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夺情掠爱,宫少请放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8:41: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夺情掠爱,宫少请放手
第1章 高调回国

【今日,世界名模苏婧携子回国。无删节夺情掠爱,宫少请放手免费阅读全文

令记者震惊的发现是,苏婧五岁的儿子完全是龙集团总裁宫宸夜的缩小版。据此,媒体纷纷开始猜测,这孩子应该就是宫宸夜的私生子,而此猜测也已得到苏婧本人的证实……

问题是,宫宸夜与安家大小姐安书颖的婚礼就在三天后……

现在,苏婧如此高调回国,真的会让龙集团和安氏财团的婚礼继续进行吗?】

此新闻一出,还不到五分钟就被龙集团给压了下来。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压下各大报社即将发出的新闻稿,可见龙集团在Z市那举足轻重的地位。

高速公路上,一辆宾士车在疾驰——

车内后座,一身长款黑色风衣的苏婧正带着墨镜靠坐在那里休息。虽然墨镜遮住了她那如秋水般的黑瞳,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来那张脸出奇的精致无比。

想起刚才在机场进行访问的那些记者,苏婧掏出手机就上网翻找起来。只是,越翻,她的脸色越难看。说明http://www.xbxysw.com/

这么大的消息,竟然一点都没有透露出去?

随即,苏婧了然的点头。

是啊,龙集团是宫宸夜在Z市一手打造出来的商业神话,只要宫宸夜有心,那这些新闻,肯定是一压一个准。

头一歪,看到苏子轩小萌宝在旁边拿着笔记本玩游戏,她脑中灵光一闪,紧蹙的眉头瞬间松开。

伸手扳过萌宝的脸对着自己,她佯装一脸可怜兮兮的道:“轩轩,你爹地把你回来的消息压下来了呢?”

“消息被压了?”萌宝那骨碌碌的大眼眨巴了几下,整个小脸萌萌哒。

接着,萌宝朝她甜甜一笑,拍着小胸脯,“妈咪,放心吧,有我在,一切OK了。”

稚嫩天真的嗓音刚落,小手指立刻在键盘上按了两个键,游戏画面瞬间转换成了网页。接着,十个小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作响。来自http://www.xbxysw.com/那操纵键盘的速度,比黑客更厉害十倍有余。

一分钟后,萌宝将电脑屏幕转到她的面前,“妈咪,你看,这样……你满意吗?”

看着网页上她带着宫宸夜的孩子回来的消息稳居搜索榜头条,而且,经过防火墙入侵,各大网站主页都是这则消息的悬挂窗口——

对于萌宝用电脑造成如此轰动的效果,自从一年前亲眼看过萌宝入侵了安全局防御网的苏婧已经一点都不惊讶了,可那嘴角,还是忍不住不停的上扬起来。

这下,就算龙集团想压,也压不下来了吧?!!!

“嗯,妈咪很满意。”苏婧宠溺的摸着萌宝的头。顿了顿,贼笑道:“不过,你爹地估计会气的够呛。”

“爹地那个混蛋,气死最好。”萌宝人小鬼大的嘟囔,丝毫不将宫宸夜放在眼里。说明http://www.xbxysw.com/

小手合上笔记本放在一边,苏子轩萌哒哒的小脸立刻往苏婧怀里蹭。

“是啊,你爹地就是个混蛋!”她满意的附和。

将萌宝抱的更紧,苏婧眼角眉梢全是得逞的笑意。此刻,她仿佛能看到,某个男人正气的面色铁青——

龙集团大厦。

十二层总裁办公室。

宫宸夜薄唇紧抿,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犀利的黑眸此刻正盯着那如燎原之势席卷整个网络——

他……有私生子的消息!

那么多年,他就只碰过安书沫一人。可安书沫早在五年前就死了,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人有怀上他孩子的可能。原文http://www.xbxysw.com/

如今,这个叫苏婧的女人竟然说她的孩子是他的?

思及此,冷眼立刻扫向站在一旁的特助顾然,“把那个女人给我抓回来!”

他一定要让她知道,惹毛他的代价!

“是,总裁!”

第2章 Spy集团

……

宾士车一停在了一座豪华公寓门口,苏婧就推开车门,领着萌宝下车。

还没开门,萌宝就注意到苏婧手上的手表变了颜色,嘟着嘴十分不满。

“妈咪,你看啦,S集团又在找你。”

一直以来,苏婧都知道萌宝不喜欢S集团,可她苦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

“宝贝,不生气啊,这是我的工作。”

S集团,Spy(间谍)集团简称,以靠买卖商业机密赚取利润而闻名于世。

五年前,她加入了S集团。版权http://www.xbxysw.com/至于模特身份,只是掩人耳目,方便日后行动。

眼前这座豪华公寓就是S集团旗下的,目前由S集团秘密成员慕青衣暂祝因为她跟慕青衣是好友,所以,她回国前就向S总部递交了暂住申请。

而萌宝一听苏婧说是工作就猛翻了个白眼,小嘴不满的哼哼,“每次还不都是我帮你。”

他才五岁好不好,每次他妈咪一执行任务,他都得全程待命,就怕他这个白痴妈咪被逮了。一场任务下来,他都感觉比他妈咪这个执行人还累。

苏婧汗颜,就差拿双手捂脸了。的确,要不是有她宝贝儿子,估计她已经死了好多次了。

S集团中心部门已经将她的指纹录了进去,所以,苏婧很快就通过指纹验证进了公寓。看萌宝已经扑到沙发上继续玩游戏,苏婧这才抬手按向手表的感应区。

一接受感应,手表立刻在她眼前折射出一个方格视窗,一行黑字立刻呈现在她的眼前——

“记住,从你进S集团求的庇护的那天起,你就不再是安书沫。”

看着那闪动的字句,苏婧笑靥如花,“放心!这些,我可比你们记得清楚。”

五年前,当安书颖将她推到海里的时候,她就有了这个认知。

她,安书沫,早就已经死了。

现在,她是、重生的苏婧。

……

晚上,苏婧将苏子轩伺候的睡觉了,这才进浴室洗掉一身的疲 惫。躺在床上,抱紧萌宝的小身板,苏婧却怎么也睡不着。

倏地,一道亮光从眼前闪过,苏婧只感觉心口一麻,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皮就已沉重的合上。

一见苏婧昏了过去,躲在暗处的两个黑衣人这才收起麻醉枪走向床边。

“孩子怎么办?”其中一个黑衣人问。

刚才他们也对苏子轩射了麻醉冰针,所以,此刻床上的一大一小都是没有知觉的昏迷状态。

“不管他。”另一个黑衣人回答,接着将苏婧扛在肩上,“大少爷只要我们抓这个女人。”

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他们没有发现,他们绑走苏婧的这个场景,是在针孔摄像机的全程监控下进行的。

加班到很晚的慕青衣一回来就发现指纹锁明显就有经过篡改的痕迹,暗叫一声不好。

走到卧室,在白色墙壁上的感应区按下自己的指纹,墙壁立刻向内凹,凹的地方周围立刻发射出了几条红色光线,不到一秒,光线变成了方格画面,无数个监控录像就呈现了出来。

调整监控录像的画面时间,当看到苏婧被那两个黑衣人绑架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拨通了拓跋睿的电话。

“拓跋睿,帮我救个人,我就答应你的邀约。”慕青衣红唇微勾,在这夜里,那脸,格外的魅惑妖娆!

第3章 她敢!

……

昏暗潮湿的地下室,白炽灯在这静谧的夜里闪着极其幽冷的光。

宫宸夜宽厚的背斜倚在凳子上,如模特般修长的双腿正紧紧交叠搭在桌子上。看似慵懒,却无形中透露着狠佞。

轻弹了弹烟灰,宫宸夜这才再次吸了一口,接着,慢慢的吐出了一个烟圈。

良久,鹰眸这才扫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且被铁链绑住双手的女人,他冷哼,“浇醒她。”

他,可没时间等下去。

站在一旁的顾然一听,什么话都没说就示意身后的属下拿了桶凉水就朝苏婧的脸泼了过去。

凉水洗脸,在这三更半夜也会寒的彻底,更何况是整桶水泼过去了。那刺激,瞬间就让苏婧身体本能的打了一个激灵。

苏婧瑟缩了下身子,原本精致的五官也因为那寒气入骨而扭曲。秀眉紧蹙,苏婧慢慢抚着发疼的额头,想睁开眼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有种躺在冰窟里面睡觉的错觉?

“叮咚!”

美眸还未睁开,苏婧就发现因为她扶额的动作,传了一阵叮咚的脆响,如果她没听错,那应该是铁链的声音。

铁链?

苏婧美眸瞬间睁开,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头一扭,当看到手腕上那厚重的铁链时,她愣了。

难怪当她抬手的时候感觉手有千斤重,没想到——

记忆涌入脑海,苏婧想起昏迷前那道亮光,低咒一声:丫的,她竟然中麻醉针了。

“醒了?”

冰冷低沉却又磁性无比的男性嗓音响起。

苏婧身子一僵,脸色瞬间发白。就算过了五年,她还是记得这个声音,那样冷又具有穿透力。

终究,她和他还是见面了。

终究,这一刻,隔了五年,还是来了。

看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宫宸夜酷颜勾起一抹冷笑,“既然醒了,就别装死。”

摁灭烟头,宫宸夜一把拽过绑着她的一条铁链,强力一拉,苏婧立刻在那冰冷潮湿的水泥板上狠狠的滑行了一段距离。

直到将她拉到椅边,宫宸夜这才放下交叠的腿,低头俯视着她,淡淡的冷哼,“模特就应该有模特的觉悟,想靠绯闻出名就该付得起代价。”

苏婧背部被水泥地板磨蹭的生疼,就算没磨破皮,估计也磨红了,但是她也仅仅只是咬着唇瓣,不肯喊出“疼”这个字。

从地上艰难的爬起,苏婧抬头直视着男人那冷硬如刀的脸。一字一顿的笑着讽刺:“宫总裁,这可不是绯闻,而是……事实。”

她刺激他,也刺激自己。

“你说什么?”他强硬的扣住她的下颚,黑眸深寒。

下巴似乎要被男人捏碎,苏婧只是咬着唇强忍着,回嘴道:“我说这是事实。”

“你……”男人很明显被刺激到了,修长有力的手指瞬间移到了她白皙的脖子。

擦!

这丫的竟然真掐!

窒息的感觉袭来,苏婧心里极其愤怒,但也仅仅只是用美眸回视着他,不发一语。

就算过了五年,男人那如雕刻般立体的脸庞还是那样熠熠生辉,那浑身冰冷又危险的气质也还是那样让人无法忽视。

至于那冷酷犀利到深不见底的黑眸,根本就没有人敢与其对视。怕只要一对视,就瞬间丧失了做人的勇气。

而这些,五年前,安书沫不敢。可是,现在,强大的恨意充斥在心口的苏婧……却敢!

第4章 孩子真是我的?

宫宸夜很少看到有人敢这么直视着他,一看到苏婧这么看着他,暗自在心里赞赏这个女人的胆量。

只是,那紧盯着他的漂亮美眸里有太多的复杂的东西存在,他根本就无法看透。

看着她窒息的快要虚脱,宫宸夜这才松了力道,但是那手指却开始在她那白皙光滑的脖子处来回游移。

“孩子真的是我的?”他问的轻柔。

苏婧能稍微呼吸,脸色已慢慢变的不似刚才那般惨白,“嗯。”

“我没碰过你。”他指出事实,眸子慢慢眯起。

直接忽略他的话,苏婧得意的扬起嘴角,“可孩子的确是你的。”

宫宸夜脸色乍沉,眸光变的异常危险。 薄唇附在她的耳畔,低语:“女人,别逼着我杀了你。”

男人温热的气息拂在她的后颈项上,苏婧只感觉身子一阵战栗。但却不知道是因为他扰人的热气,还是他那言语的寒意。

见她低下头,男人只当威胁见效。

轻扯了下嘴角,他端起她的下颚,直视着她精致的脸,“我再问你一次,孩子是不是我的?”

“血缘那个东西,可不是我能左右的。”苏婧扭头,甩开他抵着她下颚的手,再次在老虎头上拔毛。

她这句话,无疑还是在说孩子是他的。

宫宸夜冷着脸站起,低头俯视着那个穿着睡衣却因为冷水浇淋而狼狈不堪的女人。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在门外偷听了好半天的拓跋睿就猛的推门冲了进来。

“夜,别冲动!”

苏婧听见声音,侧过脸,一看到拓跋睿那高大的身影,她脑子里立刻闪现他的调查资料——

拓跋睿,M集团(Model集团)总裁,宫宸夜好友,因花心闹绯闻屡次登上新闻版面头条。

宫宸夜看了拓跋睿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本来已有些慌乱但现在却一脸平静的苏婧一眼,像是明白了什么,浓眉一牛

他,竟然小看了这个女人!

“放了她吧。”拓跋睿开口。

“理由。”他盯着他。

被他看的发毛,拓跋睿赔笑:“她是青衣的朋友,我总不能看着她被你杀了吧。”

“青衣?”宫宸夜咀嚼着这两个字,眸色一暗,“你追了三年还没追到手的女人?”

拓跋睿耳根微红,枉他有花花公子之称。慕青衣那个女人,当了他三年秘书,他却连碰她手指头的机会都没有。

宫宸夜从来没看过好友如此腼腆的一面,想着这次他应该是对慕青衣那个女人真的动了心了才会如此。

于是,退了一步,依旧冷着脸道:“只要她开新闻发布会澄清孩子不是我的,我现在就放了她。”

拓跋睿一听,急忙蹲在苏婧面前,劝道:“苏小姐,你在模特界够红,根本就用不着宫家的绯闻来给你做点缀。你就照他的意思澄清误会吧,免得最后大家都撕破脸。”

“孩子是他的。”苏婧坚持,不肯让步。

拓跋睿 被她那坚定的目光给弄的闪了神,这个女人,真是固执。

起身,对上宫宸夜的冷脸,懊恼的问:“夜,你确定这女人你真没碰过?”

夺情掠爱,宫少请放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夺情掠爱 或 宫少请放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我曾深深爱过你9章(第九章 该坦白的时候必须坦白)

    原标题:我曾深深爱过你9章(第九章该坦白的时候必须坦白)小说书名:我曾深深爱过你第九章该坦白的时候必须坦白酒杯里的酒已经喝得差不多,慕安正想再要一杯,却听到包里的手机发出熟悉的声音,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本来不想理会,但是她却不敢得罪叶子言,现在她是他的暖床情人她必须得伺候好他。掏出手机,屏幕上面出现两个字,“过来!”叶子言竟然没有和他的新欢在一起过夜?真是见鬼了!慕安在心里叹了口气,结账起身离开了蓝月亮。看见她起身离开李云琛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聪明的酒吧老板看出了端倪,他走过去告诉李云琛,“这位女

  • 梦中情人9章(第九章 家庭纠纷)

    原标题:梦中情人9章(第九章家庭纠纷)小说名字:梦中情人第九章家庭纠纷吃过饭,我们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聊天,不一会儿,肖军去了卫生间。何美芳用一双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问:“马东,你老实告诉我,肖军昨天晚上真的住在你家吗?”“老同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努力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相信你的老公啊?”“我就是对他的话一百个不放心才问你的,你知道吗,他现在变了,变得连我都不认识他了。”“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他经常是夜不归宿,每次问他,总有一打箩筐理由,

  • 冤孽人生9章(第九章 过去的事情)

    原标题:冤孽人生9章(第九章过去的事情)小说名:冤孽人生第九章过去的事情钟丽娜和衣躺在房间里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粉红色的墙壁灯将她红彤彤的脸蛋映射得一片火红,刺鼻的啤酒味从她一张一合的鼻孔中散发出来,急促的呼吸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呼噜声,她高高隆起的胸部有节律的颤动,一股莫名其妙的燥热感向她袭来,她感到口干舌燥,头晕目眩,她努力睁开眼睛,发现壁灯、墙壁、天花板、电视、桌椅和梳妆镜不停地旋转,她试图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想将束缚在自己身上衣物脱掉,两只手笨拙地摸索了好一阵子,却只解开

  • 姐妹情仇9章(第九章 刺激)

    原标题:姐妹情仇9章(第九章刺激)书名:姐妹情仇第九章刺激暴雨下过不停,暴风拼命地吹,闪电映照大地,雷声响彻云霄,山洪暴发,洪水淹没了城市和村庄,大地上汪洋一片,惊涛骇浪中,万物漂浮,生灵涂炭。艾美不停地在洪水中挣扎,可感到全身乏力;她拼命地呼救,声音却是那样的渺小;她感到呼吸困难,脑海里一片空白。一个漩涡将艾美卷入了无底深渊,她看见了死去的父母,父亲朝她微笑,母亲向她招手,她跑上前去,一头扎进了母亲的怀中,任凭眼泪簌簌直流,然而,她听不见母亲的心跳,母亲的身体一片冰凉,突然,她看见父亲面目狰狞

  • 老公,我有了9章(第九章 获救)

    原标题:老公,我有了9章(第九章获救)书名:老公,我有了第九章获救三个男人将龚涛围在中间。大家知道,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一般人都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龚涛捏紧拳头,运足力气,挥拳朝那个五大三粗的老大鼻子上打去,没想到,这家伙眼疾手快,率先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并用胳臂将他的手臂挡开,他的拳头就像打在钢棍上,感觉有些酸麻和胀疼。“他妈的,这小子竟敢先动手,跟我打!”老大话音刚落,一个男人拳头落到龚涛的鼻子上,另一个男人的拳头打到他的太阳穴上,这帮家伙对他左右开弓,他们的拳头像雨点似地落到龚涛身上,老

  • 错乱的婚姻9章(第九章 拜年)

    原标题:错乱的婚姻9章(第九章拜年)小说名称:错乱的婚姻第九章拜年一想起吕小燕在旌阳市无亲无故,刘建军便有些担心,他拿起座机,准备拨打吕小燕的手机,可按了几个数字,总是下不了决心。“算了吧,她在‘丽婷’美体中心有那么多姐妹,随便到哪个家过年都可以,如果她想回来的话,早就回来了,如果不想回来,跪着求她也没用,我何必自取其辱呢?”想起中午在母亲家打电话时,吕小燕挂断电话的情景,哀叹一声,放弃了再次给她去电话的念头。他从卧室里抱来一床棉被,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替自己盖上被子,他耐着性子看完春节联欢晚会

  • 迷情女记者9章(第9章 心跳骤然加快)

    原标题:迷情女记者9章(第9章心跳骤然加快)小说:迷情女记者第9章心跳骤然加快秦淏继续说道:“观众反映我们的节目没看头,不是拒绝他们的故事,是我们的节目引不起兴趣。本来十分优秀的素材,到了咱们的手里就跟介绍生平事迹一样,没有新意,更没有挖出成功者心灵深处的东西,试想,谁又爱看这样的节目啊?有句歌词说的好: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创造着奇迹。”这时,局领导们都面露张惶之色,他居然还在研究电视节目,而且说得句句在行。会议室里安静极了。只有秦书记的话掷地有声,句句落在这些平日风光无限的“

  • 首长,放了我9章(第9章交待)

    原标题:首长,放了我9章(第9章交待)小说名字:首长,放了我第9章交待下午,所有事情都安排就绪,叶首长有些疲惫,硬撑着看了些文件,四点多终于沉沉睡去。何以纯请一位同事守着,出去卫生间。洗手时,何以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薄妆早就散了,显出几分憔悴来,想补一补妆,但手边什么东西也没有,只能以水浇面,胡乱洗了洗。一出卫生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叶向东,何以纯几欲退回卫生间,反正他是背对着的,但不知怎么,她就是觉得他是特意在等她,犹豫了一下,只得缓缓过去,也不是直奔着他,而是经过的样子。“十分钟后,去地下车库。

  • 继承人轻点宠9章(第九章 人穷志短)

    原标题:继承人轻点宠9章(第九章人穷志短)小说名称:继承人轻点宠第九章人穷志短“那说明他还是很有能力啊!要是自己没有能力的话,省长办公室那种地方也是待不住的!”方晓悠跟着说。“什么能力?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夏叔叔还没说完,就被妻子给打断了话。“怎么不务正业了?你少在那里说儿子的不是。我看啊,辰儿干的好的很!要是他做的不好,徐省长会让他做副主任吗?你就是嫉妒儿子!”谭阿姨说道。“我嫉妒他?要不是爸爸跟徐省长说,那个副主任还能轮的上辰儿?你不说鞭策他,还不停地维护他,真是慈母多败儿!”夏叔叔道。“

  • 娇萌小妻宠不够9章(009为什么这感觉如此熟悉?)

    原标题:娇萌小妻宠不够9章(009为什么这感觉如此熟悉?)小说名字:娇萌小妻宠不够009为什么这感觉如此熟悉?她以为他会要求自己做那种事,可是他没有,即便是在一个房间睡觉,他也不会强迫她。还有让她意外的事,他在外面丝毫没有那种少爷的架势,就像个普通的大学生,一个出门旅行的大学生。他们在一起住过家庭旅馆、徒步爬山、品尝路边摊的小吃,一切的一切,就如同是毕业旅行一样。慢慢地,两个人变得熟悉起来。“你有没有看过那个电影,《伊豆的舞女》?”两个人漫步在伊豆的街上,她欣喜地问他。“你说的是哪一版?山口百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