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在线阅读

2017/12/29 10:25:22 来源:网络 []
书名: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
第三章 逼债上门3

可才跑了两步,便被人狠狠从后扣住了手腕。小说: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在线阅读

“严小姐,你准备去哪儿?”依旧是不带温度的声音。

严温夏嘴角微扬回过头,“方小姐,我想了一下公司还有事情等着我处理,恐怕不能跟你走了。”

“傅总要见你。”方林雅眼睛微眯居高临下看着严温夏轻声开口。

只是这一句话,严温夏的脸色更为难看,使劲的想要甩开方林雅,“我不去!你放开我!”

“由不得你了。”方林雅眸子更深了,拽着本就娇小的严温夏上了车,根本没有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

一路上下严温夏都想要跳车而去,可都没有得逞,一直到了酒店门口她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退路。网站xbxysw.com

她一直知道方林雅是那个人的助理,只要她出现了,那个人也势必会出现。这也是她一直排斥的原因。

直到站在房间门口,严温夏的心乱成了一团,回过头看向身后的方林雅,眼里带着几分犹豫,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总在里面。”方林雅依旧淡淡的开口,拿出房卡刷了一下,打开了门示意严温夏进去。

她知道她必须得进去了。

严温夏深吸了一口气,终是迈开了步子走了进去,身后的门也应声关上,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嘴角的涩意更深了。小百姓养生网

一样的房间,犹如梦魇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内心的酸楚更是不断的涌了上来。

她缓缓走了进去,心更是闷得难受,整个屋内干净整洁没有人,外面的阳台门开着,便见一人正穿着睡袍躺在靠椅上,一副慵懒的样子看着手里的东西。

只是一眼,严温夏的腿便不自觉的颤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声音哆嗦:“你,你见我干嘛?”

“过来。”

好听低沉的声音,不让人拒绝一分。

严温夏紧咬着下唇看着那张让人神魂颠倒的脸,心更是厌恶至极,犹豫了一番才缓缓走了过去,硬着嗓子冷声道:“傅斯年,我们以前讲好了,以后都不会纠缠彼此。”

她紧捏着拳头,背僵硬着。

傅斯年淡淡的看了一眼严温夏翻身而起,他真的很高,站直了身子她不过他的肩膀,男性气息萦绕在四周,散发出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可每一次呼吸都教她更加难受。小百姓养生网

只见傅斯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忽的把手上的东西扔在了她身上背手而站。

严温夏微微一愣,低下头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资料,忽的眼睛瞪大,忙捡起那些纸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手开始颤抖,眼里浮现出雾气。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那高大的背影,脚步有些虚晃,声音略带着几分嘶哑:“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那些资料都是严氏集团的假账资料,可是为什么会在他的手里?现在严氏集团已经岌岌可危了,如果这本资料浮出水面,严氏集团就真的完了!

当初嫁给商祺一是因为自己爱他,二是因为为了严氏集团。可现在谁都知道她不过是一个笑话,商祺不爱她,根本不管严氏集团的死活……

“傅斯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第四章 再次相遇

傅斯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长腿一抬,漫步走到严温夏面前,倾身贴到她的耳畔。

“商祺是不可能会管严家的,而我可以帮你。”傅斯年笑了笑,朝她耳边轻轻说着。

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萦绕在严温夏鼻翼,她皱着眉心后退两步。原文xbxysw.com

严温夏心里清楚,父亲走后,严家就一直依附于商家,如果这次不做假账的话,严家这次就真的可能完了。

可她却别无选择。

严温夏捏了捏拳头,冷冷看着傅斯年,半晌,贝齿微启,“说说你的条件吧。”

她如今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天真单纯的女孩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她这几年来在商家深有体会。

果然,傅斯年向前走了几步,再一次拉近了和严温夏间的距离,低声在她耳边说到,“半年前的那一夜令我回味无穷,如果你可以……”

严温夏被他的话给气到了,白着脸将他推开,“傅斯年,你这人真卑鄙。”

严温夏是真的要疯了,眼睛也因为委屈而变得通红起来。

不管在商家怎么委屈她都可以忍,但他傅斯年却不可以这么侮辱她。原文http://www.xbxysw.com/

因为是他毁了她原本应该幸福的生活。

然而,傅斯年却耸耸肩,理了理身上有些散开的睡袍。慵懒的看着严温夏,“先别急着拒绝,你会答应我的。”

严温夏气得有些想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甩开手,严温夏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傅斯年懒散的声音,“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的话再来找我。”

门口,方林雅挺着背直直的站在那里,看见她走了出来,依旧淡淡的开口,“严总要去哪?我们可以送你过去。”

严温夏本来想说不必的,但想了想自己没有开车过来,只好让她们将她送到了自己家中。

严温夏一进门,就直接冲进了厕所。

厕所狭窄的空间里传来她嘤嘤的抽泣声。这么久以来的逼迫和忍耐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小时后,严温夏擦干眼泪,装作坚强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回到屋,却看到商祺和柳丽娜赤身裸体的相偎在床上,衣服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四周,连空气里也弥漫着糜烂的气息。

看到严温夏走了进来,商祺浓浓的眉毛高高向上挑起,有些不悦的开口到,“你回来干嘛?”

声音清冷陌生。

听得严温夏心口一痛。

她是他的妻子啊,如今却看着他怀里抱着其他的女人。

严温夏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床上不着寸缕的两人,勉强压抑下心里的伤痛,冷冷的说到,“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祺,你和她有什么好商量的呀。”床上响起柳丽娜娇柔妩媚的声音,“就算是有,肯定也是为了严家的事来的。”

“这是我和商祺之间的事,还轮不到柳丽娜你开管。”严温夏贝齿紧紧咬着下唇,蹙眉看着柳丽娜。

如果不是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她和商祺之间也许就不会变成这样。

“我就知道你嫁给祺是想要商家帮你们严家,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好了。”商祺看了眼喋喋不休的两人,等到她们都不说话了,才纠结的看了一眼严温夏,终于又开口,“从你进商家开始,我就一直在帮着严家,我也全是仁至义尽了,以后有什么事你也不用来找我,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语气冰冷,态度冷淡,听得严温夏胸口更加痛了。

第五章 再次相遇2

柳丽娜将头温顺的贴在商祺微微起伏的胸口,唇角微微上扬。

就凭严温夏这种女人,也想来和她斗,也不照照镜子。

严温夏垂眸,捏紧了手。

她很想甩手走人,可想到严家的状况,她犹豫了。

忍着恶心不去看床上的两人,“商祺,严家的事已经不能再拖了,昨天我还……”

“严温夏,你心里应该比谁都要清楚。”商祺不耐烦打断,“严家就是一个无底洞,我是不可能为了你而不管商家死活的。我们给彼此一点面子,别这样搞得两家撕破脸好吗?”

别撕破脸吗?自己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他都已经没有用了吗?

严温夏身体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靠在墙壁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到底在做什么?难道连自己最后那一点点微薄的尊严也不要了吗?

心不断地往下沉,严温夏闭了闭眼,双手紧握,骨节有些泛白,立刻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落寂的背影,商祺心里一紧,眼里满是纠结。

慢慢的,一双柔软的手缠上他的胸前,声音软糯的到,“祺,你是想去追她吗?”

喉咙有些发紧,商祺侧身将身边的人揉进自己的怀里,慢慢握住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柔荑,“她也是个可怜的人,你别误会。”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洋洋洒洒的照在的黑漆漆的街道上,严温夏失魂落魄的在路上踱来踱去,口袋里的手机从她离开商家开始就一直响个不停。

不用想也严温夏也知道,肯定是秘书打来的。无非就是欠债公司找上了门,或者是公司里面内部闹分烈,让她快点回公司去处理。

严温夏紧抱着双臂,迷茫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她觉得好累。

父亲留下破败的公司自己安安心心的躺在病床上,为了公司为了爱情她嫁给了商祺,可结婚第一天,她却和傅斯年发生了关系,商家因为她的不忠而各种冷落羞辱她。

严温夏冷笑一声。

老天爷还真的是很讨厌她,不然怎么会在她人生最幸福的一天发生那种事情,就连自己深爱的人也对自己冷眼相待?

想着想着,前方忽然出现的强光刺得严温夏眯了眯眼。

待看清是一辆迈巴赫迎面朝她撞来时,严温夏弯了弯嘴角,对着车里的人影笑了笑。

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黑色豪华轿车里的男人看到严温夏微微弯起的嘴脸时,身子一僵,慌忙踩下车底的刹车。

竟然没躲,这人是在找死吗?

车稳稳停在她面前。

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严温夏睁开紧闭的双眸,轻轻叹了一口气。

傅斯年正坐在车里竟然明显的从严温夏眼里看到了失望。

她居然感到失望?

为什么?

就因为他逼她,她就想不开了吗?

傅斯年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英俊的脸也变得阴沉起来。

开门下来,傅斯年一把将严温夏拽上了车里。

“你干嘛?大晚上的发什么疯?”

严温夏回过神来,咬唇豁出去了的朝傅斯年吼道。

“你抓我上车来干嘛?怎么?威逼不行,你要强来吗?”

严温夏整个人靠在角落里,眸子里的怒火仿佛要把傅斯年烧得灰飞烟灭。

看着她一脸的防备和怒意,傅斯年心里一颤。

是自己太心急了吗?竟然都逼得她……

第六章 再次相遇3

傅斯年深吸一口气,座位上的一摞照片和文件递到她跟前。

“你冷静点,先看看这个吧。”

严温夏深吸一口气,防备的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傅斯年。见他没有其他动作才慢慢的从他手中将档案袋接了过来。

傅斯年崩紧了身子,等她将东西接了过去才慢慢放松下来。脸色微微发黑的启动了迈巴赫。

严温夏刚把档案袋拿到胸前,就有几张照片从档案袋里掉了出来,严温夏连忙弯腰将照片从车底捡了起来,翻开一看是商祺和柳丽娜密会的照片,黄色的纸质袋里还夹杂着他们上周在巴厘岛夫度假的八卦新闻。

严温夏缩在车里手紧紧的握着照片,眼里带着愤怒。

商祺竟然这么侮辱她吗?还没离婚,就让人拍了这种照片!

看了好久,严温夏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苦笑,眼泪顺着她红红的眼眶留了出来,仿佛怎么也流不完。

傅斯年透过车前的镜子将严温夏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她的夺眶而出的眼泪一滴滴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双眼。

看着她眼里的绝望和痛苦,傅斯年很想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狠狠地惩罚她这个不懂得珍惜自己的女人。

他闭了闭眼,挣扎许久之后,从兜里掏出一条墨黑色的手帕递到了严温夏眼前。

“擦擦。”

严温夏愣愣的看着凑到自己跟前的手帕。

他是在关心她吗?

可他手里的是什么?

手帕?

“噗呲”严温夏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的动作有点大,大得脸挂在脸上的泪珠都甩到了傅斯年手上。

泪水落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冰冰凉凉的,傅斯年却仿佛被刺激了一般,将手帕扔到她腿上之后将手缩了回来,有些不自在的继续开车。

从没看到过他这么有趣的反应,严温夏又是一愣,随后拿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脸天真的嘀咕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手帕。”

说完,严温夏才察觉到自己失言,有些尴尬的看了驾驶座上的傅斯年一眼。见他正认真的开车,似乎没听到她说的,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车子在黑暗的街道里七拐八拐的,两人都静静地坐在那里,谁也不开口,车内瞬间寂静。

车内的气压越来越低。

严温夏坐在车里,有些不自在起来。

过了良久,她才缓缓开口,“那个……谢谢你,傅斯年。”

“啊?你谢我什么?”傅斯年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严温夏,嘴角微微勾起。

严温夏偷偷将车窗拉了一点下来,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脸上的热度慢慢散了下去,才开口到,“先前公司被催账,谢谢你让方雅林来找我替我解围。还有就是商祺和柳丽娜的事,谢谢你告诉我。”

“虽然我知道你帮我是不怀好意。”严温夏严肃的看着傅斯年,“但是和之前你对我做的事想比,我们也算是扯平了,我以后不会去找你,希望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傅斯年嘴角弯弯,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似的,眯着眼看着她。

沉默了许久之后,傅斯年冷冷一笑,缓缓开口到。“严家现在那个烂摊子你打算怎么解决?等商祺吗?”

严温夏被她问得一愣。

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商祺,而商祺现在是不可能会帮她的,那她该怎么办?

第七章 做我的女人

抬头看了一眼充满戾气的傅斯年,严温夏果断摇了摇头。

“现在讨债公司的人正在四处找你,这样下去,在没有钱还,你只怕活不过这周。”傅斯年说着微微一顿,侧头看着她,“如果你可以……”

“不可以,这件事你想都别想。”想到这个,严温夏的火气就升了起来,屈辱感也瞬间弥漫全身。

她当她是什么?

站街的妓女吗?

明码标价一晚多少钱?

“傅斯年,趁我现在还好说话放我下车。”严温夏忍不住恶毒的盯着他,“我是个已婚的女人,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是不可能背叛我丈夫的,所以你最好放尊重一点,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这样骂完,严温夏的心情好了不少,却还是怒气冲冲的瞪着傅斯年。

心里更是对傅斯年破口大骂起来。

傅斯年坐在驾驶座上回头扫视了她一眼,嘴唇微微上扬。

这么生龙活虎的,看来是已经缓过来了,那么……

继续转过身开车,傅斯年嗤笑一声,“呵呵,你还是没对商祺死心吗?”

严温夏偏头盯着车外飞逝而过的商铺,装作没有听到他在说话。

傅斯年也不生气,黑着脸继续说到,“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死心眼了?”

严温夏盯着窗外的实物,继续不语。

傅斯年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气也不恼的道,“商祺到底有什么好?你们结婚后他碰过你一次吗?”

听到他的话,严温夏的身子微微一僵,然后继续装作在没听到。

傅斯年细心的察觉到了她微微的动作,嘴角勾了勾,“据我了解,他不仅没碰过你,连严家的事也没有帮过你吧?”

严温夏忍不住了,嘴快的反驳到,“才没有。”

“是吗?”傅斯年皱眉,侧头看着严温夏,这人怎么就能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瞎话了?

是为了帮商祺开脱吗?

怕他在外人面前失了面子?

心里不爽,傅斯年的脸慢慢沉了下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刻薄起来,“他要帮你的话你会被逼债的追到家里?他帮你的话你父亲会瘫痪在床上连医药费都没人给?他这么欺负你不就是因为你父亲脑瘫进医院里,你身后没人撑腰吗?”

严温夏身子一僵,很没底气的不敢看傅斯年。

她知道自己这么说会被傅斯年反驳得不留余地,可是她做不到,做不到让别人这么指着鼻子说商祺的不好,做不到任由别人来评价她和商祺之间的事……

尽管商祺对严家不闻不问,对她漠不关心,甚至当着她的面和其他女人……

她更加知道商家这么欺负她的原因是自己身后没人撑腰,可是又能怎么样?

她还是做不到不爱他,她又该怎么办?

难道她就只能去死了吗?

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落下,滑进了她白皙的脖颈里。

傅斯年心里一颤,胸口也跟着一疼,浑身踌躇起来,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他并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他只是气不过,气不过她那么死心眼,气不过她那么不爱惜自己。

明明是一个让她伤痕累累的男人而已,他不懂,严温夏为什么就是不肯离开他。

论钱,他比商祺多得是;地位,A市又有谁能和他想比,更别说商祺那种人了。

可是,这她严温夏都不要。

傅斯年面色沉了沉。

她就真的那么爱他?

不想离开他?

夺妻成婚:拒爱娇妻不好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夺妻成婚 或 拒爱娇妻不好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豪门猎爱:金主老公别惹我5章(第5章 家人的冷漠)

    原标题:豪门猎爱:金主老公别惹我5章(第5章家人的冷漠)小说名字:豪门猎爱:金主老公别惹我第5章家人的冷漠时小暖是被手机惊醒,额头上的伤口不深,血已经止住了。她瓜子脸透露绝望,用尽全力站起身。时小暖望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是她弟弟,这些年家里,她也就跟弟弟联系过。“小海……”时小暖小声道,心底刺痛的一酸。“姐,出事了,爸经营的公司投资失败,濒临破产,爸急火攻心晕过去了,现在在抢救。”时小暖脑海嗡嗡作响,她是好久没有回家,但她没想到爸的公司到了这一步。之前她问小海“我马上来医院。”时小暖想也没想

  • 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5章(第5章 这一切,都该是她的!)

    原标题: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5章(第5章这一切,都该是她的!)小说书名: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第5章这一切,都该是她的!景芷桐气的柳眉倒竖,但还是估计着怕外面的人去而复返,压低着音量反问道,“谁和你玩儿了?赶快从我身上下去!”她面色赤红,胸前起起伏伏,眼里的怒意,这是还真让封擎看不出来她这模样究竟是羞得,还是气的。不过这倒比她以前故作温婉的性子,要让人来的印象深刻些。“你不是想上我的床吗?我今天就给你个机会,让你上个够!”封擎恶狠狠的说完,就粗暴的吻了上去,撬开她的贝齿,胁迫着她的唇舌与自己纠

  • 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5章(第5章 祸不单行)

    原标题: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5章(第5章祸不单行)小说: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第5章祸不单行云靖姿回到家,刚推开门,就发觉有些不对劲。房间里面的灯一盏都没有亮着,安静的有些过份。每每这个时候,母亲都早就准备好了晚饭,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着她回来。她心想,大概是母亲睡过了头,还没有醒来?云靖姿走到母亲卧室,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出了一身冷汗!母亲晕倒再地,意识全无,周围还散落玻璃杯被摔破的碎片。“妈!妈!”云靖姿惊慌失措的掐着自己母亲人中,立即拨打了120,请求救护车过来。云靖姿眼眶含着眼泪,想

  • 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5章(第5章 套路连连)

    原标题: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5章(第5章套路连连)小说: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第5章套路连连方才这女人解开衣服,玉白的胸口处一个指甲状的朱红色胎记像是一朵玫瑰花一样静静绽放。赫连靖宇本就不是好色之人,但当他看见那个胎记时,眼睛却怎么也错不开。一瞬间,他心底立刻确认眼前的女人,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小女孩。十六年前他在南方一个小城里遭到追杀。他当时身受不敢轻易露面,拦截住一个看起来比自己的小三四岁的女孩,想要让对方帮自己找医生。结果这女孩以为他是坏人,在他怀里不住挣扎,未等赫连靖宇说出请她帮忙的话,

  • 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5章(第五章 来自表妹的挑衅)

    原标题: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5章(第五章来自表妹的挑衅)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第五章来自表妹的挑衅“蓝姐姐,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呀!”陈双双握住水果刀的手往后一退,看似不经意间划上了蓝馨的手。很快,暗红色的液体从葱白的指腹上涌了出来。蓝馨吃痛皱眉,却没吭一声。“呀,蓝姐姐,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陈双双故惊慌,起身去拿医药箱。“没事。”蓝馨淡淡道,随后她接过她手上的医药箱,将纱布取出来,神色淡然的为自己包扎上。整个过程她神色平静就像在做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一样。而在这个过程中,陆少泽

  • 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5章(第五章 被骗)

    原标题: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5章(第五章被骗)书名: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第五章被骗不愿意再踏进那个家门,夏雪溜达许久,最后去了闺蜜杨青儿家里。杨青儿听了夏雪的事情之后,把陈青好一个破口大骂。最后拍拍胸脯打个包票,“最近你就住我这里,赶紧跟这个男人离婚。”确实该离婚了。这样的男人,不离婚难道还要留着过年?当天晚上,陈青却打来电话,非要跟夏雪解释。夏雪不听,他就一直打一直打。夏雪关机,第二天他就去夏雪公司等她。夏雪看到陈青这样,很是无奈。陈青却一再跟她说:“老婆,你误会我了。其实我并不是

  • 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5章(第五章 计成)

    原标题: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5章(第五章计成)小说名称: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第五章计成云沐点点头,又现出虚弱的模样,脚下一个踉跄就要摔倒,旁边的嬷嬷手疾眼快地搀住了,抬头用眼神示意女人。“那便带五丫头先回去吧。”女人说完,转身,又带着浩浩荡荡地一群丫鬟婆子,花团锦簇地走了。云沐自己站直,眼底慢慢有懵懂天真恢复一片清明。“走吧,带我回去。”她凉凉地对身边的嬷嬷说。那嬷嬷被吓了一激灵,有些怪异地看着云沐,却感觉到云沐声音中那不怒自威的力量让她不由自主地顺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做出领路的姿态了,不再

  • 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5章(第5章 来偷情的)

    原标题: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5章(第5章来偷情的)书名: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第5章来偷情的林安暖是背对着门的。只当一双男人的强硬铁臂环抱住她的腰间时,她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被吓了一跳。林安暖迎着天花板所挂着的吊坠灯落下的光,竟看到了一个男人居高临下的正看着她。他就在床上!受到惊吓的林安暖当场就惊叫了出来。试想一下,在大半夜里,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卧室里,自己突然醒来后看到了男人就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怎么可能会不害怕!陆景宸皱着眉头,俯身用手掌捂住林安暖的唇。他的眼眸看着就在自己身下的林安

  • 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5章(第5章 要非礼我)

    原标题: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5章(第5章要非礼我)小说: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第5章要非礼我“顾……顾二少!”叶瑾熙立刻就慌张了。顾颜辰扔给她一个冷傲高深的表情:“叶荀没有告诉你是我嫌弃你才退婚,提出要叶清婵的吗。”“怎……怎么会……”“不然你觉得叶家有挑三拣四的余地吗!”叶清婵也讶异。一直以来以为是叶瑾熙不愿意,叶荀才会逼她嫁给顾颜辰。原来内幕是这样!叶瑾熙被打脸后火辣辣的疼:“我比她好看,学历高!”“她比你出身高,就凭你小三女儿的身份还想要嫁入上流社会简直是妄想。”顾颜辰刻薄的嘲讽,让

  • 娇妻来袭:总裁请多指教5章(第五章 我想重新认识你)

    原标题:娇妻来袭:总裁请多指教5章(第五章我想重新认识你)书名:娇妻来袭:总裁请多指教第五章我想重新认识你最后,还是钱森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冷冷开口:“那天的问题,你有答案了吗?”话一说完,气氛更尴尬了。“其实那天的事情我也有责任,不能全怪你。”安可可低头绞着手指,慢慢说道。“我不用你对我负责,真的,更不用你来娶我……”“可是我想娶你”钱森打断了安可可的话。“安可可,我想娶你,我想让你成为我钱森的妻子。”安可可闻言抬头,对上钱森的眼睛。她在里面看到了自己,以及,她看不懂的深情。“可是我都不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