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书名:霸道老公请接招在线阅读

2017/12/18 21:14:53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霸道老公请接招

第三章 你已是坐过牢的女人
    从小到大,俞可芙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早点嫁给成凌,原本成俞两家也都有这个意愿,所以口头定下了这桩婚姻。说明http://www.xbxysw.com/

    后来俞家的生意出了一些状况,俞氏的情况每况愈下。成家却日日高升,在a市的企业中,都能排进前十了。

    成家对俞家难免就会有些成见了,甚至于好几次,都有提出解除婚约的意思。

    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俞可芙面前,只要熬过了三年,她就能顺利达成自己的心愿,嫁给成凌,俞可芙便再无犹豫的答应了。

    ”成凌哥哥,你不是随便说说的对不对?”俞可芙仰着脸,带着一份希冀。

    成凌蹙眉,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再抬头时,他的眼睛里只剩下漠然:”小芙,三年前的事情,我很感激你,但是……你知道,我是成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而你,已经是坐过牢的女人,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俞可芙眨了一下眼睛,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和听到的,从前,总是会像一个大哥哥保护在她左右的男人,现在,她竟然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嫌恶!

    他说,她已经是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了!

    多少天俞可芙在那间昏暗的地牢里,憧憬着出来后的这一天。

    成凌捧着一大束的好看的不得了的玫瑰花,单膝跪地,眼神深切的对她说:”小芙,谢谢你替我坐了三年牢,辛苦你了,这一辈子我都不会辜负你的,嫁给我吧!”然后,她热泪盈眶对他说:”没关系的,为成凌哥哥做任何事我都愿意!”

    可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此时,凤天国际大楼总裁办公室,一名打扮干练的秘书推门而入,她瞥了眼双腿相叠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他旁边一张黄花梨茶几上。版权xbxysw.com

    ”总裁,您的咖啡。”

    ”嗯。”他轻哼一声以示回应,微闭的眼忽而睁开。”还有什么事吗?”

    平常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事汇报,秘书送完咖啡便会走。

    ”那边打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出狱了。”

    ”今天?”冷傲的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轻轻一声反问。

    ”是的总裁,那边说她在狱中的表现特别好,所以提前两个月将她放出来了。版权xbxysw.com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路振伦长手一伸,便端起了几上的咖啡,锐利的眸光中浮现出那张红扑扑的苹果脸,眼眸微微眯起。

    两年了,自从她生下了那对龙凤胎,他便再没有去见过她了。

    离开成家的小洋房,俞可芙跌跌撞撞的走在路上。一名好心的的哥司机停在了俞可芙的身旁,从车窗探出一颗脑袋。

    ”小姐,你要不要打车啊?”年轻帅气的的哥司机露出满脸和煦的笑容,但是心如坠入冰窖的俞可芙仍旧感觉不到任何的暖意。等了半晌,直到那司机脸上的笑容快要僵硬的时候,俞可芙才如同慢了半拍似的点了一下头。

    的车司机将俞可芙放在了梧桐路的路口。网站http://www.xbxysw.com/探一眼梧桐路里的景象,除了有几家店铺改头换面了之外,里面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俞家的房子在三楼,是个小户型,三年没有回到这里,当俞可芙按下303那个数字的时候,心里无尽的忐忑。
第四章 扫地出门
    ”请问找谁?”是个很和蔼的声音,俞可芙一下便听出了是周婶的声音,周婶是俞家请的菲佣,在俞家呆了不下八年了,几乎是跟俞可芙的后母顾真兰一同进的俞家。

    俞家这些年虽然光景一年不如一年,但是顾真兰始终不让周婶走。倒不是因为舍不得她,而是,顾真兰太懒了,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做,周婶一走,俞家恐怕就要乱套了。

    ”周婶,我是小芙。”俞可芙话落,只听见那边哐啷一声。网站xbxysw.com

    再然后,门就开了。

    ”小芙啊,你兰姨出去打牌去了,应该没那么快回来,你先喝杯茶吧!我去烧水,给你洗个澡去去晦气!”周婶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放到俞可芙面前。

    俞可芙打量了一下四周,三年没有回来,俞家的房子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比之前更陈旧了一些。

    ”我爸,他还好吧?”俞可芙想起三年前,她执意要替成凌顶罪时的情景,俞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但是却也并没有多少的阻拦。后来有次她叔叔去探监说漏了嘴,她才晓得,原来是成家给了他不少的好处。

    ”还好,还好。”周婶表情有些尴尬。网站http://www.xbxysw.com/再要说什么,顾真兰忽然咕啦啦从外面进来。

    ”唉呀呀,周婶,家里来客人了呀?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跟我……”然而,当顾真兰看清来人的面孔时,却僵了僵。

    ”怎么是你?”顾真兰满脸的笑容一瞬间变没了,改而,是一脸的嫌恶:”你这不要脸的小贱货,怎么还敢回来,是刚出狱的吧?”

    ”是……是的。”看到顾真兰一脸的凶相,俞可芙有些畏缩,顾真兰性格火爆,俞可芙以前没少受她的打骂,直到现在,一看到她,俞可芙心里还是会感到有一股莫名的畏惧。

    ”夫人,小芙刚刚出狱,在牢里肯定受过不少的苦,我看先让她洗个……”周婶有些不忍的插言,然而话还未说完,就被顾真兰抢了去。

    ”洗什么洗,刚从牢房里放出来的人你也随随便便往家里领,多晦气啊!俞家会衰落,我看就是因为有这扫把星,这三年她没在,俞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就连我打牌都能赢到钱了!赶紧让她出去,别触着我的霉头了!”顾真兰二话不说,就走过去将俞可芙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周婶连忙上前劝:”夫人,小芙好歹是俞家的小姐,不如等先生回来……”

    顾真兰狠狠横了周婶一眼:”你算个什么东西,这家里我才是主子!再拦着我,这个月的薪水你别想要了!”吓的周婶连忙退开了去。

    顾真兰满意的又将目光落到了被自己像只鸡一样拎起来的俞可芙身上:”真不知道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进了牢房里都不安分,成家都答应等你出来后娶你了,你却等不及瞒着大家嫁给一个陌生人,做出了这么不要脸的事,还敢给我回家!识相点早点滚回你的夫家去,别让你爸见着了又气病了!”

    顾真兰一面说着,一面打开门将俞可芙狠狠推了出去。
第五章 小少爷发烧了
    俞可芙头一蒙,忘记了做任何的反抗。

    什么嫁给陌生人?什么夫家?为什么她每一个字都听的明白,但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听懂呢?她在牢里怎么出嫁的?怎么会多出一个夫家的?

    路家南城的某处宅子,路振伦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餐桌上已经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正在摆放碗筷的女佣笑着跟他打招呼。

    ”少爷,您下来了啊,我正要上楼去叫您呢!”女佣利索的将手里的碗筷放好,退到了一边。

    路振伦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坐到了椅上。抬头,却是看了眼站在女佣旁边一名上了点年级的中年男子。

    ”韦叔,有事吗?”他一下来,就看到了他的异样,脸上表情犹犹豫豫的,好似有什么话要说。

    ”没……没什么事。”叫韦叔的男子表情一拧,低下头去。

    ”韦叔,你照顾我这么多年了, 你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说吧!”路振伦眉头微蹙,眼睛里却是看不清任何的情绪,冷静的像是一片冰湖,即便扔一颗石子,也漾不起任何的涟漪。

    ”小……小少爷发烧了。”韦叔抹了一把汗,今天他去老宅那边拿点东西,正好碰见了一名医生,才知道是小少爷生病了。但是大小姐似乎并不想让少爷知道,千叮万嘱的让他不要跟少爷说。

    然而,眼下这情况好似是瞒不住了。

    ”什么时候的事?”路振伦眼内眸光一转,将手里的筷子扔在了桌上,竹筷碰撞碗沿的叮铃声在安静的餐厅内使气氛显得格外的紧张。

    ”今,今天早上。”韦叔轻吐一口气,憋了一天,终究还是说出来了!

    ”今天早上的事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路振伦却忽然狂怒起身,每次一碰到小少爷的事,他的态度就会异常的激烈。

    ”大……大小姐不让说,她……”

    ”什么都别说了,去叫小曾准备一下!”路振伦打断韦叔的话,正要上楼,韦叔却又急急忙忙的将他叫住。”少爷,大小姐已经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走了!”

    ”走了?”路振伦停下要上楼梯的动作,脸色青黑如铁。

    整个房间的气氛仿佛又陷入了冰点。这个房间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这位主子有多么在乎大小姐路灵柯名下的那对龙凤胎。

    路氏集团是一家跨国性的大企业,是路老先生路云歧一手创立,路云歧膝下只有一子,于七年前车祸过世,幸而他留下了三儿一女。

    如今,他们一个掌管着美洲分部,一个常驻澳洲,一个霸着欧洲。而路振伦,则被分到了亚洲。

    凤天国际,便是路氏集团在亚洲的分部。

    路灵柯在路家排行最大,欧洲是她现在的势力范围,从三年前她拥有一对龙凤胎后,她每年都会拖家带口到亚洲来住半个月。当然,路家的下人们不清楚,这是路振伦和和路灵柯曾经签署的一份协议里的一项约定。

    ”少爷,您还在忙吗?”韦叔轻轻的敲了敲书房的门,今天因为小少爷的事情,路振伦发了一顿火后,晚饭也没有吃就上了楼。

    ”进来。”路振伦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张照片发着呆,这是公司那边发过来的邮件,报告了俞可芙今天一天的去向。两年没见了,我是应该放你自由几天呢,还是马上把你抓到我的身边?路振伦嘴角扯出一丝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笑意。
第六章 被骗婚了
    抬头时,韦叔已经进了屋里。他手上端着食物:”少爷,今天晚饭您什么也没吃,多少吃一点吧!”

    路振伦挑挑眉,心情不知何时已变好,他指了一下桌子:”放那儿吧,我会吃了再睡,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去睡吧!”

    ”那少爷您也早点睡。”很难得的听到这样的话语,韦叔心里惊讶了一番,不动声色的出了书房。

    被扫地出门的俞可芙随便找了一家旅社住了一晚,住旅店的钱还是周婶偷偷塞给她的。第二天一大早,俞可芙就等候在了民政局的门口,她要去弄清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出狱,她连身份也变了,竟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已婚妇女?难怪成凌哥哥会不要她了,肯定是因为这事才误会她的。

    此时的俞可芙还一心想着成凌,想着要怎么才能消除这个误会,她还不知道,她的人生早已经在进监狱的那一刻就已经改变了。

    ”诺,俞小姐,这是您要的资料。您的户口上,确实已经标注了&039;已婚&039;的标签。”工作人员微笑着将一张打印好的资料递给她,心里却在腹诽,这女的怎么这么迷糊,自己嫁了人都不知道,竟然还跑过来问他们,她这,不是脑袋有问题,恐怕就是被骗婚了,真可怜。

    ”俞小姐,如果你真的没有结过婚,我看很有可能是被骗婚了,你去那边登记一下,去找个律师,写篇诉讼,然后……”

    热情的工作人员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大段,俞可芙却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她只听清楚了一句话,那就是,她真的已经被打上了&039;已婚&039;的标签。

    拒绝了工作人员所有的帮助,浑浑噩噩出了民政局,俞可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飘在云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天空湛蓝,俞可芙却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即便把这个已婚的标签去了,她的成凌哥哥也一定不会再相信她了吧!俞可芙无比沮丧的看了眼手里的资料。

    ”路振伦?”这是她老公的名字,全都是她熟悉的字,但凑在一起,却是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名字。

    ”路振伦,你是谁?是不是和我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该到哪里去找你,然后澄清这个误会呢?”

    ”小芙?”俞可芙愣神之际,从她后面蹿出来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

    ”武蕾蕾?!你怎么在这里?”俞可芙转身一看,竟是自己高中时玩的很好的一个同学。

    ”我和林清和过来登记,你怎么也在这里呢,我猜……你也是来登记的吧?”武蕾蕾满脸兴奋的猜测着:”对了,你老公呢,长什么样子呢,是成凌吗?”

    俞可芙和成凌,以前在校园里那可是出了名的一对儿,武蕾蕾免不了就往那上面想了。

    ”我,我不是来登记的,你和林清和还挺快的哈!”俞可芙眼内一阵尴尬,转移话题。

    以前在高中,直到毕业晚会那天,林清和才给了武蕾蕾一个浪漫的告白,两人没有因为毕业而散伙,反而感情越来越好,到今天,都领证了。

    武蕾蕾发现俞可芙表情有些异样,顿时惊讶的问:”你……不会是来办离婚来的吧?你大一辍学回家,不会就是和成凌结婚去了吧?”
第七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武蕾蕾因为自己的猜测嘴巴张成了o型。

    俞可芙连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啦!”这时,到车库取车的林清和已经开着车子过来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穿着白色的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见到俞可芙,他也明显愣了一下:”小芙?”

    一家高档的火锅店内,三个人围坐在一张圆形的桌旁,听完俞可芙的陈述,林清和拿起一张白净的餐巾纸擦了一下鼻,颇为感概的道:”前些日子我还见过成凌呢,不过当时人多,没有和他搭上话,当时我见他搂着陌生的小姐,还以为他是出轨了,原来是……”

    ”你这说的什么话呢!小芙正伤心呢,还往人家伤口上撒盐,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武蕾蕾狠狠瞪了林清和一眼,对俞可芙的遭遇十分的心疼。”小芙,你别听他乱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俞可芙心情低落的摇了摇头:”先找份工作吧……”未婚夫不要她了,后母又将她赶了出来,顶着已婚人士的身份,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谁,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武蕾蕾思索了一下:”小芙,要不这样吧,清和办了一家杂志社,你就到他那里去做一阵子记者吧!”

    ”啊?记者,我不行的,我大学只读了一年就辍学了,就只有高中的毕业证,我……怕我干不来,给你们添麻烦!”俞可芙一向迷糊,不过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她还是很清楚的,学生时代她的成绩就一直不上不下的,大学还是她爸借了点关系让她进的本科学校。

    结果,也就读了一年就因为成凌的事辍学进了监狱。

    ”这个没有关系的,只要肯学就好了,而且清和的杂志社一直半死不活的,要求也没有那么高,你只要偶尔出去采访一下就行了,平时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做的!”武蕾蕾使劲的给林清和使眼色,似乎铁了心要帮一帮俞可芙。

    ”是的,你就放心来吧!”林清和连连附和,没办法,人家可是新婚老婆的好闺蜜,又曾经同学一场,这个后门他怎么也是要给的。

    就这样,俞可芙靠走后门的关系进了林清和的《大人物·名人专刊》杂志社。

    然而,跟武蕾蕾所说的,没有多少事干,很轻松这种字眼,根本就挂不上任何的钩!不仅有事干,而且还有很多事干!

    很多她根本就做不到的事干!

    就像今天,刚进杂志社第三天,她被要求去采访一位她完全不可能采访得到的名人!

    ”小芙啊,老板能看重你,让你没通过公司的人事部就进来了,肯定是因为你有很特别的能力。我手上的这个人呢,叫盛凯,是一个很具传奇性色彩的人物,美国耶鲁大学理学院出身,现在是路氏跨国集团亚洲分部凤天国际总裁路振伦最得力的助手,你一定要想办法约到他!只要能约到他,哪怕谈上十分钟,哦不,五分钟都行,你这一个月都可以不用干活了!”

书名:霸道老公请接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霸道老公请接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

  • 山海诡录4章

    原标题:山海诡录4章小说:山海诡录第4章逃我赶紧调整好自己的姿态,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已经展翅欲飞的虫母,默默念叨着:哥们啊,你看你这些子子孙孙都被他们踩爆了,他们踩的比我多,你找他们去,千万不要客气。许是我这念叨起了作用,虫母竟然真的调转了角度,冲着我们身后那俩哥们悠悠飞了过去。我被封珩死死按在石壁上,尤其是虫母飞过我们那一瞬间,我几乎能感觉到被他按着的地方要碎裂了。虫母刚一飞过我们,封珩手中力道一转,已经把我甩到了他前面,低声示意我轻手轻脚往前跑。王律那帮人显然不知道这虫子的厉害,不然肯定不会这

  • 眉上砂4章

    原标题:眉上砂4章小说名字:眉上砂第4章炉房里,云岫撸胳膊挽袖子,满脸灰尘地在高温的火炉旁炼制琉璃。帮手阿望早热得脱了上衣,跑去门口躺尸。房外的微风受房内的高温影响,裹挟了热度,热浪般向阿望袭来。阿望只觉得头晕目眩,以至于一双水蓝色的云靴在他眼前站定,他都没能发现。阿望还闭着眼睛劝云岫:“我说你也把外套脱了吧,哥哥我对我们家阿美忠心耿耿,是绝对不会偷看你一眼的。你个小丫头片子,身材跟我家阿美,绝对没法比。”说着还想在胸前比划个波涛汹涌,鸡爪子似的手一挥,打到了坚硬的物体上。顺着光滑的触感摸上去,

  • 玄门大师4章

    原标题:玄门大师4章书名:玄门大师第3章勇闯桃花阵风月山城的周边满是荒芜干裂的黄土地,出城没多久就看到那一片繁茂的粉色桃花林。已经是六七月的天气,桃花却开得极为茂盛,秀丽壮观。有些桃树上竟然还结着硕大的水蜜桃,粉嫩嫩,水灵灵,十分诱人。千年修行的桃树仙儿,还是有独到之处的。张陵点点头,四处看着,微微蹙眉,怎么这梦缘圣境竟然没有送亲队伍来过的痕迹?他的脚程并不算慢,按时间来算,他应该能赶上送亲队伍才是,怎么这送亲队伍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正想着,却忽然听到了熟悉的鼓乐之声,张陵诧异无比,这送亲队伍怎

  • 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4章

    原标题: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4章小说名字: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第4章真是好久不见这身火红小短裙,越发显得她前~凸~后~翘,确定不是让她出来坐台?南粤为难了,这种衣服,她真是穿不出去,可是,自己那身白裙子,已经被顾安爵给撕成两半,怎么也无法拼凑。犹豫了一会,南粤还是跨出门来。“南粤,终于找到你了,马上到你,加油加油!”苏桑儿打量了她一篇,一惊一乍:“南粤,你真的好美,我是女人见到你都要流鼻血!”“以前你一直穿的像个修女一样,我的天啊,现在娇艳的真是想让人扑倒哦!”“南粤?”正交谈着,陵

  • 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4章

    原标题: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4章小说: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第4章离婚?不可能!情欲渐浓时,她狠心一咬。慕云深吃痛,眸子阴鸷的放开她,低低的轻声抽气。他怒极反笑,顺势扬起大手。苏夏天擦了擦自己红肿唇瓣上的鲜血,见他破裂的薄唇,冷笑了一声,激道:“打啊,有本事你就打啊。”她的秋水明眸闪过不屑的光芒,字字珠玑,像是冰冷的珠子砸在人的心尖上,动摇人的信念。“这一巴掌打下去,”她掏出结婚证,崭新大红的结婚证是如此刺眼,像是雪白墙上的蚊子血,她被这一抹红刺痛了眼,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她露出残忍的笑

  • 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4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4章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第4章下场会很惨苏胜沉吟片刻,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杨若溪。一来他不确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二来苏胜是担心,对方可能带有火器!如果单打独斗,他肯定不怕对方,可问题是,对方目的恐怕不是自己,而是正在开车的杨若溪!“麻烦?”杨若溪稍微有些惊讶,不过俏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仍然专心驾驶着车子。“后面那辆别克商务,我们从咖啡厅出来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我怀疑,他们是冲着你来的。”苏胜就算对杨若溪印象再不好,可她终归是自己的未婚妻和保护目标,苏胜耐

  • 都市超级高手4章

    原标题:都市超级高手4章小说:都市超级高手第4章胡依依赵宇径直走到自己卧室门前。刚打开门,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自己飞来。就算没有突破的时候,这种速度的东西也伤不了赵宇,更不要说现在了。伸手接过飞来的东西,赵宇这才看清原来是自己的枕头。还不等赵宇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接着又是一些卧室里的东西朝他飞来,并且还伴随着一个女人愤怒的尖叫。“禽兽!色狼!无耻!……”“够了!别闹了!”赵宇为了接这漫天飞舞的东西忙了个手忙脚乱,再听见女人的骂声,更加摸不着头脑,不得已大喝一声。“你!……你!……你这个禽兽!”女

  • 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4章

    原标题: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4章小说名: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第4章被殴打“8201,进去好好改造!”厉允桐直接就被扔进了女子监狱,她搭拢着双眼没有一丝力气,周围弥漫着血腥味,眼眸微酸。她蠕动着肩膀,强忍着身体里的痛撑着挪到了墙角,紧紧地圈住了自己的膝盖。“喂,新来的!听说你犯了杀人罪是吧?!”一道粗声粗气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多少有些不屑,“好像杀的还是你养父母?!还抢了你养父母女儿的身份嫁进了豪门?!老娘平身最看不惯白眼狼!”说罢,便听到有脚步声朝着自己走过来。厉允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人

  • 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4章

    原标题: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4章书名: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第4章她是继承者早饭后,两人乘坐汽车,来到了冉氏集团。失踪近一年的冉三七重新出现在冉氏,霎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不仅公司高层全体出动,就连听到风声的各路媒体记者也蹲在了大厦前。冉三七一下车,无数话筒就凑到了她面前,相机快门对准她接连不断的拍摄。“请问冉小姐,您这一年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可以给我们透露一下吗?”“您这次回来准备接手冉氏,还是跟凌总一起经营呢?”“有传闻说您是遭到仇家追杀,逃亡到了国外,不知是否属实?”……冉三七完全没想到她来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4章

    原标题: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4章小说名: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第4章打成一团季海棠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你的东西?”将玉佩往背篓里一丢,眼神轻蔑,“沈慕祁,告诉她物归原主是什么意思。”沈慕祁厌烦季家的人,多说句话也不愿,但涉及到文学方面就不同了,他清了清嗓子:“也就是说东西还给它原来的主人。”季海歌没读过书,也知道这词儿什么意思,季海棠这疯子这么羞辱她,岂能容忍。恼羞成怒的扑上去:“我能看上你的东西你还不感恩戴德,说这些没用的干啥,快把玉佩换还给我!”不识好歹。季海棠朝她肚子踹上一脚,恶狠狠道:“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