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妇科男医生 大结局

2017/12/27 16:35:0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妇科男医生

001章、太平间的春色
    “姐姐,你瞧,姐夫睁眼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朱九戒耳边响起。小百姓养生网

    朱九戒慢慢睇地睁开眼,眼前出现两位花一般娇艳的女子,一个二十四五岁,一个二十一二岁,穿着打扮却看着怪异。年长的那位柳眉紧锁,正微低着头,沉思着什么。听到这里,那女子抬起头,愣愣地望着朱九戒,却并无欣喜的神色。

    朱九戒暗道:这两个女子是谁?难道石员外的妻妾?定然是了。想到这,朱九戒暗默运神功,就想出掌将二女震毙。

    突然,那年长女子扑在他的身上,环腰抱住他,叫道:“九戒,你……你原来没死?”

    朱九戒收了神功。

    因为他已经看出,二女虽然娇媚,却都是普通人,身上毫无武功基础。原文xbxysw.com

    一股诱人的体香扑入鼻端。

    好香!朱九戒右手搭在女子纤细的腰上,他知道,自己只要掌心轻轻一按,六阳神功便可以震断她的新五脏六腑。但是,朱九戒心中随之生出一股邪念:既然小娘子送上门来,我何不给石员外戴一顶绿帽子?

    朱九戒摸了女子一把。好细嫩的身子,娘的,便宜了那狗员外,小爷虽然好色,除了老婆,却只睡过一个女孩,他却妻妾成群。

    女子嗔道:“亲爱的,这里是太平间啊,不要……”

    “太平间?”朱九戒心里一震,一把推开女子,坐了起来。难道是狗员外的机关密室?自己已陷入他的重重包围?

    他飞步跨到门前,往外看了一眼,之间外面空荡荡的,不远处便是一座高楼。

    好高的楼。推荐xbxysw.com

    朱九戒拍了拍脑袋,没记得石员外家有这样的建筑,回头见年少女子捂着脸不敢看自己,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浑身赤条条的,什么也没穿。

    年长女子笑道:“九戒,你光着屁股成什么样,快把那难看的东西裹起来。”说着,年长女子取了床单在朱九戒腰间一束,又对年少女子道:“去取你姐夫的衣服来。”

    年少女子扑哧一笑,跑了出去。

    朱九戒望着太平间,拍拍脑袋,暗道:我到底在地下呆了多久?难道狗员外命短,世道变了?不,我绝不能大意。

    想到这,朱九戒瞥一眼年长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是石员外的几房夫人?”

    年长女子一呆,忙到:“九戒,你……你怎么说起浑话来?我是你的妻子常娥啊。”

    “常娥?”

    朱九戒是清初江北石家堡人,他的父亲是当地的神医。小百姓养生网

    朱九戒原名朱石,十六岁时便奸污了一个来求医的女子,从那以后,亲友无人给他提亲,父亲给他改名九戒。九戒即:一戒不孝;二戒不忠;三戒杀生;四戒**;五戒盗窃;六戒凶杀;七戒不义;八戒骄躁;九戒不专。当然,父亲为他更名还有另一层意思,因为他的名字犯了当地大户石员外的姓。

    娘的。朱九戒色迷迷地看着常娥,突然一把将她翻倒在停尸床上。朱九戒本是鬼魂附体,在地下待了多年,哪在乎什么太平间。

    “你要干什么?”常娥惊叫一声。书名:妇科男医生 大结局

    “嘿嘿。”朱九戒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别,九戒,咱们赶紧回家吧……”

    “回家……小爷已经等不及了。”

    说着,朱九戒已经扯下常娥的内裤。

    一时,太平间春色满园。

    却原来,这太平间下便是当年埋葬朱九戒的墓穴。

    朱九戒的父亲朱郎中医术高超。书名:妇科男医生 大结局当时,石员外风流成性,小妾纳了一个又一个,还不满足,凡二十岁内年轻女子,只要姿色出众,便被其抢入堡内。一时,周围百姓怨声载道。朱郎中配了一剂长泄汤,假说补药。石员外服下后不举,大为恼怒,将朱郎中夫妻、朱九戒夫妻一家五口杀害,埋在堡后土岗下。当时,朱九戒只有28岁,他的儿子小石只有三岁。

    朱九戒本是个好色之徒,死后魂魄不散,在墓穴中待了三百多年,闲时便翻看父亲珍藏的医书,居然找到一部“六阴六阳”神功秘籍。三百多年来,朱九戒不但练成了家传“一针渡劫”和“妙手回春”术,也将“六阳六阴”神功练到了第九层。

    一晃到了2009年。

    a县,也就是当年的石家堡附近,发生了一起离奇死亡案。

    死者朱九戒28岁,是县医院外科医师,由于妇科一位女医师外调,朱九戒前天刚打了申请报告,要求去妇科就职,没想到今天哏屁朝凉了。

    朱九戒死的很怪,全身无一处伤痕,其他内脏功能正常,只是心脏停止了跳动。

    太平间正好建在朱郎中一家的墓穴上方。

    由于两个朱九戒年龄相同,姓名相同,出生时辰相同,因此,在地下待了三百多年的朱九戒借体复生了。

    却说常娥的妹妹,也便是年少女子常月,匆匆赶到病房,取了姐夫的衣服过来,一进太平间就惊叫出声。

    常月已经二十一岁,还没有男朋友,对于男女之事,虽然没有经历过,却也曾趁着姐姐姐夫不在家时,偷看过藏在床头柜里的那种光碟。

    常月性格活泼,看到这样的一幕,自然难免惊啊出声。

    朱九戒扭头见识常月,心道:这丫头看着比她姐姐清纯,决不能放过。想到这,朱九戒朝常月一扬手,掌心中涌出一股较大的吸力,将常月吸了过来。常月想掉头就走,两只脚却不由自主地移到床前。

    “姐夫,你要干什么啊。”常月大叫。

    朱九戒邪笑一声,将她按在床上,伸手便要去解她的衣服。常月甩手一掌打在他的脸上,趁朱九戒一愣之际,扔下衣服便跑了出去。

    朱九戒望着常月的背景,呸了一声:“装什么装。”
002章、女患者看胸
   这时,外面已传来脚步声,一个声音哈哈叫道:“九戒,听说你又活了?”

    常娥赶紧提好内裤,从床上跳下来,将衣服扔给朱九戒:“快穿上。”

    朱九戒看看那些衣服,一件件都怪异的很,暗想:管它呢,能穿就行。

    朱九戒衣服尚未穿好,外面进来一位,三十几岁,穿着白大褂,圆脸,白白净净的。

    朱九戒见他直朝自己奔来,右手抬起,喝道:“站住,再往前走小爷就不客气了。”

    那人一愣,哈哈大笑:“九戒,你搞什么名堂?”

    常娥说:“沙医生,九戒好像脑子有点问题。”

    沙医生哦了一下:“怪不得。”

    朱九戒见他不再往前,便低头看看腰带,心道:这东西怎么看着别扭,难道是什么枷锁不成,不好。说着,朱九戒将腰带一抽,扔在地上。

    沙医生又想往前走,但他右腿刚抬起来,朱九戒就挥了挥掌:“不怕死的就放马过来。”

    沙医生苦笑:“九戒,我是沙三啊,你不认识我了?”

    朱九戒拍了拍头,觉得今天所遇是在匪夷所思,看这小子目光清澈,不像卑鄙奸诈之人,难道并非狗员外派来的护卫?

    他知道石员外身边的护卫都是武林高手,但见这位自称沙三的人脚步沉重,毫无功底,松了口气,暗道:也许自己太敏感了。

    沙三见朱九戒双手放下,忙说:“奇迹,真实奇迹,九戒,你没事吧?我就说,我的朋友好端端的怎么能死。”说着,沙三过来伸手要翻朱九戒的眼皮。朱九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警惕地问:“你想干什么?”

    “唉,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吓死我了,让我看看你的情况。”

    “我没事,你瞧我的样子,像有事的吗?”朱九戒松开他。

    “真的没事?那就好,九戒,你醒来的太及时了,妇产科正来了位病人,吵着找医生呢,你好歹也是个医师,就去看看吧。”

    “妇产科?”朱九戒眼里茫然。

    沙三上下看看他,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走,我带你去。”

    出了太平间,前面便是门诊大楼,足足十二层。

    朱九戒站在门诊大楼前朝上面的大字望了望,心道:好气派的大楼。

    进了大楼,大厅内左边是药房、咨询台,右边是住院处、收费处和挂号处。正面有几道电梯门,电梯上方一排横向的电子显屏,正快速滚动着医院各专家教授、主治医师的照片和简历。好快的身法。朱九戒吓了一跳,忍不住问:“这些人怎么都没有下半身?”

    “九戒,你觉得脑子出了问题吧?要不要先去做个检查?”

    “我有什么问题。”

    朱九戒心道:难道你会摄魂术?问我脑子清不清楚干什么?

    “那就走吧,这上面没你的照片,看也白看。”

    沙三以为朱九戒在寻找自己的半身照。

    妇科在一楼从大厅右拐的走廊内,第三个门便是。

    来到妇科门口,沙三道:“九戒,快进去吧,患者在等着你呢。”

    朱九戒看看封闭的门,又看看上面的妇科牌子,心生警惕,喝道:“你带我来这干什么,里面是不是布有机关?”

    “你忘了自己前天打的报告,从外科调到妇科的吗?院长已经同意了,让你今天来报道的,谁想……幸好你又活了过来。”

    这时,一个护士走了出来。

    朱九戒朝后跳了一步,左手在前,运起了护体神功,却见出来的是一位白衣白帽的女子,弯弯的眉毛,水汪汪的眼睛,当成是桃面玉腮,美艳绝伦。

    护士一见朱九戒喜道:“朱医师,原来你真的没死啊,刚才听了常月的话,我还不敢相信呢。”

    谁是常月?知道了,定是常娥的妹妹。

    这女子长得实在太美了,朱九戒有一股把她揽在怀中的冲动,又想:最毒妇人心,一定要当心。但又一想,不对,若说这几个女子心怀叵测,刚才常娥明明有机会,为什么没出手?况且她身上并未携带利器?

    朱九戒一时想不出头绪来,看看眼前的女子,只觉得她笑靥如花,好不迷人。

    护士见朱九戒呆呆地望着自己,玉面一红,低声道:“朱医师,快请吧,患者在等着呢。”

    朱九戒哦了一声,心道:患者,难道是要小爷瞧病的吗?好,我且看看,是什么人生了病?

    朱九戒走进妇科诊室,只见里面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二十五六的样子。

    那男子身材魁伟,国字脸,大眼睛,络腮的胡须,上身赤着胳膊,只穿着一件背心,下身穿的是牛仔裤。那女子上身是一件棕色的t恤,外面套着一件吊带的裙子。

    看那女子的模样,因为有常家姐妹和白衣护士在前,因此,朱九戒对她就没了胃口。

    其实,那女子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尤其胸部鼓鼓的,相当丰满。

    朱九戒看看两人:“你们谁看病?”

    络腮胡等了半天,显然有些不满:“废话,要是我看病能来妇科吗?”

    朱九戒冷哼一声:“妇科怎么了,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好你的病?”

    络腮胡张张嘴,尚待说话,女子已说:“医生,是我,我要看病。”

    朱九戒见旁边有一把椅子,似乎便是为自己准备的,便大马金刀地坐下,端详她一阵,道:“看你的气色,也没什么大病,是不是身上有涨疼的地方?”

    女子喜道:“朱医生,您真是神医,是,是,我身上确实有涨疼的地方。”

    络腮胡淡淡地说:“什么神医,肯定是听护士说过了。”

    朱九戒懒得理他,朝女子脸上几处瘢痕看了一眼:“你涨疼的地方在胸部吧?”

    女子脸微微一红,点点头。

    白衣护士惊呀地叫道:“朱医生,您……您怎么知道的?”

    朱九戒摇头晃脑地道:“医者,须知望闻问切之道,看她脸上有斑痕,便知肝郁气滞,女子气滞常常会胸背或两肋胀痛,此乃雕虫小技。”

    络腮胡呸了一声。

    女子瞪他一眼:“这里是妇科,你先出去等着吧。”

    络腮胡嘴里嘟囔着走了出去。

    朱九戒朝女子胸前看了一眼:“把衣服解开。”

    女子有些害羞,但还是背后身子解开了衣服,然后慢慢地回过身来。

    朱九戒一双色眼顿时被女子那g罩杯的胸吸住了。

    老天,难道这女子也是狗皇帝的妃子?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朱九戒把双手放在女子的胸上,慢慢地揉着。

    女子羞涩地问:“医生,我……我这病好治吗?”

    朱九戒早已瞧得出神,哪里听得见女子在说些什么。

    白衣护士一脸绯红,用胳膊碰碰朱九戒:“朱医师,瞧病啊。”

    朱九戒哦了一声,还是有些爱不释手。

    “这位大姐,请躺下来,让我慢慢地诊断。”

    女子躺在诊断床上。

    白衣护士见朱九戒特殊的瞧病方式,不知为什么,觉得自己嗓子里发热,赶紧从冰柜里除出一块雪糕来。

    朱九戒扭头一看,问:“这是什么东西?”

    白衣护士说:“朱医生,你……你满脑子在想什么啊,连雪糕也不认识了?”

    朱九戒见白衣护士在嘴里含了一口,忍不住自己嘴里也是咕哝一下,说:“给我尝尝?”白衣护士递了过来,暗道:给你降降火吧。

    朱九戒双手不忍离开女子的胸部,便一张嘴,含住雪糕。

    “哇,太好吃了。”

    朱九戒何时吃过雪糕,直觉那凉爽的感觉只浸心肺。

    他一开口,剩余的雪糕正好落在女子的胸上,朱九戒俯身去吃。

    白衣护士惊叫了起来。

    朱九戒刚舔了一口,女子感觉不对,慌忙欠身坐起,拉过衣服盖住身子。而在这时,朱九戒身后雷声大作,络腮胡一拳朝他砸来。

    原来,络腮胡一直在门缝里偷看,当他看到朱九戒揉着女子胸部时,早就攥紧了拳头,恨不得马上冲进去,把朱九戒的脑袋砸扁,等他看到朱九戒居然俯身舔女子的胸,哪里还受得了,于是撞门而入。
003章、给领导瞧男科
    络腮胡一拳砸来,气势汹汹。

    朱九戒见他不过一凡夫俗子,哪里将他放在眼里,护体神功一运。络腮胡刚冲到他背后,就像撞在了无形皮囊之上,身子被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走廊上。

    “哎呦。”络腮胡咧着嘴巴,半天没爬起来。

    女子套好t恤,跑出来问:“张大山,你这是咋了?”

    “滚开。”那叫大山的汉子扒拉了女子一把,却牵动了浑身的痛感神经,嘴巴咧到了腮帮子上。

    就在这时,脚步匆匆,一个女子走了过来。

    那女子也是一身的白衣装扮,虽然年近四十,仍是面目娇美,风韵犹存。

    白衣护士从妇科室内看到,过来说:“铁主任,出事了。”

    张大山看到这位铁主任,顿时吼道:“铁珊,你们妇科的医师耍流氓,我要投诉三一五。”

    女子推开一把。

    张大山说:“他吃你的豆腐,我跟他没完。”

    铁珊一脸严肃地看着白衣护士:“白静,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静朝朱九戒指了指,樱桃小口张了张,心中的话却羞于出口。

    朱九戒走了出来,淡淡地看着铁珊,暗道:怎么自己在墓穴里呆了这些日子,一切好像变了,这女子是什么人,看她一脸冷冰冰的样子,难道是石员外的老婆到了?想到这,朱九戒怪声道:“好啊,小妾们都出来了?”

    铁珊看到朱九戒时,脸色一变:“朱医师……你……你不是死了吗?”

    “不错,我是死了,但是阎王爷不肯收我,我又活过来了。”

    铁珊听他说话怪模怪样的,心中有气,接过白静手中的病历卡,看看女子:“你叫陈珠?胸部涨疼不适?”

    女子点点头:“是,是的。”说着,瞥一眼朱九戒:“铁主任,你们妇科怎么有男医师啊?”

    铁珊说:“男女怎么了?你是患者,只需知道为你瞧病的是医师就可以了。”

    陈珠看看张大山,小声说:“算了,咱们走吧。”

    张大山扶着墙站起来,似乎想挥挥拳头,胳膊抬到一半又落了下去,嘴里骂道:“娘的什么医院,一群男盗女娼的东西。”

    铁珊脸上一红。

    白静眼圈顿时红了,望着铁姗问:“铁主任,你刚才去哪了?要是你在就好了。”

    铁姗说:“我……我去给郑院长瞧男科了。”

    白静顿时不说话了。

    郑院长姓郑,却是分管的副院长。

    郑院长有事没事就把铁珊叫去,有时候好半天不让她回来,也不管妇科忙不忙。一开始,铁姗也会说:“郑院长,我还是回去吧,那边肯定有不少患者等着瞧病呢?”郑院长就说:“她们是患者,难道我就不是患者吗?我下面不舒服。”

    铁珊说:“下面不舒服你去男科看看啊。”

    郑院长暧昧地笑笑:“不用,我知道你学过男科,你给我瞧瞧也是一样的。”

    “可是……马上就要下班了,我还要去指纹考勤……”

    “考个屁,月底我给你签个字,工资照发。”

    铁珊别看在妇科权威,在郑院长这里连个屁也不敢放。

    时间一长,医护人员们都觉察出了什么,只要铁珊去了郑院长那里,无论妇科来了什么患者,都不敢去叫。有时候,铁珊也会说露了嘴:“白静,来了患者你们先看着,郑院长要瞧男科,我去给他看看。”

    看上去张大山极想砸扁朱九戒的脑袋,但是,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又觉得后怕,难道医院里有鬼?

    常听人说,医院下面有一座古墓,那里面躺着十几条死尸,都是屈死的。

    别看张大山长得五大三粗,其实胆子并不大,他拉了拉陈珠,说:“走,咱们去郑院长那里。”

    朱九戒见张大山与陈珠走后,铁珊就把白静叫进了诊断室,但没多会儿,就听诊断室的门咣地开了。铁姗像一头母狮,指着朱九戒大叫:“姓朱的,你给我进来!”铁珊叫完,又朝白静喊:“朱九戒来妇科是做杂工的,谁让他给患者诊断了?”

    白静低头道:“我……我当时不是找不到您嘛。”

    “这小子,平常老实巴交的,没想到会耍流氓,真不是个东西。”

    朱九戒心中一凛:干什么,想动手?就你两个弱小女子,也太小瞧我了。

    朱九戒胸脯一挺,走了进去:“夫人,你想怎么样?”

    铁珊奔来脸色铁青,显然已从白静那里得知了全部经过,听朱九戒叫什么夫人,一愣:“什么夫人?”

    “难道你不是石员外的大老婆吗?”

    铁姗又是一呆。

    白静在她耳边低语一句。铁珊点点头:“有可能。”说道这,神色微缓:“朱九戒,你现在脑子很浑,许多事记不得了是不是?”

    朱九戒说:“放屁,狗员外杀了我全家,我怎会忘记。”

    “看来脑子真的出了问题。”铁珊摇摇头:“朱九戒,今天的事咱们以后再说,你先回去休息,等脑子清醒了再来上班。”

    “回去?你肯放我回去?”朱九戒暗道:难道狗员外不想要我命啦?他不想杀我,我也要杀他,不行,自己刚刚醒来,对周围环境还不熟悉,不如先缓一步,看个究竟再说。想到这,朱九戒说:“好啊,那小爷可要走了。”

    说着,朱九戒便出了妇科诊断室。

    走出门诊大楼,朱九戒不由得回头看看这座比石家堡还宏伟的建筑,心道:狗员外越来越知道享福了。他转目四顾,突然一呆:这些东西是什么?

    原来,朱九戒看到的是停放在门诊大楼前的汽车。

    朱九戒刚才没有注意,这时瞧来什么惊讶,又发现有人坐在上面,汽车下面的轮子一转,飞速而去,暗道:娘的,狗员外从哪里弄来的这些玩意。

    一辆汽车朝自己开来。朱九戒右掌一立,便要发功,却见汽车脑袋一拐,朝左边去了。

    左边有一座大门,门外车辆穿梭,人来人往,便是a市最繁华的康庄大街。

    突然,一个女子骑着个两轮子奔了过来。那女子玉面娇艳,秀发飞扬,正是常月。

    常月上身穿着一件咖啡色t恤,下身是一件黑色的超短裙,两条修长滚圆的玉腿有大半露在外面,朱九戒不由得一阵想入非非。

    车在朱九戒面前停下,常月说:“姐夫,上车吧,姐姐让我来接你回家。”

    “车?”朱九戒看看她胯下的东西,不由问:“你下面这叫什么车?”

    “电动车啊,姐夫,你忘了,这车还是你给我买的呢。”说着,常月拍拍后车座:“姐夫,快上来啊。”

书名:妇科男医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妇科男医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无极四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无极四方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无极四方目录预览:第一章争执第二章异能第三章断案第四章囚禁第一章争执陡河镇,位于西晋大陆偏东的一座小城镇。镇子虽小但镇上的人们安居乐业,衣食自足,过着还算无忧的生活。一条陡峭的大河贴着镇子北边流过,陡河镇也因此而得名。由于小镇地处偏僻,镇上往来的外地人不多,因此小镇虽然还算繁荣,但是与外界接触较少,各种消息闭塞。不过镇上的人也与四方大陆其他地方的人一样,大都靠习武练功来强身健体。村口石碑上攀爬了几个半大小孩,正是刚从镇上尚武堂放学的几个孩子。他

  • 法医女友,求放过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法医女友,求放过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法医女友,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一)第二章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二)第三章唯一目击人第四章变态杀人魔第一章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一)楔子这一切的罪,都是我的罪。波普尔把人类的知识分为七大门类。一尝试,二经验性知识,三神话故事,四科学知识,五哲学,六艺术知识,七宗教。依据波普尔的理论依据医学则明显归入经验类知识范畴。在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把人类知识划分为13大学科门类,其中将法医学作为沟通“法学”和“医学”两大学科门类

  • 东北人是如何改造中国小吃的

    本文来源于吃瓜星球(ID:chiguaxingqiu)▼东北重新定义了四川麻辣烫云南过桥米线,朝鲜大冷面台湾手抓饼等一些列街边饮食东北人,根植于城市底层非常地社会中国地大物博东北当然没本事改造全部中国小吃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东北人改造并推广了很多小吃这个还是有必要科普一下▼东北人第一个改造四川麻辣烫四川人说:我们没得麻辣烫,只有冒菜但其实四川有过麻辣烫只是很快就被市场淘汰了当然,如果你肯深入四川还是能看见一些麻辣烫的历史遗迹:而到了东北,麻辣烫的招牌是「正宗四川」却搭配起了冷面来卖:四川人的日常

  • 工笔画《夜幕群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左进伟,回族,辽宁沈阳人,1957年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美术家网理事,中国民俗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辽河画院特聘画家,一级美术师。其作品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力求创新,《七匹狼》《雪狐狼》等作品的创作成功引起了业内人士和收藏爱好者的关注和青睐。

  • 七律芭蕉雨(文/孔丙已)

    雨打芭蕉听夜咏,妙音乐韵入窗鸣。琼珠千点吹箫曲,仙扇半含抱瑟情。梦断三冬甘弱草,魂先六月且芳英。心灵不可尘嚣服,天竺和霖翠羽迎。2018/6/19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hi/241317.html责任编辑:王海峰

  • 诗人逝去的日子(文/贾国江)

    诗人逝去的日子残阳的波光在汨罗江上闪烁一捆《离骚》的竹笺从空撒落《楚辞》与《九歌》在江面散乱而漂雾蔼弥漫着诗人不屈的灵魂而诗人的躯体已沉睡河底化为不朽的青色基石让血泪一样的楚歌滔滔流淌在悲怆而昏厥的大地上诗人逝去的日子那些投入江中的米粒和艾草喂食了诗人身边的鱼群诗人抱着一条白美鱼睡觉诗人抱着一条蓝美鱼写诗电闪雷鸣的日子,诗人化成一条金龙从水中腾空而出向着天边的彩云和太阳飞去这一天就叫诗人节诗人逝去的日子我为一章诗而伤感我为一颗粽而流泪我看见草地上的诗人手执羊鞭怀揣诗集悠悠行走在蓝天白云之外我听见

  • 千年敦煌(文/古木生华)

    只因生性疏狂对千里黄沙无尽向往沙漠里的胡杨让血脉贲张不肯止于遐想放任步履丈量梦魂萦绕的敦煌你是如如不动的佛像任凭风沙肆虐尘土飞扬从未怯场面对烈日骄阳一弯绿意葱茏陇上莫高窟的道场昭示世态万象无论红尘如何纷攘依然不慌不忙只有心胸辽阔高旷才会灵动人生乐章造一隅山庄红袖馨香度夜凉掬一捧月牙泉的水滋润诗行将晓风残月放于杯盏中酣畅前世今生循着足音寻访朵朵流云让谁的深情未央幽幽问敦煌别来无恙?作者:古木生华,原名:古申元,五华作家协会会员,杂志《打工诗人》编委,杂志《当代诗人》签约诗人,联合国非官方事务办公室

  • 她是绝世才女,得三任丈夫宠爱,连曹操也叹服!

    01多年前,名士蔡邕得罪了宦官,更被放逐到了朔方(今天内蒙古杭锦旗北),过着怀才不遇的日子。日子望不到头,蔡邕决定回洛阳。一路上,老百姓们流离失所。一路上,起义口号延绵不绝。而他早已看破红尘。过去,他频频上奏,切中时弊,被整惨。现在,他教学子女,反倒逍遥自在。前几天一根琴弦断了,小女儿问他:“父亲,是不是第二根弦断了。”他大惊,确实是第二根弦。他果断弄坏了第四根弦。“这次是哪根弦?”“第四根。”“哇塞,这女娃娃天生通音律呀。”从此,蔡邕的生活中多了另一种苦闷:教导女儿学音乐,让她读典藏竹简,全能

  • 长江边上写春秋(文/古木生华)

    几代人的梦寐以求展望高峡出平湖遗下丝丝惆怅只因当时形势诸多因素未竞的目标前仆后继划筹砥砺前行汇总驾轻就熟大江截流震撼世界眼球将桀骜的水患收伏还我中华富庶蓝红紫绿樱花倚柳多年的憧憬终成赏心悦目指点江山处处美不胜收篱落疏径中听涛柳影婀娜处拉胡万丈豪情用韵律倾诉盛世华章蓬勃诗意无数远处帆影点点归人志满意酬巫山应无恙神女笑容酥而今天险变通途三峡无碍阻浪花淘尽往事英雄辈出只因江山如此锦绣儿女甘用热血写春秋待到山花烂漫时喜迎民殷国富作者:古木生华,原名:古申元,五华作家协会会员,杂志《打工诗人》编委,杂志《

  • 绿萝叶子发黄,赶紧做好这几点,绿叶蹭蹭的长,又绿又亮!

    绿萝是一种室内植物,非常的好养。不怎么需要养护,也能长得不错的一种植物。所以,现在非常流行在办公室或者是家里的客厅养上一两盆绿萝。叶子绿油油的绿萝当然是非常受人喜欢的,但是,如果一盆黄叶的绿萝,这就非常影响美观了。绿萝黄叶了,非常的不好看。那该怎么办呢?第一,剪叶,把黄了的叶子都剪掉,减少养分的消耗,也能增加一些空间,更加通风透气。而且也比较美观。第二,用啤酒兑水,然后喷到叶子上面。啤酒含有大量的碳元素,是植物生长必须的元素。用啤酒水擦叶子,叶子长得非常的好,而且微黄的叶子很快就变得绿油油。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