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3 1:48:57 来源:网络 []

书名: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第一章 恨意相待

农历八月十七,是煜天集团27岁总裁叶天擎和苏氏集团千金21岁的苏雨馨大婚之日,楚家大宅,张灯结彩,上下一片喜庆之色。说明xbxysw.com

而此时,深夜十一点半,身穿白裙的苏雨馨跌跌撞撞的跑上了楼梯。

“砰——”卧室的门突然被她用力的撞开,转过身正欲再将门关上的时候,那张俊美如斯却如同恶魔的脸放大在了她的眼前。

她握着门把的手突然僵住,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源源不断的恐惧,想跑但是脚底却好像被磁盘吸住似得,在原地动也动不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

堵在门口的叶天擎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冰冷的声音似乎能够刺入人的骨髓。

怔楞的苏雨馨似乎是被这声音提了醒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放在门板上的手缩了回去,转过身就朝着窗口跑去。

但是,当窗户被她打开一般的时候——

“回来——”

震怒的声音响起,接着苏雨馨便被一股强大了的劲道扯过,脊背便撞上了一睹坚硬的胸膛。

窗户也被顺势关上。说明xbxysw.com

“叶天擎,你放开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恨我?”苏雨馨被叶天擎扯到了怀里边挣扎边大喊着。

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分外的惹人怜爱,但是却引不起她新婚丈夫的一点心疼。

她恐惧的抬眸看着他,想起刚刚他竟然在客厅,在有很多佣人在的地方就要对她……做那种事情。

她就感到害怕,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叶天擎将她胡乱挣扎的小手制止住,冰冷的扯唇一笑:“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想知道为什么就回去问你的父亲去,只是,现在嫁给了我就应该尽你应该尽的义务。”

他说完就撕扯她的裙子。

“不要……”苏雨馨睁大了含满无辜泪水的眸子,害怕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版权http://www.xbxysw.com/

他说的话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知道父亲跟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或者说是什么仇恨。

莫名其妙的被父亲下了一道结婚的命令,她嫁,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素未蒙面的丈夫竟然如此冷漠无情。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在这里还由不得你说不!”

叶天擎的话令苏雨馨感觉到了一股子刺骨的寒冷,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裙子。

“叶天擎,你搞清楚,不管你跟爸爸有什么恩怨,但是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这对我来说不公平。”

苏雨馨无助的在他怀里瑟缩着,希望能说服他。

但是,叶天擎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加大,她使劲的挣扎着被他箍着的身体,双手胡乱的在他的胸膛处拍打着。

委屈感,如同潮水一般一涌而上,这场婚姻她本来就不甘心,自己本来就是受害者,可是现在似乎所有的罪过都安在了她的头上。小百姓养生网

“对你不公平?你父亲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他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吗?还是他根本就不敢告诉你他做了什么事情?他做的事情对我就公平?”

叶天擎因为她的挣扎,暴怒的加大了声音,同时将她的身子扔在了床上,欺身压上。

“放开我——”苏雨馨惊慌失措的看着叶天擎惊慌失措的挣扎着,而他的身体却始终纹如一块大石般的丝未动。

等到苏雨馨终于挣扎的精疲力尽的时候,她突然绝望的抬起泪眸凄凉的开口:“不喜欢我,讨厌我,恨我就不要碰我……”

“这是一个暖床‘工具’理所当然应尽的义务。”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天擎冷冷的打断了话。

她冷笑,听懂了他的意思。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

“撕——”衣服被撕裂,如凝脂般的肌肤裸露了出来。原文http://www.xbxysw.com/

苏雨馨一惊,一阵凉气袭来,她的身体无助的颤栗着,屈辱的忘记了反抗。

“你随便吧!”她凄凉的开口,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泪水顺着脸庞滚滚滑落。

本来就是一场从天而降的荒唐婚姻,她不应该抱有什么希望的,不是吗?

“绝望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苏雨馨突如其来的安静令在她身上作恶的男人微微的有点意外,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冰冷。

苏雨馨的身体顿时僵住,闭着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很快,她沾着泪水的唇角边荡漾起一丝夹杂着自嘲的冷笑……

无所谓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嫁入了魔窟,本身就再没有任何的幸福可言。

很快,整个卧室只剩下了衣服撕裂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嘤嘤啜泣声。

——分割线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分苏雨馨才乏力的睁开了双眼,不太熟悉的房屋,不太舒适的环境,不舒适的眼睛,这让她很快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遭遇。原文http://www.xbxysw.com/”。

她挣扎着忍着身体处的疼痛坐起了身子,低头,发现了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嘴角泛起了自嘲的笑,是他替自己换上的吧。

很快地苏雨馨的眸子突然变得呆滞,耳畔似乎还回荡着他冰冷的话“绝望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许久,苏雨馨才忍着身体处传来的酸痛下床打算去洗漱,但是在路径书房的时候却因为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而顿住了脚步。

书房里面,男人正襟危坐,通着电话:“苏义仓,想知道你的女儿过的有多舒服吗?”冰冷的声音携带着一丝丝的残酷与恨意。

“你……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苍老焦急愤怒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

察觉到了电话另一端男人的异样,叶天擎的嘴角掀起了一丝冰冷满足的笑:“那得问你自己,当初你是怎么对待洁的我就是怎么对待你的女儿的。”

“你……好,我承认,三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错,但是,小璇是无辜的,请你不要伤害她。”

另一端的声音这一次带了几分浓烈的哀求。

“妄想,当你三年前对一个洁实施强,暴的将她狠心推下楼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有今天。”

第二章 恨的缘由

什么?

站在门外的苏雨馨大震整个身子后退一步,如同晴天霹雳。

“不可能……”苏雨馨使劲的摇了摇头,叶天擎一定在撒谎,父亲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在她眼底父亲,宽厚,仁慈,和蔼可亲,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当苏雨馨大脑一片混沌还来不及想更多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极快的速度打开,

她猛的抬头张皇失措的看着那张如斧凿却冷峻的脸,他的手机放在耳边依旧没有挂断。

“你……”苏雨馨结巴的呆愣在了原地迎来的是他鄙夷不屑的一眼。

他面无表情,双眸危险的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紧紧盯着她的脸,停顿了数秒后他的视线又在苏雨馨的身体各处游走。

大约过了几十秒,电话另一端也沉寂了下来,沉寂的令人以为通话已经结束。

而苏雨馨的心脏莫名其妙的揪紧,害怕了起来,她也说不出这种不安与害怕来自哪儿,只是觉得,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不应该是如此的安静。

很快,叶天擎的举措便印证了苏雨馨的想法是正确的。

“她现在就在我的怀里,你要不要听听她绝望,歇斯底里的喊叫?”苏雨馨纤瘦的身子顿时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扯离了原地,书房的门接着便又被关上,她被叶天擎抵在了墙角。

突兀的一句话打破了死寂的空气,苏雨馨的脸瞬间煞白一片。

显然,电话还没有挂断。

“你这个混,账东西……”另一端的柳义苍终于雷霆大怒,声音大的似乎要将手机震碎。

“放开我……”苏雨馨小脸扭曲,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声音低的细若蚊蝇。

“声音这么低是怕你的父亲听到吗?听到你是怎么被我、欺、负的。”

移开手机,叶天擎性感的薄唇凑到苏雨馨耳边,清晰地开口。

“你这个混蛋。”苏雨馨压抑着屈辱的声音,愤恨而倔强的紧盯着他的眸子。

苏雨馨的话似乎激怒了叶天擎,他将手机甩在了不远处的办公桌上,撕开她的睡衣:“大白天穿成这样……你到底在想什么?”

苏雨馨一惊,看着他那双深黑的黑眸,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揪扯着睡衣。

他的手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角。

屈辱的感觉如同浪潮般席卷而来。苏雨馨的脸泫然欲泣。

“你放开我……不要……”

无助的声音却还是引不起男人的怜惜。

“只要我想要,随时随地!”狠绝的话不留任何的余地。

“不要……”苏雨馨哭的梨花带雨,冰冷的手无助的就扯着叶天擎的衣服

她的哭声却勾不起男人的半点怜惜。

等叶天擎发泄过后,苏雨馨疼痛的蜷缩在了地上哭泣着。

只是她的这幅模样却越发的勾起了叶天擎报复后的快意。

“起来——”一把将蜷缩的她拎起。

她低低的嘶喊,哭泣,直到他带着滔天的恨意发泄完。

狼狈不堪的苏雨馨瘫软在了地上,叶天擎冷冷的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苏雨馨抬眸,那双眼里屈辱与痛苦一并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呆滞。

她的唇角荡漾起了凄美的笑:“我说过,你随便,只要你快乐。”

她也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唇角不停地笑……

他是她的丈夫,丈夫……

“可是,我保证你会后悔的。”她带着哭腔说着却异常的决绝。

叶天擎楞了楞,她的话以及她声泪俱下的模样令他的心底升腾起了另外一种感觉。

他很排斥的感觉。

说完绝情的甩门而去。

第三章 赌十个亿

华灯初上,夜色朦胧,C市的某个郊区拍拍赌场威风而立,这里是专供上流人物娱乐的场所。

身穿一身休闲装的苏雨馨停在一家最大的赌场门口,稍微犹疑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她喜欢赌,不是为了好玩,是为了排解,为了发泄,当她心情不愉快的时候习惯用这种方法来发泄。

赌场的奢华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四个字来形容,她不吝啬用“皇宫”俩个字来称呼这间麒麟娱乐场所。

绕过眼花缭乱的房间,苏雨馨的最终目的是一间就连在整个C城都寥寥数几的奢华VIP包厢。

因为是常客,并没有人来阻止她不打招呼就进入这间包厢。

推门而入,包厢内坐赌桌前,无数道男女的视线便落在了她的身上……

但是,赌场有规矩,赌博期间不得喧哗,所以大多数的人惊艳过后便又默默地垂下了头等待赌局的揭晓。

苏雨馨悠闲的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之后,便落在了坐在赌局桌子正中央的男人身上,唇角勾起了一抹淘气的笑。

对面的男人,身穿黑色的休闲大衣,脸部轮廓有几分冷,但是却峻的出奇,见到来人,他的嘴角兴味的勾了勾。

苏雨馨读懂了男人眼底的玩味与挑衅,撇了撇嘴角,走到赌桌前站立。

赌桌上的情景,她一目了然。

很普通的一种赌局玩法。

庄家是对面的男人,而押注者将筹码大部分都压到了‘2’上面,要不就是‘3’或者是‘4’上面,却独独没有压‘1’。

苏雨馨的目光重新落到男人的那张冷峻的脸上,挑衅似的打量了几番,接着,随便在参与赌博的女人身边拿起了一个筹码压在了‘1’上面。

“赌我全部家当!”

清冽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响了起来,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接着,人群里便是一阵哗然的声音,继而是更多的是惋惜的声音。

唯独,对面的男人正襟危坐,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那张看起来悠闲实则藏满了忧伤的小脸。

“全部家当?你有多少?”男人勾唇,嘴角笑意更深。

男人磁性的嗓音令场上的躁动停歇了数秒,无数道各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苏雨馨,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不多,我的私房钱,十个亿。”苏雨馨冲着男人笑笑轻描淡写的带过。

男人不语意外深长的注视着她,但是却再一次引起了所有人的哗然。

不是因为,苏雨馨下的注大,事实上,能够来麒麟娱乐赌场的人身份都不简单,而是因为,苏雨馨下的注有问题。

所有的人,注都在“3”“2”、“4”,可是她却将注压在了“1”上面,摆明了肯定会输,就算再有钱也不能将几个亿拱手相让送人吧。

“小妹妹,这可不是儿戏,你真的要这么压?”

身旁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心的想要提醒,劝解,眼眸里满是担忧这个女孩究竟会不会玩。

“不——我就压‘1’”,苏雨馨看了一眼贵妇,自信满满的坚定道。

一句话,所有的人的叹息声更重。

苏雨馨依旧笑得璀璨:“宴总,可以揭牌了。”

男人勾唇,不语,但是示意身边的人揭晓最后答案。

一瞬间,气氛又恢复了沉寂,所有人屏息敛气陷入了沉默——

几秒后,服务生耐人寻味的瞄了一眼满面春风的苏雨馨,缓缓地开扣:是“1”.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苏雨馨,接着便是一阵一阵的埋怨声。

“啊——怎么可能是‘1’!”

“完了,输惨了!”

男人笑了笑,随即起身来到苏雨馨的面前,宠溺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蠢丫头,又心情不好?”

苏雨馨忽略掉男人的话,而是伸出小手:“十个亿,拿来!”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男人无奈的笑了笑:“一分都少不了。”

苏雨馨得意的哼了一声:“陪我赌更大的,敢吗?”

她满脸狡猾,高高的昂起头盯着那张峻的令人羡慕嫉妒的脸。

宴氏集团是C市与煜天齐名的财团,无论是从实力,背景或者说是运营,都与煜天并驾齐驱。

而宴氏集团总裁宴子杨性子冷冽,内敛,沉静,他的实力更是商界首屈一指的商业巨子。

苏雨馨愣住了,等宴子杨的身影擦过她的肩膀走出包厢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快步的紧追上前面又陷入沉默的男人,苏雨馨没说话,只是跟着他进了另一间无人的包厢。

“怎么了?”宴子杨关上门,将苏雨拉进来,黑眸盯着她略带忧伤的眼睛。

担忧的神色一闪即逝。

经过宴子杨一说,苏雨馨的脑海边出现了叶天擎那张恶魔般的脸,强行的将胸口中的苦涩压了下去,她想起了今天中午时分从叶天擎那里听到的通话内容。

“杨子哥哥,你认识一个叫洁的女人吗?”苏雨馨将眼底的楚痛遮掩认真的看着宴子杨。

“洁?”宴子杨愣住,那双沉静的眸子变得深谙难懂。

“你认识,对吗?”苏雨馨不依不饶,紧紧抓住了宴子杨眸底的光。

“不认识。”宴子杨走到旁边坐在了沙发上,不打算再说话。

“她是不是跟我父亲有关?”苏雨馨试探性的继续问。

但是,宴子杨却依旧默不作声,脸色轮廓变得越发的冷峻。

见他不说话,苏雨馨她失望生气的就拉门。

“那我走了。”

门被推开,身后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苏雨馨狠下心踏出门槛——

“她死了。”

“死了?”苏雨馨顿住,身体凉了一截,看来她中午听到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泪水顿时溢满了眼眶,她多么希望,叶天擎不是因为这个理由而折磨她。

“你丈夫的女友,但是却被你父亲逼死了。”

苏雨馨后退一步,心底不肯相信的事情还是确凿的证实了。

是父亲强。暴了洁,然后逼死她的,难怪叶天擎那么恨自己。

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反差,宴子杨的眉梢漫入一丝心疼,随即健硕的长腿迈开,直接走到门口,掠过她走出去淡漠开口:“你需要发泄。”

第四章 半个宴氏,够吗?

苏雨馨在原地愣了几秒后,忍着心底的锥子扎入一般的疼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随即跟了上去。

尾随宴子杨来到另一间奢华的包间,苏雨馨先前的异样全数不见,又恢复了原先意气风发的斗志。

眼看着包厢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大群人都安静了下来,各自揣摩着该压在哪个注上。

“我没钱。”苏雨馨昂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宴子杨。

“私房钱不是有十个亿吗?”宴子杨好笑的看着她。

“那不算,万一把我自己的私房钱……”

“不,是二十个亿,刚刚还赢了我十个亿。”宴子杨唇角的戏谑更深。

想赌博,自己却吝啬的铁公鸡似得一毛不拔,这小丫头越来越精明狡猾了。

“别打断我的话。”苏雨馨对着宴子杨咬牙切齿的直翻白眼。

“我的私房钱不能再做赌注了,万一输的倾家荡产就无法活下去了。”

“可是我也没钱。”

“这么抠门。”苏雨馨严肃地看着他。

无奈,宴子杨宠溺的勾了勾唇角,放出一句话:“半个宴氏,够吗?”

“输了怎么办?”苏雨馨试探性的问。

半个宴氏确实够冒险。

“如果没把握赢,半个宴氏你敢要吗?”宴子杨那张脸倏地严肃了起来。

苏雨馨愣了半秒钟,随即笑了笑,他的言外之意她当然明白。

自己根本就不会输。

苏雨馨这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似乎从四岁开始赌博,自己还真的没有输过。

宴子杨沉默,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苏雨馨小小的背影挤进了人群中,眼底流露出一抹稳操胜券的精光。

但是,也有无奈一闪即逝。

半个宴氏,为了这个小丫头,他还真的是在玩命。

苏雨馨挤进了人群,依旧是按照原来的老方法,等别人都下了注,她才下才去猜测。

那双眼睛敏锐机警的如同一只猎鹰。

全赌桌恐怕只有她下的注最大,几千个亿,虽然为了满足自己寻求刺激,以及发泄不快的心理,她赌上了半个宴氏,但是苏雨馨却依旧胜券在握。

快开牌了……

苏雨馨的眸光紧紧的盯着那个服务生的手——

“慢着。”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穿透了人群。

苏雨馨猛地抬头,顿时心惊肉跳,如同冷水在背。

叶天擎,他怎么在这儿?

一只骨骼分明的大手压上了服务生白皙的手,赌场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

一身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他健硕挺拔的身材,冷酷与桀骜充斥着整个五官分明的脸庞,他腰板直挺如同王者一般高高在上。

“先生,对不起这局底牌已经可以揭晓了,您要压的话等下一轮吧。”服务生恭敬有礼的开口说道。”不——”男人深谙的眸光注视着装宝的盒子,直接打断服务生的话。

“出俩倍的价钱我买这个庄。”

“这……”服务生为难的看着叶天擎,但是却因为叶天擎不怒自威的架势而不敢多说一句。

“押宝可以买注,不可以买庄。”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后夺爱 或 替身新娘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首席的甜婚蜜宠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席的甜婚蜜宠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首席的甜婚蜜宠第12章好友程睿黑着脸把郝佳美叫住。又瞪了身后的女孩子一眼,把她的手给拍打下去。“什么事?”郝佳美也不抬头,把文件夹递过去请他签字。程睿大致的看了一遍,签好字后,没好气的说:“把头给我抬起来!不是你想的那样!”身后的女孩子一听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郝佳美也觉得这话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呢?遂把头抬起来,去拿文件。女孩看到郝佳美,突然咦了一声,随后带着试探的口吻叫了一句:“郝佳美?”被点了名的郝佳美抬头去看女孩,细细打量之下,也认出

  • 小说豪门公子诱妻入怀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公子诱妻入怀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豪门公子诱妻入怀第12章貌美天成“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思想龌龊。”某少爷瞥了她一眼,表示自己很傲娇。穆小姐则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人人都说他强势霸道、铁血手腕,怎么没有人告诉他这居然还是个毒舌!车子一路行驶到了陆家老宅,穆希婼心中一反之前的欢快,心情有些凝重,以前作为陆少杰的未婚妻,她来过这里无数次,可是作为陆秦川的妻子,陆少杰的小婶婶,她可是第一次出现,身份有这么大的转换,说不紧张绝对是骗人的。“放心,没人会难为你的,走吧。”陆秦川下车后握着

  • 小说神秘老公宠妻无度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秘老公宠妻无度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神秘老公宠妻无度第12章林家的亲孙女乔白扶着脚步有些踉跄的苏暖,高大的身形将女人小巧的身子揽在了怀中,让刚刚转移过来视线的人眼眸都是一沉!好一对璧人!苏暖拉着乔白几步上了主桌,林老爷子红光满面哈哈的笑,见苏暖过来,眼神在乔白身上盯住,笑着也不开口。“爷爷,我和阿白给您敬酒!祝您越活越年轻!”苏暖大约今日是真的高兴,喝多了几杯,说话有些飘,身子也有些软。乔白揽着他,接过侍者端着的酒,也乖巧的说:“爷爷,这杯酒先敬您!”说完仰头就喝下,而主桌

  • 小说傲娇公子要逼婚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傲娇公子要逼婚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傲娇公子要逼婚第12章下跪道歉,贞洁烈女这时,几乎所有人都围了过来,这里经常来玩的,都认识廖伟。所以大家也是抱着看好戏的心理来围观的。甚至还能听见几个人小声的嘀咕着什么?“诶?怎么回事啊?廖家这小爷怎么封锁出口了?是丢东西了吗?”“好像不是,听说是和一个女人杠上了。”“哈,是吗?在领秀,还有敢惹廖家这位金主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呢,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三四个男女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着……沈墨虽然是女儿身,但是也知道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 小说恶魔情人的宝贝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情人的宝贝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恶魔情人的宝贝第12章君鸿哥哥是律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婉儿今年应该读高三了吧,现在是上课时间,婉儿为什么不去上课,而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哭呢?是不是有人欺负婉儿?告诉君鸿哥哥,君鸿哥哥帮婉儿讨回公道!告诉婉儿哦,君鸿哥哥现在是律师,打官司最在行了!”看见苏婉儿破涕为笑,周君鸿这才委婉地询问起苏婉儿坐在这里哭泣的原因。“君鸿哥哥现在是律师了?”苏婉儿没有告诉他为什么坐在这里哭,只是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地看着周君鸿说道。“是啊!帮人写状子

  • 小说倾世七皇妃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世七皇妃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倾世七皇妃第12章咬伤背主的小菊前世小菊说这番愤慨的话,激起了慕容秋雨对黎戬的刻骨恨意。加之那时她蠢,被黎墨哄骗的不知东西南北,故而处处与黎戬作对。可以说,前世黎戬之死虽非她亲手所为,却也与她有间接关系!至于今生,她最痛恨的人莫过于黎墨和慕容馨儿那对渣男渣女,她恨不得将那二人撕成碎片,又怎会为了对方与黎戬结下仇怨呢?她太清楚小菊此刻的心思。若当真是黎戬想要将她杀之后快,那么小菊将此事汇报给慕容馨儿,届时慕容馨儿告知父亲慕容昊,慕容昊必定会找皇上讨

  • 中国的独特魅力!“龙”文化

    龙,古代中国人的信仰中最神异的灵兽。它那突兀不凡,横空出世的气势,诙奇谲怪,玄奥莫测的威力,对炎黄子孙世世代代有永远的吸引力,这来自上古的图腾崇拜,何以千秋万代传衍不息?“龙”,在西方世界被认为是一种充满霸气和攻击性的庞然大物,而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内涵博大而又最富有魅力的形象。龙,是中华民族的神物,数千年来始终有崇高的地位,至今我们仍自称为“龙的传人”。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中华文化中的龙元素,体会“中国龙”的独特魅力吧!瓷器上的龙▼龙纹是陶瓷器装饰的传统纹样之一,最早出现在中原地区龙山文化陶寺

  • 紫砂壶可以直接对嘴喝吗?

    本账号茶可以煮,也可以品,可以饮,也可以斟,与茶有关的各种动作,折射着人间百态。据说,有日本学者找到林清玄,想向他请教中国博大精深的茶文化,却恰见他正闲坐在躺椅上,手持一只玲珑小壶,连杯盏也不用,就壶入口,自在喝着。学者很惊讶,还可以这样?可惜林清玄没有告诉他,茶有茶道,却没有茶规。只要茶愿意,我愿意,还有什么不可以?“喝独茶”,在我看来是喝茶的最高享受。门前有花影,廊下有清风,手把一壶好茶,把万种情愫,尽倾怀中。自珍自饮自开怀,无喜无拘无碍,这方是名士的喝法。喝茶,说到底还是自得其乐的一件事。

  • 什么是祖坟和“祖宗十八代”?如何理解传统丧葬文化?

    西风东渐已经超过一个多世纪,传统文化在承继和更新中发展,不能否认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根深蒂固,也不反对应该不断剔除一些糟粕,但这必须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急风暴雨式的革除传统习俗带来的教训是深刻的,近来看到一些地方在丧葬上的一些形式化的过激做法颇不以为然,谨整理一份资料供读者参阅。丧葬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的独有文化体系,有着广泛而深厚的社会基础。丧葬制度来源于对生命的敬畏,也是维系家族统领关系的内核,家族文化作为一种精神支撑,代表着宗族制的延续,尽管现在家族文化趋于衰败和没落,但其思想上的影响力并没有

  • 2018年全球十大拍卖公司最新排名,香港纪伯伦国际拍卖行

    2018年全球十大拍卖公司最新拍名,纪伯伦国际拍卖行艺术品拍卖,是以委托寄售为业的商行当众出卖寄售的艺术品,由许多顾客出价争购,到没有人再出更高一些的价时,就拍板,表示成交。世界各大拍卖公司,主要以春秋两季举行大型拍卖会,也会定期举行专场小拍,艺术品交易市场的行情每年都在跨度递增,吸引大量的全球各地买家购买。2005年艺术品成交额已经达到585.84亿,2018年由世界各地艺术品交易总局、拍卖行业协会评比出世界十大拍卖行。各公司简介苏富比苏富比(又名索斯比)办事处遍布达40个国家,总共90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