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38: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第一章 穿越,扑倒美男

三千年前,史无记载的天和大陆。阅读xbxysw.com

中宁国医学世家苏家,一间荒废破旧的屋子里,七小姐苏槿夕衣衫褴褛,满身伤痕,被绑在柱子上。

身旁一名衣着华贵的貌美女子手中持着匕首,缓缓在苏槿夕的身上划过,带出一条刺目的血痕。

“傻子,还不说?麒麟阙在哪里?”

苏槿夕疼的全身颤抖,但是嘴巴被封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黝黑明亮的大眼闪着潋滟泪光,乞求地望着貌美女子。

女子嘴角满意一笑,取下封住苏槿夕嘴巴的绢子。

呵斥一声:“说!”

却不想,苏槿夕竟像个孩子,哇哇哇大哭起来。

“大姐姐是个骗子,呜呜呜……大姐姐说要给我鱼吃,你骗我,呜呜,绿篱……我好疼啊!绿篱……呜呜呜……流血了,绿篱……”

貌美女子璀璨明亮的眸子忽然一黯,手中匕首毫不犹豫地移到了苏槿夕的脖子上。推荐http://www.xbxysw.com/

“闭嘴,再喊,我就杀了你!”

苏槿夕害怕极了,哭喊声陡然停住,胆怯地望貌美女子。但混沌的眼神在望见女子身后八角小紫檀香木椅上坐着的阴沉男子时,又不安分起来。

“小相公,救我!小相公,呜呜……槿夕疼,呜呜……小相公!”

“够了!”

男子冷喝一声,苏槿夕吓的立马闭了嘴,双眸噙泪,身子怯生生地颤抖着。

“都问了两个时辰,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看来麒麟阙未必就在这傻子身上,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男子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出门。

貌美女子和苏槿夕一样虽然也惧怕男子,但还是大着胆子追了两步。

“殿下,您和她的婚事……”

男子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绑在柱子上的苏槿夕,满眼嫌恶,不耐烦道:“这件事本宫自有主张,尽快把人处理了,本宫不喜欢麻烦。说明xbxysw.com

“是!”

女子颔首带怯,优雅乖巧。

男子一双暗沉的眸子在看到女子那张绝色容颜,再一路望见女子领口处棱角分明,如翠玉般带着十足诱惑的髓骨时,温柔了几分,转身走到女子面前。

一手拦住女子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一手轻轻勾起女子的下颚,在女子殷红莹润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放心,本宫心中有你,迟早会将你抬进东宫!”

说完,放开女子,转身没入漆黑的夜。

女子如获贵宠,欢喜雀跃。

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嘴唇,一双晶莹的眸子闪着兴奋的光芒,怎么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激动。

半晌之后女子眸光忽然一暗,朝外喊了一声:“张妈,把东西端进来!”

随着一声应是,四个五大三粗的婆子齐刷刷地进门,列在了女子面前。版权xbxysw.com其中一人手中端着一个盛满黑色药汁的碧玉翠碗。

“给我灌下去!”

四个婆子得了令,满身煞气,麻利上前。任苏槿夕再挣扎,也抵不过四人的手劲儿,药汁不断呛进了她的口中。

苍穹如墨,夜色漆黑。

“额……痛……痛……”

21世纪国医局最年轻、优秀的毒医天才苏瑾曦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颜色十分鲜艳的大红裤衩在自己眼前飘啊……飘啊……飘……

款肩,窄腰,标准臂肌,完美翘臀,高挑身材……美男啊!苏瑾曦看的都快要流口水。

但是,随着那人缓缓转身……

尼玛!竟然肥头大耳,赘肉横生,背影杀手什么的一转身都是真相,果然没错。

不过很快,苏瑾曦就没有时间纠结这些。小百姓养生网

她脑袋的反应,比身体的反应还要快,脑海里传来“嘀嘀嘀”的警报声,解毒系统提示她自己身上中了毒,是有麝香成分的催情药。

“小表妹,过了今夜,表哥会好好疼你哟,来亲一个,么……”

面前的男子嘟起的嘴巴映在一张恶心的猪脸上,朝着苏瑾曦缓缓压了下来。

他冰凉的肌肤触碰到苏瑾曦灼热喧嚣的身体,竟然让她觉得有些舒爽和贪恋,更甚至有些失去理智,想要更多的亲近。

但苏瑾曦很明白,这是因为催情药的作用,再不离开,她会很危险

苏瑾曦使出浑身解数,撑起疼的都要撕裂的身体,一把推开面前的男子,浑浑噩噩地朝着门外跑去。

身后传来男子愤怒的声音:“靠,敢推本公子,也不看看你自己长的什么鸟样儿,本公子能碰你,是你的福分……”

严寒冬日,天空还飘着雪花。

料峭寒风吹来,让苏瑾曦的脑海有一些清醒,同时也让她想起了一些事情,混杂的记忆在脑海中汹涌而来……

天和大陆中宁国,医学世家苏家,废柴女苏槿夕,太子未婚妻,庶出,天生痴傻,人人可欺,经历悲惨……

这些信息让苏瑾曦瞬间惊呆,陡然停下奔跑的脚步。

穿越??

呵呵,不是吧?这么狗血??

苏瑾曦吓的差点跌倒,幸好随手扶住了一个不明物体。说明xbxysw.com

她不是陪着H国医学界一位重要研究人员回国,在路上飞机失联了吗?只是长时间缺水和食物昏迷了而已,难道她已经挂掉了?不仅如此,还穿越了,穿越到这么个悲催女的身上??

这简直太荒诞了吧?

但,苏瑾曦还没有理清这突如起来的变故,就觉得周身的气息十分诡异。

她缓缓扭头,发现自己方才在大惊之时手下扶住的竟然是个活物,而且还是个人,那人周身散发着一股可怕的暴怒和压抑的冰冷气息。

“找死!”

苏瑾曦的脖子陡然被那人一把掐住。

突如其来的的冰凉在接触到她燥热的身体时,再次点燃了她体内催情毒药,让她欲念腾升。

她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一把攥住那人手腕,同时也掐住了他的腕脉。

这个人的气息竟然如此微弱,显然受了很重的伤,且还中了剧毒。

“大哥,你……你快点放开我走吧!我不想趁虚而入。”

苏瑾曦强力克制着欲念。

那人听到苏瑾曦的话,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周身压抑的怒气更甚,随时散发出的冰凉气息也越来越强,这对于苏槿夕来说是十足的撩拨和诱惑。

天空忽然一盏天灯飘过,微弱的残灯薄雾间,没看准他的面容,但是那双黝黑深邃,及其魅惑的眸瞳竟将苏瑾曦勾的再也没办法移开眼。

苏瑾曦一阵口干舌燥,原本就不怎么安分的身体燃烧的更加灼热,越烧体内的那股欲念越强烈,越狂野。

“该死!”

苏瑾曦内心暗骂一声,正准备想办法强压下身体的欲念脱身。

却没想,那人虚脱的身体一阵踉跄,该死的耷拉在了苏瑾曦瘦弱的肩膀上,

苏瑾曦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重量,连连后退几步,被逼退到身后的梅花树上。

“额……好痛……”

苏瑾曦的后背抵在梅花树的枝干上,撕裂般的疼痛传来,她还没有来得及呼痛,那人冰冰凉凉的身体就完全附在了她燥热的身体上。

浅淡的梅花香,冰凉的触犯。

苏瑾曦再也没办法控制身体的喧嚣和忤逆,脑海中只跳跃着两个字。

“扑倒……扑倒……扑倒……”

第二章 姐赏你的小费,别嫌弃

苏瑾曦狠狠地甩了一下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该死的,她的那双小魔抓已经不受控制地在那人身上开始作案。

华美的腰带,精致的衣扣被一一解开,在看到那朔美的六块标准腹肌时,苏瑾曦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瞬间化身小魔兽。

寒风料峭,白雪红梅漫天飞舞。

苏家的后花园里很快便传来一阵阵攻受抵死缠绵的喘息声。

待一切归于平静,苏瑾曦撑起酸痛的身子,心虚地利索穿好衣服,抱着鞋子,四下瞧着无人,做贼一般从一丛梅花林下蹿了出来。

走了两步忽然想起身后地上躺着的男子此时正在生死边缘挣扎,又难得的狠下决心退了回去。

黑夜里她娇小的手掌一番,凭空从解毒系统里拿出一味药材,放到男子的身上。

假装十分理直气壮道:“呐,这是姐赏你的小费,别嫌它不值钱,作用可大着呢!虽然不能治好你身上的伤,但是能把你从阎王爷手里拽回来。如果日后我们还能相见……”

苏瑾曦原本想说日后如果还能相见,就帮人帮到底,替他完全治好身上的伤。

但转念眼一想,自己今日做了这样的事,如果再见,他还能放过她?

便摆摆手,转身麻利地跑去:“不见,不见,你我以后最好再也不相见。”

直到狂奔到了没人的回廊上,苏瑾曦才停下来,心惊胆战地抚了抚胸口。

虽然她是来自21世纪,但是在那个时空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处女,回想方才自己做的事,又羞又怕。

最后她还是强制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虽然漆黑,但她的视力却非常好,离的那么近她都没看清那人的面孔。

那人虚弱成那样,一定处于半昏迷状态,更不可能看清她的模样。

想着,苏瑾曦就更放心了几分,抬步准备去来时的方向。

忽然一名模样娇俏的绿衫女子跑了过来,拽着苏瑾曦的手哭道:“小姐,你去哪里了?可急死奴婢了,舅老爷家的表少爷死在咱们院子里了,夫人和大小姐她们都说是小姐您杀的。小姐,您快点跑吧!去天医门找容公子,再也不要回来了,快!”

此时,苏瑾曦已经理清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的名字叫做苏槿夕,和她的名字是同音不同字。

面前的这个绿衫女子是原主的贴身丫鬟绿篱。

绿篱口中舅老爷家的二公子是苏家主母霍氏娘家的表侄霍瑜,也就是苏瑾曦刚穿越过来,穿着大红裤衩想占她便宜的背影杀手,横肉猪头。

他死了?

死在自己院子里?

是啊!想占她便宜的时候就在她的院子里,如今人死了,而且还是有人蓄意栽赃嫁祸,能不在她的院子里吗?

苏瑾曦瞬间明白,这件事情就算她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绿篱说的没错,三十六计走为上,逃命要紧。

苏瑾曦转身就想跑,但远处的桥上忽然闪出一排灯笼,一群人黑压压走了过来。

前路被挡,苏瑾曦想走后路,却没想后路也有人。

一个清脆如铜铃般的声音传来:“小贱人在那里,快!别让她跑了,快去抓起来。”

左边是一丈高的高台,右边是墙壁,前后都有狼,苏瑾曦根本就没地方逃。最后还是如入了平阳的小猛虎一样,让人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此时苏家后花园的梅花树下,被“小兽”强行吃干抹净的男子在服用了苏瑾曦留下的药后已经恢复了些体力。

他穿上凌乱的衣衫,周身都充斥着让人窒息的冰冷压抑气息,一步步从梅林中走了出来。

借着远处微弱的灯光,这才看清此人的面容,竟然是中宁让人闻风丧胆的幽王,夜幽尧!

此时的他在黑夜里如同暗夜的神袛,周身愤怒的气息恐怖的让人窒息。

他一扬手,远处的暗影几乎是全身颤抖着,害怕的滚落出来,匍匐在他的脚下。

“去,查查这东西是苏家哪个畜生的!”

暗影拿起玉阙,飞快离开,身怕下一秒就会死在夜幽尧的愤怒之下。

待暗影走远,夜幽尧站在原地,缓缓握紧双拳。指节的咔咔响声,在沉寂的黑夜里及其可怕。

忽然他一挥手,生生一掌劈碎了身后的梅花树。花零飘落间,腾身飞起,顺着苏宅的屋檐离开。

苏家最富丽堂皇的正厅里,五花大绑着的苏瑾曦被人狠狠地丢在了苏家家主苏仲的脚下。

“表哥,你死的好惨啊!呜呜,你这一走,算是撒手人去,一了百了。但你让母亲如何给姨母和外祖母一家交代啊?呜呜……”

“就是,瑜儿,你让姨母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呜呜……”

厅堂里苏家主母霍氏和她的女儿苏仙惠扑在一具已经死透的尸体上哭的泣不成声,看上去竟比死了自己亲儿子还要难过。

苏瑾曦飞速熟悉了周围的环境。

这里除了苏仲和方才的霍氏及苏家嫡女苏仙惠外其余的都是苏家的妾室和姨娘,在苏家被霍氏吃的死死的,说话没什么分量。

也就是说,这场子是霍氏母女拉的,现在是她们想怎么玩转就怎么玩转。耳根子一向很软的苏仲几乎可以被这对母女牵着鼻子走,说什么就信什么。

而躺在地上的这位,就是苏仙惠口中哭喊着的霍氏娘家的表侄,也就是霍氏的姐姐淮阳郡主的亲儿子。

至于霍氏堂堂郡主的亲妹妹为何会嫁入苏家这么个不入流的门第,都是后话。此刻最重要的是堂堂郡主的儿子死在一个既不是皇亲贵胄,也不是高官权臣的平民百姓府上,确实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苏瑾曦理清这些思路后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顺的差不多,既然逃不掉,那么以后她就是苏槿夕了,想欺负她?

门都没有!

“你这个逆女,真是丢尽了我苏仲一生的颜面,今日我杀了你!”

苏仲怒气冲冲地抬脚就朝着苏槿夕的身上踢了过来。

苏槿夕目光忽然皱起:“父亲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一脚踢下来,踢的可不仅是你口中的逆女,还是当朝太子未来的太子妃。伤及皇家之人可是重罪,苏氏一门担待得起吗?”

苏槿夕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个傻子方才在说什么?

竟然用太子的身份威胁老爷,而且还说的那么利索,这还是苏家的那个废柴傻女苏槿夕吗?

第三章 装逼,遭雷劈

苏仲老脸僵硬,难以置信地望着苏槿夕,竟一时忘了自己踢出去的一脚还悬在半空。

苏槿夕嘴角冷然一笑,身体一台,直接将苏仲顶翻在地。

冷声对一旁的婆子张妈呵斥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替本小姐松绑?”

门口站着的婆子被苏槿夕这一声呵斥拽回了神,却不敢按照苏槿夕的话照做,毕竟这人是大小姐让绑的,婆子为难地看向了苏仙惠。

苏仙惠和众人一样,也傻了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平日里任她踩压蹂躏的“傻七妹”苏槿夕,根本就没有看见张妈为难的申请。

苏槿夕再次皱眉:“怎么?张妈,本小姐连你个奴才都使唤不动了吗?难道要本小姐到太子府上去找人松绑不成?”

众人之中,苏家四小姐苏梦瑶倒是反应最快,早已从震惊中醒神,并已理清现状,飞快走到苏槿夕的身边,亲自给苏槿夕松绑。

“七妹妹别生气,不是张妈不听你使唤,她是忽然看到你的病好了,被吓着了。姐姐给你松绑!”

说着,解开苏槿夕身上的绳索之后又拉着苏槿夕左看右看。

“快让姐姐看,七妹妹的病好了,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苏梦瑶原本是妾室所生,生母去的早,但是苏梦瑶以这样的身份不但在霍氏手底下活了下来,而且过的还不错。这样的人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的温和善良那么简单。

苏槿夕只对她浅淡一笑,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多的亲近。

此时厅堂内的大部分人因为苏梦瑶的这两句话已经醒过神来。

苏仙惠扬声道:“七妹妹,既然你的病好了,就更该给大表哥的死一个交代。虽然你是未来的太子妃,但毕竟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是吗?”

虽然因着她也喜欢太子,很不愿提起苏槿夕这个未来太子妃的身份。但此时这身份是用来坐实苏槿夕罪责的最大筹码,苏仙惠忍痛说出来,恨的紧握双拳。

平日里一直和霍氏母女走的近的孙姨娘闻言,为了给苏仙惠拍马屁,开始阴阳怪气地添油加醋。

“我说呢!七姑娘虽平日里痴痴傻傻,但绝对没有胆子大到敢杀人的地步。原来已经好了呀?这正常人会杀人,是绝对有胆量的呢!”

“可不是嘛!不仅敢杀人,还偷情呢!竟然勾引人,勾引到了姐姐娘家门上,噗……莫不是这几年痴傻的久了,也按耐的太久了?”

另一位姨娘道。

苏仙惠听到两位姨娘的附和,嘴角满意一笑,再次扬声对苏仲道:

“父亲,两位姨娘说的没错,以前七妹妹痴痴傻傻,虽做了不少坏我苏氏颜面的事情,但她病着,我们也不能埋怨什么。可如今她竟然做出此等不知自爱,不知廉耻,与人私会的事情,且事后竟然还将人给杀了。这事父亲您若不秉公处理,日后传出去,不仅您的颜面无存,就连咱们苏氏祖宗十八代的脸面都给丢没了。”

“仙惠,不得胡言乱语。槿夕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妹妹。她行驰有错,都是为娘管教不严之过!”

霍氏适时拽了苏仙惠一把,伪善的嘴脸全被看在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槿夕眼中,苏槿夕内心冷冷笑着。

“姐姐,您的心还真善,如今你是护着这犊子,她杀你侄子的时候可还记得你是他的主母,老爷还是他的父亲?她可念着您和老爷的一点情分?”

孙姨娘阴阳怪气,继续点火。

她说着,还很谨慎地望着苏仲脸上的表情。在看到苏仲的表情因她这句话而渐渐变得暗沉时,又添了一把柴:

“这话又说回来了,人家可是未来的太子妃!方才不还说了吗?伤及皇家之人,可是我苏氏一门担待不起的重罪。老爷怎么敢动她呢?”

孙姨娘这两句话,无疑直接踩到了苏仲作为苏氏家主在这个家里无法言说的短处,瞬间暴怒:

“苏槿夕,你是什么时候好的,为什么瞒着一直没有说?”

竟然直接称呼苏槿夕的名字,看来是全信了这些人的话,没打算查证求实了,既然这样,苏槿夕对于这个“爹”也没什么好说。

“槿夕之所以能好,还要多亏了大姐姐您呢!”

苏槿夕说着,朝着苏仙惠勾起一抹邪邪的笑。

那笑,瞬间让苏仙惠的内心有些不安,但她还是强压下内心的种种猜测,强势道:“苏槿夕,你不要狗急跳墙乱咬人!”

苏槿夕不予理会继续道:“若不是大姐姐您为了勾引太子殿下,给我灌了迷药,我又怎么会被高人救走,在用内力替我逼出体内毒素的时候,无意间打通了我体内一直淤塞的穴道,我才得以清醒?难道我不应该感谢大姐姐您吗?”

孙姨娘他们可以断章取义,苏槿夕未必不可,她巧妙地将苏仙惠让几个婆子给她灌下的媚药故意说成了迷药,是为了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苏仙惠做这些霍氏一直都是知道的,听到苏槿夕竟然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也没有注意苏槿夕话中的差异,叱喝道:

“苏槿夕,你这个傻子,休要胡言乱语,血口喷人!”

霍氏一时性急,竟然不顾自己一直在众人前面装出的伪善形象,口无遮拦地连名带姓喊了苏槿夕不说,还把傻子这样平日只在背后喊的称呼喊到了人前。

待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话都已经被众人听到,早已来不及。顿时一阵皱眉自恨。

果然,装逼遭雷劈。

“怎么?母亲不信?难道要槿夕将姐姐如何在苏家后宅使尽手段勾引我的夫君,如何背着我夫君给我灌下迷药,又如何将我送到中了媚药的霍瑜房间里,都一一在大伙面前说一遍吗?”

苏槿夕不屑地看了一眼霍氏,扬声道。

这些话,苏槿夕挑挑拣拣的说出来,虽然都是苏仙惠做的,但又不是那么回事,可她又找不到反驳的证据,一时间就像是裸着身体完全被暴露在众人面前,羞耻的抬不起头来。

苏仲一时难以置信,自己印象中一直完美无双的女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槿夕,你说的这些话都当真?”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通缉令 或 傻妃 或 哪里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嫡女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13章(第十三章:要头发还是滚)

    原标题:嫡女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13章(第十三章:要头发还是滚)小说名字:嫡女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第十三章:要头发还是滚任何人看到红点挤一堆的丑女人要吻他们,都得吓得躲开,离夜寒却静静的看着凑近的萧灵芸。萧灵芸原本想要趁机吓得离夜寒以后不敢再随便拉她什么的,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不躲。她可不信对方是真的喜欢她,而是他定力太好,萧灵芸有些骑虎难下,只好倏地起身,丢下一句:“这次给过了,下次再送!”说完,唰的打开大门,大摇大摆的离开,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那吻,但其实心里怦怦直跳个不停。真是作孽,离夜寒长得也太

  • 都市逍遥兵王13章(第13章 炼药)

    原标题:都市逍遥兵王13章(第13章炼药)小说名字:都市逍遥兵王第13章炼药那紫金色的火焰在空气中跳动着,周围蒸发的丝丝水汽,无疑不证明着他的高温。“我去,这是什么情况,看来这人的魂魄还是有许多地方没有被我开采出来啊。”陈潇看着手指的火焰,若有所思的挠了挠脑袋。陈潇看了看地上的大锅,一手提了起来,随后将另一只手上的火焰靠近这口铝合金的铁锅。“滋滋滋…”虽然是铝合金的铁锅,但是在这紫金色火焰的高温下,也是甘拜下风。它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仿佛是在求饶,果不其然,下一秒,它失败了!锅底化作了一滴滴的铁水

  • 娱乐超级奶爸13章(第一卷 我的文娱我做主 第十三章 卡通画)

    原标题:娱乐超级奶爸13章(第一卷我的文娱我做主第十三章卡通画)书名:娱乐超级奶爸第一卷我的文娱我做主第十三章卡通画“老三,你可以借着这个热度,去鲜浪开个微博!”白莲升插嘴道,“最好再认证一个自媒体音乐人。”“微博吗?”刘子夏摸了摸下巴,有些心动了。既然决定参加系里的汇演,那就注定了以后会走进娱乐圈,鲜浪微博也就是必备的东西了。“莲姐说得对!”胖子在一旁狂点头,“老三,你还得去找个录音棚,把这首歌录下来,上传到企鹅音乐,到时候你再把音乐链接往微博上一放,同时把身份公布一下,那还不得狂吸粉啊?”“

  • 金融之王13章(第十三章 商议)

    原标题:金融之王13章(第十三章商议)小说书名:金融之王第十三章商议“可以啊,不过以你的才能和许沐经理的支持,在分析部门站稳脚只是时间问题。”张羽倩看着林时一脸认真的道。“好了,我先去我原来的部门收拾东西,你整理一下分析部门每个人的消息资料然后用邮件发给我。”林时当然知道站稳脚只是时间问题,他只需要展现出他的价值,公司肯定不会亏待他的。看着张羽倩离去的背影,林时皱了皱眉头。这次他觉得他似乎好像遗漏了什么东西……但是仔细一想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来到销售部门,林时看着部销售正在卖力打电话的同事们……

  • 神级都市练气士13章(青葱岁月 第十三章我的网红女友)

    原标题:神级都市练气士13章(青葱岁月第十三章我的网红女友)小说:神级都市练气士青葱岁月第十三章我的网红女友昏黄灯光房间中,杨宇坐在黑色转椅上打开电脑,他用手机号在秀吧上注册了一个名叫做醉卧伊人笑的帐号,很多漂亮的姑娘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杨宇一时之间看的有些目不暇接。首页显示网红主播人气都是几万人,杨宇用鼠标滑到底部出现了正在唱歌的胡雨轩,她的直播间只有一千多人。杨宇很想看一看那些直播间人多的的主播为什么能火,他就打开了一个十万人的直播间,一个双眼睛明亮清澈,仿佛一潭秋水的一般深邃动人,一头乌黑

  • 阴食13章(第十三章 黑衣人)

    原标题:阴食13章(第十三章黑衣人)小说:阴食第十三章黑衣人二奎这时背着黑衣人力量跨出出口的门槛,然后身后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别样的魔力,瞬间让二奎的动作僵住!我同样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感觉一阵阴风吹过,整个人都僵住了,想要动一下都艰难地很!幸好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下一刻我就感觉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有事?”我扭过头,心想反正都在门口,大不了直冲,只要跑出去,这些人还能拿我们怎么样?在阴店里尚且怵他们三分,可要是出去,呵呵……“你们就想这样走了?”说话的依旧是刚刚那个女声,女人穿着一身紧身黑衣,身

  • 闪婚娇妻掌心宠(第一宠婚精修版)13章(第13章)

    原标题:闪婚娇妻掌心宠(第一宠婚精修版)13章(第13章)小说:闪婚娇妻掌心宠(第一宠婚精修版)第13章在奶奶的催促下,顾兮兮顾不得休息,赶紧跑到门口迎接。她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大众迈腾,大摇大摆的堵在了顾家门口。顾兮兮眉头微微一皱,这车堵在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们走路就不方便了。还没等顾兮兮开口,这个司机停车之后又轰了一脚油门,炫耀了一下他的存在感。一辆迈腾而已,至于这么炫吗?二十多万的车虽然在农村算是非常不错了,但放在城里,这也就是一辆普普通通的代步车而已。随后,顾兮兮看到一个猥猥琐琐的男

  • 凤谋天下:毒后归来13章(十三章:天策将令免死金牌)

    原标题:凤谋天下:毒后归来13章(十三章:天策将令免死金牌)小说:凤谋天下:毒后归来十三章:天策将令免死金牌若说华蓁背后让人忌惮的,可不仅仅是当今圣上,还有魏国公宁家。魏国公乃是大燕的开国功臣,当初先祖皇帝就是靠着宁家手上的八万铁骑兵兵,一举进入中原打下这万里河山。所以皇室对于宁家很是敬重,更是将公主下嫁,如今为魏国夫人便就是皇上的长姐平阳公主。当年老魏国公嫡亲妹妹嫁入沈家,后因为生双生女难产而死,沈家被外派到边疆,两个幼女不能带走,便就是在宁家长大。华蓁的母亲沈惜月与仁孝皇后沈怜星同魏国公一同

  • 近战狂兵13章(第013章 现象级保安!)

    原标题:近战狂兵13章(第013章现象级保安!)小说:近战狂兵第013章现象级保安!场中所有人全都惊呆了,当中更有不少学生感到极度的热血沸腾,他们想要将心中那种拍手称快的爽感表达出来,却又找不到任何的语言。似乎,在如此震撼性的一幕幕面前,任何的语言表达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沈沉鱼、郑经、赵海等人也全都惊呆了。特别是沈沉鱼,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叶军浪居然拥有如此可怕的身手,旋即她联想到了在听竹小筑中所发生的事情。倘若,叶军浪真的是她所认为的登徒子,那当时叶军浪真要想对她做点什么,以着如此身手,她根本无从反

  • 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13章(第13章:同帐而眠)

    原标题: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13章(第13章:同帐而眠)小说名字: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第13章:同帐而眠葛格罗倒下第一个冲上去的是厉峥衍,谁的速度也没有他快,厉峥衍直接封住了他的的穴道,秦薇薇背着背包,检查着葛格罗肩上的伤,血已经浸满了一地!杰沙大叫道:“军医!快叫军医!”外头士兵听了冲出去,军医一声声传遍了。秦薇薇拿出自己的医药箱来,沉着脸道:“帮我把衣服撕开。”厉峥衍还记得秦薇薇说过她懂医术,既然相信了她这么多回,就不怕再相信这一回了!想着,厉峥衍直接帮着秦薇薇撕开了葛格罗的衣服,葛格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