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飘邈之旅3章(第三章)

2017/12/29 11:12: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飘邈之旅

第三章
“哎哟,别喊别喊,耳朵都要吵聋了,这不是傅老爷子吗?你那十一个死鬼兄弟怎麽没来?哎,啧啧,你又到哪骗来一个小兄弟,不是我说你,不就是渡个‘天劫‘吗?!干嘛要找那麽多替死鬼。版权xbxysw.com”声音由远及近妖媚而蛊惑。远处急速飘来大团的桃红色烟障,停在傅山站立处不远,上下浮动显得十分诡异。

傅山脸色铁青又略显无奈:“花媚娘,这麽又是你?那麽多年没见,你怎麽还是到处捣乱,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帐,竟然还敢见我?”

桃红色的烟障顺两边扩了开来,嫋嫋娜娜地走出一位千娇百媚的美女。李强忍不住大声喝采:“哇……超级大美女哎!”

花媚娘冲他微微一笑,仿佛千百枝桃花齐齐绽放,看得李强目瞪口呆。不过李强刚受到感情方面的重击,心里对女人有点发怵。看著花媚娘美貌惊人,李强忍不住就想气气她。

“小兄弟,姐姐漂亮吗?到姐姐这儿来,乖。原文xbxysw.com”嗲嗲的音调,勾魂的手势,花媚娘放肆地娇笑。

“呔!花媚娘,我警告你,你要是胆敢勾引我的兄弟,别怪我让你永远不得超生。”

“哟,傅老爷子生气啦,要是他自己来找妹子我,可不能算勾引哦。”

“嘿嘿,花媚娘,别太自信啦,男人才不会喜欢一个成天妖里妖气的女人。虽然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娘们,可是我对你没兴趣!”李强坐在传送阵里一副你能拿我咋办的样子。

其实李强也只是随口说说,但是他不知道他说中了花媚娘痛处。傅山忍不住大笑道:“花媚娘,我这兄弟对你不感兴趣,你这俏媚眼算是白使了,哈哈!”

尖锐刺耳的狂骂声,不可思议地从娇美的花媚娘嘴里冒了出来:“小兔崽子,老娘什麽时候喜欢臭男人啦,你这挨千刀的小王八蛋,以後别落在老娘手里,老娘我不把你吸的精干人亡,我,我……就不叫花媚娘!”看到花媚娘如此的反映,傅山感到有点奇怪。网站xbxysw.com

“我怕怕……好……不叫花媚娘,乾脆叫花痴吧。”李强要想气人的话,就是菩萨也要气得升天。

“你去死!”

漂浮在花媚娘身周的烟障分出一团来,如潮水一般急速向李强扑去。几乎同时,一道晶亮的白光从傅山手中闪出,桃红色的烟障犹如活物般躲避著。但白光的速度极快,已经斩到那团烟上,轰然大响夹杂著细密的“叮叮”声,一团烟障被搅得粉碎。

李强鼓掌笑道:“好啊,烟消云散。”他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以他现在的水平又没有战凯甲的保护,如果给那团烟障扑上身,烟障里夹杂的无数细小“吸精针”,他根本是无法抵御的。版权http://www.xbxysw.com/花媚娘的“桃花障”可是一件阴毒的武器,许多修真者都视它为蛇蝎。

傅山呵呵笑道:“以前我一直对你客气三分,在修真界大家都知道,我傅山是不愿意和女人交手的。”其实傅山并没出全力,要让傅山全力以赴,恐怕只有极少数的修真高手才能办到。

花媚娘气得发疯,娇喝道:“桃花战甲!”围绕在身周的烟障急速吸进体身内,身上显现出一套桃红色铠甲。李强不由地感慨:“这些人搞出的东西竟然都是这麽漂亮,真是大开眼界。”他不知道,在修真者的世界,“制器”是一门生存的学问,必须做的尽善尽美。

“玲珑战甲!”

扬手间傅山也披上铠甲。来自http://www.xbxysw.com/李强坐不住了,从传送阵里站起身来。

花媚娘的武器是一支桃花,好像刚从树上折下,鲜豔欲滴仿佛还沾著清晨的露珠,拿在手上漫不经心地轻轻挥舞。李强不得不承认,花媚娘实在是非凡的豔丽夺目,那神情体态和千娇百媚的面容,当真是我见犹怜下不得重手。

花瓣满天,粉色的花瓣犹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突然出现,荒凉的火星就像换了天地,充满了春的气息。花媚娘娇笑道:“傅老爷子,试试我新练成‘万花劫‘。去!”

“哦?”傅山点点头,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多年不见,你终於练成了,好,好。”李强心里的惊讶就没法说了,满天的花雨,不会是幻觉吧?笑话了,竟然用花瓣打架!

傅山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知道这满天飞舞的花瓣,每一片都是能量凝结的利器。阅读xbxysw.com

满天花雨“万花劫”动了,缓缓飘在空中的花瓣,开始急速旋转,发出轻轻的“嗡嗡”声。随著花媚娘的全力催动,花瓣或五或六的聚合起来,旋转得更加快速。随著速度的加快声音也变了,震耳欲聋的破空声响彻天地。

李强满是兴奋的看傅山如何对付。

“呵呵,还真壮观,看我的……”傅山扬手,飞出一只小小的金色蝴蝶。

李强“扑通”一下跌坐下去,心想:“傅大哥也太搞笑了吧,蝴蝶都飞起来了。”也不怪李强什麽都不懂,对修真界的一切他才刚刚接触。那只小小的金色蝴蝶,在修真界可是大名鼎鼎,它是一把极品刀,是封缘星制器大师夜暗魂制造的,名字叫“金蝶刀”,不是高手绝对无法使用,而且它经过傅山的重新修炼,威力更加厉害。

再看傅山每挥一次手,都飞出一只金蝶,每只金蝶都分化为十几只,霎时满天的金蝶翩翩起舞,每只金蝶都飞去采花。

花和蝶相逢了,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狂乱的气息四处奔流。由能量幻化的花瓣和金蝶相互碰撞碎裂,粉色和金色在空中狂舞飞散。渐渐地花瓣消散的越来越多,金蝶却舞动得更见精神。

终於满天花瓣消散殆尽,四处飞舞的金蝶千化百,百化十,最後化为一只,在花媚娘身周翩翩起舞。

李强知道傅山赢了。长这麽大李强还没见过有这样打架的,根本就没有什麽功夫招式,全是在比法宝拼能量,但是的确好看。“精彩万分”,这是李强下的评论。

花媚娘狼狈不堪,手上的桃花枝折断了,花枝上的桃花也落败了,她心中涌起阵阵无奈。对傅山这种高手她简直无从下手,这支桃花她修炼了足足七年,花了无数精力在上面,这一下就全毁了。

一丝阴笑突然浮现在脸上:“万花罩!”从花媚娘身上陡然冒出无数朵五彩鲜花,环绕著她急速旋转,促不及防下,金蝶刀砍空了。扬手间一团似雾非雾的气体飞向傅山。

“哦,还不服气,好,再来!”傅山有点大意了。

“哇呀……你想干嘛?”李强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花媚娘吓得魂飞魄散。

花媚娘并没有向李强下手,因为她知道如果毁了李强,傅山绝对要恨死自己。在修真界傅山可算顶级大佬,没几个人敢惹,但傅山有个规矩,对女人绝不赶尽杀绝,所以自己才敢向他出手,还数次坏了他的事。虽然不敢向李强下手,但捣乱搞破坏她可是很拿手的。

她启动了传送阵。

没校准方向的传送阵会把李强传到何方,只有天知道!

傅山勃然大怒,收了金蝶刀,张嘴喷出他的成名兵刃“寒碧剑”。修真界的高手都知道,要让傅老爷子使出“寒碧剑”,事情就严重了。傅山在修真界有著极高的地位,在封缘星和其他一些星球,更是像神一样被人崇拜,敢惹他的人极少。

“寒碧剑”飞出,空气温度陡降,傅山大喝:“混蛋!”

花媚娘胆寒了,“寒碧剑”的特性她太清楚了,不沾上鲜血决不回头,以她现在的水平连一丝取胜的可能也没有。逃跑对花媚娘来说可是经验丰富,她一口鲜血喷在“万花罩”上,真身穿地而去。她赌傅山没时间去追,一定会查看传送阵的传送方向。只要有一刻锺的时间,傅山就很难找到她了。

一声亮响,“寒碧剑”穿过“万花罩”飞回傅山手中。看看“寒碧剑”上的血迹,傅山气得一跺脚,知道她又跑了。果然,地上留著一朵碗大的鲜花,散落了一、二片花瓣,上面沾了点鲜血,花媚娘已不知所踪。

捡起鲜花看看,傅山知道花媚娘逃的时候一定很心疼,“万花罩”被打落了,一天之内被毁了两件法宝,任谁都受不了。傅山飞身来到传送阵,一看之下心中叫苦不迭。

阵法所指的方位竟然是封缘星。傅山心里明白这绝不可能,刚开始启动时不是这个方位。仗著经验丰富,他仔细查勘,盘算很久,列出了有七个可能去的星球。

“他奶奶的,我要扒了你这小妖精的皮!唉,只好先回封缘星,找几个弟兄分头去找了。”傅山不甘心地站上传送阵。白光闪过,火星又恢复往日的寂静。

暗夜里的风儿轻轻掠过树梢,呜咽的声音犹如鬼在哭泣,不知名的怪兽发出稀奇古怪的嚎叫。李强站在一座古传送阵中,心里阵阵发寒,他已经站了很久,一直在想著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天渐渐的亮起来。

一声婉转的鸟鸣惊醒了沉思的李强。

“鸟鸣?这会是哪儿?”

蓝天白云,茂密的原始森林,身周杂草丛生,还散落著无数巨大的岩石,一瞬间李强以为回到了地球。看看身上闪烁著紫焰的银甲,李强又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走出传送阵,李强踌躇了:是等傅山来,还是先走出森林。犹豫了一会儿,李强决定先等几天,如果傅山还没到再去探察。

决心一下李强立即开始准备,心想:“幸好购买了大量的物品,这下可用上了。”

在巨岩下清出一块空地,李强哼著小调,从手镯里取出旅行帐篷拼装好,爬进帐篷铺了一床毛毯,盘腿坐下。“嗯,我该吃点东西了。”李强想,从启动紫炎心始,李强其实已经进入了辟谷期,身体所需的能量,已经完全可以由紫炎心提供,吃不吃也无所谓。

打开一袋真空包装的猪肉脯,吃了两块,蓦然间一种悲伤的念头遏制不住地冒了出来。为了摆脱伤感的情绪,李强钻出帐篷,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无意间扫过岩壁,不由地浑身巨震。李强难以置信地看著,那是两个斗大的汉字。

这两个字李强不认得,但是他知道这是中国古代的“石鼓文”。

李强立即四处搜索,果然在不远处的巨岩上,也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既有石鼓文又有篆文、隶书、楷书、行书、狂草,还有他看不懂的稀奇古怪的文字。

李强仔细看完他所认识的文字,惊讶之情浮於面上。

这个星球叫做“天庭”。

原来,一些古代中国人经过修炼後,被四位号称“玉帝之使”的修真者分批带到了这个星球。每一批修炼者都以为自己已经成仙得道,百日飞升,可是到了这儿後,就再也找不到那几位“玉帝之使”了,这里也完全没有想像中的美好。

岩石上文字里表达出的痛苦、哀伤、无奈和愤怒让李强不寒而栗。仔细查看各篇文字的落款,李强发现除自己外,最後到达这个星球的人是在清朝嘉庆三年,一共有七百五十六人,男女老少都有,分为四批陆续到达。不知是什麽原因,以後再也没有人被传送过来,此地也就慢慢的荒废了。

李强心里有了点安慰,知道在这个星球自己不是孤单一人,不管从地球来的人还在不在,他们的後人一定还生活在这里。

傻笑一声,李强决定也留下自己的墨宝。

伸指在巨岩上刻了一排字,李强歪著头欣赏了一番,满意地大笑。

只见岩石面上歪歪扭扭的,东南风西北风一溜乱倒,大书:“李强到此一游”,落款:“公元二千第一个年的九月被花媚娘陷害而流落天庭星”。

回到帐篷,李强决定开始学习玉瞳简上的资料。

经过“紫炎心”启动时的无助,看过傅山对花媚娘惊心动魄的战斗,李强知道要想在这样的世界生存下去,就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握著玉瞳简,不眠不休的李强入定了。

玉瞳简里无数的信息资料如潮水般地涌入李强的脑海:“修真界”是指修真者生活的世界,不同于现实中的俗世界。

修真者是指那些能够吸收掌握和运用精劲能量的人。精劲能量主要附著在矿石里,一些稀有的植物和动物也含有它。这种能量在有的星球上大量存在,有的星球上很少,还有的星球则没有。

矿石里出产的叫晶石或修真石,俗称仙石、筑基石。

初期的修真者,多以下品的修真石起步,随著功力的增加再换更好的修真石,直到修成自己的元婴,元婴结成後,修真者就可以不用借助修真石的能量了。

傅山用的“寒魄珠”、李强用的“紫炎心”都是绝世奇宝,不是自然界能产生的,而是经过修炼制成的,可以说是一种没有灵魂的元婴。这种奇珍不是一般的修真者可用的,只有极个别具有特质的人才可以用。

修真者的修为境界共分为十一种,计有: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每种都有上下之别。

修真者若进入六层的元婴期,随著精劲能量的凝结,修炼出自己的“紫府元婴”,就可以达到所谓的灵魂不灭。若是修成十层的渡劫,那就可以肉身不灭。但是最危险的就是渡劫期。修真者有句俗语,所谓“元婴”好修,“渡劫”易灭。修真者只要有时间有仙石,有正确的修炼方法,总能修炼到元婴期,而渡劫期则不然,一个修炼不当就会形神皆灭,彻底消失。

制器在修真界也是一门大学问,是每个修真者都必须掌握的本领。制器分很多门类,修真界也有各种门派,每个门派都有自己擅长的制器密法。玉瞳简中记录了许多制器的密法,还有和制器密不可分的阵法,许多阵法都必须靠制器来体现……

当李强睁开眼时,他惊喜地发现,“满天星内甲”已经缩入体内。他现在知道,自己到了元婴初期,那是第六层修炼的开始。他觉得很奇怪,帐篷里怎麽会有厚厚的灰尘。他不知道,这第一次入定已经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对他而言有著脱胎换骨的功效。

在附近找了一个小水塘,快快活活地洗了澡,换身了衣裤。李强想:傅大哥如果来,一定能看到我刻在岩石上的字,他那麽大的本事还怕找不到我吗?我还是开始对“天庭星”的探索吧,就算免费旅游啦。

收拾好东西,李强豪气冲天,大叫一声:“我来啦!”

迈开大步,李强开始了他的“天庭星”之旅。

书名:飘邈之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飘邈之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妖孽兵王4章

    原标题:妖孽兵王4章小说名:妖孽兵王第004节、打烂这小刺喽的脸!另一边。张浩乘坐电梯,直接而下。“姥姥的,想离婚?本少好不容易来一趟月城,总得赚点儿什么吧。钱,或者色,都是可以的。”嘴角一撇,他又暗想着:“我刚到这个繁华的城市,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地浪一浪,这不立马结婚也是挺好的,免得把本少给绑死了,浪一浪都不行。”“据说,月城乃是美女最多的城市之一呢!”“既然来到了月城,怎么说也得多多泡几个漂亮的妞才行吧?”张浩纯洁地计划起来┈┈电梯刚刚下了一层,在五楼停下。外面走进来一个抱着文件的,穿着一身黑

  • 和厂花的日子4章

    原标题:和厂花的日子4章小说名称:和厂花的日子第4章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了工厂,刚一进入更衣室的走廊,迎面便撞上了拉长孙颖,想到昨晚的尴尬场面,我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她。然而孙颖却是一幅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模样,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换上工装就进车间了。我心里稍微有点失落,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走进更衣室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当我打开自己的衣柜时,却发现工装不翼而飞了。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昨天下班后就把工装换下来,放在衣柜里的,为什么会不见了呢?“谁见到我的工装了吗?”我朝身边的工友问道。没有人

  • 中了相思的毒药4章

    原标题:中了相思的毒药4章小说名称:中了相思的毒药第4章怀孕了这场惩罚,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霍叶歌在期间,痛的昏过去多次。直到结束,男人无情的丢开她离去。……第二天,霍叶歌浑身酸痛的醒来,周围陌生的房间让她惊恐。挣扎着爬起来,霍叶歌腿软的站不稳,“嘭”的一下摔在地上。尽管脚下是松软的地毯,霍叶歌还是痛出了泪珠。“叶儿,你没事吧?”霍叶歌耳畔传来一道温润又急切的声音,是慕哥哥!慕千城急急忙忙把霍叶歌抱起来,轻放在床上。“你怎么下来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慕千城语气满是焦虑,他风风火火的从

  • 山村鬼医4章

    原标题:山村鬼医4章小说名称:山村鬼医第四章爷爷的尸体被挂在树上我的爷爷,被我的父母剥光了衣服,挂在我家门前的老梨树上。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我捂住自己嘴的手开始发抖,最后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而我的父母,在听到我的叫声以后,手一滑,我的爷爷的尸体再次从老梨树上跌落到地上。“小森,别看,快回屋去。”恍惚中,我听到我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我们也不想这么做啊,只是不这么做,我们、还有我们的村子都会...”母亲的声音有些哽咽,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而我的父亲,用他的大巴掌将我的脸挡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

  • 佣兵之王4章

    原标题:佣兵之王4章小说:佣兵之王第4章提及叶山去世的事宁洛看着叶天眼中闪过一丝同情的神色,此刻她才忽然意识到,这个比自己还小两三岁的男孩已经失去了父亲,她的母性光环一瞬间涌上心头,柔声问叶天,“说来话长,你吃饭没有?没吃的话我先去帮你煮碗面!”刚刚发生的那些尴尬事本来宁洛很生气,但看到叶天孤伶伶的坐在客厅,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心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不由自主的关心起叶天来。叶天从下飞机一直都是在马不停蹄的赶路,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但他没什么胃口,心中想得最多的是自己父亲的死因,没弄清楚这个之前他哪

  • 爱上女上司4章

    原标题:爱上女上司4章小说:爱上女上司第4章不好骗张文定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很轻易地抓住她第二只手。“放开我。”徐莹冷冷地盯着张文定。张文定一看这样子,似乎不太合适,只能说:“行,我放开你,但你别生气,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好聊聊。”徐莹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张文定就松开了徐莹的手,然后真诚道歉:“徐主任,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刚才我真的……其实我……”“你什么?说!我听着!”徐莹定定地望着张文定。“有酒吗?”张文定苦笑了一下,“徐主任,有些话,不喝点酒,我还真没胆

  • 乡村小神农4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农4章小说名:乡村小神农第4章一门亲事说话间,一位面色黝黑,嘴角处长着一颗黑痣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一脸嫌弃的看着叶小凡。“我早就知道,你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出息。哪像我家文豪,才比你大二岁,不但考上了大学,连找的女朋友都是城里人。我看你,一辈子就等着打光棍好了。”“连楼房都盖不起,还想娶媳妇。”这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叶小凡的二婶,说话一向尖酸刻薄。一直看不起他,每一次见到叶小凡,就喜欢拿她很优秀的儿子跟他做比较。在她的眼里,叶小凡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一个连高中都没念完的人,又能有

  • 乡愁4章

    原标题:乡愁4章小说名称:乡愁第4章史丽丽顿时一愣。不待她说话,我的胳膊往回一拢,她整个人的前身,就全部贴在了我的身上。史丽丽一声惊呼:“小俊你干啥呀你?快松开……”她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没有挣扎,也没有用手来推开我。顿时,我心里有了谱。我搂着她的屁股,直接站起来,两手直接上移,端住了她那张光滑的脸蛋上。这一下,史丽丽的脸瞬间就红了。直勾勾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我:“小俊,你……你要干啥?”看着她那一副楚楚可怜任君轻薄的柔弱样,我的雄性进攻荷尔蒙在提一个台阶。不由分说,也没有说什么,我直接将自己的

  • 家有鬼妻4章

    原标题:家有鬼妻4章小说名字:家有鬼妻第4章得到了全世界看来,我是真的要跟玲玲成婚了,真的没有别的可能性了,我很清楚我现在的处境,更知道我该怎么做,如果说我现在再不娶玲玲的话,那我就真的不是人了,而且,现在我们两个也算是绑在一起了。我很清楚,绑在一起的手是不可能再分开的,而玲玲也会是我的妻子,一直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这根本就不会改变什么,我呆呆的看着我面前的玲玲,感觉我的大男子气概又不知道是从何处冒了出来。现在的我更坚定了想要跟玲玲在一起的这个想法,至少她保护了我,至于大师说的那个补齐了我身体里欠

  • 我当冥婚师那几年4章

    原标题:我当冥婚师那几年4章书名:我当冥婚师那几年第四章鬼夫现身“能感觉到他在,却看不到,也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呵,我有点期待了啊。”玄零笑了一下,但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轻松。门敲响了三下,有人推开了门,是明玉,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盒子,“老板,有人送来了这个。”“什么东西?”我掀开被子,走过去。“谁送来的?”“不知道,一大早的就有人放在门口。”明玉把盒子递给我,“还没打开看,但是上面有张纸条只说是送给老板的礼物。”又是礼物,所谓无功不受禄,这礼物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