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我的鬼婚老公在线阅读

2018/1/3 3:33: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的鬼婚老公

:鬼缠身

我是被他收养的,从前听他说,我的父母已经过世了,临终前把我托付给他。说明http://www.xbxysw.com/我师傅是个渡魂者,所谓渡魂者,就是将死去之人的鬼魂,引渡到阴曹地府,也可以招招魂驱驱鬼什么的,这种职业说得简单粗暴点,就是个神棍。

即使有这么个师傅,我还是不信这些东西,以至于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跟他学过一招半式,也没有了解过什么鬼神的传说。

师傅听了我描述的的事情的经过,他一边剃胡子一边说:“臭丫头你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一听就愣住了,什么叫做我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我平时晚上不出门更别说会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师傅你逗我呢,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虽然我是你徒弟但是我从来没跟你出过委托更别说碰上鬼啊什么的,要真有,也是你带给我的!肯定是你招惹上什么吊死鬼赖皮鬼然后来找我寻仇!”

师傅瞪了我一眼,明显是不屑我的不满,慢悠悠的说道:“你碰上的这鬼啊,不是你主动去招惹的,而是他要缠上你。”鬼缠人有三种说法。

第一种是自身阴气重的,鬼魂很喜欢依附在这样的人身边吸取阴气,致使被者死亡从而壮大自身的力量修为。网站http://www.xbxysw.com/

第二种和第一种差不多,只不过鬼魂会等人死亡的头七上亡者的身,一般这种鬼都是有未了的心愿或者留恋人世。

第三种就是可能性极小的说法,传说阴间鬼界中有一定地位的鬼魂,会在人间挑选妻子作为冥婚。被选者一定是身份特殊且阳气少得女人,鬼魂会一直缠着女人增加女人身上的阴气,阴气则会引来附近的厉鬼,只不过厉鬼不敢近身只好从身边的人下手。时间长了女人的身上就有了要与她冥婚的鬼魂身上的气味,从而与女人冥婚。这个季节即便已经进入夏天,刚下过雨的清晨还是有些微凉。我蔫吧的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转动着面前装着茶叶水的杯子。

师傅则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大口,很享受的把烟慢慢喝出去,另一只手剥着花生米,一个一个往嘴里送。小说:我的鬼婚老公在线阅读

我不知道怎样问师傅我是被哪种鬼缠身,但总之,被鬼缠身总是不好。

“还有一点忘了告诉你,鬼魂与人类冥婚是因为与人类双修可以快速增长修为,反之人类的精气会被反噬吸光,精气足运气好的不会那么快因为精气被吸走而死,精气少运气又不好的经过一次双修就会死。”

所以,我得出了个结论,不管是哪一种鬼缠着我,我都会死咯。

“我觉得你肯定是吓我。”我朝师傅翻了翻白眼,心里明明已经确定了我自己要玩儿完了的事实,嘴上却还嘴硬。

“你要是不相信,今天晚上你别回学校,待在家里,晚上就让你见到那鬼。”师傅不依不饶,每一句话都像冷冷的冰雨在胡乱的拍...

“那你倒是说啊!是什么鬼缠着我啊!”凌晨两点钟。网站http://www.xbxysw.com/

我听师傅的话搬了把椅子坐在松树底下,师傅不知从哪端了碗装着柳叶的水,这个季节还有柳叶我也是蛮佩服师傅的。

他让我把水喝一半,然后把自己的手指咬破血点在额头上,再把柳叶上的水往眼周涂抹,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让我照着做随后就去了前厅。

我直溜溜的瞪着那碗浑浊的水,不知道里头加了些什么东西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这么臭的水我可不喝!我把水往身后的松树里倒了一半下去,之后割破手指把血抹在额头上,再把柳叶从水中挑出来把柳叶上的水涂在眼睛的周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毫无动静,我背靠着松树困意渐渐袭来,只是一有个风吹草动我就会敏感的四处张望。当我彻底清醒时,昨晚看到周茉死时表情的恐惧感突然侵袭,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该回头看看身后是不是站了什么人还是继续像个木头似的坐着不动。

:周茉归来

头顶上掉下来一根松针,正好落在我脚边,我弯腰想要把它捡起蹂躏一番好转移我的恐惧。原文xbxysw.com

就在我弯腰的一刹那,头顶被冰凉的类似于液体的东西滴到,之后那种液体越低越快,像是下起了毛毛雨一般。

我本能的擦掉顺势流向额头的液体,一看手心却发现那竟然是殷红的粘稠液体,还散发着一股腥臭!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我前面,满身的血,红色的液体顺着发丝往下低。她的脸已经扭曲了,但我还认得出她就是死去的周茉!

我惊慌失措的从椅子上跌落喘着粗气,扶着树干躲到树后面,周茉又忽然消失不见了,我赶紧跑向已经关上大门的屋子前,看着关上的门还有门口贴的两道符心里暗自不痛快的骂着师傅竟然丢下我不管!

“救命啊师傅!救我啊开门啊!!师傅!”我连踹带撞的蹂躏门,没想到这门竟然纹丝不动,师傅也没有出来救我!

我吓得快要哭出来了,如果还能活着我一定不要再听温川的话!我忽然感到身后阵阵凉意,回头看时,一张扭曲恐怖的脸被放大在我眼前!

“都是因为你...”

周茉一张嘴,就有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嘴里的血块使她话说的也含糊不清。周茉一双都是血的手朝我伸来,我连躲都来不及躲就被她摁在门上,脖子被狠狠掐着,我拼命挣扎,她的力气太大丝毫没有动摇一点。我宁可相信这是场噩梦,但我切身感受到了疼痛和窒息感时我意识到。

周茉,那个死去的周茉,她真的回来了!

她是在怪我让她一个人进厕所还是因为师傅所说的那个原因,我被鬼缠身引来其它厉鬼,厉鬼害不了我就害倒霉的周茉。

周茉一遍又一遍跟我重复着那句话。小说:我的鬼婚老公在线阅读

“都是因为你...”

这句话像是炸弹爆炸的声音一般在我耳边一直一直的响彻贯耳。我逐渐感到浑身上下都软了,甚至是眼前周茉的脸也越来越模糊,氧气也慢慢被抽干。

难道我温缨就这样没命了?

正当我闭上眼睛准备好就这样死在周茉双手下时,窒息感忽然就消失了。睁开眼睛周茉已经不见了,我已经没了力气,直接瘫倒在地上,冷汗已经将衣服都侵湿了。

眯着眼看着我前一分钟留恋不舍的世界,却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蹲在我身边笑着看我,我却慢慢睁大了眼睛,因为我看到周茉面目狰狞的出现在他身后....也许这个男人和周茉是一伙的,不管是不是一伙的,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茉一只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原本白净的衣服上出现了一道血手印,男人嫌恶的瞪了一眼,迅速的转身反手掐住周茉的脖子,一只手就把周茉举起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快的让我根本就没有回顾的余地。

“你要报仇,找错人了。”

男人背对着我,语气阴狠极了。对比这个男人,原本在我眼里无所不能的周茉的鬼魂变得极为弱小。

周茉一声不吭,她面对这个男人似乎很是畏惧,男人松手并扯住周茉的衣服领子,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脚尖点地瞬间便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我看的傻了眼,长这么大头一次碰上这种事情。

而我也没看清那男人的面目,只知道他穿一袭白衣,救了我之后无声息的消失在黑夜里。

:温溪怀

羿日清晨。

我被人从睡梦中推醒,睁开眼那个人正是昨晚对我见死不救的师傅!

见到他之前醒来原本还是眼睛惺忪,见到他之后我目瞪如圆珠。“温!川!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救!我!”

师傅瞥了我一眼愣是装作没听见,伸了个懒腰,乐呵呵的往院子里走开始晨练。

“你别不说话啊!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给我说话说话说话!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三两步的跨到师傅跟前,抓住他的肩膀拼命的晃啊晃。“你坐坐坐,我跟你说,大清早的就瞎嚷嚷,再把鬼招来可别怪我。”

我松开师傅,双手抱胸,看他能说出什么花。

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玉坠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慢慢开口说:“你不会死的,他会保着你。”

师傅盯着那玉坠子,难道是那玉坠子会保着我吗。

“破坠子能干什么事...”我鄙夷的看着师傅手中的玉坠子,那坠子成尾形,通体晶莹,内含殷红的色泽似于被血侵染过。“别乱说话,这坠子不是普通的坠子,我又没说是这坠子保你。”师傅用衣袖细擦坠子,看起来这坠子对他来说很重要。

“那...是什么?”我坐在师傅旁边,问道。

“是鬼啊。”

师傅这话一出我就不开心了,鬼为什么无端端的要保我命。而经过了这两天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办法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的事实了,师傅说什么我都相信。

“鬼?”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鬼能够保我一命,莫非是昨天半夜就了我的白衣男子?

“四大鬼帝中酆都鬼帝座下弟子温奚怀。”

温?和我还有师傅是一个姓。

“师傅啊...他是不是你的祖宗啊...不然你们怎么一个姓,你还知道他的身份。”

“诶温缨,我问你几个问题啊。”

师傅先前明显一愣,而后双手放在腿上,坠子在桌子上被刚出升的朝阳照的透亮。

“我是师傅还是你是师傅。”

“你...”

“我最大还是你最大。”

“你...”

“我更厉害还是你更厉害。”

“你...”

“那你顶嘴顶个什么鬼?”

从师傅那里听说,温奚怀是鬼界四大鬼帝中酆都鬼帝的座下弟子,生活在鬼界咸阳城宫中,死前是秦朝王族中人。

死后入阎罗殿时试图逃出阴间,大闹了阴间十殿,最后被酆都鬼帝收服作为座下的第一弟子,酆都大帝为他修建秦朝咸阳王城供他居住。

温奚怀在鬼界生活千年,为增强修为曾多次入人间寻找可作冥婚的妻子,每一次双修都会使人死去,但也使他修为大增。

他这次选我作为人选,时常附在我身边,因此我身上阴气加重引来了四周以屠杀人类为乐的厉鬼冤魂,每每厉鬼想对我下手时因为闻到了我身上温奚怀的气味就转移了目标,于是周茉便成了被厉鬼害死的对象。

周茉死后得知她的死多半是因为我,但她修为低戾气少不能和害死她的厉鬼抗衡,更别说温奚怀这种阴间的大人物,只有在我想要唤出温奚怀时借机出现意图报仇。

师傅那天晚上给我喝的柳叶水中掺了土地庙中的香灰和泥土还有可以打鬼的柳叶,我喝下就算招来的是周围的厉鬼也可以保我平安,只是我闲臭...差点自己作死害死了自己。

温奚怀并不是每天都附在我身边,在晚上时他就会离开回到阴间,结果我在想要唤出他时他来迟了,只是也来的巧刚好救了我。

师傅知道有温奚怀会助我,也为了让我和他见上一面,更想安静的睡个好觉,在门上贴了两张符,一张镇鬼符,一张吸音符。

镇魂符是为了以备突然来袭的厉鬼,吸音符是为了不听我见到鬼时的尖叫以免吵到他睡觉。

听完之后我哀叹了一声,感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地恶意!

:入阴间

我并没有回学校,而是一直窝在房间里的床上,我怕一回学校又会引来厉鬼残害身边的人,待在家里是最好的办法,就算有厉鬼要来也会被师傅降服。

可待在家里也不是长久之计,我总要有一天得回学校,况且温奚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找我行冥婚,想躲也躲不了。

“在想我啊。”

没错!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温奚怀竟然从墙内走出来,仙袂飘飘,步伐轻盈。

“你,你别过来。”

我退到墙角,被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吓到,看来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仅不能说鬼还不想,这想着想着就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过了今夜,我们俩就是夫妻了。”

温奚怀笑着,坐到我身边。这句话似乎是每部电视剧中有关于先婚后爱的剧情中都会有的台词。

我心中暗道不好,今晚这货就要侵犯我吗!!

温奚怀伸手抱住我,突然的拥抱让我很是意外,他身体格外冰凉,我贴在他胸膛竟然听不到心跳。

大概这就是被鬼魂拥抱的温度和感受。

神志清醒的我当然没有被这个冰冷的怀抱所迷惑,使劲的想要推开他,他却越搂越紧。

我瞧见他身上有白光正在往外散开,逐渐包裹他的全身,白光也蔓延到我身上我发现我身上被白光所蔓延到的地方竟然消失了。

阴间咸阳城宫位处之处是人间咸阳城的地下,咸阳城宫外观酷似秦时的皇宫大院,宫外的街道两旁则是匆匆飘过的阴魂。

街上也有贩卖东西的鬼商客,出售着一些人间的稀罕物,或是人间从来没有的东西。

温奚怀带着我从咸阳城上空行过,阴间的天是黑色的,黑云滚滚,黑风阵阵。遍地则寸草不生,黑色的焦土如同被烈火烧过。

一瞬间周围所有的景物都变了模样。

白色的纱缦被阴风吹起,层层纱缦遮挡住前方的路。温奚怀牵着我撩起一层层纱缦,缓缓走过一条幽暗的走道。

当温奚怀停下脚步望着我,而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口棺材上,再去注视墙壁上的壁画,净是些我看不懂的文字。

我这才意识到,逃!

但我又怎么逃的出去,就算逃出了这里又怎么回人间,这四周可都是鬼魂啊,一个不小心就被弄死了。只不过如今在我的面前,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鬼魂,我都不知道在见到他之后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既然已经是将死之人又有什么好怕的,我甩开他的手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警告你啊咱们人鬼殊途就算你想增强修为也不必找我吧我好不容易逃过一劫还是你救了我现在你又要害死我,我的世界观都毁了啊啊啊啊!!真是日了狗了...”

“你说什么?”温奚怀眯着眼睛看我,我一下子就绕过棺材用棺材作为掩护遮挡住身体。

“我,我,我说,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就一头撞死给你看!”这话说是这么说,做不做且是另一回事。

温奚怀一挑眉,双手搭在棺材上。“你大可以撞死,你死了变成鬼魂,你的肉身头七还没过,我照样可以和你的肉身行冥婚,还省了你这层麻烦。”

听了温奚怀的话,本来认为可以威胁到他,瞬间被温奚怀的一句话弄得要开始抓狂,接踵而来一句:“你,你想奸尸?!”

温奚怀的目光转向墙上稀奇古怪文字,嘴角微微上扬。“时间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让我在多活一下!不然咱俩同归于尽!”

前半句话是在我听到温奚怀的话后所说出的,后半句是我摸到口袋里的打火机所说出的,因为听说鬼怕火,所以自从周茉的事件后我随身都会携带打火机。

温奚怀哪里肯听我的威胁,在一秒钟的时间化作有形的身影穿过棺材,然后抱起我以一种很轻松的方式一跃而起再稳妥的坐入棺材里。

:冥婚

随后他的右手手指并拢做出刀型割破了左手的手掌,我清楚的看到他手掌被割破的位置有溅起形似于火花的东西,那大概是鬼魂的血液吧,我还没反应过来也被他割破了手掌。

“鬼籍中记载,凡任意鬼魂修为大于百年便可以去人间寻找冥婚的妻子,被选人一定是处女之身。在附其身旁直至有己气味之后在三日之内将其带回阴间己睡的棺材内行婚。行婚时男女必将手掌割破双掌相对,使血液融合方可行婚。”

温奚怀一边说着,一边和我双掌相对,我能感觉到的是被割伤位置的血液正不停的往外送,我还感觉到正有另一种东西往伤口里窜入.

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到血液流失,第一次和一个鬼面对面那么久还是要行冥婚,我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他并不像周茉有一张恐怖的脸,束发簪绾,白白净净的有古代的书生的气息,他是秦朝人,可我并未在任何秦朝历史的书籍中看到过有关于温奚怀这个人的记载。

行婚完毕,温奚怀离开了,我正纳闷他去哪了,从纱幔后走出来一个黑衣男子,英气十足,唯一不足的是额头上有一道疤痕。他手中抱着白色的棉被,递入棺材里。

“主人去内殿了,请你自行更衣,裹上它我会带你去见主人。”

男子转身对我闭目不见。

“为什么?”我坐在棺材里,手中是刚刚男子递来的棉被。

“主人需要完成这一次修行。”

他一说道修行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岂不是要和温奚怀双修了?一旦双修不就等于我的死期到了。

“我不要!”

我将手中的被子丢在地上,黑衣男子走到我跟前,一只手抓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声音冰冷至极,说完重重的把我甩开。

“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杀了我我也不要,我更不可能会和鬼一起!”

男子听我说完怒视着我,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似的。

“那你就别想离开鬼界了,待在幽冥牢里去吧!”他手一挥,周围的事物开始不停的变化,原本坐在棺材里的我,不知怎么的竟坐在一块圆石上,圆石下皆是黑色的潭水,潭水中不停的伸出一只只苍白的手。

耳边有凄呖的风声和鬼魂的哀嚎,时而身感自己处于海底时而身感自己处于火海中,让我觉得我自己是否处于十八层地狱之中!

黑色的潭水中一双双手不断的伸出来,隐约会看到人脸冒出来,有几双手正朝我所在的圆石伸来,甚至有的已经抓到了我的裤脚,企图将我扯到潭水里。

这情景比周茉来找我复仇更加可怕!

我试图寻找黑衣人的踪迹,可净是一望无际的潭水,这就是黑衣男子所说的幽冥牢!

这幽冥牢即便是会漂浮的鬼魂也逃不出去,一望无际的黑潭水就算精疲力尽也找不到尽头!

被抓到这连个能和我说话的人都没有,全都是只会鬼哭狼嚎的鬼魂,一不小心我还会被拖到黑潭水里,说不定就变成了这潭水里的鬼魂的其中一员。

我认命了,也不喊也不求救,反倒回忆起了这两天发生的事。

如果不是因为温奚怀,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一群鬼魂围着,都想把我拉下水,师傅这时候也不可能会来救我,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这里,就算他知道他也认为温奚怀不会把我怎么样!

人在绝望时最容易累,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躺一躺,这几天来没睡过觉还遇到了那么多诡异可怕的事情。

我的鬼婚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鬼婚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重生禁爱:傅少求别撩4章

    原标题:重生禁爱:傅少求别撩4章书名:重生禁爱:傅少求别撩第四章:宝贝侄女,我们来日方长~从自己爬入房间的那一刻,自己还完全的不能确定她就是自己的侄女,听见自己大嫂李安然的声响,这才肯定的毫无疑问!既然是侄女,那么就要让她好好看看身为叔叔的“威严”!傅童染死死的看着面前可恶的咬牙切齿的男人,不知道在犟什么?“好吧,那你继续睡,妈就在隔壁,你放心。”李安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看着紧闭的冷门,转身就要走!傅南宸一看外头有动静,一只手的力气竟然也能把怀中的女人给紧紧的揣在怀中,另外一只手明目张胆的放在

  • 婚途漫漫:追爱倒计时4章

    原标题:婚途漫漫:追爱倒计时4章小说名:婚途漫漫:追爱倒计时第四章用在我这里浪费时间白夫人气势汹汹的冲进病房,浑身怒气的站在病床前,丝毫没有因为眼前的是个病人而有所收敛。“伯母。”华安婕扶着床沿坐起来,面色不卑不亢的看着白夫人,“这里是医院。”华安婕心里明白,白夫人对她的不满和排斥,是因为她的母亲是白伯父的初恋,这样尴尬的身份注定她们没法和平相处。“华安婕,我不想跟你废话,马上离开成洲,白家儿媳妇不是你能随随便便肖想的!”华安婕扯了扯嘴角,看白夫人的眼神仿佛在看不可理喻的人,“伯母,这话你应该跟

  • 一爱成瘾:权少,求放过4章

    原标题:一爱成瘾:权少,求放过4章小说书名:一爱成瘾:权少,求放过第四章爱是做出来的“没关系,我相信爱是做出来的,我喜欢先买票,后上车。”宋少权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穆时染内心的那点小九九,淡淡的开口说道。穆时染看着宋少权,心里在想,他们也不认识,她今天离开酒店了之后,她就是不去民政局,到时候宋少权也找不到她了,这样她就可以不用负责了,刚才她怎么没想到呢,她真的是太聪明了,早知道的话就不跟他说这么多的废话了。“穆时染,穆家的掌上明珠,有一个哥哥,你父亲叫穆斯林,有两位老婆,你是小老婆所生的,你目前在传

  • 娇妻在上:霸道总裁放肆爱4章

    原标题:娇妻在上:霸道总裁放肆爱4章小说名字:娇妻在上:霸道总裁放肆爱004许久不见男人有张近乎完美的脸。郑斯年的相貌在男人中也算上等,但跟眼前的男人比起来,却低了不止一个等级。眼前的男人,举止优雅,处处透出久居高位者的睥睨和清贵。“纪总,久仰大名——”郑斯年已经笑着上前。哦,原来他就是纪南城。安笙满耳朵都是郑斯年讨好的声音,纪南城好像除了“嗯”“哦”之类的话儿,什么都没说。安笙立在郑斯年身后,双目胡乱瞄着,与纪南城的目光不经意碰到一起。纪南城目光如许,薄唇微翘,“郑太太,许久不见。”安笙的脑子

  • 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4章

    原标题: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4章小说名字: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第4章你误会我了“什么东西?”乔姻姻问道,心中同时有些诧异,这件事情怎么又和顾然远有关系了呢?“至于是什么,时候到了之后我会以邮件的形式告诉你的,你现在可以回去了。”那沙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乔姻姻听到那人的话,微微一愣,就这样谈完了?她心中焦急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让她心中不免有些不满。“不能先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吗?”乔姻姻不死心的问道。“不能。”然而回答她的只有简单的两个字。随后乔姻姻再度被带上头罩,一路送回了之

  • 限时婚约:新妻不好追4章

    原标题:限时婚约:新妻不好追4章小说名:限时婚约:新妻不好追第4章你不是我护士冲进来拉开两人,身后是江静萱拜托顾席城带着她过来。一进门,江静萱便松开顾席城的手,走过来抓住江母的胳膊。“妈,不怪项小姐,都是我的命……”江母眼眶一热,松开项宁,抱着江静萱痛哭不止。安抚好江母,江静萱又走过去冲着顾席城扯出一丝笑意,“阿城,项小姐挺好的。我祝你和她,白头偕老……”“静萱!”顾席城皱眉,黑眸在听到项小姐三个字的时候,划过凉意。“她还不配和我白头偕老!”项宁瞳孔紧缩,旋即抬起头看着面前这群人。“说够了吗?说

  • 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4章

    原标题: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4章书名: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第四章工作“喵呜”“喵呜”早上黎承瑜是被公园里的流浪猫吵醒的。看着这些可爱的被人抛弃的小生物,她竟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抱起一直围着她在转的橘色小奶猫,小奶猫也不怕人,用一双碧绿的双眼无辜的看着眼前狼狈的女生。“你说,我们是不是一样呀,恩?无家可归,哎,还要饿肚子。”黎承瑜蹲下来一边搂着猫咪,一边发着牢骚。“喵呜”小奶猫舔舔前爪,蹭蹭黎承瑜的手背,像是在安慰她。“唔,谢谢你呀,现在我要走啦,去找份工作,等晚上回来找你好不好呀。”她温

  • 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4章

    原标题: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4章小说名称: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第004章就是为了来大马路上吹风?柯以默有力的臂膀稳稳的接住。秦浅娇小的身子像无尾熊般趴在他的怀里,她好软,而他宽厚的胸膛就像一堵墙。厚实而安全。柯以默性感的鼻尖挨着秦浅的发丝,她淡淡的体香飘来,惹的他浑身躁动!柯以默的眼神里闪过别样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打量着怀里的小女人,眉眼里透着旁人看不明白的深意。秦浅移了移步子,将身子从柯以默的身上微微拉开了距离来,忽而轻轻的一笑,媚眼如丝,伸出素白的手指,将他的下巴挑起了来

  • 我曾去过的世界4章

    原标题:我曾去过的世界4章小说名字:我曾去过的世界第四章:你真冷血“妈。”简如乔慌忙的喊了起来,她和亦辰都这样了,哪里还能去找他借钱啊,而且他的钱是他韩亦辰的钱,她一向都不喜欢用他的钱。她爱他,所以愿意没名没分的跟他在一起,忍受着流言蜚语,可她自己心里清楚,她不是外人说的那样是为了钱才接近韩亦辰的。“亦辰的钱是他辛辛苦苦才赚回来的,而我又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怎么好意思同他借钱啊。”“小乔,我知道你难做,也知道你不想让别人误会你跟着韩亦辰是为了他的钱,所以以前你拦着我不让我去找韩亦辰借钱我都答

  • 爱是一场救赎4章

    原标题:爱是一场救赎4章小说名字:爱是一场救赎第4章让人紧张的独处我那时太单纯了,去容易,走哪有那么简单,一个自称经理的人说我签了什么合同,就要留下来上班,还给我灌了不少酒,后来闹到走廊上,好多客人出来围观,那时我急红了眼,抓着一个男人就说:“带我走!”我当时只想赶紧逃出那个地方,而那个带我走的男人就是顾辰!在我短暂的二十年生涯里,一直是个乖乖牌,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醒来后我和顾辰躺在一起,浑身一丝不挂,他盯着床单上一抹腥红发呆,之后就对我说要我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