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你的天涯我的海角在线阅读

2018/1/9 12:07: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你的天涯我的海角

第3章 你不要命了!

“思柔,我……”那女人一走,乔少羽拉住秦思柔的手想要解释。网站xbxysw.com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一把被秦思柔挥开。

“乔少羽,你刚才是把我当做那个女人了,对不对?”秦思柔语气里染上了一丝愤怒。

“思柔,你先听我解释。”乔少羽再次上前。

“你不要碰我!脏!”秦思柔眼底带上了一丝嫌弃。

只要一想起他对其她的女人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她就只觉得犯恶心。

脏?

听到她的形容词,乔少羽眉头一蹙,眼底已经染上了一丝不悦。阅读xbxysw.com

“我怎么就脏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走了三年,我也需要发泄的。”随即沉声。

呵呵,发泄?

秦思柔现在当真是要被他气笑了:“乔少羽,你不仅让我觉得恶心,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说完,秦思柔便一把推开他,转身就要离开。

她为什么会离开这这三年,他不知道吗?

“你要去哪里?”乔少羽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

“我去哪里不用你管。”

“你是我妻子,不用我管,你要谁管?”

妻子?秦思柔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小百姓养生网在这种情况听他说出这种话,还当真是让人作恶。

秦思柔低头,直接一口咬上了乔少羽的手。

似乎是为了发泄心里的怨愤一样,她完全没有控制力道,不过片刻,口腔里便隐约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嘶,乔少羽倒吸了口凉气,本能的松开了手。

得到自由的秦思柔,逮住机会,飞快的冲了出去。

“秦思柔!”乔少羽顾不上处理手上的伤口,快步追上去,却终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

从公寓里跑出来,秦思柔心神大乱,只想着赶紧离开,一头冲进了车流里。阅读xbxysw.com

“咯吱”一声,轮胎急促的摩擦过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一辆黑色的卡宴稳稳停在了秦思柔的面前,人和车之间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

要是司机反应再慢点,她这会应该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你不要命了啊?”司机反应了好一会,才打开窗户,探出头,冲秦思柔吼道。

外面下着细雨,秦思柔的发丝全都被打湿了,紧贴在脸上,看上去狼狈的很。

她被吓的不轻,可心底还因为乔少羽的事情难受着,只红着眸子看了一眼那司机,当即吼了回去:“知道你还刹车!”

……

司机有一瞬间的懵逼,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比他还凶。

“怎么回事?”后座传来一道低沉清冽的声线,带着一股浓浓的不悦。原文http://www.xbxysw.com/

司机的脸色随即变了,他家老板这会刚从老宅回来,心情糟着呢,可千万别撞枪口上。

“有个女人突然冲上来,估计是想要讹钱,我这就去打发她。”司机恭敬的回道,立马开门下车。

走到秦思柔面前,从自个腰包里掏出几张红票塞到秦思柔的怀里,不耐烦地开口:“拿了钱赶紧走。”

后座上的男人微微抬眸,扫了一眼车外面的秦思柔,不仅邋遢还能为钱不择手段,这就是女人的本性,那双深邃的黑眸滑过一抹明显的厌恶。

第4章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

宫辰珏整个身子几乎都隐匿在暗处,只隐约能看到他那弧线优美的下巴。

秦思柔被司机推到了一侧,正准备开口,却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车子的后座,恰好对上一道冷如冰霜的视线,那已经到嘴边的话有就那么硬生生顿住了。说明xbxysw.com

司机见她没说话,也不和她纠缠,转身上了车。

车子利落的从秦思柔身边开车,她也没在意,只当这是个小插曲,拽着那几张红票子摇摇晃晃的离开。

她没有地方可以去,她对三年后的世界一无所知,她唯一可以依赖的对象只有乔少羽。

可是……

一想起他刚才的话,一想起这这三年里,他曾带无数女人回去发泄过,她就觉得恶心。

秦思柔顺着街边一直朝前走,双脚已经有点麻木,顿足,抬头只看到一个彩光闪烁的招牌,想也没想,扭头走了进去。

“给我最烈的酒。”秦思柔坐在吧台,把刚才司机塞给她的钱全都推到了酒保的面前。

“好的,小姐。”酒保礼貌的应道,丝毫没有因为秦思柔狼狈的样子而有所怠慢。

这里是凉城最大的酒吧,来这里的人一种是为了寻求刺激,另外一种就像秦思柔一样,纯粹为了买醉。

不过只要有钱就是客人,这是他们会所的最高标准。

秦思柔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刚才在路上被雨水打湿了,现在只紧紧贴在身上,将她那姣好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

再加上她一副失意的模样,已经有不少男人蠢蠢欲动。

秦思柔却丝毫都没有注意,只闷头喝酒。

她其实不会喝酒,当那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咙,秦思柔只被呛的双眼通红。

可她却还是一杯接一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缓解心底的难受。

她和乔少羽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从小就喜欢他,甚至可以不顾她爸爸的反对,执意嫁给他。

甚至可以……

“小姐,一个喝酒有什么意思?让哥哥我陪你一起啊。”一个长相略猥琐的男人直接坐到了秦思柔的身边。

视线更是直勾勾的看向她的胸口,眼底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秦思柔却当做是没看见一样,径自喝酒。

“这么喝下去可是会伤身的,有什么不高兴的跟哥哥说说,哥哥一定给你解决。”男人见秦思柔不开口,便直接伸出手想要揽住她的肩。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碰上秦思柔肩的时候,她却转身,直接把手上的酒泼在他脸上。

“这酒算我请你。”秦思柔这会醉了,胆子也大了,只抬头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男人被泼了个措手不及,脸色难堪的很。

秦思柔也难得跟他纠缠,只跳下椅子摇摇晃晃的离开。

“你给我站住!”被这么羞辱,男人又怎么会善罢甘休,上前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秦思柔眉头紧蹙,想要抽出自己的手。

两人推搡间,男人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只把秦思柔推了出去。

“嘭”的一声,秦思柔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

第5章 别人用过的我不要!

被这么一撞,秦思柔只觉得头好像更晕了,本能的抬起手扶着“墙”想要站的更稳些。

晕晕乎乎的秦思柔完全没有意识到突然安静下来的会所,也没有意识到她抓的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人。

一个神情冷冽的男人。

宫辰珏才从包间里谈完事出来,一出走道就见一个人影朝他扑了过来,而且还是他最厌恶的……女人!

“滚开!”她身上浓烈的酒味只让宫辰珏的眉头皱的越发厉害,声音已经冷如寒冰。

“墙也也会……说话吗?”秦思柔口齿不清的开口,只抬起头想要看一眼这具有特殊功能的墙。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冷峻帅气的脸,那双幽深似海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熠熠生辉。

一时间,秦思柔只觉得头更晕了。

秦思柔摇了摇头,似乎是为了确认一般,竟然抬起手摸向他的脸。

嘶,周遭瞬间响起一阵抽气声。

天啊,居然还有女人敢碰这位爷,当真是胆子肥了。全都一脸怜悯的看着秦思柔,似乎已经看到了她悲惨的下场。

“还站在那里干吗?把人给我拉开!”宫辰珏的忍耐性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只扭头冲一侧的人低吼。

“是。”陆三随即上前,想要把秦思柔拉开。

然而此时,宫辰珏那张脸在秦思柔的眼里竟慢慢化成了乔少羽。

迷离的眼底瞬间涌上一丝水光,只紧紧环住了他的腰,满是委屈的开口:“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

陆三看到他家总裁的脸色已经青的能够拧出水了来,只是秦思柔抱的太紧,他压根就拉不开。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些女人有什么好的?什么需要发泄?全他妈的都是鬼话,三年的时间你都忍不了吗?你们男人就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吗!”

秦思柔完全不顾周遭越来越冷的气氛,只哽咽着声音控诉。

宫辰珏鹰眸微沉,这个邋遢的女人不仅像只八爪鱼一样攀在他身上,居然还把他当成了别的男人?

就在他晃神间,却感觉有一只手突然探向了他,倏地握住了他。

嘶,宫辰珏猛地倒吸了口冷气,幽深的眼底迸发出一道刺骨的寒意。

“你曾经不是说,除了我,看见别的女人都站不起来的吗?都是说来哄我的吗?”秦思柔握着宫辰珏,一字一句的控诉。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给我松开!”宫辰珏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正大光明的碰他。

“要当真是这样的话,就废了吧,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要。”秦思柔完全没有听进去宫辰珏的话,只自顾自的开口,说着还当真加了力。

“该死的,你想要干什么!”宫辰珏疼的眉头一皱,立马伸手摁住了她的手。

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想要废了他?!

宫辰珏脸色冷沉,只差没当场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两人挨的很近,周遭的人看不到他们之间的互动,只觉得宫辰珏的脸色变得十分复杂。

“总裁,我……”陆三有点为难的看着宫辰珏,这女人身上不知道是不是涂了强力胶,他完全拉不开。

第6章 滚开!

“滚开!”宫辰珏低吼,只是那嗓音听上去有些不对劲。

“是!”陆三后背一凉,随即退到了一边。

他家总裁看上去马上就要爆发了啊!他该不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吧?

毕竟凉城的人都知道,他们总裁有多讨厌女人。

以往每一个企图接近他的女人,不管美丑,不管背景,都会毫不留情被保镖给丢出去。

因为动静太大,引来了酒吧的负责人,当他看到面前的画面时,脸色大变,随即扭头瞪向身后的保镖。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个女人从宫总身上拉下来。”

宫辰珏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主啊!

这小爷要是一个不开心,指不定他这酒吧就开不下去了。

然而那群保镖才上前,却突然听到宫辰珏一道冷喝:“滚开!”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就连陆三都有点不懂了。

宫辰珏自然是恨不得能马上把这个该死的女人从他身上弄下去,可偏偏……

偏偏他被她……

她的手很小,却也很软,就这么紧贴着他的肌肤,竟然让他产生了一股奇异的舒适感,身体也就不由的与先前不一样了。

这该死的女人,不会是在手上涂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可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因为他要是让人拉开她,那么他的狼狈就会被暴露在人前,到时候他必定会成为全城的笑话。

宫辰珏眼神微眯,幽深的眼底透着一股危险,只狠狠地盯着还紧缩在他怀里的女人。

很好,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过,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就只有你了啊……只有你了……”然而怀里的人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周遭冷冽的气氛,只哽咽着开口。

身子也更加往宫辰珏的怀里钻了钻,这一刻的她少了刚才的野蛮骄横,多了几分脆弱无助,竟还让人生出些许怜惜来。

宫辰珏垂眸,看着她那微颤的睫毛上悬挂的水珠,脸色又黑又青。下一刻,眸光一敛,低咒一声,弯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还站在那里干嘛?滚出去拿车。”宫辰珏扭头瞪了眼还没有回过神的陆三。

“是!”陆三随即麻溜的跑了出去。

宫辰珏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秦思柔出了酒吧。

车上,宫辰珏沉着脸抱着秦思柔坐在后座。

原本想要丢下她,哪知道这女人睡着了还不安分,死死拽着他的手。

他一动,她就紧上几分。

那样子就好像是在守卫自己最贵重的东西一样。

宫辰珏现在明明气的不行,可是看着她那一脸难受,却还死死抓住他的样子,又狠不下心当真推开她。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让宫辰珏烦躁不已。

“总裁,我们……现在去哪?”陆三迟疑了下,还是试探性的问道。

要知道这是总裁今天最后一个行程,结束后自然是要送他回别墅的。

可他也知道,总裁的别墅是禁止任何女人进去的。

她,会是例外吗?

毕竟今天晚上总裁已经为她破过太多例了。

第7章 送上门来的女人

去哪?

宫辰珏眸光闪了闪,怀里还依靠着一个女人滚烫的身子,她身上的热度好像是透过了层层布料,一点点侵入进了他的肌肤,再顺着纹理,直达心底深处。

特别是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此刻还贴在他的胸膛,或许是喝醉的缘故,染了几分粉色,看上去煞是迷人。

她那方性感的红唇微张着,呼出的气体正好正好喷在他胸口,莫名的,宫辰珏只觉得心底涌上一阵陌生的悸动。

这个女人,还当真是恬不知耻,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她都能这样紧巴巴的抱上去?

一想到这个,宫辰珏的脸色只更黑了些。

“去酒店!”语气里是满满的厌恶。

“是。”听到这个回答,陆三眼底只滑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是他想多了,总裁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女人。

在这家五星级的酒店里有一间宫辰珏常年开着的套房,此时他正黑着脸抱着秦思柔进屋。

“去给她弄的醒酒的东西过来。”进门之前,宫辰珏冲陆三冷声道。

“是。”

打发走了陆三,宫辰珏进屋,直接将醉的一塌糊涂的秦思柔丢到了床上。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狼狈’,转身进了浴室。

宫辰珏直接开了冷水,当冰凉的液体淋在他滚烫的身体上时,性感的薄唇间不由的溢出了一丝喟叹,心底的那股陌生的燥热也随之被冲散了不少,大手慢慢的朝着“狼狈”探去……

而躺在外面大床上的秦思柔眉头皱了皱,只觉得喉咙里传来了一阵干涩感。

水,她要水。

迷糊间,秦思柔撑起自己的身子,摇摇晃晃的朝着亮光的方向走去。

宫辰珏正在仔细查看被女人抓痛的位置,却没想到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紧接着,秦思柔就撑着墙壁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出去!”宫辰珏冷喝一声,随即拿了块浴巾围住了自己。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羞啊!

只是秦思柔却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只感受到有水花打在自己的脸上,那湿润的感觉,只让她舒服了不少,随即迈着步子朝淋浴走去。

看着不仅没有出去,反而朝着自己走来的秦思柔,宫辰珏的脸色是越发的阴冷了。

这个女人当真以为他不会对她做什么吗?

秦思柔赤着脚,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地面又被打湿了,还没走到宫辰珏面前,脚下一滑,整个人便直接朝着地面扑了过去。

出于身体本能,宫辰珏伸出手接住了她,两人却由于惯性双双跌倒在地。

原本系在宫辰珏腰上的浴巾这会完全散开了,而秦思柔正好死不活压在他身上,一只腿还横在他的腿间,只让宫辰珏倒吸了口凉气。

头上不住有水花洒下来,秦思柔身上的衣服全被被打湿了,只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将她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

因为醉酒无力,秦思柔把全身的力量就压在了宫辰珏的身上。

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一点缝隙,她娇嫩的小脸蛋正抵在他的胸膛。

更要命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还扭来扭去。

宫辰珏那双幽深的眼底,此刻只布满了红光。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最好不要后悔!”宫辰珏低咒一声,大手直接伸到了她的脑后,稍稍一用力,便将她的头摁了下来。

瞬间,四唇相接。

才触碰上,宫辰珏便强势的撬开了她的牙关,长驱直入,极尽所能的吸取她的美好。

秦思柔本就觉得渴,这会感觉到有条清凉柔滑的东西,想也没想到,迫切的追了上去,企图靠它来缓解自己要冒烟的喉咙。

她的动作让宫辰珏身子一僵,他没有想到秦思柔会有这么热情的反应,一瞬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冲。

宫辰珏那控制得住这股汹涌,一个翻身,直接将秦思柔压在了身下,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强健的大手更是直接贴上了她玲珑有致的腰身,炙热的吻也顺着她的脸颊一点点往下。

“少羽……”

然而,一道细碎的呓语却让宫辰珏眼里的热情瞬间散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碰别的女人?”秦思柔紧闭着眸子,喃喃自语,那带着哭腔询问的语气只让她看上去脆弱到不行。

莫名的,宫辰珏心底只涌上一丝疼惜,可回神后,更多的却是不爽。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已经是第二次把他当成是别人了!

宫辰珏平复了下情绪,随即撑起身子,直接从她身上起来。

他最讨厌别人碰过的东西,尤其是女人!

宫辰珏关掉淋浴,随性的披了件浴袍,本想就这么直接走人。可看到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秦思柔,眼底又多了几分异色。

最后只冷着脸,弯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沉步出了浴室。

……

陆三带着醒酒茶回来的时候,只看见自己总裁正盯着床上的人出神。

陆三惊了,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他家总裁居然对一个女人出神了?

“总裁,醒酒茶拿来了。”陆三努力克制好自己的诧异,快步上前。

“喂她喝,醒了以后,马上让她离开。”宫辰珏收回视线,豁然站起身,眼底的烦躁愈盛。

“是。”陆三低头应下。

只是稍稍有点好奇,总裁的脸色似乎比之前更黑了。

难不成他离开后,他们之间还发生了点别的吗?陆三不由瞥了眼床上的女人。

交代完,宫辰珏也没有再出声,回浴室换好衣服便离开了,只是上车后,他去没急着走,反而是点了根烟。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夹着烟的姿势只为他增添了几分性感和神秘。

在白色的烟雾下,他俊逸的脸上多了一丝难得的迷离。

他把那个女人重新丢回床上后,原本只想在陆三回来之前看着她不要再到处瞎跑,却没想到居然看出神了,陆三进来都没有察觉。

更重要的是,那还是一个心里想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看来喝醉的,应该是他。

“少羽……”

然而,一道细碎的呓语却让宫辰珏眼里的热情瞬间散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碰别的女人?”秦思柔紧闭着眸子,喃喃自语,那带着哭腔询问的语气只让她看上去脆弱到不行。

莫名的,宫辰珏心底只涌上一丝疼惜,可回神后,更多的却是不爽。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已经是第二次把他当成是别人了!

宫辰珏平复了下情绪,随即撑起身子,直接从她身上起来。

他最讨厌别人碰过的东西,尤其是女人!

宫辰珏关掉淋浴,随性的披了件浴袍,本想就这么直接走人。可看到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秦思柔,眼底又多了几分异色。

最后只冷着脸,弯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沉步出了浴室。

……

陆三带着醒酒茶回来的时候,只看见自己总裁正盯着床上的人出神。

陆三惊了,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他家总裁居然对一个女人出神了?

“总裁,醒酒茶拿来了。”陆三努力克制好自己的诧异,快步上前。

“喂她喝,醒了以后,马上让她离开。”宫辰珏收回视线,豁然站起身,眼底的烦躁愈盛。

“是。”陆三低头应下。

只是稍稍有点好奇,总裁的脸色似乎比之前更黑了。

难不成他离开后,他们之间还发生了点别的吗?陆三不由瞥了眼床上的女人。

交代完,宫辰珏也没有再出声,回浴室换好衣服便离开了,只是上车后,他去没急着走,反而是点了根烟。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夹着烟的姿势只为他增添了几分性感和神秘。

在白色的烟雾下,他俊逸的脸上多了一丝难得的迷离。

他把那个女人重新丢回床上后,原本只想在陆三回来之前看着她不要再到处瞎跑,却没想到居然看出神了,陆三进来都没有察觉。

更重要的是,那还是一个心里想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看来喝醉的,应该是他。

你的天涯我的海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的天涯我的海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霸道鬼王调皮妃4章

    原标题:霸道鬼王调皮妃4章书名:霸道鬼王调皮妃第四章不许回老家玄家藏月消失了,鬼打墙也跟着消失了,白绾晴站起来,不顾一切的往门外冲去。“绾绾,你听本王说……”可是现在的白绾哪听他解释,一个劲的跑,一边跑一边哭。夜睿焓,上辈子我到底怎么你了?夜睿焓,我在也不想看见你,你也别来招惹我了。我恨你!夜睿焓呆呆的站在女厕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才是真无辜,明明自己正在静心疗伤,得知了白绾晴有威胁才匆匆赶来,反倒现在他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白绾晴出去一看,外面围满了人,一个一个都惊奇的看着她,这时闺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4章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4章小说书名: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第四章崭露头角蔚蓝的天空中,云彩满布。高台之上,宽大而沉重的木板重重地捶打着薛永安瘦弱的身躯。渐渐地,薛永安脸上已满是汗水,白衣上也全是猩红的血水,她却一直紧咬牙关,忍住所有脆弱的哀嚎。一百八十大板结束,一大桶冰凉的盐水泼洒下来,瞬间被鲜血染红,向四周蔓延开来。整个高台上都弥漫着血腥味,高台下围观的百姓们不忍直视,或眉头紧皱或掩面抽泣。“薛永安,你可认罪?”若不是薛永安还有浅浅的呼吸,行刑的人几乎以为她已经疼痛而死,可她肯定已经无

  • 望爱欲穿4章

    原标题:望爱欲穿4章小说名字:望爱欲穿第4章滚他的笑容残忍而嗜血,再配上修长的身形和冷酷的面庞,犹如地狱归来的撒旦。蒋瑶的身形顿时一僵,她从他漆黑的眼眸中,看到了十二月的夜空,大雪纷飞。还不等蒋瑶有所反应,顾钊已经一脚将她狠狠踹开,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蒋瑶无力地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任由眼泪无声地汹涌而下。她为他做了这么多,放弃了自己的前途,葬送了自己的梦想,拼尽全部的心血去扮演好一个好妻子的角色。结果到头来,换来的不过是一句,“那你就去死好了。”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觉得有些累了。蒋瑶缓缓闭上了眼,黑

  • 夜宴4章

    原标题:夜宴4章小说名:夜宴004际遇那个被我当成好心人的,因我突兀的一抱受到了惊吓,忙使劲的甩着腿,用双手推搡我,将我从他的腿上抖掉,还说我是神经病,说什么真是好心没好报。那个人顿觉晦气的匆匆从我身边跑开了,我看着他跑掉的身影,再一次陷入了绝望。这一刻,我想到了红姐的话:人活着就得认命。或许这就是我的命。我偷偷瞟了一下远处的陈四,我看见他皱着眉瞪着我,但我知道他站在那么远肯定听不到我刚才说了什么,应该只是觉得我刚才的行为有点儿过激了。我怕被陈四看出来我刚才那一刻不计后果的动机,失去求助信心的我

  • 头牌4章

    原标题:头牌4章小说名字:头牌004忐忑的新生活我不懂爸爸怎么突然赶我走,看着泡在热水里面色潮红的爸爸,我想:莫非是身体不舒服?急急忙忙的套上衣服,我跑到楼上气喘吁吁的告诉叶玉雪,爸爸叫她去浴室里。本来在认真看书的叶玉雪眼睛立马就亮了,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飞快的下楼去了。我有些不解叶玉雪的反应,也有些担心爸爸到底是怎么了,便转身再次回到了楼下。到楼下的时候叶玉雪已经进去了,想到阿姨教的每次进房间之间都要敲门的规矩,我抬手正准备敲门,手还没落下去,就从门缝里看到爸爸一把把叶玉雪拉进了浴缸里。动作粗

  • 一场爱情,有始无终4章

    原标题:一场爱情,有始无终4章小说书名:一场爱情,有始无终第4章我们不欠你什么这话叶小希从头凉到脚,还以为输血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没有想到慕景年是铁了心要弄掉孩子。她抽抽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叶小姐醒过来了!”医生看见她睁开眼睛马上提醒慕景年。慕景年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到床边定住身形。“感觉怎么样?”他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还是那样冷漠,叶小希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脸。她认识的慕景年一直都是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可是现在站在床边的慕景年却看起来很憔悴。眼眶深陷,下巴上满是青色,看起来像是几天

  • 思念似苦又甜4章

    原标题:思念似苦又甜4章小说名字:思念似苦又甜第4章走投无路他亲口承认了!他竟然亲口承认了!徐漫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她失控的对着慕云深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你竟然如此歹毒……不但偷偷拿走了我的肾还害我家破人亡,慕云深,你怎么这么歹毒?”面对徐漫的控诉,慕云深的表情很漠然,“徐漫,要怪只怪你是徐国杨的女儿!”“慕云深你不是人!我爸对你那么好,他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啊?你怎么这么狠心?”“狠心?比起徐国杨做的那些龌龊事我这算是轻的了,徐漫,我让你衣食无忧三年,不过是取走你一个肾

  • 当爱有尽头4章

    原标题:当爱有尽头4章小说名:当爱有尽头第4章指证她是凶手保镖马上通知了顾景深,顾景深抱着手站在楼下看着她:“你要跳就跳吧,不过我提醒你,这是二楼,跳下来是不会死的,只会摔断手脚,你断了手脚我是不会医治你的,继续把你扔进监狱去折磨,继续过猪狗不如的生活!”顾景深实在是太恶毒了,他的恶毒让孟子淇没有了跳楼的勇气,她害怕自己跳下去不会马上死掉,而是落到顾景深口中所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看她颠巍巍的站在露台上面不敢跳,几个保镖趁机破门而入把她拉了下来。孟子淇被保镖捉回房间,顾景深大步上楼来了,进

  • 云归何处寻4章

    原标题:云归何处寻4章小说名称:云归何处寻第4章他爱得人是她的庶妹看着舒婧容愕然的表情,司徒白只觉得可笑,这个女人真是能装,都到现在了她还是一脸无辜的样子,看起来无助可怜。也难怪心底善良的馨容会相信她,掏心掏肺的对她,以至于被她害死,试图李代桃僵。他低了头恶狠狠的注视着舒婧容,一字一顿:“你给本王听好了,从始至终,本王爱的都是馨容,不是你,本王一直要娶的人都是她!”司徒白的声音寒澈透骨,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舒婧容真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她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很疼,不是在做梦

  • 此生与你,不过相逢4章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过相逢4章小说书名:此生与你,不过相逢第四章扫地出门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不满足于地面的不温不热,霎时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一如,此刻我的心境。被强塞到手心里的笔杆硌得我生疼,我木木的看着这三张凶狠的嘴脸,发泄似的在纸上签下我“白梦伊”三个大字。结束了,都该结束了。王泽宇,我恨你,入了骨。没有爱情的婚姻,我除了破点财,他们又还能在我身上夺走些什么?签了,就解脱了吧。婆婆眼疾手快从我手上抢走那协议书,挪过来的大屁股蹭在我的后背,莫名的恶心感让我阵阵作呕。那疯婆子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