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陋俗之送葬童子 大结局

2018/1/9 0:56: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陋俗之送葬童子

001章 阴魂入体

习俗这个东西,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的,就比如说某地的婚嫁闹新郎,新娘,真的是各种奇葩招式。小百姓养生网

在我们老家这里,不仅是婚嫁时会发生一些恶习,就连白事,也有一些令人发指的习惯。

就拿送葬童子来说,就是谁家有老人去世了,用童子引路,说是引路,实际就是让死去的老人的阴魂借助童子之眼,看一看世间最后一眼。

由此可见,做送葬童子并非是一件好事,相传,有一些送葬童子在事后,就得怪病,导致一病不起。

渐渐的家家都不在原意让自己的孩子去当什么送葬童子,可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是有人贪图高价,冒险让自己家的孩子做送葬童子。

而我就是在迫于无奈之下,选择做了送葬童子,也导致自己的认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说起我成为送葬童子的经过,真的挺感慨的,我是孤儿,小时候被爷爷捡到的。

爷爷是阴阳先生,专门赚死人钱的,年轻就开始吃这碗饭,但是爷爷要价很高,也导致很多人对他心生不满。说明http://www.xbxysw.com/

不知道爷爷是真的做了错事,还是时运不济,在我七岁的时候,爷爷一次出活返回时被车撞了,司机却跑了,到现在都没有抓到。

爷爷这些年倒也有许多积蓄,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就所剩无几。

村里的人背地里都是议论爷爷是糟了报应了,可我那时也不懂这些,再加上爷爷对我还是很好的。

爷爷一瘫痪,家里就变的艰难了,首先就是生活用度,爷爷虽然还是可以在家里给人算一下日子啥的,但大多数都是村中人,爷爷大多数都是不收费的,除非是对方硬给。

一天我放学回来时,家里来了客人,是爷爷的同行,我听到他跟爷爷说什么,老邱,你都这样了,现在还顾忌那么多?要不是咱多年的关系摆在这,我直接就找别人了。

他刚说完,我就听到爷爷语气很不好的说,你爱找谁找谁,反正我是不可能让小路做这种事。

爷爷说完,也刚好看到我从外面走进来,立马就不说了,爷爷的那个同行见到我,又看了看爷爷的表情,就忽然对我笑着说,小路,你家里的情况,你也多少知道点。原文xbxysw.com

他刚说到这里,爷爷就拽他衣袖,可他依旧没理会爷爷,自顾自的对我说,现在呢,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赚钱,你愿意不愿意?

我想都没有想的就点头说原意!我刚说完,爷爷就对那人发火了,让他赶紧走,别在来我们家。

他见到爷爷发火也就没有再说,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起身往外走,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就对我说,我在院外等你。他的声音很小,爷爷没有听到,然后他就走出去了。

他走后,爷爷脸色还是很不好,我就过去叫了声爷爷,爷爷听我叫他,脸色才舒缓一些,然后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说是爷爷不好,让我受罪了。

那时候虽然我很小,可我很懂事,虽然不会表达什么,但我还是摇摇头,然后就跟爷爷说,我去给他做饭。

爷爷点点头,我就放下书包拿了件脏大衣套上,我要去抱柴火,柴火垛就在院子门前,我走出院子时,看到那个人就在那等着,一见到我就急忙走了过来。

我也想知道他说的赚钱是怎么回事,自从爷爷出事以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家里缺钱?

“叔叔,你说的赚钱机会,是什么啊?”

我看着他走过来,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他年纪也就是四十多岁,所以我喊叔叔。阅读http://www.xbxysw.com/

“小路,叔叔和你爷爷是同行,我这刚接了一个活,缺一个送葬童子,你要是愿意,叔叔给你五百块,怎么样?”

送葬童子这个称呼,我是听过的,但是一直都不懂是什么意思,爷爷也没有跟我说过,所以我就奇怪的问,送葬童子是干什么的?

他就告诉我,送葬童子,在死人出殡时,穿上马褂,坐在棺材头,一直到棺材落坑,就算结束。

我一听他这么说,心里顿时就害怕了,坐在棺材上,想想都吓人,可是在一想到他说给五百块,我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跟我说了时间,明天上午七点前到村西口等他,他带我去。

我也点头同意了,只是这样我就要逃课了,但也没有办法。

第二天,我早早就起来了,我给爷爷做了粥,爷爷吃过后,我收拾完,就对爷爷说去上学了,爷爷嘱咐我路上小心点,我点点头就走了。

我出了家门,就赶紧往村口跑去,现在已经六点半了,我家住的地方是村东,等我走到村西口距离也差不多七点了,我来到这里时,那叔叔骑着一辆摩托车已经在了。

他看到我来了就满脸笑容的说,小路来了,吃饭了没?我说吃了。来自http://www.xbxysw.com/然后他拍拍摩托,我也就坐了上去,他就骑着摩托带我走了。

办丧事的这家离我家并不是很远,骑摩托车十多分钟,我也见过办丧事,所以到没有显得惊讶,就是有点胆怯的跟着他走了进去。

“老黄,你来了,就等你了!”

一个身穿迷彩服头上戴着孝布的中年人见到我们急忙走过来,老黄听到他的话,就急忙道:“我这不是去接送葬童子了吗?时间赶趟。”

那中年人听到老黄的话没有反驳,就带着我们一路走到灵堂,我看到那跪着一些人,然后一口大红棺材摆在那。

老黄一进灵堂就从兜里拿出一个什么,看了一眼就对那些人道:“家属驱灵。”

那些人包括之前那中年男人就都开始围绕着棺材开始转悠,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他们赚了九圈的时候,老黄就喊停,然后又拿出一套黄色的马褂,然后对我说,小路穿上这个,然后坐到棺材头顶的位置。

说实话,我还是很害怕,就有点迟疑了,老黄就说,小路,你想想爷爷,你们家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你虽然年纪小,可你家没别人了,你要是在不赚这钱,你们爷孙俩就得喝西北风了。推荐http://www.xbxysw.com/

听到老黄的话,我就强压制着惧怕穿上了马褂,然后老黄就抱着我坐在了棺材头部位置,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很害怕,以至于都不会动了,我眼泪都在眼角了。

可这时没有人注意我这些,我见到老黄撒了一地的大米,然后就见到他对之前接我们的中年人说,上人。

那人就匆匆的走出灵堂,不一会就带着十多个人进来了,我见到他们排在棺材左右,然后老黄就说了句,起。

棺材就被他们抬起来了,由于一晃我差点掉下去,幸好旁边有人,我才坐稳,老黄对我说了句,坐稳了,我咬着嘴唇点点头。

老黄对那些人说了句,走。

那些人就抬起棺材往灵堂外走去,同时我就听到了哭声,一听到他们哭,我不知道咋的也跟着哭了,不是我想哭,是不由自主的就哭了。

棺材一路抬出院子,棺材前十多个带孝布的男的开始磕头,不知道为什么,那感觉就是他们在跪拜我一样,实际上也是,因为我就坐在棺材头部,可是又好像身体里有了别人的感觉。

我害怕极了,可为了那五百块,我还是忍着,棺材一路被抬出村子,在进入一片荒郊,这里都是坟,那里已经挖好了坑,然后这些人把棺材放进去,我也跟着坐进去了,我就问老黄,叔叔,我是不是可以下来了。

他告诉我,还不行,马上就好。

然后他就开始作法,过了许久,他喊了句动土,我就见到那些拿着铁锹的人开始往坑里扬土,我就要起身,老黄就说,别动,等土到棺材盖,你在起来。

这时候我就任由老黄摆布了,土很快就蔓延到了棺盖,这时老黄叫我可以起身了,我刚要起身,却不知道为啥,发出了一句叹息,我的脚还踩在棺材盖上,我却是一动都不能动,顿时就吓的大哭起来,我更是看到老黄脸色及其难看,一个健步,就把我拽了上来。

“尘归尘,土归土,我已经让你看到人世间最后一眼,还不归去!”

我一上来,就听到老黄一阵急促的喊着,更是见到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瓶子,拧开盖子就往棺材上扬去,我见到那是血,就是不知道是啥血。

事后,老黄真的给了我五百块,他还把我送到了家,可是回到家,当晚我就开始发烧,说胡话。

爷爷更是从炕上掉落在地,我想动,可是动不了,就看着爷爷拖着虚弱的身体爬出屋子,随后我听到门外爷爷的喊声,不一会,爷爷就被邻居抱回了屋子。

002章 引魂符

来的我们家西院邻居,姓张,我叫他张叔,他把爷爷放在炕上,一看到我的样子就吓了一跳,就问,小路这是咋的了,脸怎么这么白?

爷爷却是看着我叹了口气,张叔就说,赶紧送医院吧,爷爷却是摇头说,去医院没用,你帮我弄盆水来。

张叔听到爷爷这么说,也没有犹豫,就去外面打了盆水,爷爷拿过毛巾沾了水,给我全身擦了一遍,我看到爷爷一边擦,一边掉眼泪,我也跟着掉眼泪,想说话,可是嗓子烧的,我啥也说不出来。

这时,我家东院的邻居也来了,一进屋就问怎么了,我爷爷却是没有说话,依旧在细心的擦我身子,擦完了,就对后来的邻居说道:“大军,你帮大爷去把老黄带来,他要是不来,你就告诉他,小路要是有个好歹,他也跑不了。”

“哦,我这就去!”

大军叔急忙转身就出去了,张叔就问爷爷,这么等着也不是个事,要不我去把小大夫叫来吧?

爷爷还是摇头,就这样我们就一起等着,一个多小时后,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大军叔叔和老黄一起来了,老黄一看到我,立马就脸色变的煞白,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语,我已经震住了啊,怎么还会这样?

“老黄,你个王八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爷爷一见到老黄就立马老脸愤怒无比,要不是他的腿动不了,他都能跟老黄拼命,而这时老黄却是一脸苦笑道:“老伙计,你也别骂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人!”

大军叔叔和张叔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时候也问老黄,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黄也不敢瞒着了,就说了带我去做送葬童子的事。

大军叔和张叔一听,都急眼了,差点就要揍老黄,幸好爷爷给拦住了,爷爷对他们说,现在打他也没有用,还得让他救小路呢。

“爷爷,我难受!”

我现在就感觉冰火两重天一样,那种感觉让我受不了,沙哑着嗓子勉强说出这么句话。

爷爷心疼的摸了摸我的脸,说,小路不怕,坚强点,爷爷会治好你的。

爷爷说完,就看向老黄,眼神有点冷,可却叹口气道:“老黄,这事我们先不说,你快说说,当时的情况。”

老黄哪敢隐瞒,当下就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包括我起身时发生的事情,爷爷越听脸色越难看,等老黄说完,就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第一天干这行?送葬童子不沐浴也就算了,连符箓你都不贴,你是要害死小路啊?”

“我,我忘了,以前这事不都是你弄吗?我以为,那就是一个噱头,那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老黄憋屈个脸说着,爷爷气的也是没办法了,然后对老黄道:“赶紧去准备朱砂,黑狗血,公鸡翎,还有,童女尿!”

老黄一听就连连点头,爷爷紧接着说,速度要快,一定要在天亮前弄回来。

老黄忙不失的点头,然后大军叔就说和他一起去,两人就一起又急匆匆的走了。

张叔就问爷爷,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爷爷就让他去柜子里,拿出他的箱子,张叔忙去拿了过来,爷爷打开那个箱子,里面都是他以前用的道具,爷爷拿出一沓的黄纸,又拿出一块黄布,展开后盖在我的身上,我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大概一个小时,大军叔就回来了,他手里拿着的就是黑狗血,公鸡翎,朱砂,可是没有童女尿。

爷爷就问他老黄呢,大军叔说,老黄让他先回来,他去弄童女尿了,实际上童女尿很好弄,但这大半夜的,就有点难办。

不过没多大一会,老黄就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小丫头,年纪也就是四五岁。

爷爷也没有问他在哪带来的,现在全心都在焦急我的事情上,然后爷爷让老黄,用一两朱砂,三两黑狗血,五两童女尿搅拌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那小丫头害怕,还是怎么的,就是尿不出来,大家急的都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可也是丝毫办法没有。

又是十多分钟,那小丫头才尿了,可是距离五两还差一些,这时大军叔就说,他回家拿奶给她喝,说完就匆匆回家了。

不一会,大军叔就拿着十多盒那种酸奶,小丫头一盒一盒的喝下去,折腾半个小时,终于凑够了半斤的童女尿。

“老邱,该怎么弄?”

老黄弄好了问爷爷,爷爷皱着眉头,咬咬牙道:“画引魂符!”

“啥?”

爷爷这句话一出口,老黄立马激灵一下,瞪着眼睛看着爷爷,爷爷却是恼怒道:“啥什么啥?要不是你,小路会变成这样?赶紧画,别以为这事就没你关系,小路要是救不回来,你也肯定受牵连,甚至连累后代!”

老黄听的也是脸色煞白,最后一咬牙就开始画符,一张符,他居然画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已经三点半了,再有半个多小时,鸡就要叫了。

老黄画下最后一笔,整个人就仿若掉进水里一样,虚脱的坐在地上,爷爷让大军叔把符拿过来,然后用牙一咬手,一股子鲜血就冒出来了,爷爷就用手在我身上开始画,十多分钟后才停下,然后嘴里念叨着不知道什么,猛的就把符贴在了我的额头。

弄完这些,爷爷才是松了口气,鸡也正好在几分钟后叫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符贴在额头后,自己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在逐渐消失,当鸡鸣叫的刹那,我就能开口说话了。

“爷爷!”

我叫了一声,就哭了出来,我看到爷爷这时候仿佛老了十岁,爷爷对我笑了笑,就说,小路,睡一觉就好了,乖。

我听话的闭上眼睛,可能折腾的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我就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醒来后,我见到邻居家的婶子也在,我就要爬起给爷爷做饭,婶子说,别动了,这段时间,她过来给我爷孙俩做饭。

我心里感激,就说了谢谢,然后我没看到爷爷,我就问婶子,爷爷去哪里了,她说,和大军叔一起出去了,一会就回来。

下午的时候,爷爷和大军叔回来了,爷爷是被大军叔背着进来的,爷爷见我醒来了,就笑着问我,感觉怎么样了?

我说,好多了,然后还爬起,动了动。

爷爷见状才欣慰的点点头,然后让大军叔先回去吧,回头有事他在喊他。

大军叔走后,爷爷拿出一道做成挂坠的符,给我挂在了脖子上,告诉我,从今天起,不可以把它拿下来。

我见爷爷说的严肃,我就点了点头,摸了摸那道符,然后就放入了衣服里。

这件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居然同意了我做送葬童子,不过,每次老黄来接我的时候,爷爷都没有给他好脸色,他只是无奈一笑。

有一次,我甚至听到他跟爷爷说,老邱,你也别怪我了,我自己不也遭罪了么?详细我也没听清。

在我十岁这年,爷爷去世了,去世的那天,我哭的天昏地暗,老黄和大军叔,还有张叔帮我送走了爷爷,之后老黄提出抚养我,我就跟着老黄去了他家。

老黄有儿子,不过在城里,家里就他和老伴儿,来到他家后,我一边上学,一边跟着他去做送葬童子。

但是,因为爷爷已经不再了,我就不想在做这个了,可是老黄说,我必须做到十八岁才行,我寄人篱下,也就没有坚持。

转眼就又是八年时间,在我十八岁那年,做最后一次送葬童子后,老黄就死了,这么多年的感情,让我又一次感受到失去爷爷时的痛苦,特别老黄临走时,对我说的那句对不起,是他害了我。

老黄走后,他老伴儿被儿子接到了城里,我也张大了,所以没有跟他们走,就搬回了自己家,房子还是老样子,已经老了许多的大军叔和婶子帮我收拾的家。

在收拾家的时候,我在爷爷的箱子里翻到一个信封,我好奇的打开信封,上面写的话,却是让我犹如五雷轰顶。

003章 十八岁的劫

“小路,你能看到这封信,你应该已经十八岁了,你七岁那年,老黄瞒着我带你去做送葬童子,导致你阴煞入体,爷爷用祖传的引魂符,本想救你一命,可爷爷用的引魂符却是残缺版本,爷爷没办法,只能用阳寿为引,才震住你体内的阴煞,可谁想到,在你九岁的时候,阴煞差点挣脱封印,爷爷用所剩不多的阳寿再次施展逆天之法,导致爷爷的阳寿枯竭,老黄也损失了大半的阳寿,才能保住你。”

看到这里,我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我一直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原来是爷爷用损失阳寿的办法为我改命了。七岁的事,我是有意识的,可是九岁的时候,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也终于想明白,为何老黄才五十开外就突然的去世了,我记得老黄去世那天,事发及其突然,更是不愿意去医院,我又猛然想起,老黄临死前的眼神,那是一种愧疚,解脱,还有那一句对不起,和他害了我。

从爷爷的信中,我也终于明白了,老黄是在为他带我去做送葬童子而愧疚,我想到这里,眼泪也流了下来,我真的不怪老黄,虽然那时我很小,可也是为了爷爷才会选择铤而走险,可老黄为了弥补我,甚至连自己的阳寿都损失了,我如何怪他?我又凭什么怪他?

我接着看着爷爷留下来的信笺。

“我和老黄再次镇压住你体内的阴煞后,却是一直担忧阴煞再次挣脱,幸好爷爷早年认识一位高人,爷爷便去找了他,高人不愧是高人,他一见到爷爷,就已经明白了来意,他对爷爷讲,因我一时之不忍,却是好事办了错事!”

我看到这里,很奇怪爷爷说的好事办错事是怎么回事,就接着往下看,就见到爷爷写着,“高人说,阴煞毕竟非阳间之物,他能入的人体,那是因为你当初进入了极阴之地,可村子里,活着的人那么多,阳气旺盛,阴煞根本无法长存,他或许会害了你的性命,但也有极大可能会自行离去,毕竟他只是不舍阳间,可当他明白阳间已经非他归宿,他或许就弃了那念头。”

“爷爷听了高人的话后,也是很后悔,可大错已经铸成,爷爷就苦求高人救你一命,高人就教了我一个方法,我也照做了,高人告诉我,这个办法只能维持你到十八岁,而今天就是你大劫来临之时,去找他,村西口的柳爷爷!”

我看到这里悚然一惊,手中的信猛然就丢掉了,因为最后一句话,并不是事先写上的,是突然出现在纸张上的,这事情太怪异了,我睁大眼睛看着那封信,见到没有异状,心想难道自己出现幻觉了?

我又用颤抖的手拿起信笺,并没有在发生异状,我舒了口气,看来自己是看的太入神了,精神产生恍惚了。

“柳爷爷?他不是疯子吗?为什么,爷爷让我去找他?”

我心里很奇怪,柳爷爷我自然知道,柳爷爷最爱待的地方,就是村西口那片柳树林,他每天都会躺在那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然后还会给去玩耍的小孩讲故事,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所以,村里的人都说他是个疯子,渐渐的小孩子也都喊他疯子,他也不恼,依旧天天在柳树林,只要有孩子来,他就给他们讲故事。

我收拾起信笺,擦了一下眼泪,反正爷爷不会害自己,那我就去找柳爷爷,想明白了,我就要起身离去,可我一转身,又是吓了一跳,我拍着胸脯看着大军叔,道:“大军叔,你要吓死我啊,无声无息的!”

“哈哈,可不是我无声无息,是你自己走神了,我来到这里,就看到你在哪哭,也不好叫你,又怕你想不开,就只能在这守着你了!”

大军叔说的话,我听了很感动,我和大军叔家并没有亲戚关系,就是邻居,这些年我又不在村中住,他能这么关心我,我心里很是感激。

“谢谢大军叔,我只是看到了爷爷的留信,所以一时之间情绪有一些波动!”

我说完,大军叔就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道:“小路子,你已经长大了,你得坚强,不要让你爷爷在下面还为你担心,从今天起,有什么事,就跟大军叔说!”

“嗯!”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能看得出来大军叔并不是客套话,因为他的表情很真挚。

“小路,大军,吃饭了。”

大军婶子隔着墙头喊我和大军叔,我本来想要去找柳爷爷的,现在这个事,是压在我心头上的石头,可是大军叔和婶子对我这么好,我想了想,现在时间还早,就和大军叔一起去了他家。

大军叔家有个小子,也已经十岁了,我被老黄接走的时候,他才满一周岁,现在却是已经长得虎头虎脑了,见到我就老会说话的,喊我邱路哥。

饭菜很快就上桌了,我吃的很香,婶子也不停的给我夹菜,我眼睛发涩,可我忍着没哭,就含笑吃完了饭,我本想回去,大军叔让婶子泡了茶,我也没好意思走。

“爸,你知道吗?老疯子好了!”

我正和大军叔喝着茶,闲聊的时候,大军家的孩子,陈贺突然啃着苹果冒出这么一句。

大军叔听后笑道:“净扯蛋,柳老爷子都疯了一辈子了,怎么可能好,你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听他故事了!”

“爸,我才没扯淡,不信你自己去看看,今天老疯子都不给我们讲故事,穿的可讲究了,还说什么他在等人!”

陈贺小脸蛋上不忿的说着,学的有模有样,大军叔却还是不以为意,可我却是脑袋嗡的一下,好像被雷击中一样,老疯子说他在等人,难道等的是我?

“行了,别没大没小的,老疯子是你叫的吗?以后要叫柳爷爷,听到没有?别出去给你老子丢人,好像没家教一样!”

大军叔一瞪眼睛,陈贺被吓的一缩脖子,脸上也不不忿了,吐吐舌头,道:“我妈说,你小时候也叫他老疯子的!”

陈贺这么一说,打算了我的思绪,看着大军叔一张脸憋通红,我嘿嘿一笑,这倒不是说大家不尊重柳爷爷,实在是大家这么些年都这么叫的!

“大军叔,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明天我在过来看你。”

我现在心里有事,实在不想在待了,大军叔倒也没有在挽留我,就说让我饿了就来这屋吃,就是添双筷子的事。

我说好,然后就翻墙回家了,耳朵还听到陈贺的童言无忌,有门不走,翻墙是狗!

我差点没掉下去,这个熊孩子。

我要不是着急,也可能不走门,只是我实在是有事,我回到家里,又拿出那封信,看了一眼,就坚定了想法,不管这件事有多诡异,我都必须去找柳爷爷!

想清楚,我也没有犹豫,锁好门就往村西口走去,一公里的路程,十多分钟我就走到了,远远就看到那一大片柳树林,还有一座小土房。

说实话,我的心是有点忐忑的,可却没有迟疑,这时候才下午,以往这个时间只有在柳林才能见到柳爷爷,可现在,柳树林里只有几个熊孩子在玩耍,我就走向了小土房。

我推开那扇木门,走进了院子,我刚走到土房门前,就听到屋子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回去吧,时辰还未到,入夜再来。”

虽然,我走了好些年,可柳爷爷的声音,我还是听得出来,这时候我居然没有去想,他的疯子外号,我点点头,转身就走,可走出大门,我才恍然惊醒,刚才那一刻,不是我要走,而是情不自禁就按照柳爷爷的话做。

陋俗之送葬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陋俗之送葬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错嫁豪门:替婚总裁宠上瘾》之第八章 一个人的婚礼【8】

    原标题:小说《错嫁豪门:替婚总裁宠上瘾》之第八章一个人的婚礼【8】小说:错嫁豪门:替婚总裁宠上瘾第八章一个人的婚礼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坏的让人咬牙切齿,却又让人完全恨不起来?回到沈家之后,沈柒一头扎进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彻底痊愈。在躺在床上的这些日子里,沈柒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将属于她和展博的记忆一遍遍的整理,一次次的封存。将展博送给她的东西全部都收了起来,装在了一个大箱子里,租了个小公寓,将那些记忆全部都一起封存进了那个小公寓之中。展博已经不在了,她的爱也便跟着一

  • 小说《君为妃而眠》之第008章 给她们好看!【8】

    原标题:小说《君为妃而眠》之第008章给她们好看!【8】小说名字:君为妃而眠第008章给她们好看!第八章给她们好看!上官卿嫣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毫无所觉,可低垂的眼睫却遮住了眼底一闪而逝的幽光。还太早了,再吧。自己的底牌,还是不要太早暴露才好。不同于上官卿嫣小院里的温情脉脉,上官婉儿的院子几乎要炸开了锅。“姐姐,你怎么弄成这般模样?又是上官卿嫣那个贱人害的?!”上官媛雅怒视着上官婉儿裹着纱布的玉手,双眸喷火。“就是瞧着厉害,也就是划破了点皮肉,倒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上官婉儿摆了摆手,面色苍白。她倒

  • 小说《和风细雨爱如潮》之第8章 发火【8】

    原标题:小说《和风细雨爱如潮》之第8章发火【8】书名:和风细雨爱如潮第8章发火顾少霆在宋斯曼走后砸了自己的办公室,那样酣畅淋漓的做了一场爱,似乎也没能将他心中火气浇灭。开会,骂人,从HR到市场部,甚至连财务部,无一幸免,全部被骂得狗血淋头。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顾少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像每个角落都是宋斯曼的味道,他又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痕。宫外孕!他以前没用套的时候就释放在体外,除了那次在她父亲面前失去了理智,十年时间,他连药都没让她吃过,她跟别的男人乱搞,连套都不戴!竟然还搞成了宫外孕做手术!

  • 小说《早安,小逃妻》之008你这个丑女人算什么东西?【8】

    原标题:小说《早安,小逃妻》之008你这个丑女人算什么东西?【8】小说名称:早安,小逃妻008你这个丑女人算什么东西?夏惜柔安静的睡在大床上,床头灯散发出迷离的光晕。这件裙子前面是v字型的领口,后面则露出她的大半个光滑的背部,白色贴身丝绸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腰身,未过膝盖的裙子上用白纱点缀了若干个褶皱,轻纱下是一双纤长干净的美腿。刚才夏惜柔因为发湿而没来得及将头发梳起,此刻,长长的如绸缎般顺滑的头发全部披散在身上。黑白两种迥然不同的视觉冲击,再也没有人能将这件裙子穿得如她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他的指尖

  • 小说《风拂梧叶满地殇》之第8章 她不干了【8】

    原标题:小说《风拂梧叶满地殇》之第8章她不干了【8】小说书名:风拂梧叶满地殇第8章她不干了洛轻云离开之后,并没有回酒店,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租住的单身公寓。进门的第一件事,便是放了一大缸热水,将自己整个人泡在里面,试图用水的温度来缓解自己身上的酸痛感。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部是关于苏宸皓的画面。他们的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今天晚上的这一次。如同放电影一般,清晰可见。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今晚他会这样,但很明显,今晚的他是丧失了理智的。是因为喝醉了吗?可是不对呀,在酒店里面工作一年的她很清楚真正烂醉

  • 小说《岁月忧伤情难负》之第8章 谎话【8】

    原标题:小说《岁月忧伤情难负》之第8章谎话【8】小说名:岁月忧伤情难负第8章谎话柳絮很快就解释起来,“我没有下毒,真是没有。”多日以来的委屈在这个时候爆发,可是无论她怎么解释都好,沈东明始终用一种厌恶般的视线看着她。她瞬间就败阵了下来。沈东明冷笑,“既然你说没有,那你现在就把这汤给喝下。”柳絮没有犹豫,“好。”原本就不是毒,她也没有想过下毒,甚至一开始蒋爱怀孕了她没有想过要那个孩子死。捧起碗的时候,柳絮看了沈东明一眼,然后仰头就把这碗汤给全部喝尽。沈东明看着柳絮的动作,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浮现一股不

  • 小说《曾深爱,何放手》之第8章 发火【8】

    原标题:小说《曾深爱,何放手》之第8章发火【8】小说名字:曾深爱,何放手第8章发火顾少霆在宋斯曼走后砸了自己的办公室,那样酣畅淋漓的做了一场爱,似乎也没能将他心中火气浇灭。开会,骂人,从HR到市场部,甚至连财务部,无一幸免,全部被骂得狗血淋头。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顾少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像每个角落都是宋斯曼的味道,他又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痕。宫外孕!他以前没用套的时候就释放在体外,除了那次在她父亲面前失去了理智,十年时间,他连药都没让她吃过,她跟别的男人乱搞,连套都不戴!竟然还搞成了宫外孕做手

  • 小说《卑贱之爱:水中月儿》之第8章 要把她送人【8】

    原标题:小说《卑贱之爱:水中月儿》之第8章要把她送人【8】书名:卑贱之爱:水中月儿第8章要把她送人夏一涵默默的观察着管家的脸色,她知道按他自己的想法,肯定不愿意她留下,会觉得她给他添了麻烦。他的表情好像下了决心一般,等他话出口,就不好收回了。看此情形,她就算认错,管家也不会轻易放过。夏一涵上前一步,轻声问道:“我记得我们进来时是叶先生亲自点名的,真要开除,是不是也得他同意呢?”她总有种感觉,姓叶的虽然为难她,却也不会让她走,虽然她也说不清原因是什么。管家的脸色很不好看,这等于是在说他说话没用,他

  • 小说《花欲美人》之第8章 漫漫长夜【8】

    原标题:小说《花欲美人》之第8章漫漫长夜【8】小说书名:花欲美人第8章漫漫长夜“哦?”我端起酒杯,又跟他撞了一下,轻声问道:“怎么讲?”刘飞夹了一块狗肉,蘸上蒜泥放进口中,用力的咀嚼了两下,略微蹙着眉对我说:“李主任这娘们,其实也算是个性情中人,只要是让她舒服喽,她喜欢你,那什么都好说。如果要是让她不痛快,那她也是个瑕疵必报的主儿。你刚来,岗位这些都是政治处分配,你现在得罪了她,明天她肯定给你安排个辛苦的地方,那兄弟你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喽。”“嗨!”我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无所谓的说:“没事,不就是

  • 小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之第8章 手不想要了【8】

    原标题:小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之第8章手不想要了【8】小说名:不爱江山爱美人第8章手不想要了苏漓脸上划过了一抹笑意,周易之前还一直不承认她是他的徒弟呢,这会儿的功夫,却还知道维护她了。看来这些日子,她也不是白折腾。“嗯。”秦夜寒为人冷漠,闻言只是轻应了一声,移开了眼,不再去看那苏漓了。没想到苏漓听到了周易这一句话,却有些个得意忘形,她后退的时候没注意,竟然踩住了自己身上的袍子,然后整个人往前一扑!顿时就扑入了一个冷硬的怀抱中。苏漓整个人都僵住了!“做什么呢!还不快起来!”周易也没想到,苏漓竟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