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文化周刊|文化纵横——清末斗门名人岳树汉

2018/1/14 6:35:55 来源:晚报微报 []

据《明清西安词典》:岳树汉生于清代长安农家,长安斗门镇人,世代务农。版权http://www.xbxysw.com/他因吃官司被株连入狱,在狱中撰成《农夫日用集》。

历史记载的名人,大都是功成名就、官高位显,唯独清末农家岳树汉是位世代务农的农民,他既然能被《明清西安词典》录入,可见此人非同一般了。

有关岳树汉思维敏捷、智慧善辩的故事在斗门一带广为流传。清朝末年,西安城内西大街拓宽,礼泉一农户在西大街的祖遗房产和通往西域的十八马站(驿站)受到强人侵占,却又无能力申辩。后来,听人说斗门南街有位智者岳树汉,熟悉当朝律条并善于参与诉讼活动,“引律准确,能言善辩,同情弱者。”于是他便作为原告,委托岳树汉代理打官司。岳树汉受理此案后,不辞辛苦,搜集证据,据理以辩,最终帮助这位农民打赢了这场官司,追回了祖遗财产。版权http://www.xbxysw.com/礼泉的这位当事人为报答岳树汉先生的大恩大德,在岳树汉死后,他不惜重金为其安葬,建了石雕地宫式墓穴、华丽高大的青石牌楼。另外,这位礼泉农人还为斗门镇百姓打了四口农用水井,井台用青石砌成,其中一口呈八边形,井壁严格按照八卦图案错落砌成。传说这口井有神奇的作用,每逢正午时分,日光通过井口,可直射井底,从井口向下望去,井壁造型与井口投影在井底的图案完全吻合、清晰可见。静态时,水面上就会呈现出立体的“八卦图案”,当地人称此井为“神奇的八卦井”。

还有一个有关岳树汉先生智慧超人的传说。一天,岳树汉乘坐的驴车在路上不慎碾死了一头大猪,猪的主人——一村民拦截驴车并提出无理要求,造成道路交通阻塞,围观者甚众。岳树汉当即下车,当众打了自己伙计一个耳光,并大声呵斥车夫:“你咋把驴车赶到人家猪圈里去了?”正在众人疑惑之时,岳树汉对猪的主人说:“猪有圈,狗有绳,鸡有笼,车有辙,这是村规民约,大家都应该遵守。来自http://www.xbxysw.com/”这一村民自知自己有错在先,便在围观众人的哄闹嬉笑声中悻悻离去。这一故事被人们广泛传播,为当地践行村规民约、维护社会公德,树立了榜样。

在当地村民中还流传着许许多多有关岳树汉先生的传奇故事,比如清时某年某月某日,一辆马车路过西安西南郊某村,被村民起哄逼驶掉进路边池塘。结果,赶车人虽无大碍,却车毁马亡。因为责任分散,村民无人担责。受害者慕名请岳树汉替他打这一官司。岳树汉认为,池塘是责任方,既然村民认为池塘与自己无关,岳树汉找的全是池塘无主的证据,并递到法院备案。来自http://www.xbxysw.com/后来,法院对这一官司做出判决,池塘归马车受害人所有,受害人一辆马车换了三亩池塘,岂不幸乎?这时村民后悔不及,但为时已晚。

还有一次,岳树汉同一生性骄横的花花公子同乘一辆马车。那公子对同路人呵三吆四,很不礼貌。途中,他要下车小解,便脱下身披的裘皮大衣,随手扔给了同行的岳树汉,并无礼地说:“嗨,给我把衣服看好。”岳树汉正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那小子,便心生一计。他迅速给那件裘皮大衣的衣缝里塞了一颗铜钱,并认真地数了左右针角。待这公子上车追要大衣时,岳树汉却说:“大衣是我的。小百姓养生网”一时间二人争执不下,岳树汉便提出双方说出衣服是自己的证据,然后让左右人评理。岳树汉说得头头是道,而花花公子却说不出任何证据,气得无可奈何。这时,岳树汉不屑地把衣服扔给了那小子,并教训他说:“今后待人谦虚点,别毛毛躁躁的。”

岳树汉先生建设翠华山汤房,以及制定、修改、丰富、践行村规民约等,都充分表现了他利众济世、热爱公益的高尚品质,正如他墓顶所刻“从无利己”。

岳树汉先生在狱中撰书《农夫日用集》,使我联想起“文王拘、演周易,仲尼厄,著春秋,司马辱,写史记”的典故,我被他们的人格魅力所感动。《农夫日用集》的内容涵盖了农具、家具等农家使用的生产和生活资料,我尤其对书中提到的储水、打水的桶、筲很感兴趣。桶和筲都是打水、储水用的盛器,虽是生产生活资料,但制作时用料和工艺都比较讲究。阅读http://www.xbxysw.com/因为打水时要把桶和筲放入井下,让其自动吃水,这就必须使用重心原理——在形状上,考虑上大下小或两头小中间大;材料上厚下薄,头重脚轻;或增加桶耳长度,以保证头重脚轻,这样才能自动使桶和筲潜入水中,吃满水后,又能转身上浮,这才是科学的制作工艺。这一制作方式不仅反映了我们祖先的智慧,也反映了岳树汉先生对生活观察的细致入微。追溯向前,半坡先民使用的打水、盛水的陶器就十分注重制作工艺,突出了重心原理,形状上头重脚轻,上大下小,或两头小中间大。这一切不正说明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世代相传、源远流长吗?

礼泉人为岳树汉先生修筑的地宫式葬墓和高大的石牌楼以及石碑等,在“文革”时遭到破坏,但那寝室内外留下的“君子千年”“刚直不阿”的文字却倾注着后人对他的仰慕。

岳树汉先生智慧的人生、刚正不阿的秉性、坎坷的经历以及狱中的不幸,久久在斗门人中间传颂。而留在我脑际里最多的还是他能言善辩的智慧和色彩斑斓的讼辞。尤其是他在狱中撰成《农夫日用集》,充分反映了他熟悉农村、农业、农民,热爱农村、农业、农民;他死于狱中,年仅二十五岁,他留给后人的是一身正气;他是位农人,却有着超凡脱俗的气度和壮志凌云的冲天气概。虽死于非命,但岳树汉先生却不愧是丰镐遗址上一盏亮晶晶的明灯,永不泯灭。

(请本文作者速与我们联系)

【请关注我们】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娘亲好威武5章(第5章节:转眼五年一晃而过)

    原标题:娘亲好威武5章(第5章节:转眼五年一晃而过)书名:娘亲好威武第5章节:转眼五年一晃而过转眼五年的时间过去了,颜柔诗带着雪晞也在崖底生活了五年,这五年来,除了跟着娘亲学习医术和毒术,其余的时间就是照顾雪晞和下厨了,在现代的时候,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下厨了,老妈经典的一句话‘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他胃’,所以从自己懂事起,身为厨师的老妈就经常带着自己出入厨房,久而久之就喜欢上了下厨。来到月牙谷之后,自从第一次下过厨后,爹和娘就瞬间的喜欢上自己的厨艺,每次都缠着自己给他们做饭,为了报

  • 小心肝5章(第5章 洽谈合作)

    原标题:小心肝5章(第5章洽谈合作)小说名:小心肝第5章洽谈合作世纪集团。秘书走进办公室,眼里隐藏着对上司的爱慕。傅厉行正在抽烟,冷漠严肃的脸,抽烟的时候多了一分邪气不羁,愈发有男人味。“总裁,乔氏的辛经理在外面,要和您谈‘天空美域’的合作项目。”辛安……傅厉行沉默地寻味她的名字。他听过很多名字,但这一个,他最为喜欢。念她的名字,心里有点躁动,也有点暖。嘴角似乎扬了一扬,但笑意未上升到眼里,所以秘书看来,他还是那么冷酷高贵,不可亲近。“告诉她,我不打算和乔氏合作!”“是!”秘书如实告知辛安,她并

  • 闪婚密宠:总裁的绯闻萌妻5章(第5章额上冒出黑线)

    原标题:闪婚密宠:总裁的绯闻萌妻5章(第5章额上冒出黑线)小说名称:闪婚密宠:总裁的绯闻萌妻第5章额上冒出黑线她的话音刚落,路兮琳就“噗”的一声将嘴里还没咽下的牛奶如数喷了出来。“咳、咳咳……”路兮琳呛得咳嗽,额上冒出黑线,缓了口气才开口:“妈,我……呵呵……”路兮琳讪笑,不知该怎么回答。这声“妈”,她叫得自然顺口。自从变成“叶芳婷”后,她对叶家夫妇便以“爸妈”相称。叶母和叶父都是和善之人,一个月来,他们对路兮琳就像自己的女儿一般。这也是路兮琳能够安下心来的原因之一。汪玉心只当她的吞吐是不好意思

  • 那夜,我醉了5章(第5章 生死攸关)

    原标题:那夜,我醉了5章(第5章生死攸关)小说名字:那夜,我醉了第5章生死攸关眼镜男停手后,坐在一辆废车上,点了根烟抽着。我被他一顿毒打之后,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眼镜男瞥了我一眼,说道“岳经理,骨头这么硬啊。”我不吭声,只是躺在地上喘息着。他又继续说道“没想到你还是条硬汉”。说罢对着他那几个小弟挥了挥手。“你们几个,谁给我杀了他,我给谁20万,一会那个姑娘,等我爽够了,就让给他”。说着,眼镜男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容。我听到此话,愤怒不已,冲着眼镜男嘶吼道“刚才不是说了,放了杨若云么,你他妈的还是不是

  • 罪恶之花5章(第五章 野外激战)

    原标题:罪恶之花5章(第五章野外激战)小说名:罪恶之花第五章野外激战我看了下四周,这里偏僻无人我又把手伸进去了她的T恤里。我这手一摸进去就感觉到她全身颤栗了一下,但是对我的动作还是也没有任何反抗。隔着文胸我慢慢揉/捏着,柔软带着弹性,着美妙的手感似乎让我也回到了年轻时候。儿媳的脸色潮/红,呼吸更加混乱,身体都在紧绷着,我感觉她开始动情了。我是过来人知道怎么温水煮青蚌,一点点的撕开她的心理防线。我身体贴在她身后,只可惜是坐在石头上,不能蹭到她销魂的美臀,虽然我心里遗憾可还是惊喜的伸出活头撩/拨她的

  • 假面娇妻5章(第005章 选择藏匿)

    原标题:假面娇妻5章(第005章选择藏匿)小说名:假面娇妻第005章选择藏匿“抱……抱歉,”丁洁忙解释道,“我的意思不是我有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我的意思是很多男人那方面都不行。我们偶尔几个女人凑在一起的话,会聊一些相关的话题。反正听多了,再加上我有上网查过,所以我知道很多男人就只能坚持那么一两分钟。而老公你呢,随随便便都是半个小时,所以你当然比其他男人厉害得多了。”李泽自然希望妻子是口误,但他总担心不是。因为想早点吃晚饭并联系孙晓斌,所以李泽道:“吃饭吧。”“嗯!”随后,夫妻俩便边聊天边吃着。

  • 女人有毒5章(第五章 强迫)

    原标题:女人有毒5章(第五章强迫)小说名称:女人有毒第五章强迫“雪莉姐,这可不是有缘,而是强制性的,我希望你能不要做这件事,我再怎么说都是魏雅姿的老公,你是她朋友,咱们真的不能做!如果做了,以后那该怎么相处,你千万不要听魏雅姿的!我相信你一定是一个懂得是非的人!”不是我不想给杨雪莉做,而是我绝对不能承受这份屈辱了。“嘘!”杨雪莉现在简直是饥渴到了一种极点,怎么可能会听我说的,给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后,半蹲在我跟前,抱住了我的头,带着迷离火热的眼神看了看我,随即狠狠吻住了我的嘴唇,我的初吻这样没了,

  • 就这样恋着你5章(第五章   争锋相对)

    原标题:就这样恋着你5章(第五章争锋相对)小说:就这样恋着你第五章争锋相对“我又不是没给你买高档的衣服,你怎么还每天穿的跟个叫花子似得?不好好打扮,怎么勾住兰总裁的心?”听着父亲的话,黎清宁再想隐忍也是有些忍不住了,回头冷笑:“也许兰总裁就是喜欢我这个样子呢?”“闭嘴,你那是说的什么话!”黎天豪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眼神阴沉,死死盯着她。“有其父必有其女,爸爸无耻无节操,我这个女儿又哪里来的什么体统?”她冷笑了一声,“妈妈不在了,不管你是另娶还是想风花雪月都悉听尊便,但麻烦您收敛一点,别以为我

  • 总裁很霸道:宠溺小甜妻5章(第5章    回家)

    原标题:总裁很霸道:宠溺小甜妻5章(第5章回家)小说书名:总裁很霸道:宠溺小甜妻第5章回家“夏子晴!”紧跟在夏子晴的后面,等到楼梯的拐角处,霍耀明才开口叫住她。语气急促,掺杂着一丝怒意。夏子晴停下脚步,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优雅的转身,看向前男友,面含微笑,却有一种疏离感。“直接叫我名字,不太好吧?”不太好?闻言这三个字,霍耀明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夏子晴,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霍大少爷,自然不懂的隐藏情绪,向来就是一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度,如今吃瘪,让他觉得难以接受。“那应该叫什么?小婶儿,夏子

  • 惹爱365天:总裁大人轻点宠5章(第5章 初吻没了)

    原标题:惹爱365天:总裁大人轻点宠5章(第5章初吻没了)小说名:惹爱365天:总裁大人轻点宠第5章初吻没了“什么出场方式?”凌瑶瑶眨了眨猫一样的圆眼睛,不解地问。“你不知道吗?我对女人是很挑剔的。”明皓轩如同检验商品一般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漫不经心地挑挑眉梢:“想要接近我,你至少应该打扮得像样一些,这样,或者我还有点胃口。”“喂,我不是为了接近你!”凌瑶瑶激动了,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半旧的T恤牛仔,又不太服气地嘀咕了句:“再说我穿得也不丑,你不懂欣赏而已……”“是哦,你的确是不丑。可是这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