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苏少的逃婚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2:14 来源:网络 []
书名:苏少的逃婚小娇妻
第1章新郎、新娘齐逃婚

A市最豪华的花园酒店一楼的大厅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三三两两的隔着座位交谈着,交谈的话题就是今日的主题,苏氏集团和洛氏集团的联姻。来自http://www.xbxysw.com/

“真没想到苏氏这个龙头,竟然会和洛氏联姻啊!”

“洛氏可真的是好运气啊!只是不知道洛氏和苏氏联姻的是哪个啊?”

“好像是洛氏总裁那个漂亮养女洛秋雨……”

外面热闹得厉害,新娘化妆间里闹腾得更厉害。

原因是原本要结婚的女主角洛秋雨昨晚连夜逃婚出国了,而洛青柏为了让这场联姻继续,要他的亲生女儿洛霏儿代替洛秋雨结婚,但洛霏儿不同意。

“爸,我不要代替姐姐结婚。”

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结婚?更何况,原本这个人还是她继姐的结婚对象。

“这个婚你必须结,没得商量。”洛青柏冷着脸回答。

洛霏儿气急,口无遮拦地道:“我不要,要结你自己跟人去结。阅读xbxysw.com

听到洛霏儿的话,洛青柏气得脸都发黑了,他举起巴掌就要朝着洛霏儿的脸上甩。

“青柏,你别打霏儿。”洛青柏身边那个淡雅妆容的貌美女子抱住洛父的胳膊,然后一脸柔顺地朝着洛霏儿道:“霏儿,你别惹你爸生气,快跟你爸道歉。”

听到那个女人的话,洛霏儿委屈得红了眼眶,“瑶姨,我不会跟他道歉,而且我也不会代替姐姐结这个婚的。”

“这由不得你!”洛青柏怒目圆睁地瞪向洛霏儿。

女人的眼底滑过一道奸计得逞的光,不过很快就把她给掩饰下去了,她的眼睛泛着水光,欲言又止地朝着洛青柏道:“青柏,要不这婚约算了……”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洛青柏给喝住了,“这个婚,她结也的结,不结也得结!”说完他指了指架子上的新娘礼服,“立即换衣服,等时间一到出来举行仪式。”

说完不等洛霏儿反应,洛青柏就拽着那个女人离开了。说明http://www.xbxysw.com/

他们离开后,化妆间里安静了下来,洛霏儿看着架子上那漂亮的新娘礼服,眼眶一点一点地泛红,心底也越来越委屈……

凭什么姐姐出国了,就要她来代替结婚?

她才大学刚毕业,她才刚到理想的公司上班,她的人生才刚开始,她还没跟心爱的人告白,现在却让她跟一个陌生男人结婚?

“不,我不要!”洛霏儿狠狠地咬了咬下嘴唇,然后转身,一步一步地走向大门。

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一条缝隙,看到门外洛青柏怕她逃跑,竟然安排了人守着。

她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了紧,然后轻轻地把门给合上,顺手按下倒锁。

门锁落定后,洛霏儿深吸一口气,然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转身,视线落在几米之外的落地窗上。

这里是一楼,把这个落地窗打碎,她就能出去,她就能逃过这场婚姻,她就能去找自己的心上人……

洛霏儿用力地抿了抿嘴角,然后操起化妆台上前的椅子,朝着落地窗狠狠地砸过去。

‘砰’的一声响,虽然不算巨响,却在这个夜里显得很清脆。

落地窗的玻璃并没有一下子砸碎,却也出现了密密麻麻如蜘蛛网一样的裂缝。说明http://www.xbxysw.com/

门外传来推门的声音,“洛小姐,你在干嘛……”

洛霏儿没有应答,举起手上的椅子,狠狠地朝着那有裂缝的玻璃砸了几下

伴随着一片哐呛的玻璃碎裂的声音,落地窗被砸开了一大片,同时四溅的玻璃有些溅到了洛霏儿的身上。

划破了她身上的裙子,也划破了她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有些伤口还挺深,然而洛霏儿却顾不得这些,因为身后已经传来了踢门的声音。

她撩起裙摆,踩着地上的碎玻璃,急匆匆地从那破了的落地窗口离开……

与此同一时间,在另外一边的新郎休息室的落地窗前,苏希慕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那璀璨的霓虹灯,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助理周宸微躬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道过去多久,苏希慕终于开口了,“婚礼为什么会如期举行?”

他的声音明明很好听好听得几乎让耳朵怀孕,他明明说的很轻柔,可这样的语调却让立在他身后的周宸微微哆嗦了几下。

“洛秋雨在昨晚在贺静瑶安排下出国了,但洛青柏让洛霏儿代替结婚。”

“洛霏儿?”他的语气很淡,像是在阐述自己明早吃什么一样,可是字里行间却带着迫人的力量。来自http://www.xbxysw.com/

周宸以为苏希慕是想知道洛霏儿是什么人,立即解释道:“洛霏儿是洛青柏原配的女儿,比洛秋雨小两个月。表面上洛秋雨是养女,而实际上洛秋雨其实是洛青柏和贺静瑶亲生的,只不过洛青柏一直忌惮着原配娘家的势力,所以一直对外宣称洛秋雨是他的养女……”

周宸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希慕就直接挥手打断了他,“老头子在外面安排了多少人?”

周宸用了两秒,才跟上总裁的跳跃思维,“二十多个。”

苏希慕冷哼一声,“还真舍得下了血本啊。”

周宸张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老爷子怕总裁逃婚,所以用二十多个保镖来看着总裁。

而且看得叫一个严密,连他这个小小的助理来送个‘文件’,都经过了层层的关卡检查。

沉默了几秒,苏希慕才问,“我之前让你安排进来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小百姓养生网”说到这个,周宸便暗暗汗颜了,他们家苏总为了逃过这场婚,可是做足了准备。

先是用计让女方主动弃婚,因为出现了意外,所以用之前的安排人,强硬逃婚。

苏希慕淡淡地道:“去通知他们吧。”

“是。”周宸点头,然后快步离开休息室。

在周宸离开休息室大概五分钟后,外面开始传来嘈杂声和打斗声。

紧接着休息室的门从外面推开,周宸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进来,“苏总,可以走了。”

苏希慕很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跟着周宸走出休息室。

走廊上一片凌乱,乱七八糟的人挤在一起。

苏希慕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被周宸护送着穿过人群离开。

苏希慕离开后没几分钟,对面传来一声惊呼,“不好了,新娘跑了!”

伴随着这一声喊,那一边也传来一道声音,“不好了,新郎也跑了!”

大厅里的宾客听到这两个消息是一阵懵逼,这是什么情况?新郎和新娘同时跑了?他们约好的吗?

第2章搭乘他的顺风车

苏希慕和周宸出来后,便直接去了停车场。

而洛霏儿,因为担心洛青柏他们会追过来,洛霏儿没有在酒店内停留。

她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酒店,准备在酒店外的那个出口处招辆计程车离开。

结果等她跑到路口的时候,才记起来她的包落化妆间里了。

现在回去取是不可能了,她只能看看能不能遇到个好心的人,搭个顺风车。

初冬的夜里,温度比较的低,洛霏儿身上只穿了个裙子,瑟瑟发抖地在路口东张西望起来。

远远看到有一辆车从酒店里开出来,她缩了缩身子,便伸手拦车。

周宸皱着眉头看着几十米外那个拦车的女人,瞄着后视镜中假寐的苏希慕道:“苏总,有个女人拦车。”

苏希慕撩开黑眸,那漩涡般深邃的眸,一眼望不见底。

他抬头看向周宸所指着的方向,当清冷的视线看到了那不远处瑟瑟发抖的人,神情一下就恍惚……

“苏总……”周宸正准备开口问苏希慕是不是停车的时候,他从后视镜中看到苏希慕向来冰冷得几乎没有情绪的脸,竟然在……恍惚?

周宸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表情瞬间呆滞了。

苏总在恍惚?苏总竟然在恍惚!

从他三年前跟着苏总到现在,第一次看到苏总除了冷漠以外的表情。

苏总是在看外面那个拦车的女人,周宸瞄一眼苏希慕的视线,然后悄悄地把车速放慢,最后把车停在了洛霏儿身前一米处的地方。

车停下来,苏希慕也回过神,冰冷的视线扫向周宸。

后者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道:“咳咳……车突然熄火了。”

苏希慕抿了抿嘴角,没说话。

洛霏儿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好,拦第一辆车,人家便停车了。

她双手搓了搓冷得起鸡皮疙瘩的手臂,然后走到拦下的那辆黑色奔驰前,抬起手敲了一下驾驶室的窗户。

随后,车窗落下来,露出一张年轻男人的脸。

“您好,请问我可以搭一下顺风车吗?”

周宸看到洛霏儿的时候,真的是狠狠地惊到了。

他们家苏总的结婚对象不是应该在酒店里等着婚礼开始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这么……狼狈地在路边拦车搭顺风车?

见驾驶室里的男人不说话,洛霏儿轻轻地又问了一句,“可……以吗?”

因为太冷,她的牙齿都在打颤。

周宸不忍心拒绝洛霏儿,犹豫了几秒,点了点头,“上来吧。”说话间他伸手按下车锁开关。

“谢谢。”洛霏儿含笑道谢,然后后退两步,伸手拉开后车门。

“你别……”周宸发现洛霏儿的动作的时候,想叫住她,却已经来不及了。

后车门打开,映入洛霏儿眼帘的是纯手工定制的黑色皮鞋。

这后车座上还坐着人!洛霏儿暗暗骂自己一声莽撞,然后垂着脸跟对方道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阿嚏……”

话没说完,洛霏儿猛地一个喷嚏打出来,如果不是她捂嘴的动作比较快,只怕她已经喷了不少口水在对方的身上了。

苏希慕原本有些不满周宸擅自做主同意这个女人上车的,却没想这个女人竟然企图坐后座,甚至还差点把喷嚏打他身上。

他的眼底划过一道冷意,他缓缓地转过脸,准备拒绝这个女人上车,结果当他看到面前那一颤一颤的毛茸茸的头的时候,他到嘴边的话说不出来了。

他的嘴角抿了抿,视线朝着她的身上逡巡过去,当看到洛霏儿胳膊上和腿上的伤口的时候,他好看的俊眉微微蹙了起来。

“先生,对不起……”洛霏儿半天没听到对方说话,犹豫了一下,又道了一次歉。

苏希慕‘嗯’一声,算是应答了。

听到苏希慕这么冷淡的回应,洛霏儿下意识地在心底吐槽,拽什么拽啊,不就是差点把喷嚏打你身上了吗?当然她是不会把她的想法说出来的,毕竟现在她还要搭人家的顺风车。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周宸心底是一阵后怕,刚才他真的差点以为苏总会呵斥洛霏儿,然后直接把她给扔这路边。

还好,苏总同意了,周宸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朝着洛霏儿道:“那个……小姐你坐副驾驶座吧!”

为了你我的小命着想,你还是远离苏总吧。

“哦……好。”洛霏儿点头,依旧垂着脸把车门拉上,再然后绕过车头,到另外一边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

车内的温度很高,快冻僵的洛霏儿舒服得几乎想呻吟。

刚才洛霏儿站在车外,周宸还只是觉得她有些狼狈,现在她上车里,他才惊觉她何止是狼狈,简直可以说是悲催。

身上的裙子划破了,手臂上和腿上划开了不少的口子,有些伤口还挺深……

这位洛小姐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宸的视线,洛霏儿的视线转了过来,浅浅一笑,“谢谢。”

“不客气。”周宸尴尬地瞄一眼后视镜里的苏希慕,如果没有苏总的默认,他就算同意了,也没用。

周宸收回视线,边发动车边问,“洛……”刚吐出一个‘洛’字,周宸发现不对,立即改口道:“小姐,你要去哪?”

去哪?放钥匙的包落酒店里了,自己的住处现在回不了。至于说洛家,肯定不能回去。

想到洛家,洛霏儿就想到父亲那冷漠着要她嫁人的表情,她的眼神暗了暗,好半响才道:“如果可以的话,你能送我去东城的碧海小区吗?当然如果你们不顺路的话,就随便把我放路边吧。”说完这句话,洛霏儿的视线转向车窗外。

“我们……”周宸正准备回洛霏儿,却被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十多秒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有事?”

嗓音虽然很冰冷,却真的很好听。

没想到后面那个拽得一逼的人的声音会这么好听,洛霏儿忍不住好奇,悄悄地把原本看向车窗外的视线转向后视镜。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俊脸。挺鼻、薄唇,眉眼生动,俊美细致得惊为天人。

车里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勾勒出一圈迷离的轮廓,使他看起来像堕入凡尘又不染凡尘的神邸。

坠入凡尘又不染凡尘的神邸?她怎么能对这个拽得要死的男人有这么高的评价?顾学长才是她心中最高评价的男人呢。

哼,她一定要从他的身上找出来点缺陷来,洛霏儿的视线再次转到后视镜上。

五官完美……

衣着低调却有品味……

连皮肤都好得要命……

第3章闺蜜许楚乔

电话里的男人热情洋溢地道:“苏希慕,大家都在等你呢。”

苏希慕垂着的眼眸里,带着丝丝的不耐烦。

“没空。”说完这两个字,正准备挂电话,结果那边传来的话,让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没空?苏希慕你开玩笑呢?现在谁不知道你的对象逃婚了?你今晚还能忙着洞房花烛夜不成?快来帝豪会所……”

洛青柏的那个小女儿也逃婚了?苏希慕抿了抿嘴角,不咸不淡地道:“明晚八点。”说完直接撂断电话,视线抬起来。

洛霏儿发现苏希慕挂了电话,惊地想要收回视线,结果她还没来得及把视线收回,苏希慕的视线便抬了起来,两个人的视线在后视镜中对了个正着。

苏希慕那清冷的幽眸如午夜的海,虽然隔着后视镜,却让洛霏儿的心猛地漏跳一拍。

她心慌地把头低下去。

洛霏儿的视线转开,让苏希望如湖水的幽眸惊起一丝涟漪,不过很快涟漪消失恢复成了之前的清冷。

车厢里一片安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半个小时后,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海滨小区到了。”

洛霏儿‘啊’一声,视线落在外面眼熟的街道的时候,回过了神,“我到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周宸摇头。

洛霏儿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瞄一眼苏希慕。

他右手插在兜里,左手正滑动着手机,绝色的俊脸微垂着,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大概是一片冰冷吧,洛霏儿收回视线,然后朝着周宸道:“那个……我没有带包,所以……要不你给我留下个联系方式吧,我把车费给你们。”

洛霏儿的语气里微微有些窘迫。

周宸瞄一眼后视镜里的苏希慕回答,“不用,没事。”

“那谢谢。”洛霏儿一再道谢,然后下车。

洛霏儿下车的瞬间,原本正盯着手机的苏希慕抬起头来了,视线一转落到车窗外那越来越远去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宸以为苏希慕在生气,赶紧解释道:“苏总,她就是洛霏儿。”

听到‘洛霏儿’三个字的时候,苏希慕脸上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他捏着手机的指尖抖了一下。

她就是洛霏儿啊……

大概过了两秒,苏希慕冷淡地吐出两个字,“回去。”

“是。”不愧是苏总啊,就算知道刚才那个女人是他的结婚对象洛霏儿,也没半点反应。周宸在心底感叹着,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洛霏儿下车后,就哆嗦着身子往碧海小区里走。

她并不住在这里,住在这里的是她的好朋友,许楚乔。

熟门熟路地来到了闺蜜许楚乔的住处前,洛霏儿按下门铃。

紧接着,门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来了!”

门被拉开,是一张漂亮的脸,长发披散在肩头,看起来像个娇柔的女孩子。如果你真的认为她娇柔,那么你就错了,许楚乔是标准女强人。

当她看到一身狼狈外加受伤的洛霏儿的时候,她惊讶地问,“霏儿,你不是去参加洛秋雨的婚礼了么?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听到‘婚礼’两个字,洛霏儿整张脸都垮了,“哎,一言难尽……”

“先别说了,快进来。”许楚乔说着把洛霏儿从门外拉进来,从鞋柜中拿出一双拖鞋给洛霏儿后,转身进了厨房。

洛霏儿走进客厅,四周张望了一眼,然后瘫软在沙发上。

许楚乔从厨房端了杯水出来,递给她,然后道:“你先洗个澡,然后我给伤口上药,若是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

洛霏儿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饮尽后回答,“感染死了算了。”

“瞎说什么呢?”许楚乔笑骂了洛霏儿一句,然后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快去洗澡,我给你去拿衣服。”

洛霏儿顺势半靠在许楚乔的身上,一脸感叹地道:“还是亲爱的关心我啊。”

“我不关心你,关心谁?”许楚乔说着把洛霏儿给推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洛霏儿从洗手间里出来。

许楚乔帮她给胳膊和腿上的伤口上药,而洛霏儿也开始说她今晚的遭遇。

许楚乔气愤地道:“让你代替洛雨秋去结婚?那是你亲爸吗?”

洛霏儿的眼神暗了暗,没有说话。

许楚乔沉默了片刻,才问,“那你还回去吗?”

洛霏儿摇头,“等事情过去后再说吧。”

许楚乔深吸一口气,点头,“这样也好,你便安心在我这里住下吧。”

“别说住下,你就算要养着我,我也没意见。”洛霏儿一脸萌萌哒地看着许楚乔。

后者一脸嫌弃地道:“你还是去找你心中的顾学长养吧。”

听到许楚乔说顾学长,洛霏儿的脸一下就红了。

许楚乔一看洛霏儿这娇羞的样子,摇着头道:“我说你干脆找你的顾学长告白吧,正好也可以解决你现在的问题。”

“表白?”洛霏儿满脸吃惊的抬起头。旋即,小脸微微泛红,低下了头。

许楚乔认真地替洛霏儿分析道;“是啊,你表白,确定关系,然后把人带回去,到时候他们还能逼你跟那个陌生人结婚?然后你跟你的顾学长便可以双宿双飞了啊。”

洛霏儿始终没说话,许楚乔见她又是羞涩,又仿佛充满了期待,只是没勇气踏出那一步,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把洛霏儿身上的伤口都上好药后,收拾好医药箱,便拉着洛霏儿上床睡觉。

“已经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先睡吧。”

见洛霏儿没动,许楚乔又补充了一句,“别想太多,事情总会过去。”

“嗯。”洛霏儿点头,闭上眼睛。

第4章洛霏儿的初恋

洛霏儿没睡多久,便被许楚乔给叫醒了。

“霏儿,公司今天有早会,我先过去了。你穿的衣服在枕头上,钥匙我放床头柜上,你下班后直接过来便行。”

“唔……好。”洛霏儿迷迷糊糊地应答了一句,然后倒头继续睡。

等她再醒来,已经是八点。

她匆匆忙忙地穿上许楚乔给她准备的套装,然后搭乘计程车去公司上班。

因为昨晚上发生的事,这一天洛霏儿都不在状态,工作上频频出错,被带她的前辈林艺骂得很惨。

“洛霏儿,看你这画的是什么?你的脑子在想什么?这线条能符合珠宝切割标准吗?符合吗?”

“对不起……”洛霏儿自知理亏,一个劲地给她道歉。

但林艺不依不饶,朝着洛霏儿骂道:“别以为你是A大珠宝设计专业的高材生就了不起,进了帝冠你就得乖乖听话,如果连这些画图都不会的话,你早点滚出帝冠……”

洛霏儿垂着脸,任由她骂着,到最后上面通知林艺去开会,她才罢休。

其实洛霏儿只是画错了一张图,根本不应该被林艺这么大骂。

洛霏儿之所以这么惨是因为另外一个人,唐雪琪。

唐雪琪,洛霏儿大学的同班同寝室的同学,按理说关系应该不错的,但唐雪琪却找了洛霏儿整整四年的麻烦,连洛霏儿自己的觉得莫名其妙。

她应聘进帝冠后,唐雪琪也过来了。原本以为现在她们不是同学、不是同寝室,她跟唐雪琪不交际,她应该不会找她麻烦了。

林艺是带洛霏儿的前辈,原本对洛霏儿还比较喜欢的,后来被唐雪琪挑拨好几次,便动不动挑洛霏儿的刺。

洛霏儿向来严谨,很少出错,今天是完全不在状态,被林艺给抓住了。

洛霏儿叹了一口气,去了一趟洗手间。

她从隔间里出来,正好看到一个芊芊倩影,正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补妆。

是唐雪琪!

洛霏儿轻轻地皱了皱眉头,然后走到唐雪琪的旁边,打开水龙头,从洗手台上挤了些洗手液,然后对着哗哗的水洗手。

唐雪琪拿着粉底在脸上轻轻地拍着,视线透过镜子看向洛霏儿,“洛霏儿,被骂的感觉如何?”

洛霏儿早就知道是唐雪琪搞的鬼,但听到唐雪琪这么说,手上的动作依旧是顿了一下,只是那么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唐雪琪,你除了这些下三滥的招数,你还会什么?”

“你……”唐雪琪狠狠地瞪向洛霏儿。

后者不慌不忙地把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关上水龙头,抽了张纸巾,擦完后,将纸巾扔进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就走。

唐雪琪见洛霏儿要走,她重重地把手上的粉扑往地上一摔,然后转身叫住洛霏儿,“洛霏儿。”

洛霏儿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还有什么事?”

唐雪琪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走到洛霏儿的前面,挑衅地道:“洛霏儿,今晚约你去帝豪会所,你去不去?”

“我为什么要去?”洛霏儿反问完这句话,便打算绕过唐雪琪离开。

唐雪琪一脸惋惜地道:“是顾学长让我约你的,你不去就算了。”

听到‘顾学长’三个字,洛霏儿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偏头看向唐雪琪,“你说顾学长让你跟我说的?”

“是啊,昨天顾学长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好心替他转告你,你去吗?”唐雪琪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以洛霏儿对唐雪琪的了解,她肯定没有这么好心。但如果真的是顾学长的邀请呢?洛霏儿咬咬牙,说了一个“去。”字。

“晚上九点,帝豪会所1112包厢,”唐雪琪朝着洛霏儿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然后像只高傲的孔雀离开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后,洛霏儿拿着图纸准备重画。

可是洛霏儿脑海里想的都是唐雪琪跟她说的话,所以根本没心思画,最后索性就把图纸扔在了一旁,盯着窗外的阳光走起了神。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她大学报道的第一天。

就在那天,她见到了顾青岚,也就在那一天,她喜欢上了他。

她向来是个独立的人,去学校从来都不会让家里人接送。开学那天正好赶上下大雨,她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伞,所以进学校的时候,她几乎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本来想着反正已经淋湿了,等办好入学程序,到宿舍去换衣服,所以也没在意的,就那么拖着行李箱,走在雨中。

走着走着,她的头顶上突然多了一把伞。

她愣了几秒,转头,便看到了一张温柔的俊脸。

他得知她是新生,他自告奋勇地帮忙带她去教务处办理入学手续,然后又送她去宿舍。

后来偶然的机会,洛霏儿才知道他是学校里很出名的风云人物顾青岚。

因为喜欢顾青岚,她参加顾青岚一样的社团,只为了靠他近一些。她打听顾青岚的喜好,甚至还选修一些顾青岚的课,只为了如果有机会说话的时候,能跟他有共同的话题。

刚开始她只是偷偷摸摸地远远地看着他,有一次他认出了她,他们才开始接触得越来越多。

因为有共同的话题,他们一起去图书馆,他们一起走在校园的清幽小道上,他们一起在科技楼的天台……

她跟他关系近,知道他没有女朋友,亲近的女性朋友,也只有她,她想告白的。

但是告白是需要勇气的,每次话到嘴边,她就是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九十九度的水,只差一度就要沸腾,但是那一度怎么也升不上去。

就这样,过了三年。

顾青岚比她高一届,他马上就要毕业了,她真的很舍不得他。

在他毕业前的那一晚,她去他的宿舍找他,想跟他告白,但那天他和同学去聚会了,并不在。

她失望极了,最后去了他和她最常去的科技楼的天台。

呆到半夜的时候,他却找到了她。

他似乎喝了些酒,他打着酒嗝说,霏儿,我找你很久了。

他望着她的眼神,温柔的不像话,有几分醉意,也有几分情意。

然后他抱住她,搂紧她的腰。附在她耳边,低声唱着一首歌。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口齿并不是很清晰,她只是隐约地听到,有一句是‘这些年有你的时光,把我的孤独照亮……’

那晚,顾青岚醉得太厉害,歌没唱完,就靠在洛霏儿的身上睡着了。

洛霏儿最后是给顾青岚宿舍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把他给接回去的。

每次,她想到他看着她的眼神,想到他唱的歌词,她满心都是悸动。

毕业后,顾青岚和她之间除了除了没正式捅破那层窗户纸,基本像情侣一样相处。

他工作忙,她上课忙,见面很少,但几乎每天都会微信联系。

她毕业前夕,他还在微信上说,等她毕业后,他会送个惊喜给她,难道说就是今晚?

想到这里,洛霏儿的眉眼变得格外温柔,唇角轻轻地扬了起来。

苏少的逃婚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苏少的逃婚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难逢相恋时17章(第十七章 搬过来住?)

    原标题:难逢相恋时17章(第十七章搬过来住?)小说:难逢相恋时第十七章搬过来住?这一幕幕,在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有一个视线一直时不时的看向她们,心中早已经怒不可遏!恨不得马上把姚兮赶出去这个庄园里面。“来,诺诺,吃这个,你不是很喜欢吃这个吗?”言雪试图用诺诺来换回自己在这个空间里面的存在感。她来到这个庄园里面细细算来已经有将近三年的时间了,三年,她都没有把顾辰生的心给笼络到自己的身上。心里面原本盘算着等时间久了以后,自己手里面毕竟有着顾辰生的亲生儿子,顾太太的身份迟早都是她的,可是没想到半

  • 绝品医尊17章(第十七章 禽兽院长)

    原标题:绝品医尊17章(第十七章禽兽院长)小说名称:绝品医尊第十七章禽兽院长休息室的房门没关,王万山已经把叶眉压倒在床上,一只手死死捂住叶眉的嘴,肥胖的身体趴在叶眉身前,如同肥猪拱食,硕大的脑袋在叶眉胸前的高耸上拱来拱去。叶眉身上雪白的衬衫短袖被这老东西撕扯的凌乱不堪,露出了黑色的内衣边缘。叶眉极力挣扎着,一只手狠狠击打王万山的脑袋,一只手死命护住胸前的致命地带,不让这个老东西得逞。原来是个老色鬼!肖志远一看王万山禽兽一般的行径,顿时脸色一沉,星目射出了两道浓烈的愤慨目光。自己不能破门而出,怎么

  • 总裁的换脸情人17章(第十七章 蛇蝎心肠)

    原标题:总裁的换脸情人17章(第十七章蛇蝎心肠)小说:总裁的换脸情人第十七章蛇蝎心肠“这个嘛,”助理欲言又止,抬头就看见欧牧尘那一脸探究的表情,最后只能道:“对方现在嫌弃我们出价太低了。想要加价。”“呵,想加价!”欧牧尘冷笑一声,说着将合同用力的往桌上一掷:“告诉他们不可能,反正我又不缺他们一个公司合作。”“好的,欧总。我这就去和他们老总说。”助理慌忙的将桌上那无辜的合同收拾好,夹在自家的胳膊下面:“那欧总你是回家,还是继续在公司办公呢?”“回家,”欧牧尘斩钉截铁的说着,然后指了指助理道:“对了

  • 心海如潮17章(第17章 我们离婚吧)

    原标题:心海如潮17章(第17章我们离婚吧)小说:心海如潮第17章我们离婚吧裴奕阳唇边露出苦涩的笑容,时夏,原来你早就已经不在我的方圆之内,其实,那人才是你的初心,对吧?电话突然响起,裴奕阳连忙开了静音,生怕吵醒了时夏,看了她一眼,然后才放轻了步子往外面走去。门关上的同时,时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的心绞在了一起,一阵一阵的疼痛。裴奕阳走到了楼梯拐角处,才接听的电话。裴母的情绪很激动,“奕阳,你老实告诉我,时夏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她说话的时候都是紧紧的咬着牙的,裴奕阳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 夏日晴川言洛声17章(第十七章 恶魔之心)

    原标题:夏日晴川言洛声17章(第十七章恶魔之心)小说名字:夏日晴川言洛声第十七章恶魔之心“没兴趣,你走吧!”言洛扯过她手里的毛巾,冷冷的说着。“我、我有话要问你。”苏郁绵尴尬的撇过头去,双眸里泛起的恨意,越发的明显。只不过,她恨得不是眼前这个无情的人,而是那个已经消失了五年,却令他念念不忘的女人!“什么事?”言洛随意的抓起衣柜里的黑色运动长裤穿上,接著才又拿出一件开V领的米色针织衫套上。不自在的往前挪了自己的位置,总是希望能更靠近他一些。“不愿意说就走吧!”“你……先把头发吹干吧!不然会感冒的。

  • 总裁饶过小娇妻17章(第十七章 不可完成的任务)

    原标题:总裁饶过小娇妻17章(第十七章不可完成的任务)小说名:总裁饶过小娇妻第十七章不可完成的任务在床上,陆云帆满眼柔情的一次次索要着眼前这个让他充满好奇的女子,看着那倔强中通着无意察觉的落寞的眉眼,陆云帆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温柔,就好像生怕自己弄碎了这个水晶一般的女子。走下床,捡起地上的浴巾围在胸前,看着眼前睡的安详的男人,成安安淡淡的叹气,自己终究还是有些贪恋啊。拿起一只杯子,又在酒柜里拿了几瓶酒,成安安悄无声息的调了一杯酒,然后放在了陆云帆的床头,这是她做调酒师时自创的一款鸡尾酒,她叫它忘魂

  • 权中策17章(第十七章 各有后台)

    原标题:权中策17章(第十七章各有后台)小说名称:权中策第十七章各有后台只见刘主任尴尬冲大家笑了一下发言道:“钱副市长,各位领导,负责任的讲之前市经贸委相关处室对精诚化工项目是否合适落户本地也曾经做过一些专业了解,从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个项目应该可以落户下来,至于污染问题肯定是存在的,不过并没有陈县长想象的那么严重。”陈大龙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这怎么可能呢?明明昨天下午刘主任在电话里相当坚决表态反对精诚化工项目落户普水县,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出尔反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里头一定有

  • 愿得今朝夕颜改17章(第十七章 场中突变)

    原标题:愿得今朝夕颜改17章(第十七章场中突变)小说:愿得今朝夕颜改第十七章场中突变“呵……表妹说笑了。”昨日哪里看过什么诗,但明显知道是孟慕晴找茬,她却不敢反驳,因为这诗确实是她从孤本上看到的,难免孟慕晴没有看见过。“不过确实是好诗呢,不然高哥哥也不会珍藏着那首诗了,那日园里的月季,高哥哥可还左右吩咐我要好好照顾好,不然可怕姐姐伤心呢!”孟慕晴一脸娇俏地撒娇道,完全将自己与高湛的亲昵表现了出来。这当然……是子虚乌有的事了,什么高哥哥,我呸。不过,看着孟水筠千变万变的脸色,她总算爽了些。众位小姐

  • 神探医妃:王爷,请下榻17章(第十七章 初见萧逸然)

    原标题:神探医妃:王爷,请下榻17章(第十七章初见萧逸然)小说:神探医妃:王爷,请下榻第十七章初见萧逸然这天,叶凝霜还在踏上睡得正香,那边茯苓就进来了:“娘娘,快醒醒!府上有客人来了。”叶凝霜皱眉不耐的嘟哝一声,换个姿势继续入睡,茯苓没办法只好打开了深红织锦床帐。只见帐中的女子乌发如瀑随意的披散在床上,不施粉黛的素白小脸上透出刚刚睡醒的粉嫩,她身上只着玉色肚兜和亵裤,一个翻身只见蝶形的肩胛骨和一片光滑细腻的美背。那背上前几日的鞭痕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道红痕,交至在白玉般的肌肤上,让人忍不住

  • 破荒纪元17章(第十六章 十分之一龙啸拳)

    原标题:破荒纪元17章(第十六章十分之一龙啸拳)小说名字:破荒纪元第十六章十分之一龙啸拳“我…我叫萱雅…”萱雅吞吞吐吐的说道,视线也一直没能离开逍遥白,就好像魔怔了一般。听到这儿,逍遥白点了点头,名字不错呀,叫萱雅,挺好听…可惜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想着想着,逍遥白微微转移了视线。“好,萱雅是吧,你扶着这家伙跟着我,我带你们出去。”逍遥白的语气非常平稳,就好似平时说话一样,这让那萱雅有些着急。“…出口有很多武者…很强的…”“我知道。”逍遥白点了点头,语气也不以为然,似乎是一点也不忌惮。“只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