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读完这八十一首,你就可以拍胸口说:我学过《诗经》了!

2018/1/14 20:50:55 来源:明代大儒王阳明 []

伟大的文明都发源自美好的诗。读完这八十一首,你就可以拍胸口说:我学过《诗经》了!希腊有史诗,中亚有抒情诗,而《诗经》正是滋养我们民族文化和文学的源头。著名诗人、文化学者流沙河老人从《诗》三百篇中擢选出八十一首精品,跳出汉儒用《诗经》推行意识形态的思维定式,用他平实风趣的语言,为大家细细描绘出《诗经》的本来面目。

文章摘自 | 《流沙河讲诗经》

原标题 | 绪论:《诗经》的产生和诗歌的作用

作者 | 流沙河

图 | [日]细井徇《诗经名物图解》

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古老文明,其源头都有美好的诗,在我们中华民族,就是《诗经》。我们要讲的这个后来称为《诗经》的诗集,分几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风”,包括周南、召南和十三国风,就是周天子下面的十三个诸侯国或某一地域流传的民歌;第二部分是“雅”,分为“小雅”和“大雅”;然后是《周颂》《鲁颂》和《商颂》,称为“三颂”。所谓《诗经》,就是由这几个部分构成的。

在世界历史上,有一件绝可注意的事件,那就是距今两千五百年左右的时候,地球上的四大古文明区(印度、中国、古希腊地区,还有包括了埃及和巴比伦的小亚细亚文明区),突然不约而同地都唱起歌来了。它们唱的歌和早先不同,其内容都是诗。小百姓养生网这些诗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史诗,一种是抒情诗。在印度和古希腊是以史诗为主;在小亚细亚一带是抒情诗为主,我们现在还可以看到的《旧约》全书里面的“雅歌”,本身就是非常美妙的抒情诗,和中国的《诗经》很相似,特别是和《诗经》中的“风”很相似,可以看作是小亚细亚的“诗经”。我们中国的《诗经》主要是抒情诗形态,叫做“诗言志”,而不是“诗叙事”。虽然也有叙事诗,但不是《诗经》的主体,《诗经》的主要内容都是“言志”。言志者,“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这个“志”是指内心的感动、感情,不能狭隘地理解为“志气”“志向”。如果要翻译出来的话,它相当于英文的will,也就是“意愿”的意思。原文xbxysw.com所以中国古人说《诗经》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是“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郑风.有女同车》

如果你要问我“诗歌有什么用处”,我确实也说不清楚,从物质的角度来看,诗歌也许是没有什么用。也许没有诗,粮食还是会有的,钢铁也是会有的,肚皮还是会吃饱的,但就是没有灵魂上的趣味。一个人是不是经过诗歌的陶冶,他在气质上是绝对不同的。原文http://www.xbxysw.com/所谓气质,似乎也很难说得清楚,但是你和一个人交谈,不到三分钟就一定能感觉出来的那个东西,就是他的气质。这就是诗歌的用处。

诗歌最大的用处,就是使你自己快乐,包括两种快乐:一是你自己写出一首好诗,你会感到快乐;还有就是你读到一首好诗的时候,也会感到快乐。而这种快乐是不可替代的。我最厌恶一种流行的比喻,是说什么“流沙河老师这几天给我们讲诗,送来了一道丰盛的晚宴”。天哪!那个晚宴算个什么嘛——它吃完了就全都排泄出去了!诗歌艺术不是什么“晚宴”,不可能让你吃饱。诗歌这个东西,是所有自我娱乐活动中最高级的,它可以让你进入一种不可替代的心境和感受之中。读完这八十一首,你就可以拍胸口说:我学过《诗经》了!实际上,诗是对我们起潜移默化的作用。任何一首诗,都很难收到什么现场效果,不是说读了哪一首诗,你的觉悟就提高了,突然就懂得了很多东西。诗是慢慢浸润你,慢慢地改变你的灵魂,使你变得有趣味,变得高雅起来。诗歌的价值就在这里。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农场搞体力劳动,有时挑的东西很重,一边挑,一边就在心中默读一些诗歌(因为不敢读出声来,读出来就是“封资修”,马上就要挨批判),这样可以减轻痛苦,其作用就相当于毒品一样,只不过这种“毒品”不害人,也不害己。至于诗歌是不是有其他的什么伟大作用,什么革命要不要诗歌,这些问题都和诗歌无关。诗歌就是一种娱乐,一种高尚的自我娱乐,在自我娱乐的同时,也可以娱乐他人,这种娱乐不是什么其他的“亚文化”可以代替的。网站http://www.xbxysw.com/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颂.泮水》。茆:莼菜

至少从周朝开始,中国历代的教育都和诗有关。所谓“五经”——《易》《书》《诗》《礼》《乐》《春秋》——既包括了《诗经》,也有对《诗经》的大量引用。这些经典,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每一代人都要读的东西,从当小娃娃开始就要读,最初读的时候,可能还不懂,但只要把它们熟记在心,将来长大成人以后,自然就懂了。这些东西就成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灵魂、文化血脉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非常重视“诗教”,孔夫子也好,孟夫子也好,他们在教学生的时候,都经常引用《诗经》上面的话,孔子说是“不学《诗》,无以言”。这个“言”,当然是指你说的话比较文雅,也比较有趣味,显得有根据,能表现出你这个人有比较好的文化背景。孔子说诗歌有四种作用,叫“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兴”就是起兴,用来引发大家的某种兴致;“观”是观察,就是你可以通过诗去了解种种社会现象;“群”是亲和力,可以用诗来吸引、唤起那些有相同或者相似的思想感情的人;“怨”就是抱怨、发牢骚,通过诗来诉说自己的痛苦。无论“诗言志”也好,“不学《诗》,无以言”也好,“兴、观、群、怨”也好,都说明远古的中国人,对诗歌的态度还是比较现实、比较功利主义的。到了隋唐以后,中国诗歌就超越了这种视角,更加注重诗歌的艺术性,注重意境,注重音韵之美和语言之美。

大家可能会提出一个问题:在秦始皇时代不是曾经焚书吗,这些诗是怎么传下来的呢?是的,《史记》上对秦始皇焚书这件事,记得清清楚楚——秦始皇采纳了他的丞相李斯的建议:“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他第一个要烧的就是《诗》。你别看他这个暴君,他是很敏感的,就是不让人们去读诗,因为人读了诗,趣味就会变雅,而秦始皇不要你的什么“雅”,他要的是炮灰,是为他卖命的战士,所以他坚决要烧诗。你们看一下那些秦始皇兵马俑,全部是那种“武棒槌”,一帮凶狠之徒!不知各位的观感如何?反正我绝不认同。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弥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不涉卬否,卬须我友。

---《邶风.匏有苦叶》

为什么烧了之后还有诗呢?你们是不是在诽谤我们的秦始皇同志呢?不是的。当时的法律确实非常严厉,规定各家各户都必须交出来,你要是不交,查出来就要被惩处,《史记·秦始皇本纪》里面写得很清楚:“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但是有些东西,是杀不死、烧不掉的。而且,诗歌还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背诵,能够吟唱,你把写在竹简上、木条上的烧了,它还可以记在脑袋里面。汉初甚至有一个叫“伏生”的老大爷,济南人,九十多岁了,还可以用古音背诵《尚书》,汉朝政府就派人去请他教授,然后记录下来。《诗》不仅可以背诵,也还有一些底稿被人们偷偷保留下来,秦朝亡了以后,到了汉代,政府一鼓励献书,各地都有人把自家原来悄悄藏起来的书拿出来了。最初被献出来的《诗经》,就是齐、鲁、韩三家偷偷收藏的版本,它们系统不同,互有出入,而且解释也不同。后来出现得最晚的,是北海郡太守毛亨拿出来的版本,大概他是根据他的家族中流传下来的版本整理的,这个版本就被称为“毛诗”。后来大家开会鉴定,把四个版本的诗一比较,发现最好的版本就是“毛诗”,所以今天我们读的《诗经》三百零五篇,固然都是孔夫子修订过、删改过的,但是这个版本是毛亨的版本,也就是我们后来通称的“毛诗”。

《诗经》原来不叫“诗经”,在最早的时候,就叫“诗”。当我们说“诗言志”的时候,“诗”是专有所指的,也不一定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诗经》中的这些作品。因为这些诗最早有很多,经过多次编辑、删减,才成为“诗三百”,就是现在流传的“毛诗”三百零五篇,它是由孔夫子整理、润色,编出来教授弟子的。到了汉代,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汉朝的官方利用“诗三百”来贯彻它自己的意识形态,就把它称之为“经”——经者,常也,意即永恒不变的道理——就是由官方把它定为讲大道理的经典。“诗经”由此得名。从这个时候开始,汉儒——就是汉代的那些经师们,就支配了《诗经》的解释权。汉代的这些经师,包括很有名的郑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就是在讲诗的时候,不是首先把诗当作诗,而是当作一种意识形态,当作一种推行礼教的手段,给诗附加了很多解释,而那些解释不是这些诗本身的内容。这个现象一直延续到宋代。以朱熹为首的宋代儒生们,虽然对汉代的一些解释做出了修正,但他们仍然没有跳出利用诗歌来推行教化的这个框框,因此仍然忽略了诗的本意,尤其是朱熹,他把很多一般的爱情诗都认为是“淫乱之作”。所以,宋儒们的解释很多也是不可取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周南.桃夭》

我们现在来讲《诗经》,自然不可能沿用从汉代到宋代的那些权威们的讲法,对那些不属于诗自身内容的种种解释,我们要抛弃它。我们要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讲,就是首先要把《诗经》当作诗,要注意这些作品作为诗歌的特征,用文学、用诗学的新观念来理解它们、解释它们。

这么多首诗歌,我们怎么讲呢?读《诗经》,用不着把三百零五篇全部读一遍,因为中间有一些作品,实在是太艰涩了,读起来很苦;有一些诗的味道也比较淡薄,不适合一般读者阅读。我从三百零五首里面选了九九八十一首来讲。选诗的原则有三点:第一要有浓厚的诗味,第二要浅显,第三要短小。对这个概念,我们要心中有数:虽然它还不到《诗经》的三分之一,但是据北大中文系教授王水照先生的回忆,他五十年代读北大中文系时,四年下来也只学了七十二首《诗经》。所以,各位朋友如果有耐心把这八十一首诗读完,你就可以拍胸口说:我学过《诗经》了。

好书推荐

一本书读懂《诗经》

读懂中国文学的源头

诗人讲诗,全新视角

走近上古中国的诗意生活

《流沙河讲诗经》

内容简介

本书是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年过八旬后倾注心血所作的古典文学普及新著。他精心选取了《诗经》中最有代表性的八十一首诗歌,在成都图书馆开坛,逐篇讲解。讲座反响热烈,后辑录成书。

《诗经》是中华文化经典作品,前人解读者已多,但流沙河先生以其深厚的古文字和诗歌研究功底,对字句追根溯源,给出全新角度的解读。书中诸多解释纠正了前人对《诗经》释义的不合理之处,并且摒弃意识形态化的释经流弊,赋予诗经纯诗学解读,正本清源,在众多《诗经》解读的作品中殊为超拔,堪称《诗经》正解。

这是一本在趣味中轻松读懂《诗经》的大家普及文本,言辞雅俗兼具,幽默风趣,无疑是青少年、文学爱好者了解这部中国文学经典的上佳选本。

作者简介

流沙河,诗人,编辑,学者。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人,生于一九三一年,幼习古文,做文言文,十七岁发表新文学作品。毕业于四川大学农业化学系,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因《草木篇》被点名而落草,“劳动改造”二十年。一九七九年调回四川省文联,任《星星》诗刊编辑。一九八五年起专职写作,出版有《流沙河诗话》《白鱼解字》《庄子现代版》等著作多种。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校花的全能保安9章(第九章 小警花身份暴露)

    原标题:校花的全能保安9章(第九章小警花身份暴露)小说书名:校花的全能保安第九章小警花身份暴露“您老就不怕我把这玩意儿给吃咯?”许太平笑嘻嘻的说道。“你得有那胆儿!”赵比干眼睛一瞪,说道,“你要敢吃了他,老赵我就吃了你!”“开个玩笑,瞧把您给急的。”许太平笑了笑,弯腰从巷子里把那只奶狗给抓了出来,提到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哈士奇的外观还是挺好看的,再加上此时正是吃奶的阶段,浑身都有毛茸茸的。这小奶狗蜷缩着身子盯着许太平,尾巴夹得紧紧的,浑身在颤抖。“以后就叫他二蛋吧。”许太平笑着说道,“老赵,这玩意

  •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9章(第9章扭断手)

    原标题:我与你的情深似海9章(第9章扭断手)书名:我与你的情深似海第9章扭断手顾轻舟似在地狱中走了一遭,回到家中时精神恍惚。顾公馆众人神色各异。她父亲阴沉着脸,分外不满。和她走散的陈嫂,已然是吓得半死。顾轻舟回房关上了门,眼前全是那张完整活剥下来的人皮她捂住嘴,哭到抽搐,又呕吐。她遇到了魔鬼。“都是那支勃朗宁手枪惹的祸!”顾轻舟后悔不跌。她当时也是顺手,就拿了他的枪,哪里想得到后患无穷?“他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却不知道他是谁!他既然是军政府的人,对付我父亲还不是易如反掌?”这世道,扛枪的总是强硬过

  • 江山不负你9章(章九 京城(下))

    原标题:江山不负你9章(章九京城(下))小说书名:江山不负你章九京城(下)章九京城(下)迤逦昼永,如春风撩岸、百叶激颤,她这一入,一时间将里面在座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大堂掌柜的亲自出来相迎,脸上堆满了笑:“沈大人,不是说傍晚才来吗?我这儿还没给大人准备好呢……”又转过头去唤人:“赶紧去后灶催催!”女子轻轻一笑,道:“家母今日身子不豫,没有去禅院,所以我就早来了。掌柜的不必急,我在这儿等等也无碍。”然后便走到一旁桌边,撩裙落座,等人将东西拿来。直眉大眼,樱薄小嘴,肤色不甚白,眉宇间虽隐隐透着股英

  • 来生亦是你9章(第九章 衣服)

    原标题:来生亦是你9章(第九章衣服)小说名字:来生亦是你第九章衣服穆依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从另一个方向下楼去了。陆悠语还真是沉不住气,自己什么都没说,她就已经气得快要失去风度了。也不知道之前那位跟她到底有什么纠葛,让她这么厌恶,却又还要保持着表面的和平。回到家,穆妈妈早已在家等着了,还拉上了楼下的夏清夏阿姨。穆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位师奶级人物翻箱倒柜的找衣服,也不知道她们从哪里收罗来的,各式各样的都有,铺了满床,让穆依几乎以为自己家要开服装店了。不过,看那些衣服的样子,最多也就是个二手铺子罢了。

  • 重生之拿下杀神将军9章(章节目录 09 是虚寒还是虚热?)

    原标题:重生之拿下杀神将军9章(章节目录09是虚寒还是虚热?)小说名字:重生之拿下杀神将军章节目录09是虚寒还是虚热?“野有死麋,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漱,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郡王妃拧着郡王的耳朵,咬牙切齿的说道。房山郡王的眼睛一亮,一把将盛怒这种的郡王妃打横抱了起来,啪嗒在她的粉面上亲了一口,无限娇羞的说道,“爱妃,宝贝儿!你若是想要就直说啊!哎呀,弄这种调调,人家喜欢死了!”说完他就大踏步的抱着已经石化了的郡王妃进了屋子,随后用脚将房门踢上。躲在墙角的云初微微的一怔

  • 霸爱成瘾:总裁,轻点宠9章(第9章 有趣兄妹)

    原标题:霸爱成瘾:总裁,轻点宠9章(第9章有趣兄妹)小说书名:霸爱成瘾:总裁,轻点宠第9章有趣兄妹“你骨气点好不好,你怎么迷一个小不点呢?”十分俊美的少年瞪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女。“我爱死他了,他就是我的小偶像,主要是,他长得像你啊!你看看你,不不不,你还没有他长得好看呢!”少女抨击着哥哥的外表。“怎么可能?”少年有些不服气,他对自已的长相有十分的自信。“哎,快开始了,快坐下陪我看总决赛。”少女把哥哥推在沙发上,然后,她立即抱着一包零食挤着他坐下。“你总吃这些零食,难怪发胖。”“你才胖呢!我明明标

  • 重生之我是太后9章(9 一场噩梦)

    原标题:重生之我是太后9章(9一场噩梦)小说名称:重生之我是太后9一场噩梦!他被发现不要紧,也就一顿板子的事情,可是秦锦若是被发现了,那可是要惊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了。“怎么?”秦锦见双喜不动,回眸瞪了他一眼。双喜无奈只能自认倒霉的接过了水壶,“奴才去弄水,郡主您这里一定要当心啊。不要被人发现了。”以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对郡主的上心程度,如果秦锦被人发现了,只怕萧侍卫,还有他自己的脑袋就要不保了。敢将她们两个的心头肉给偷渡到侍卫所里,双喜只觉得自己性命堪忧啊。冲动是魔鬼,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答应郡主做

  • 重生之都市狂龙9章(第九章 绑票)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狂龙9章(第九章绑票)小说:重生之都市狂龙第九章绑票有了萧秋风的倾力加入,风正集团所有的事务全部移交,除了偶而接见一下商业合作的老朋友,萧远河变成了最空闲的人。不过他并不寂寞,因为他有另一种爱好,打高尔夫球,这些天,他专门挑了几根最满意的球杆,准备让自己的球艺更上一层楼。这天中午,正是吃午餐的时候,萧秋风的手机响了。这是一部新手机,知道这个手机号码的人并不太多,除了家人,公司里知道的绝对不超过十个。但是来电却很是陌生。“萧秋风,给我听着,你老子现在在我们手里,你马上一个人来三湾

  • 我的老公是猛男9章(第九章 穿一件,我撕一件)

    原标题:我的老公是猛男9章(第九章穿一件,我撕一件)小说:我的老公是猛男第九章穿一件,我撕一件“啊——”她惊叫的捂住了胸口,羞赧的热浪从脖子一直冲上头皮,把她整个头都熏红了,就像只煮熟的虾子。“这种垃圾,你穿一件,我就撕一件。”他的语气蛮横无比,充满了威胁。寒意直逼向她暴露的胸口,沿着肌肤朝四肢百骸蔓延,令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这是掉进魔窟了,以后还能有人生自由吗?“我的衣服都是这样的风格,不穿它们,我穿什么?”她买得都是些中性宽大的衣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假小子。“我会替你准备。”他慢条斯理的说

  • 一个奴仆八个爷9章(10暗涛)

    原标题:一个奴仆八个爷9章(10暗涛)小说:一个奴仆八个爷10暗涛“太子哥哥。”雪贼头贼脑的窗户外探了进来,看这轻车熟路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她经常做这事“看你这里灯还亮着,反正睡不着,过来看看。”“小声点。”傅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轻的抽调莫云压在胳膊下的纸张“云刚刚才睡着,别把他吵醒了。”“还没看过云睡觉的样子。”这位公主殿下貌似很是兴奋,但动作也没有那么放肆,绕道桌子的另一边,看着莫云的脸,长长的睫毛搭在眼脸上,说不出的静谧安闲“平日还没注意,云的睫毛比我还长。”雪说着有些羡慕的伸出手。“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