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在广西养小鬼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9 0:31: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在广西养小鬼

第一章 养鬼1

先声明一下,我讲到的东西,把一些人和地名都抹去了,大家也尽量别手贱去搜,遇到事我可不负责。阅读http://www.xbxysw.com/

之前我也不信这些鬼神的,后来没办法,碰上邪乎事了以后找老家懂这方面的长辈给看了,才知道是撞小鬼了!

这东西很难缠的!!这东西很难缠的!!这东西很难缠的!!

重要的事说三遍!

所以说别手贱,我写出来的,你们能看就看看,还有很多没写出来的,不是我不想写,是写不了!它不让我写!

我叫吴名,是个写书的,网络朋友叫我小五子,写的是玄幻,没有什么大起色。混个全勤都是问题,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上吊还垫着脚,要死不死”。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故事,就是因为在我身边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两天前——

广西柳州,是个不错的城市,最起码夜生活不错,妹子,啤酒,麻将一样不少。

今晚我跟猴子和洪胖子一起去喝酒。

我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就头重了,而猴子跟洪胖子似乎就是天生就酒囊,不喝几扎漓泉七度,都不开胃。

“你们看这里夜市为什么那么火,知道为什么咩。我在广西养小鬼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洪胖子打了一个响嗝,一股酒味冲向我,直接把我熏吐得翻江倒海。

猴子看了看周边的人,有说有笑……这里路段并不是很好,被一排一排榕树遮得昏天暗地,但是就是形成了一条夜市街,很热闹的那种,烧烤,烤鱼,潮汕粥等等应有尽有。

反而是外边马路,灯光明亮的地方,开着门面都没人去,一条街的距离,仿佛就像两个世界。

“东西好吃咧。”猴子随口答道,其实他也想不出所以然,不过为了面子,不懂也装懂。

我吐出一口烧得发黑的猪鞭,这嚼劲可以嚼回老家都不断地东西,也叫好吃?

我呸地吐出:“难吃得卵都跌,跟咬麻绳一个卵样,是人吃的嘛?”

洪胖子又喝了一口漓泉,红通通的肥脸扯起一个怪异的笑容:“‘请小鬼’你们听说咩,这条街就是因为请了小鬼,所以生意才那么红火,要不你们看看,这种阴阴暗暗的角落,哪里会有人来,你们看看对面,那边是步行街,人都比不上这里,那边地段不比这里好?”

老子当场就懵了一下,这货搞什么,骗小孩玩?老子当然不信。

要知道那边步行街的门面都是上万的租金,因为这边生意火红,对面的门面张贴“旺铺转让”的,随处可见。推荐http://www.xbxysw.com/

我跟猴子被他说的心中发毛,或许因为这里东西难吃,或许因为心怯了,就没了食欲。

猴子结账,洪胖子趁着兴头继续说:“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不做里边,听讲里面阴气重,老板每天都养小鬼,拜的不是神,而是鬼,天天这样,这老板一家子是用自己的身体健康换取生意兴隆,听说他请的是一家三口的小鬼……”

“对对对……我看那个老板脸色煞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几卵恐怖,笑起来…”猴子说着,自己都哆嗦一下。

洪胖子指了指猴子身后:哎哟……你看,你后面就有。”

“哪里?哪里?靠!滚一边去。”

我被他们两个拽着走,胃早就难受极了,肚子有了反应,当下推开两人,猛的吐了起来,嘴巴就像水龙头一样狂喷。肚子又酸又涩。

“这个……屎逼,哈哈……”

“快写投降书……”洪胖子掏出手机,对焦……让我举手投降。原文xbxysw.com

我酒劲上头,看什么都是重叠的。

我抬头看向两个家伙,嘴硬笑骂:“投你妹……”

妹夫的“夫”字还没说出,我立即浑身一僵,酒醒大半!

“傻逼,快点投降!”洪胖子不依不饶,而我的目光却集中在两人身后……

因为我看到了一辈子都难忘的一幕,并且让我连续几天都睡不好的一幕。

那是三个面目全非,头骨深陷,掺杂红白混合,眼睛酱爆……鲜血淋漓的一家三口。

刹那间,我全身冰凉,几欲做呕,呼吸急促,心中早已经发出了刺耳的嚎叫,可是嘴巴就像被人用遥控暂停了一样,定着不动。

那一家三口忽然对我咧嘴一笑,笑得我就像泡在冰水里一样!

眼看那一家三口就要过来,我该怎么提醒面前这两个家伙。

忽然间,我灵光一闪,鬼使神差的扑向两人,用行动提醒两人!我的双手猛的一推,两个家伙似乎看穿我的想法,直接轻松侧身!

而我惯性向前,扑向了那一家三口!时间好像放慢了好几百倍,我亦今为止还能记住他们扭曲形变的脸……冲我微笑……

“砰……”

当我醒来的时候,在人民医院,第一感觉就是那股浓郁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洪胖子和猴子见状,神色激动向我围过来。

“刁!你搞毛啊,没有事你去撞车。推荐http://www.xbxysw.com/

“你这个卵仔也是走运,竟然只是皮外伤……”

我脑袋有些沉重,看着两个家伙嘴巴机关枪一样抱怨不停,我不是那种喜欢卖弄嘴皮子的人,没有心机与他们争辩,甚至觉得两人这种另类关怀让我心中一暖,我只能苦笑,心里暗暗庆幸,昨晚的应该是幻觉。

我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接过来看。

桶子,我行我素,小邪曲,相忘蚕,饱食,妹子信息未读……

让我头疼的是,9啊9啊9已经问我为何断更!

我一激动,手机就弄掉地上,连忙跳下床去捡。

嗯?我发现我的面前有一双邋遢的赤脚,还有血渍……诡异的是,这左右脚竟然朝向截然相反。

我惊愕了一下,缓缓抬头,刹那间头皮炸开!只见一张血肉模糊,稚嫩脸与我近在咫尺,他正在咧嘴微笑……

“啊……”噩梦中惊醒的我,大口喘息着,梦……幸好是梦。

我看了看周边,不是人民医院,而是自己的房间。

我稍稍松了口气。推荐xbxysw.com

“等等!”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自己明明跟洪胖子和猴子一起喝酒……我见鬼了,然后撞车……”我努力梳理自己的记忆。

可是往后被车撞之后的记忆……怎么就找不到了。

我搜肠刮肚,想尽一切办法回忆,可是就是没有想起。

于是我慌了!今天我都没有敢出门,到了中午时候,我才想起给猴子他俩打个电话确认。

“真笨!怎么自乱阵脚了。”

我拿起手机,准备拨打,嘿!说来真巧,猴子竟然自己打过来,估计也是刚刚酒醒。

“喂!老吴吗!你快过来,洪胖子快不行了!”

这样的玩笑在我们之间司空见惯,每次都是用这种方法逗我玩。

“选好墓地没有。”我笑道。

而那边的猴子,语气更加着急了:“狗吊!不跟你说笑,今天上午都转了人民医院,中医院,肿瘤医院,没有一家敢收他!你不问那么多,赶紧过来我楼下等你。”

我放下了电话,事情来得太突然,如今的我脑子除了空白就是空白。

第二章 养鬼2

我镇定了好一会,才想起出门,刚出门的时候有想到了一些事,一咬牙把工资卡也给带上,如果胖子真的不行……也能用的上,虽然钱不多,但是多少都是我的心意。

我到了洪胖子家楼下,就叫猴子摩挲两掌,着急的原地打转。

我快步走进,先看了看他的眼睛,惊恐,焦虑,不像弄虚作假。

“是真的?”我再次问道。

“上去看看吧。”猴子说这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可能他都不信,我两都多么希望是洪胖子开的一个玩笑,上去之后突然多出了一桌子的酒菜,给我们一个surprize。

通知猴子的电话确实是洪胖子的,但是电话那头,是他妈妈的声音。谁会拿自己儿子开玩笑……

我两上去的时候。洪胖子就躺在床上双眉紧锁,眼眶深陷,脸色青黑,嘴唇发白,如果他不是我的死党,只是普通朋友,我根本就认不出面前这个人就是我们认识的洪胖子。

“阿姨……”

洪妈妈没有注意我俩到来,或许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俩的到来。

“来了……坐吧,我问你俩一些事,昨晚你们去哪里了。”

“白沙路吃烧烤。”

“吃完烧烤之后呢!”

听到这里,我不禁屏住呼吸,因为我也想知道往后的事情……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猴子想了想,而我更紧张的期待,足足过了十几秒!猴子硬是一个屁也没有挤出来。

“你讲啊!”我的声调几乎是大声的叫出。

猴子牙齿咬得咯咯发响,突然叫道:“讲什么!我都记不起来了。”

我的心猛的一揪,而洪妈妈把目光看向我。

“我……也不记得了。”

喝得太醉了?这样的话我根本不信,我这人酒力太差,喝一点就容易吐,但是喝酒以来从来没有丧失意识,因为我不喜欢喝酒,很怕喝酒,这个习惯可能是应酬种下的,所以我会点到为止,每次都是。

洪妈妈眼泪悄无声息流下她深吸一口气,吐出两个字。

“造孽!”

我俩都不明白洪妈妈是什么意思,一头雾水。

她带我俩到洪胖子床边,掀开了被子。

“手印!!”我失声到,因为我看见两只手臂交叉在洪胖子胸前,又黑又紫!给我第一眼的感觉,就像背后背着一个人!

果不其然,洪胖子背后竟然烙印一大片影子,而这个影子看起来就像一个人!

我的脑海嗡嗡作响……到了现在,我已经吓蒙了。

后来洪妈妈说,估计是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让我们回去好好检查。然后把昨天穿的衣服鞋子统统包着白纸烧了,用她的话说,把身外之物烧给它们,希望它们就不要缠我俩的麻烦,时间还定在十二点以后。

我以前听讲这样的话,一定会说广东人迷信(洪胖子祖籍是广东的)。经历了昨晚的事,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鬼神的事,从今天开始比谁都信。

回去以后我第一时间就把衣服脱了下来,对着镜子照了一圈。

在厕所足足呆了十几分钟,直到老妈觉得不对劲,发觉我进入厕所一点动静也没有,还以为我晕死在里边。

我光膀子走出,老妈奇怪的看着我。

“你在做什么?”

“上……上厕所。”

“上厕所,怎么没有味道。”

老妈,你鼻子是什么做的!

我心虚了一下,过了两三秒才回答道:“我……拉不出来。”然后低着头匆忙返回房间。

过了一会儿,老妈的从背后放了一卷纸巾。

我奇异的看着她,老妈温柔笑道:“省点用。”

“我……22了。”

“不用说,你爸爸也年轻过,比你还厉害。”她咯咯一笑,还悄悄给我带上门。

我无奈叹息。

“嗡嗡…”手机震动。

我拿起手机,是猴子的电话,这个时候打来,难道是……

“喂,怎么了。”

“老吴……我中奖了!!”

显然现在已经不是洪胖子一个人的事了,我跟猴子都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惹上了什么脏东西,所以再次来到白沙街。

这里的路大白天都是阴森森的,两边随风摇摆的小叶榕看起来就像招魂的恶魔。

现在没有夜晚繁华,满地落叶,看起来更加萧索。

我与猴子在昨晚事发的马路查看,这里的树木虽然不高,但是枝叶茂盛,监控根本就看不到。

现在已经是下午时段,烧烤摊有些人已经开始准备穿串子,这是个无聊无趣的活。

我和猴子找了一个小工问一问,运气不错,这小工昨晚刚好看到了我们事发的一幕。

“嘿!是你们。”

“你记得我们?”

“昨晚我就在这里收拾东西,那刹车声音那么急,还以为撞倒人咧,我能看不见么。”

我心中一喜,赶紧问道:“是谁送我们离开的。”

那小工嘿嘿一笑:“你们昨晚没有喝多吧?怎么会不记得,不过我看你们离开的时候,走路都挺稳的。”

“轰!”

我感觉我的脑海仿佛有无数道雷霆交织,轰打我的心神!

“自己走的……自己走的……”我喃喃几遍。

那小工发现我神色怪异,看着看着就忘记自己手头的工,看疯子一样看着我。

这个时候走出另一个小工,跟我们面前这个小工说道:“我跟你说……昨晚他就是这样失魂落魄走的,我听说撞邪的人,精神有点……”

结果竟然是这样!我跟猴子都难以接受,我们三人竟然是自己走回去,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为什么我们三个人都没有记忆,而且听小工的语气,那个时候的我们,并非正常人状态,通常情况不会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一个人。

我与猴子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猴子想起了洪胖子昨晚说的“养小鬼”。

而我脑海直接挥之不去都是那一家三口诡异微笑的画面,我到底要不要告诉猴子。

我在猴子脖子上发现了手印,又黑又紫,这就是他电话说的“中奖”,手印纤细修长,看起来像一双女人的手。

猴子发现我的眼神,马上把衣领竖起来。

我本想拍拍他的,想到这东西不知道会不会传染,手停在半空。

猴子苦笑一声,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安慰的话,我也想不出太多,或许洪妈妈有办法,我让猴子去再问问。

夜晚的时候,家里煮了甲鱼汤。老妈似乎特意为了我最近的“操劳”而做的。

我随便喝了两碗,就回到房间,闭着眼努力不去想昨天的事,小睡片刻,到了十二点还有事情要做。

或许是太累了,一闭眼就睡着了。

……

“嗤嚓!”一声急促的刹车声。

我看着一辆车向我迎面撞来!那车的灯光刺疼我的眼睛,我下意识用手遮挡,几秒过后,我都没有一点疼痛。

我缓缓开眼……

“啊!”

那是皮肉绽开,头颅碎裂,额头流着红白之物的孩子,正看着我微笑,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闭着眼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向后退去……

“呼呼……”

我惊醒过来,汗水打湿了我的背脊,粘糊糊,冷嗖嗖的。

一看时间,还差几分钟零点。

我定了定心神,才去厕所,把今天换下来的衣服准备一下。

当我走过镜子的时候,狐疑的多看了一眼!

“啊!”

老妈正好在门外,急忙问:“怎么了!”

我心跳仿佛一分钟骤然加速七八百下……

“没……没事,有虫。”

我匆忙收拾东西,返回房间,锁上房门,掏出手机来了个自拍。

我把相片放大,这一刻我看到……竟然!

我的内心侥幸彻底崩溃。

第三章 养鬼3

清晨空气有些冷,但是闻起来很舒爽,阳光透过窗帘,射在我的脸上,阳光许久不见……呵呵,才一个晚上而已,仿若过了一个世纪,我伸了一个懒腰,心情也随着筋骨舒张起来,迎接重生后的第一天。

洪胖子已经开始有了血色,猴子也睡得挺香的,都恢复挺不错。

你们或许以为章节遗漏?一定有人这么想,其实不是,因为我接下来回忆,就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

……

之前说到我在厕所镜子发现了一样东西!

是手印?

不是!而是鬼脸!一张小孩的鬼脸,这个小孩正是我数次梦中遇见的小孩!

而我用了某种办法看见了它!

我曾经看过一个贴吧,前两年挺火的话题,说的是美国加拿大华谊大学生蓝可儿之死。

说到蓝可儿,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

蓝可儿在美国洛杉矶失踪,之后美国警方公布的录像显示蓝可儿在失踪一天前位于洛杉矶市中心贫民区旁的酒店住宿时,曾在电梯有令人百思不解的一连串怪异动作,令事件更感扑朔迷离。但警方强调蓝可儿并无精神问题。

蓝可儿的好友“麦”表示,自己和蓝可儿认识了12年,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是同学,蓝可儿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

人本身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而我看的帖子就解释了,楼主重点点出了有些奇怪的东西缠着她,导致她短暂性的精神失常,也就是说蓝可儿的死因是因为有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作怪。

楼主估计是有些道行的人,帖子的重点不是吹水,而是教了网友一个办法,将那看不见的东西“现形”。

就是借用高强度曝光,瞬间看到“那东西!”不久,便有人真的用高强度曝光了视屏,从视屏中找出了“那东西”,并且截图回应,一时间引起很大反响,不过后来立即被网站处理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已经看见,直呼恐怖。“手贱党”或许还能在百度搜出。

不过我劝你们最好别去搜,因为我书中写的人名地方都是真实存在,甚至很多东西不是我凭空捏造,因此你们深究太多,没有好处。

在网上许多晚上拍的照片都有过类似经历,而我印象最深就是《柳州柳侯公园小孩拍照,多了一人》。

内容忽略不说,照片我看过,那小孩背后缝隙确实有一张隐约可见的脸,尤其是那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睛,极其清晰!

而我借鉴了此办法!真的发现头顶趴着一个小孩,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红白参杂,我被吓得不轻。

难怪我没发现手印!原来它隐藏在我头上了!我剥开头发,果然有“鬼印”痕迹!

或许我身上的“小鬼”太小,痕迹显露比较慢,不过也是迟早的问题。

我心乱如麻,感觉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驰,把自己关在房间,这东西在我头上……真的就在我头上!在我头上就算了,TMD还让我看见,这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愤怒,其实很多还是害怕!

“咚咚咚。”

老妈敲响我的房门,这一刻,我心中是矛盾的,因为害怕,我希望身边有个人陪,但是又怕这个脏东西害了我以后又害我的家人。

“我睡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门外没有了动静,我再次陷入寂静的恐惧。

我不敢睡觉,这鬼东西已经侵入我的梦中,我抬头呆愣看着天花板。

“靠!不行……我不能坐着等死,我还年轻,我如今正是帅气巅峰时刻,不能就这样死去。”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平时总是随遇而安,一旦触碰底线,才会奋起反抗!

有了想法,我脑子清晰了许多,立即想起老家的九太公曾经给人“看过”。

当年我虽然还小,不过看着那人被锁在猪笼,抬到九太公门前,场面何其轰动,全村的人几乎都在场围观。

后面我被奶奶抱走,据说小孩子都不准出现。

那猪笼里的那个人的模样,我亦今为止还清晰记得,就像被漂白的尸体一样。

中午的时候,回到老家。

我常年住在广西柳州,户口是广西桂平的,桂平可能没人知晓,但是桂平金田村或许有人知道,因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起义就是在这里开始的。

金田往下一个镇叫做江口镇,是一个江河枢纽,据说当年发洪水,死了无数人,后来筑起大坝。

其中还有个传说,就是做大坝做基础时候,挖出了百米的殉葬坑!

有人说这不是殉葬,而是江口镇几百年死于洪水冤魂,也可说是水鬼。

后来请了大师做了法事,然后定了风水建造“灯光庙”超度,过去了百多年。

而我的九太公,就是灯光庙的看守人,集主持,庙祝一身。

他的名声颇为响亮。开光,风水驱邪等很多事都找他老人家,如今香火还是依旧红火。

中午时候我回到村子,连我家老太婆(奶奶)都没见,直奔灯光庙。

九太公不在,我环视了古朴的灯光庙,虽然破旧,却是很干净,里边供奉的神灵挺多,而我最记得就是里边的一个猪头人身的神灵,我那是小,一看它就乐呵,说他是猪八戒。

事实上它不是,似乎是佛家的“欢喜佛”。男人要是某方面不行,可以来拜拜。(欢喜佛一般都是怀里抱着一个女的,呈现交配姿态,传说猪八戒就是欢喜佛的原型。)

庙的不远,是我吴家祠堂,里边供奉历代吴家先祖,听说我吴家这一脉相当久远。

到底有多远……嗯……三公里那么远吧,大家不要误会,其实我说的是族谱,不是岁月。

来到这里,我终于稍微安心了一些,虽然我知道是心理作用,但是能换取个心安理得何尝不是好事。

现在在我认识的世界,有鬼,但是没有神,有证据表明,鬼是一怪异磁场凝聚物,却没有证据证明神的存在。

这种场凝聚物,有的时候我们叫做魂魄,有的时候我们就叫做鬼,很多东西科学解释不了,或许有一天可以解释,至少到今天为止,仍然还有很多谜团。

我从未有过的虔诚,每一尊神都用心拜了,感觉是有些临时抱佛脚,甚至都觉得自己很不要脸,不过比起性命,不要脸就不要脸吧,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此时,我听闻身后有脚步声走进,我连忙回头一看,是九太公,他很老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跟老妈来这里祈福,如今已经过了十几年,流金岁月。

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年轻男子,面色淡然,不过他的头发很长,让我想起中国的道士。

“九太公我是……”

九太公不等我说完,向我招手,“进来说。”

我跟他进入内堂,正要说明情况,九太公忽然转头,面色凛然,手中持了一块砖头拍向我面门!?

第四章 养鬼4

九太公一板砖拍来,出手很快,我心中猛然一跳,下意识的缩头闭眼。

突然间,我耳边忽然听闻一股刺耳的尖叫,那声音是个小孩的,叫的撕心裂肺,极其凄惨。

我听这声音,很不舒服,好比有人用指甲在生锈的不锈钢上狠狠的刮下,就像刮在我的心上一样。

如此持续了十几秒,那声音渐渐地离我远去,我偷偷睁开眼,发现就太公手中抓着一块朱红色的东西。

这块东西侧面看很像砖头,此时我才看清,这东西乃是一块八卦镜。

“孽障……”九太公喝道,不过他还没说完,背后留长发的年轻男子按住他的肩膀。

“不要打。”他口中的“打”当时我不明白,后来我才知道,所为的“打”就是将鬼打散。

九太公好像对身后的男子很尊敬,将八卦罗盘给了他。

我看着那八卦罗盘从我面前递过,罗盘中间是一面镜子,里边用红线勾画出一个太极图案。上下左右还有四方神兽,朱雀玄武,青龙白虎。

最外边还有八个玄位,后来他们给我解释:乾、震、坎、艮为四阳卦,坤、巽、离、兑为四阴卦。这种道家玄妙我没有兴趣去了解,因为我不信道也不信佛。

镜子里边,我们看到一张扭曲恐怖的孩子脸,就是我撞见的一家三口的小孩。

我怔怔看着这一幕,而九太公与年轻男子都不约而同看向我。

我一怔,知道身上的鬼物已经清除,赶紧与他老人家道谢。

“九太公,我是礼塘村老吴家的,族里排行老八。”我排在第八,我小时候村里边的人都叫我啊八。

九太公与我太公都是亲兄弟,追溯族谱,我们还是一家人。

九太公虽然老,不过记忆不错,当下指着“欢喜佛”跟我回忆从前的往事。

那时候小不懂事,说得我脸色滚烫发红的。

身后的年轻人问道:“你是吴家的。”

“嗯,你难道也是,你是老几?我怎么没见过。”我还以为他是跟我一代的孩子,但是他没有回答,而是打量了我片刻,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天生通灵。”

九太公错愕,神色有些惊喜,看我的目光也是散发灼热。

不过眼下不是跟他们扯家常的时候,我连忙说:“九太公,我还有两个朋友被鬼压身,有一个已经快不行了,还有一个症状比他稍微好一点,应该也挺不了多久。”

“人呢。”

“柳州。”

“这么远……”九太公沉吟,脸色犯难。

而身后的年轻男子说:“写出他们的生辰八字。”他想了想,又补充,“阳历的。”

我连忙打电话给洪妈妈,电话那头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才有人电话。

“吴……洪玉他……”电话那头,洪妈妈夹带哭腔,抽泣不断,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心中有个不详预兆,不过身后的年轻男子飞快的在黄纸写着什么,紧接着他催促我要生辰八字。

愣神的我也没来得及想太多,“阿姨,给我生辰八字,快点!”

“啊?哦……好……”她想了想,直接开口跟我说。

我重复阿姨的话,年轻男子再次强调是否是阳历。

我也确认了,黄纸写完,他将黄纸包成三角形状,然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一句话,重复了几遍。

“啊……”电话那头,忽然听到洪胖子的嘶吼,声音又长又尖,过了十几秒她又跟我说道:“醒了!他醒了……”

我总算舒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刚才洪胖子处境已经是接近灯尽油枯。

“让他们全部出去,房间不要漏光。”

我将年轻男子的话转述给阿姨,她知道我这边有办法,又见自己儿子忽然苏醒,肯定对我是深信不疑。

“那……接下来怎么办。”

年轻男子说:“现在就过去,必须在六个小时内解决。”

我算算时间桂平到柳州至少要四个!扣除余下的突发状况,时间还是很紧急的。

临走时候,九太公给我一个护身符,拍拍我的肩头,意味深长说道:“好好干,对他尊敬些。”

我怔了一下,不明白什么意思,在车上,我问猴子家人要了生辰八字,我大概说了这边情况,他们虽然觉得事情匪夷所思,但是如今已经出现在自己孩子身上,他们不信也不行,至少洪胖子那边有了效果。

于是为了节省时间,我让他们扛着猴子去往洪胖子家。

一路上,年轻男子一直没有说话。我与他坐在一起,略显尴尬,似乎只有我觉得略显尴尬,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张“冰山脸”。

“嗯……你……你叫什么名字。”

冰山脸神色淡然看向我,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吴祖。”

“吴祖……呵呵,差点就是吴彦祖了。”

冰山脸问:“吴彦祖是谁?”

我皱了皱眉,他竟然不知道吴彦祖是谁,我毫不吝啬给他科普。

“吴彦祖你都不知道,他是我的偶像,身材高大,相貌帅气,是不少女生的男神!”

“男神?是什么……”

我现在有些怀疑,他跟社会脱轨很久了,这也难怪,他可能是个道士,一直都在深山精静修,道行高深。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他师傅让他下山投靠九太公,然后九太公对他道行高深敬畏,因此临走时候让我尊敬他,一定是这样。

“男神就是……帅得成神!很多人把他当做神明崇拜……”

冰山脸听闻以后,默默的看向车窗外,双眼尽显忧郁,其实他长得挺帅,加上这股忧郁的气质绝对可以吸引妙龄女子的眼球。

我一个人在他旁边像个傻子一样说得起劲(后来我才发觉自己傻)。人家鸟都不鸟我。

下车以后,因为是下夜班的时候,往来车辆极多,最后在总站打了一辆摩托。

来到洪胖子家的时候,两家的家人在一口等候许久,有的静坐,有的徘徊,其实谁都紧张得不行。

猴子的外婆见我两回来,一把就抓住冰山脸的手。

“大师,求求你救救孩子!”

我一郁闷了,为什么他们都不关心我一下,我千里迢迢赶回来,来回两趟,最累的是我,好歹你给我倒杯水。

冰山脸看了周边一圈,松开了猴子外婆的手,走到洪胖子家中财神面前,拔出香鼎的香杆,抓了一把香灰,而那香鼎被他随手放下。没稳住,掉了下来,香灰满地都是,我们都愣了。

“糯米。”

他上楼了,而我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阿姨,那个……糯米。”

“要多少?”

“额……有多少给我多少。”我随口说道。

迈着沉重的步子上楼,冰山脸见我扛着一袋东西……眼神有些怪异。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你背着的是什么,我让你要糯米。”

“这……就是糯米。”

冰山脸愣了两三秒,语气有些无奈,“我只要两抓。”

我……我心中那个无语,老子竟然蠢到把几十斤的糯米给背了上来。

“糯米来了。”

“在他们周边地上撒一圈。”

“啊?我来……行不行?”

冰山脸微微皱眉语气再次有些无奈,“散糯米很难么。”

其实我当时不是这个意思,我想我没有你的道行,所以不知道撒的糯米没用,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不管谁撒,对鬼有用就行。

散完了糯米,冰山脸给我两条红绳,我没问他是做什么用的,他也就不答。

然后我们就坐着,一直过去一个钟,此时刚好是冰山脸之前提起的六个小时。

洪胖子骤然开眼,漆黑的房间内微弱灯光将他的脸色映青黑色,很像香港鬼片电影中的鬼附身!

“啊!”

洪胖子忽然弹了起来,大叫了一声,额头青筋突兀,嘴角青口水直流,吓得我滚了一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生猛的画面。

冰山脸镇定如山,右手点在胖子眉心,最近念叨什么……手中香灰对准洪胖子一撒!

洪胖子叫得更加凄厉,两手疯狂抓头,头发都抓出一把,生怕他把头皮也给扒了下来,忽然间他全身一软,重新躺回床上。

香灰漂浮在空中,就在洪胖子倒头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东西冲了出来。

那东西走了出的时候,碰到了地上糯米,浑身一颤,甚是惊恐。

“趁香灰没有沉淀,过去用红绳捆住它。”

“啊?我?”

冰山脸惜字如金,多余的话他不说,就在一旁看着。

我自然是很害怕,这可是鬼!不过想想,就算我出事还有冰山脸垫后,一咬牙,弄了一个活结,快步走进,从上往下套住。

香灰那团影子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而我手中的红绳就在半空漂浮着。不是亲眼看见,或许又以为是什么魔术。

往后的事情,都是我来,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我做起来更加熟练,冰山脸就在一旁看着,始终没有做声。

他就地写了一张黄符从红绳上方一拍,黄符在半空停滞了一下,感觉就像拍到了什么东西而停顿。

后来我知道这是封印,将符纸烧了,两个鬼算是彻底完了。

清晨空气有些冷,但是闻起来很舒爽,阳光透过窗帘,射在我的脸上,阳光许久不见……呵呵,才一个晚上而已,仿若过了一个世纪,我伸了一个懒腰,心情也随着筋骨舒张起来,迎接重生后的第一天。

冰山脸在我身后拍了拍肩膀,还是那个脸色,“你过来,有些事情跟你说。”

我在广西养小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在广西养小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为你,在劫难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为你,在劫难逃》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为你,在劫难逃目录预览:第一章劫后重生第二章收点利息第三章不再爱你第一章劫后重生我知道,爱一个人是劫,有人劫后重生,有人在劫难逃。——苏晚情冬日,江城城北墓地。苏晚情撑着伞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走到一块空墓前停下。这里,曾经是她死后睡的地方……苏晚情蹲下身,轻轻的抚了抚空空的墓碑,这里,应该是贴着她的照片的地方……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苏晚情勾起一抹笑。既然老天她重活一次,她绝不会再那么傻。那么,冷夜冥,秦雨诗,他们欠她的,一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我以温柔献深情》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我以温柔献深情》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我以温柔献深情目录预览:第一章必须死第二章我回来了第三章不知疼痛的机器第一章必须死城中医院。“许小姐,因为您摄入的营养不够,宝宝比正常的孩子偏小,这是我给您开的一些营养品,平时记得多吃点好的补充营养,不要影响了宝宝的发育!”许安然看着手里医生开的药物单,轻抚着自己七个月看起来却只有五个月的孕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的,谢谢。”许安然将药物单放入口袋,没有去药房,便直接开车离开了医院。她并非不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只是说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执迷不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执迷不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目录预览:第001章结婚当晚我才发现……第002章不可言说的party第003章亲密接触第001章结婚当晚我才发现……高考结束那年,我要嫁人了。对方是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少的可怜,肚子上的肥肉却是一颤一颤的,但是爸爸却执意让我嫁过去,只因为这个男人能帮家里填补上几十万的外债。当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来不及欢呼雀跃一下子就懵了。爸爸好赌,输得已是家徒四壁,妹妹又因为尿毒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乡衣》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乡衣》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乡衣目录预览:第001章王艳大姐第002章玉嫂第003章她是独一无二的第001章王艳大姐这会儿,背着双肩包的刘旭正站在马路边上的树下乘凉。乘凉是其次,他正在等过路车,他的目的地是生他养他的大洪村,学成归来的他打算在村里开个小诊所,替乡亲们看病。在刘旭三岁的时候,他爸妈就生重病走了,之后他就跟那时候就已经是寡妇的玉嫂一块过日子。玉嫂身子弱,不会干重活,所以那时候他和玉嫂基本上都没什么收入,就靠着种菜以及乡亲们的接济过日子。说得夸张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狂野美人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狂野美人沟》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狂野美人沟目录预览:第1章山村活寡第2章和妹妹滚床单的问题第3章挖到古钱币第1章山村活寡“咱们的生活真幸福,幸福的生活像花朵……”二狗今天很高兴,嘴里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调子。今天非常顺利,是二狗到砖厂以来,赚的最多的一天,刨除油钱,有三十多块的利润。“二狗……”二狗刚刚回到家门口停好手扶拖拉机,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还带着火药味。“婶,你这是咋了?”二狗奇怪的看着怒气冲冲的刘月苗,心想难道那天不小心抱了她一下,抱出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此生不顾,向南浔》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此生不顾,向南浔》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此生不顾,向南浔目录预览:第1章闪婚新妻第2章反击狗男女第3章被疑炒作第1章闪婚新妻唐宁在单身派对上喝得有点多,所以被未婚夫带回了公寓,只是当她头疼欲裂的睁开眼时,却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一对男女正在动情的激吻。唐宁犹如被雷击中,呆滞的看着两人在她床边吻得天翻地覆,心里的愤怒瞬间裂开。“雨柔,别乱来,唐宁刚睡着!”男人克制的揉着女人的腰说道。“怎么?怕你未婚妻醒来?”墨雨柔带着怨气问道,“明天你们就结婚了,这一夜,你给我吧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逆天保镖》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逆天保镖》在线全文阅读书名:逆天保镖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很急第2章占尽便宜第3章你怎么不去抢啊?第1章美女很急清晨,火车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正是七月,晨曦透过窗户照进车厢里。叶离慵懒的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风景。车厢里零零落落的坐了人,毕竟来昆仑山旅游的人不多。火车也只是经过昆仑山这边,而火车开往的目的地是繁华的静海省。“说什么也不要轻易回昆仑山了。”叶离暗暗捏了捏拳头。他又开始幻想连篇。“到静海之后第一件事就要把处男之身给破了。不然也太丢人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姑娘你别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姑娘你别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姑娘你别跑目录预览:第一章雪姑姑第二章报仇第三章此生第一次第一章雪姑姑七月下旬烈日当空,半人高的玉米地里,一个少年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地在田里锄草。这十七岁的少年名叫王小猛,虽是在锄草,但是时不时的会抬头看看前面同样弓腿弯腰的姑姑,看着姑姑挺翘的屁股在前面富有节奏的一颤一颤的,王小猛猛咽着唾沫,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从里往外开始冒热气。王小猛虽然管赵菲菲叫姑姑,但是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而王小猛之所以叫她姑姑是因为按照村里的辈分来看,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处处繁花处处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处处繁花处处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处处繁花处处锦目录预览:第一章娶我为后第二章登基大典第三章把孩子还给本宫第一章娶我为后庆历年冬,先帝年迈驾崩不久后,储君逸王也病重薨逝。群龙无首,当初被贬塞外封地的前太子召回临危受命,接管朝政。举国欢庆!但后宫深处——温如歌跪在雪地里,身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素衣,上面血迹斑驳,破碎的衣服里都能看到那皮开肉绽的伤口,鲜血淋漓。这哪里还像是高贵的相府千金、逸王钦点的王妃?北唐修回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打入天牢,酷刑折磨了三日,

  • 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1推荐小说之《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情缘随风爱淡淡目录预览:第1章扔出去第2章祸害遗千年第3章故意烫伤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不认得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