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超能都市】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9 11:54:03 来源:网络 []

小说:超能都市

第9章 下黑手

孙丘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忙嚷嚷道:“周胖子,你这是怎么回事?还不赶紧把这人赶走?”

周胖子心里都在骂娘了,孙丘,害的老子这次差点得罪一个贵客,自己可全仗着冯总吃饭呢。小百姓养生网

他一下转过身去,面色都冷了三分,寒声道:“孙丘,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什么?你说什么?”孙丘有些懵了,他没料到周胖子居然对他这种态度,还直呼其名,旋即震惊便化作满腔的怒火。

“周胖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算哪根葱?信不信本大少让你失业?”孙丘说着,掏出手机佯装打电话:“妈的,我看是要跟冯总反应一下了。”

陈东这时候看不下去了,见过装逼的,真没见过这么装逼的。

他擦了擦嘴巴,眯着眼睛嘟囔道:“跑这儿装什么逼啊?”

“小子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孙丘火了,提步冲了上去。

周胖子一下就挡在他面前,冷喝道:“孙丘,你不要打扰我的贵宾用餐!”

孙丘瞪大了眼睛:“周胖子!老子是你们酒店的白金会员,一年消费几百万,你敢挡老子?”

周胖子满是无语,心道你个白金会员算个屁啊,人家可是紫金卡,全东江市都不超过五张,你丫别说一年消费几百万了,就算消费几千万也是个渣渣。

这时候,陈东淡淡道:“周经理,这个人影响了我用餐,我不想看到他。小百姓养生网

周胖子点点头,接着一把拦住孙丘,喝道:“请你出去,我们酒店不欢迎你。”

“老子就在这儿吃饭,你能把我怎么样?”

孙丘话还没说完,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一把架起孙丘就走,直直出了酒店大门,接着一把扔在地上。

“哎呦……”孙丘一声惨叫,只感觉屁股都摔成了八瓣。

这时候,周雯雯大惊失色的跑了出来,一把扶住孙丘道:“孙少孙少,你没事吧?”

酷暑时节,地面温度足足高达六七十度,孙丘忙站起来,只感觉屁股又烫又痛,不由龇牙咧嘴的叫唤起来。

这时候已经是进餐高峰期,不少人将目光聚了过来,对着孙丘指指点点,其中一些认识孙丘的人更是不屑的嘲讽着。

孙丘只感觉自己的脸上挨了无数道耳光似得,阵阵的疼,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他么的,陈东,这事咱俩没完!”

说话间,孙丘一把推开周雯雯,走到一处隐秘所在,面色阴翳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光头,带几个人给我搞一个小子,对,他在土豪金吃饭,你们等他出来了就往死里打,越重越好!最好跟我整残废了,让他一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他奶奶的,老子要扒了他的皮!”

孙丘咬牙切齿的说着,接着又补充道:“你们在土豪金蹲守着,我待会儿把他照片发给你。说明http://www.xbxysw.com/

“恩,事成之后给你十万。好,就这样。”

挂掉电话,孙丘长长舒了一口气,嘴角闪过一抹冷笑,光头是一个通缉犯,被自己庇护着,他曾经学过功夫,身手超乎常人。

这个亡命徒不知道为孙丘解决掉多少麻烦,他相信,这次也是一样。

……

陈东今天心情大好,吃完饭后正准备随便逛逛,但他刚出酒店,就感到一阵危险的气息。

自从得到那神秘传承后,陈东的直觉就准确的可怕,当下他便暗自警惕,运转透视之眼下,果然看到四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跟着自己。

陈东心中一阵冷笑,七拐八拐的逛了半天街,最终来到一处无人的空巷当中。完整版【超能都市】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刚刚走进巷子里,就听到一阵脚步传来,将巷口堵住了。

为首是一个身高六尺的光头,身材虽然矮小,但那双眼睛却爆出一团精光,腰间鼓鼓囊囊的,随意一扯,竟扯出一团九节鞭来。

光头的身后,跟着三个满脸凶相的大汉。

看着几人缓缓靠近,叶凌皱眉道:“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嘿嘿,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光头残忍一笑,甩动手上的九节鞭,爆出一道道脆响。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我们你自投进来,这次的任务可真没挑战性,不过我喜欢。”

原本以为,自己要对付的是一个硬茬儿,却没料到是这样一个文弱的小子,这让光头的心中一阵戏蔑。版权xbxysw.com

陈东淡淡一笑,面不改色的点点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很好很好,巧极了,这句话我也想跟你说。”

四人齐齐一愣,接着光头身后一个板寸头大汉狠狠道:“大哥,不要跟这小子废话了,咱们手上这么多人命,也不建议再多上一条。”

这四人身上,都带着很重的杀气,似乎真的杀过人,陈东眼睛一眯,这个光头不是上次公安局通缉的那个A级通缉犯么?

而这时几人手上都亮出一道匕首,光头恶狠狠道:“小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了下狠手了!”

说着,光头冲了上去,九节鞭好像一只灵蛇般,陡然劈出!而陈东也动了,他速度极快,九节鞭一下击空,接着他一记重拳砸了下去!

咚!光头面门剧痛,此刻只感觉不是一只拳头轰下,而是一记重重的棒槌!

他身体不受控制的栽倒在地,脑袋软绵绵的斜着,显然是被砸昏过去。

谁都没想到,最强的光头居然被陈东一拳头砸昏过去,几人攻击的步伐不由一滞,这时候陈东就势一扑,上前一个漂亮的高抬腿就将一名大汉砸倒在地。

那板寸头刚刚反应过来,一咬牙,拿着匕首就对扎出去,但此刻陈东电光火石般出手,一把攥住他的手腕,运转气力,立刻听到一阵骨骼碎裂之声。

板寸头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紧接着就被陈东一脚踹飞。

此刻,除了陈东,只剩下一名大汉站着,他双腿直打颤,握着匕首的手也一阵颤抖。版权http://www.xbxysw.com/

第10章 吃苍蝇

大汉的眼神都变得不可名状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短短两秒,撂倒了三个敌人!

丫的,早知道今天的点子这么扎手,就算给五百万也不干啊。

陈东眼睛一眯,冷笑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人派你们过来的,说出来我让你少吃一些苦头。”

大汉警惕的看着陈东,双腿打颤缓缓后退,右手不经意的摸向后腰……但是下一刻,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因为陈东冷冰冰的声音响彻起来。

“我劝你最好停止手上的动作,我敢保证,在你摸到那把五四手枪之前,会被我踢碎下颚。”

豆大的汗珠,自大汉面颊两侧流淌下来,这把五四手枪一直藏在自己后腰带上,是自己的底牌,没想到藏的这么隐蔽也无所遁形。

他的心神完全沦陷了。

噗通……大汉直接跪在了地上,捣头如蒜,连连求饶道:“这一切都是孙少……不不不,孙丘那个小兔崽子的主意,大哥,您放我一马,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孙丘?

叶凌一愣,没想到这家伙的报复心这么强,看来是时候解决这个麻烦了。

“卖主求荣,你连屁都不如!”

陈东冷哼一声,一脚将这大汉踹昏。

四名大汉,被陈东捆绑在一起。充当绳子的,正是那光头的九节鞭。

这些家伙都是社会的毒瘤,不如就交给警局处理。

陈东念头一动,举起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报警。

但是下一刻,他缓缓放下手机。因为自己一个普通大学生,随随便便就制服了四名悍匪,这怎么说都难以令人信服。

至少陈东可不想被人当成小白鼠一般研究。

最后,陈东还是决定将四个人留在这里,总会有人报警的,至少自己现在还是不要惹这个麻烦的好。

东江市,孙家。

孙丘叼着一根大雪茄,噗呲噗呲的抽着,心里满是得意。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恐怕陈东那小子现在已经生死不知了吧。

嘿嘿,这个臭屌丝,不知道从哪里坑蒙拐骗来一张贵宾卡,就想跟自己牛逼?他算个屁啊!

一想到陈东被打的生死不知,血肉模糊的模样,孙丘心里就是一阵暗爽,得罪自己的人,就是这样下场!

心里这样想着,雪茄抽的都更快了,孙丘身子轻飘飘的,甚至哼起小曲来。

嗡……

摆在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屏幕一亮,显然是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孙丘眯着眼睛接了电话,大大咧咧道:“喂,光头么?没把那小子搞死吧?”

“孙丘,你闯大祸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

“什么!”

孙丘一个激灵,忙不迭从沙发上坐起来,望着手机屏幕,这才注意到给自己打电话的不是光头,而是东江市警局的副局长,黄登科。

这个黄登科平时跟孙丘狼狈为奸,没有少为孙丘开脱罪名,当然,他本人也收到了许多好处,只是孙丘想不明白,他打电话给自己干嘛。

“黄局长,你找我什么事?”孙丘一阵迷糊。

“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派光头他们几个出去办事了?”黄登科的声音有些急切:“你知不知道,他们几个是通缉犯,省厅里的领导都想抓他们。”

“我知道啊,不过有些事还得这几个亡命之徒办才好。黄局长啊,我的确是叫他们去办事了,不过就是教训一个穷小子而已,再说,东江市不是还有您罩着么?我怕什么呀!”孙丘满不在乎道。

“我罩不了你!我实话告诉你,光头他们几个今天已经全部进了警局,现在省里的领导派专员下来审查他们,要是让他们查出跟你的关系,哼!你就好自为之吧。”

“什么?这怎么可能!”

孙丘一下懵逼了,他怎么都想不到,光头他们几个不仅没有教训的了陈东,还被警察逮了起来。

“还有更不可能的!”电话那头的黄登科当头爆喝:“光头他们四个,肋骨全部断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小孙啊,你这次到底惹了什么大人物?”

“我,我没有啊……”

孙丘越来越懵了,在他的映象里,陈东就是一个穷屌丝,学习三年了都是这样,现在怎么摇身一变就成大人物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哎,我不管你到底惹了什么大人物,总之这次省厅调查组的专员就要下来了,你不要联系我了,否则我也得被你牵连上。你好自为之吧!”

嘟嘟嘟……

“黄局长!黄局长!”

孙丘攥住手机,就好像攥住最后一刻救命稻草一样,但无论他怎么叫唤,手机里只剩下一阵茫音。

很明显,对方挂掉了电话。

啪嗒……嘴上的雪茄直接掉在地上,孙丘瞪大眼睛,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

陈东决定还是先租个房子住,但现在学校放暑假,周边的房子基本都被租满了,就算仅剩的一些,也因为各种原因没入陈东的法眼。

结果搞到晚上七八点,他都没找打称心如意的房子。

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到路边的杂酱面店充饥。

老板娘心善的很,七块钱的炸酱面,分量却足足比一般店家多了三成。

“小伙子,要不要给你来碗豆腐脑?”老板娘笑了笑:“不要钱,就当免费送的,你们这些大学生出来找工作也不容易。”

陈东一愣,旋即笑道:“那麻烦您了。”

老板娘咯咯笑了:“用不着这么客气,你等等我这就给你做。”

这幅场景,令陈东心头一暖。

谁说人情冷漠的,明明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嘛。

热腾腾的豆腐脑很快端了上来,陈东吃着面筋,喝着豆腐脑,心底却是一阵殷实。

相比之下,土豪金的饭菜虽然好吃,却少了这样的人情味儿。

“他妈的!这面里怎么有只苍蝇?老板!老板在哪儿?赶紧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粗鲁的声音嚷嚷起来。

陈东转头一看,正看到北边几个小混混围着桌子大呼小叫着。

第11章 有没有

面前是四个打着耳环,留着杀马特发型的小混混,那张面孔上满是桀骜,就差没刻上‘老子是坏人’五个大字了。

小店的老板娘连忙赶了出来,不断赔笑道:“几位说笑了,我们店开了七八年了,一直没闹出什么卫生问题,怎么可能有苍蝇?”

一个大汉挑衅的养料杨眉头,冷笑道:“这么说,你是怀疑我说谎了?”

另外一个小混混也帮腔作势道:“老板娘,你怀疑我韩哥没关系,但是怀疑我们五狱帮恐怕不太好吧。”

“五狱帮?”老板娘脸色微变,连连赔笑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几位要吃的不愉快,今天的消费免单如何?”

大汉冷笑连连:“免单?几十块钱就想打发我了?不行!老子今天吃到了苍蝇心里很不爽,你们店必须补偿一点精神损失费出来!”

“这……”

老板娘满脸犯难,她这是小本经营,本来就赚不到几个钱,现在这帮家伙还来要什么精神损失费,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敲诈么?

角落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几名食客紧蹙眉头,扬起头不断张望着。

一个小混混‘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周围的食客嚣张大喝道:“好好吃饭!他么的谁再看,老子把他眼珠子挖下来!”

另外一名小混混也拽拽道:“五狱帮办事,闲人免进!”

听到‘五狱帮’这三个字,刚刚几个扬头的食客立刻将脑袋低了下去,一些食客更是面色微变,忙结了饭钱匆匆离去了。

陈东眉头微蹙,这个什么五狱帮,场子倒挺大啊,出来几个小弟都牛逼哄哄的。

大汉翘起个二郎腿,戏蔑的看着老板娘,不耐烦道:“老板娘,破财免灾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今天你把钱交了,咱们也和和气气的。你今天要是不交,嘿嘿,旁的我不敢说,你这小店今后就别想在山塘街开下去了!”

老板娘面色一变,愤愤道:“你们!你们这是在恐吓!”

“老子就是恐吓你怎么了?有本事你报警啊?有本事让警察把我抓走啊?”

大汉冷冷一笑,肆无忌惮的站起来,居高临下道:“麻利点!老子不想多废口舌!”

老板娘憋着嘴唇,简直要气哭了。她哪里不知道这些混混的可恶,就算报警了被抓进去没几天也会被放出来,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

陈东眉头微蹙,起身喝道:“几位,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理吧?”

“讲理?”混混们戏蔑一笑,他们混黑社会的,就是喜欢玩弄这些爱打抱不平的家伙。

那大汉更是冷笑道:“小子,讲什么理?你说清楚,要是说的不对,就不要怪老子的拳头无情了。”

陈东丝毫不惧,走至大汉面前,淡淡道:“你说你吃了苍蝇,那苍蝇呢?”

“苍蝇?”大汉一愣,冷笑道:“苍蝇被老子吃进肚子里了,怎么着?你还想打开老子的肚子看看?”

老板娘连忙上前,一把拉住陈东:“小伙子,你快走,不要跟他们理论。”

她哪里还不知道这些小混混的无赖之处?跟这些人讲道理?有用么?到头来还不是自找苦吃?

陈东笑了笑,轻轻推开老板娘,上前一步道:“既然你说你吃下了苍蝇,那我就要验证一下了,咱们实践出真知嘛。”

“验证?好好好,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个验证法!”

大汉心中冷笑连连,他不相信一个小子还真能验证出什么东西来,但这时,只看到陈东摇摇头,一脸遗憾道:“真是可惜,浪费了这么好的一碗炸酱面。”

“你他么耍我!”

大汉就算再蠢,此刻也听出弦外之音了,他勃然大怒,一把推开凳子,朝着陈东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陈东身子一蹲,食指与中指合拢在一起,陡然对着大汉小腹猝然一点!

噗……大汉身形一滞,面色铁青。

此刻他的形状很奇怪,身体前仰,腹部紧缩,活像一只撅着屁股的大虾。

下一刻,大汉猛的捂住肚子,扶着一只椅子,哇哇的呕吐出来。

谷神一窍,位于小腹上二寸处,掌控人体食欲、肠胃和饮食。

陈东识得《鬼武医决》,对人体周身大窍熟悉无比,这一下运转气劲,点入穴窍,使人呕吐,不过是小把戏而已。

“兄弟们搞他!”

另外三个小混混立刻坐不住了,靠得最近的那个小混混抄起一只椅子,对着陈东脑门猛伦过去!

砰!陈东看也不看,右脚电光火石般踹出,那椅子还没来得及落下来,小混混就已经被踹飞出去。

另外两个小混混还想冲上来,但这时陈东一转头,煞眼狠狠扫了过去,喝道:“谁敢动手!”

陈东爆喝间,配合《鬼武医决》的气功,硬生生多出一股难以言明的气势,两个小混混脚步一滞,此刻只感觉陈东的眼睛里好像有放射性物质一般,无法对视。

他们浑身一个哆嗦,手上刚抓起的凳子也不由放了下去。

黄毛大汉还在呕吐,他捏着自己的嗓子,恨不得将胃子都吐出来,满脸潮红,难受无比。

陈东一看到那乱蓬蓬的好像鸟窝的黄毛就来气,上前一把抓住大汉的头发,猛的将他按了下去,冷喝道:“给我找!有本事今天就把苍蝇给我找出来!”

地面上满是大汉的呕吐物,黄黄绿绿的,透着一股酸性恶臭。

此刻大汉的面门距离这呕吐物不过两尺,臭味熏鼻,他头脑充血,只觉臭气难耐,拼命挣扎,却感到自己的身上好像压下一座山岳般,怎么都挣扎不出去。

“呜……呜……”

大汉的嘴里只剩下一阵呜咽,哪里说的出一句话来?

“有没有!给我说话!再不说话,我就把你按下去!”

陈东再度爆喝出声,大手猛的按下,大汉距离那滩污浊只剩下一尺,此刻他的鼻尖甚至要碰上了,就在这刹那,大汉艰难的告饶道:“没……没有,我看错了,是我看错了啊……”

第12章 租房子

陈东的这幅凶相令几个混混吓的不轻,毕竟这些混混狠也只是狠在一张皮上,遇到真正狠的,立刻就现了原型。

听见告饶声,陈东才松开手,黄毛大汉扶着胸口,不断喘息着。

“还不赶紧滚!”陈东低喝道。

那些混混一个机灵,忙上来搀扶起黄毛大汉,夺门而出。

临走前,黄毛狠狠瞪了陈东一眼,似乎准备撂下什么狠话,但此刻只看到陈东眼睛一眯,他刚刚蹦出口的话就这样生生咽了下去。

在场的还有三四十名食客,他们此刻都面色尊敬的看着陈东。

老板娘先是鼓掌,紧接着,稀稀拉拉的掌声变作雷鸣一般响彻。

所有人都用掌声向陈东表达了敬意。

老板娘行走上来,向着陈东感激道:“小伙子,刚才还真是谢谢你,否则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才好。”

陈东笑了笑:“老板娘,快别这么说,我刚刚教训了几个人渣,倒是把你店里弄脏了。”

“哎,这有什么!”老板娘说着,招了招手:“徐朗,来把地面打扫一下,小伙子,你跟我来。”

立刻就有下人走过来将这里打扫干净了,而陈东和老板娘一阵攀谈,这才知道了对方的名讳。

姓周名灵,倒是怕将对方叫老了,陈东只得厚着脸皮叫了一声灵姐。

忽然间,陈东眼珠子一转,道:“灵姐,实不相瞒,我是来这里租房子的,您常年在这里居住,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介绍的?”

“租房子?”周灵一愣,接着猛拍下脑袋,一把抓住陈东道:“你怎么不早说,我这里就有一套房子要出租,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呢。”

“真的?”陈东面色一喜,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巧的事。

两人很快来到一处小区中,周灵取出钥匙开了灯,一间漂亮的房子就呈现在陈东面前。

两室一厅,八十多平方米,精装修,空调,地暖,全自动洗衣机,都很齐全。窗帘和一些布置都是粉红色的,陈东鼻子抽了抽,竟在这房子里闻到一阵香味。

他不由奇道:“灵姐,这房子以前是女孩子住的?”

周灵笑道:“是啊,之前是两个女大学生在这里住,不过她们昨天都搬出去了,房子空着没人租,我正发愁呢,小陈,你看看这房子怎么样?”

陈东点点头道:“房子很不错,灵姐,我们今晚把租金的事情先说一下,我准备先租三个月。”

“租金的事情明天再说吧,今天太晚啦,小陈你先好好休息吧。”

周灵打着哈切,朝陈东告别后直接离开了。

忙碌了一天,自己的确很累,陈东胡乱冲了澡,直接上床酣睡起来。

周灵回到家里,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张成。

她丈夫是炒股的,加上自己整了个小店面,这些年也发了一小笔横财,买下一个楼盘专门出租,租金源源不断,这样也不至于座山吃空。

周灵心有余悸的对自己丈夫讲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当说起五狱帮那几个小混混来敲诈的时候,张成拳头攥紧,青筋乍现。

“哼!这帮小混混现在越来越没规矩了,你放心,我认识五狱帮的人,明天去打个招呼就好。对了,之后怎么样?你有没有给钱?”

“我差点就给啦!”周灵抚了抚胸口:“最后幸好是一个叫陈东的小兄弟出手,这才制服了那几个小混混,否则今天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才好呢。”

“那应该好好感激一下人家才对。”

“那是当然!”周灵得意的笑道:“小陈是东江大学的学生,这次出来租房子没找到房子,这不正好那两个女孩搬走了嘛,我就把力宝公寓1810室租给了他。明天算房租就便宜一点,哎,现在的大学生出来找工作也不容易。”

“那倒也是,人家为咱们挺身而出,咱们要是亏待了人家就不道义了。”张成伸了个懒腰,缓缓倚在沙发上,忽然间,他一个激灵,一屁股坐了起来,并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周灵道:“你刚刚说什么?把力宝的那套房子租给了他?”

“是啊。”周灵有些诧异道。

“不就租了个房子么?你至于么?”

“不是!”张成忙道:“那房子还有人住呢,昨天搬走的只是一个女孩,另外一个女孩还住在哪里呢。”

“不是吧?那可咋办?”周灵也有些急了。

张成看了一眼手表,挥挥手道:“算了算了,都十二点了打扰人家也不好,明天再跟他解释吧,大不了换一套房子就是。”

“也只能这样了。”周灵叹了一口气道。

凌晨一点,一道倩影来到力宝公寓1810室,她掏出钥匙,熟练的打开房门。

工作到这会儿才回来,汤雅雯也没高兴开灯,借着稀薄的月光,脱掉脚下的高跟鞋,掀开被子缓缓缩了进去。

过去两天的夜里,汤雅雯都会梦到那个为自己挺身而出的男孩,那天她实在是怕极了,以至于男孩被打的情况下偷偷溜走。

这两天她总会梦到那个男孩倒在血泊中的凄惨模样。

触目惊心。

真不知道那个男孩现在怎么样了?杨雅雯心中如是想着,浓重的倦意袭上心头,她缓缓闭上眼睛,陷入沉睡当中。

这一觉她睡的很安稳,并没有做往常的梦。

空调房里寒气阵阵,汤雅雯如同一只疲倦的小兽,本能的朝着旁边温暖的所在挤着。

陈东这一觉也睡的很香甜,感觉怀里多了一个温暖的物体,他本能的将其抱在怀中,一阵满足。

第13章 巧合

第二天早上。

陈东悠悠醒来,只感觉全身舒泰,双手不经意的一摸旁边……

恩?软而温热,这是什么东西?

陈东一个激灵,猛的睁开眼睛,只看到这样一副令人喷血的场面。

一个娇美的女孩此刻正依偎在自己怀抱里,睡的香甜,粉瑟桃腮,眼眸微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煞是可爱。女孩的身材更是惹火,上身穿着工作服样式的绸缎短袖,丝滑无比,睡梦中也不知道动了多少次身子,搞得春光外泄。

视线向下一滑,只见一双白暂的大长腿相互交叠着,躯壳玲珑,充满诱惑。

此刻陈东脑海一阵空白。

等等……自己昨晚上分明睡的好好地,为什么一觉醒来身边就多了这么一个大美女?

好吧,这并不是现在要紧的问题,现在最要紧的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叫醒她?还是继续把这个豆腐吃下去?

饶是陈东脸皮极厚,此刻也无法再无耻之尤的吃下这个豆腐了,毕竟自己跟这个女孩还不认识啊!

想至此,他缓缓松开大手,正准备收回来,但女孩下意识的抱住陈东的手臂。

女孩一声呓语,迷迷糊糊的就拉过陈东,再度抱住。

瞬间,陈东的鼻子都快喷血了,小妞,你不能这么玩吧!这么玩是要出人命的!

更让陈东无奈的是,为了防止女孩醒来,他根本动弹不得。

但他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睡着了还没什么,此刻头脑清醒着,再看着面前喷血的场面,又怎么能把持的住?

更令他煎熬不已的是,一股淡淡的体香不断传入鼻中,勾魂夺魄一般。

若是一般人,早就不问三七二十一,先要了再说,但陈东不能干这种缺德事啊。

犹豫了半年,他还是决定将女孩叫醒。

“喂,醒醒……”陈东摇了摇女孩的脸带,轻声唤着。

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汤雅雯睁开惺忪睡眼,只看到面前一个陌生男子的面孔,她心中一惊,放声尖叫起来。

“啊!”

强烈的音波,四面八方的扩散出去,声音之大,让陈东担心周围的窗户会不会被震碎。

望着面前这个握住耳朵,紧闭眼睛,放声尖叫的女孩,陈东心中满是无语,明明是你睡了老子的床,按理是老子才亏才对,怎么你还瞎叫唤?

汤雅雯尖叫之后,才意识到两人的位置似乎有些不对劲,当下俏脸一红,一把撇开陈东,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躲在墙角,警惕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会睡在我床上?”

“你的床?”陈东没好气的说指了指自己鼻子:“这分明是我的床才对,我还正想问你这个问题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睡在我的床上?”

“你!你瞎讲,这明明是我租的房子,你这个流氓,肯定是昨晚偷偷溜进来的!”汤雅雯气呼呼道。

“什么?你租的房子?”叶凌一愣,不由道:“难道你是之前的租客?灵姐不是说你们两个女生都搬走了么?”

“你也认识灵姐?”汤雅雯也是一愣。

两个人弄了半天,才搞明白这件事,没想到周灵的一个小疏忽,居然整起这么大的乌龙。

“好了,现在既然事情真相大白,那正好两个房间,我们一人一个吧。”陈东有些无奈的穿起衣裳,作势就要走开。

“等等……”汤雅雯俏脸微红,轻声道:“昨晚,昨晚你没做什么吧?”

“做啦!”

陈东一脸正经。

“你,你做什么了?”

汤雅雯不由紧张起来。

“做梦呗。”陈东撇撇嘴,旋即眼珠子一转,坏笑道:“是不是很失望?失望可以讲出来嘛,哥可以满足你的。”

“呸!谁要你满足?臭流氓!”

汤雅雯终于受不了了,啐骂一口,抓起枕头就朝陈东砸了过去!

陈东有些无语,怎么一言不合就刀兵相向呢!

不过汤雅雯扭打过来的同时,陈东忽然看到这个小妞锁骨上出现一个梅花状的胎记,当初在湖边救的那个女孩似乎也是这个胎记。

他心中一惊,不由脱口而出:“等等……你三天前有没有去湖边?”

“恩?”汤雅雯也不由停住动作,望着陈东的相貌,一阵熟悉,她一声惊呼:“是你?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不过某人偷偷溜走,可真是让我心寒呐。”

陈东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汤雅雯一下内疚起来。的确,这件事是她做的不对,当时的情况,就算不上去帮忙,事后也应该报警才对。

只是当时她都被吓傻了,又哪里想得到这么多?

“我……”汤雅雯扭捏了一下衣领,低声道:“对不起……”

“算了算了,原谅你了。”陈东挥挥手,并没有打算为难这个小妮子,但他一侧目,下意识使用了透视之眼,登时,一副活色活香的春宫图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你看什么看?”汤雅雯下意识的双手抱胸,只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被陈东看穿了似得。

“没啥。”陈东摇摇头,暗暗关闭了透视之眼,这玩意儿太煎熬了,很容易把持不住啊!

汤雅雯白了他一眼,紧接着起床洗脸刷牙,却被陈东拍了拍肩头。

“怎么了?”

“那个……”陈东挠挠头,组织了一下语言:“你吊带松了。”

第14章 锦江会所

“啊……”

汤雅雯一声惊呼,俏脸微红,捂着衣裳跑进卫生间里,却发现自己的吊带的确是松了。

奇怪,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总而言之,通过昨天的事情之后,两个人之间就多了一层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

吃完早饭后,两人就各自分开了,陈东想起今天是徐伦邀约的时候,当下打了个电话。

不出五分钟,一辆崭新的红旗轿车便开到了力宝公寓门前,周明探出头来招手示意道:“上车。”

锦江会所,是一家集餐饮、娱乐、观影、运动为一体的高级场所,这是一个和土豪金同样档次的地方,只有东江市上流社会才能进入。

周明带着陈东,直接行走进去,门口两名西装革履的保安毕恭毕敬的对着两人行礼。

“这家会所是贱人徐家的,他老子就是最大的股东,今天可以好好宰他们一顿了。”周明坏笑着道。

陈东点点头,心中却是思索起来。

锦江会所在东江市可谓是拥有数一数二的地位,没想到这里居然是徐伦的家产,看来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衙内,怪不得上次两百万拿出来跟零花钱似得。

徐伦很快就迎了上来,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帮衣着光鲜的青年。

“哈哈哈,叶兄弟,阿明,咱们先进去吃饭,等会儿还有一场小型拍卖会。”

徐伦说着,迎着两人走进了二楼包厢中。

陈东倒是一眼就看出了那人群中一个獐头鼠目的面孔,这是一个身穿西装的青年,板寸头,笑起来一阵猥琐下流,他的外表让人一眼看上去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八个字来。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人叫于力,也算是一个富二代,走关系进的东江大学,欺男霸女,是一个典型的纨绔,不过家族势力只能算三流,所以陈东经常看到他在孙丘屁股后面转转悠。

没想到现在又跟着徐伦了。

与此同时,于力也看到了陈东,他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因为陈东在他映象中一直是一个穷学生,怎么今天会和徐伦搅合在一起?看起来关系还很熟络的样子?

好酒好菜很快就摆上了,桌上许多菜系都是陈东没见过的。

不过自从得到那神秘传承,陈东的心思也沉淀下来,看着这些一盘子几千上万的好菜也不动于色。

周明徐伦和陈东坐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斟满酒,陈东开始还有点拘束,很快就发现另外两个家伙根本不讲什么排场,胡乱牛饮着。

忽然间,徐伦的手机响了,他走过一旁接了电话,面色一下变的严肃起来,眉头都拧成一个‘川’字。

陈东耳朵一抖,听到了几个字眼,‘爸爸’,‘吃药’之类的。

“怎么了?伯父身体无恙吧?”徐伦回来后,陈东随口问道。

“哎,我爸这是老病了,这么多年找了不知道多少医生都没治得好。算了,不提他,咱们喝酒,喝酒。”徐伦叹气着,一饮而尽,大有借酒消愁的意味。

陈东心中一动,徐伦给了自己两百万,也算是对自己有恩,不如帮衬一把。

当下他便道:“徐兄,伯父什么时候有时间,让我去看看吧。”

“你还会医术?”徐伦看了陈东一眼道。

陈东笑了笑:“祖传的一点手艺,应该管的上用场。”

“哎……算你有心,谢谢了,我去跟我爸说说,有时间了就通知你。”

徐伦声音淡淡的,显然也没报多大希望,毕竟国内那么多知名的医生都不行,陈东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能有多大的能耐?

陈东点点头道:“恩,越快越好,不要耽误了治疗时间。”

自从得到那神秘传承后,陈东日日夜夜都在精研《鬼武医决》,现在的水准虽然算不上登峰造极,但也远超一些所谓的大师,所以自然有资格这样说话。但这话落到其他人耳朵里就显得有些狂妄了。

果然,于力第一个忍不住了,上前讥笑道:“姓陈的,风大不怕闪了舌头?”

他心里是极瞧不起陈东的,看到陈东在这里口花花只以为对方取得徐伦信任完全是因为坑蒙拐骗,所以第一个站起来装逼了。

陈东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呦?这谁啊?还挺眼熟的,像是上次那个进女生宿舍被警察逮出来的于力啊。”

于力的脸一下就黑了,上次他色胆包天,非要女朋友带着自己进女生宿舍,还准备来个万花丛中一点绿,没想到还没进去就被宿管认了出来。

他当然不会鸟一个小小宿管,以至于宿管报警,警察那天把他小鸡般的逮出来,这件事成了整个东江大学的笑料。

这是他最大的黑点了,没想到被陈东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于力‘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陈东喝道:“姓陈的,其他事别瞎比比,你不是说自己会医术么?有本事就证明给我看看,没本事就别在这里装逼!”

周明和徐伦没说话,其余的衙内倒也没阻拦,他们乐得看这样的热闹。

陈东环抱胳膊,笑道:“有的人总以为别人在装逼,其实别人是真的牛逼,只有他是个傻逼。”

噗……几个衙内立刻笑出声来,这年头,像陈东这样语言犀利的家伙真是少见啊。

于力一下就火了,指着陈东咬牙切齿道:“你说谁傻逼?”

“你有病。”陈东道。

“放屁!”于力嗤之以鼻,自己从来就健康的很,欺男霸女,打架斗殴,无往而不利!自己怎么可能有病?

于是,他便指着陈东骂道:“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最近是不是感觉头晕乏力?每天都睡不够?做梦一个接着一个?早上却起来肚挤眼右上方隐隐的疼?”陈东忽然道。

于力一下哑然了,诧异的看着陈东,因为对方说出的和自己现实状况,居然丝毫不差!

超能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超能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桃运村支书5章(第5章 反噬)

    原标题:桃运村支书5章(第5章反噬)小说名字:桃运村支书第5章反噬李文明被揍的连连求饶。贾鱼看打的差不多了,再打就出人命了,这才停下手,扯着李文明满是鲜血的白衬衫冷冷问:“小子,以后你还敢不敢欺负小姑娘了?”“不敢了,不敢了……”李文明被打怕了,自己真不是眼前这小子的对手,同时他也奇怪,好好的,哪里跳出了这个叫贾鱼的大花脸猫哪!“行!老子今天信你一次,不过老子也不怕你报复,老子叫贾鱼,想报复随时欢迎。”李文明点点头:“好。”刚说完好,觉得不对马上摇头:“不好,哦不,我绝对不敢报复,不敢……”“行

  • 山野小农民5章(第5章 混子找事)

    原标题:山野小农民5章(第5章混子找事)小说名字:山野小农民第5章混子找事旁边的混子拽着一个人就扔到了杨毅面前。“疼疼疼……哎哟,我的肚子疼哟,要死了,吃了坏萝卜了,要死了啊!”在地上捂着肚子打滚的男人的一脸痛苦地哀嚎着。周围的人看到这个场面,纷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伙人想敲诈我,杨毅顿时就反应了过来,不过他也并不慌张,光天化日,这么多人在这里,他不行这些人敢动手。“首先,你并不能证明他是吃了我卖的萝卜出的问题。其次,你也不能证明我的萝卜有问题。最后!”说着,杨毅就把那颗萝卜捡起来咬了一口,当着

  • 家有小妻 : 霸道总裁索爱成瘾5章(第5章   老爷子要来)

    原标题:家有小妻:霸道总裁索爱成瘾5章(第5章老爷子要来)小说名字:家有小妻:霸道总裁索爱成瘾第5章老爷子要来“逸哥哥,你怎么能……”徐安然双手抱着胸,竖着眉头,不满的抱怨着。甚至整个人都从凳子上弹跳起来了,退了几句,说着“你说过婚后不会干扰我的私生活的!”不过,显然官景逸没有想要做任何的退步,只说了一句:“罢了,总之我说的是为了你好。”官景逸的目光波动,只消一眼,就看到了徐安然膝盖上的大片乌青,有的严重的地方甚至渗出了鲜血。只是这个受伤的主人却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好像疼的不是她自己一样,还在原

  • 诱妻入室:霸道总裁火力全开5章(第5章   老爷子要来)

    原标题:诱妻入室:霸道总裁火力全开5章(第5章老爷子要来)小说名:诱妻入室:霸道总裁火力全开第5章老爷子要来“逸哥哥,你怎么能……”徐安然双手抱着胸,竖着眉头,不满的抱怨着。甚至整个人都从凳子上弹跳起来了,退了几句,说着“你说过婚后不会干扰我的私生活的!”不过,显然官景逸没有想要做任何的退步,只说了一句:“罢了,总之我说的是为了你好。”官景逸的目光波动,只消一眼,就看到了徐安然膝盖上的大片乌青,有的严重的地方甚至渗出了鲜血。只是这个受伤的主人却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好像疼的不是她自己一样,还在原地

  • 蜜爱成婚5章(第5章靠近不得)

    原标题:蜜爱成婚5章(第5章靠近不得)小说书名:蜜爱成婚第5章靠近不得苏欣怡惊了一下,她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现在只想快点的离开这个男人,因为他现在就仿佛是一个猛兽,靠近不得!叶天浩的嘴唇都干裂了,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瞥见她的红唇的时候却怎么都按耐不住那焦躁的内心。“该死的家伙,你放开我。”苏欣怡怒声说道,却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这句话受到更大的惩罚。“混蛋,你放开我。”苏欣怡大声的冲他吼着,希望他能放了她。叶天浩的眸子里面闪过迷惑,现在脑子里,眼睛里只剩下她,他的双眼微微眯着,目光越发的温柔。

  • 宠爱成瘾:总裁的呆萌丫头5章(第5章 后承奕是个什么鬼)

    原标题:宠爱成瘾:总裁的呆萌丫头5章(第5章后承奕是个什么鬼)小说名字:宠爱成瘾:总裁的呆萌丫头第5章后承奕是个什么鬼E光线传媒集团的餐厅里,衣念雪和一群女员工聚在一起。“念雪,你这次采访的稿子真棒,连主任那个活阎王都夸你了。这个月奖金一定又是你最高了。”“哪有呀。”衣念雪笑了一下,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周围坐着的这些都是她的前辈们,她才刚来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不想锋芒毕露会,担心被同事们排挤。“姐姐们谦虚了,你们写的稿子才好呢,我有很多地方要向你们学习。尤其是严姐上次写的那篇稿子,我觉得都可以竞争

  • 风水师怪谈5章(第四章,倒插桃花煞,蛇鼠淫尸)

    原标题:风水师怪谈5章(第四章,倒插桃花煞,蛇鼠淫尸)书名:风水师怪谈第四章,倒插桃花煞,蛇鼠淫尸再次听到了报应,我爸低下了头,垂在两侧的手臂都在颤抖,我不知道他是激动,愧疚,还是恐惧。我张嘴就说:“爸,你到底做过什么事,为什么因果不落在你身上却落在了我妈身上?”我爸的脸色泛起了痛苦,一句话都说不出啊,心里那个拧巴劲儿,叫我看了都心酸。还是老烟鬼叹息了一声:“你小子年纪还小,等长大了就全明白了,之所以你们爷俩没事,是因为你命理纯阳,而你爸是个木匠。”我不解的抬头看他,我命理纯阳倒还说得过去,我爸

  • 总裁妻管严5章(第五章   一无所有)

    原标题:总裁妻管严5章(第五章一无所有)书名:总裁妻管严第五章一无所有看着照片上的女人,要不是看过东南卫视的明星脸,她还真的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淡淡一笑,她把钱包还给了男人。“那你是怎么分辨我不是她?”冯小小很好奇的问。把钱包放回怀中口袋的他,嘴角挂上一丝温柔的笑意,“你和她的眼神不一样,你眼中透漏着坚强,她却像一只容易就被伤害的金丝雀。”你妹,感言说她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他的敏敏就是凤凰?很不高兴的她,不在与他聊天,转身看着车窗外。男人察觉到自己口误,想道歉又咽了下去。“我到了。

  • 只欢不爱:禁欲总裁撩拨上瘾5章(第005章:新婚之夜)

    原标题:只欢不爱:禁欲总裁撩拨上瘾5章(第005章:新婚之夜)小说名称:只欢不爱:禁欲总裁撩拨上瘾第005章:新婚之夜艾常欢慌忙说到:“我还有作业没写完,你先睡吧。”陈励东撩被子的动作一顿,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小妻子还是个学生。笔直修长的腿转了个方向,三两步就到了她的跟前。他一手撑在她脑袋后面的墙上,一手挑着她的下巴细细摩挲,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老公回来了你却想着做作业,你就是这么做妻子的?”余清微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作业明天早上就要交。”说话的时候余清微的眼睛毫不回避的与陈励

  • 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5章(第5章吃饭)

    原标题: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5章(第5章吃饭)小说名字: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第5章吃饭“咳”年与江像是被食物卡到了喉咙,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俊眉微蹙:“我,已经老到跟你父亲一个辈分了?”“呃……”百合看出了大领导脸上的不悦,心里窘得恨不得咬舌自荆怎么能把他跟父亲做比较呢,听江雨霏说,他今年36岁,至今未婚。江雨霏之所以喊他爸,是因为她母亲去世的时候把她托付给了他而已。“年书记,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羡慕雨霏能有您这么年轻的老爸,你们俩哪是父女俩啊,明显是兄妹俩!不过我看啊,更像姐弟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