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重生之嫡女为庶免费阅读全文

2018/1/13 4:26:03 来源:网络 []
书名:重生之嫡女为庶
第1章 妖女惑世

今日的集市上,很是热闹。原文xbxysw.com

菜市口正中央的台子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停下脚步驻足围观,这许是南月新皇登基以来最受瞩目的事。

“听说了吗,端王——不,是新皇,这新皇一登基连带着南月的天都变了,看到上面那位了没有,那位就是传闻中的端王妃啊。”一位衣着普通的年轻男子指着台子上的女人对周围的人说道。

“那还用你说。”年轻男子身边的俏丽女子横了他一眼说:“这端王妃有倾世之容,莫说南月,便是整个星衡大陆,能有几人与端王妃姿容相比拟?”

女子话音才落,一名破衣烂衫的小乞丐挤了进来,顿时人们都纷纷避开了些,那名乞丐离方才说话的俏丽女子很近,他好奇的问女子:“你说的端王妃就是上面那个女人?她为什么被绑在那里啊?”

女人闻到小乞丐身上的异味不由得厌恶的抬起袖子掩唇,不动声色的和小乞丐拉开了些距离,这才鄙夷的说道:“就算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但那位端王妃——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女!”

她那鄙夷而又不屑的眼神和语气,也不知到底是对着台上的女人,还是身旁的小乞丐。

“什么叫妖女?”小乞丐嘿嘿一笑,看上去有几分痴傻的感觉。

俏丽女子懒得再搭理小乞丐,倒是一开始说话的年轻男子解释道:“这端王妃说起来可是个极有故事的女子,他生父是权倾朝野的容明容左相,生母娘家是百里一族宗家的大小姐。版权http://www.xbxysw.com/她为左相嫡出千金,家世显赫身份尊贵,再加上容貌倾国,当年求亲之人踏破了左相府的门槛,后来就嫁给了端王成为了端王妃。这位端王妃可不是一般女子,她精通巫蛊之术,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新皇登基她本应为皇后,但星象司预言此女不可为后,会惑乱宫廷,为南月招来灭顶之灾,唯有一破解之法,便是将此女火焚,除去此女身上的妖气,才可保南月和新皇无忧……”

年轻男子侃侃而谈,显然对这些八卦之事很是了解的模样。

“哎,真奇怪。”小乞丐闻言也不知到底听没听懂,只是嘀咕道:“这新皇真是奇怪,就因为一些不切实际的传言就要烧死自己的结发妻,奇怪,真是奇怪。”

小乞丐周围的几人都听到了他的嘀咕声,有人不禁呵斥道:“莫要胡说,小心你的脑袋。”

小乞丐又是嘿嘿一笑,忙往前面挤去,凡是触碰到小乞丐的人都纷纷避开了一些,生怕他身上那又脏又臭的味道沾到自己的身上。

小乞丐挤到了最前面,他仰头看去,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被绑在木桩上,她的长发披散着,将她的容颜遮挡住,她低垂着头,身子一动不动,也不知是醒着还是昏着。推荐xbxysw.com

就在此时,被绑在木桩上的女子突然动了动,周围的百姓有眼尖的瞧见了,马上喊道:“那妖女动了!”

随即所有人的视线都定在了台上的女子身上,各种好奇、厌恶、鄙夷、憎恶的视线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向了女子。

“唔……”倾欢动了动身子,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更重要的是心口好像堵着一些什么东西,不上不下的让她很不舒服,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一时间倾欢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置身于梦境之中,她睁开双眸,眼神有些涣散,她微微抬头,倏然听到周围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

那精致的脸庞和妖而不媚的五官给人造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刺激,凡是距离倾欢较近或者在某个方向能看到她那张脸的人眼中都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惊艳之色,饶是她此刻脸色苍白发丝凌乱,但终究也无法掩盖那得天独厚的美丽容颜,男子们眼神变得痴迷,女子们则是羡慕和嫉妒,这样的一张脸不管是什么女人都会嫉妒吧。

“妖女!”有人咒骂道:“果然是会惑乱世间的妖女!”

“烧死她!”越来越多的人大声喊道:“烧死她!”

因为浑身都使不上力气所以就连抬头都变得有些费力,倾欢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另外的半张暴露在众人视线中,她原本涣散的眼神渐渐变得清醒,在看到周围的人义愤填膺的不断大声喊着要烧死她时,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之色,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冰冷。

第2章 烈火焚身

她想起来了。

是君无夜。说明xbxysw.com

他想要她死!

那个曾经说过若她助他为帝,必定让她做与之并肩的皇后,是当初言之凿凿说着话的男人啊,她的夫君。

她容倾欢身为左相嫡出的大小姐,难道真的会在意那个什么所谓的皇后,不就是因为只有站上那个位置才能和他相配,因为他是要做皇帝的男人,所以她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推上那个位置,因为她爱他啊!从桃花树下的那一眼她就知道这辈子都逃不过这个男人的眼中,所以哪怕是违抗父母顶撞兄长,她也还是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

可是她换来了什么啊?

就换来了一声妖女,一句祸国吗?

君无夜,你怎能如此对我?

“时间到了。”冷淡的声音从一方传来,倾欢的眼神随之看去,身着盔甲的男人从容走来,在阳光的映衬下,那原本应该无比温暖的脸,映着泛着银色光芒的盔甲,竟会显得无比冷漠。

“慕凉……”倾欢看到来人愣了一瞬,眸中闪过一抹愕然之色,似乎怎么都没想到此刻出现在这里的人居然会是他。

“容倾欢。”男人手中拿着明黄色的圣旨,信步而来,对上倾欢的眼神,嘴角荡开了一抹笑容,“别来无恙啊。网站xbxysw.com

他语气熟稔,对着倾欢的态度恍若多年的挚友一般。

“怎么会是你?”倾欢看着慕凉,她觉得唇角有些干涩,忍不住舔了舔,问他:“君无夜呢?”

慕凉闻言嘴角的笑容更深,无比自然的说道:“哦,你说他啊,现在他不是什么端王了,有一大堆的事务等着他处理,还有王府的那些侧王妃和几名妾室需要安置,还有啊——皇后之位不能一直空悬不是,你觉得柳侧妃怎么样?不然安侧妃可好?”

倾欢心如刀绞,面上却扯了扯嘴角,冷冷的说道:“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这个男人还是喜欢专门往别人的伤口上插刀子,而且每一个字都足以致命。

“哦,你也一样。”慕凉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今天这个下场,意料之中。”

换句话说是她活该吗?

倾欢想,慕凉这个男人还真是喜欢落井下石,幸灾乐祸。

“是慕将军啊……”台下传来了议论声。阅读http://www.xbxysw.com/

“慕将军回来了吗?不是说慕将军镇守边关没个三五年回不来吗?”

台下的女子们看着慕凉穿着盔甲傲然而立的姿态,都忍不住纷纷红了脸。

南月最英勇的慕凉慕将军,江东慕家的嫡出少爷,在新皇还是端王的时候就是他的左右手,不仅上阵杀敌勇猛无双,更是在战场上拥有不败战神的称号,让边关小贼闻之丧胆,南月百年来最年轻的大将军慕凉啊!

“慕将军是来为我们南月除害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种高昂的情绪顿时带动了不少人,众人纷纷振臂高声大喊:“请慕将军为民除害!”

在这样躁动的时刻,慕凉没有任何回应,他的眼神定定落在倾欢身上,她浑身都带着某种死亡的味道,慕凉突然启唇问她:“容倾欢,你可有后悔?”

悔?悔什么?

后悔不该瞎了眼喜欢上君无夜?后悔不应该嫁给他?还是后悔不应该帮他登上帝位?

“不管你是否后悔,但我不悔。”没等倾欢回答,慕凉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

倾欢嗤笑,慕凉你有什么好后悔的?如今的你,怕是风光得不行吧?

同样倾力帮助那个男人,可到头来得到的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倾欢闭上了双眼。

慕凉的视线从倾欢身上转开,他打开手中明黄色的圣旨,台下顿时一片寂静,围观的百姓纷纷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端王妃容氏深谐巫蛊之术,惑乱朝纲,以妖女为名,赐予烈火焚身之刑,左相一家通敌叛国罪不容诛,从今日起除去容明左相之位,凡容氏一家,斩立决!”

慕凉的声音不大,他的语气甚至很温润,但每从她口中吐出一个字,倾欢全身的血液就冷上一分。

“你说什么?我父亲什么时候叛国了,这是欲加之罪,我要见君无夜!”倾欢突然剧烈的反抗了起来,随着她的动作,摇晃得木桩咯咯作响。

慕凉面色不变,仿佛根本没听到倾欢的话,他只道:“行刑。”

一时间围在台子周围的百姓不由而同的退后,留出了相当大的空间,而台子上已经有人将稻草堆到倾欢周身,慕凉拿着火把,点燃了稻草。

冲天的火光升腾而起,百姓们振臂欢呼,而被火光围困住的倾欢,皮肤上的灼烫感麻痹了她的所有神经,在漫天的火光中,她突然尖声喊道:“我容倾欢在此立誓,若能重来一次,便是逆天改命我也要毁了君无夜和南月,将所有负我之人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慕凉站在火光之外,离她最近的地方,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而就在倾欢话音才落的同时,她长发遮住的那半张脸下——那双眸子突然变得血红。

这一日,注定不会平静。

第3章 相府重生

“容倾欢,左相府的嫡出千金,百里宗族的大小姐,听闻你精通巫蛊之术,更是精通兵法谋略,倘若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他日我若是登基为帝王,便许你锦绣江山荣宠一世,你可愿意?”

四月的桃花树下,是谁言辞凿凿许下誓言?君无夜,你分明答应过我要和我共赏十里桃花,看遍锦绣山河,你,为何食言?

君无夜,你负了我!

“她不会真的死了吧?怎么办?爹爹会怪罪吗?”一个有些惊慌的声音穿过耳畔,昏迷中的倾欢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但这话却隐约能听个真切,那是女子的声音。

“死了最好,爹爹向来不会过问她的事,你以为她云倾欢是谁啊?不过就是我们右相府最不受宠爱的六小姐,呸,叫她小姐都高抬了她。”嗤之以鼻的声音接着响起。

是谁在她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梦中男子的身影渐渐远去,倾欢想要开口大声叫他的名字,想要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一点光亮都看不到。

“真是没用,不过就是掉进水池里面了,那水池本来就淹不死人,这又不是什么寒冬腊月池水根本就不凉,装什么可怜呢。”

“可是她好像真的没有呼吸了,毕竟是爹爹的女儿,怎么办?要请大夫来看看吗?”

“请什么请,我们去找大姐姐,你可别忘了我们之中谁是最希望云倾欢死的,再说是她自己笨不小心掉进水池里面去了,就算她死了又如何?难不成还找人给她偿命?也不看看她云倾欢是什么身份,配不配……”

女子的谈话声音渐渐远去,倾欢想要动动身子,可是才稍微动了一下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一下子就传了过来,疼痛几乎麻痹了她所有的神经,还有浑身的灼热感,是啊,她是被活活烧死的啊……

那么她现在是在地狱吗?死了之后还会感觉到痛吗?

倾欢嘤咛了一声,沉重的眼皮缓缓抬起,视线中终于有了光亮,她有些不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亮,忍不住又闭了闭眼,慢慢的适应这光线。

是光啊……倾欢慢慢的抬手,身子上的疼痛感好像在一瞬间散去了,她伸手在虚空中抓了抓,什么都抓不到。

“为什么?”倾欢的意识这才清醒了过来,身上的疼痛感消散,连视线都习惯了光亮,她慢慢的直起了身子来。

身后是一处安静雅致的别院,虽然简陋但很干净,倾欢此刻正背靠在一旁,院子的门开着,周围很是安静。

倾欢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这双手纤细白嫩,但却并不是她的手,因为她的手拿过剑,虽然是千金小姐但是她的手上有茧子,这曾一度让她自卑,她生怕有茧子的手会让君无夜不喜。

倾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响,她猛地站起身来踏进房门,里面很显然是女子的闺房,陈设倒是很简单,倾欢四下看了看,看到了一面铜镜,大步朝着铜镜走去。

铜镜中映出了女子绝美的脸庞,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却难掩天生的姿色,柳眉杏眼,俏挺的鼻,樱桃小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着,右眼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在眼角稍微偏后一些的地方,平白增添了抹妖媚感。铜镜中的女子看着年龄偏小,因而脸上还带着些稚嫩,若是过个两三年怕是会成为倾国倾城的美人吧。

倾欢绝对不会认错,这就是她的脸,可是她的脸上并没有那颗泪痣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明明应该被火烧死了,那种灼热的痛感她隐约还能感觉到,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是梦吗?

倾欢稳了稳心神,她的眼神从铜镜上移开,不远处的桌上放着几张宣纸,倾欢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字迹是标准的簪花小楷,内容是几句和风月有关的诗,倾欢看了下去,看到最下面落款处的名字,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云氏阿浅。

刚才倾欢在半梦半醒间的确听到有人叫她云倾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云倾欢应该是右相云泽的女儿,云家庶出的六小姐,也是她的表妹,而阿浅就是她的字。

这是云倾欢的身体?她的灵魂为什么会跑到云倾欢身上来了?

倾欢想到之前在巫术古籍上看到过,这难道就是那个什么所谓的重生?

灵魂重生到了他人身上,虽然不敢相信,但这似乎是真的。

她想到之前丧生火海中自己立下的诅咒,难道是因为那个的缘故吗?

她居然重生了……

第4章 云六小姐

倾欢不知道应不应该高兴,毕竟她此刻真的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但是她本来应该已经被火烧死的,这已经是老天给她的恩宠了吧!

倾欢再次走近铜镜,她这次很仔细的又重新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容倾欢和云倾欢,虽然只是姓氏上的一字之差,但两人的身份却是天差地别。

容倾欢是左相之女,而且是唯一的嫡出大小姐,她爹爹不曾纳妾,只有娘亲一个妻子,所以在容倾欢之上只有两位哥哥。而云倾欢则完全相反,她是云泽妾室所生,是一个庶女。

容倾欢的娘亲是百里宗家的大小姐,而云倾欢的娘亲则是旁系的千金,有着根本的区别。虽然是表姐妹,但所拥有的人生可是完全不一样。

容倾欢长了云倾欢五岁,连名字都取得一样,容倾欢对这位表妹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毕竟尊贵富贵摆在那里,两个人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只是这个世界上有人和自己的名字一样总归让容倾欢不太舒服,以前她也曾经和爹娘抱怨过,娘亲跟她说她出生的时候红鸾星动乃是大吉,而云倾欢出生时南月大旱差点亡国,算命先生为两人称算过命格,容倾欢是注定的母仪天下之命但命格太盛需要克制,云倾欢则为千年难遇的天煞孤星,两人既相辅相成,又相生相克,所以取了一样的名字意为中合,云倾欢可克制容倾欢过于繁盛的命格,容倾欢则可以庇佑云倾欢。

因为不喜欢有人和自己名字一样所以容倾欢特别不喜欢别人叫自己的名字,而是向来都用自己的字,就连对着君无夜她也总是百般重复:“不要叫我容倾欢,叫我容卿卿,卿卿是我的字。”

想到君无夜倾欢的眼神慢慢变得冰冷,她不会放过君无夜,那个有负于她的男人。

“啊。”倾欢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惊呼一声,转身就往门外跑去,还没跑出两步就看到了两名正向这边走来的婢女,倾欢直接迎了上去,两名婢女看到倾欢皆是一怔,忙叫道:“六小姐。”

“我今年多大?”倾欢没有时间和她们废话,直接发问。

两名婢女被倾欢问傻了,站在左边看着年纪大一点的婢女有些不安的问倾欢:“六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倾欢眸子很冷,语气也很严厉:“回答我的话。”

“是,六小姐今年二六添一……”

十三岁。

如果云倾欢十三岁的话,那她就应该是十八岁。

她被烧死的时候就是十八岁!

倾欢脸上的表情几番变化,她绕过两名婢女小跑而去,右相府很大,倾欢穿过后院和花园,虽然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无比陌生,但或许是这个身体下意识做出的反应,倾欢朝着某个地方走去,她要出府,要亲自确认一件事情才可以。

穿过前厅,倾欢冷着一张脸,凡是看到她的人纷纷退避三舍,倾欢所到之处引起了阵阵议论声。

“我没看错吧,刚才那个不是六小姐吗?”

“真的是六小姐啊,这是怎么回事?六小姐不是被关在后院一向不准露面的吗?”

倾欢只当听不到这些议论声,她脚下生风,很快就走到了左相府的大门口。

她往门外走,刚好有几名男子进府来,倾欢因为着急没能注意,她本就走得很快,等看到几名男子的时候脚步已经刹不住闸,硬生生的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逼得倾欢后退几步,差点摔倒。

“哎,这是怎么话说的,瑾瑜来你府上真是有好处,一进门就有美女投怀送抱啊。”一个调笑声响起。

倾欢站稳了身子,她皱着眉头脸色不善的看了过去,进府来的几名男子皆是人中龙凤,想来也对,能来右相府的人怎么可能身份低微?

“公孙兄莫嘲笑瑾瑜了。”说话的男人似乎笑了笑,他看向倾欢,还以为是哪个莽撞的婢女,可看到倾欢时脸上的神色明显一怔,诧异的叫道:“六妹妹?”

没想到云瑾瑜能认出自己,倾欢顿时觉得头疼,她虽然着急但此刻也不得不按耐下心思,行云流水的俯身施了一礼,叫了声:“大哥。”

她声音酥软很是好听,云瑾瑜和身后的一干世家子弟皆是愣住了。

“这是相府的千金?”之前出言调笑的男人转动手中折扇,显然对倾欢那一声大哥极为震惊的模样。

云瑾瑜回神,忙对身后的世家子弟们介绍道:“这是瑾瑜六妹,平常甚少露面。”

重生之嫡女为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嫡女为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通天之梯14章

    原标题:通天之梯14章小说名称:通天之梯第14章“所长,我今天能不能请假,今天是我父母去世两周年,我想回去看看,烧点纸”。丁长生给在芦家岭的所长霍吕茂打电话。“你小子,早晨怎么不说呢,这天都快黑了你才说,好了,赶紧回去吧,我让王虎牙来,这样的事也能忘”。霍吕茂很生气的说道,但是很痛快的批了假。下了班,丁长生就走了,但是和寇大鹏的司机杜山魁约好了,等他送寇大鹏回来之后就把车给他。此刻的丁长生躺在一处沟渠里,仰望着天上渐渐明亮的月牙,他在想,杨凤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她会不会耍自己呢。不知道为什么,

  • 撩妻上瘾:闪婚豪门总裁14章

    原标题:撩妻上瘾:闪婚豪门总裁14章小说名:撩妻上瘾:闪婚豪门总裁第十四章:找上门安溪已经躲在家里三天了,她一天到晚哀声叹气的,原本想着顺其自然做完了三年就回家当个散人算了,可没想到心心念念平静地工作完三年,却被莫氏的同事这样误会,傲气的她又不愿跟人说太多,只能去跟莫凌风定个协议,她更没想到莫凌风压根就没打算把她当成一个职员看待。“你还没去上班?”安子晏起来喝水看到沙发上捧着零食跪坐着的人,他这个妈这三天一直守在电视机前面看着,除了吃喝睡以及拉,压根就不会离开沙发一步。而在莫氏的莫凌风已经看着手

  • 辗转反侧梦为醒14章

    原标题:辗转反侧梦为醒14章书名:辗转反侧梦为醒第14章把贸易行弄到手她早就想把白家的产业弄到自己名下一部分,可是除了白家百分之五的股份外,其他产业她并没有拿到手。父亲一直用她还小做借口,不肯给她。要不是这次她流产,母亲实在心疼,父亲也不会同意把白家的贸易商行给她。那可是十几亿的公司,有了她,就算以后……她的身份被揭穿,她也不用害怕了。所以,她要尽快的把贸易商行拿到手。“那就好,我就指望你了宝贝。”楚湛亭得到满意的答案,更加知趣的奉承,把白美柔弄的身子都酥了,不住的哼哼唧唧,“我还要,你好棒。”

  • 君忧心我亦忧14章

    原标题:君忧心我亦忧14章小说书名:君忧心我亦忧第十四章痛快而后,他再一次一闪而过,轻功就如果飞燕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日日窥视着自己的府邸,也难为墨千寒晚上能睡得着觉。林染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快,看来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有的是,今后她不怕仅凭一人之力无法对付墨千寒了。小小的一个插曲就这样过去,她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翻看着手里的秘籍,看着看着,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人用水泼醒的,哗啦一下,她整个人就从睡梦中惊坐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她揉了

  • 君为妃而眠14章

    原标题:君为妃而眠14章小说名称:君为妃而眠第014章打死这个贱婢第十四章打死这个贱婢琉璃有些担心的望了望外面还在叫嚣的两位小姐,其实她也有些奇怪,为何这二人就是不进来?“姐,咱们直接进去收拾那个小贱人不就完了,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进去?”上官婉儿笑了笑,然后看着破败的大门眉色深深。“二妹,你不知道爹昨天对娘发火了吗?还不是因为这个小贱蹄子,在爹面前装的一副无害的样子!若是就这么闯进去,被爹知道,一定以为咱们欺负她!可要是她自己出来找死,就怨不得咱们了!”二位小姐还在等着上官卿嫣自己乖乖出来送死,可

  • 和风细雨爱如潮14章

    原标题:和风细雨爱如潮14章小说名字:和风细雨爱如潮第14章端倪女人的唇角微微弯起,眼底亮起了光芒。还好当初她不惜多等一个月也要预约到那位手艺出神入化的纹身师,这条疤不仅仅是看起来逼真,就连手感上也是没有任何端倪。不然,也不可能一蒙就蒙了顾少霆这么多年。……半个月后。顾少霆正结束了一场国际会议,疲惫的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助理有些急促的推门而进。“顾总!终于查到了!”闻声,男人倏地睁开眼眸,眉头倏地一皱,“说。”“萧冥一年前就移民去了温哥华,人早就不在国内了。”助理如是道。这半个月,顾少霆几乎是动

  • 卑贱之爱:水中月儿14章

    原标题:卑贱之爱:水中月儿14章小说名字:卑贱之爱:水中月儿第14章抬起她的下巴夏一涵正在沮丧和绝望的时候,这一声问话仿佛天籁一般,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这里的冲突太剧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管家和夏一涵身上,没有任何人听到叶子墨的脚步声。两名安保听出是叶先生的声音都不敢再乱动,管家顿时面如死灰,他转过身看着叶子墨,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叶,叶先生?您是,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安保们,女佣们,包括夏一涵同时看向叶子墨。只见他双手闲闲地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紧抿着嘴唇,表情很淡漠。他的穿着说明他回

  • 远大前程14章

    原标题:远大前程14章小说名称:远大前程第014章“你们俩在聊些什么呢?聊的这么痛快?”这时金书记从外面进来冲着两人说道。“金书记,没,我就是和刘秘随便聊聊”吴明华低着头抓着脑袋道。“你是想和小刘拉近关系以后汇报给你排在前面吧,哈哈,好了,进去谈工作吧”金书记难得的开了个玩笑,刘明强从金书记进来便直接去泡了一杯茶放在金书记的桌上,他知道金书记会和吴明华谈工作。看到这金书记对刘明强点了点,示意做的不错,刘明强随即出了里间的门不忘把门带上。其实做文秘工作比较的无味也比较的没有自由,只要领导不休息你就

  • 乡村爱情故事14章

    原标题:乡村爱情故事14章小说名称:乡村爱情故事第14章心有猛虎经过这番云雨之后,李强这才感到十分的爽快,相比较于上次和张雪梅的含糊相比,这次和郭玉珍的融合才让他真正的感受到了女子的好。“婶儿,以后咱能经常这样不?”李强从郭玉珍的身上下来,躺在了一边,紧紧地抱着郭玉珍,柔声说着。郭玉珍抬头看着李强眼中的温柔,本到了嘴边拒绝的话也咽了回去,她的心也不允许她说出那种拒绝的话,尝到了李强的好,她和别的男人哪里还能够找到这样的感觉呢?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她便把头埋进了李强的怀里,不再说话。一番温存过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14章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14章书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14」春光乍泄“唐少爷,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要不要上楼看一下?”女佣客客气气地问道。“哦。”唐小龙应了一声,跟着女佣沿着楼梯来到了二楼。二楼总共有四件卧房。女佣打开其中一间房门,对唐小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唐小龙朝那女佣点了点头,算是谢谢,随即步入房间当中。房间里铺着柔软的红色毛毯,踩上去很是舒服,一张白色的席梦思床上面,整整齐齐地摆着一套崭新的被褥。唐小龙用手一摸,便断定被褥里面一定填充着上等的天鹅绒!“对了,雅思妹妹住在哪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