要筑一个坛,接受道箓者要七天不吃不喝,围着坛转圈,两手背剪,披头散发。很少有人能承受这个煎熬,有的人甚至半途死去。有的人没死,但已经被折磨得恍恍惚惚,仿佛见到了仙人。李白经历了这个,最终成为接受道箓的正式道士。而杜甫还没有走到这一步,那不是因为他的清醒和疏远,而是因为资本不足。原文http://www.xbxysw.com/所以李白是一个拿到了执照的真正的道士。

李白到了晚年,在去世的前三四年写了一首很长的诗,许多人没有注意,没有几个选本收入。诗的题目叫《下途归石门旧居》。这是李白用以跟吴筠道士告别的,郭沫若先生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极为重视这首长诗。李白在诗里总结了自己的一生:艰辛学道,官场失意,以至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对求道访仙稍微有一点后悔,但悔的并不是这条道路,而是自己未能取得成功。“此心郁怅谁能论?有愧叨承国士恩”,“挹君去,长相思,云游雨散从此辞”,“吴山高,越水清,握手无言伤别情”,其中蕴含了极为沉重的情感,是风雨人生的过来心情。

现代丹炉

李白和杜甫炼丹成仙的心情一度特别急切,这在现代人看来不仅难以理解,还常常觉得有些可笑,会觉得两位大诗人竟然这样愚昧,以至于浪费了一生中的大部分宝贵精力,还有大量的金钱。李白只活了六十二岁,杜甫刚过五十九岁,两人都疾病缠身,晚境可怜。而为了追求长生不老,他们到处访仙,寻找大山里的道士,看来真是有点划不来。

但是如果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形,我们也就不会惊讶了。当年没有今天这么多的中成药,更没有西药。我们现在有数不胜数的中成补药,还有从西方传来的那些补充剂胶囊,这些都是用来维护身体的。这其实就是今天我们追求的“丹”,却没有谁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荒唐。因为名字变了,不再称作“丹”了,究其实质却是一样的。我们现在的“丹炉”现代化了,电脑控制,正在世界各处不停地熬炼。现在的炼丹程序复杂之极,原料也大大拓展了。李白和杜甫那时候的“丹炉”里常有雄磺水银等有毒物质,很多人吃了生病或暴死。魏晋时期死了很多人,有的皇帝都吃死了,就是对原料缺乏科学认知。

可是科学发展到现在,我们还是不知道今天的“丹丸”是否就一定安全,同样一味补充剂,专家们说法不一,有的说大有裨益,有的说大有危害。可见关于“丹丸”的问题,人类永远要处在一个认识和探索的过程之中。从这点来讲,李白和杜甫一点都不可笑,相反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先行者,是生活得十分讲究的一批知识人物。

当年李白杜甫他们喜欢的“丹炉”,今天不但没有停歇,而且还利用了现代技术,比古代烧得更大更旺了。所有的中药厂、西药厂,都有自己的“丹炉”在熊熊燃烧。总之在谈论古人炼丹等行为的荒唐可笑之前,还应该冷静地想一想现代人对各种“丹丸”的迷恋。今天推销“丹丸”的人更多了,许多人还因此致富。不同的是今天的“丹炉”更多更大,也大大地现代化了,数量比过去扩大了几千倍。从东方到西方,到处都在“炼丹”,只不过改了叫法而已。进入任何药店,都可以看到货架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现代丹丸,我们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和李白杜甫一样,时不时地吞食这些东西。

像李白杜甫这样的人只会更关心自己的生命,因为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没有生命了,其他一切都谈不上了。郭沫若先生说李白在晚年谈到炼丹修道时十分愧疚,算是大彻大悟,根据就是写给吴道士的那首长诗。可是我们今天展读这首诗,却觉得更多的还是因为炼丹未成而滋生的痛心和遗憾,是他与吴筠的依依惜别之情。在他心里,那段修道生活仍旧是最值得留恋的黄金岁月。“云物共倾三月酒,岁时同饯五侯门。羡君素书常满案,含丹照白霞色烂。余尝学道穷冥筌,梦中往往游仙山。”总之直到晚年,他对炼丹事业还是一往情深的。

李白炼丹是对永生的渴望,是意识到了生命的短暂,更是被虚无所纠缠。他想成为超人,想突破人的局限,因此陷入了另一个更大的局限之中。李白对永恒的向往,不仅仅是期待肉体不灭,而主要是包括了灵魂的永生。

炼丹与艺术

郭沫若先生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把李白和杜甫的炼丹、寻仙、寻求长生不老的愿望和行为给予了彻底否定,其实是大可商榷的。人对生死问题的关心是切近而自然的,人生不能不面对这些至大的问题,属于“终极关怀”。人在这些大目标、大思维之下有所行动,自始至终地探究不倦,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将李白和杜甫这样的天才人物,简单地归于迷信无知和愚不可及才是不可想象的。今天的人局限于物质主义,对精神和灵魂问题的关心程度反而不如古人,这甚至可以说是更大的愚昧。

也有人认为李杜局限于当时的科学知识水准,才做出了那样怪诞的选择。可是换一个角度看,李杜热衷于让身体接受矿物冶炼的试验,难道不是最接近当时的科学前沿吗?炼丹这种事是极为复杂的,道士即专门家。炼出的丹丸尽管也有化学反应致使有毒物质出现,让人受害,但大多数时候肯定也还是安全的,不然人们早就扔掉了丹炉。炼丹只可以看作药物合成研究的一个阶段,而不能简单视为古人的执迷怪异之举。这种研究直到现在仍在进行之中,未来也很难终结,看来还不能随便斥之为愚昧。

如果从信仰和哲学方面来考察,那就更不能全部否定了。人的信仰与沉思是自由的、深邃的,古人的形而上思维能力远不是庸庸碌碌的现代人所能理解的。一些悠思与玄想只有质朴的土地上才能生发,它们不会像科技一样线性进步。在思想领域,不能因为信奉一种主义而排斥其他主义。如果对李白和杜甫的信仰有了基本的尊重,就会在这种前提下分析他们的价值取向和艺术得失。

炼丹的鼻祖是葛洪。按照葛洪的理论,丹丸中最重要的元素应是金属物质,吃它们人才能长生不老;次要一点的是动植物,它只能强身健体、长寿,并不能长生不老或成仙。吃了能够成仙的必须是朱砂、水银、黄金白银这一类东西。可见这些大多数人是用不起的,也难怪杜甫发出抱怨。所以真正大力投入这种事业的,只有李白这种人才行,但也只是局限于前期。他的兄弟是巨富,父亲是巨贾,而且他本人曾经靠近皇帝,有过“赐金返还”的资本,有过一段花钱如流水的日子。所以他可以结交丹友,大开丹炉。

李白和杜甫处在葛洪的“外丹”理论、原始道教知识的笼罩之下,从养生的角度看有得有失,用今天现代科学的眼光看也不乏失误――我们现代“丹丸”是一些中西药片药丸,它们也常被查出毒副作用。所以这种事情总是得失互在的。在那个时候,第一流的天才、皇家贵族们都迷恋于炼“外丹”,这和今天有钱有地位的人更加注重药物保健是一样的。那时主张修炼“内丹”的“龙门派”还没有出现,葛洪的理论中也不见“内丹”的思想,所以一座座丹炉只得烧下去。直到现在,“内丹”的神秘性也横亘在大多数人眼前,反而可以掺杂许多邪说,令人望而生畏。所以今天吞食各种药丸的人,仍然要远远多于练意念引导术的。比李杜更早一些的大文学家思想家,如嵇康为首的竹林七贤,都迷恋炼丹,苏东坡也炼丹。

追求长生,挑战死亡,是人类自古至今都不会停止的思想和行为。这是关于生命的原初和本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一个质询,这种忧思发问在天才人物那里就越加强烈。一些了不起的哲思,都是在这个大质询之下产生的。如果承认李白和杜甫的思想与艺术,就不能完全否定他们炼丹求仙的行为;非但不能全盘否定,而且还要从他们的这些行为和思想中,看到真正深刻的现代意义。

李白炼丹与仕途的关系是清晰的,但与作诗之间的关系还待探讨。炼丹其实并不完全独立于他的诗歌创作之外,而始终是相伴相行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李白诗中出现云雾烟霞等大量意象,其想象力达到的极致、飘逸的诗风、自由洒脱的方式、神仙美学,这一切都离不开他一生的求道生活。

李白被称为“诗仙”,这不仅指诗的内容常有神仙,而更主要的是气韵和神采。对神仙的向往深入骨髓,对长生的追求直到最后,正是这些左右了他的诗魂。

(未完待续)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也曾深爱共余生9章(第9章龙氏的面试通知)

    原标题:也曾深爱共余生9章(第9章龙氏的面试通知)小说名:也曾深爱共余生第9章龙氏的面试通知“小璃,你是怎么救我出来的?你不会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安淮生忽然想起了什么,探究的目光落在了安洛璃身上,急切的问道。安洛璃忙摇头道,“没有,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了,马院长告诉我,是上面的意思,爸,会不会是你以前的什么朋友?”安淮生蹙眉,“应该不会,能有这么大能耐的人不多……整个a市寥寥无几。”不知道为什么,安洛璃的眼前猝不及防的跳出了龙皓轩那高大帅气的身影,会不会……是他?下一秒,安洛璃立

  • 我要的情深似海9章(第9章 绝情)

    原标题:我要的情深似海9章(第9章绝情)小说名字:我要的情深似海第9章绝情言落,她蓦地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染着挑衅看向他“慕战北,有种就杀了我!”嘴角勾起的弧度里,却是一片死灰般的凄绝和她对视的一瞬间慕战北幽深的眸子怔了一下,捏着她脖子的手顿住她这双素来装得清纯无比眼睛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凄冷这般绝望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凭什么绝望?有什么资格绝望?苒苒没了孩子没了子宫,最开心的不应该是她吗?“怎么?慕先生什么时候这么没种了?不敢杀?还是……”七月勾唇一笑“还是舍不得?”她挑衅的语言瞬间又激怒了慕战北,

  • 千色撩人9章(第一卷第九章怎么玩都行)

    原标题:千色撩人9章(第一卷第九章怎么玩都行)小说名称:千色撩人第一卷第九章怎么玩都行孙夏玲有些失望,可她一心成名,又怎么肯错过这次机会。她不顾我在开车,雨带梨花,一脸委屈地呢喃:“哥,那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啊?”我顺水推舟:“机会不是不能给,可我现在急着回酒店呢,我……”孙夏玲立刻破涕为笑,嘻嘻道:“哥,那我跟你回酒店不就完了。”“这方便吗?”我微微蹙眉,装哔绝对到位。孙夏玲嘿嘿笑开了花,一个劲地冲着我抛眉眼:“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吧走吧哥,到酒店我给你表演一下,你就知道我多会演戏啦。”我佯装犹

  • 如果我们不曾爱9章(第09章 刺激)

    原标题:如果我们不曾爱9章(第09章刺激)小说名:如果我们不曾爱第09章刺激病房内,苏小豆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苏悦萌拄着拐杖进屋,看到苏小豆,她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一个阴险的笑意她的这个妹妹,简直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她把事情都做的这么明显了,她竟然还是后知后觉啊“姐……你来了?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好?怎么可以乱跑?”苏小豆吃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她的话语之中,满满的都是对苏悦萌的关心此时,病房内无人,苏悦萌己经不需要伪装了,她打算把她伪装了二十多年的好姐姐面孔给扯开了正好,也让苏小豆看

  • 追寻爱的踪迹9章(第9章 心机裱)

    原标题:追寻爱的踪迹9章(第9章心机裱)小说书名:追寻爱的踪迹第9章心机裱喻晚离开公寓就去了超市,买了一个超墨,还有一套她以前从来都没穿过的比较暴露款的衣服,长发吊起了马尾,赶到锦记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喻晚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与从前绝对判若两人般的妆扮就连门前认识的迎宾都没有认出她来。到了吧台,才发现总台经理换了。她微微皱眉,很想找个人问问总台经理离职的情况,因为那一晚的宴会就是总台经理安排的。一时间,喻晚不知道要找谁了。那天晚上她进那个房间真的是例行工作。是有人点了食物,厨房命她送

  • 邪恶老公你真棒9章(第9章)

    原标题:邪恶老公你真棒9章(第9章)小说名字:邪恶老公你真棒第9章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走下公交车的,整个人被汗液还有粘液弄得脏兮兮,看清身后男生的面孔后我就慌不择路的逃跑了。短短一天,我似乎就从一个高知的贞洁少妇,变成了一个人人都可肆意侮辱的女人。我拼命的洗刷身上的耻辱,可是在那种狭窄空间中,被那样猛烈地攻击,我已经迷失,甚至还怀念那样的味道。洗完澡后,我穿着丝质薄睡衣走出浴室,却没想到陈小朋竟然已经回来了。往常他看到我穿成这样,即使性能力不行,但也一定会如猛虎般扑上来,但今天他却显得有些消沉。“难

  • 楼台烟雨含笑舞9章(第9章 我不爱,不爱她了)

    原标题:楼台烟雨含笑舞9章(第9章我不爱,不爱她了)小说名:楼台烟雨含笑舞第9章我不爱,不爱她了简宁立刻地从病床上坐起,死死地护着腹部,颤着声音对着进来的护士恳求,“别碰我的孩子,请你别碰我的孩子”“小宁,是我。”进来的护士摘下口罩,一下就让简宁愣住了。“陆琪,是你,陆琪”见到挚友,简宁就像瞬间脱掉盔甲的刺猬,露出最柔软的一面,抱着她浑身颤抖。想说的话太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陆琪看着眼前披头散发,眼眶深陷的女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接到简宁她弟简易的电话,她根本都不知道简宁居然跟个劳改

  • 乡衣9章(第009章去王姐家睡)

    原标题:乡衣9章(第009章去王姐家睡)小说名:乡衣第009章去王姐家睡只是闻一闻,刘旭就有些受不了了,所以他就将之套在了作案工具上,随后就开始快速撸着。由于太兴奋,刘旭五分钟后就缴械了,还弄得玉嫂的内裤上都是白色液体。怕玉嫂察觉,刘旭就急忙洗了下,随后就丢到台子上,接着就继续洗澡。洗完澡后,刘旭就去房间穿衣服,再之后就接过玉嫂递来的电吹风。这夏天雨都是有一阵没一阵的,所以见又出了太阳的玉嫂就将湿哒哒的被子拿出去晒,但她知道就算晒到日落,被子也不可能干,所以刘旭晚上睡哪儿还真让她为难。这会儿闲着

  • 低眉不问俗尘非9章(第9章除了她,谁都不娶)

    原标题:低眉不问俗尘非9章(第9章除了她,谁都不娶)小说书名:低眉不问俗尘非第9章除了她,谁都不娶慕雪的委屈卑微让叶天熠说不出的心疼。这个傻丫头要爱他爱到多深,才能甘愿姐妹共侍一夫这样的荒唐?他上前把慕雪用力拽进怀里,低哑轻叹,“别胡说,我只要你一个。至于这个女人……”他黑眸凌厉地扫向慕晴,字字如刀,“无耻抢夺你救我的功劳让你受尽委屈,这样身心肮脏的人,你以后少和她来往!”慕晴身子一摇,匆忙扶住墙,才没有摔倒。“天熠哥……别这么说姐姐……”慕雪喏喏低泣。叶天熠正要开口,电话忽然响起,是老宅。“混

  • 奉诏为妾9章(第九章 恩威)

    原标题:奉诏为妾9章(第九章恩威)小说名字:奉诏为妾第九章恩威屋子里格外地安静,春风似乎能听得到她心跳的声音。小姐她想要做什么?春风悄悄地透过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红七,平静的脸庞,微微弯起的嘴角,宁静而秀美。比起以前冷若冰霜、脾气古怪的小姐,现在的小姐,性子应该好多了。但春风的心里不知为何,却老是觉得如此地不安。为什么现在这个小姐,总是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呢?秋霜、夏溪各张了张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仿佛有什么堵在了喉咙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寂静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冬雪扑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