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七叶重华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16 18:11:52 来源:网络 []

小说:七叶重华

第九章 会风殿下好眼光
七叶见过的神仙并不多,在她印象里,神仙大多高高在上,仙法高强,潇潇洒洒来去如风,有时候还会面如表情地顺手救一下他们这些正遭难的小妖,比如像一身墨袍的某人。阅读xbxysw.com
  但像眼前这样毫无神仙架子的,还无聊到明知她是混进婚宴的花妖也不拆穿,反倒还要帮她找人的,而且还长大极有神仙味的,说几句话离不开酒的蓝发神仙,她是真第一次见。这世间大概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热心肠的好神仙了吧?
  于是七叶的表情立刻大反转,眼里几乎冒起了星星,凑过来小心地求证:“大仙,你真的愿意帮我啊?”
  对眼前这小妖的智商,会风将它归咎于“她太单纯”,忍住笑,正经道:“真的。”
  “是吗?太好了!”七叶笑了,红衣衬着脸上的花怒放非常,情不自禁露出了本性,一掌拍到会风肩膀上,眉毛朝上挑了几下:“你这个神仙真挺不错的。”
  会风盯着肩上的那只素手,眼里的亮光一闪而过,“哦?是吗?”
  “我折腾这么久你还不拆穿我还要帮我,当然是啦!”七叶收回手,像在红月山结交小妖一样,双手朝会风作揖,郑重道:“承蒙大仙厚爱,如不嫌弃,咱们以后就是朋友啦!”
  “嗯,不嫌弃不嫌弃,说说那个神仙的长相吧!”其实他真的只是好奇那个人怎么会给她一口气息而已啊.......
  在接下来的一刻钟钟里,七叶极其浓墨重彩地介绍了那黑发墨袍的神君,顺带极其简单地描述了一下那个胖墩小童子。
  “额,你说的这个神——”蓝发青年仰头却不见有酒滴下,用力甩了甩还是没有,于是道:“不行,没酒了。”话音未落,眨眼间那蓝发青年便到了湖中央凉亭里一直未有人涉足的宴席旁。
  “喂,大仙——”
  七叶翻了翻白眼,这酒鬼大仙真是的!咬咬牙追了过去。版权http://www.xbxysw.com/
  蓝水带着三人一童来到前院,只见莲湖的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男女神仙,正三五成群地指着湖中央窃窃私语。
  无墨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红衣黑发的女子和天君第二子会风殿下同坐在湖中央的亭台里,那原本是为新郎官和新娘而设的宴桌,此时却是那红衣女子服侍着二殿下倒酒夹菜,一派温馨甜蜜的样子。那二殿下悠闲地喝着酒,看着那女子嘴角的温柔笑意尤其明显。
  湖的四周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大家无不咬着衣角手帕一脸的激动,看得十分津津有味。会风二殿下在凉亭四周布了结界,碍于他的身份并没有人敢上前,就连蓝水也只能抹着汗,焦急地到内庭求助自家君上。
  这时,那女子好像没了耐心,甩手坐下,抱着一个嫩黄的圆瓜就大口地狠狠地啃了起来。
  “啧啧,这年头这样肆意洒脱,率性真实的女仙着实少见了啊.....”
  “是啊是啊,会风殿下真是好眼光.......”
  “不知那女子是哪家洞府的仙子?改天定去拜会拜会,也借他一两个过来......”
  众仙围着亭子调侃着,内容却多是对七叶的欣赏。推荐xbxysw.com
  “蓝水,这女子是只花妖,你为何放她进来?”无墨话里严厉,手却折扇轻摇,盯着那女子满脸的笑意,不知会风殿下这是何意啊。
第十章 冷酷帝君来斗法
“这......”蓝水冷汗涔涔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如实道:“那女子身上有一股极纯的仙气,属下也是一时被她的外表所惑,君上请息怒,属下本想将其赶出去,只是二殿下他......”
  无墨正要训话,却听到身旁的小胖小声嘀咕:“咦,那不是那只小妖吗?她居然能跟过来?”
  那只小妖?什么意思?难道那口仙气.......
  无墨还来不及瞧身后那冰块脸的反应,众仙就已经发现了他这新郎官,都纷纷围过来朝无墨作揖恭喜。
  这时天上点点飘起了浓厚而又青绿的雨时花,无墨趁着此景掩面,十分黯然心碎地在众仙面前声泪涕下,连说那三公主还没准备好,是自己唐突了她,她才会还没拜堂就跑回东海去,末了还不忘叫众仙吃饱喝足耍够再回洞府。
  谁知无墨话音刚落,院里就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顿时飞沙走石,四处挂的大红囍布被撕碎成红雪花纷纷落下,一院的花花草草混着已经几不成块的琉璃瓦碎落一地,湖里的芬陀利白莲受惊似的合上了花瓣,就连这春日开得正好的雨时花也匆匆飘退出仙府大门外。
  无墨看向亭中的蓝发青年,虽然他是只手撑着脑袋看那红衣女子大剁的模样,但满院的仙客也就只有他敢在这四海水君的婚宴上动手了。
  无墨扬起折扇方要停住这大风,却听身后的重华轻咳了两声,那风便停了下来,紧接着一股暖风吹过,院中便又恢复了先前的喜庆模样。
  如此难得一见的斗法,众仙们个个满脸的兴奋,比之前的八卦还要激动,但都心下生疑是哪两位仙君在斗。小百姓养生网于是纷纷咬衣角咬手帕地左看看右看看,左猜猜右猜猜,场面喧嚷起来,全然忘了今天新郎官四海水君被新娘落跑的事,看来这斗法的八卦盖过了水君大人的悲剧........
  “咳咳,众仙请稍安勿躁。”无墨合起折扇,道:“方才只是小仙府中的小厮不慎误动了这护府的仙阵,让众仙见笑了。”言罢转头朝蓝水道:“你且去看看。”
  那蓝水跟了无墨不知多少万年,当然知道他眼中意思,当下回令退了下去。
  “唉,小仙今日虽成不了亲,但诸位仙友难得共坐一堂,倒不如一通畅饮叙谈,不醉不归,如何?”说完隔空要来一只银盏,仰头当先一口喝了下去。
  众仙见主人这么豪爽地饮了一杯,顿时起了酒兴,纷纷取来酒杯,各自仰头一饮以示回敬。有酒有肉有八卦,场面当然又活跃了起来。推荐xbxysw.com
  “那边好热闹啊,是水君要拜堂了么?”这蓝发神仙话说到一半却啥都不说了,亏她还亲自伺候他吃酒,没想到他竟然就只顾着品这些瓶瓶罐罐。
  七叶也懒得伺候他了,烦躁地抱着瓜到一旁大啃,那湖岸的喧闹声让她更没好气。
  “你看到你要找的人了吗?”会风答非所问,眼神从湖中的芬陀利白莲移到她脸上,嘴角还是猜不透的似笑非笑。
  “他在对岸?”这话一说出来七叶就懊恼地猛掐大腿,真蠢!她有眼睛也认识他,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第十一章 好人殿下爱耍赖
一手抱着半个外青内红的仙瓜,一手抓着那凉亭的柱子,七叶站在栏上踮着脚朝那岸上望啊望。
  会风见她那样子,忍不住掩嘴一笑,这小妖真的好有意思,半响,轻咳了几声道:“我方才已经试验过了,你要找的人就在湖对岸。”
  “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到。”七叶双手抱着瓜,早已不是踮脚望了,而小头颅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变换位置。版权xbxysw.com
  “噗——”会风闷笑一声,又咳了几声才正经道:“先找那胖童子会比较快哦。”
  “对哦——哎!他在那儿!我看到了!那个圆墩墩的小胖子!”七叶一把将瓜丢进湖里,激动地抬脚就要冲过去,却突然“嘭”的一声,被一股透明的气墙给弹飞了回来,倒在蓝发青年的跟前,只差一点就口吐白沫了。
  “是你布的结界?”七叶不满地站起来,眼睛更是不满地盯着这个无聊透顶话只说一半吊人胃口的讨厌大仙。
  “对啊,我布的。”仰头又灌了口酒,会风歪在这主位的软椅上,云淡风轻的样子。
  “为什么?”七叶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不是说好要帮我找人的吗?现在找到了却为什么不让我过去?”
  蓝发大仙嘴角弯起:“因为我要听你和那位神君的故事啊。”
  “我跟他的故事?我就是来找芬陀利白莲的,什么跟神君的故事,仙君你醉了。”七叶的智商终于附体了,随便拣了个座位坐下,拣起一个小红果子开始吃了起来。开玩笑,她跟他的故事,就连她自己也搞不明白,怎么说?
  “啊哈哈哈,小妖,做朋友是必须要坦诚的啊!”会风凑过去,低沉道:“若是你不说,咱们就在这结界里呆上千年万年,我瞧着这儿的酒好像够我喝到那时候。”
  “你!”
  七叶不知道这位仙君为何总缠着她不放,她之前不认识他吧?没得罪他吧?拿她消遣这样没仙格的事情他不知道不厚道吗?
  七叶看着眼前这个有身材有脸的蓝发青年,心里把他扎了十万针,眼一瞟到那壶酒,忍不住嘴角一勾,计上心来。
  他不是不能没有酒吗?好!那我就把这里的酒全给喝光,到时候看你出不出去!
  会风看着这小妖突然抱住酒壶灌水似的豪迈大饮,眼睛一亮,忍不住道:“想不到你这花妖也好这口啊?这酒虽好,但后劲很烈,可不要贪杯哦。”难得遇到酒友,会风当然也没想到七叶心里打的小九九了。
  “要你管!我就是喜欢这么喝你管得着吗!”七叶哼了一声,仰头又灌了起来。七叶长大的地方是不准饮酒的,后来到了红月山有小妖给她孝敬过几坛,但那火烧火燎的口感七叶抿了一小口转头就丢给小灰狼小白兔他们分着去了。不过没想到这神仙的酒居然这么好喝,不烧不燎还甜滋滋的,怪不得这一头蓝发的家伙抱着酒葫芦不放了,不行,这味道那么清甜,喝下去还暖暖的,必须要多喝点!
  只见才两三下的功夫,七叶的脚下已经有几个空酒坛了。
  “嗝——”七叶拍拍肚子,忍不住打了个响嗝。
第十二章 小妖贪杯醉酒意
会风没想到这小妖竟好酒至斯,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地打酒嗝,好笑道:“这酒的妙处要慢慢地品,体会它与唇齿交融后缓缓入体的感觉,你这湖喝海灌的,白白辜负这清甜的蜜酿了。”
  “你、你管——管我呢!”诶,怎么眼前有两个蓝发仙君?不行了好困,先睡一觉了......
  看着已经瘫睡在石台上的七叶,会风叹了口气,到底是什么故事不能说,让这脑袋不太灵光的小妖想到喝光酒逼他撤掉结界?想着嘴角又忍不住浮起笑意,伸手想帮七叶把外衣摊开好散酒劲,手还未碰到那红衣,湖岸那边却忽地射来两粒毛豆子。
  会风一愣,望向那对岸,虽然是一片好像没有人看都这厢的样子,但他知道是谁。
  “帝君好雅兴。”会风暗语传过去,拎着酒壶坐到七叶身边,故意靠得很近,淡淡道:“自父王的寿辰,帝君已经有十万年没出过幻琉宫了罢?”
  “二殿下倒还当真成了闲云野鹤,本君不介意改日去同天君谈谈继承大统之事。”一个寻常小仙打扮的重华叹着茶,风云不惊地静坐在喧嚣的宴席旁,眼睛不看那湖中的亭子,声音却传了过来。他身旁的虎头虎脑的胖童子,正吃相惊世骇俗地大剁特剁;再旁边的一魁梧红发大汉一脚踩着椅子,用庄稼汉味十分浓厚的大嗓门教众仙猜酒拳。
  想不到四海水君的新娘跑了,众仙家还饮得各种畅快,连新郎官什么时候离场了都不知道。会风收回眼神,嘴角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弧度,“帝君瞧瞧我那聪慧美貌的侄女,当储君亦不是不可,只要帝君细心栽培——”
  “你今日皮痒?”又两粒毛豆飞来,打到会风搭在七叶额上的大手。
  会风怏怏收回手,“帝君给了这小妖一口气泽,她竟追到此来报恩,好妖,好妖啊。”
  仰头又饮了一口,眼角却瞥见无墨正鬼鬼祟祟地躲在柱子后,盯着地上的七叶,不断地给他使眼色。
  帝君的功力深不可测,他们不能传音,无墨只好艰难地用两只眼球的转动来传递八卦讯息。无奈大业未成,一只茶盏飞射到无墨的脊梁背,“扑通”一声,新郎官四海水君落水了。
  众仙一静,齐齐望过来,只见凉亭中无聊的二殿下正提着外青内红的大圆瓜有一下没一下地丢到湖里解闷。这二殿下十万年不回天宫,整日在六界各处游荡不务正业让天君头痛不已,此时他做出这样无聊的事情众仙自然没觉得奇怪,于是经不住那红发魁梧大汉的挑衅和吆喝,纷纷转过头去,专心猜拳去了。
  这时无墨狼狈地爬到亭子里,想不到帝君下手竟这么突然这么狠,让他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
  “你方才想同我说什么?”会风看着一身落汤鸡似的无墨,脸上的表情是十分浓厚的幸灾乐祸。
  “损友。”无墨嘴里念决,一个转身就又恢复了白衣飘飘的翩翩公子模样。啪的打开折扇,随便拣个椅子一坐,隔空要来一盏茶饮了一口,方悠悠道:“我方才是提醒你莫要打听帝君的八卦,我可不想我这水沐宫被拆。”
第十三章 醉酒小妖欲拜师
“打听?我有吗?”会风装无辜地又朝七叶坐近了一些,岸上立马射来了有一股冰气。会风耸耸肩,移远了一些道:“难道你不好奇?”
  “当然好奇!但好奇也不能蛮干啊。”无墨用折扇挡住岸边的视线,眼珠子在七叶和岸边之间来回转,眉毛还一上一下地跳动。
  无墨说出了方才听小胖子说的话和心中的猜测,还拉扯出一个测试帝君是否动心的计谋。
  “看来帝君方才下的手还不够狠啊!”会风在桌底下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宴会行到深夜便将散了,无墨在高台上摇送众仙,他身后的会风暧昧地扶着半梦半醒的七叶。
  这时一位紫袍鹤冠的男神便仙突然上前朝无墨作揖道:“不知水君能否告知那位女仙君的尊号?”
  紫袍青年并未看向七叶,但几乎这时所有男神仙都纷纷驻了足,屏了气等待无墨的答话。这女子和未来铁板钉钉的天君陛下在亭中饮酒作乐了半日,指不定便是未来的天后了,他们也正想知道是哪家的幸运儿,提前抱好大腿,到时候自家这一派便飞黄腾达了。
  周围突然的安静,让七叶奇怪地抬头,睁开眼却正好瞧见了院里的小胖子,眼神往上移,果然瞧见了熟悉的身影,虽然那面貌变了,但那双清冷孤傲的眼却怎么也变不了。
  神智立刻回笼,朝下微微一笑,挣开了会风,一跃便飞了下去。
  众人看得一阵抽气,叹声此起彼伏,这清丽脱俗的女子,竟是一只妖?未来天后竟是妖族?
  “哪儿来的妖孽,大胆!”满面红光的魁梧大汉挡到重华面前,朝七叶怒目大喝,立刻招到众人一片谴责加威胁的目光。这大将军果然有勇无脑,这么不会看脸色,这可是未来的天后陛下啊,他也敢这么大喝?
  这时七叶已经来到重华面前,双手交握到胸前,仰头咧开了嘴:“美上仙,收我为徒可好?”
  众人一阵倒地声,这是什么情况?这女子居然把天族的二皇子殿下晾在一旁,转而看上了这只平凡的小仙?
  众仙的眼光全都射在重华身上,这小仙相貌平平,仙气平平,身材平平,哪点比得上又高又俊又有地位的会风二殿下?
  若真要说这小仙的优点,勉为其难的就是他从容不迫雷霆万钧而不动的淡然样子,或者说是冷漠样子?或者说那双睥风云的清冷眸子?
  重华淡淡地扫了七叶一眼,看到她嘴角残留的一滴干掉的酒渍,眼底闪过一丝嫌恶,撇过脸,拒绝地摆了摆手。
  众人又是一片啧啧声,给重华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也对,跟二殿下抢女人,是嫌自己的仙府不够偏僻,自己的宗派太有势力么?一看这小仙的穿着就是哪个小仙洞里的乡野散仙,不过还挺会识人眼色,比那五大三粗的没脑大将军强多了。
  无墨见状,连忙轻咳几声,朝众人作揖道:“此女并非哪处神宫仙府的仙君,乃是本君前日所捕获之花妖,方修得神识,让众仙友见笑了。”说完给了身后的会风一个眼色。
第十四章 呆萌小妖好抢手
会风领会,拎着酒壶边往高台后的屋子走边道:“本殿下今日并不识这花妖......”
  众仙听罢,又是一阵喧腾,本来已经开始朝外走的神仙们此时又折回,把高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既然是只花妖,那小仙我用西海神珠一颗相换,不知水君意下如何?”上前说话的青年亦是折扇轻摇,一身的华丽蓝袍,眉目清秀而有英气。无墨认得此人,乃是西海龙王的太子。这神珠,西海上下总归不过才三颗吧?
  谁知这西海太子话音刚落,便接连有仙开出筹码,争抢着要跟无墨换人,哦不,换妖。
  “水君,那我以太虚镜换!”
  “我以南山神鹤换!”
  “我以北海神针换!”
  “哼,都是粗鄙野货,我这乃天帝所赐的灵力神灯,修炼渡劫最佳良伴,最能配得上易这小妖,水君,我以陛下御赐神灯相换!”说话的少年体躯肥胖,一脸的纨绔相。
  “你说什么!居然说我们的镇海之宝是粗鄙野货?”
  “就是,这可是我们鹤山的镇山之宝!”
  “简直太过分了!”
  ......
  差点成为未来天后的女妖想必定是不凡,更何况七叶身上纯粹呆萌的样子和一股精纯的气息,早就让众男神仙一阵眼热,这下越多人抢当然就越稀贵起来。
  眼看着这些男神仙要为自己打起来了,七叶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在一旁弯着腰讨好地逗着小胖子。重华瞥了一眼使劲揉捏小胖子的肉脸,还不忘转头给他使鬼脸的七叶,又瞅了瞅已经有硝烟的众人,顿了顿,淡淡开口道:“不若把她打回原形,等开花结果大家分了花籽,可好?”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安静的风吹着,飘来朵朵青绿的雨时花,下一秒全场却炸开了锅,青绿的花骨朵被一波一波地朝天上震。
  “你这小子哪派的?太不上道了吧!”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胖大仙一步上前,两眼喷火。
  “就是,哪来的乡野散仙?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简直有违仙格!”一身黑白相间道服的青年一甩浮尘,满脸的义愤填膺。
  “这小妖修成人形也要好几万年吧?你这小仙如此残忍,竟怎还能飞升?”一身白衣不凡的青年一甩衣角,一脸的鄙夷。
  “哼,依我看倒不如先把这小子给丢出去,咱们再来跟水君换花妖!”一脸纨绔相的肥胖少年斜着眼出声,非常赤裸裸地鄙视。
  “就是啊,丢出去!”
  “丢出去!”
  ........
  本来已经在无墨眼神的威胁下隐忍的红发大汉卫朗,眼见众人这么起哄,忍不住了,跨出一步道:“你们这些人脑袋被驴踢了?知不知道他是——”
  “他是幻琉宫的人。”无墨打断卫朗的话,暗中白了他一眼。
  喧嚣的众人在听到幻琉宫之后再次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再起哄,就连那肥胖的华服少年也只能恨恨地瞪着重华,不再说话。
  “你们不是都想要这朵花么?难道我出的主意不是最好的办法?含笑花的花籽应该够分的。”
第十五章 会风殿下欲收妖
无墨无力地扶额,眼看要稳下来的场面某人却又一石激起千层浪。眼看众怒又起,他频频回头求助二殿下,而那二殿下却拎着酒壶歪在房顶上看热闹正看得起劲,还装作看不见自己可怜的小眼神。
  “美上仙.....”七叶突然可怜兮兮哽咽地一喊让众人安静下来,齐齐地望过来。
  “美上仙!”只见七叶突然一“扑通”跪下抱住重华的大腿,仰着头闪着泪花,我见犹怜道:“上仙,我愿意先去做扫地宫娥,带我走好不好?”
  “不好。”重华身形一闪,直接甩了七叶退到三步开外。
  众人的怒容更深,正想开口帮腔,却见七叶又追上去抱住重华的腿:“你不带我走我就一直缠着你,死都不放手!”
  重华还未有动作,卫朗闪身上前一把扯开了七叶,瞪着铜铃大眼喝道:“你哪里钻出来的小妖精,放肆!”小胖也想上前,却被无墨的眼神给阻止了。小胖在人群中并不显眼,现在上去反而会暴露帝君的身份,难得帝君想玩,那就让他玩一会儿吧......
  “啧啧,就算是幻琉宫也要讲一个道义吧?大将军莫不是要是非不分?”第一个要换妖的西海太子扶起七叶,清秀的脸上剑眉皱着,亦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怒容,说完却转脸看向高台后房顶上的会风。
  众人见状也随他的眼神望了过去。
  正品酒看戏的会风没想到会突然被“众目睽睽”,一个不小心差点将酒壶打翻,连忙坐起身,拂正了一衣袍,道:“咳,诸仙是要本殿下收了这花妖?”
  “二殿下方才不是说不识得么?”那胖少年显然看上了七叶,连忙上前一步提醒。
  “是啊是啊。”众人附和着,毕竟若是二殿下开口要,他们也不能说什么二话了。
  “要我说,二殿下你就赶紧把这花妖给收了吧!省得这堆人在这里唧唧歪歪,看着老子烦!”卫朗红着眼,不满地瞪着台上的无墨。他刚刚看到无墨这厮和那殿下一阵眉来眼去,他经常用这种阴谋的眼神和帝君眉来眼去,卫朗熟得很。
  “如此看来——”会风飞身下来,闪到七叶身旁,执起七叶的手深情款款道:“本殿下好像只能收了你呢,小妖,跟本殿下走吧!”
  “我不!”七叶一把甩开会风的手,迅速跑到重华身旁抱住他的胳膊,一副我死都要跟他走的样子。
  众人一阵抽气声,被这小妖的肥胆吓到下巴差点坠地:居然敢公然拒绝六界未来的天君?那胖少年见状以为自己有戏,眼里燃起了星星之火,而那西海太子却是一脸的疑惑。
  “瞧,不是本殿下不要,是这小妖一定要去幻琉宫啊。”会风朝众人摊手,丝毫没有半点被拒绝的窘迫,掏出酒壶仰头灌了一口,慢悠悠地朝门外走,“大家还是早点回家吧,时候很不早了。”
  “......”
  众人又是一阵安静,终于能体会到天君的无奈了,二殿下这性子真的是.....真的是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啊........
第十六章 天界第一含笑花
“咳咳——”见众人一直目送会风的背影,台上的无墨咳了几声来唤回众人的注意力,“既然是本水君捕获的花妖,那本君能不能问一下,大家为何想要换她?”
  “我乃花神之子,当然知道这通身莹透翠绿的含笑花乃是六界第一朵,为了我花族的未来,自然是值得用陛下的神灯去换的;况且二殿下看上的,还能有差?”那胖少年迫不及待地上前解释。前半段听着倒是挺有未来花神风范的,后半段只听到人群中有“咚咚”的倒地声。
  “我亦看出了此花的不凡,才想用我西海的神珠相换。”那一身蓝衣的西海太子朝无墨作揖,不急不缓的样子。
  “哦?”无墨打开折扇摇了几下,认真道:“听说瑶池的妄卿上神极其爱花,诸位莫不是要用此花去瑶池讨药?”
  “我带她回去。”重华抽出自己的胳膊,目光淡淡地扫了一下瞬间安静的众人,见没有人敢上前,淡淡补充:“既然是六界仅此一朵的难得,不如待我带回去培育出一片,到时候广播天界,定是一幅好景。”
  众人又要怒,却见七叶一脸眉开眼笑地粘上去,兴奋地又一把抓过重华的胳膊:“真的吗?太好了!谢谢美上仙!师父在上——”
  “幻琉宫自有规矩。”重华淡淡地说着,抽出胳膊身形一闪,不理会众人,飘飘然地朝内庭飞去了。“本君乏了,诸位自便。”
  无墨折扇掩面,看着重华的背影一脸暧昧的笑意,而会风此时远远地歪在某个高高的楼阁房梁上,仰头灌着酒望着重华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幻琉宫好大的架子!”人群中有人开始不满。
  “人家就是有摆大架子的资本,不服你去挑战一下?”好在马上有人打压反驳。
  “唉,走吧走吧。”
  既然是幻琉宫,那么众仙当然就谁也不敢出半声抢了,只能怏怏地告别无墨,纷纷招来坐骑,渐渐地四下散去了。
  对此无墨当然喜闻乐见,今天的婚宴本来就是个乌龙,好在期间插出那么多的事情给这么每天闲着无事的神仙们嚼,他倒也不担心自己被会六界嘲笑多久了。
  这得多亏了这个横空蹿出来的小花妖啊!无墨摇着折扇,一脸欣赏地看着高台下神色自若和众仙道别的七叶,又回头看了一眼重华离开的方向,脸上又是一阵暧昧的笑。
  这时那胖少年跑到七叶面前,郑重地递给她一道令牌,脸上不甘道:“小花妖,如果有一天被欺负了没地方去的时候就带着这个令牌到花界找我,无论怎样,我们花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花界在哪里?七叶其实除了自己出生的地方,几万年来去的地方确实少得可怜,不过看对方一脸诚恳的样子,还是收下了那个花型令牌,礼貌地咧嘴笑了笑“谢谢,你叫什么名字?”知道名字以后才好走动啊。
  胖少年看那笑容的眼有些直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胖脸一红道:“我叫花朝,是花界的储君,你到花界一拿出这个令牌就能找到我了。”

七叶重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七叶重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爱了就懂了18章

    原标题:爱了就懂了18章小说名称:爱了就懂了第18章神秘的老大张瑞头也没抬:“我只是个干活的,老大安排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老大?”乔安好疑惑,“哪个老大?”张瑞打起太极:“等你父亲的事情有结果了,我的老大自然会现身,乔小姐到时候就知道了。”这样的张瑞,乔安好知道自己问不清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于是换了问题:“那你老大有没有说什么?”她很好奇,她有什么价值,居然会有人出面救她。张瑞终于停了手里的活,走到她面前,认真道:“当然有。”她顿了顿,继续:“老大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你安心养胎,然后生下君

  • 厂花很温柔18章

    原标题:厂花很温柔18章小说书名:厂花很温柔018监控录像没过多久,王秘书抱着笔记本电脑跑来,“蒋主任,昨天下午的录像已经被我掉出来了。”蒋图南蹙眉分析道:“昨天下午他们才把档案交给我,而整个下午我一直在办公窒,下班之后我就把门给锁住了。所以只能是下午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进去偷偷把这个做过手脚的财务报表塞进档案袋里。我记得昨天下午我出去上过两次厕所,接过一次电话。那个电话,就是李东蕊你打来的!”台下的李东蕊一脸惊慌,紧张道:“蒋主任,我给你打电话是谈工作的啊!”蒋图南脸色阴沉的说道:“王秘书,把

  • 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18章

    原标题: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18章小说名称: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第十八章:你拿什么回报她的萧钺大步行至府前。身后,跟着气息微喘的温良:“阿萧,太好了!沈成青果然放心不下姐姐,你看,他果然来了!真是太好了……”她一边重复着,一边,脸上露出了喜悦放松的笑意。仿佛,她是真的在为沈宴有救而感到开怀。“呵。”一声冷笑,从前方传来,在这样紧张的情形下,即使是温良想要忽视,也忽视不了。温良抬头,看向被侍卫围着的男人:“你笑什么?”沈成青推开面前的侍卫,一步步,走到萧钺温良二人面前。他面容普通,却神情泰然。

  • 婚途漫漫:傲娇总裁请接招18章

    原标题:婚途漫漫:傲娇总裁请接招18章书名:婚途漫漫:傲娇总裁请接招第十八章还是第一次周浩听到谢菲的声音这才注意到原来谢菲也在杨飞雪的办公室,他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小菲啊,我这样你不是懂的吗?”“我可不懂你这样的装扮,你看看你的脸,你是不是涂了女生用的BB霜了啊。真是传说中的奶油小生。”谢菲明知故问。“这个……”周浩的耳根有点发热,他其实只不过想要掩盖昨天被慕容风打肿的脸而已。“周浩,你早上不是送了花了吗?怎么又送了?”杨飞雪注意着周浩手里的红玫瑰,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看着他的脸。毕竟周浩是因为自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18章

    原标题:有多少爱可以重来18章小说书名:有多少爱可以重来18.我还你一个孩子好不好…“原谅?”程霏哈哈笑出声,“你以为一命抵一命呢,你居然跟我说原谅?”下秒,她坐直身体,清冷的眼眸看着他。“你陷害我爸,只要我爸活着,我还可以原谅你。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只要我的孩子还活着,我也可以原谅你。可是我爸死了,我的孩子也死了。你要我拿什么原谅你!就算一命抵一命,苏士诚,你还欠我一条命!”她眼里迸射出的仇恨太灼热,烧的他心头钝痛,他被她的眼神逼退了一步,不再上前。程大海死了,就如沈家秋所说,尸骨无存,

  • 超级房东18章

    原标题:超级房东18章小说名称:超级房东第十八章不知小雨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知道这件事情上倒是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致,就算自己内心有很多的伤感,这种事情也不能够跟叔叔之间有任何的一种说法。也在这一刻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结合,就算心里很难过,也只不过是一场空,就算做出来的事情那么绝,那也不能说,这件事情的结局。也许知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不如意的,但是该做的事情大家都应该努力的结束一切,因为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了。小雨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假象,如果什么事情都如自己所愿,那其他的事情又该如何?“我就是想

  • 情一动,心就痛18章

    原标题:情一动,心就痛18章书名:情一动,心就痛第18章擦身而过陆鸣琛破天荒地有了去看看儿子的念头,顺便去答谢一下那位护士,既然儿子喜欢他,他不介意高价雇佣那个护士一直陪着孩子。陆鸣琛最近在投资医疗行业,他过来,就连医院的院长都过来迎接,阵仗非比寻常。陆鸣琛过来的时候,沐歌还在给孩子讲故事,刚说到一半,就接到了宫陌逸的电话。“沐歌,你赶紧离开!陆鸣琛来了!”宫陌逸那边的声音很紧张。沐歌也吓了一跳,她脸上的血色彻底褪去,颤声道:“怎么会?他怎么会突然来!”“不管如何,你是不能继续留在医院了。”沐歌

  •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18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18章书名: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第十八章阴谋笼罩随着灵力的不断侵蚀,隐藏在唐亦馨体内的蛊终于坚持不住,被逼迫而出,无所遁形。在唐川与周先惊骇地注视下,一些像是白线线头的东西不断从其手臂内钻出,暴露在空气中不断蠕动。接连不断下,形成强悍的视觉冲击,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这是什么?”急忙上前,唐川死死盯着那白色的类似线体的东西,沉声道。到现在,他要是再看不出自己的孙女之所以陷入眼前困境与此有关的话,那几十年就算是白活了。“没见过……”周先也是在一旁仔细端详,可是苦苦思索片刻,

  • 因为爱情,我愿陪你看风景18章

    原标题:因为爱情,我愿陪你看风景18章小说名字:因为爱情,我愿陪你看风景第18章这是夫人的手机顾秋荧咬着半截瓷勺,瞪着面前的男人,眼中满是恨意,憎恶。她咬得特别狠,瓷片就划破口腔,鲜血溢出嘴角,瞬间染红一片。“秋荧,求你了,不要这样,快松口!”沈风霆惊慌失措地大吼,连忙去扳开她的嘴。可是,他越想拿出瓷片,顾秋荧就咬得越狠,带着必死的决绝。这时,蓉姨刚好走进来,吓得惊呼:“哎呀,夫人,你可别做傻事啊!”蓉姨把沈风霆拉到旁边,想要捏开顾秋荧的嘴巴时,她却先松开了口。碎片混着血水,从她的嘴里流出来,让

  • 愿曾相遇不相知18章

    原标题:愿曾相遇不相知18章书名:愿曾相遇不相知第十八章周辞的温柔李曼愕然睁开眼,与周辞危险又陌生的眼神相碰,又跟蜂蛰似的立即移开。她垂在身侧的双手攥紧又放开,心里滚出一股子屈辱。她疑惑、害怕,甚至不知道周辞突如其来的要求是因为什么。她想张嘴问,却又不知以什么理由、什么身份来质疑眼前这个男人。你情我愿的协议,她早该做好心理准备。李曼自我安慰着,一点一点将长裤褪至膝盖,然后从脚丫处抽出。大片肌肤乍然间接触到冷空气,贴的李曼直打了一个哆嗦,还没等她来得及做过多反应,就听周辞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