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书名:大主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7:45: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大主宰

第一章 北灵院
   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杨柳微垂,收敛着枝叶,恹恹不振。书名:大主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那一片投射着被柳树枝叶切割而开的明亮光斑的空地中,数百道身影静静盘坐,这是一群略显青涩的少年少女,而此时,他们都是面目认真的微闭着双目,鼻息间的呼吸,呈现一种极有节奏之感,而随着呼吸的吐纳,他们的周身,仿佛是有着肉眼难辨的细微光芒出现。

    微风悄然的吹拂而来,衣衫飘动,倒是略显壮观。

    在这数百道身影前方,有着一座石台,石台上,同样是有着一道身影安静的盘坐,他双手在身前相合,十指交叉,双目紧闭,犹如是进入了某种修炼状态之中。

    这道身影也是少年模样,他有着一头柔软而略显散乱的黑发,尚还显得稚嫩的脸庞有点清瘦,让人看起来有着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

    而此时,在这名少年的周身,正有着肉眼可见的光芒绽放着,在那种光芒下,仿佛是有着一股玄奥的能量,正在对着他的体内涌去。

    石台下,一些少年突然悄悄的睁开眼睛,他们望着石台上那少年周身的光芒,皆是忍不住的舔舔嘴,脸庞上露出了一些羡慕钦佩之色,而后那股安静便是被他们的窃窃私语声开始打破。

    “牧哥真厉害,我们都还在感应天地灵气,他就已经成功晋入灵动境了,真不愧是我们东院地届的第一人啊。书名:大主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哈,那是当然,莫说东院了,我想整个北灵院同等年龄中,恐怕都没几人能和牧哥比。”

    一名靠前的灰衣少年似乎与石台上的少年颇为熟悉,他听得大伙的窃窃私语,不由得得意一笑,压低声音道:“牧哥可是被选拔出来参加过“灵路”的人,我们整个北灵境中,可就牧哥一人有名额,你们应该也知道参加“灵路”的都是些什么变态吧?当年我们这北灵境可是因为此事沸腾了好一阵的,从那里出来的人,最后基本全部都是被“五大院”给预定了的。”

    “五大院?”不少少年听得这对于他们而言极端耀眼的名字,都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眼中满是向往与火热之色,那里,算是所有少年人心中的终极梦想所在,只不过“五大院”选拔极端的严苛,能够进入其中的,莫不是天才之姿,谁若是能够进入其中,那也真正算是前途无量了。

    “牧哥是很厉害...不过,不过牧哥好像只参加了一年...我听别人说,牧哥是第一个“灵路”时间未曾完结就被驱逐出来的人...”

    有着一名少年犹豫了一下,悄悄的说道,但旋即他又赶紧补充道:“牧哥的能力我们都知道,就算那“灵路”中都是来自大世界各处的天才妖孽,可牧哥也绝不会逊色,这样被驱逐出来,一定是受到了不公对待!”

    众多少年少女面面相觑,这事情在北灵院甚至整个北灵境也不算什么秘密,他们在对此感到遗憾的同时,又相当的好奇,他们很想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出色得让同样有着几分傲气的他们都信服的牧哥,竟然会被那“灵路”主动的驱逐出来。

    那灰衣少年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道:“哼,肯定是那“灵路”里有人嫉妒牧哥,这才使用手段把他逼走,不过没关系,以牧哥的能力,迟早也能够进入“五大院”,到时候自然让人明白。”

    众多少年捎了捎头,虽然他们也知道他们口中这位牧哥天赋极强,但五大院也不是这么好进入的啊,毕竟他在那“灵路”中,只是修炼了一年时间,还谈不上成功的完成修炼,这与那些从“灵路”真正出来的天才妖孽相比,应该还是要差一些的。

    “啪!”

    不过就在他们说话间,一块碎木突然从石台上飞下,然后甩在那灰衣少年额头上,一道轻笑的骂声随之传来:“苏凌,你们真当我是摆设吗?信不信我告诉莫师,让你们接下来的假期都留在东院补习修炼?”

    众多少年少女忙抬起头来,只见得石台上修炼中的少年已经睁开了双目,漆黑的双目犹如夜空,其中灵气十足,在其嘴角,也是噙着一抹笑容,那笑容阳光而柔和,犹如点睛之笔一般,令得少年的面目,变得有些帅气起来。书名:大主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挺有味道的少年郎。

    “嘿嘿,牧尘哥别啊,好不容易放点假,我还指望着回去乐乐呢,我爹要是知道我干这么丢人的事,非打死我不可。”那灰衣少年捂着额头,嘿嘿直笑。

    周围的少年少女也是哄笑出声,气氛热闹。

    “你也知道你爹凶狠,三月之内,你若再无法晋入灵动境,你就等着挨揍吧。”那被称为牧尘的少年摇了摇头,没好气的道。

    “灵动境哪有这么好晋入,我又不是牧哥你这样可以随随便便参加“灵路”的变态。版权xbxysw.com”那苏凌撇了撇嘴,旋即忙止住嘴巴,这件事情虽然在整个北灵境都不算什么秘密,而且牧尘本人也对此并不避讳,但这种驱逐总归不会是什么光彩的事。

    名为牧尘的少年闻言则是一笑,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微微抬起头来,目光望着那割碎着光斑的树枝,眼神略显怀念与复杂。

    灵路啊...

    不知道那几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应该也已经结束修炼了吧?如果这样的话,或许不久后他们便是能够进入“五大院”了吧。

    还有,她...

    牧尘抿了抿嘴,脑海中掠过一道不管何时都背负着一柄暗黑长剑,有着窈窕身姿,冷漠而漂亮的容颜的黑裙少女。

    倩影跳动间,那璀璨如银河般的耀眼银发,也是随之飘舞。

    就是这个神秘冷漠,修炼起来让人感到疯狂的少女,在那灵路中,莫名其妙的追杀了他大半年,而那让得牧尘咬牙切齿的理由是他救了她一次。

    不过,在最后他被逼迫的离开时,她却是第一个毫不犹豫拔剑挡在他身前的人。书名:大主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想到那素来没有多少情感,有着成为祸水级别潜力的小脸在那时流露出的一丝冰冷杀意,牧尘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恍惚。

    真是怀念啊。

    “呵呵,这不是咱们北灵境那唯一一个参加了“灵路”的小牧哥吗?又在带人修炼啊?莫师还真是器重你呢。”

    而就在牧尘沉侵在那种复杂心情中时,突然有着一道略显刺耳的声音传来,他脸庞平静的抬起头来,只见得不远处突然有着十数道身影慢吞吞的走来,那为首一人,是一位面容桀骜的少年,他此时正嘴挑着草根,笑眯眯的望着牧尘。

    “刘彻,你们西院的人跑我们东院干什么?找揍不成?!”那之前被牧尘称为苏凌的少年见到这群人,面色却是一沉,站起身来冷笑道。

    唰!

    空地上那数百名东院的学生,也是在此时站起来,目光不善的望着这群来人,人数汇聚起来,倒是相当的有气势。

    在这北灵院中,分为东院与西院,两院之间经常产生各种竞争,不过总体来说,以往一直是西院强于东院,在西院面前,东院的学生也是大多避着走,可这一年来,局势却是变化了不少,而这种变化的原因,便是因为牧尘的存在。说明http://www.xbxysw.com/

    三月之前的一场两院地届学员比试中,西院这一届排名第三的薛东,落败于牧尘之手,倒是让得东院不少学生出了一口恶气,也令得西院的嚣张气焰变弱了一些。

    而眼下,这些西院的家伙,竟然跑过来挑衅牧尘,这可让得苏凌他们有些忍不了。

    “呵呵,现在的东院真是越来越得瑟了,以为出了一个牧尘就真能跟我们西院叫板不成?”

    那刘彻见到东院人多势众,却是丝毫不见惧色,反而是嘴角一撇,手指指向不远处的高台,咧嘴笑道:“你们敢动手试试?”

    苏凌他们目光投望而去,只见得在那高台上,有着数道身影,那些身影正笑眯眯的望着这边,而在见到那些有点熟悉的面孔后,苏凌等人面色都是变了一变。

    “是西院天届的学长们...”

    在北灵院中,不仅分为东西两院,而且还分为天地两届,而牧尘他们则是地届,眼下高台上的这些人,便是西院天届的学长,实力比起他们自然是要厉害许多。

    而在苏凌他们面色因此变化时,那高台上的天届学长们也是居高临下的笑望着他们,彼此交谈。

    “那是东院的牧尘吧?现在可是我们北灵院甚至北灵境的名人呢,没想到这种年龄就晋入灵动境了,虽然只是灵动境初期,不过也有资格升入天届了,倒是厉害啊。”

    “是还不错,东院倒是出了个人才,以后等他升上东院天届,我们西院天届怕就要有些压力了哦。”

    “这小子据说被选中了参加“灵路”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被驱逐出来了,倒是有点滑稽,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莫不是选错人了,这才把他丢出来吧?”

    “哈哈。”

    在这群人当中,有着一名红衣女孩,她身段修长,肌肤如雪,一张美丽的瓜子脸颊看上去显得有些妩媚,她慵懒的斜靠着栏杆,狭长的美目望向空地上的对恃,然后目光停留在那名为牧尘的少年身上,似是饶有兴致。

    “呵呵,红绫,你似乎与这牧尘还认识吧?”有着一名天届的学长笑着道,从众人的站位来看,显然她才是这个小圈子的中心。

    “嗯,他父亲是北灵境域主之一,与我父亲也算是有些关系,小时候曾在一起玩过。”那被称为红绫的女孩漫不经心的道。

    “据说当初他好像喜欢你来着?”

    红绫狭长的美目眨了眨,她望着不远处那笔直盘坐的身躯,此时有着一道光束穿透柳树枝叶,刚好是落在少年俊逸的脸庞上,形成一圈淡淡的光弧,舒服而好看,这令得她微怔了一下,隐约的还能够记起小时候那跟着她屁股后面的小男孩,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倒是没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她也是并没有给予过多的注意,然而谁能想到,如今这个彼此关系有些疏远的少年,却是能够成为“北灵境”中唯一一个获得参加“灵路”资格的人,当时的牧尘在这北灵境可谓是风头极盛,那种风头,直到后来他突然被驱逐出“灵路”后方才开始淡去。

    “小时候的事情,哪能算什么喜欢。”红绫似是不在意的一笑,不过那明亮眸子倒是多看了牧尘一眼,如今的后者随着进入北灵院,也是开始崭露头角,虽然还不至于成为北灵院第一人,但被这种优秀的人喜欢这种事传出来,于她而言还是有些面子的,即便她心中清楚其实这件事还是谣言成分居多,但这般年龄的女孩,终归是有些虚荣的。

    “哈哈,红绫的眼光可不一般,这牧尘虽然还算不错,可还达不到让红绫动心的地步,你难道没见到连林修都失败了么?那可是咱们北灵院总榜第七的牛人呢,现在都晋入灵动境中期了,这牧尘与他比还是有点差距的。”

    “看来我们这北灵院,能够让得红绫多看一眼的,也就柳慕白大哥了。”

    柳慕白这个名字一出来,就连这些天届的学长们神情都是顿了顿,显然是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北灵院总榜第一,柳慕白,其父亲更是北灵境第一大域的域主,威名显赫。

    不论从样貌还是实力或者背景来说,这都是一个在北灵院中随时能够引来一些少女发花痴的名字。

    在西院的学员眼中,谁都知道那柳慕白与红绫走得微近,虽然至今为止依旧未将这朵骄傲的西院之花摘下,但想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如果牧尘是顺利的通过了那“灵路”的历练,获得进入“五大院”的资格,那名气自然是能够压过柳慕白,但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被驱逐出来了。

    这样一来,谁若是再将两人放在一起相比,无疑就只能令得旁人一笑了。
第二章 被踢出灵路的少年
  苏凌他们望着高台上的那些西院学长,一时间气势也是弱了一些,特别是当他们见到那名为红绫的女孩时,眼神先是火热一下,然后又是缩缩头,这可是北灵院中真正的风云人物,那等追随者,就连他们东院都是有着不少。

    “喂,牧哥,那是西院的红绫学姐啊,传闻你小时候喜欢她来着...”苏凌凑近牧尘,低声嘿嘿的笑道。

    牧尘闻言,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他小时候的确与红绫有过交集,但那种年龄,哪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个玩伴而已,这些年随着他父亲与红绫父亲之间不和,双方关系也是愈发的疏远,这种谣言,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兴起来的。

    牧尘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望着那一脸挑衅的刘彻,身体之上,有着淡淡的灵力光芒散发出来,他双掌也是缓缓紧握。

    “有话就赶紧说吧。”

    牧尘看了一眼不远处高台上的几人,视线只是在那道纤细的倩影上停了一下,然后收回了目光:“虽然有他们在,但我想要揍你的话,即便他们拦住了我,你也得受一顿皮肉之苦。”

    对于西院这些家伙的骄狂,他同样是有些不喜。

    “你!”

    那刘彻听得牧尘这话,眼神顿时一怒,不过他刚欲喝斥,却是见到牧尘嘴巴微微一抿,那一霎,少年原本显得柔和灿烂的脸庞,却是陡然间有着一股冷峻的味道散发出来,那种冷峻之下,仿佛是一种刀锋般的冰寒与凌冽。

    那种感觉,犹如慵懒云层之中悄然涌动的惊蛰,不经意之间,露出锋利峥嵘。

    那股味道,可绝对不是这种年龄的单纯少年所能够具备的。

    刘彻嘴中的喝斥被生生的吞了下来,他惊疑的望着此时的牧尘,面色变幻一下,对于后者的实力,他显然也是有些忌惮,上一次牧尘打败他们西院地届薛东的时候,他可正在现场呢。

    “呵呵,倒的确是有点张狂呢。”

    高台上的那数名西院天届的学长也是听见此话,当即不由得挑挑眉,感觉面子有些不太好看,特别是这里还有着红绫在场。

    红绫也是有点讶异的望着牧尘,想来是没料到看似柔和的少年,却是会有着这般强势阳刚的一面,这与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似乎有些不一样呢。

    一旁的数名西院天届学长已是忍不住的翻身跃下高台,缓缓的走过去,而见到他们走来,苏凌等人都是退后了一步,神色中满是戒备。

    红绫见状,倒并未阻拦,她毕竟是西院的人,而且她也是有点想要看看,这个曾经在她眼中显得平凡的小男孩,在褪去幼时平凡的光环后,究竟是否真的拥有着耀眼的光芒。

    “童哥。”那刘彻见到这几人走来,皆是一喜,再望向牧尘他们的目光中,已是多了几分得意。

    牧尘见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只是那神色间却并没有多少忌惮,虽然他们都是天届的学长,但实力也都只是处于灵动境初期,真要动起手来,也不见得他们能讨到好处。

    那领先一位被称为童哥的学长点了点头,目光玩味的看向牧尘,刚欲说话,一道冷叱声,突然自那不远处传来。

    “童冠,你们西院天届的人跑到我们东院来欺负地届的学生,未免也太不将我东院放在眼里了吧?”

    突如其来的喝叱声,令得众人都是一怔,转过头来,只见得不远处十数道身影快步而来,在那当先处,是一名高挑少女,少女玄衣如墨,勾勒出曼妙有致的曲线,脸颊俏美,乌黑长发被挽成马尾,修长双腿纤细笔直,那美貌程度,倒是丝毫不弱于那红绫。

    而此时,这少女俏脸微带着寒意的望着童冠等人,其身后的那些人也是有点面色不善。

    “是芊儿学姐。”

    那苏凌等人见到这玄衣少女,却是立即亢奋起来,一些少年稚嫩的脸庞都是泛红了一些,后者与那红绫被称为北灵院两朵院花,那追求者可是数不胜数,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遇见了。

    “呵呵,原来是芊儿啊。”

    那童冠见到这玄衣少女,也是愣了愣,旋即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唐芊儿不仅在这北灵院追求者众多,而且其本身实力更是达到了灵动境中期,在这北灵院天届之中,也算是颇为优秀。

    那被称为唐芊儿的少女来到牧尘身旁,她蹙着纤细柳眉打量着童冠,然后看向高台上的红绫,两女毫不相让的对视,彼此眼中仿佛是有着一些火花闪现。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唐芊儿收回目光,冷声质问道。

    “瞧这话说得,虽然我们是西院的人,但西院也是北灵院,所以我们来这里应该也不算什么违规吧?”那童冠耸耸肩,笑道。

    唐芊儿冷哼一声,然后她伸出纤细玉手,拍了拍牧尘的肩膀,尖俏下巴一扬:“牧尘是我们东院的人,你们再敢来寻他麻烦,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话时,她那乌黑马尾跳动着,英姿飒爽,颇有点大姐头的风范。

    “看来你女人缘倒是挺不错的。”童冠冲着牧尘一笑,笑容有点讥讽,也有点嫉妒,他对唐芊儿也是有些念想,可却从未获得过半点好脸色。

    “女人缘也是实力的一种啊。”牧尘笑了笑,仿佛并未听出那童冠言语间的嘲讽,与灵路之中的那些家伙相比,这童冠着实是显得嫩了一些。

    那高台上的红绫看了牧尘一眼,心头略感失望,缓缓的收回目光,还是跟以往一样的怯弱与懒散吗?

    “算了,今天我们也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

    见到挑不起牧尘的怒火,童冠也是倍感无趣,然后对着刘彻挥了挥手,后者一声冷笑,开口道:“牧尘,我是代柳阳大哥来给你传个话,十天之后,两院比试,他会挑选你作为他的对手。”

    “柳阳?”

    听得这个名字,苏凌他们面色都是变了一下,这柳阳可是西院地届真正的第一人,据说也是在不久前突破到了灵动境。

    “哦,对了,再告诉你一个事,三天前柳阳大哥在测验的时候,发现他竟然身怀灵脉,虽然只是人级...”刘彻幸灾乐祸的望着牧尘,笑吟吟的道。

    “人级灵脉?!”

    此话一出,不仅苏凌他们面色剧变,就连那唐芊儿都是微微动容,整个北灵院中,拥有灵脉的学员,绝不会超过一手之数,没想到那柳阳竟然也有。

    “人级灵脉啊...”童冠咂了咂嘴,旋即怜悯的看着牧尘,柳阳也是灵动境初期的实力,但若再加上人级灵脉的话,恐怕就连灵动境中期的人都难以将其击败,这牧尘看来是要倒霉了。

    “柳阳大哥说,如果你不敢接受的话也没关系,只要那一天别出现就行了,他也不会为难你。”刘彻怪笑道,若是牧尘那一天真的不出现的话,恐怕他在东院的名声,也得瞬间支离破碎了。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唐芊儿柳眉微竖,喝道。

    “芊儿学姐,这可怪不得我们,做人本就应该低调一点,可不要认为因为一些运气获得了“灵路”资格,就真傲得没边了。”那刘彻撇了撇嘴,道。

    “你!”

    唐芊儿一怒,就欲上前,但却是被一只手掌握住了皓腕,她转过头,然后就见到了牧尘那稚嫩脸庞上扬起来的灿烂笑容:“嗯,回去告诉柳阳吧,我等他。”

    “有魄力!那我们就等你到时候的出色表现了。”

    刘彻冲着牧尘竖起大拇指,咧嘴一笑,然后就大笑着转身而去,那模样,显然已是对十天之后的比试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刘彻,童冠等人纷纷离去,高台上的红绫也是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转身而去。

    “牧哥,你真要接受那柳阳的挑战?那家伙现在有灵脉的话,可不好对付啊。”苏凌望着离去的童冠等人,有些担忧的道。

    “尽力而为吧。”牧尘随意的道。

    “喂,你笨啊,他们明显是在挑衅你,这种挑战你现在完全可以不用接的!”唐芊儿恼道。

    “芊儿姐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牧尘微笑道。

    唐芊儿蹙着柳眉,明眸盯着少年那还有些稚嫩的脸庞,后者的脸庞上挂着灿烂柔和的笑容,不过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到那漆黑的眸子深处,仿佛隐藏着什么东西一般。

    “哼,反正到时候丢人的又不是我。”唐芊儿轻哼一声,不满的道。

    “芊儿姐似乎很关心我的样子?”牧尘望着面前那薄恼的俏美脸颊,忍不住的笑道。

    “我管你去死。”唐芊儿俏脸微红了一下,旋即白了牧尘一眼,道:“我是担心你到时候被打得半死,还丢我们东院的脸。”

    牧尘笑了笑,唐芊儿父亲也是北灵境域主之一,而且与他父亲关系极好,两家素来往来颇多,因此他与唐芊儿之间关系也挺不错的。

    “对了,我刚听来一个消息。”唐芊儿挥手将苏凌他们遣开,然后眸子盯着牧尘:“我是从院长他们那里得来的,据说“灵路”已经正式结束了。”

    牧尘的身体微微一顿,仰起头来,轻吐了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么...

    “据说这次灵路中出了不少极其变态的家伙,其中有一个更恐怖,好像拥有着万年难遇的天级灵脉,五大院为了抢夺他,可是争得头破血流。”

    灵脉分天地人三种,对于修炼有着不小的裨益,一般说来,拥有灵脉的人修炼速度比起常人,都会快捷不少,而北灵院这么多年来,从未出现过地级灵脉,更别说天级灵脉,由此可见,这天级灵脉有着多么的稀罕。

    唐芊儿吐了吐红润香舌,显得极为的娇俏可爱:“天级灵脉啊,我都从未见过,参加天路的果然都是一些变态,对了对了,你也参加过天路,知道那家伙是谁吗?”

    “应该是叫做...姬玄吧?”牧尘淡淡的道,一个记忆尤深的名字呢。

    “你认识他?”唐芊儿惊奇的道。

    “嗯,认识,的确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牧尘一笑,眼眸微垂,道:“差点把他给宰了。”

    唐芊儿那漂亮的大眼睛顿时瞪圆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那突然间仿佛变得冷冽起来的稚嫩脸庞,呐呐的道:“真的?”

    “假的,这你也信啊?我只是个半途就被踢出来的家伙,哪能跟这种被五大院抢得头破血流的牛人相比?”牧尘脸庞上的冷冽瞬间烟消云散,他望着唐芊儿那震惊模样,不由得笑道。

    唐芊儿恨得咬了咬银牙,那模样仿佛恨不得咬他两口,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哼道:“你才晋入灵动境,还没修炼灵诀吧?我可是听说那柳阳已经在着手修炼了。”

    “灵诀啊,这次回去也能修炼了,正好,我爹说让我晋入灵动境了就回去一趟。”牧尘笑道。

    “嗯,那我先走了。”唐芊儿点点头,牧尘父亲好歹也是北灵境域主之一,应该会给牧尘准备不错的灵决,旋即她也就不再多说,挥挥玉手,乌黑马尾一甩,便是扭着蛮腰轻盈而去。

    “对了。”

    唐芊儿莲步一顿,偏头看了看牧尘,想了想,道:“如果没太大把握的话,我帮你把柳阳那家伙揍一顿吧?虽然他大哥柳慕白有点麻烦...”

    “对我有点把握好吧?”牧尘无奈,这种办法也能想出来啊。

    “哼,不识好人心。”

    唐芊儿恼道,这北灵院别人想要她帮忙她还不肯呢,偏偏这家伙总是这幅可恶模样,想到此处,她也是怒气冲冲的远去。

    牧尘望着唐芊儿离去的动人倩影,也是一笑,旋即喃喃自语:“既然灵路已经结束,那么她应该也进五大院了吧?不知道是哪一院?”

    想到在那最后离开的时候,葱郁林间,那有着长长银发的少女,用一对深邃的看不见底的青碧色眸子静静的看着他。

    “我会在五大院等你,你如果不来...”

    少女纤细小手握着那黑色的长剑,缓缓的停留在他的胸膛面前,轻轻一刺,点在他心脏处:“我帮你杀了他,但...”

    少女凝视着他,眸子如清澈琉璃。

    “我不喜欢容易承认失败的人,而且这一次,你可不算输,至少,我很喜欢。”

    轻风拂来,扬起少女骄傲而璀璨的银色长发,那素来冰冷的白皙小脸上,浮现了一抹嫣红,虽然浅浅淡淡,但却有着惊心动魄般的美丽。

    所以,一定要来!

书名:大主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大主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一秒闪婚:首长大人夜夜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秒闪婚:首长大人夜夜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一秒闪婚:首长大人夜夜宠目录预览:第一章:他是首长大人第二章:陪我睡一晚第一章:他是首长大人M国,豪华游轮上。宾客满座。一个娇小的女人眯缝着眸子,黑色的贴身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周围男人的眼睛一个劲往她身上飘忽。喝了一口手里的香槟,顾安安就起身。今天是顾家和苏家结婚的日子,也是苏瑾然和顾绣订婚的大好日子。美眸顾盼生辉,氤氲层层叠叠,隐藏着悲伤。自己喜欢了六年的男人,如今成了别人的未婚夫。而这个别人却是自己的姐姐。想起来

  • 重生毒妃:质子王爷请走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毒妃:质子王爷请走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重生毒妃:质子王爷请走开目录预览:第一章:前世孽缘,刺杀丞相第二章:重生归来,遇见太子第一章:前世孽缘,刺杀丞相白雪落在丞相府邸的某处厢房内。叶云溪插入丞相的匕首,还没有收回,便看见门被打开,最先出现的是果郡王。她的脸色苍白,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果郡王,这是怎么回事?”果郡王与她遥遥相望,眼底一片冰冷,“来人,将刺杀丞相的叶云溪拿下!”温润如玉的语气一出,穿着铠甲的侍卫,将她团团包围住。恐惧笼罩在周身,叶云溪步步后退,眸里满是浓浓恨意,攥紧

  • 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一孕成婚:莫少,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包夜十万第二章:亲爱的,我怀孕了第一章:包夜十万夜,如墨,微凉。H市,VIP包厢。南芯筠裹着浴巾,推开浴室的门。身后水汽缭绕,空气中弥漫着沐浴露的清香,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楚楚动人。远远看过去,宛若仙子,出尘不染。见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南芯筠脸上的笑意加深,“原来是莫老板。”油腻又娇媚的声音成功的让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蹙眉,一双鹰眸瞬间扫射过来,满脸都是厌恶。南芯筠丝毫不在意,笑着靠在梳妆台上,点了根烟。红色

  • 农女倾城:相公轻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农女倾城:相公轻点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农女倾城:相公轻点宠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遭退婚第二章大叔,你娶妻了没第一章重生遭退婚安家村一片树林里,一辆驴车坑坑洼洼的黄土路上慢悠悠的走着。板车上躺着一个女孩,女孩面无血色,没有半点生气。“呜呜他爹,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好好地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呜呜”板车左侧的华氏哭着,眼睛撇过躺着的女儿心里一咎一揪的疼。正在赶驴车的安大叹了口气,连连摇头:“还能怎么办,回家那把铁锹到西山把人埋了罢。”华氏听了哭的更凶,她靠近茯苓,两只手用力摇晃着她的胳膊:“啊我

  • 豪门虐爱:炎少得千亿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豪门虐爱:炎少得千亿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豪门虐爱:炎少得千亿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她成了“孤儿”第二章从天而降的英雄第一章她成了“孤儿”“滴答——”一滴水落在了宁秀的眉心。水冰凉彻骨,像是一根银针一般,扎中了宁秀的四肢百骸,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巨大的木椅上。周围是她熟悉的环境——这是她的家,原本华丽精致的客厅,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竟然显得如此吓人,像是一张巨兽的口,想要吞没她。宁秀想站起来,可是双腿不听使唤,像是灌了铅的水泥柱子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她感觉

  • 云来风临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云来风临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云来风临城目录预览:第一章殷乞大陆第二章汤巫山小白第一章殷乞大陆天边的云彩压得极低,整个天空都是沉沉的颜色,厚重且压抑。暮色里夕阳的只留下一个血红的虚影,在荒原与彤云相接的地方淡淡的照着。放眼四野都是倒下的尸体,绵延到荒原的尽头,红眼的乌鸦散落在地啄食尸体,一群又一群如驱赶不走的苍蝇。这是殷乞大陆,有着千万年历史的殷乞大陆,现在成了人和魔的战场,战后犹如修罗地狱。十年前黑海的一场海底地震将魔物送上了岸,以人为血食滋补的魔物肆虐人间。三大强国联手也没能灭

  • 替身王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替身王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替身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路遇流氓第二章调戏了自己的媳妇第一章路遇流氓“主子,皇上给大小姐跟逍遥王赐婚了!”坐在院子里闭目养神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呢?”“大小姐因为不满这件婚事,已经跟老爷商量由主子您代替大小姐嫁过去了!现在来接您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大概明天一早就能到了。”“哦。”先前那个禀报的人,有些不满了的开口:“主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的淡定啊!”坐在摇椅上的人,轻笑出声。“那我应该怎么样?嚎啕大哭,撒泼打滚,有用吗?”“那您就这么的任他们摆布

  • 情深几许,回头太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情深几许,回头太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情深几许,回头太难目录预览:第一章亲生骨肉第二章流产手术第一章亲生骨肉顾晚高兴的握着孕检单从检验室走出一抬眼却见最好的闺蜜何雅思挽着老公蔚容生亲密无间。何雅思扫了一眼顾晚,对着蔚容生说,“毕竟是你与晚晚的亲生骨肉还是算了吧,我们另寻办法。”亲生骨肉?顾晚的心里一震,“什么另寻办法?”何雅思见顾晚仓皇松开手,脸色一白,说,“晚晚,你别激动,肚子里有孩子。”她转头,充满深情的说,“容生,你向晚晚解释一下。”“容生,喊得可真亲热。”顾晚再也不想自欺欺人,

  • 我想永远离开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想永远离开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想永远离开你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该看到的一幕第二章真相第一章不该看到的一幕洛城市最大的酒店内,人头攒动,来往祝贺的宾客络绎不绝,向小晴穿着婚纱,手挽着高大的孙友轩,步入到了婚姻的殿堂。婚礼上,向小晴笑颜如花,孙友轩高大帅气,二人站在一起,倒是郎才女貌的般配。今天,是她嫁给孙友轩的大好日子,因为向家和孙家都是洛城最有名望的大家族,以至于两家的联姻,成为了众人口中的强强联手。婚礼结束以后,向小晴拖着长长的婚纱,去换衣间更换敬酒礼服。路过一个包间的门口的

  • 拼尽余生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拼尽余生去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拼尽余生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强行被拉去医院第2章闺蜜的真面目第1章强行被拉去医院秦晨拿到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只有杜建成,没有其他别的男人,但是鉴定结果显示,她怀的孩子和杜建成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看着满脸阴翳的杜建成,秦晨忙解释道:“不,不可能,肯定是搞错了,我怀的孩子的确是你的啊。医生呢,我要求再重新检验一次。”杜建成的眼神透着冰冷:“秦晨,你戏演够了吗?像你这种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当年费劲心机,就是为了让我娶你。而如今为了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