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美人如花 最新章节

2017/12/18 18:07:0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美人如花

第一章 乡村活寡
刘家沟的刘虎娃家里穷,高中才上了两年他爹妈便没钱供他上学了。书名:美人如花 最新章节

    他本来是个挺聪明的孩子,学习成绩算得上是上乘,很有希望考上大学,摆脱农村生活。爹妈不让再读书,他一气之下便不肯好好生活,成天在村里厮混,这都五年过去了,他还像个小痞子一样游手好闲,净知道在村里逗那些大姑娘小寡妇说荤话。

    得亏他是个人高马大小有英俊的在小伙子,要不然那些女人不爱搭理他。

    说是游手好闲,刘虎娃对家里倒也不算是全无贡献,虽然农活他不肯干,但却常跟村里打井队的刘长寿混一块,只要打井队接到活,大多不会少得了他一份。

    打井对以前的人来说又累又少钱,现在不一样了。一口稍深的好井,贵的能要到好几千块。

    当然,这钱大多会进了打井队老大刘长寿的口袋,像刘虎娃这种出苦力的,出一趟活能分到两三百块就不错了。来自xbxysw.com

    这天打井队没差事,他闲得无聊,便跑去村头大榕树下找那些常在那地儿汇聚的大姑娘老娘皮扯淡。

    不想,去到一看,没人。

    他也是无聊得紧了,大中午的也不嫌晒,竟跑到田野一带瞎转悠。

    中午田里哪还会有人农忙,他正失望,突然瞅到最远处边角里稻田间直起一个身子来。

    他一看到那人眼睛便是一亮。

    那块地他认得是刘大壮家的。

    刘大壮常年在外打工,他家里死剩他一个,这时会在田里干活的除了他媳妇李香草就没别人了。说明xbxysw.com

    刘大壮媳妇李香草在刘家沟是个名人。

    不是因为她德高望重,而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村里那些泼皮懒汉,每每讲到她都两眼放光。

    刘虎娃这个闲散人士自然也不例外,每回经过她家门口总忍不住向她家建在院子里的洗澡间瞄上几眼,邪恶揣测她是不是在洗澡。等听到洗澡间里隐隐传出泼水的声音后,要不是念着她男人刘大壮有些手腕,他肯定爬墙进去偷窥。

    李香草年纪不小,今年都二十八了,比刘虎娃足足大了六岁,她那皮肤还水嫩得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的似的,就算整天在田里忙活似乎也不见粗糙。

    刘虎娃一想到她那颤巍巍的胸脯就一阵激动。他大模大样地走过去,来到李香草家田畔她也没注意到有人来。版权http://www.xbxysw.com/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正背对着刘虎娃的方向弯腰割稻,那肥臀挺得高高的,让从来没享受过女人滋味的刘虎娃见了直流口水,两只眼直往她肥臀间裤裆的凹陷处瞅,恨不得把那里那块布看穿了,更想直接冲上把她裤子给扒了,然后提枪就撞进去。

    刘虎娃看她的肥臀解不了谗,贪心之下又悄悄兜了个圈绕到田的另一头瞅她的胸。

    李香草的胸跟臀部有得一拼,那规模壮观得吓人,刘虎娃看她领口大开,轻易便瞅见了那垂下的两团粉嫩,她里面竟然没穿胸衣,峰顶的两颗红豆隐约见。

    刘虎娃看得专注,被发现了也不知道,直到李香草咳嗽几声他才醒悟过来。正要解释,李香草却笑眯眯地抢先说道:“虎娃,看得爽不?”

    刘虎娃脸皮厚,一点都不红,只是摸着后脑勺“嘿嘿”一笑道:“爽倒是爽,就是没看清楚。”

    李香草翻了个白眼后板起脸道:“少流氓,看都看过了,赶紧过来帮忙干活,要不然我告诉你大壮哥让他收拾你。”

    刘虎娃不怕大壮,但却很想跟李香草呆在一块,于是爽快的答道:“好咧!嫂子,多余的镰刀放哪呢?”

    两人忙得一阵,大中午的热得人发慌,便坐到田边小树下的草垛堆里歇息。阅读http://www.xbxysw.com/

    李香草拿水壶灌了口水后,毫不在意的把水壶递给刘虎娃。

    刘虎娃就着壶口喝水时,想到这壶口刚被她的小嘴儿滋润过,不禁心头火热,仰头喝水时还瞅了她的小樱唇一眼。

    李香草浑不在意地忙自己的事,她热得狠了,便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还拿衣领煽风。

    刘虎娃正往嘴里灌水,被她若隐若现的胸脯刺激到了,一岔气,呛着了。

    他猛烈咳嗽时,李香草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凑近来就替他拍胸顺气。

    她这一凑近那还得了,刘虎娃下面那玩意儿就像吃了激素一样猛地竖了起来,把裤裆顶起很大一个帐篷。

    “哟!这么高?假的吧?”李香草看到他的大帐篷,不仅没害羞避让,反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打起趣来。书名:美人如花 最新章节

    她一个女人家独守家门,少了男人滋润,往常被刘虎娃这一类的男人调戏得惯了,心理难免有想法,调戏男人对她来说也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男人哪受得了别人对自己那玩意的怀疑,刘虎娃气一顺,马上不服气的嚷嚷道:“你家大壮的才是假的,我这是十足真金!”

    “哦!真的吗?”李香草一副怀疑的表。

    刘虎娃气不过,头脑一热就叫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摸摸。”他说着一挺下身就凑向李香草。

    李香草心里偷笑,脸上却一本正经,道:“我才不摸,你要到处跟人说我摸过你那里,被我们家大壮听到了那还得了。”

    刘虎娃一时没听出她这是以退为进之计,便拍着胸口道:“放心,我保证不跟人说,你摸吧!”

    “真的不说?”李香草手已经伸了过去,嘴上犹自矫。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摸就摸。”刘虎娃拉着她的手就放在自己裤裆上。

    李香草早听村里的女人说刘虎娃那玩意儿长得吓人,这回有了机会亲自验证,哪里还会错过机会,她手一抓便抓在了刘虎娃的神器。

    刘虎娃一个哆嗦,这才醒起自己在让一个女人在摸自己那玩意儿,这刺激比自己摸强多了。跟村里那些老女人偷袭自己裆部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

    在他面前的是个称得上了全村最美的女人,被她那嫩手握着把柄,再想到她是个有夫之妇,夫不在家,田地早旱,正是需要灌溉的时候,他心思一转,不禁想到了一种诱人的可能。

第二章 田间情事
李香草摸得一阵,内内早潮了,脸上却是装作很不满意的松开手撇嘴道:“肯定是假的,哪有人这玩意儿长得这么长。”

    刘虎娃见她眼波流转,老偷瞧着自己的裤裆,哪还不知道她的真实意图。他心中大喜,脸上却还装作像之前那样生气叫道:“还不信?好,我脱裤让你看。”

    说着他打量四周一眼,见大中午的,只有很远的地方才有人在田里忙活,根本不能看清自己这边在干什么,于是他起身把裤带一解,外裤加内内一块扒了下来。

    他裤子这一扒,不得了,里头的长物一下子跳了出来,直挺挺的竖在李香草面前,就像根标枪一样,差点没戳到还坐着的李香草脸上。

    李香草吓了一跳,一声轻呼后,按耐不住好奇心不禁伸手去摸。

    她逗弄几下,感觉刘虎娃那玩意儿虽长却不失坚硬,不禁心中窃喜,忍不住两手一握去丈量长度,两手一对接,竟然也没能把刘虎娃那话儿握全,还有个和尚头露在外头一胀一缩的。

    “怎。。。怎么这么长呀?要进去,能进得完吗?”李香草终于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刘虎娃的神器被她抓着,只觉得热血澎湃,要不是被她的手握着,都想直接捅到她嘴里了。他接着李香草的话意图明显的道:“那要试过才知道了,嫂子,你要不要试试?”他说话时口气都喷到了李香草的脸上,那暧昧的神就好比是发的公狗。

    “养娃!你说什么呢?我都是有男人的女人了,怎么还能跟你干这种事?要让人知道了我还有脸做人么?”李香草说话时直吞口水,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早把她的心思出卖了。

    刘虎娃知道有戏,于是嘻笑着道:“不让人知道不就行了。你看周围,哪有人能看到我们在干什么?”

    “去你的,没人看到也不能跟你做,我不能对不起我家大壮。”李香草嗔了刘虎娃一句。

    刘虎娃知道她其实已经动心,就差最后一把火,于是说道:“不做就不做。”他说完略一停顿接着道:“不过,嫂子,我这里你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是不是也该让我看一下你的呢?吃亏的事我刘虎娃不干,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

    李香草哪还不知道他在挑逗自己,她心如鹿撞,长久没有男人滋润的空虚铺天盖地而来,那里急需东西去填满。

    她装作很为难地想得一阵这才说道:“好吧,我也让你摸一下,不能使坏!”

    她说完站起身来,解开腰带对刘虎娃道:“你把手伸进去摸,不能让你看那里,怪羞人的。”

    这两人骨子里男娼女盗,表面上却道貌岸然。

    刘虎娃听了她的话,脸上一喜,裤子也不穿回去,一伸手就探进她的裤里直往跨下钻。

    李香草拉得彻底,连内内的裤头也拉了起来,刘虎娃的手往下一伸,直接就摸到了一片草地,再往芳草地里一翻寻,轻易就摸到了一瓣折皱起伏的湿软物事。

    他手指一勾,刚一陷入那片温软湿滑之地,李香草身子一缩,竟是嘤咛出声了。

    她眼波流转,嘴角含春,一只手还抓着裤头,另一只手却扶在了刘虎娃的肩头,很有站不住脚的架势。

    刘虎娃知道机不失,于是便让手指动弹起来,很快便让李香草浑身无力地趴到了他身上,那两座玉峰就像两团弹性强极的面团一样挤压着刘虎娃的胸膛,让他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

    他手指弄得一阵,终于忍不住了,于是把嘴凑到李香草耳边轻轻道:“嫂子,咱试试能不能全塞进去好不好?”

    李香草那里早就泛滥成灾,她哪里还会拒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她声音虽轻,刘虎娃却是听到了。他就像是听到冲锋号的士兵,手猛的往下一扯便扯掉了李香草的裤子,然后把她推倒在草垛上,欺近身便压了上去。

    刘虎娃虽然没做过这事,却是听人说得不少,知道自己那玩意儿要进去的地方是女人跨下最中间那个缺口,所以他一点没找错地方,只是他一刺到底,听得李香草一声痛呼,吓了他一跳。

    “呀!养娃,你想整死嫂子呀?怎么进去这么快!”

    刘虎娃被李香草嗔捶了一记肩膀,他浑不在意地嘿嘿一笑道:“嫂子,还没进完呢!”他说着指了指下面。

    他说完突然一转话题道:“嫂子,大壮哥的有我的长吗?他弄得你舒服不?”他问这话是因为记恨刘大壮,有落刘大壮面子的意思。之所以记恨,是因为刘大壮每次进城都带谁也不肯带他,说他人傻活粗干不好工。

    “切!就他那点东西怎么能跟你比。不过,他的短归短,倒是比你的要大一些,每次进去都差点没把老娘那里挤爆。你的刚刚好,没让我难受。”

    刘虎娃一听说自己的没刘大壮的大就不意了,他心里记挂着身下的女人是刘大壮的,哪还有半分怜香之意,一挺身就更深地往里撞去,进不完也要硬挤,痛得李香草一声惊呼,两手抵着他的腰往外推道:“啊!养娃,别再进去了,已到到头了。”

    刘虎娃不相信女人就那么点容量,他摇头道:“嫂子,才进去这么点,怎么能到头,你就是看见它这么长,怕了才这么说的。不信你背转身看看,我从后面进去你肯定不会觉得进不完。”

    李香草听着觉得有理,于是背转身来,两手放低撑在草垛上,那肥臀却挺得高高地,回头对刘虎娃道:“你进去试试,别太快了,我会受不了的。”

    刘虎娃生平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瞧女人的秘谷,看那莹光闪耀,只觉得口干舌燥,答应了一声后便挺身刺了进去。

    他这回怕把李香草吓跑,倒真是慢慢进去了。

    刘大壮那玩意儿或许真的比他的大,早把李香草那里撑大了,所以刘虎娃进去的时候不觉得有多紧凑,倒是进了大半以后,听李香草老哼哼说着让他“慢点”“好深”,让他的虚荣心得到无比满足。

    他一激动,猛的一挺就全进去了。

第三章 绿帽子戏法
李香草一声惨叫后吓得直往前爬,躲开了刘虎娃的凶器这才回头骂道:“小王八蛋,你想捅死嫂子呀?”她说话时眼中泛泪,脸上却有笑意,说不出是哭还是笑。

    刘虎娃知道自己莽撞了,于是不好意思地摸着头道:“对不起!嫂子,你叫得太那个了,我听着冲动,所以就。。。”他舍不得刚刚的快感,继续说道:“嫂子,咱再来,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慢慢来,保证不弄疼你。”

    李香草哪还敢信他,她拉起裤子道:“不来了不来了,你说话没信用,明明答应了慢慢来的。”刘虎娃那一下确实是把她吓怕了。虽然她挺想做的,但还是怕刘虎娃把自己弄出个好歹来。

    刘虎娃见她穿裤,顿时哭丧起了脸,道:“嫂子,你这不是玩我吗?你让我这样怎么办?”他说着挺了下他那旗杆。他难受着呢!

    李香草吃吃一笑道:“活该!谁让你不听话来着。”她见刘虎娃那一脸颓败,倒真有些不忍心,于是道:“你过来,嫂子用手帮你弄。”

    刘虎娃见她已经扎好裤带,知道她“那里”没戏了,再看她白白嫩嫩的小手,倒也真是个替代的好方法,只是他更喜欢李香草那鲜嫩窄小的嘴儿,于是道:“嫂子,你用嘴帮我弄好不好?”

    李香草碎了他一口道:“想得美。我说养娃,你不是没碰过女人么?怎么懂那么多东西呀?”

    刘虎娃得意地说:“没做过不代表没听说过啊。上回傻牛回来,他说城里的女人都会用嘴帮男人弄,他和大壮哥经常。。。呃!”

    他对刘大壮的恨成了一种习惯,无时不刻不想着抹黑刘大壮,现在这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其中的意思不方而喻。

    果然,李香草一听说傻牛跟他男人经常。。。后面那话虽然没说全,但是轻易便能猜到肯定是去找女人了。她柳眉一竖道:“傻牛是不是跟你说他跟刘大壮去找女人了?”

    “没!我没说。嫂了,你别告诉大壮哥我跟你说过这话啊,他会找我麻烦的。”刘虎娃脸上装着害怕,心里却开了花。

    “我跟他说这事干嘛?你快跟我说,他是不是在城里找女人了?”李香草最关心这事。在村里为刘大壮守活寡她已经觉得够苦了,没想到刘大壮还在城里玩女人,弃她于不顾,她心里这把火烧得极旺,如果刘大壮就在她面前,指不定她扑上去就把他给撕了。

    刘虎娃不吱声,见李香草拿杏眼瞪自己,这才忙不迭地点了下头。

    李香草怒了,她骂道:“好你个刘大壮,老娘在村里为你守身如玉,你倒是在城里风流快活起来了。不管了,老娘也玩男人,看谁比谁吃亏。”她说着把腰带一解,挺着美臀道:“养娃,快来,你弄死嫂子算了,我看他刘大壮头上的帽子绿油油的还能不能得意得起来。”

    刘虎娃一看就了,他哪里会说不,提枪马上就冲了进去。

    李香草的身体在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刘虎娃进去顺溜之极。顿时,田野间,草垛堆里,叭叭声不断,伴随着女人压抑的惨呼声,形成了一曲优美的音。

    事了两人瘫躺在草垛里歇息,李香草气喘吁吁地道:“好你个刘虎娃,差点没把嫂子弄死,还好你是第一次,要是再久点的话老娘非晕死过去不。”

    先前那一翻战斗,刘虎娃没机会享受李香草胸脯的滋味,这会儿正探手在她胸衣里头摸得畅快,他嘿嘿一笑道:“嫂子,你觉得舒服不?比大壮哥弄得好吧?”

    李香草一听刘大壮的名字,气又不打一处来,她撇撇嘴不屑地道:“当然比他好,他弄了老娘那么多次,没一次有你久,你这还是第一次呢,要是再弄多几次的话,都不知道还能长多少能耐!”

    两人说着荤话,感渐深,待歇得一阵,力气一恢复了便起身又干起了农活。

    虽然刚运动过不久,但刘虎娃心愉快,干起活来冲劲十足,尤其是跟在李香草屁股后面说荤话的时候,更是像打了激素一样。

    李香草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应和,嘴里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

    两人正割得欢,忽然听着远处有人喊,刘虎娃直起腰来一看,认清远处喊话的是刘长寿,他回头对李香草道:“嫂子,帮不了你了,长寿哥找我能是有活干了。”

    李香草本来就是个明事理的女人,就算没跟刘虎娃发生关系也不会硬拉着他让他帮自己干农活。现在两人有了亲密关系,她着实对刘虎娃那玩意儿有些迷恋,就更不能会拖刘虎娃的后腿让他生活没着落了。她摆摆手道:“没事,你去忙吧,得空再过来帮嫂子,干完活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刘虎娃醉翁之意不在酒地嘻嘻笑道:“嫂子,吃完了好吃的我还能再吃你不?”

    李香草笑骂道:“去你的,嫂子才不便宜你个小王八蛋,弄人都不知道心疼。”

    刘虎娃不敢耽搁,怕刘长寿等烦了,以后再有工开就不叫自己。他跟李香草再逗笑一句便奔向了李长寿。

    才一走近刘长寿就踢了他一脚,笑骂道:“好你个刘虎娃,竟敢跑去调戏刘大壮的媳妇,让他知道了我看你怎么办?”

    刘虎娃哪敢让他把话说下去,马上摆手道:“长寿哥,你别乱说话,我啥都没干,就帮她割稻了。”

    “滚犊子,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跟在她后面偷偷瞧她屁股,我看你连扒了她裤子的心都有了。奶奶的,这女人真要命,要是我也有这样的媳妇就好了,抱着那玩意儿从后面进去,这一进一出的,肯定爽翻了。”

    刘长寿说着话,两眼放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刘虎娃心中暗笑,他不只是有了扒李香草裤子的心,而是真的扒过了,还狠草了一顿,那滋味比干想爽多了。

    刘长寿看刘虎娃不吱声,只是抿着嘴傻笑,便笑着拍了一记他的后脑勺道:“笑什么笑,下回过来帮忙喊我一声,奶奶的,这娘们不鸟老子,就喜欢跟你这种大小伙子凑一块。”

    两人边聊边走,没多一会儿便到了村长刘康富家。

    原来,村长刘康富家在建新房,想在新房门口打口新井。

第四章 奇异冰块
 农村打井不比是城市的高科技,他们用的还是比较落后的法子,不过是一个挖头加一根接杆,三两个人拿水管钳夹着转圈圈,到到接杆用尽便又接一根,这干的都是体力活,技术含量不高。

    刘长寿是工头,一般况下不用干活,他坐一边看着刘虎娃跟另外两个同村爷们光着膀子在那卖力地转圈圈,心中满意,抽烟时自然悠闲得很。

    监工的人虽然只有他一个,但看热闹的还有别人。

    刘康富家闲人不敢进来看热闹,他自家闺女倒是能瞧。

    他女儿叫刘小菊,今年二十六岁,还没嫁人。

    城里女人三十都不急嫁,农村却不行。像刘小菊这样年龄的姑娘已经算老了,她之所以不嫁,不是因为她长得丑。相反,她长得非常好看,就算比不上李香草,却也相差无几。

    她的故事比较现代化。就跟所有的农村姑娘一样,她在读大学的时候一心想着找个城里的男人嫁过去实现农转非的愿望,只是惜,每个进大学泡妹跟她勾搭上的男人都不安好心,每次玩腻之后都走得非常彻底,让智商低下买卖上成大学的她想找人也找不到法子。

    最怕的一回就是她被有城市户口的男同学搞大了肚子。那男同学不肯负责任,她便在学校里耍泼哭闹,结果那家里非常有钱的男同学啥事没有,学校却把她给开除了。

    她回村的时候已经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她的事至此也在村里传开了,整个人名声都臭了。农村人思想比较传统,像这种被很多男人玩过的女人,市场自然就小了。再加上她心气高,仗着自己爹是当村长的,不肯嫁一般的男人,这事一拖就把自己拖成了老姑娘。

    刘小菊其实挺想找个男人的,大学的生活似乎勾起了她的瘾头,没有男人的日子,她过得很烦闷。

    她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嗑着瓜子,不时偷偷来瞧这边三个精壮的汉子,尤其是看在刘虎娃身上的时候,她那两眼简直能用精光四射来表示。

    刘虎娃长得一点都不像刘家沟的男人,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在男人普遍身高在一米六几的刘家沟里绝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再看他的脸上轮廓,虽然只是小帅,但那英挺的五官,比刘家沟的大多数男人长得好看多了。

    刘虎娃不知道有个女人在远处看自己,他们三人合伙,好不容易终于挖出水了,正把第一把湿泥敲掉,他突然看到湿泥中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小玩意儿,瞧着像是冰块,不过拇指大小。

    他以为是玉,私心作崇之下便悄悄把它装进了裤袋。

    再与人挖得几把,他心里惦记着那块东西,便找借口说要撒尿,一头钻进了茅房。

    他也真是想尿尿了,一进到茅房便把他裤裆里的长蛇掏了出来放水,另一只手却伸到裤袋里掏出了那块冰块状的东西。

    那东西瞧着像冰,拿在手里却感觉有些温热。

    他心中奇怪,像把它举高了对着阳光细瞧。

    农村的茅房有好些是露天的,他现在这间就是,所以能看到太阳。

    他左瞧右瞧都搞不明白那东西是什么,只是捏在手上凉凉的,像是冰,却又没有那么低的温度。

    他压根没想过要把那东西丢掉,因为觉得它应该是件什么,说不定拿到城里能卖个好价。

    于是,他又把它装回了兜里。

    放完水出到外边一看,远远看到村长刘康富的宝贝儿子刘有福正指着大傻的鼻子骂道:“草!老子让你去打个架你也敢要好处,你挖井挖傻了?信不信我连井也不让你挖了!回头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大傻人不聪明,听这话反应却快,赶忙喊道:“别呀!有福哥,我去还不行么!”

    刘虎娃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刘有福肯定是又仗势欺人惹了外村人了,正拉人马去干架呢!

    他不想淌这趟浑水,因为他知道刘有福是无理也强欺人的主,所以赶忙缩了回去悄悄观察。

    果然,刘有福骂完大傻又跑去做二牛工作。

    二牛比大傻聪明多了,他都不待刘有福叫骂便步入了阵营。

    刘虎娃左看右看不见刘长寿,猜想他肯定又是跑到哪偷懒去了。

    他是工头,不用干活,在不在现场都没什么事,说不定是回家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二牛跟大傻是不是脑子短路,没想起个刘虎娃来,他有幸被被供出来。眼看着刘有福拉着两个憨将离去,他这才又钻了出来。

    回到挖井那地儿,想到这井暂时是挖不成了。这就走了的话,怕刘长寿回来找人。他看到村长家右侧有片小树丛,看着像是挺阴凉的样子,便走近一头扎了进去,找了一片太阳找不到的地儿躺了下来睡懒觉。

    他这一觉睡得好快,没多一会儿便人事不知了。

    他睡得沉,睡梦中却仿佛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很沉,却伴随着一阵难的快感。

    这快感渐变强烈,他终于从梦中醒来,迷糊着一睁眼却是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村那的女儿小菊正跨坐在自己身上,虽然她衣裙好好的,但刘虎娃却感知两人的私密处正紧紧连接在一起,随着刘小菊身体的起伏正磨擦着发出轻微声响,那快感因醒来而变得铺天盖地,一下子充满了他整个身心。

    刘小菊一脸迷醉地仰头喘着气,不时压抑着哼哼两声,根本没看到刘虎娃已经醒来。

    刘虎娃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在梦里会有种被鬼压的感觉了。合着这鬼就是刘小菊,她竟毫无廉耻的骑了自己。

    他心中又是无语,又觉得好笑,正琢磨着要不要“醒来”让刘小菊看到,见她有低头的趋势,却是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睛。

    眼睛看不到东西,身体被快感充斥,他不由自主地微微挺动身体迎合,别听喘着气的刘小菊轻声笑骂:“真。。。真是个坏种,哦!呼!睡着了也知道干女人。”

    刘虎娃一听她这话,虽然不知道她是真以为自己还睡着还是发现自己醒了故意这么说的,但他知道刘小菊这话给自己带来了迎合的契机,于是,他加大动作往上一挺腰。。。

第五章 女同学来访
 刘小菊因为怕含不下他整条长蛇,先前只敢微微试尝,不敢坐实,他这一挺腰那还得了。只听刘小菊一声惊呼,就像被蜜蜂蛰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

    两人身体一分离,快感一去,刘虎娃有想睁眼去看的想法,但最后却强行忍住了,他闭着眼睛舔了舔嘴唇,呢喃几句还继续装睡。

    刘小菊竟是没说话,刘虎娃正捉摸不透她是不是相信自己还睡着,突然,他感觉自己那宝贝儿被一只手握住了。

    他浑身微微一颤,然后不由自主的挺动了起来。之前的快感太强烈了,他还没从那境脱离出来,一时间却没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刘小菊显然也没觉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只是轻声吃吃笑骂:“小坏蛋,连洞跟手都分不清了。”

    刘虎娃听了一汗,却是不敢停下动作。

    刘小菊能是怕了他的全力刺击,之后竟是不敢再“骑”他了,这让他心里有些失落。

    还好,刘小菊“手艺”不错,皮肤也嫩滑,撸得他很爽。

    因为闭着眼睛,看不到刘小菊。为了帮助自己快点达到颠峰,他不得不幻想起李香草来。

    李香草的胸很大,他先前把玩的时候试过,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

    她的腰倒是很细,能是因为刘大壮没用没让她怀过孩子的缘故,那小腰儿比一般少女还纤小几分。

    她全身的皮肤都很嫩滑,当然,最嫩滑的还是那个像喷泉一样会往外冒水的密地,刘虎娃进入她的时候很舒服,虽然感觉不够紧凑,但那感觉还是很强烈。

    刘虎娃始终觉得自己两手抓着她的两瓣肥臀全力冲刺那一下最爽,比刚刚刺刘小菊那一下还爽。

    刘小菊那里比李香草的还松一些,这能跟她被无数男人进入过有关。

    这一对比,刘虎娃突然很想晚上溜到李香草家还弄她一次。像现在这样装睡着弄太不爽了,尤其是最后弄的竟然是刘小菊的手。

    刘虎娃一想到自己晚上将要爬墙进入李香草家,如果是趁她睡着偷袭的话,那感觉会不会更刺激一些。

    他想到这里,长蛇突然猛一充血,只听刘小菊“呀”的一声怪叫,刘虎娃听得脚步声离去,这才悄悄睁开眼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刘小菊狼狈离去的背影,不禁得意地笑了。刚刚那一下,肯定是喷到她脸上了。

    大傻跟二牛帮刘有福干的这一架好象并不激烈,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也就有些轻微的鼻青脸肿。

    刘虎娃装傻,一见他们回来就骂道:“草!你们跑哪偷懒去了?害我一个人在这干等,还干不干活了?”

    两人脑子不太够用,只是一味地跟刘虎娃道歉,也不知道说一下自己是帮东家打架去了。

    还好不耽误功夫,入夜之前他们还是把活干完了。

    挖井是力气活,刘虎娃身体虽然健壮,却也累得够呛,入夜时回家,只进了院子那门就直嚷嚷:“娘,有饭吃了没有?饿死我了。”

    他娘在里头应了一声他也没听出是什么,一进却愣住了。

    他娘正在小厅里头拉着一个女孩的手说话,那女孩不是他朝思暮想的林清丽又是谁。

    林清丽是他的高中同学,住在隔壁的林村。她比刘虎娃幸运,有机会上大学。是她大学毕业后做了一个很多人都觉得傻的选择,师范毕业的她志愿回乡任教,成了这一带唯一一间学校的老师。

    她做的这件大傻事,唯一赞同她的能也只有刘虎娃一个人了。

    刘虎娃赞同她不是因为他觉得林清丽很伟大,而是他终于又以常见到林清丽了。

    林清丽是他的女神,他从初中开始就暗恋她了,只是一直没有跟她说过。究其原因,能是因为双方的家境吧。

    林清丽是林村村长家的女儿,家里有钱,而他刘虎娃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村青年。如果他真不知死活地去追她的话,说不定会死得很惨。

    虽然刘虎娃不敢去追她,但两人的关系却好。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在镇上,离家很远,刘虎娃的交通工具却只有两条腿,所以他常常要在天蒙蒙亮时便起床赶路,要不然赶不及在上课前去到学校。

    林清丽比他好多了,她考上高中后她爹就给她买了辆自行车,她每回上学,在路上都会遇上独自走路的刘虎娃!

    两人小学初中读的都是林清丽现在任教的那间学校,所以两人早就认识,只是不太熟。上了高中后,她因为觉得刘虎这样赶路太辛苦,同窗之勃发之下,她自告奋勇的让刘虎娃坐她的顺风车。

    山路难骑车,最后当然演变成了刘虎娃骑车带她。

    刘虎娃对她的恋幕之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

    林清丽看到刘虎娃进来便不跟他娘说话了,她矜持笑着对刘虎娃道:“你回来了!”

    这句再平常不过的问话听在刘虎娃耳里却有不一样的感觉,仿佛是妻子对丈夫叮咛。他暖暖笑着应了声:“嗯!”

    一向喜欢在女人间厮混的刘虎娃也只有在林清丽面前才变得正经。一来是因为他知道林清丽为人正派,听不得流氓话,二来是从前读书的时候,她是刘虎娃班上的班长,累积下来的官威放在那里,刘虎娃有点怵她。

    “吃饭了吗?”刘虎娃边揭饭桌盖边问。他知道饭桌上大多只留了他自己的份量,但客套话还是要问的。

    林清丽摆摆手道:“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要在往常,刘虎娃吃饭总爱蹲在凳上吃,这会儿有林清丽在,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坐着,吃饭还不敢大口扒。这景象要让熟悉他的人看到了肯定得笑话,他爹妈见到却是不会说他,只是笑着看这对小年轻。

    “你明天有没有空?”林清丽见刘虎娃抬头看她,这才继续说道:“要是有空的话陪我到城里走一趟,我要到教育局领点东西,一个人能拿不动。”

书名:美人如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美人如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18】推荐《相处繁华笙歌落》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相处繁华笙歌落》在线阅读小说名:相处繁华笙歌落目录预览:第1章真是够贴身的,伺候到办公室里来了第2章不死不休!第3章死了也别告诉我!第4章不会是……出事了吧?第5章她好像没呼吸了第1章真是够贴身的,伺候到办公室里来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男人将女人按在桌上,狠狠进入。“疼吗?疼为什么不喊出来?嗯?还是你根本很享受躺在男人身下?!”“叫出来啊,让外头的秘书好好学习学习,你是怎么人前端庄人后放浪的。”激烈的起伏仿佛要将叶芷蓉生生撕开,她咬着唇,将嘴唇咬得流了血也倔强

  • 【今日20180618】推荐《有没有爱过我》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有没有爱过我》在线阅读小说:有没有爱过我目录预览:第一章碰一下都是奢望第二章简瑶的邀约第三章最后通牒第四章坠楼第五章离婚我就放过你第一章碰一下都是奢望淡雅别致的百合花窗帘迎风摇曳,淡淡的烛光映照着简乔那双柔情似水的大眼,她静静地望着自己身边的龙北辰,痴痴地凝望着他迷人的俊脸。上帝一定是在制造他的时候特别细心,才精心打造出这样一个完美精致的艺术品。简乔的纤纤玉手轻轻地抚上龙北辰的脸,如玉的手指好像洁白的蝴蝶一般在那蜜色的肌肤上荡起淡淡的涟漪。只有此刻,他才属于

  • 【今日20180618】推荐《你的吻,好甜》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你的吻,好甜》在线阅读小说名:你的吻,好甜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你过的好吗第3章期待第4章生不如死第5章她是我姐姐第1章怀孕“疼……”下身传来熟悉的刺痛,林初一从睡梦中惊醒,疼痛让她失去了脸上所有的血色。女人的呼痛并没有引起身上那人的怜惜,反而是愈加凶猛的冲撞。“顾冷寒,你发什么疯?”林初一咬着牙锤打着在自己身上不断耕耘的男人,未经扩张就被刺穿的下身疼的几乎已经麻木。“呵。”男人的唇边绽出一丝冷笑,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缓,许是喝了酒,他的身上满是浓烈的酒味

  • 【今日20180618】推荐《桃花朵朵开》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桃花朵朵开》在线阅读小说名:桃花朵朵开目录预览:第1章回忆第2章英雄救美第3章美丽的误会第4章入住穆家第5章公主第1章回忆奢华总统套房卧室内,林旭倚着椅子坐着,品着红酒,看着前面的好灯光。女人的脸被一条丝巾遮住,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显得格外让人欣赏。女人清楚的看到林旭眼底的火焰,旋即一个媚眼儿投向他。女人愤怒的瞪着林旭,没多久,脸侧向一边,肚子贴向林旭磨蹭着他的腹肌,“杀了我你可以回去复命。”林旭睁开眼睛,那奢华的总统套房,现在人就坐在一处公园的长椅上,面前站

  • 【今日20180618】推荐《爱情白皮书》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爱情白皮书》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情白皮书目录预览: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第二章替补拍戏!第三章傅司年救场!第四章片场离去第五章傅家不缺那点钱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夜已深。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零点一刻。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

  • 【今日20180618】推荐《若我不曾爱过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若我不曾爱过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若我不曾爱过你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孩子必须打掉第2章你杀了我吧第3章清白的姑娘谁会随便和男人上床第4章想要我的孩子,你做梦第5章这些都是滋阴壮阳的第1章这个孩子必须打掉周小乔局促的攥着手里的协议,手心紧张的都是汗,却抑制不住那颗加速跳动的心。眼前的男人面容冷峻,手中捧着一杯红酒,高贵优雅。这,是她爱慕了13年的男人,一如以往,举手投足都能让她痴迷……“你怎么还不走?”一杯酒喝完,宴遇琛嫌恶的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小女人。“我、我

  • 【今日20180618】推荐《爱情白皮书》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爱情白皮书》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情白皮书目录预览: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第二章替补拍戏!第三章傅司年救场!第四章片场离去第五章傅家不缺那点钱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夜已深。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零点一刻。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

  • 【今日20180618】推荐《情有独钟》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情有独钟》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情有独钟目录预览:第一章:就她了第二章: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第三章:解决身体需要第四章:助兴药丸第五章:不是出来卖的,那层膜呢?第一章:就她了这是余霜进入夜总会的第三年。一如既往的,她和一群姐妹衣不蔽体的站在水晶吊帘之后,修长的大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抹胸的礼服根本挡不住那抹美好。耳边,是黎姐讨好的声音:“我们家最好的妞儿可都在这儿了,各位老总,大少爷,有看上的啊,就直接带走......”也不知这句话是惹的谁笑了起来,痞里痞气的道:

  • 【今日20180618】推荐《极品桃花运》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极品桃花运》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极品桃花运目录预览:第1章缺个收租的第2章新房东上任第3章美女与恶狗第4章真的不是我第5章地下练功房第1章缺个收租的“苏阳,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秃头老板眼神怪异的看着苏阳说道。这个叫苏阳的青年,秃头老板是非常喜欢的,他是酒楼里兼点心、炒锅、打荷、水台为一体的厨师,不仅做菜一流,而且几乎样样会干,手脚勤快,就是电灯坏了、水管爆了,他都照样能修好,一个人能顶三四个杂工,哪怕有人来闹事,也总是苏阳站出来解

  • 【今日20180618】推荐《虐爱成瘾》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虐爱成瘾》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虐爱成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监狱归来第二章聚会上的羞辱第三章搭讪第四章敢爬我的床不敢上我的车?第五章你怎么不去死!第一章监狱归来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沈安然木然的走出来,身后是监狱,前方是自由。她颤颤巍巍伸出手去触碰阳光,阳光洒在手上,暖暖的。她裂开嘴笑,三年了,这噩梦一般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因为没人来接,又没一丁点钱,她只能步行,一步一步走回去。路上,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她这才惊觉自己还穿着监狱里的囚衣。她习惯性地报以微笑,人们却纷纷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