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青春之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2:27: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青春之恋

第1章 文华学院

在文华学院图书馆自修室内,坐着一个少女,穿着啡色的校服,黑色的皮鞋。青春之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她的肌肤黝白如苍雪,但脸蛋却泛红,如搽上胭脂似的。

 在姣美的瓜子脸上,没有一个瑕疵:没青春痘、没黑眼圈。

 除了完美的外观,她双眸如星,十分动人,头发柔顺,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少女。

 但世事总是弄人的,她却戴着黑框眼镜,绑着两条辫子,并以发夹把所轻柔的瀏海夹起。

 美丽的面庞就马上消失了……只留下土头土脑的外表。

 她是糟蹋了自己?还是另在原因呢?她静静坐在自修室内,按着计数机,注目在那沉甸甸的数学书上。

 “慕容诗涵,我走了!明天见!”一旁的少女向她挥着手。说明http://www.xbxysw.com/

 她是慕容诗涵抬头看看挂在自修室的时钟。

 “噢。

 已经五点了!”她轻叹着,马上收拾放在桌子上的所有,灵巧地放入书包,便向离开自修室。

 她踏出图书馆,漫天也泛着紫霞,美丽极了,是因为初夏的关系吗?“快点!他正在练习呢!”两个女生冲冲往露天泳馆走去。

 文华学院是有名的学府,不但有网球场,还有游泳馆,这是别的学校不能做到的。

 “练习?”慕容诗涵心想:“是谁?这么让人崇拜?”她看看手表,在好奇心驱驶下,步向露天泳馆看看何方神圣!她在观众席上找个位置,坐下来,只见泳池在一群正在练水的少年。

 因为泳池是露天的关系,夕阳照山池水,泛起金光。原文xbxysw.com

 本来美好的练习地点,却是嘈嘈闹闹的,让人十分不自在!女生们尖叫起来,大人物出场?本来心不在焉的慕容诗涵,马上抬眸,看看是谁!眼前是一个少男,他皮肤黝白,身材高大,穿着校服,不像在练习,其他的便看不到了。

 慕容诗涵心想是杨黎昕,本来已经嘈闹的泳池,在有了“他”以后,更“热闹”!

 女生们也讨论起来,“他是杨黎昕?”

 “很俊呢!”

 慕容诗涵站起,轻轻叹了一声,便往泳池的出口步往。

 她虽然外貌老土的,却赋在清秀的少女气质,走路时腰子挺直,脚步轻盈。

 但,土头土脑便是错?世人投以看见怪物的眼神……

 “糟了!妈妈一定十分担心!”慕容诗涵心想,脚步也急起来,她跑到来泳池下层,本来打算离开,却看见……

 “杨黎昕!杨黎昕!”女生们疯狂叫道!是他?杨黎昕?身型不但高大,并眉清目秀,鼻梁高耸,竟是个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

 女生们也把他围起来,是英俊男子的专利吧?杨黎昕样子已经极为英俊,为人又平易近人,所以最为女生所爱……既使不同班别的女生和他谈天,他也乐意。

 最令人惊讶的便是,他无论丑女或是美女,也一视同仁。

 这么好的一个男生,又怎会不成为全校的焦点?既使看见了自己的同班同学,慕容诗涵也没有停下来,继续挺起腰,快步行过。网站xbxysw.com

 原来,慕容诗涵和杨黎昕是同一班的同学,但他们十年也不聊天,所以相见就如陌路人。

 慕容诗涵快步踏出校园,又看看表,十分焦急似的。

 在天上的紫霞也渐渐深色起来,本来金黄的夕阳,也不知逃到那儿,而月亮却濛濛瀧瀧地挂在高空……“你好!”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后传来,是谁?慕容诗涵把脚步慢下来,看看是谁。

 转过头来,竟然是杨黎昕!他脸上挂着一个亲切的笑容,慕容诗涵愣了。

 “你好!”她马上回复过来,轻轻一笑。

 “你知道我是谁吗?”慕容诗涵又被他的问题所吓倒。

 “当然,杨黎昕嘛。小百姓养生网”她缓缓道。不禁有点生疏,可能是日常也少接触男生吧,何况,眼前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但慕容诗涵是羞答答的,带上少女应有的矜持。

 但这却给了杨黎昕奇怪的感觉……“那么刚才为什么不等我呢?”杨黎昕露齿一笑,又道。

 慕容诗涵又被他的问题所吓到。

 “因为……你是万人迷,不打扰你嘛!”“哈哈……我不是,只是她们想和我做朋友吧?”杨黎昕又挂以笑容,嘴唇勾出的弧度却令人眩目。

 杨黎昕打量了慕容诗涵,虽然不算什么美女,但气质却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那样的清秀,而她那脸蛋总是白里透红的!“也许吧。

 我想他们也迷上你了。青春之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你这样出色的外貌……”慕容诗涵淡淡回应。

 “那你呢?迷上了我吗?嘻!”杨黎昕作个鬼脸。

 “哈……我们是朋友!”慕容诗涵抬眸,露出温煦的微笑。

 慕容诗涵看见杨黎昕身材高大,感到安全感心,是心底里油然而生的!“好了,我要往那走了,再见!”她快快地挥了挥手,没有等杨黎昕说再见,便慢慢消失在杨黎昕的眼中。

 杨黎昕感到酸酸的?为什么?为什么她…?其实,每个女生也视杨黎昕如宝,烦着他,但现在,这个慕容诗涵并没有这样做,并露流着说不出的气质……无论如何,她的外貌也不讨好……“今天又结识了一位朋友!”杨黎昕轻轻地道,漫步于将进入黑夜的黄昏里。

 晨光照山着文华学院的外墙…在四甲班班房里,弥漫着清新的气氛。

 静坐一旁的慕容诗涵,拿着笔,按着计数机。

 是因为太早的关系?班房内只在慕容诗涵和几位同学。

 而慕容诗涵却沉沦在数学的世界,一边按计数机,一边抄下答案。

 “你好!”是熟悉的声音?是谁?“早晨。”原来是杨黎昕,他主动和慕容诗涵打招呼,而慕容诗涵便礼貌地回应,但仍没有离开计数机。

 “很忙吗?”他问道。

 “不是,只是没事作。”慕容诗涵停一来,幽幽地道。

 慕容诗涵停下手上的工作,注视着杨黎昕。

 他外貌出众,但却主动和自己谈话,有点受惊若宠。

 平日,杨黎昕也不大和自己谈话,而今天…“哈,那跟我谈话好吗?”他是万人迷!怎可能??慕容诗涵十分犹豫。

 “其实,你的皮肤也挺哲白,好美。”他连忙说道。

 慕容诗涵却怔了,事实上,她的皮肤白里透红,十分美丽。

 说着,慕容诗涵缓缓伸手,轻抚脸蛋,而纤小修长的手指却展露于杨黎昕面前。

 正当慕容诗涵想开口回应时…“杨黎昕,来!”站在门口的少女叫道。

 “来了!”他喊道。

 “等等!”杨黎昕轻轻地对慕容诗涵说。

 万人迷便是万人迷,他并没有回来。

 直至上课的钟声响起时,“慕容诗涵!我很肚痛,你能帮我和老师说吗?”王雅芙呜咽道,她是一个胖女生,最爱食零食,这次又食错了什么?慕容诗涵看着她手上还拿着薯片,又是无奈,又是惊讶。

 “是吗?那慕容诗涵同学,你便扶她去保健室。”老师看见王雅芙痛苦的表情,便吩咐慕容诗涵带她去保健室。

 “还痛吗?”慕容诗涵那娇小的身形扶着胖胖的王雅芙,是强烈的对比!“唔……是呀!……我……可以去?所吗?”看着王雅芙扭曲的表情,慕容诗涵可以说不能吗?“好!”她把王雅芙领进女,便连忙道:“我在门外等你。”女?门口面对着男,慕容诗涵站在外面,等候着。

 她见没事作,便拿下黑框眼镜,从裙袋中淘出眼镜布。

 她轻轻地刷着眼镜,那完全的瓜子脸,配上白里透红的肤色,果然是美人胚子,只可惜……突然,听见有声音传来。

 因为慕容诗涵有五百多度近视,既便只有二米距离的东西,也是模糊一片。

 她马上戴上眼镜,看见了同班同学陆强宾和一个男生。

 “诗涵姐,怎应在这儿?”强宾喜欢在女生的名字加上“姐”。

 强宾是足球队的队员,是个足球热爱份子,什么“朗拿度”、“施丹”也能倒背如流。

 站在他身旁的是谁呢?那男生皮肤黝黑,接近古铜色,身材高大,接近一百八十厘米;他那样子十分出众,和杨黎昕相比,不相伯仲;那高而挺的鼻梁、浓而秀的剑眉……十分英俊。

 他是谁!?“我?王雅芙肚痛,去厕所了。

 我来陪她。”那男生十分酷,正因这样气氛十分奇怪。

 “那我回班房啦!走吧!冯建辉。”是冯建辉?好像是足球队队长……其他的,慕容诗涵也不大知道。

 尽管是如此美男,又与她有何关系?但不知为什么……她却被那独有的魅力所吸引,为什么?这是什么的感觉?怪怪的,有点疑惑的感觉,是什么?那种感觉弥漫在这刻的空气中……看见“他”,就如把一颗种籽种在慕容诗涵的心里,会否发芽呢?“诗涵!!”王雅芙嚷道,打破了慕容诗涵所有的思绪。

 但“他”的脸,已经深种慕容诗涵心里。

 “下次小心点,不要乱食东西吧!”王雅芙去完?所后,肚痛已经消去了。

 “我才没有!”王雅芙看着慕容诗涵,淘气地说道,说着,又拿出糖果。

 “这是什么来的?”王雅芙指着放在慕容诗涵身边的黑色袋子。

 “那是画袋,用来放画的。”慕容诗涵虽然读的是理科,但却热爱画画、艺术。

 她最喜欢坐在学校的一方,画出所有自己的感想。

 如果平日不去自修室,她便会去美术学会,和志同道合的人作交流。

 因此,她也有自己的作品。

 “噢。

 慕容诗涵,你很棒呢,读书已经很出色,想不到还这样有修养。”王雅芙说道。

 “唔……你也可以。”慕容诗涵轻轻道,眼睛却注目在化学书上,但心已经飞到九万里外,已经想着今天的男生。

 “他”怎么那样熟悉?“他”是谁呢?“铃、铃……”下课的钟声响起。

 王雅芙已经跑到小息部,入“仓”了。

 在课室内的人,大多也去出外了。

 只有他。杨黎昕。

 

 

第2章 气氛不对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眼睛却在慕容诗涵身上。

 “嗨!”他大胆走近慕容诗涵。

 “唔……”慕容诗涵并没有说什么,只轻轻地作个回应。

 “你有什么事吗?”然后,抬起头,望着杨黎昕。

 “没有,找你谈天!”他脸上露出阳光的笑容。

 慕容诗涵看着他那高大的身型,俊俏的脸容,心想:“他为什么……?”“不要说笑吧。”慕容诗涵友善地笑了笑。

 “噫……那是什么?”他指着画袋。

 “哈,这是画袋,装画纸用的。”“能给我看吗?”杨黎昕问道。

 画作画的是自己的感情,时时也会和美术学会的会员分享,但,对着他却是十分难为情的,慕容诗涵应该怎样开口呢?怎样拒绝呢?“她很特别,总和别的女生不同!”杨黎昕心想着。

 二人的气氛怪怪的。

 “杨黎昕!出来呀……”一把声音从门口传来,正正打破了二人的沉默。

 “快点!”那声音的主人催到。

 “等等。”他再次轻轻地向慕容诗涵说道。

 在课室里,她静静地坐着,心中又浮现起“酷酷的他”放学了,慕容诗涵拿着画具,去了学校的美术学会。

 “刘美莲!”慕容诗涵微笑,和一个拿着画具的女生说道。

 “来了吗?”她是美术学会的会长,但只是一个中四级学生,因为画技出众,为学校夺得不少公开比赛冠军,而被学校邀请为会长。

 而她外貌不算很美,但却很有个性,为人慷慨,结识不少朋友。

 当然,慕容诗涵是她最好的朋友。

 “你知道那件事吗?”她问道,从资料夹中取出一张通告,递给慕容诗涵。

 “什么来的?”慕容诗涵满脸问号。

 接过那张通告,慕容诗涵细心地阅读。

 半晌,慕容诗涵说道:“噢……学校举办欧洲之旅?”“因为我们学会能免费去欧洲,体验当地的文化。”刘美莲说道,她看似十分紧张,但这也是难怪的,因为她是德国出生的。

 平时,刘美莲总说什么欧洲文化,什么艺术之乡;令慕容诗涵也无名紧张起来。

 “去欧州……好紧张呢!”慕容诗涵露齿一笑,看上去十分兴奋,伸手轻拨头发。

 “我也是,听说这次是以‘自由行’的形式,哈,快点画画吧。”刘美莲拿起画笔,注视画纸……慕容诗涵从画袋取出白画纸,又从学会取了画板。

 “刘美莲,我去出外面画。”拋开所有的烦恼,慕容诗涵来到校园宁静一角。

 “唉……今天好累。”她自念着。

 今天,她的确很累,原来思念一个不知名的人,是很累的。

 但看着眼前美好的环境,心中也放下重担,身心也轻了很多!这里有一个湖,湖面有一些荷花,荷花是十分芬芳的。

 在初夏,蝴蝶总喜欢飞来飞去,就如误闯仙景一样,迷路了吗?因为湖水清净的关系,阳光可以直透湖底,看见鲤鱼们的生活,它们游来游去,自在得很……但?自由只是它们的权利?难道人就不能享有自由?面对如此美景,慕容诗涵执起画笔,把自己的感觉,都“写”在画纸上。

 是因为中午的关系?阳光从叶子与叶子之间的隙缝,逃了出来,映照在慕容诗涵两条辫子上。

 “你什么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慕容诗涵身后传来,是杨黎昕。

 慕容诗涵已经熟悉了他的声音。

 “画画。”慕容诗涵转过头来,露出微笑,是强作出来的?“好漂亮喔……”他看着慕容诗涵未完成的画作。

 他露出阳光的笑容,令慕容诗涵的“愁绪”也消逝了。

 杨黎昕坐在慕容诗涵身旁,看着慕容诗涵说:“你很喜欢画画?”二人四目相投,慕容诗涵看见那炯炯有神的眼神、黑邃的眠睛……怔了。

 慕容诗涵触了电?马上逃避那摄人的眼神,注视画纸上。

 杨黎昕看见的便是少女的矜持,含羞答答的。

 “是呀,我很小已经喜欢画画。”她的心情是谁能体会?身旁是一个大帅哥。

 他干什么?为什么跟着我?但和他谈话,心情确很平伏,很舒畅……她决定问个明白。

 “你为什么在这儿?”“因为……我看见你拿着画板,往这边走。”“是吗?你不用练水?”慕容诗涵转过头来,看着他。

 看着沉思中的杨黎昕,很认真的样子,慕容诗涵贬了贬眼,问道:“你想什么?”此时,慕容诗涵没有再逃避他的眼神,看着他。

 “我??我??我在……”他吞吞吐吐。

 “我不用练水。

 逢星期一、三、五才是练水的日子耶!”他看快便回神了。

 “今天一起来吗?”他顿了顿,连忙道。

“好呀,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妹妹了?”对于他的举动,不当慕容诗涵是妹妹,难道是情人?慕容诗涵大胆问道。

 “噢……是呀,因为我从小便想要一个妹妹,像你一样。”是妹妹?原来这是兄妹的感觉。

 “那以后,我是哥哥,你便是妹妹。”“什么年代喔!还兄兄妹妹!”慕容诗涵腼腆一笑,讽刺地说。

 我对她的感觉是兄妹!兄妹!他又沉思起来。

 不知何时,紫色的彩霞已经高挂天上。

 蝶蝴已经离开了仙景,本来猛烈的阳光,已经变得暗淡。

 漫天淡红,是黄昏?他们谈得起劲…突然,慕容诗涵说道:“夜了……我们回家吧?”是兄妹之间的语调,十分亲切,本来冰冷的慕容诗涵,已经溶化了。

 “那我们去学校门口等吧。”杨黎昕说道,向慕容诗涵扮个鬼脸。

 他走了,环境静了,慕容诗涵放下画板,双手搂膝。

 今天……我多了一个哥哥。

 很开心呢……嘻是少女的情怀?还是什么?夕阳轻山,湖面如渡上金了……一切也很安静。

 收拾好东西的她,怀着高兴的心情,往学校门口走去。

 今天的景象就如昨天一样:紫霞满天、金光般的夕阳。

 眼前是一群女生,围着的是杨黎昕。

 瞬间,她从梦幻醒过来,我是谁?我配作他的妹妹?万人迷的妹妹?慕容诗涵停下来……她的视线缓移,看见了冯建辉。

 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情。

 突如其来的一阵怪风,无情地吹往慕容诗涵。

 “糟了,头发也散了。”她伸手拉下胶圈。

 柔顺的秀发随风而动。

 被女生围着的他,看见远方头发飘动的少女,她是谁?刚踏出校园的他,看见秀发飘逸的“她”,她是谁?“我的画袋?”原来慕容诗涵忘记拿画袋。

 没有束好辫子的她,便匆匆返教学大楼跑去。

 夕阳轻照,她的头发随风轻舞。

 当她刚进入教学大楼那一刻,她也刚踏出教学大楼…一个美女,令全校女生羡慕的人,男生爱慕的人…她就是徐郑妙菱。

 她们二人刷身而过,这是命运的交替?还是…?徐郑妙菱是文华学院的校花,她那完美的瓜子脸,肌肤洁白胜雪,五官就如同上天所赋与的,纤细到精妙的地步,一笔一划恰到好处。

 那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粉红的小嘴,全部也能牵动男生的心。

 但是,她不是典型的长发美女,也不是羞涩的古典美人,她有不长不短的及肩的头发,前卫的外表,爽朗的性格。

 当命运之轮转动时,谁人也不能改变,何况是局中的人?已经绑着辫子、戴着眼镜的慕容诗涵,拿着黑色的画袋,冲往学校门口。

 前面是杨黎昕。

 “来了吗?”本来围着他的女生,已经减少了,但当她们看见杨黎昕向这个“土包子”打招呼,也议论纷纷。

 “好了!明天见。”杨黎昕和女生们挥手。

 他们二人就如昨日一样,在路途有说有笑,旁人看见也以为是情侣。

 但…他们只是莫名的“兄妹关系”!当然,本来羞答答的慕容诗涵,也渐渐开朗起来,主动打开话题。

 而杨黎昕却觉得多了一个知己,是特别的知己。

 本来紫红色的天空,已经换上晚装。

 二人走到昨日分手的地方…“慕容诗涵,这个你的。”他从衣袋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电话号码。

 “这是?”慕容诗涵明知故问。

 “交换电话,好吗?”他绽开迷人笑容,连忙问道:“让我们加深了解。”“嗯。”说着,她从身上拿出一支笔,抄下了八个数字。

 “好了,再见啦,杨黎昕哥哥。”她加重了“哥哥”二字。

 二人互相挥手告别,直至慕容诗涵娇小的身影再次消逝…什么了?和她一起的感觉很奇怪。

 虽然她不是什么美人儿,但给人感觉却很清新。

 与其说她可不可爱倒不但说她有比可爱,更重要的东西!这天,天空再没有阳光…换来是阴暗.乌云密佈的天气。

 天气如此没生机,难道人却有生机?这样便一天?“铃铃…”放学的钟声响起。

 慕容诗涵看着时钟,上面写着“3:00”,是放学了吗?怎么这天好像浑浑噩噩?因为没有功课的关系,她便去了美术学会。

 这也难怪,因为画画是她唯一的兴趣;没有功课,便不去自修室,她便会去学会,打发时间。

 “刘美莲?”原来刘美莲不在美术室,所以慕容诗涵拿好画具,从去昨天的地点…那静谧的仙景。

 没有阳光,没有清风,没有生气..本来是“仙景”,却变成死寂的“地狱”!是因为乌云的关系?空气很闷热!本来没有可以留恋的地方,突然,蜻蜓它在飞动。

 “蜻蜓?”慕容诗涵轻轻自喃。

 对她来说,这是十分熟悉的昆虫。

 自她有记忆以来,自她懂得画画以来,蜻蜓是她第一样画的东西。

 既使空气闷热、环境死寂,她停下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进入了回忆。

第3章 爱画画的孩子

 “你在画什么?”“你是谁?”“你在画什么?”“蜻蜓。”“噢…女生不是喜欢蝴蝶吗?”“我也喜欢,但更喜欢蜻蜓!”“因为我的名字有个‘蜻’字。”“我喜欢足球,你喜欢画画。”“你想玩吗?”“好呀!”是童年的往事?怎么又浮起在脑海了?她执起画笔,把画板靠在大腿上,再次写出昨日的至爱…蜻蜓。

 不同的是,她的画技已经进步了。

 偶尔吹来的一阵死风,轻轻的摇动她的辫子。

 尽管身边的环境是多恶劣,在画中的一切却是美好。

 当画完成到八九成,天色愈来愈沉,就如有什么要发生似的!本来飞舞在半空的蜻蜓,多也不知去到哪儿了…但她却没有停下来,继续画…“杨黎昕,走了吗?”“练习完,还不走?”刚刚练习完毕的杨黎昕,更显阳光气息,刚踏出泳馆的他,便看见一群女生。

 但…什么少了一个人?是慕容诗涵。

 他的心情怪怪的,就像有什么缺少了似的,但具体是怎样,他却说不出…他仰首看天,只见乌云。

 不知慕容诗涵在作什么呢?眼见前面一群女生,他露出阳光的笑容。

 “画好了!”慕容诗涵念道,抬着看见,本来已经灰灰的天空,现在更灰。

 令人内心不禁心寒…“好像电影中,有丧尸出现的感觉。”她心想道。

 本来已经死寂的环境,变得更死寂,再听不见任何动物的声音。

 然而,真的有丧尸要出未吗?瞬间,她彷如听见脚步声,愈来愈近…丧尸?她紧紧地捏着画板,纤纤十指牢牢扣着书板。

 脚步愈来愈近…是谁!?“你是谁?”脚步停下,传来陌生的声音,但声音却很温柔。

 正当她转过头来,看到熟悉的景象…现在只有死寂的空气围绕着他们。

 “你是谁?”传自一个男生,手中拿着足球。

 昔日的迷你足球装,现在的校队足球装;昔日的孩真样子,现在的俊俏面庞;昔日的小眼睛,现在的深邃黑目。

 他是谁?冯建辉。足球队队长。

 “我…”慕容诗涵无言以对,眼神失去光彩,努力的回想过去。

 “爸爸说我不能让来玩了。”“为什么呢?”“因为爸爸要去外地工作,我想再也不能回来了。”“那我们还会见面吗?”“一定会!一定会!打勾勾?”“好了!再见啦!”“我叫林冯建辉,你还记得我?”冯建辉把视线移到慕容诗涵的画作上,是蜻蜓,令他更肯定慕容诗涵是他童年玩伴,所以鼓起勇气自我介绍。

 当他的视线移回慕容诗涵身上,他怔了…为什么她变了这么多?以前甜美的面庞不见?他看见慕容诗涵老土的打扮,心里怪怪的。

 “当时,我们没有交换名字!”慕容诗涵抬头,重现神彩的眼神。

 “是吗?那我认得你的打扮,那辫子。”冯建辉伸手往慕容诗涵的辫子指去。

 “还记得打勾勾吗?”慕容诗涵看见以前的朋友,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把羞涩拋到九里外。

 慕容诗涵再没有低下头,直视冯建辉,是一个活动型阳光气息的男孩。

 同时也看见一个足球,这个足球的确勾起不少回忆。

 “记得。”他温柔地说,语罢,提起竖起尾指的手…慕容诗涵轻轻勾上,当她碰上冯建辉的尾指,感到温暖、快乐、美好,通通也不能以笔墨形容。

 “我很高兴!”慕容诗涵说出自己的感觉,露出一抹浅笑。

 这抹浅笑就把她的气质释放出来,是清秀、脱俗的气质,不禁令冯建辉眩目。

 “看见我?”他语调十分淘气。

 “哈哈…是呀!”再度露出笑容,配上泛红的脸色,十分美丽。

 她很美,是心灵上的美…虽然戴着粗框眼镜,却没有掩住她的美。

 本来闷热得很的空气,变得有凉快。

 本来死寂得很的环境,变得有生机。

 本来沉沉的慕容诗涵,露出少女的气息。

 本来疲倦的冯建辉,看见美的真谛。

 突然,一滴一滴的雨水从天而降,轻轻地打在二人的脸上,打在足球上,打在湖上…本来画着蜻蜓的画纸,因为被雨水击中,渐渐化开。

 蜻蜓已经不是蜻蜓了。

 雨下着,二人四目交役,彷彿互相看穿心境。

 慕容诗涵心里想着:他是童年的玩伴吗?真的吗?我看见他…有总说不出的感情。

 为什么?冯建辉心里想着:是她!是她!虽然她是土头土脑的女生,但已经不重要。

 “我叫慕容诗涵。

 我们以后还会见吗?”慕容诗涵淡淡道出,雨点没有停下来,仍落在湖上,落在树上,还落在他们二人身上。

 “当然会!我们是玩伴嘛!还要打勾勾吗?”他轻轻一笑,露出酒涡。

 他给人的感觉是酷酷的,但露出笑容后,却是另一种感觉。

 虽然他的笑容没有杨黎昕那样阳光,但却给人舒服的感觉,为什么呢?“你是足球队队长吗?”慕容诗涵道,把视线移到足球上。

 “是呀,那你呢?仍是爱画画?”冯建辉再次露出温柔的语调。

 “我?可以这样说吧。

 但梦想离我很远。”慕容诗涵眼神渐渐变得空动,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他的语气没有改变,反而,更温柔。

 “唉…没有事了。

 我们说别的,你今天练习吗?”慕容诗涵勉强挤出笑容,低下身子拾起画具,她在逃避冯建辉的眼神?本来轻轻的雨点,变得重了,打在他们身上,二人也湿透!命运在玩弄吗?天气怎么这么像八年前,他们分手的天气?因缘份他们二人重遇,也因命运他们二人分开!“是呀,我今天要.......”说着,冯建辉的电话响起。

 他接过电话,并看似十分陶醉…雨水没有停过,打开他们身上。

 一会,慕容诗涵拾好画具,拿着已经化开了的蜻蜓画。

 他轻露笑容,对着电话说“一会见。”“是谁?是谁?”慕容诗涵在心里问着,但他能听见吗?“是谁?”她低下头,本来在心中所说的话,竟然从口说出。

 冰冷的雨水打在慕容诗涵身上,显得十分孤独…为什么她会这样?“没有什么,是我女朋友。”当她听到女、朋、友,三字时,就如一把刀,轻轻地在心坎中割了一刀。

为什么她有这样的感觉?低下头的她,看不见冯建辉的表情,但却如听出了他的喜悦。

 “她的女朋友一定是大美人吧,而我?只是童年的玩伴!”慕容诗涵脑海浮出这么一句话。

 但…为什么她会这样想!?“慕容诗涵她的书包还在教室。”在四甲班教室的杨黎昕,自喃着:“是去了美术室?我帮她拿书包,去找她,给她一个惊喜!”语毕,他拿起慕容诗涵书包,往美术室步去。

 “怎么没有人了?慕容诗涵去那儿?”去到美术室的杨黎昕,只见空无一人。

 “在昨日那儿?”杨黎昕轻轻地自问。

 空无一人的美术室,寂静得很,配上雨声,令人感到不安…然而,真的有什么要发生?当杨黎昕走到“昨日的仙景”看见一幕景象。

 他愣了…“唔唔..我要走了,有机会再见面吧。”慕容诗涵说道,不悦之情郁结于心,不能挥去。

 她强行露出的笑容,却给人不自然的感觉。

 慕容诗涵连忙说道:“你也回家吧,淋雨很容易感冒的!再见。”转过身子,步离这个“仙景”,心里却有着疑惑的表情。

 “嗨!原来你在这儿”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但低下头的慕容诗涵,根本不想知道是谁。

 “你干嘛?”熟悉的声音再道,是杨黎昕。

 慕容诗涵抬头看着他,他全身已经湿了,头发湿了、衣服湿了、俊俏的面孔也湿了…是因为湿了的关系?他显得很感性。

 “嗯。

 我刚刚画画嘛…”慕容诗涵幽幽道,她在想什么呢?杨黎昕把目光移到已经化开的画上,再看看慕容诗涵,她湿透了,两条辫子也在滴水,脸尖也有水珠。

 但…他刚才不是看见一个男生和慕容诗涵,在交谈吗?慕容诗涵在骗他吗?他决定问。

 “没有作别的事?”杨黎昕问道,投以认真的精神。

 “我?我遇到朋有而已。”慕容诗涵没有骗他。

 她轻轻一笑。

 “是我童年的玩伴来的。”慕容诗涵连忙说道,语毕,她伸手从杨黎昕拿过自己的画包。

 “谢谢你!”慕容诗涵笑容重展。

 “回家吧!”杨黎昕说道。

 他抬头看天,只见雨没有停,乌云也没有散,所有也如刚刚一样。

 “爸爸和妈妈也在外国工作,所以家中只有我一个人。

 很孤独?”杨黎昕打开话题。

 他们二人走到学校门口时,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子…身材中等,不丑不美,但肌肤很白,白得令人不舒服,是因为化妆品的关系?而她的唇却是红红的,是唇彩?看上去,她的打扮十分造作。

 当杨黎昕和慕容诗涵和她刷身而过时,那女生向杨黎昕拋媚眼。

 杨黎昕没有理会,轻轻走过…“是吗?你爸妈不在家?我爸妈也是呀……他们去了旅行。”慕容诗涵边说,边拭着脸蛋上的水珠,他们二人也有伞,漫步雨中,十分浪漫的样子。

 但,本来情侣漫步雨中,是件浪漫的事,但他们又是什么?“是吗?那你回家后要小心身子,因为淋雨后,很容易病。”杨黎昕劝说道,像父母教小孩一样。

 “你也是!要不然,就没有人陪我放学了。”慕容诗涵语气变得淘气。

 杨黎昕看着她那润红的脸蛋,配上一点点小雨滴,眩目…但当看见那沉沉的眼镜…美中不足?为是什么别的感觉呢?刚刚的雨落在慕容诗涵和冯建辉,现在的雨落在慕容诗涵与杨黎昕…“郑妙菱,你走啦?”刚刚站在校门的女生道,语调十分骄傲。

 迎面而来的人,美得像明星,拿着一把透明的雨伞,她是郑妙菱…文华的校花。

第4章 丑女

 “哦?是呀。”轻轻一句,声音十分柔和,但却没有露出笑容…是她不愿意露出笑容?还是她不喜欢笑?虽然她没有露出笑容,给人冷酷的感觉,是冰冷的美人?她和站在门旁的女生,是同班同学,那女生叫韩许许。

 “美丽的奴隶……真是可怜!我才不愿和她交朋友。”郑妙菱心想道。

 韩许许是个骄傲的女生,虽然不算美丽,但自大得很,不可一世。

 她最喜欢用粉底、唇彩…使自己肤色白得不自然、嘴唇红得可怕。

 但…她为什么如此骄傲自满呢?是因为她是冯建辉女友?即使如此郑妙菱也没有停下来,当踏出校园之际…“韩许许…”在校园内跑来的冯建辉嚷道,边路边挥手,看似十分高兴似的。

 “冯建辉。”站在校门的韩许许挤出虚伪、不自然的笑容。

 郑妙菱踏步离开,他们二人跟在她后…雨水没有停,打在郑妙菱的伞上,郑妙菱不时直望天际,只见乌云,同时听见二人的对话。

 “拖着我的手!”这个声音出自俗气的韩许许。

 “好呀。”这声意十分温柔,是冯建辉的?“你今天怎样呢?”虚伪的问候?“没什么…我重遇一个朋友!”再传来温柔的声音。

 “是男是女?”韩许许语调提高。

 “是女的。

 她叫慕容诗涵。”是慕容诗涵?谁来的?“什么?她全级名次很高!但好像是个丑女来。”此刻,郑妙菱怔了,被韩许许的狂言吓到。

 她陷入思想…“女儿,美丽不是所有。”“为什么?妈妈。”“因为美丽只是镜花水月,然而,内心的美才是永恒…”她凭什么说人家是“丑女”?难道美丽的人就不“丑”?“她不是丑女!她很善良!”冯建辉的声音变得认真。

 “什么?长得丑的人当然要善良!”韩许许口出狂言。

 “她不是!她很聪明!”温柔的语调不见了。

 “什么?丑人当然要努力读书,不然他们怎么在社会立足。”韩许许没有停下,并连忙道:“我们别说那丑人!说说你今天的练习吧!”她好像有点不耐烦。

 之后的对话,郑妙菱已经听不入耳她伸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脸蛋,肌肤如雪,滑如白玉。

 她轻轻地说道:“美丽如此重要?”没有停下的雨水,继续打在郑妙菱雨伞上。

 偶然吹来的一阵闷风,吹动郑妙菱的头发,轻轻的摇,飘逸得很…她的视线移到半空中,看着雨点。

 美丽不就如雨点吗?美丽也只是瞬间。

 “冯建辉…冯建辉喔。”撒娇的声音再次传入郑妙菱耳朵内。

 其实这个冯建辉的人品也挺好…外貌也出众,身形高大,条件这样好,为什么选上这个“自大婆”?是他不懂得爱?还是因为什么?雨并没有停下…现在已经是七点多了。

 全身也湿透的慕容诗涵回家后,马上冲凉,换过衣服。

 平时,每天回家后,妈妈和爸爸总是坐在厅中,但今天,却没有人。

 显得有点冷清,更有点寂寞,并上黑夜,加上雨水,令慕容诗涵有莫名的恐惧。

 没有月色的晚上,慕容诗涵坐在餐桌,独自进餐。

 记得小时候,她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喜欢到公园逛,喜欢做一些一个人也能做的东西,例如画画、看书。

饭后,她打开电视,默默坐着,眼神却是呆滞,脸蛋更是红得要命。

 她看着电视,慢慢便闭上眼睛…“铃铃铃…”什么声音?慕容诗涵惊醒过来,只见电话在声。

 是谁?当她完全醒来时,她感到头重重,脸蛋在发热。

 “铃铃铃…”但,电话却没有因为这样而停下。

 她勉强伸手,把电话接过来。

 “慕容诗涵?”妈妈的声音!“妈?”慕容诗涵提起纤柔的手,放在额头上,即使没有温度计,她也知道自己正在发烧。

 “女儿,你食了晚饭吗?”再传来妈妈的声音,听似十分高兴。

 “是呀。”她头重重的,每说一个字,头就痛像要裂开!“妈…我正在冲凉呀!”她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发烧,不然便破坏他们去旅行的气氛,她决定撒谎,是善意的谎言。

 “是吗?那下次谈。”结束二人的对话后。

 她轻按太阳穴,希望减除痛楚,但可以吗?她抬头看看时钟,是九点。

 慕容诗涵硬着头皮去药箱,找退烧药,但退烧药已经用完,怎辨?难道去医院?去药房买药?去睡觉,希望明天会好转?本来已经头痛,加上一连串的问题,更令她痛不欲生。

 她打算找人求救。

 她找出刘美莲的电话,拨了好几次,也没有人听…本来她想打给别人,但已经是九点,谁人会这么热心呢?当然,慕容诗涵也不希望打扰别人。

 她打算睡觉,忍过去,希望明天能退烧,但“发烧会烧坏脑”,这一句话马上浮起在慕容诗涵脑海,她现在陷入困境,有什么能作呢?头痛再次袭来,她躺在床上,一颗泪儿轻轻留下。

 “我能做什么?”她轻轻说道,剎那间,又掉下一颗泪儿。

 连续不断的头痛再次袭来,慕容诗涵同时感到身上已经在发热。

 “你一个人在家中,有什么事就找我吧。”在慕容诗涵脑海传来杨黎昕所说的话…绝望的她,就如找到希望一样。

 她找出写着八个数字的纸,拿着电话,拨过去,希望找到她的希望。

 “喂?”电话筒内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原来人间真的有希望,慕容诗涵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你是谁?”杨黎昕看来认不出慕容诗涵的声音。

 “我是慕容诗涵呀。”慕容诗涵说道,眼中泪儿流下。

 “哦?你的声音很怪。”杨黎昕从电话筒中,彷彿听见哭声。

 “你可以帮我买退烧药吗?”慕容诗涵单刀直入,说出原因。

 “你病了?”本来在玩电脑的杨黎昕,惊讶起来。

 “是…也许是今天,我湿身…”慕容诗涵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但杨黎昕却听得懂,是心灵相通吗?“那你住在那儿?”杨黎昕连忙问道,语调紧张。

 慕容诗涵交待好自己的住址,杨黎昕连忙说:“那你坐好,我带着手机,有事找我。”“嗯。”轻轻地作出回覆,便挂线。

 慕容诗涵轻躺床上,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期待,但头痛却没有消散。

 她伸手扭开在床边的收音机,是解答恋爱疑问的节目。

 重前慕容诗涵不喜欢听这类节目,但这天,她却想听。

 是不是她中心有爱呢?无论如何,她听着…“好了,到我们下一位朋友,阿妙。

 是阿妙吗?”主持人说道,语调是多么令人陶醉。

 “我是阿妙,主持人你好。”这个女生怯怯说出。

 “请说出你的问题。”“我十六岁…发现自己喜欢了一个人。”“是暗恋吗?”主持人就如洞悉所有。

 “可以这样说…我最近重遇他,他是我童年的朋友…”“唔唔。

 之后?”主持人在引导她。

 “我发现他是有女朋友的。

 但我却喜欢了他…我该怎么做才好?”本来在静静耹听的慕容诗涵,怔了,怎么了?这个女生和我的遭遇,这么像?然而“那你和他重遇多久?”“昨天重遇的。”“哦?是吗?”“昨天,我和他重遇…他已经变了很多,还很英俊…而我只是普通的女生。

 但是,在今天我发现他是有女友的。”“唔唔…少女的情怀便是这样吧。

 你与他昨天相遇,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不能说是‘爱’。

 然而,可能是他出众的外型,令你对他有倾慕之情,但这并不是‘爱情’!当你想清楚,你便了解自己在‘爱’还是‘喜欢’。”“对!我只是‘喜欢’和‘爱’是两码子的事。

 我和冯建辉只是萍水相逢的好友,并不是什么‘爱情’,最多也只算‘友情’吧!”慕容诗涵心中想着。

 这刻,门铃响起…是杨黎昕?本来陶醉在思想世界的她,马上醒过来。

 慕容诗涵站起来,以缓缓的步伐走往门口。

 不知何时,雨水已经停了…没有绑着辫子、戴着眼镜的她,来到门前,握着门柄,打开门。

 “杨黎昕,谢谢你。”看见杨黎昕…他真的来了!慕容诗涵道谢。

 但他却没有说什么,望着慕容诗涵,愣了。

 …她是谁?“哦?你是慕容诗涵?”眼前的人真的是慕容诗涵吗?还是慕容诗涵的朋友?“嗯。”轻轻地作回应,露出柔弱的眼神。

 当然,那眼神告诉了杨黎昕,她是慕容诗涵。

 眼前少女肤色哲白,头发柔顺,双眸如星…怎可能是土头土脑的慕容诗涵?看见慕容诗涵虚弱的神情,马上扶着慕容诗涵。

 “你怎么了?”他扶慕容诗涵到餐桌的椅子上,从袋子拿出退烧药,拿过一杯暖水。

 “来,吃药吧。”他递过退烧药和暖水。

 不知为什么,他们的动作十分陌生。

 二人沉入死寂的气氛,除了二人的呼吸声,就再听不见别的。

 此刻,杨黎昕能清清楚楚地看着慕容诗涵,散发着清秀的味道,并带上柔弱的气息,正正是少女的神态。

 “你去睡觉吧。

 明天便没事了!”杨黎昕露出微笑,好像放下重担一样。

 其实,换转是别的女生,他也会这样紧张吗?更奇怪的是,慕容诗涵从前只是老土的女生,却吸引了他。

 现在,杨黎昕无意中发现慕容诗涵是自己的梦幻少女。

 但世事是弄人的,当你喜欢一个人,不代表那人一定要喜欢你。

青春之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青春之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云深不知情归处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云深不知情归处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云深不知情归处目录预览:第01章第02章第03章第04章第01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

  • 皇帝强宠绝品废柴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皇帝强宠绝品废柴妃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皇帝强宠绝品废柴妃目录预览:第1章伊人与伊琳第2章大婚第3章初见第4章冷落第1章伊人与伊琳伊人懒洋洋地抬起眼,一边用衣袖擦掉嘴角边的糕点残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你说谁啊?”“贺兰雪,当今圣上的弟弟,被世人称为逍遥王的那位。”伊琳摇着妹妹的肩膀,兴奋道:“天朝第一帅哥。”“厄……”伊人歪头想了想,圆溜溜的眼睛又眨了一眨,问:“那他有钱吗?”“废话,当然有钱。”伊琳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望了一眼伊人,撅嘴道:“不过,也许没有我们伊家有钱。”

  • 冰山总裁的全能兵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冰山总裁的全能兵王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冰山总裁的全能兵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最差的雇佣兵第二章我比倒二强第三章便宜也有好货第四章欧阳晔第一章最差的雇佣兵狭小的金属船舱内挤满了人,闷热的气息撩拨着每一个人焦躁的神经。但是即使如此,舱内也没有一个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他们是雇佣兵,早就经历过无数生与死的磨练。这种程度的燥热还不足以乱了他们的阵脚。但是只有一个人例外。在船舱的角落,有个衣衫不整的年轻人。战术背心随意地扔在地上,弹匣也没有准确安插在袋子里,掉落了一地。年轻人不断伸手在身

  • 百变星君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百变星君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百变星君目录预览:第0001章悲戚,一朝复生第0002章星咒,二色神符第0003章觉醒,三千白发第0004章奇经,四方可盗第0001章悲戚,一朝复生皎月镶出东方的一抹肚白,漫天匝地的月华,将渐翳的幽暗涂染在枯寂的山间,令天地都为之惨淡。夜风刮过,浅淡的磷光随风舞动,一时间整个山峦都好似森罗幽冥。山岗上的墓群,笼罩在孤独和悲凉之中。人生如客旅,无论你生前贫贱富贵,哪怕活着是帝王将相,死后也终究免不了化为黄土一丘,永远的沉寂在那冰冷的地底。唯有那冰

  • 岂曰情深奈何缘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岂曰情深奈何缘浅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岂曰情深奈何缘浅目录预览:第1章绝症第2章没有病第3章回归第4章闹场的第1章绝症12月12日。我出院了。我叫安盈,是安家的“大小姐”,顾氏集团总裁顾远的“爱妻”,一个“癌症”康复患者。然而,这一切代表着身份和过往的名词,在我脑中,全都可以打上一个引号。一年前,怀孕三个月的我,在一次正常体检之中,发现自己患上胃癌。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天崩地裂一般。我的丈夫顾远,以及我的父亲安常山,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在我痛哭着想要用生命保住我们爱的结晶时,顾远告

  • 官道仁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官道仁心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官道仁心目录预览:第一章拆迁风暴第二章大雪无痕第三章唇枪舌战第四章顶风违规第一章拆迁风暴雪虐风饕,一场拆迁冲突如箭弩在弦。区委秘书周子恒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冲突拆迁现场,这是他在中学当老师时看不到的场面,就像看一场警匪大片,防爆警察摆成一排,大型推土机跟其后,尘土飞扬,不远处停放救护车和消防车,现场大约出动了100名防爆警察。江东市位于长江以南,滨江区是江东市中心区,区东郊下游以前分布众多国有企业,随着城市发展,国有企业基本破产倒闭,或者迁移,这

  • 绝世神偷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绝世神偷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绝世神偷目录预览:第001章小偷第002章缘分第003章窥术第004章线人第001章小偷公交车站上人头涌动,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即将驶来的公交车。人们像是一群嗷嗷待哺婴儿,盯着即将从衣服中抖出的乳·房一样,盯着公交车的门。在车门打开的瞬间,人们蜂拥而上。在他们的眼中,门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人们如潮水般涌向那个狭小的门口,人挤人,脚跟脚,肉贴肉,叫喊声,呵斥声,还有叫骂声,不绝于耳。陈默也挤在人群里,但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门上。陈默低着头,

  • 七擒七纵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七擒七纵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七擒七纵目录预览:001恨你入骨002疯狂掠夺003爱极必伤004绝不放手001恨你入骨“刺啦——”一声急刹,一辆百万级跑车被甩在湖滨别墅门口。萧寒下车拿了保温桶,连车门都顾不上关,急匆匆地就快步走进别墅。夏七衣衫半敞,倚在阳台的沙发上。听到脚步声响,她嘴角噙笑,怡然自得地倒了一杯烈酒,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半醉半醒的女人最是迷人,可在萧寒看来,夏七简直是不可理喻!“你怀孕了还喝酒,想死吗?”萧寒一掌挥开酒杯,言语凌厉却透着万般无奈,“七七,别闹

  • 军痞老公请立正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军痞老公请立正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军痞老公请立正目录预览:第一章初遇第二章纸婚第三章成交第四章领证第一章初遇A市,灯红酒绿的酒吧里,何硕手拿酒杯,倚靠在吧台,手里拿着一杯今夜不回家,轻轻的晃了晃。海藻色的一头长发,jing致的面容,jing巧的五官,xi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个男人走近,在何硕身边坐下,仔细端详着这个美女。一张鹅蛋脸,头发随意的搭落在肩上,皮肤baixi,高ting的鼻梁,红唇轻轻一抿手里的酒,转头看向男人。眼神平静如水,却又深不可测,似乎要把人给看穿。身上带着

  • 夺一群之造化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夺一群之造化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夺一群之造化目录预览:第1章非洲的群主啊快去创造奇迹第2章非洲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出SSR的第3章.管理员不都是萌妹子么?第4章苟群主才不是萝莉啊!第1章非洲的群主啊快去创造奇迹魔幻现实主义元年,骇人听闻之事物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但终究在年关前陆续落下帷幕。世界局势之动荡前所未闻,在常人口中却只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周子楚躺在床上看完“长颈鹿看了会沉默,鳄鱼看了会流泪,小编看了会震惊”的标题党文章,瞥了眼手机顶栏不停闪烁的聊天群图标,轻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