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悬壶济世,千金侯妃》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0:06:50 来源:网络 []

书名:悬壶济世,千金侯妃

第一章 侍郎府的病千金

疼——

那种疼就好像身子躺了太久生锈了似的疼痛,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版权xbxysw.com

“五小姐,你醒啦。太好了,快来喝药。”

叶素睁开眼,入目的是蓝灰色的帘子,红木纸糊的窗子,屋内摆设简陋,但惟独的几个花瓶看似价格不菲,像是古董。

闹不清这是哪里,但像是古代……

之前和好友结伴登山,结果到达山顶的时候太过于兴奋,所以脚一滑从山顶上滚落下来,昏迷前一刻看到的是朋友焦急,害怕,呼唤的脸,怎么一醒来就在这儿?

是被救了,还是穿越了。

“喝药。”来不及探究,之前那个妇人把药碗凑到面前,叶素皱了皱眉,扫了眼妇人,推开碗,直接看向她身后的梳妆台。

里面的铜镜恍恍惚惚映出自己的脸。小百姓养生网

枯黄瘦弱的脸,大大的眼,好似重病在身一般,有气无力。一身白色麻裙,束起来的的长发。

还记得自己之前是齐耳短发,难道有人给自己接了头发?

用手抓了抓,完了,还真是穿越。

穿就穿吧,看着自己这副身子,大抵是以前的主人想早早投胎转世,然后留下个破烂躯壳给自己,气丝羸弱,就算是她也活不了几天的样子。

一股子药味充斥鼻孔。

叶素皱着眉朝这妇人的碗里看去,掉瓷的青花瓷碗,里面是黄乎乎夹杂着黑色的杂质中压。

这味道,这么像马钱子。最新最热小说《悬壶济世,千金侯妃》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虽然夹杂了 别的东西遮掩气味,但是那一股子凌冽的独特喂,她可是记忆犹新。

“这是什么?”

“小姐病了,夫人请大夫来看过,大夫给小姐开的药,主要还是调养身子的。小姐身子太弱了,喝了药才好的快。这里面有不少名贵的药材,夫人怕小姐害苦,还特意让丫头煮药的时候往里加了蜂蜜。”夫人说了说把药碗又凑在叶素跟前儿,“凉了就不好了,小姐快喝吧。”

真是下了血本,这夫人……自己应该不是她亲生的吧,变法的想要自己死。糊弄她一个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吗?

要知道她不止是恰巧医学院的,还是恰巧学中医的。说明xbxysw.com李时珍就是她的偶像,没事就捧着那本草钢木来着。

现在拿着马钱子这么普通的草药来害她,还说是给她补身体的。丫丫的,自己现在动动手指的力气都费劲,这一碗药下去还不一命呜呼?

叶素眯起眼,把药碗推开,看着不远处的丫头,“请这嬷嬷离开,我有些累了,吃不下去这药。”

刚刚就有观察这丫头,年纪约莫十五六岁左右,一身淡黄色长裙,梳着丫环头饰。眼神看着自己无一不透着担忧。应该是自己人,不像这妇人,一心想喂自己喝下这毒药。

丫头见叶素发话了,走上跟前对着妇人行了个简礼,“郭嬷嬷,我家小姐想休息,这药碗先行放下吧,小姐想喝的时候自然会喝。最新最热小说《悬壶济世,千金侯妃》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可,可,这可是妇人吩咐的,我也知道五小姐身子不舒服,不吃药的话身子怎么能好?”郭嬷嬷不肯罢休,举着药碗不肯端下,“再说这夫人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老奴亲眼看着小姐服下才可以。”

“好,那我便喝下。”

“小姐。”小丫头有些着急,看着她端过碗,晃悠悠的往嘴里送去,谁知半路啪嗒摔在地上,碎片到处都是。

郭嬷嬷吓得后退,“哎呦,五小姐,你看这是做什么。白瞎了夫人一片好意,这里面都是珍贵大补的药材,不喝还都给糟蹋了,这让我回去怎么交差啊。”

叶素晃了晃纤细的胳膊,“不好意思,拿不动,手抖。最新最热小说《悬壶济世,千金侯妃》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送走郭嬷嬷后,叶素招来了这丫头,仔细询问一番便清楚自己的处境。

叶府五小姐,体弱多病。生母早亡,又不受宠,若有若无一人。

丫头名唤香菱,是她的贴身丫头,从小跟在身边儿的。

叶素听完之后点头,心里泛哭。读了那么多年医科大学,一招穿越难不成是来保命的不成?

彼时,另一处院子。

叶侍郎府邸的女主人正优哉游哉喝着新进贡的香尖儿叶枝龙井,兰花指轻轻翘起,捻了捻盖子吹了吹送入嘴里抿茶。

她衣着华贵,发誓简单,穿着却是上好的绫罗绸缎。黑锦儿玉面料子包裹着尚且姣好的身子,乌黑发丝挽起,留出略微圆润的脸蛋。

天气闷热,一旁丫鬟轻轻扇着蒲扇,她放下茶杯看着跪在地上的郭嬷嬷讲述刚刚发生的事儿,面上却是没表露什么。

挑挑眉,“哦?小姐没喝?”

“是,五小姐把药碗打饭了,是奴婢办事不利,请夫人责罚。”郭嬷嬷跪在地上磕响头。

潘蓉听的烦了,“罢了,去请李大夫来。”

不一会儿帘子掀起来,走进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一身白衣,腰间带有玉佩,没带药箱,不知还以为是哪家老爷。

李良拱手做冀。

潘蓉直接免了让人去给上茶。

“过来坐。”

一张小方桌,潘蓉李良相对而坐。他手里抬着茶,品了口,“好茶。”

“普通人家可是喝不到这茶品。”李良光是闻着茶香扑鼻就不知不是陈年老茶,喝上一口便知名贵珍品。

潘蓉淡淡道了句贡品,他便心中了然。

两个人闲聊些有的没的,潘蓉让他把了脉。又询问五小姐的病情,说是湿气入体,有邪症。

“你开的药,五小姐可是一口没喝,连药带碗的砸了。”

“不是叫郭嬷嬷让人熬好药直接送去的吗?”李良说:“难道是五小姐信不过李某的医术?”

李良摇头叹了口气,“喝了药才能好啊,夫人,你得想办法让小姐喝药。”

“嗯,我知道。所以就劳烦李大夫才开两副药来。”

李良命人去药房取药,亲自把抓来的两副药交给郭嬷嬷。

郭嬷嬷一脸的不负使命。

李良对着潘蓉告辞,拿着沉甸甸的诊金与真品茶叶离开侍郎符。

傍晚。

昏暗的小屋里点着蜡烛,烛光一闪一闪的映在窗子上,映出主仆两个人的身影,有些凄凉。

“小姐,喝点儿粥吧,您一天都没吃东西了。”香菱端过端过碗吹了吹,拿勺子舀想要喂她。

叶素拒绝:“我来吧。“身为现代人不是不能接受别人伺候自己,但也要分什么事。虽说身子虚弱,但还没有到断手的地步。

下午让香菱给自己熬了一味药,喝了之后便有些烧胃。只是那时候是一口也吃不下,现在也依旧如此。

但不吃东西光吃药,也不会好。

勉强的起身接过碗喝了两口对香菱道:“我这身子还是比较虚,我吩咐你件事,你替我去做。“

香菱附耳贴过。

叶素一一告知。

翌日。

叶素睁开眼,香菱便来伺候洗漱。今个身子感觉好多了,最起码能坐起来或是小走几步。

“事情办的怎么样?”

“办好了小姐。”

香菱转身走出去,不一会儿叫进来两个男人,穿着家丁的服饰。

“叫于阳,这个叫罗成。”香菱指着二人介绍道。

昨夜,叶素让香菱把家当拿去变卖了,买回两个家奴来。不需要多忠心,听自己话就成。不然像昨天似的场景,她和香菱两个人怕也是收拾不住那圆润的郭嬷嬷。

她这院子里也可怜,丫头的话就这么个忠心的香菱。以后总需要有办事的地方,丫头家丁自己人,使着顺手。

当然以后有机会了培养几个贴心的忠心的,防身。

“你们二人以后跟我,规矩的话香菱也跟你们说的差不多了。这侍郎府里面别人的话不用听,你们只需要听我的,该得到的你们不会少得到。表现好了卖身契还你们,表现不好打死也不是罪过。”该说的狠话还是要说的,不然真是钱财买来的早晚也得叛变。

所说不需要他们多忠心,但也不能随意被策反。

二人连忙应答,说我二人在侍郎符外早已走投无路,幸好得香菱姑娘垂怜。以后五小姐您就是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素比较满意,点头让他们出门外。

用过早饭后,叶素便继续回床上躺着。

现在这副身子的情况她也摸索了大概。

身子骨差,经常感染风寒得不到好的治疗,心中郁结,所以越拖越大发,还有些营养不良,所以看起来干巴的瘦。

要知道她可是堂堂的侍郎符的千金,居然营养不良。难道府邸里能养的了那么多下人,却养不了她一个人吗?

叶素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以前的这副身体主人,到底有多懦弱,不会反抗吗?

“香菱,去取几本书来解闷。”

香菱赢了一声便去取书。

不一会儿门口起了动静。

“让我进去!”

“不行,没有小姐的命令不能让你进去。”

“你们这两个奴才,胆子真是肥了,也赶拦我。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见你们眼生,管家那里可以记录在案?”

于阳罗成并不废话,就拦着不让进,无论这郭嬷嬷说些什么。

叶素门内听的真切,也知道一些大户人家里面用了多少奴才,都要记录在案的。而且一般都是管家内务直接招人,分配给各个院子,还从未有直接从府外带进来的。

怕是让这郭嬷嬷逮到避免不了大做文章。

“让她进来吧。”叶素淡淡道。

看着郭嬷嬷从门外走进来,手里端着药,不用问也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昨天没有成,今天又来,当她好欺负的?

第二章 害她没门!

“五小姐,今天身子感觉怎么样。这熬好了药我可是立马就给您端过来了,赶紧趁热喝了,病好了,老爷夫人才放心。”郭嬷嬷也不废话,开门见山把药碗端到叶素面前。

一股子刺鼻的药味让她皱眉。

这是不害死她不罢休。

郭嬷嬷看她没反应,拿着汤勺递到她唇边往嘴里送。

叶素想躲,无奈身子弱,这老妇力气又大,逼得她躲不开这汤勺。

好在香菱捧着书回来,大喝:“你做什么?”

郭嬷嬷吓得药碗差点儿撒了,回头瞪了一眼香菱,“喂你家主子吃药,你吼什么吼,吓死我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郭嬷嬷这怎么还强求别人吃药呢,莫非这药碗里并非单纯的补药,还有别的不成?”

“哎呦,五小姐,你可说的什么话。这药可是李大夫亲自开的,灵仁堂的李大夫。夫人一听说小姐病了,立马就让人请去李大夫,小姐你也知道,李大夫可不是轻易出诊的,而且诊金昂贵的很。都是夫人担心你,怕身子不好有什么闪失。里面也都是名贵的药材,小姐不要乱说,被夫人听了去可要寒心的。”郭嬷嬷假意嗔斥,口口声声捧着所谓的李大夫,说着夫人的心肠多好,多担心她。

难不成这坏人只有郭嬷嬷一个不成?

她跟她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叶素冷笑,慢慢吐出俩字,“不喝。“

“这……”郭嬷嬷显得为难,“这可要辜负夫人的一番心意,还白瞎了这上好的药材。”

“不白瞎。”叶素对着她身后的香菱吩咐道,“赏给郭嬷嬷喝了。”

“是,小姐。”虽说叶素表情淡淡,但话语不容拒绝。她总觉得自家小姐有些不一样了,嗯~和以前软弱好欺的样子判若两人。

好在自己是一直跟在小姐身边儿的,不然定以为是谁给掉包了。香菱对着门外招呼,于阳,罗成二人走进来。

香菱说:“小姐好怕药草浪费,赏给郭嬷嬷喝了。”

二人自然之道什么意思,上前一人拿着碗,一人按住她,强行要往嘴里灌。

郭嬷嬷吓得跪在地上,“万万不可五小姐,这是夫人赏赐给您的药,怎么能给我喝呢。”

“防止浪费。”

在不等郭嬷嬷说些什么,一碗药全数灌进郭嬷嬷的肚子里去。

郭嬷嬷吓得不轻,连呕了两下没呕出来,眼泪鼻涕一大把。

“怎么,本小姐赏赐的药喝得这么不情愿吗?”叶素眉头一挑,当真她是好欺负的不成?

郭嬷嬷咳咳的咳嗽,连忙磕了头从地上爬起来,“老奴先行退下。”

叶素也没拦着,反倒是对于阳罗成赞赏有加,竖起大拇指以资鼓励,“干的好。”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只不过之前人手太少。果然她做的是正确的抉择。

香菱受着叶素的旨意跟着郭嬷嬷出了门,不一会儿回来了,满头大汗,“小姐。“

叶素不紧不慢的“嗯?”

“郭嬷嬷刚进了夫人的院子便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浑身痉挛,她这是怎么了?”香菱显得焦急,要知道那碗药原本是自家小姐喝的。

“怎么了,自然是中毒了……”

香菱吓得瞳孔瞪大,简直不敢想象。

“那药碗里有毒?”

“没有,那就是药草,只是本身带有毒性,不适宜我服用。”叶素淡淡,拿起帕子捂住嘴轻咳出声。

她不知道郭嬷嬷最后会怎样,但若是小姐服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你去按照昨天我给你的方子,在去抓几服药,亲自煎了给我送来。”

香菱听的吩咐退下,心里却十分好奇小姐怎么会懂的药理。不过想想小姐平时就爱看些书,大抵是从书上学来的。

叶素拿着她找来的书躺在床上随意翻看,有些晕,这些字体就跟画图似的。画的她不明不白,还不如直接找来图本来瞧。

无趣,无趣,她变成文盲了。

还好语言啥的都能听懂,没来个之乎者矣之乎。

不然的话,她真想怎么来的再怎么回去。

虽然现在也想,但她没有勇气在死一次,外一穿不回去在中间卡壳了。后果不堪设想,反正换种环境换种生活,这里空气新鲜又有人伺候,说不定过的也能惬意悠闲。

另一边,两个丫头搀着口吐白沫的郭嬷嬷走到潘蓉面前,“夫人,刚刚在院子里瞧见郭嬷嬷急匆匆的往回走,结果刚进院子一头栽了下去没再起来,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潘蓉眼皮一抬,“|哦?”看着郭嬷嬷气息微弱,脸色苍白,嘴角口吐白沫,脸颊汗滴连连,心中已有数。

“去吧。”

“是,夫人。”

这叶素倒是有点儿能耐,可惜了,浪费这么好的药材。潘蓉冷笑,嘴角出来的话无不惋惜,“不吃药怎么能病好呢,又闹小孩子脾气。”

一旁丫头连连应是,让她慈母颜面做的端庄。

林素喝着香菱端来的粥,这些日子顿顿是粥,喝得她一见粥就开始反胃。香菱说以前小姐胃口就总是不好,所以喜欢喝粥养胃。

得,她现在可受不起这份罪。

不过也是,就这副身子也经不起大鱼大肉的折腾。

喝完粥,香菱端来药给林素服用,见她喝完,又上了蜜饯。林素嘴里嚼着蜜饯掩盖药的苦味,问香菱,“最近这药都从哪抓的?”

“黄家药膳。”香菱说,这以前她的药方都是从黄家药膳里抓的,药品比较齐全。当初林素体弱多病,林素她娘就干脆直接看医书,最后盘下两间药房方便抓药,不假于人手。

黄家药膳与灵仁堂不同,灵仁堂在京城里可算是出了名的大药房,而黄家药膳就相对普通些,但是药材一应俱全。

是药三分毒,她既然是从小体弱多病,那么服用了再多的药,也只不过是一边吊着命,一边害着病罢了。是药三分毒,最好是加强身体的防御力才能少生病。

而这次潘蓉却请来灵仁堂的大夫给她诊治,却没有用黄家药膳的。不用多说也知道这其中有着什么联系。

加之,那嬷嬷中毒后,虽说是找的府邸里的大夫瞧的,但抓药却在灵仁堂的药方拿的药。香菱说,潘蓉家世代男子学医,还有在宫里当御医的,所以这京城内外的大药方多多少少都与潘家有些联系。

如此一来却都是通了。

林素身上躺的都乏了,她决定要好好养着身子,增强锻炼,对症下药。一边用膳食调养,一边多做些运动,出去散散心,想必病症会好的快一些。

转眼间入了秋。

凉风习习,小雨绵绵。

明明前一刻还艳阳高照,后一刻乌云密布。

林素说是要锻炼,但大把的时间还是在房间内度过,外面凉,她这身子一不小心就会受了风,所以还是得小心护着。

香菱从黄家药膳取药回来,说是黄家的宁掌柜带了两根人参来,还有几株珍贵的补药。林素接过盒子里的人参,一看就是上好的药材。

听香菱说,这宁掌柜一直都往林府送药,但每次都被夫人的人拦下,逢年过节的时候想来拜访,也多数赶上林素身子不适。

所以能见到林素的面数也少。

听着,感觉这宁老板是个好人。不管她娘亲在世时与否,这么多年过去了竟还能挂念着她,想着也是可交之人。

“还有啊小姐,我听说又打仗了。外面到处都在传这件事,闹的人心惶惶的。”香菱接过人参说道,她经常把外面听来的消息传递给林素,给她解闷,生怕她无聊。

“现在怎么样了?”林素研究过这个国家,安夏国是中原大国,但边境总有些小国来犯,时常打仗家常便饭。但这回听林素说着,好像很严重似的。”

“咱们国死伤无数,皇帝陛下派去不少增员,但也处于节节败溃之势。不过听说有人解了这燃眉之急?”

“哦?怎么解的?”

香菱晃了晃脑袋,“不知,但听说这人相貌奇丑无比,身形巨大。名为梁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林素莞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就敢在前线指挥操作,当人都是傻的吗?还有这听说,这传言也够离谱的。

不过虽说如此,脑袋里依旧浮现出金刚的身影。

想着便笑起来,笑的她直咳嗽。

唉,叹了口气,现在可没有电影院可以去了。要知道她可是电影院的常客,什么美国大片,国产喜剧,她都要一览无遗。

但不是很喜欢看韩剧,除了爱情就爱情,毫无新意。

估计这也是造成但她单身的原因之一,不懂啥叫爱情,没体验过,没懂过,也没学习过。

林素也不过当作故事来听一听,不过想着梁晏这般能耐,大抵之前就在军中做事,只不过之前没有什么军功罢了,所以才一直没有被人注意。

而她万万想错了,这梁晏与她还真有些关系。只是现在她不知道罢了,每天待字闺中,香菱也是跟在身边鲜少出去,偶尔出去传回来一些话,真假参半,多数流言蜚语,听个笑话便没有往心里去。

秋高日爽,好不容易等到个没有风没有雨的天儿。林素便到院子里去坐,香菱抬来椅子,上了些糕点茶水,然后又取来厚实的斗篷盖在她身上。

第三章 已有婚约在身

秋高日爽,好不容易等到个没有风没有雨的天儿。林素便到院子里去坐,香菱抬来椅子,上了些糕点茶水,然后又取来厚实的斗篷盖在她身上。

林素笑笑说不冷。

“盖上吧小姐,寒风都是从腿上来的。”

对于香菱的关系,她是不拒绝的。盖着就盖着,天虽说不冷,但也总归是凉了。

“等到小姐出嫁了,身边儿的丫头自然就多了起来。但是奴婢也要跟在身上伺候,万不可把香菱留在侍郎府邸。”香菱一边盖着毯子,一边碎碎念,不时抬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怨念。

这是在给自己打预防针。

林素莞尔,淡淡笑了笑,“我这身子,等到出嫁那天不知何年何月呢。”她可没打算嫁人,最起码现在没有这打算。

虽说以前很少看爱情剧,但是心里却是对爱情向往的。认为那是神秘的,而不是搬到大屏幕上作假,亲亲我我就算爱情。在她眼里爱情是别致的,独一无二的,以后就算是成亲,也要跟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不然没劲。

虽说穿越来这古代来了,但想法依旧没变。

“所以啊,等小姐快点好,煜王就会上门来提亲的。”小丫头香菱歪着头,眉开眼笑,就盼着她快点儿好的那天。

纳尼?

她已经定亲了?

香菱说是啊,小姐连定亲礼物都收了呢。当年煜王的娘亲和林素的娘亲情同姐妹,所以也就理所应当的指腹为婚了。

这事是暗地里月妃私自定下的,还送了见面礼给小姐呢。

见面礼?

见小姐疑惑,大抵是把这么久远的事情忘了。可是她没忘,屁颠儿屁颠儿进了屋子,取出来个盒子放到林素面前,打开一个漂亮翠色的玉镯子静静躺在里面,浑体通透,光泽圆润,一看就是上等品。

她这屋子里全部东西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一玉镯子值钱,更别提这屋子里的东西都变卖的差不多了。想着两眼放光,走不下去的那天,这玉镯子也好出手,想不到自己还有这等宝贝。

香菱不知道她脑袋里想的什么,只顾着自己说着,最后还把玉镯子戴在她的手腕处,“哇塞,还漂亮诶。“

翠绿色的玉镯子更趁着皮肤白皙凝脂,好看的一塌糊度。

说实话林素也有些喜欢上了,手指点了上去,冰凉的触感不会让人不舒服,相反的这种冰凉很安神。

彩春一踏进院子,便看到这一幕。一个气色姣好的人,对着丫鬟低眉莞尔。这院子中景色破败,但这主仆难说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原本以为林素病病殃殃又受了风寒,拒绝了灵仁堂开的药,不过也就个把个月活头。潘蓉想着派人去打探打探,要是还有一口气悬在腔里,就叫人通知老爷,把棺材赶制出来。

如今哪里是快要死的人,明明气色比以前好的不能太多。

彩春还以为自己看走眼了,揉了揉眼睛。

林素正与香菱扯着话,眼睛一瞥见门口立着个人,跟雕像似的。

香菱站起身来朝着她走过去,经过上次药的事情,对于夫人身边的人都有些抵触,生怕他们在派人来害了自家小姐。

“彩春姐,有什么事吗?”

这彩春回过来神,看也不看香菱,脑袋一抬看向林素,身子却微微前倾行了个礼数,“五小姐,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小姐,这……”香菱有些不放心,看向林素。

虽说不知这潘蓉找自己何事,但这么久了,也应该去见个碰面才对。

“怎么,小姐见夫人而已,你紧张个什么。”彩春是夫人身边的人,平时在府邸里对其他丫头是指手画脚耀武扬威。

但在林素这里可不行,香菱是她的人,自己就得护着,哪里轮到她在这掺和。

林素起身,看向彩春,话却是对香菱说的,“以后府邸里有哪些个不长眼的丫头在你面前兴风作浪出言讽刺,你大可以回来告诉我。就算我再府邸里在怎么不受宠,也是个小姐,我看谁敢骑在我的头上?”

彩春连忙低下头,她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

想着平时自己出言顶撞林素的事情都有,也没见她这般。如今不过是哼了两句她身边的丫头,便护成这副样子。

想一想,她自有夫人收拾,也懒得与她抬杠。

“那五小姐,话奴婢是带到了,先回了。”彩春说着退出院子。林素回了房间换身衣裳,香菱在一旁伺候着,无疑不透着担忧。

“没事的。”林素对着她笑了笑,表示安心。

她一路去潘蓉那里,府邸里的丫头小厮都能见到,还能走着进去横着出来不成?

她想,潘蓉绝不会这么做。

显然,她也是想多了罢了。

大堂里,老妇人坐在上头,一头银发带着两根金色钗,一身深锦色丝绸,手腕上缠着佛珠,一下一下的拨弄着。

这老夫人平时也就是林素的祖母,拢共的孩子多,也没有跟着她儿子林汉东一起住在侍郎府邸,而是平时独处老宅,烧香拜服,吃着素斋。偶尔的几个儿子,媳妇前去拜访,倒也过的舒畅。

平时她却不到几个儿子的府上走动,也不知今个什么风把老夫人给吹来了。

林汉东与潘氏坐在下手座位等着老夫人问话。

她倒也不急,拿起茶杯捻了捻,上好的茶,莫过于宫里面的真品。想着最近的一些事,她也早有耳闻,是关于林家的仕途,她自然要随意留意。

且不说每日久居佛堂,并未真的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

“洁儿在宫中可还好?”老妇人一抬眼皮,自家儿子连忙答好。林洁林府的大女人,在宫中做事深得皇上喜欢。如今朝中形式严谨,皇子虎视眈眈盯着那宝座,而皇帝陛下早已年迈,各个府邸纷纷往宫里头送人。

有林洁在,他们林家才不会太难做。

老夫人又问了问林茹和林萱,潘蓉说了些情况,突然就红了眼眶,“萱儿早已情托梁将军,如今他身在战场九死一生不知情况如何。每日见萱儿无尽担忧以泪洗面,要是……”

老夫人闻言叹了口气,耷拉个眼皮,“|萱儿与她姐姐一样优秀,早年与梁候公定下的亲事,两家皆为欢喜,还以为能一直这般。没想到竟然去了战场,好好的少侯不做,偏偏要去哪危险之地,可怜了萱儿。不过也不能做太坏的打算,一切都还是未知。”

“是,是,儿媳自然安慰萱儿,不让她过于担忧。”

老夫人又问起林素,每个孙女自然问上一遍,“林素那孩子自小体弱多病,勤让大夫照看着些,别再染个风寒。”

“看过了,前些天就听说身子不舒服,叫了灵仁堂的李大夫来看,说是想要彻底好的怕是不行了,这孩子天生就是病秧子,平时就小心翼翼护着呢。”夫人说笑,言语间却无不讽刺林素抬高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有多爱护她。

老夫人心里有数,想这林家几个女儿将来都能找个好婆家也算不枉这林府养她们一场,可这林素要是一直病不好,赖在家里,反倒会辱了林府的名声。

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她这番想法,自己儿子林汉东自然也会想到。

梁晏,梁侯的公子,也是穗妃娘家的人,平时鲜少见人,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也不清楚样貌颇为神秘,偶有传言长相太过不堪才过如此。如今在安夏有难之际,毅然决然的上了战场可算是接了燃眉之急。

可如今得到密保说梁将军已经陷入敌营之中失去联络。

甚至传来死讯,只不过至今没有看到尸首罢了。

侯府的人慌了。

皇帝为了安抚侯府,有意让侯家与侍郎家结亲。可如今对方生死不明,侍郎家的千金未必肯嫁,白白的一个姑娘家要嫁过去守寡,这难免会让林侍郎心产缝隙。

潘蓉见老夫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明了。想必她也不会忍心看着林家这么个好模好样的姑娘,就为了履行承诺嫁过去守寡。皇帝陛下的心思不用林洁说,也自由揣摩,如今一来怕是成全了林素。

林素,说要在林府也不会有谁愿意娶,而且病病殃殃的指不定有几天活头。如今侯府不安,皇帝自然要撮合两家之前的婚约。那么到时候把林素送过去交差,也不免是个办法。

“七小姐到了。”门口小厮冲着里屋低声道了句,堂里的丫头低声重复,“七小姐到了。”

林萱穿着淡黄色的裙子,带着玉饰的发钗,皮肤白皙,眉眼弯弯,来到堂前对着老夫人行礼,“奶奶怎么才来见萱儿,萱儿几次前去拜访,奶奶也不让见,害的以为奶奶不喜欢萱儿了呢。”

老夫人见着水嫩嫩的孙女自然是喜欢的,连忙道:“快起来,到奶奶这里来。前些日子你去的不巧,身子老了不爱动,这不一好就来看你了么。”

林萱得意一笑走到老夫人面前站着,刚想说话,门口小厮又道:“五小姐来了。”

悬壶济世,千金侯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悬壶济世 或 千金侯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一球砸中乞丐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一球砸中乞丐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一球砸中乞丐妻目录预览:第1章成亲第2章争执第3章婚后相处第4章沈天第5章沈沁淮第6章搜身第7章你喜不喜欢我第1章成亲成亲,是大喜之日,一直到戌时(19点~21点)末,宾客才渐渐散去,站在新房门口,慕容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怎么原来成亲是这么累的事情啊,真搞不懂那些娶十几个夫郎的人是怎么想的。那些宾客一个个都那么难应付,其实最难缠的要算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小霸王穆郡郗了,那家伙一逮着空就问长问短的,不问出她为何在这里就不罢休。要说她慕容遥堂堂名

  • 小说《丹凤天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丹凤天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丹凤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卧底第2章祸水第3章反臣第4章心寒第5章险恶用意第6章咄咄逼人第7章等我的好消息第1章卧底作为茹妃娘娘的贴身丫鬟,李雪一直都很被重视,而李雪的主子茹妃娘娘叫做李茹,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未来人。李茹穿越过来变成的茹妃娘娘,在自己的努力之下,从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变成了皇帝枕边最受重视的人。皇帝与丞相之间的暗潮涌动,所以作为皇上的妃子的茹妃将自己最信任的李雪派到了丞相府做卧底。李雪在臣相的府里面工作了许多天,也是没有看出臣相有

  • 小说《甜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甜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甜妃目录预览:第1章将军府第2章没戏第3章表白第4章不害怕第5章嫁给他?第6章救人第7章权威第1章将军府羽王府。妙晴一天都在房间里呆着,实在是无聊透顶。虽然王爷归羽也一直陪着妙晴,可是,归羽总是手不离书的。妙晴暗暗叹息,归羽是一个爱看书的王爷,这个归羽活在这个时代真是可惜了,若是在二十一世纪,他这样爱看书的男人,一定会考上清华北大牛津剑桥的!“归羽,我们出去看看吧!我都闷了一天了!”妙晴几乎是乞求的口吻,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归羽一直管自己管的很严。“

  • 小说《世子归来》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世子归来》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世子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和亲第2章完颜公子第3章刺客第4章完颜公子的信第5章信第6章路遇丞相府的人第7章文玉出事第1章和亲北国皇子终于抵达京都了,几乎全部的文武百官都到城门口去迎接,北国皇子一到,圣旨便跟着下来了,三品以上的文武百官都要携带家眷去参加北国皇子的洗尘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拉拢北国啊,不然,打起仗来,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就不好了!今年恰好是大禹王国多灾多难的一年啊,国库空虚啊,万一北国和南国联合起来吞了大禹,可怎么办呀!所以,大

  • 小说《穿越之香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香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穿越之香妃目录预览:第1章怜香惜玉第2章如果帮助第3章失忆了?第4章对方皇后第5章到底做什么?第6章被人欺负第7章忘记罢了第1章怜香惜玉微微的风吹拂而过,带着阵阵的凉意,让人心意也微微的寒凉。月夜降临,整个皇宫显得格外的明亮,四周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皇上宏政的脸上更是一脸的喜悦,身旁坐着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看上去极为威严,他正是白国的皇帝白卿。“皇上,你们这里简直就是太热闹了,我们白国也就是在草原上热闹一下,可是你们这个皇宫居然这么大,能够容纳这

  • 小说《寒气巍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寒气巍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寒气巍峨目录预览:第1章抹杀第2章增长第3章明朗第4章不自量力第5章狰狞第6章阴沉第7章考虑第1章抹杀风吹过,在沙场之上,一个俊俏的男性正在运功。悬浮身体周边的红绿色光点,不断地穿透灵魂却残留丁点能量其中。随着时间的过去后,灵魂也是由之前的无形无色染上了红色和绿色。慢慢地一道细微轮廓清晰地呈现,当然外人还是见不到的。按照灵魂斗技卷轴上的描述,修炼了灵魂斗技的好处便是可以利用灵魂进行攻击。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便是强化自己的精神,比如可以抵挡住那些幻境的侵

  • 小说《绝对女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绝对女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绝对女王目录预览:第1章交易第2章干姐姐第3章照片第4章愤怒第5章楚萧第6章噩梦第7章醉酒第1章交易晨光从窗户射了进来,窗户外,天空已经从漫天星辰变成了一片霞红,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清雅的心仿佛被那道光射穿了一样,“啪”地一声碎了。她从昨天晚上起一直在等待,等到天亮,却什么奇迹也没有。天亮仿佛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让清雅所有的希望都消失干净。清雅伸手摸了摸眼角,以为自己会哭,却发现那里是干的!“呵呵。”她听到自己笑出声来,居然是干的!这种时候,这么

  • 小说《豪门戏婚》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豪门戏婚》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豪门戏婚目录预览:1、总裁选妻2、就这么定了3、婚礼前夜4、偷龙转凤5、那就算了吧6、婚礼取消7、少夫人的义务1、总裁选妻豪门戏婚秋阳正好。夏家的客厅里已经铺上了绒绒的长毛地毯,难得今天人到的这么齐,夏冬阳夫妇更是稳坐在当中的沙发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每个人都打扮停当,聚在客厅中央,仿若要开个重要的会议,唯独夏以沫蜷缩在窗边,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花朵尽力汲取着养分肆意怒放,今年大学的学费,爸爸还会帮她教么?她想着。“吱呀--”汽车刹车的声音,顿时

  • 小说《绝对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绝对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绝对诱惑目录预览:第1章宴会第2章六亲不认第3章透心凉意第4章羞辱第5章温存第6章亲力亲为第7章原来如此第1章宴会富丽堂皇的大殿上,笙歌漫舞丝竹声声,灯光闪烁映亮了整片夜空,欢笑声更是不绝于耳,整片皇宫里洋溢着喜庆的色彩。“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我朝幸苗族来使,特召此宴,各皇室中人皆须应昭而来,莫误时辰,徒自耻笑。钦此。”太监来着鸡公嗓子大声的宣昭。这是写给皇室内部中人的皇昭,所以内容显然有些随意,但其中的警告意味却不言而喻,切莫在苗族面前丢了我

  • 小说《绝色美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绝色美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绝色美妃目录预览:第1章皇帐第2章但求日日夜夜第3章长发第4章心知肚明第5章密林第6章被掳第7章身世第1章皇帐所谓御驾亲征,就是皇帝跟着一起行军打仗。在所有臣子心中,御驾亲征是大事,尤其是皇帐更是需要好好打理,皇上的近卫,更是要好好筛选,务必要做到稳妥,稳妥再稳妥,如果可以最好将皇帝捂在被子里,打包带走。当然那是不可能的!这御驾亲征的打仗还是只许胜不许败的。废话!让皇帝打败仗,是嫌弃自己的脑袋长得太好想在铡刀上滚一圈吗?在臣子心目中,御驾亲征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