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总裁娇妻不太乖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03: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总裁娇妻不太乖

黑白丁蕊

B市“红十字会爱心医院”是“LD集团”经营的一家大型私营医院,就其规模来讲在本市是数一数二的。无删节总裁娇妻不太乖免费阅读全文

丁蕊身着一袭白衣,气质如兰,安静文雅的跟好友王思雨一起坐在医院“候诊室”的长椅上,她在等待着自己的体检结果。

上大学三年来,曾经晕倒了不知多少次……每次晕倒醒来后,都是去学校的“校医室”草草的诊断一下了事。

她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在院长婆婆的悉心鼓励下好不容易考进了本市一所二类大学,实在不好意思再向院长婆婆伸手要那少得可怜的资助费用。

所以,大学三年,丁蕊都是靠自己勤工俭学得来的少得可怜的补助才勉强维持自己简朴的生活费用,说起来,自己的正常生活开销其实寥寥无几,一个月三百两百的也就够用了。可,一旦出现点意外情况,那就显得十分的捉襟见肘。

所以,尽管自己常常晕倒,因为资金方面的问题,却一次都没有去过本市任何一家正规医院做过检查……

这次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自己突然间又晕倒在操场上,是跟自己合班上体育课的三年级二班的男同学张睿和同宿舍的姐妹们一起把她送进了这家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全市最有名的诊断技术及医疗设备都超一流的大型私营医院。等自己醒来发现此等情况,为时已晚!

全面体检完毕时,丁蕊就想伸手摸向自己的口袋想要掏出自己口袋里仅有的几十块钱,却被同学们及时给拦住。网站xbxysw.com所有检查费用同学们已经集资垫付。

丁蕊只好说了声“谢谢”,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那毫无血色的樱唇一直在微微颤抖中。

检查完毕,因还有课,张睿跟其她同学们都返回了学校,留下王思雨和丁蕊一起等待检查结果。

在安静的大厅里等待检查结果的人很多,大家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

丁蕊微闭眼眸,头部靠在椅背后面的白色墙壁上。墨一般的黛眉好似夏日夜晚高悬空中的一轮弯月,安静却显得有些苍凉。不着任何粉黛的娇嫩的脸庞虽已失去血色,却仍掩饰不住一种纯天然的美。无删节总裁娇妻不太乖免费阅读全文两条修长的美腿齐齐并拢,圆润的两个膝盖微微偏向一方,一看就是很有修养的坐姿。

突然,握在手心儿里的粉色手机响了起来,丁蕊身体一震,向后靠着的身子马上挺直了起来。张开瞳眸,看了下来电显示,然后轻轻一点接听键,美眸含笑,俏嘴微张,“喂,张睿么。”

“是我,蕊儿,结果出来了吗?”电话那头的张睿紧张的问。

“还没呢,应该快了吧,你怎么有时间打电话,是下课了吗?”

“恩,不放心,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谢谢你,应该没什么事的,你安心上课好了,有了结果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

挂掉电话,丁蕊脸上依旧残留着像盛开的荷花儿一样的笑意。无删节总裁娇妻不太乖免费阅读全文

王思雨戏谑的凑近丁蕊的脸前,歪着头,从下往上看着丁蕊的笑脸,挑/逗着问,“是不是张睿呀,他可是咱们学校全体女生都在追求的白马王子哦,你可要抓紧了,否则被别的学姐学妹们抢了去,怕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去死啦,我们只是一般同学关系呢,哪有你说的那种关系呀。”丁蕊轻轻打了一下一脸yin色的王思雨,娇羞的脸庞出现了两朵红晕,给本来素颜的娇脸上平添了一抹重重的浓彩,越发显得美丽动人!

“哦?哦?我说的哪种关系呀?我有说哪种关系么,是你自己不打自招呢。”王思雨“嘻嘻”笑着,一副“嘿嘿,你还想瞒我,不打自招了吧”的样子。

丁蕊害羞的低下头,抬眸偷偷的扫了一眼大厅内跟自己一样等待结果的人们,见坐在自己附近的几个人正在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时,当下心里一慌,把手机往王思雨的手里一塞,羞答答的说,“我要去卫生间,你盯着点吧。”说完,不经王思雨说什么,人已经跑掉了。

王思雨“哎哎”了两声,提高了声音朝着丁蕊跑去的方向喊道,“蕊儿,我陪你一起吧。版权http://www.xbxysw.com/

“不用,快到时间了,没人盯着不行的,我一会儿就回来,你放心好了。”

“哦,那你快点儿,否则我不放心。”王思雨补充说,其实丁蕊早已拐过转角不见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丁蕊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王思雨一直提着的心暗暗放松了下来,刚才她可一直担心着丁蕊自己去卫生间会不会再次晕倒呢……

心刚放松下来,突然想起,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从上午到现在她们好像还没有吃过东西耶!

于是,她站起身,说了声,“蕊儿,你安安静静的坐在这儿等结果,不要擅自离开,我去去就来。”说完,不待丁蕊张开小嘴想要说什么,就一溜小跑的跑出了医院……

王思雨跑出去了,剩下了自己,丁蕊觉得很无聊,于是想到玩游戏来打发时间吧。刚刚打开手机,还没切换到游戏大厅呢……

医生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一名小护士手里拿着一大摞通知单朝着大厅内的顾客们喊起号来……

“2……2号……2号,丁蕊来了没有?”小护士刚刚喊出一个“2”时,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将通知单向自己的深度眼镜片前凑了凑,似乎又仔细看了看,确定了一下以后,才接着喊道。

这小护士一个结巴不要紧,直接把写的有些模糊的“22号”喊成了“2号”。说明http://www.xbxysw.com/

丁蕊一听,是2号,自己就是2号啊,急忙应声道,“来了――”一边应着声,一边走到小护士跟前,伸手刚想接过小护士手里的通知单,谁知,小护士却把拿着通知单的手朝上抬了抬,面无表情的说,“请进来吧。”

“呃……”丁蕊一愣!

返回座位上的丁蕊目光呆滞的看着手里的特级病历:PTPN2已坏死,骨髓中白细胞的形成处于停滞状态……换句话说,也就是,检查的结果是这个22号叫丁蕊的女孩得了一种叫“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可……此丁蕊并非是那个得了“白血病”的彼丁蕊啊!

“天呐!怎么可能?”丁蕊情不自禁的,悲哀的低呼了一声,眼前一黑,又晕过去了!

第一个害死人的“误会”就在小护士的疏忽下产生了

黑白丁蕊(2)

王思雨拎着一大包吃的东西赶回来时,突然觉得丁蕊哪里跟刚才比起来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了!

可,具体要她说出来,她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感觉而已。

王思雨放下包,然后先掏出一个阿根达斯递给丁蕊,“蕊儿,有结果了吗?”

“呃……没……还没呢。”丁蕊的眼睛躲闪着王思雨追逐的眸光,闪烁其词的回答。

王思雨的眉头拧了一下,蕊儿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自己这刚出去一会儿的功夫咋就有点不一样了呢。

是不是……

“蕊儿你没事吧?”王思雨接着试探着问,眼里满是关切之情。

丁蕊惨兮兮的一笑,心里那份柔软突然间涌出了许多晶莹剔透的东西,就要破堤而出了……

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更何况,思雨又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本来苏醒过来的丁蕊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

这种病自己绝对是没有能力医治了!

或许自己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或许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多余的!

既然如此,又何必让姐妹们知道,再给她们的心理上徒增无辜的负担呢……

姐妹们也都不容易,每个月那点微薄的生活费都是靠家里供给的,刚才已经给自己垫付上了N多的检查费用,怎么可以再让她们……

再说,那个天文数字的治疗费用哪是她们这些平头百姓所能负担得起的呀!

怪就怪自己命苦,自己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在院长婆婆的悉心关怀下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还没有机会回报院长婆婆的大恩大德呢,自己又得了这种不治之症!

为什么悲催的命运总是无时无刻的不在缠绕着自己呢?

丁蕊痛苦的想罢,决定既然是自己命中注定,那就让自己继续承担下去好了,何必再给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呢……

可,一见到像亲人一样的好姐妹,心里还是忍不住又难过了起来。

面对思雨的追问,丁蕊坚持闭口不谈检查的结果,即使是最要好的思雨也不可以知道,否则她定会跟自己一起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

因为她们谁都没有这个能力来治愈自己的绝症。与其人人痛苦,不如就让自己一个人来独自承担这份痛苦好了!

想罢,哽咽中,丁蕊一狠心,把就要涌出来的泪水硬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然后朝着王思雨勉强的笑了笑,可,挤出来的笑容是那样的干瘪,像哭!

丁蕊说了声“谢谢”,也不谦让王思雨,接过王思雨递过来的阿根达斯,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她要把一直往上涌的泪水尽快压下去,否则,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精神崩溃的一下子扑进思雨的怀里大哭一场。

王思雨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不是这样的呀。以前她俩一起出去,无论吃什么东西,丁蕊都必须得让王思雨和自己一起吃,否则她就不吃。

今天怎么连谦让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呢,就自顾自的在那吃起来了,完全不把她王思雨放在眼里,就当她不存在一样!

这也太反常了吧?!

有情况,有情况,一定有情况!

想到这里,王思雨打定主意要问个究竟。

就在这时,那个喊号的小护士又出来了,手里依然拿着一大摞通知单……

“18号,18号来了没有……”小护士一边喊,一边抻着脖子往大厅里看。

“来了来了。”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的男子急忙跑了过来。

“19号卞学历在不在……”

“在,在。”

……

“2……恩?怎么又出来一个丁蕊呢?”小护士那化得跟墨漆一样的眉毛狠狠的纠结了几下,自言自语过后,扬起眉毛继续喊道,“丁蕊!”

“到!”一个身着一身黑色连衣裙的二十左右岁的女子神情十分紧张的“腾”的一下从自己的座椅上站了起来,怯怯的看了一眼身边陪着自己来看病的父母。

两个大款模样的中年男女冲着女孩子点点头,似在给女孩子加油!

女孩子抻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同样回报给父母一个值得安慰的点头,然后鼓足勇气走向了小护士……

见女孩子答应的声音高高的,可,动作却异常的缓慢!小护士很不悦的嘟哝道,“不就一个贫血么,值得这么生离死别的做告别状嘛。”

黑衣女子一听,惊讶的张大美眸,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什么?护士姐姐你再说一遍。”黑衣女子即兴奋又惴惴不安的急促的催促着小护士再重新报一遍。

小护士一听不耐烦了,把“通知单”往黑衣女子的手里一塞,没好气的说,“贫血,贫血,拿回去自己看!”

“爸爸妈妈,我不是白血病,我得的是贫血,贫血,妈妈。”黑衣女子高兴的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了,一边喊一边高高举起“化验单”朝自己的爸爸妈妈奔过去……

引得大厅内人们的眸光都跟着黑衣女子转动了起来……

寂静的大厅里,一下子异常的热闹起来,窃窃私语的,祝福的,羡慕的,嫉妒的,什么样的眼神都有,什么样的神态都具备!

丁蕊看罢,神色一暗!

同样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同样叫“丁蕊”,为什么那个女孩子就那么幸运呢?

而自己……

善良的丁蕊哪里知道,因为小护士的一个疏忽,把本来写着“22”号通知单的丁蕊(黑衣女子)错发给了自己,又把本是自己的“2”号化验单又错发给了同样叫“丁蕊”的黑衣女子。

这个病入膏肓的黑衣女子误以为自己以前在别家医院的诊断是错诊,现在的诊断才是正确的!

因为这可是全市最好的一家“VIP”医院啊!

无论是医生诊断病情的高超技术还是强大的医疗设备都堪称国内一流的!

对于每一份诊断结果都具有绝对的权威性!

在病人及家属心里的影响力绝对是嘎嘎的!

而,只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才得了贫血的我们的女主人公丁蕊却被当成了“白血病”患者给判了死刑!

由此,因为小护士的疏忽大意,把本来青春靓丽的两位女子的命运错误的,灾难性的给重新书写了一遍。

而归杨旭统领的“LD集团”所属的这家“爱心医院”在六年后也将面临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更为悲催的是,时间从这一刻起,一次接着一次的“误会”不断的把丁蕊卷入了“灾难”的漩涡……而且越漩越深……

“思雨,我们走吧。”丁蕊站起身,摇晃了两下才站稳了脚跟

英雄 MB

“思雨,我要喝酒,我想喝酒,带我去喝酒吧,求你了。”

不管王思雨怎样追问检查结果,丁蕊就是一句话“我要喝酒……”其它的一律免谈!

王思雨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因为平时一向洁身自爱的丁蕊是滴酒不沾,每逢周末聚会,同学们都喝得风生水起,东倒西歪,大喊大叫的,这时只有滴酒不沾,清醒的丁蕊像一个小保姆一样,给这个直喊口渴的姐妹们倒水,给那个吐得稀里哗啦的姐妹们捶背……

然后等大家都吐够了,闹够了,睡着了以后,她又会把一片狼藉的宿舍打扫得干干净净。

可,现在都一天没有进食的丁蕊却一反常态的叫着嚷着非要自己带她去喝酒。

王思雨郁闷了!

带她去吧,也许从来不喝酒的丁蕊,沾酒就醉也说不定!

或许醉酒后的丁蕊就会把“检查结果”给自己说出来了。

Ok,就这么办!

主意打定,王思雨带着丁蕊走进了一家“Lang漫之约,舍我其谁”酒吧……

王思雨给自己和丁蕊各要了一杯果酒,可,丁蕊不干,非要喝烈酒!

王思雨扭不过她,只好随她了。

丁蕊给自己要了一杯浓烈的“天山来客”。

不一会的功夫,调好的“天山来客”送了过来,丁蕊二话不说,端起酒杯,没有半点犹豫的一仰脖,“咕嘟”一下全喝了进去。

“咳咳咳……”一阵急咳过后,丁蕊呛得眼泪鼻涕一起跑出来了,惨白的脸颊立刻憋得红里发紫。

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不胜酒力的丁蕊就已经显出了醉意。她一边扑拉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抬手朝吧台里的调酒师继续招呼道,“再……再给我……我,来一杯……”

“蕊儿,你干什么呀,一杯你就醉了,不要再喝了。”王思雨急忙阻拦道。

“不行,一杯不够,我还要喝……喝……”丁蕊吼着,朝调酒师扬着的手“啪嗒”一下摔在了桌子上,迷离的眸子软塌塌的使劲儿睁着,却怎么也睁不开了。

“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不要再喝了,快告诉我,是不是结果出来了……”王思雨一边给丁蕊擦拭着嘴角处的残汁,一边担心而急切的追问着。

“什么结果……你……你不是都看见了,凡是叫丁蕊的女孩子都是……都是……都是,呜呜……都是贫血呀!”丁蕊脸色涨得通红,活像被燃烧的烈火烧着了的夕日晚霞。

此时丁蕊就像一头掉进万丈深渊的受伤的小鹿,即使自己再怎样拼命的挣扎,却也看不到生的希望了……

这时,调酒师已经调好第二杯“天山来客”,恭恭敬敬的送至丁蕊的2号桌前,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后背,向着丁蕊躬身施礼道,“小姐,您的酒。”

“我不是小姐,不要叫我……我小姐,我只是2号丁蕊!”丁蕊胡乱的挥舞着双手,嗔斥着帅气的调酒师。斥责完,眼神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胡乱游弋着,不经意间却发现自己现在坐的位置又是TMD2号桌!她轻轻的勾了下唇角,咕哝着,“2号,TNN的2号,瘟神2号……”话还没说完,人已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了。

圆形的舞台上,几个打扮得妖娆美艳的舞女正在媚眼如丝的跳着劲歌热舞……

台下的男人们个个被挑/逗的热情高涨的起哄呐喊着。

王思雨轻轻的拍着丁蕊,小小声的哄着,“蕊儿,醒醒,我们回去吧,不要睡了,我们回宿舍再睡好吗?”

丁蕊还是继续睡,根本就没听见王思雨在说什么。

王思雨没办法,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钱,扔给年轻的调酒师几张老头票,说,“不用找了,麻烦你帮忙看着她一下,我出去叫辆车。”

“好的,您去。”调酒师十分礼貌的伸出修长的大手,做送客状。

王思雨站起身,急忙跑了出去。

谁知,王思雨刚刚跑了出去,就有客人喊调酒师调酒,调酒师乐颠颠的调酒去了……剩下丁蕊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继续呼呼大睡着。

这时,一名长得十分妖孽的三十多岁的男子见醉的一塌糊涂的丁蕊就一个**哧哧的趴在桌子上睡觉,就不怀好意的朝着丁蕊走了过来……当走到丁蕊的身旁时,嬉皮笑脸的站住了,然后伸手在丁蕊性/感的背部摸索起来,“小姐,侬要跟你玩亲亲要不要哇?”

丁蕊觉得很不舒服,自己睡得正香,是谁这么不识趣的在自己的背上瞎摸索呀?于是她使劲扭动了一下腰肢,想要把自己背上的那只大螃蟹给晃下去……

谁知……

大螃蟹没晃下去,自己的胃却差点给晃了出来,而且还差那么一丁丁点就吐了那个男人一脸一身。

丁蕊艰难的抬起头,使劲揉了揉眼眸,才勉勉强强的睁开一条缝隙……

“嘿嘿,好好看的MB呀!干嘛,想跟我喝酒吗?来,我们继续喝……喝……”丁蕊眯缝着通红的眸子,冲着眼前的MB憨憨的傻笑着,伸手捏过眼前的高脚酒杯,晃晃悠悠的举到自己的眼前,“咕咚”一下又灌进去了。

男子坐在丁蕊的身边,一边喊着“好!好好好!”一边举起双手使劲的鼓掌。

谁知,刚灌进去的酒似乎找不到自己存留的地方了,一个翻身它又出来了……只是这出来的方式实在有点不雅观,像一个直喷式的水龙头一样,“哗――”的一下子,不偏不倚的直接喷向了男子白净的脸上。

男人怒了,抬手就朝丁蕊甩过去一个耳刮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大手一下子钳住了半空中的那只大螃蟹。

“哎哟哟,轻点轻点,我手腕都断了……”男子疼得呲牙咧嘴的向着半空中的那只大手求饶着……

杨旭凛冽的眸含着冰,冷冷的看着面前欲对醉酒女孩施暴的可恶男子,低声吼道,“滚!”

难以克制

B市七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跨国集团“LD公司”的年轻总裁杨旭平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健硕的身体僵硬的挺直着,俊美邪肆的脸庞盈满了丝丝血红。

刀刻般的五官纠结得快要变了形,乌黑深邃的瞳眸闪烁着极度的渴望。凛冽而细长的眸子第一次张得像铜陵一样大,瞳膜内的欲/火几乎破口而出。

在往下看,身体的某处还嫌他不够隐忍,正排练一字长蛇阵凑着热闹,那条名牌休闲裤下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成了一顶杂耍帐篷,不争气的“小弟弟”时不时的不受控制的顶它几下……

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小脑袋瓜还在憨憨的睡着,红扑扑的小脸儿煞是诱/人!杨旭几欲克制不住自己蠕动的身体,就要扑上去了……

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这个小女孩看上去最多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自己二十八岁的大男人怎么可以做出如此禽兽之事!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想把压在女孩头部之下的手臂抽出来……还是离她远点好。

当总裁这几年,他杨旭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识过,什么样的狐媚妖精女人没玩儿过,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杨旭不想玩儿的女人,没有他杨旭玩儿不到手的女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跟那些女人在一起,他杨旭的神经从来没这样紧张过,男性的雄性激素也从来没这样亢奋的分泌过。

今天……

今天小女孩并没做什么,只是在他把她抱回房间的同时,不小心连同他一起砸进了大床上,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他的怀里憨憨的睡觉觉,他……他杨旭就……真他妈的邪性大发了。他还以为他永远不会对女人发情,永远不会雄鸡一唱天下白呢。

此时,他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个涉世未深莽撞得像一头小鹿一样的女孩子,还是应该恨她才对。

总之,他不可以做伤天害理之事!

于是,他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抬起小女孩的头部,以便给自己腾出往外抽手的空间。谁知,刚刚被他小心翼翼抬起的小脑袋瓜扑棱一歪,又躺了回去,正好砸回了刚才的位置上,小女孩吧唧吧唧嘴,舒舒服服又睡过去了。

杨旭惊出了一身冷汗。欠起的上半身瞬间酸软了,“扑腾”一下,自己也跟着砸了回去。他喘息了片刻,正想二次脱身,不料,自己的身体猛然间一阵颤抖,一只柔软如蛇的小手顺着自己的七分裤管就向上爬去……

杨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被挑起的欲/火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失控了!

他涨红着脸,低吼了一声,该死的丫头,是你逼我的,你烧起来的火可别怪我。”一米八几的身体瞬间压在了女孩娇弱的身体上……

总裁娇妻不太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总裁娇妻不太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万雀朝凰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万雀朝凰最新章节小说:万雀朝凰目录预览:1、无极场2、白羽斓3、双飞鹤4、万雀怒5、人中凰1、无极场“不要,不要带走我娘,我娘已经病了三天,一点走不动了……”花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嘁。无极场想带走的人,谁能留得祝”一个黑帽青衫的人,带着讪笑,不屑又厌恶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花钿,并狠狠地踹了花钿一脚。那花钿不过七八岁年纪,这一窝心脚,想是伤及内里。她“哇”,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扑到尘埃,由于极其疼痛,亦不能哭,只能趴在地上微微抽搐。见此情状,这群青衫男子竟然哈哈大笑,嘴脸极其丑恶。无极场,是当

  • 等你爱我 最新章节

    原标题:等你爱我最新章节小说:等你爱我目录预览:第一章秦向阳醒了第二章你在装睡吗第三章被他囚禁第四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五章惨遭算计第一章秦向阳醒了“结婚三年,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吧?”踏入锦园的大门,苏亚楠的脑海里,仍旧回响着这句话。她抬步上楼,四周一片静谧,高跟鞋的“哒哒”声显得异常清脆。晚归的女人并未放轻脚步,推开三楼主卧的房门,走到床边,深情地凝视着男人的俊脸……刚毅的面部轮廓,英挺的剑眉,睫毛长而浓密,鼻梁犹如山峦般高挺,整张脸像一尊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每一刀的线条都精致无暇。苏亚楠心念一动

  • 以身试爱:总裁心太污 最新章节

    原标题:以身试爱:总裁心太污最新章节小说名:以身试爱:总裁心太污目录预览:第1章:莫名一夜第2章:不听话的小野猫第3章:无巧不成书第4章:吃相难看第5章:敬酒不吃第1章:莫名一夜睁开眼睛,姜依然觉得全身肌肉酸痛的厉害,这是怎么了?又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些散乱的镜头,一群人叫喊着,一次又一次举杯,还有一张陌生的面孔。她的眼睛骤然睁大!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个陌生男人……耳边有轻微的鼾声,这时候姜依然才意识到她不是一个人睡在这里!她的头猛然转过去,瞳孔瞬间放大,心也漏跳了一拍,连呼吸都骤停了

  • 前妻太火辣 最新章节

    原标题:前妻太火辣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前妻太火辣目录预览:第001章陌生人第002章支票第003章赔钱第004章陌生人的雨伞第005章绑架第001章陌生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房间。喻言抿着小嘴,在梦里还轻轻地啜泣了两声,直到感觉阳光有些刺眼,才用手挡住了脸,侧了侧头,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中,她突然意识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她猛然坐起!司空昊背对着她,正在落地的穿衣镜前面系着自己的衬衫扣子。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衬得他看起来更加优雅,即使他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也能让人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贵族气息。

  • 鬼医凰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鬼医凰妃最新章节小说:鬼医凰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王爷渣夫第二章弃妇归来第三章要她的命第四章吓得魂飞魄散第五章胆子小,不敢治第一章王爷渣夫偏僻的小院里,花丛边,一个身着翠色衣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皱着极为精致的眉宇揪着手中的花。五天了,她来这里已经五天了。沐轻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哭笑不得,谁又能想到,她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就莫名其妙的跳过了成婚受孕的过程。早知道,她前世就不忙着每天和手术刀打交道,早早的找个男朋友算了。突然,一个小丫鬟匆匆忙忙的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上气不

  • 鬼医天下:王爷上榻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鬼医天下:王爷上榻了最新章节小说书名:鬼医天下:王爷上榻了目录预览:第1章堪称绝配第2章邪恶的笑第3章不堪一击第4章被人欺负第5章接受过不少训练第1章堪称绝配2015年.香港。夜色深沉,无月无星。一个女子一身黑色劲装配上她一脸的冷酷,堪称绝配。“听我指令,准备引爆。”女子透过耳机对着她的三个小伙伴下达指令。黑眸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黑沉的夜色。颜凉,黑道头号女杀手,医界全能天才!拈针在手,既可杀人,亦能救人,一针定生死。她曾经说过:我的朋友会活得很好,我的敌人会死得很惨!今晚上她跟伙伴们的任

  • 重生医妃狠绝色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医妃狠绝色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重生医妃狠绝色目录预览:第1章妃子被密纸捂死第2章狠狠的羞辱她第3章让人心生寒意第4章再见前世的仇人第5章大夫人被人下毒第1章妃子被密纸捂死充盈沉香的宫殿里,不时传出男女的低喘声。男子修长的手指爱惜的抚摸这女子的背部,声音慵懒至极,“朕的爱后,果然当得起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肌肤似雪,莹然生香,朕爱的紧。”“皇上,你好坏。轻薄臣妾,臣妾不依。”女子眸子带着妩媚,越发的曲意奉承。一袭如火云霏赤色银纹蝉纱丝里衣,似是鲜血,透着甜腥。微微敞开的领口,隐约透着里衣之

  • 服务员,来个总裁打包带走 最新章节

    原标题:服务员,来个总裁打包带走最新章节小说名称:服务员,来个总裁打包带走目录预览:001如果我老公知道,我会死的!002她只是想要个孩子而已003别叫老公,叫哥哥!第四章沐靖颜,我要被你气死了第五章只顾自己爽001如果我老公知道,我会死的!沐靖颜气喘吁吁地从包厢里冲出来,一心想着息事宁人算了,没想到,这个经理竟然追上她,堵在她面前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走。“沐靖颜,你说你什么意思,喝杯酒而已,又不是让你失身,你在这装什么白莲花?”经理李龙气急败坏的用手指戳着她的脑袋,沐靖颜小脸惨白,战战兢兢地说:“

  • 阴阳鬼术师 最新章节

    原标题:阴阳鬼术师最新章节书名:阴阳鬼术师目录预览:第1章守店第2章捡钱第3章出事第4章买命第5章夜半敲门第1章守店在这个阴冷到了骨子里的冬天,王老头死了,死的很突然很意外。王老头与我一样孤身一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刚好又赶上除夕,镇上的街坊邻居没有人愿意触这个霉头,唯恐沾上晦气躲之不及,能料理他后事的人,也只有他的房东我了。我把王老头的骨灰供在他生前开的纸扎店后屋,这间他租了几十年的店铺连同二楼的住房,是早就去世的父母留给我唯一的念想。父母交代过铺子王老头愿意租多久就租多久,所以即使他给的租金

  • 护花高手在校园 最新章节

    原标题:护花高手在校园最新章节小说:护花高手在校园目录预览:第1章神秘任务第2章体育老师第3章龙海的规矩第4章方守财第5章骂校长第1章神秘任务天堂岛,太平洋上最靠近龙国界线的岛屿。这里是杀手、佣兵组织以及自由人的天堂。在这里,没有律法,没有戒条,一切,都以实力为尊!岛内最大的宾馆套房里。“铃铃铃——”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将床上赤身果体的男人扰醒。黑暗中的男人接起电话,感受到头部阵阵胀痛。这种胀痛,是因为酒醉引起的。“谁啊?这么大早打电话,扰人清梦,还有没有公德心了?”男人满脸的不爽,连眼睛都没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