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真灵九变 最新章节

2017/12/29 11:10:4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书名:真灵九变
第1章 七层
    长舒了一口气,陆平缓缓收功,将刚刚突破的血脉灵力重新纳入血脉当中,扔掉手中废弃的灵石,感受着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陆平仿佛听见了血液在血管当中“哗啦啦”流过的声音。推荐xbxysw.com

    一双眼睛突兀的在黑暗当中睁开,仿佛深邃的夜空中的两颗明星,耀耀生辉。陆平淡笑着看着屋中的一切,果然,突破到了炼血七层,双目拥有了夜中视物的本领,当然,这本领看上去还很微弱,陆平目光所及,也不过就是恰能看清楚这小屋中的一切罢了。

    打了一桶水,将突破后从血脉和身体中挤压出来的一层暗红色的杂质洗掉,陆平躺在木床上,今晚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来到这个世界十六年了,陆平却是没有任何的不适应,特别是知道这个世界的神奇之后,陆平反而激发了强烈的猎奇心理。

    六岁的时候,陆平以极为普通的资质,却成功激发真灵血脉,为当时的驻岛仙长所惊异,遂被真灵别院收为弟子。

    十年来,陆平努力的学习这个世界的一切,尽管自己资质平凡,却努力修炼,今天终于成功突破到了炼血第七层。

    至于自己的血脉,那些仙长都不知道原因,自己更不可能知道。原文xbxysw.com

    第二日清晨,三声钟响之后,真灵别院顿时人声鼎沸,二级七队的五十人迅速从所在院子当中出来,奔向朝阳峰第七平台,只见一条条人影就像脱缰的野马,迅速无比,若有武林高手看到,恐怕会目瞪口呆。

    这些人的速度或许比起顶尖的轻功高手或许不如,但是这漫山遍野怕是有数千人,个个都是如此轻功,不知那些武林高手会做何想。这些人要是出世,武林铁定大乱!

    陆平不疾不徐,在人群当中显得游刃有余。到达第七平台时,远远看见平台上已经有了两个人影,想来就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了。这两人都达到了炼血第九重,只差最后的溶血筑基,就能够成为真灵派的内门弟子。

    眼看众人就要到达平台,又有三条人影超越众人,跃到台上,正是达到炼血八层的三、四、五师兄。

    眼见众人都已经到达平台,大师兄姚勇大喝一声:“列队!”众人向往日自己的位置奔去,顷刻间方队排列整齐。小百姓养生网陆平位列第二排左数第二位,也就是说陆平是方队的第十二弟子。

    姚勇再次喝道:“溶血化骨拳,始!”

    众人起手式一拳击出,齐声大喝:“哈!”

    溶血化骨拳七十二式,前三十六式熔炼自身,激发血脉真灵之力,后三十六式护身杀敌,是保命功夫。

    一趟拳法下来,陆平身子骨发热,果然是到了第七层的效果,往日这溶血化骨拳打下来,他已经是额头微见汗水,口中也是喘息不止,现在不过是热身而已。”

    陆平看向大师兄姚勇,姚勇再次大喝:“恭迎仙长!”

    只见现阳峰外,一道红光闪现,三个人影已经来到平台前得石台之上。

    台下众弟子齐声行礼,道:“见过刘仙长!”

    站在三人当中的一位中年修士,相貌威严,表情的淡淡一挥手,道:“免礼,诸位修炼还算努力,然则真灵别院二级弟子考核即将开始,诸位若是不想成为外门弟子,还需继续努力!”

    刘仙长一番话说完,方队当中众人表情各异基本上前三排众人表情还算镇定,而后两排则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焦急的,有失落的,有绝望的,各种表情不一而足。

    刘仙长面无表情的望了后两排一眼,众人立刻鸦雀无声。刘仙长淡淡“哼”了一声,看向前三排,当看到陆平时,脸上一喜,道:“好,陆平你已经突破到了第七层?”

    刘仙长的话,顿时让安静的众人有骚动起来,就连第一排的几位师兄也扭过头来看了陆平几眼。阅读xbxysw.com

    陆平倒也坦然,没有丝毫的紧张与兴奋,规矩的行了一礼,道:“全靠仙长指点栽培,弟子昨夜侥幸突破。”

    “好,好!三月之后,待二级弟子考核完成,你可以参加二级弟子的升级****了。”

    真灵别院的弟子考核是为了将不符合进度的弟子淘汰,而****则是针对各级的优秀弟子,其中的优胜者将得到重赏,修为大进。两者都是为激励别院弟子努力修行。

    真灵别院以实力定地位,竞争激烈,各个方队的修炼资源都要靠各自方队每年的优胜率与淘汰率来取得,而方队的指导仙长也可以此得到宗门的奖励,所以,当刘仙长看到陆平修为突破时,颇为高兴。

    二级弟子修为达到第七层,已经有了方队前十名的实力,这样第七方队的参加****的实力无疑增大了一分。

    “我真灵别院以实力取得自己的地位,陆平修为突破,成为我第七方队第十个达到第七层的弟子,依例,陆平成为第十弟子。来自http://www.xbxysw.com/

    这样的事情,陆平也有过几次经历,当下只是默默的走向第一排最右侧,陆平能清晰的感觉到背后众人的目光,有愤怒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

    原来的第十弟子李成恶狠狠的剜了陆平一眼,走向第二排的最左侧,而原来第十一弟子张自成则苦笑一声,向右走了两步,占到了陆平原来的位置。

    陆平对这些表情一律无视,只是站在自己的新位置,默默不语。

    刘仙长看了陆平一眼,笑道:“按照惯例,有弟子修为上升,可以向同级学长挑战,以占据更高的位置,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

    左侧的四位炼血七层的弟子齐刷刷的看向陆平,陆平向刘仙长行礼,道:“弟子刚刚修为突破,尚需巩固,不是诸位学长对手,弟子放弃挑战权利。”

    众人暗道:“果然!”

    这陆平每次修为进步,从来不向同级学长挑战,若非每年都有方队排位赛,陆平怕是同级别弟子当中排位最后的弟子。

    陆平不惹事,不代表事不来找他,不过几次新进弟子挑战失败之后,大家也就知道了陆平并不是想象当中的好惹,挑战的人也就少了。小百姓养生网

    陆平能在炼血第六层排到第十二位,多是别人挑战失败后,被动的被人顶上去的。

    “如此,陆平就是我们第七方队的第十学长了!”刘仙长一锤定音。

    “见过十师兄!”

    “见过十师弟!”

    陆平还礼后,刘仙长肃容道:“好!杂事完毕,众弟子开始静坐行功!”
第2章 血符
    陆平从灵仓阁返回,手中多了十多块灵石和八枚净血丹。灵石可以辅助修炼,是硬通货;净血丹则是纯化真灵之血,增加修为进步的丹药。

    陆平作为真灵别院的弟子,严格来说是介于真灵派外门弟子和内门之间的一个群体。真灵派免费将他们从小培养到大,而不像外门弟子那样,需要自食其力,就是为了培养真灵派的后备力量。若不能在十五年内达到炼血九层溶血筑基,则将为外门弟子,在自食其力的同时,还要为宗门服务。

    真灵别院五年算一届,共有三级弟子,陆平入别院近十年,为二级弟子,二级弟子最低标准为炼血四层,若不能在第十年考核时达到炼血第六层,则失去三级弟子资格,将为外门弟子。

    二级弟子炼血四层时,每月有两块灵石的福利,五层则加一枚净血丹,六层再加两枚灵石,七层是一个炼血期的一个分水岭,突破艰难,而一旦突破,则踏入炼血后期,功力大进,福利也升至六枚灵石,三枚净血丹,比炼血六层突升一倍。

    宗门还对突破至炼血后期的弟子有十枚灵石的奖励,而对在十八岁前突破至炼血后期的弟子则奖励加倍,据说是因为十八岁前突破至炼血后期的弟子,在溶血期时的机会更大一些。

    陆平不知道传言是否属实,他只知道炼血到溶血期,百里挑一,那是一个龙门,跳过去了,一步登天,成为真灵派内门正式弟子,习得真灵派正式功法,成为外门弟子仰望的存在。

    真灵别院数千弟子,每年达到炼血九层的也有百人左右,筑基成功的却聊聊无几,每有筑基成功者,都成为轰传真灵别院的大事。

    陆平将十枚灵石换成了五枚净血丹,陆平就有了十六枚灵石和八枚净血丹。以往的福利发放,陆平总是在修炼当中早早用完,这一次奖励,除了本月基本修行外,还可剩下一些。

    应该为二级****做些准备了,陆平想到。

    每次****,都是一次争夺修炼资源的过程,不但是争夺宗门对个人的奖励,也是方队资源分配权力的一次争夺,方队成绩优异,可以取得更多的资源分配,这些资源除一半要为带队仙长所得外,剩下的就是方队弟子所得了。

    这也是为什么刘仙长看到陆平修为突破到七层后,颇为欣喜的原因。****取各自方队前十名弟子参加,这只是基本条件,同时修为达到第七层的弟子不论排名多少,都可以参加****。

    实力强大的方队,达到练气后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十人!

    陆平回到别院小屋,照例吞下一枚净血丹,手捧一枚灵石,开始修炼,一段时间过后,灵石化为齑粉,净血丹的药力也已经炼化。

    陆平并没有急着提高修为,而是从炼血第一层开始,一直到第七层,把基础好好的过了一边,牢牢的夯实自己的基础,陆平每次修为突破后都如此做,基础自然打得极为牢固。

    即使如此,陆平还是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有了明显的增长。陆平突出一口浊气,这是修为刚刚突破的正常情况,往后可就越来越难,炼血后期每层都是一个坎,三五年不得突破,都是再正常不过。

    陆平打开桌上的木盒,从中拿出一张符纸,展开放在桌上,然后拿出一节石墨和一些奇怪的木制工具,在符纸上不断比划着,按照《初级附录精通》上的符箓图形,用石墨淡淡的在符纸上画了出来。

    符箓难画,炼血期的修士画符箓更是难上加难,就在于符箓笔画繁复,不能有丝毫错漏,否则即使画成功,威力也会大减,陆平便用这些工具解决了这个问题。

    “呵呵,这也算自己穿越的一点优势吧。”陆平笑想。

    陆平知道,这些都是小聪明罢了,到达溶血期之后,修士延伸出神识,这些工具都会变成废物,有了神识的修士画这些符箓,会比用这些工具还要规范。

    陆平拿出画符用的毛笔,这是用一级顶阶妖兽尾巴上的毛制作而成,笔杆上有一个简单的聚灵阵,可以更好的将灵力传输到毛笔上。

    陆平蘸上以灵泉水、细朱砂和一级妖兽土灵龟的血调和而成的灵墨,缓缓的将血脉灵力注入笔中,按照之前画下的符箓痕迹,慢慢的画了下来。

    随着最后一笔完成,陆平缓出了一口长气,一次成功!看来修为的增长,对自己制作符箓的成率也有影响。

    感受了一下符箓中蕴含的灵力以及散发的威力,陆平心中一惊一喜,居然是顶阶品质,这是炼血期修士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陆平想了想,刺破手指,将一滴精血滴在符箓上,暗红色的符箓灵光一显,顿时变成了鲜红色,仿佛要从符纸上冲出来一般。

    这是陆平在别院藏经阁中学来的方法,可以增强符箓两层的威力,但是精血的损失却是以修为为代价的,好在炼血修士以血脉为基,一身修为都在血脉当中,精血自然也要多过其他修士,损失自然也就小了许多,若非这次陆平做出了顶阶符箓,也是舍不得这一滴精血的。

    陆平打坐恢复了一下损失的气血灵力,再接再厉,又做了九张符箓,可惜再没有一张顶阶符箓出现,只是两张上品炼血符箓,两张中品和三张下品符箓,其余两张制作当中出现失误,报废了。

    此等成功率,若是让其他练血期修士得知,怕是要惊呼出声,这样的成功率已经是让人惊叹了。

    陆平想了想,将两张上品符箓也滴上精血,制成血符,然后将三张血符放在另外一个盒子当中,而这个盒子当中也有数张血符放在其中,而且都是上品炼血符箓。

    剩下的中下品符箓,陆平则放在一个包裹中,里面放着数十张中下品符箓,这个包裹就是陆平一个月的劳动成果了。

    虽说别院的修士可以无偿享用宗门福利,但是修炼当中也是远远不够,因此,别院修士也各有各的方法来赚取灵石,符箓就是陆平的方式。

    陆平从炼血四层开始每三天制作一次符箓,数年不曾中断,凭借不断的练习专研和一些小技巧,渡过了最初的赔灵石阶段,逐渐扭亏为盈,为自己积攒修炼资源,否则以陆平说不上优秀的修炼资质,如何能加入别院上等修士行列。
第3章 山崩
    由于制作出了顶阶的符箓,精神亢奋的陆平随后一个月当中不断尝试制作顶阶符箓,可惜只是成功了两次,倒是制作上品和中品符箓的成功率大大增加。

    月末一大早,陆平就带着装满符箓的包裹向别院外的坊市走去。

    因为别院****在即,坊市中热闹非凡,甚至有不少筑基修士从天空中划过,惹来一片羡慕的眼神。

    陆平上缴了一个灵石,在坊市中寻到一个位置,将在坊市管理修士手中拿到的面具戴在脸上,便将包裹打开,三十六张下品符箓,三十六张中品符箓,六张上品符箓分别摆在上面。这六张上品符箓多是辅助法术,强力的攻击和防守法术,陆平那里舍得拿出来。

    陆平的符箓一拿出来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很快便有一个绿袍修士前来询问价格。

    “下品符箓一个灵石三张,中品一张一个灵石,上品一张三个灵石。”陆平改变了声调,冷声回答道。

    自从两年前他在坊市中认识的一位制作符箓的中年修士无故失踪后,陆平便一直在坊市中小心行事。

    那位修士制符水平很高,有炼血八层的法力,在炼血修士中很有名气,对陆平颇有指点之功,可是一次无意中制作出顶阶符箓后,在坊市中不小心说漏了嘴,陆平便再也没有见过其人,其亲友找遍了方圆千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陆平也是在进阶炼血七层之后,自认制符水平超过了失踪的制符修士,自然更加对自己的安危上心的紧。

    询问的绿袍修士苦笑一声,说道:“这位道友,是否有些贵了?”

    陆平依旧冷言道:“这符箓品质在同级别中威力更胜几分。”

    绿袍修士闻言,拿起一张中品符箓,感受了一下其中的灵力,道:“果然。”说完,本还想说什么,可看见陆平一副冷面孔,还是摇了摇头,道:“中品的金刚符、金剑符、疾风符各一张,下品的也是这三种符箓,各来三张。”

    “共六块下品灵石。”陆平心中一喜,开门红啊,可嘴上还是冷冰冰的说道。

    绿袍修士颇为不舍的拿出六块灵石,然后拿过陆平递来的十二张符箓,转身要走,可突然又转过身来,咬了咬牙,道:“这上品的冰刺符也来一张!这个月的福利算是全给道友了。”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陆平一下到手九个灵石,心中自然高兴。

    有绿袍修士带头,其他修士陆陆续续的买上三张两张,陆平看着到手的灵石不断增多,也是兴奋异常,可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冷脸模样。

    其中还有不少陆平认识的别院弟子,甚至自己所在方队的大弟子姚勇和四弟子史玲玲也分别从陆平这里买去了一张上品符箓、四张中品符箓和数张下品符箓,让陆平咂舌不已,本来以为自己到炼血后期,福利已经很高了,看来和八层、九层的学长们还是不能比啊。更何况,据小道消息传说,两人出身好,背景比自己这普通百姓出身要好的多。

    只是一上午的时间,陆平就收获了六十六块下品灵石,这是从前陆平从未触摸过的一笔财富。陆平用十块灵石购买了制符所需的符纸、灵墨,剩下的五十多块灵石就要为****准备了。

    陆平来到坊市中心的一座阁楼前,多宝阁,这里陆平从来没有来过,来不起啊!这里最低卖的都是要炼血后期才能勉强催动的低阶法器。一般做的都是溶血期修士的生意。

    陆平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灵宝阁,一位老者笑眯眯的迎上前来,说道:“这位小道友,欢迎来到本阁,敢问道友有什么需要。”

    陆平平复了一下心情,向老者行了一礼,说道:“老前辈有礼,晚辈想买一件攻击法器,初次来到贵阁,不知深浅,还请前辈指点。”

    倒不是陆平浅薄,一上来就把自己的底儿交了,而是陆平的确对此所知不多,而多宝阁素来信誉卓著,便是他这样的炼血修士也是有所耳闻,这才上来就向老者求教,若是遮遮掩掩,不懂装懂,反而惹对方不快,吃亏的还是自己。

    老者闻言,呵呵一笑,显然对陆平的表现颇为满意,道:“小道友这边请!”

    陆平随老者来到一层的一侧,这里显然是低阶法器的摆放地点,从中挑选出三件法器,一剑,一印,一扇,道:“这三件在低阶法器当中,都算得上不错。”说罢,看了看陆平,接着道:“小道友根基牢固,催动这三件法器倒也不用像其他七层炼血修士那样,出现法力不济的情况。”

    陆平在老者看向他的时候,只觉一股凉意从头顶灌到脚底,仿佛自己被老者一眼看穿了一般,难道这就是溶血期修士才能有的神识?陆平更加小心翼翼,恭敬的说道:“还请前辈多加指点!”

    老者“嗯”了一声,点头道:“这剑名曰‘速电’,其攻击力在三样法器中最低,攻击速度却是最高,灵活多变,且相对于其他两件,所需法力最低;这印叫‘山崩’,威力最大,,但法力需求最高。”

    说罢,看了陆萍一眼,接着道:“以小道友目前的灵力厚度,倒也够了。这第三件法器,名曰:‘火焰扇’,能喷出一股灵火伤敌,品质在这两者之间。不知小道友心属哪一件法器?”

    陆平暗道:“这法器我本就是勉强驱使,哪里还能在意是否灵活多变,只求能够一击伤敌就是了,所以这剑和这把扇子就算了,只这山状法器便以足够。”

    老者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陆平,见陆平回过神来,知道他已经有了决断,于是问道:“是哪一样法器?”

    陆平道:“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已经有了决断,就要这件‘山崩’了。敢问前辈这法器价值几何?”

    老者捋了捋胡子,笑道:“小道友眼光不错,这‘山崩’足够小道友用到筑基中期了。小道友第一次关顾本阁,老夫擅自做主,给你打个九折,给四十五个灵石就可以了。”

    陆平愣了一愣,他虽然是第一次买法器,可并等于他不知道法器的价格,寻常低阶法器,不过就是三十灵石左右罢了,像这价值五十灵石的法器,陆平还是第一次遇到。看着老者的摸样,回想着听来的诸多修士关于灵宝阁的评价,陆平一咬牙,道:“买了!”
第4章 挑战
    别院小屋中,陆平回想着自己在野外试用时,“山崩”的威力,不禁微微一笑,随即又苦笑了起来,这“崩山”印,威力是大了,可一旦祭出,自己血脉中存储的灵力一下少了一小半,这还真是一个一招鲜的玩意儿。

    距离****只剩下三个月了,剩下的时间要多用在修炼上了,当然法术上的修炼也不能落下,****可不是只比修为。

    好在自己这个月灵石丹药还有很多,勉强够这个月修炼所用,这可是从来未有过的事情。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陆平修为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进步缓慢,反而匪夷所思的修炼到了炼血七层的中期。

    在陆平看来,这主要是因为修为突破后连带制作符箓也有了突破,使得自己有了足够的修炼资源,或许之前自己一直重视基础的作用,也是原因之一,厚积薄发总是好事。

    现在陆平还是坚持之前的习惯,每三天制作一次符箓,但是一个月下来已经能够保持八十张的成功率,其中约有一半是中品符箓,上品也达到十五张左右,顶阶符箓,两个月来积攒了七张,无一例外都做成了血符。

    陆平照例月末去坊市卖符箓,每次到手一百灵石左右,现在陆平很有些财大气粗的意思,每天修炼都要用到一枚净血丹,一枚灵石,若非丹药一天只能吃一枚,否则炼化不及,药毒残留,影响以后修炼,陆平都恨不得用两枚净血丹修炼。

    两个月来,真灵别院的所有弟子都在厉兵秣马,准备最后的考核与****。

    第七方队也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加紧修炼。

    压抑的气氛使得第七方队众人拿出了五年来的所有积累与潜力,一个接一个的修为突破成功。

    三级弟子修为的最低要求是炼血六层,原本第七小队炼血六层以上弟子有二十七个,两个月来居然有四个人突破到了第六层。而原本的六层修为的弟子也有两人突破到了第七层,这让刘仙长颇为兴奋,这都是他的成绩,突破七层修为的人越多,意味着他得到的宗门奖励就越多。

    突破第七层的两人正好是第十一和第十二弟子:李成和张自成。

    李成自从两个月前被陆平超越,心中便大为不服,此次更是放出话来,要与陆平决一高下。对此,陆平只是当一笑谈罢了,且不说自己七层中期快到后期的修为,便是对于法术与法兵的练习,陆平也自认不输于炼血七层的任何人。

    法兵是炼血期修士用来争斗防身的普遍利器,这种东西,对真灵派来说,不过是垃圾罢了,外门弟子可以说是人手一把,陆平修为突破到练气七层,就得到了一把上品的法兵,百炼剑。

    这一日,陆平与第七方队众人来到朝阳峰,准备晨练,昨天陆平刚刚从坊市中卖掉了数十多张符箓,并备齐了一个月的修炼用品,想象着自己下个月极有可能突破到七层后期,心情正好。

    一趟《溶血化骨拳》打下来,刘仙长准时带着两个炼血九层副手来到现阳峰第七方队平台。

    “启禀仙长,弟子李成向第十弟子陆平挑战,望仙长准许!”

    刘仙长皱了皱眉头,看向说话之人,正是第十一弟子李成。

    “本门虽然鼓励诸位弟子奋勇争先,但二级弟子升级****在即,如是受伤无法参加****,岂不可惜?当然,若是你执意要比,门规如此,本仙长却也不会勉强。”

    李成没有听出刘仙长的言外之意,仍然道:“弟子愿意比斗,弟子自信受伤的人绝不会是自己。”

    刘仙长闻言颇为不喜,无论谁受伤,第七方队在****中的实力都要折损,到那时,本仙长的修炼资源岂不是也要折损?

    可是真灵派门规在此,刘仙长也无法强行将此事压下,只得道:“你二人小心了。”

    刘仙长两位副手将比试场地圈定,刘仙长做裁判,圈中李成恶狠狠的瞪着陆平,道:“不要以为你提前进入第七层就很了不起,今日就让你知道本人晚了一个月不过是厚积薄发罢了,占了我的位置还要乖乖的给我让出来!”

    陆平呵呵一笑,也不说话,只是将自己的上品百炼剑摆了个剑势,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李成毫不示弱,手中也是一把上品法兵,百炼枪,使出一套在别院藏经阁抄来的《百战枪诀》,向陆平攻去。

    李成一个月之前就完成了突破,此人也有些聪明,知道刚刚突破,要巩固修为,修炼法术、法兵,所以忍了一个月才来向陆平挑战。

    陆平以《溶血化骨拳》所化的剑法防守。

    《溶血化骨拳》其实是一种拳剑皆可修炼的真灵别院基础功夫,陆平并没有学过其他的法兵功夫,只是将拳法和剑法一起修炼,虽说比起其他的功夫威力差了一些,但是贵在扎实,且这套功夫对于激发体内血脉真灵之力,纯化血脉有益,尽管益处微乎其微。

    李成一套枪法使得气势如虹,攻势如潮,围观的众弟子叫好声不断。

    相反陆平一套溶血化骨剑用出来中规中矩,不断化解李成的攻势,虽处于守势,却守得四平八稳。

    这溶血化骨拳剑,众弟子练了数年,烦也烦了,哪里会去在意。只有第一排的几个弟子看和陆平的剑法若有所思。

    几个炼血八层、九层的弟子和刘仙长的两位副手聚在一起正在讨论两人的比斗。

    “李成毕竟是积累厚了一些,此次虽说慢一步进入第七层,也不是陆平可以相比的。”

    “我觉得这陆平未必不会反败为胜,你看他守得风雨不透,脸上没有焦急之色,可见还有后招。”

    “笑话,一套溶血化骨拳剑能有什么后招,有什么招式是咱们不知道的?”

    “也不见得,看他的剑招基础也是颇为扎实,便是咱们一套溶血化骨拳剑,也未必有他使得这般气象。”

    “这拳剑终究只是基础功夫,使得再好也是没用。”

    ……

    众人七嘴八舌,刘仙长看着场中的比斗,却是不置可否。然而其内心却是颇为惊讶,他是溶血期的高手,自然能看到常人所不能见。

    “此子招式开阖之间,居然有了‘术’的味道,看来此战已经没了悬念。”
第5章 铜镜
    陆平缓缓收功,吐出一口淡红色的气来,这就是净血丹的药毒了,将手中废弃的灵石扔到一边,感受着即将突破到七层后期的血脉之力,陆平微微有些兴奋。

    昨日与李成的比试,陆平在第二十二招时,觑得李成的一个破绽,一举反击,取得主动,连攻八招,在第三十招时,锁住了李成的长枪,并一剑削向其手腕,迫得李成弃枪认输。

    这下兔起鹘落之间,攻守易位,刚刚还气势如虹的李成,刹那之间落败,不但一开始为李成叫好的弟子目瞪口呆,便是排名靠前的几个弟子和刘仙长的副手也是大为吃惊。修为和陆平相同的几个弟子,眼中看着陆平更是有深深的警惕。

    陆平不禁有些苦笑,这下好像太出风头了。

    本来按照以往,陆平就是让李成吃些苦头,见见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陆平却早在李成向自己挑战时,就在刘仙长脸上看到了李成所没有看见的东西,所以并没有下狠手。

    果然,刘仙长看到双方并没有损伤,****中的尖端力量也就不会折损,看着陆平的眼光顿时大为和善。按照以往的惯例,刘仙长指导晨练结束后,单独将陆平留下来,进行指导。

    这下便是连大弟子和二弟子也露出羡慕的表情来。单独指导啊,开小灶!也就是几位师兄当修为突破八层时,获得过一次机会,大师兄和二师兄在突破九层时,刘仙长大喜之下,又单独指导了一次,其余的就只有四师姐因为家族与刘仙长交厚,才同两位学长一样,获得过两次单独指导的机会。

    静下心来的陆平静静的将刘仙长为他讲解的内容默想了一遍。

    修炼的目的,在绝大多数的修士看来,自然是延长寿命,甚至是达到那虚无缥缈的长生境界。但是,拥有久远寿命并不代表修士就可以安稳的活到寿终正寝,要保卫修士在追求长生的路途中不出意外,各种法术便应运而生。

    经过修士前仆后继,长时间的实践,发展,这些保卫长生之术被分为了四个境界:法、术、势、意。

    初学者一切按照教授者的要求来学习各种法术,照猫画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谓之“法”境。

    之后,勤习法术,熟能生巧,抹去窠臼,斧凿之气渐去,招式章法开阖之间适合己身,谓之“术”境。刘仙长溶血期的修为,现在也不过达到“术”境。

    到得第三层,修士求得法术运用之理,法术与自身所修功法相结合,互为表里,施法间,修士可将自身所修功法的威力通过法术发挥到最大,甚至超过法术本身所能达到的威力。到了这一层的修士,言出法随,仿佛大势所趋,而不可与之争锋,故谓之“势”境。

    至于最高的“意”境,就算是刘仙长也是只闻其名,不知何解。

    刘仙长不但将法术四境告知于陆平,还将自己达到“术”境的修炼心得对陆平耐心讲解,之后又为陆平解答了一些修炼上的难题,这才作罢。

    一个时辰后,陆平才在众人嫉羡交加的目光中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两天均是如此。

    专心修炼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又到了月底,三级弟子的进阶考核第二天就要开始,三天之后二级弟子的年终****就要开始了。

    陆平照常在别院坊市上卖光了这个月刻画的符箓,掂了掂装灵石的袋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考核只是检查修为,三天时间足够,但是****就不一样了,况且这次还正逢五年的晋级****,不但弟子们鼓足了劲儿,要争先;就是各位教授仙长,为了自身利益,也是明里暗里参与其中。更何况传言说,真灵派将在本次****中加大对优胜者的奖赏。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陆平的符箓生意才做得更红火起来,陆平自然也不会吃亏,马上提高了符箓的售价,可依然是供不应求。

    看着手里比平时多出来的十几颗灵石,陆平的心又活络了起来,扣除修炼及其他所用,剩下的灵石又可以买一件法器了!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陆平的修为已经达到七层后期了,这还要归功与刘仙长的额外指点,当然也与陆平接连三个多月的奢侈修炼有关。

    陆平照例在坊市中将之后一个月的修炼所需准备完全,还特意买了五颗回复灵力的复灵丹和五颗治疗伤势的复元丹。

    陆平正要向多宝阁走去,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片议论声,快走了几步,见得十几个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好奇之下,陆平走上前去,见得是一位别院三级女弟子正在售卖一件法器。

    这件法器是一件铜镜,铜镜的边上刻着一个真灵派的标记,显然是真灵派制式出品,而这往往也都表示这件法器质量即使不顶尖也不会太差。

    陆平上前问道:“这位师姐,这件法器多少灵石可卖?”

    女弟子闻言,看了陆平一眼,发现陆平带着坊市中的面具,却是看不见真面目,不由撇撇嘴,好似对陆平的谨慎不以为然,道:“五十五灵石!”

    防守用的法器,多数要贵一些,但是陆平还是觉得应该将价钱压一压,毕竟这不算一件定好的低阶法器。

    “太贵了些,法器只是门派制式,算不得多好,况且这件法器怕是学姐用过多时了吧?四十灵石,如何?”

    女修士瞪了陆平一眼,道:“四十灵石,本姑娘还不如直接卖给多宝阁。五十灵石,爽快些,若非急用,哪里会如此贱卖,这可是我攒了一年的门派贡献才换来的!”

    陆平“呵呵”一笑,道:“那便再加五块灵石,四十五个灵石,如何?”

    女弟子犹豫了一下,说:“四十八块,不能再少了,否则我等别人。”

    陆平转头看见远处几个人正匆忙往这边赶,想来也是听说了有学姐在坊市中卖法器,赶了过来,其中就有不少二级弟子,陆平还看见第七方队的六弟子也在其中,于是说道:“成交!”

    女修士接过陆平的灵石,狠狠的说道:“若非本师姐看重的一件中品法器怕让人买走,急着用灵石,怎么也不会便宜了你!”说罢,头也不回的施展身法向坊市中心的灵宝阁方向奔去。

    陆平收起法器,回头看了眼身后赶来的数人,忙分开人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坊市。

书名:真灵九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真灵九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12章

    原标题: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12章小说名: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第十二章差点笑出声就这样顾倾城在奔出房间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的大笑出声。“哈哈哈......”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大,赶忙快速的扭头看了下包间的方向,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捂着嘴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想到刚才那个大色狼欲怒不能言的扭曲面孔,她就不禁捧腹大笑。好一会,顾倾城高兴地神色才慢慢平静,这才想起了要找衣服,不管怎么样,做样子还是要做全套的不是吗?只是顾倾城走了好久貌似也没有遇到一个人,就连服务生也没有,装潢华丽的酒店到处虽然金碧辉煌,

  • 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2章

    原标题:黑枭老公,霸道婚宠12章书名: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12章回忆“也许——你可以选择更容易一点的赔偿方式”突然贴近的胸膛,让还在发疯的苏向雪突然安静了下来。经过陆景修的调教,她已经不是那个未经人事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了。忽闪忽闪的睫毛在光亮下显的有些俏皮,由于刚刚的激动让苏向雪胸前的柔软忽上忽下。静谧的空间流动着暧昧的气息,王虎默默的退下,再不走更待何时。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你,要怎样”磕磕巴巴的苏向雪,逞强的抬起头,然后默默的又低下来。堂堂的苏氏千金,虽然已经落魄,但是也不至于落到如

  • 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2章

    原标题:最好不过余生有你12章小说名称: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12章无聊的工作突然庄念念灵光一闪问道:“霍析琛,那我住在哪里?”庄念念很关心她真的要住在这总裁办公室吗?虽说办公室也不错,奢华。可是,毕竟没有私人空间啊,而且庄念念即将要在这个公司上班,庄念念住在总裁办公室会不会不妥当。万一被同事们知道了些什么,庄念念可受不了。霍析琛微微开口道:“跟我回家住啊,我住哪里你住哪里。”啊?什么叫我住哪里你住哪里?庄念念在思考着,毕竟她已经没有家了,更没有地方可去了,霍析琛收留庄念念也仁至义尽了。就算此时霍析

  • 锦绣田园12章

    原标题:锦绣田园12章小说名称:锦绣田园第十二章意外的婚约(上)姚新月走过村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姚新月不以为然。当姚新月一瘸一瘸走到家里的时候,李氏正拿着扫帚,满脸阴沉地看着姚新月。姚新月刚想说点什么,扫帚就往她身上挥了过来。姚新月下意识闪了一下。“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打死你。”李氏一边喊道,一边挥打着扫帚。姚新月就一直在闪躲。没有反驳。李氏见打不到姚新月,就把棍子往跪在旁边的苗氏的背上打。苗氏背上的伤还没好。哪里能受得起这棍棒之刑。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可是都不敢出一句声。任由这

  • 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2章

    原标题: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12章小说名: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十二章:回楼议事从闻府离开后,我一路跌跌撞撞找到了碧海楼。巧妙躲开了所有的护卫,我轻松的进去了。不过……刚进去,就看到碧海楼堂堂左阁老江潮在和他新纳的小妾在房间里,享鱼水之欢。不得不说,眼下我瞧着每一对滚在一起的男女,都很是不顺眼。只一会儿的功夫,那二八年华的小妾就缩在左阁老肥胖的身躯下,一双细白的葇夷抓着他有些萎靡的某处,丝毫没有嫌弃的神情,伸出粉舌就要舔上去。“咳咳,左阁老好艳福啊,如今已不惑之年,还能娶到这般年纪的小妾,呵呵呵

  • 冷王榻上妃12章

    原标题:冷王榻上妃12章小说名字:冷王榻上妃第十二章争吵慕千瑶借着漆黑的夜幕对着赫荣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随即才嘴角一扯冷笑一声道:“是谁都好,总之不是你就行!”“.....你再说一遍你想和谁成婚?”赫荣涑眉头一挑,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冷芒,面上却是不怒反笑。似乎是还没有发觉危险的来临,慕千瑶犹自一副愤慨的模样嘟嘟囔囔的说道:“你是聋子吗,我说了只要不是你就好!”赫荣涑听完她这句话后简直气极,先前为了不吓到她强行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向前走了一步单手拨开遮挡在他们二人间的垂柳,冷冷的看着她说道

  • 可不可以不离开12章

    原标题:可不可以不离开12章小说名:可不可以不离开第12章他有老婆我站在电梯口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我正要冲出去的时候,却意外的傻眼了。陆盛琛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两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很亲密。正是那个要害陆盛琛的女人——莹莹!“宝贝老公,我好舍不得你。”“乖,自己一个人回家。”“那好吧,宝贝老公你一定要记得经常去看我哦,因为我会想你的。”“嗯,好。”在这一刻,我彻底傻了,我慌张的躲在拐角,脸色发白。陆盛琛是有老婆的,陆盛琛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我紧紧地捂住了自己差点惊呼出来的嘴,也努力

  • 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12章

    原标题: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12章小说名称: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第12章时染,你心里真的爱过我吗?宁青出院的那天,时染和宁修远俩人一起去了医院。到的时候听到汪美凤的声音,俩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产生争执。看到俩人时纷纷住了嘴。宁青看到儿子和儿媳妇俩人是相携进来时,脸色立刻缓和了很多。“爸,你身体还有哪不舒服吗?”时染笑着走过去,借此甩开了搭在肩上的手。“好多了,爸看到你俩这么好比什么药都灵验。”宁青笑道,看向站在时染身后的儿子,想到自己住院的原因,实在是给不了好脸色,顾及到时染的面子,只是警告的看了儿

  • 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12章

    原标题: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12章小说书名: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第十二章你竟然硬了?一夜疯狂,程欢闭着眼睛,直觉得整个人虚的不行,双腿不停地颤抖,人都站不起来,浑身不得劲。所有的一切,皆因薄枭而起。这个男人行事向来霸道张狂,就连在房事上也是如此。后来,程欢才知道,薄枭将整个五楼都封锁了,就连监控也提前关闭。她同薄枭从洗手间一路缠绵到楼道,程欢食不知味足足昏死过去了好几次。薄枭如同一直发狂的野兽,在自己身上驰聘一夜才泄欲方休。程欢眯着眼睛,身心俱疲的睁开眼睛。床头放着一张支票,一千万整,一

  • 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12章

    原标题: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12章小说: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012章欠虐的货从餐厅出来,陈钰便给张超去了电话。张超和刘承二人这会儿正在一个王府里闲逛了,这儿据说是老版《红楼梦》的取景地,看起来确实像那么回事儿。在园子里还碰到了两个大学生似的粉.嫩.嫩的姑娘,两个人正向人姑娘可劲儿忽悠呢。这不能老板都有了心上人了,他们俩还是个单身狗。眼看着俩姑娘对他们好感度蹭蹭蹭的往上飙,毫无人性的老板追命电话就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疼自己。张超接起电话:“老板。”他原本是想要陈爷的,可是考虑还有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