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最后一个赶尸人16章

2017/12/27 15:04:11 来源:网络 []

小说:最后一个赶尸人

第十六章 恶鬼
  脖子被紧紧掐住,整个人好像都没力气了,我自然而然的抬手反抗,双手想把脖子上的那只手掰开。版权http://www.xbxysw.com/这只突然从大门中伸出的手不仅恐怖,而且有些恶心,我摸到一片好像脓血一般的液体,还有刺鼻的血腥。事情来的很突然,且很糟糕,这只血淋淋的手力气超乎寻常的大,我被掐的喘不过气,拼了命想要挣扎,然而,这只手就如同一个铁箍,我挣扎的越激烈,它就掐的越紧,半分钟时间,脸已经被憋的通红。   突然出现的危机让我的神经变的很敏感,一边挣扎,眼睛忍不住就继续朝门缝里面望去。大门停止了抖动,就裂开了一道不足一尺宽的缝儿,但这道缝隙足以让我把袭击者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   那一刻,我的身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说不清楚,门缝里的袭击者,是个什么东西。   他没有皮,手臂,脖子,胸口,全都流着暗红的脓血,眼睑也没了,剩下两只看起来大的吓人的眼球,在眼眶里定定的注视我。一时间之间,我猜不出对方的身份来历,这道巨门本就神秘莫测,又阴森异常,门内这个没有皮的袭击者,会是善类?脖子被掐,影响了呼吸,我心里愈发急躁,担心自己的命,更担心进入巨门的五叔。小百姓养生网   我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一只脚使劲蹬着面前的门,身体全力朝后挣脱。随着我的挣扎,袭击者的力道也加大了不止一倍,那两颗晃荡在眼眶里的眼球,冒出一片迫人的凶光,他的脸血肉模糊,烂哄哄的一团,可表情却异常的狰狞,咬牙切齿的,似乎要把我活活掐死才甘心。   当时脑子反应不过来太多,就觉得五叔可能陷在门里面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我得救他。带着这个念头,双手死命的用力,不顾一切的想先从恶鬼一样的袭击者手里挣脱出来再说。人被逼到死路上,完全是以命搏命,袭击者没想到我的潜力这么大,两个人隔着一道厚重的门,暂时僵持住了。   因为缺氧,我的脸和脑袋几乎都憋大了一圈儿,视线和意识也开始混乱,这是个很不好的征兆,我坚持的很困难,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我压根就不是袭击者的对手,只不过凭着一口气在硬撑。我的双手控制不住,毫无目标的乱抓一气,蹬着大门的脚也没了气力。最后一个赶尸人16章   要死了吗?我的脑子乱糟糟的,那种惧意突然就消失了,只剩下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无声无息的死在这种地方。   眼前的景物在飘忽,忽远忽近,那张恶鬼般的脸愈发狰狞,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手脚一起打着哆嗦。我看不到门缝里远处的情况,在脸前晃动的始终是袭击者那张令人发毛的脸。   骤然间,开始混乱的神经如同被电击了一样,让整个人也随之猛然清醒。因为我看到了“恶鬼”眼睛里的凶光中,好像夹杂着一种复杂的东西。   迷茫,彷徨,犹豫……这种复杂的目光背后,骤然出现了一丝让我心惊胆战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甚至令我已经快要崩溃的意识猛的又清晰起来。小百姓养生网   此时此刻,我隐约记得五叔曾经在闲聊时和我说过,他说,世间的事,沧海桑田,风云变幻,譬如一个人,因为种种境遇,或许变老了,变胖了,变受了,变的面貌全非,可唯一不会变的,是他的目光。   目光,收发由心,有时,连本人都控制不住目光的变化。   “恶鬼”此时的目光让我感觉毛骨悚然,不是因为我怕了,而是我察觉到他的目光,和五叔是那么的相似,相似到无法区分。   我彻底惊呆了,甚至把将死的危机都丢在脑后,在命悬一线的一瞬间,我确信我的感觉,这种目光,必然是五叔的。   这个想把我活活掐死的恶鬼,难道是五叔?是我五叔?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从他混在尸群进入巨门,前后时间不会太久,可整个人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全然没了人样。   “恶鬼”的目光在不断的变幻,手却一丝不松。跟五叔生活了那么多年,对于他,我是非常熟悉的,心里冒出那个念头之后,越看越觉得,“恶鬼”好像就是五叔。阅读xbxysw.com   “五……五……五叔……”我连气都喘不上来,硬从牙缝里勉强喊了一声。我的声音断断续续,又含糊不清,可是声音传出的一瞬间,恶鬼的目光突然顿住了,那只紧紧掐着我脖子的手,也随之一松。   他眼睛里的凶光瞬间就消散了很多,那种迷茫彷徨的神色更重了,细微的变化让我进一步确定自己的想法,我大喘了两口气,扶着门缝的边儿,急切的望着“恶鬼”。我没有逃走的打算,心头的惧意也荡然无存,我只是感觉难受,无比的难受,恶鬼倘若真的就是五叔,那他该遭了多大的罪?   “五叔,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我忍不住想哭,五叔的样子看着很可怜,我不知道他在门后遭遇了什么,落到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   “恶鬼”脸颊上那片脱落了表皮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的眼神变的非常快,像一幕一幕掠过的光影,凶戾和犹豫相互交替。当他目光中的凶戾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又有些犹豫,有些不踏实,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五叔流露过带着戾气的目光,这种犹豫又让我开始略略的怀疑,这个恶鬼,到底……到底是不是五叔?   轰隆……   一阵沉闷的响动打断了我的思路,深在地底的横洞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影响,微微的震动着,我的视线重新凝聚到“恶鬼”身上,我想问,想寻找一个答案。   “五叔?你是不是五叔……”   我的话音还没落地,“恶鬼”一下抓住我的衣领,我没反抗,因为我知道,自己跟对方相差的太远。推荐http://www.xbxysw.com/更重要的是,连我自己都迷糊了,我无法判断他的真实身份。   衣领子让抓着,我半截身子被拖到了门缝里,距离“恶鬼”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只有半尺远。我看到他的额头,脸颊,都在不断的抽动,好像冥思苦想的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你是谁?是什么人?”我豁出去了,面对面的问他。   “走!”他的牙齿咬的咯嘣咯嘣乱响,猛然一推我,我被推出门缝的同时,他又强行朝我手里塞过来一件东西。   那东西带着血丝,触手的一刻,我心头的犹豫一扫而空,我清楚的看到,他塞来的,是一个扳指,兽首扳指。   “五叔!”我捏着手里还带着血丝的猫头扳指,恨不得一头钻到门缝里:“五叔!这是怎么回事?你出来,出来!”   我一边喊着,一边使劲朝门里挤,但身子刚一动,就被“恶鬼”用力拦住了。   “这门,进得容易,出去难。”恶鬼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一双没有眼睑包裹的眼睛缓缓的转着,啪嗒啪嗒朝下滴落带着血的泪,他的嗓音出奇的沙哑,就仿佛嗓子被吞下的炭块烧坏了,可我听着,总觉得是五叔的声音:“这里,不是你现在要来的地方,山要塌了,走!”   “你告诉我,你是五叔,告诉我……”   “记住!”恶鬼的身子一动,那张脸几乎贴到我脸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为了石嘴沟,你要活着!”   我一下子懵圈了,还没反应过来,“恶鬼”又用力一推,力气极大,我被推的后退了几步,踉跄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没等我翻身爬起来,厚重的大门轰隆紧闭,横洞晃动的更激烈了。我握着猫头扳指,跑到大门前。巨大的门,只剩下一丝若有若无的缝隙,透过那道缝隙,我好像还能看见“恶鬼”呆呆的站在门里面,不知所思。   “五叔!出来!”我拼命拍着门,可横洞里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喘口气的功夫,从门两侧接连滚落下几块石头,伴随着飞扬的尘土,轰然落地。   我惊恐的抬起头左右看了看,“恶鬼”说的,马牙山要塌了。没有人想死,我也不想,周围滚落的石头渐渐多起来,好几块几乎是贴着身子落地的,逼的我不得不动。我转身朝来路跑,地洞像是炸了窝,一串一串的闷响如雷,这一跑就停不下来了,身后不断的落着石头,还有小面积的坍塌,看样子,山真的要塌了。   我只能拼命的跑,来躲避不断坍塌的地洞,一路狂奔,从大门一直跑到那座古桥边,地洞里的震动影响了桥下的河,河水像是疯了一样,咆哮奔涌,说实话,这条河让我心惊胆战,可完全没有别的退路可走,要是犹豫不决,很可能会被埋在横洞里。

最后一个赶尸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最后一个赶尸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美女总裁的诱惑6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诱惑6章小说:美女总裁的诱惑第6章陪我行吗她一下子就扑下来压在了我背上,差点把我压趴下。她那样紧紧的贴着我,胸前的东西热乎乎的,那种软软的感觉,搞得我有些心猿意马。费了很大劲才上了楼,推开她指的房间,伸手去找开关,找了一会也没能找到,索性不找了。借着楼下的灯光,我背过身去想把她放到那张大床上。她的手一直勾着我脖子不松开,这一放倒是把我也拽倒在了床上。我扶着床正要撑起身子来,她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一个翻身就压到了我身上,满口的酒气混着她的香气,说:“你个小坏蛋,把我带到哪里来了

  • 红尘怨6章

    原标题:红尘怨6章小说名称:红尘怨第6章要彻底完蛋?就在我以为今天的工作可以就此结束的时候,心姐又来叫我了,我却是一愣,就连包间里的其他女孩儿都愣了一下,第二天被叫出去第二次。心姐叫道:“胡少点名要你。”包间里又是一阵唏嘘,而我却心下叫不好,我不相信胡少是真的要我去陪他的,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今天的胡少难道还会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我下意识的不想去,心姐哪里会顾及到我的感受,直接拽着我到了胡少的包间里。和昨天一样,他是包间里的焦点,他还是在唱着歌,其他男人也都转头看我,心姐笑着把我推了进去之后就走了

  • 总裁的专宠甜妻6章

    原标题:总裁的专宠甜妻6章小说名字:总裁的专宠甜妻第6章表白被拒绝“公安大学吗?有点意思。”看到了Devin拿来的监控的画面,林思伊应该是被一起面试的人算计了。可是姜冷廷总觉得事情有些巧合,但是事已至此,便也没办法做别的打算。回到休息室,却发现女生已经离开了。眼神中流露着难以掩盖的失落,离开了房间,林思伊,我们会再见的。见到了徐易阳,思伊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交待,只是告诉他自己没有发挥好。思伊很奇怪以徐易阳平日阴鸷多疑的性格,定会怪自己没用,但这次他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敷衍的安慰了自己几句,说再

  • 先婚后爱:蜜宠小助理6章

    原标题:先婚后爱:蜜宠小助理6章书名:先婚后爱:蜜宠小助理第六章给他去做饭出了餐厅,很快到了公司门口,肖玲不忘逗逗她这个已乱了分寸的闺蜜“喂,我可真是仁至义尽了啊。哈哈。”说完一溜烟的跑了。李萌思索着回到工位,邮件箱里多了一封会议邀请,点开一看,下午两点会议室一,必须参与人员中写着自己的名字,还有屈建华的。会议准时开始,先说了零零碎碎的一周工作汇报。然后是屈建华亲自宣布,李萌工作内容的变动。其实就是将李萌的工作内容与孙潇潇的调换了一下。虽然职位上没有变化。但再会的人员都明白,孙潇潇的职位是总裁总

  • 狼性总裁:宠妻成瘾6章

    原标题:狼性总裁:宠妻成瘾6章书名:狼性总裁:宠妻成瘾006我要吃林萧楚对这个榆木疙瘩已经彻底无语了,他停顿了片刻道:“宋阳我这么做不只是为你考虑,以后你妹妹毕业了也可以接管公司,你想想现在工作不好找,趁我父亲现在还在位,我又不好插手管这些事,所以只好让你帮忙,其实也算是帮我。”宋阳不好再推脱点头应承:“那好吧,明天到我家来,昨天我小妹没有欺负你吧?”林萧楚搪塞道:“还好,你妹妹比你有趣多了。”宋阳自豪道:“是的,我妹妹是小天使,她是我的希望。”宋阳边走边吹着口哨,他心情特别的好,在路过一家水果

  • 女总裁的秘密6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秘密6章书名:女总裁的秘密第六章挂了蓝婷的电话,我朝巴士站慢慢走去,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酸楚感,我想我此刻的背影一定充满了悲凉!街上人马川流不息,一个人的悲伤,悄无声息。滨海市的天空还是那么蓝,官员们在豪华宴席上高谈阔论,道路上行驶的高级轿车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兴奋的人们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股票、房价和车市,还有电影、音乐和爱情。路边亲亲我我恋爱的小青年们为了一点小事要死要活!何况是一个人的失业,即使是一个人的死去,世界不会因你而有所改变,连滨海市都不会因你而改变!伟人们太少了,一个世纪才

  • 穿越之我是女娲后人6章

    原标题:穿越之我是女娲后人6章小说名字:穿越之我是女娲后人第6章提升了?“就是现在。”雅钧突然睁开双眼,一道磅礴的力量在雅钧身体里冲击,最后涌进雅钧的识海,随后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直接将雅钧笼罩,尤月儿也被突如其来强大气流震得连连后退。“大境界提升了。”族长周围的三大长老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战斗中提升境界的,他们都是在感悟到要提升的时候去闭关,以免被外界干扰,或者葬身在比自己修为高的修炼者手中。雅钧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识海由原本接近枯萎的状态变成了潺潺流动的小溪,身体也在发

  • 婚后成仇:老公不争气6章

    原标题:婚后成仇:老公不争气6章小说:婚后成仇:老公不争气第六章鉴定报告和婆婆通完电话后,我妈看我回来,担忧的看着我问道:“是不是亲家不同意荣高刚死,我们就想要打房子的主意。小琪,算了,妈自个儿想办法,去问问亲戚能不能借到点钱”我妈恍若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我伸手用力的抱紧了我妈,轻声的说道:“妈,你不用担心,好好照顾我爸。”说着从包里把卡递给我妈:“妈这是你当初给我的钱,你先给爸买吃的。我暂时花不到。”我妈看我把她当初给我的卡给了她,犹豫了许久才伸手接。我知道,为了我这次结婚,他们二老把所有积蓄

  • 大叔总裁的宠妻6章

    原标题:大叔总裁的宠妻6章小说:大叔总裁的宠妻第6章没有人会稀罕她的帮助“你先回宿舍吧,我等一下再回去。”与她结伴的是那一天自称是宋澜的粉丝的那个有一点胖胖的女生。那个女生明显不是很放心楚云萱就这样子和一个陌生人走掉,因为她的担心很明显的写下了她的脸上,但是在和楚云萱再三确认之下,她还是离开了。“要喝一些什么?”林薇尽量把自己放得温柔一些,在商场多年,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种语气和别人说话了。“我要一杯奶茶,谢谢。”“一杯奶茶,一杯美式咖啡,不加糖,谢谢。”点完单的两个人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楚云萱

  • 闪婚成爱:总裁大人请温柔6章

    原标题:闪婚成爱:总裁大人请温柔6章小说:闪婚成爱:总裁大人请温柔第六章快的不可思议对于自己妈妈的那些事情,本来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即便是对娱乐圈的事情不涉及到,其实还是会知道一些的,所以她点了点头。单打撒也能看得出来,虽然赵玲雅比较恬静甚至是有些安静,但是还是已传到了她的妈妈的身材,的确是非常的不错,只是他确实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娶了明星的女儿。“我今天应该看不到他们吧!”赵玲雅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我妈妈自从跟我爸爸离婚之后,再也没有来往过,这么多年我的家里面也不曾看过电视,更是不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