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遥不可及的依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3 14:09: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遥不可及的依恋

第9章 花钱买来的奴隶

“啪!啪!啪!”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亮富有节奏感的掌声,搅乱了里面沉重的气氛。小百姓养生网顾夙的脸冒出来,让在场所有人都一愣。

“好一场母女大戏。”

他无所顾忌地嘲讽着,嘴角一抹冷冷的笑。慢悠悠地朝里面走去,离几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气氛也越来越压抑。

“其实作为看戏的我不该打扰的。”

“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

顾夙眉头一皱,眼神里都是轻蔑,直直地面对着安茹珍,语气狠历。完整版【遥不可及的依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谁给你那么大的脸说我和严卿卿是兄妹,那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么?”

“整个顾家,有第二个承认你的人么?”

安茹珍被他说得脸色苍白,险些站不住,她选在早上来找严卿卿,就是为了避开顾夙,却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更没想到刚刚的对话被他一字不差地听了去。

相比安茹珍,严卿卿的脸色更为难看,她和顾夙之间最大的嫌隙不就是安茹珍么,现在一切都赤裸裸的摊在彼此的面前,还有什么更能让她难堪的。

只有莫兰一个人尴尬的卡在三人之中的对峙间,想走又不放心严卿卿一个人。

顾夙旁若无人的说着难听的话刺激安茹珍。

“还有比你更不要脸的么?”

安茹珍在顾家过得其实并不开心,除了她的丈夫,所有人都讨厌她,就连佣人都看不起她,暗地里从没给过她好脸色,更不要说当年含恨而死的原配顾夫人留下的子女。

万幸顾夙从小就在国外生活,大少爷和小姐也早已成家,极少与她正面发生矛盾。

这次顾夙回来,却被她发现他和自己的亲生女儿牵扯不清,这是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来自http://www.xbxysw.com/

所以她急于找严卿卿问清楚。

“你和卿卿,这样是不对的……”

“我是你爸爸的合法妻子啊!”

顾夙低头轻笑,淡淡地吐出四个字。

“合法?我呸。”

他缓慢移步到了严卿卿面前,隔着吧台在她来不及退开的时候大手一把捞过她的脑袋欺身而上,四唇在众目睽睽下紧紧相贴。

蚂蚁般咬噬的吻让严卿卿痛苦不堪,她试着用力,但是后脑勺的手掌纹丝不动,只能任由男人强劲的舌头带着十足的侵略性一步步攻城略池。

她甚至听到了唇舌间交融的口水声。余光瞥到一旁安茹珍痛苦的表情,严卿卿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有滚烫的液体从眼角滑落。推荐http://www.xbxysw.com/

顾夙却在这个时候松开了她,禁锢她脑袋的手移到了后颈处,另一只手粗鲁的拉开严卿卿高高竖起的衣领,让那些斑驳的情.欲痕迹暴露在人眼前。

“是不是很难受?”

他看着安茹珍,脸上带着嗜血的笑,她越是难受痛苦,他就越是身心舒畅。

“你的女儿,严卿卿,只是我花钱买来的女.奴。我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只要我顾夙在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好受!”

“我要让你直到进棺材都带着对我母亲的亏欠!”

第10章 做个交易

严卿卿被顾夙从酒吧“挟持”了出来。

这个疯狂的男人伏在她耳边狠狠地威胁。

“现在跟我走,否则我就把那些照片发到网上,贴满整个大街小巷!”

所以她只能将莫兰打发走,也顾不上安茹珍的心情。原文http://www.xbxysw.com/

“你要带我去哪?”

严卿卿双手紧紧抓住车顶的安全把手,惊恐地看着仪表盘上越来越快的车速,车窗外的风景变得模糊不清,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向后越过。

顾夙死死的盯着前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呼啸的引擎声在沉寂的车厢里回响,甚至给了严卿卿一种他想要同归于尽的错觉。

不久前在酒吧里的一幕幕像放鞭炮一样在脑子里“噼里啪啦”吵个不停。

严卿卿想起四年前她怀着孕惨兮兮回国的时候,父亲给她的那一巴掌,仿佛现在还有残留的痛感。

严父没有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也没有逼她把孩子打掉,只是冷眼旁观。

当她躺在产房的床上被难产折磨得撕心裂肺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东西。阅读xbxysw.com安茹珍狠心抛弃她时越走越远的背影,父亲厉声责骂不许她哭的话语,还有顾夙那张笑得邪魅乖张的脸。

四年前生死之间的那一刻就和她现在坐在车里的心情是相差无几的。

那个无辜的孩子因为难产没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此刻的严卿卿心里,仿佛也有什么东西死去了。

顾夙长久以来胸口压抑的情绪终于在酒吧里发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感。越是看到安茹珍那张脸,越是想到母亲生前痛苦的模样。

身边的严卿卿脸色煞白,有一瞬间他有一丝茫然,在还不知道她就是安茹珍的女儿之前,他们在伦敦渡过了很愉快的一段时间,他知道严卿卿爱他,而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也正是这份爱,成了他伤害她最有力的手段。

“你不说话我跳下去了!”

严卿卿作势要打开车门,眼里的疯狂狠狠搅乱着顾夙的思绪。

脚下一用力,急速的车子在急刹车下朝前滑出了几米,轮胎在路面刮出焦黑的痕迹。惯性的缘故严卿卿朝前一扑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倒在座椅上惊魂不定地喘着气。

顾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握在方向盘上的手青筋暴起。又突然一个侧身把严卿卿狠狠压在椅背上,拉开她的衣领,头埋在她的肩窝,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

牙齿间的力道痛得严卿卿痛呼出声。

车厢的空气里很快就闻到了血液猩重的味道,严卿卿感受到有浓浓的液体顺着肩窝一直流过锁骨和胸口。

她崩溃的哭喊着,眼泪鼻涕混在一块,双手不停地推搡着顾夙。被子弹打中都没有此时此刻更痛。

顾夙松开牙齿,对着伤口又饮啜了几口,如愿听到严卿卿痛的吸气声。

冷空气接触在血肉上,又是一股不一样的痛苦。

唇齿间都是鲜红的血的顾夙落在严卿卿眼里就想魔鬼。

魔鬼却抬手轻柔地帮她擦着满脸的泪水,淡淡的出声。

“我们做个交易吧。”

第11章 新邻居

严卿卿回到公寓,瘫软在门口,肩膀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顾夙离谱的交易让她的脑袋现在乱的很。

“给我生个孩子,我就放过你。”

“在孩子安全出生之前,你都必须听我的命令,随叫随到。”

这是顾夙的原话,说是交易,其实根本就容不得严卿卿拒绝。她心里凄凉的笑,如果顾夙知道她肚子里曾经孕育过两人的骨肉,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么?

不清楚顾夙的目的,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从地上爬起来,严卿卿走到浴室小心翼翼地脱下衣服,伤口的血液和针织衫的细毛凝固在一起,撕扯的时候发出尖锐的痛感。

整个处理伤口的过程,她都强忍着眼泪。

镜子里的女人满身的痕迹,脸色苍白。

从小到大永远都是一个人舔伤口,恰恰这些伤口都是本该与她最亲近的人给的。

严卿卿躺在床上,情绪低落到了谷底,不知不觉就陷入了睡梦中,再醒来的时候被门外有节奏的敲门声唤醒了昏沉的意识。

她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黄昏,想不到她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隐隐约约的头有些晕,身体也灼烫不已,呼吸都带着浑浊的热浪。

敲门声还在继续,她一边透过猫眼往外面看,一边猜测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找她。

门外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她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小帅哥。

“你好,我叫原纯,是你楼上的邻居。”

帅哥一脸稚嫩的学生样,看起来才十八九岁的样子,五官很是精致,望着严卿卿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看得出来在学校里也是个吸引女生目光的小聚光灯。

“你有什么事么?”

严卿卿对这位邻居表现得不冷不淡。

原纯却没有丝毫尴尬的样子,依旧笑嘻嘻的。

“我的衣服,掉到你的阳台上了。”

严卿卿回头一看,玻璃门后果然看见阳台地上静静躺着一件纯白的衬衫。

脑袋极度昏沉的严卿卿此时只想赶紧把原纯打发走,躺回床上休息,她淡淡的看了原纯一眼,慢慢踱着步子走到了阳台。

弯腰的一瞬间,她眼睛一花,晃眼的白衬衫变得白花花模糊一遍,差点没站稳,晕倒在了地上,幸好及时扶住了门框。

眼尖地原纯发现了她不舒服的状态,顾不得自己的鞋会把别人家的地板踩脏,稳步冲了上前。

谁知手刚一碰到严卿卿的手臂,就被她惊慌失措的挥开。

“走开!”

原纯愣住了,没想到严卿卿这么抗拒陌生人的接近。

但是面前的女人虚弱的样子很令心善的原纯担心,他抢先把地上自己的衣服捡起,眼珠一转不转地盯着严卿卿。

“还不走,你还在我家干什么?”

严卿卿的头越来越昏,抬手一摸脸颊滚烫的温度明显是烧得不清。站起来的一瞬间直挺挺地往旁边载去。

原纯眼疾手快的接住晕过去的女人,避免了她撞上坚硬的地面,快速掏出手机拨打120。

第12章 我对小朋友没兴趣

“烧到四十度了还那么冷冰冰的。”

原纯一只手撑着脸,坐在床边软软的呢喃着,严卿卿安静闭着眼的样子比刚刚横眉冷对的样子舒服多了,他不自觉就一直盯着看。

床上仰躺着的面孔很精致,即使是素颜朝天也十分有光彩,凑近了也看不到一个毛孔,眉毛很淡却不杂乱,修成刚刚好的样子,长长的睫毛阴影打在脸上遮住了眼底的一片乌青,小巧的鼻孔在呼吸下微不可见的收缩着。

相比他在学校里常见的那些妆容厚重的女孩,严卿卿着实令人赏心悦目,只可惜了那双风情万种的丹凤眼此时紧闭着。

原纯拿棉签沾水慢慢浸湿严卿卿因为发烧干涸裂开的嘴唇,床上的女人发出满足的轻哼,让专心致志的男孩心停跳了一拍。

他看到了严卿卿肩膀上的伤口,医生说发烧就是伤口发炎引起的。他不禁想那么大一个咬痕,会是谁干的呢,她一定很疼吧。

就在原纯心思迷离间,严卿卿呻吟一声悠然转醒。

“你醒啦!你还好吧?”

男孩的音色很清澈,听起来很舒服。

严卿卿回神慢慢摸清周围的环境,心下明白是原纯把她送到了医院。

“谢谢。”

语气淡淡的道谢立马让原纯的心情忽然雀跃起来。

“不客气呀,我们是邻居嘛,交个朋友,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莫名的原纯就是想跟严卿卿多亲近,虽然是个冷冰冰的邻家大姐姐,跟他周围那些又娇气又幼稚的女孩完全不一样,却有种独特的吸引力。

严卿卿微微蹙眉,现在这个社会,城市高楼林立之间,哪还有邻居这个关系。看着原纯那张明显稚嫩的脸,更不要说做朋友了,她朋友本来就少,一只手数的过来。

“我对小朋友没兴趣。”

说着就要掀开被子下床,却被眼前伸出的手拦住了。

原纯鼓着脸,双颊红通通的,闷闷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我已经二十一了!我不是小朋友!”

严卿卿扶额,一点也看不出原纯居然只比她小了三岁,不要单说长相,他的行为举止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刚成年的小朋友。

懒得再分出心思给他,严卿卿在原纯吃惊的表情下毫不犹豫地拔掉了手上的针头,挡开他阻拦的手,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原纯愣在原地,没有想到严卿卿这么不友好,等他反应过来严卿卿还在生病急忙追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看不到她半点影子。

这头严卿卿出了医院,径直就打车回到了家。

依靠在紧闭的门上,她缓缓等着突如其来的头晕感散去。匆忙在医院走了一遭,连手机都没有拿,等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起的一瞬间让她一愣。

屏幕上显示着满满当当的未接来电,全部都是顾夙的,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就打了好几十个。

严卿卿感觉肩膀上的伤口更疼了,犹豫着要不要回电话,手指踌躇间,手机又猛地响起铃声,惊得她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屏幕上顾夙的名字一闪一闪刺进严卿卿的心。

第13章 把这个签了

电话那头是男人粗重的喘气声,顾夙气得不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接通了。直到严卿卿小心翼翼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你长胆子了?居然敢不接我电话?”

没有给严卿卿解释的时间,怒吼的声音继续又震着她的耳朵。

“马上到华天酒店1529号房间来!”

随即便是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在房间里回响着。

严卿卿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良久都保持一动不动的状态,门外又传来敲门声,她却像完全听不见一样不予理会。

原纯看着紧闭的防盗门,落寞的上了楼。

严卿卿到华天酒店的时候,有前台小姐叫住她主动递给她房卡,她才猛然想起来华天酒店是顾家的产业。

随着房门“滴”的一声,顾夙满脸不满坐在床上的样子出现在她眼前。

有服务生从浴室里退出来,偷偷的打量着顾夙和严卿卿,却被一个狠历的眼神瞪得颤颤巍巍出了房间。

“过来。”

男人好像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大的怒火,冷冷的招呼严卿卿过去,丢给她一份文件。

“把这个签了。”

严卿卿直到此时还是茫然的,自从顾夙昨天在车上说交易,她一直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打开手上的文件,她赫然发现里面的内容就是顾夙所说的。

只要严卿卿为顾夙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两人就解除主奴关系,从此各不相干。

“顾夙”两个龙飞凤舞的字躺在纸上的左下角,像顾夙这个人一样肆意嚣张。

严卿卿忍不住讥笑地看着合同上甲方的位置,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顾夙蛮横的定位,难不成他还能叫嚣着地下拍卖场贩卖人口是合法的么?

但是严卿卿毫无办法反抗,顾夙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丢盔弃甲缴械投降。

接住顾夙抛过来的笔,她沉重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

严卿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顾夙为什么会想要一个和她的孩子,为了羞辱安茹珍么?亦或是为了羞辱她?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他又怎么可能选择在孩子出生之后放过他,本来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冲动的念头,但现在白纸黑字的合同摆在严卿卿面前,已经容不得她退缩。

“奴隶有资格问主人为什么吗?你应该毫无异议遵从我的安排。”

“现在,去洗澡。”

顾夙表情淡淡地下着命令,没有再看严卿卿,背过身站到了落地窗前,看着玻璃里女人慢慢走向浴室的倒影。

十五楼不算太高,但也绝对不低,小半个城市都被踩在脚下,闪耀的霓虹灯和车水马龙的喧闹声此起彼伏,顾夙怔怔的看着楼下,一时之间十分茫然。

为什么会跟严卿卿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自己也不甚明白,只是当时那么想就那么去做了,要说是为了让安茹珍不好受的话他大可就这么霸着严卿卿不放手,只要顾老头一天不死,他就不能拿安茹珍怎么样,但是能让她痛不欲生的方式还有什么比伤害严卿卿更容易呢。

仗着严卿卿对他的爱,为所欲为。

但让他心里更恨得,不止是严卿卿是害死他母亲的凶手的女儿,更因为四年前她绝情的离开。

第14章 温柔的顾夙

严卿卿闭着眼睛靠在浴室冰凉的墙上,再睁开眼的时候被顶上刺眼的灯光刺得眼前发黑。

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慢慢一缸热气腾腾的水,雾气熏得墙面一片水淋淋,镜子上也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水珠,镜子里的人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反正都要面对,哪怕看不清前方的路。

严卿卿退下衣服,将自己泡进了热水里。温度还颇高的水很快就将她的皮肤烫得嫣红,水汽弥漫,发丝都带了一股湿意。

她靠在浴缸的一头,努力使肩膀露出来,不让伤口泡在水里,在医院打的那一会点滴,烧已经退了一点,她可不想发炎的伤口更严重。

浴室外面的房间一点声音都没有,静的好像只有她一个人。

热水浴确实是个很舒服的体验,严卿卿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弹,困倦的感觉袭来让她的眼皮止不住的往下耷拉。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浴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严卿卿从迷蒙中惊醒,带起“哗啦啦”的水声,看着面前表情晦暗不明的男人。

顾夙在外面等得不耐烦,破门而入正要发怒,就看到了水雾中迤逦的画面。

严卿卿双手捂着胸前在浴缸中曲起腿,被热气熏得嫣红娇艳的脸微微抬头看着他,眼里都是朦胧的水光,清澈的水根本遮挡不住她曼妙的曲线,纤细的胳膊也挡不住四溢的春光,反而更透出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情.欲味道。

顾夙眼中染上浓重的色彩,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不论多少次,严卿卿总是能最快最轻易勾起他心底的欲.望。

每当看着她那张人前冷冰冰,面对他却有着各种各样失措茫然的表情时,顾夙都想把严卿卿狠狠地压在身下,把她浑身禁欲的气质彻底撕碎。

没有经过多少思考,气势如虹的男人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自己,好身材暴露在水汽中。

顾夙抬脚踏进浴缸,慢慢地伏下身子。

浴缸里本来就满满的水线瞬间又上浮了不少,甚至顺着光滑的浴缸边溢了出来。

严卿卿腰腿用力想要退缩,无奈浴缸大小有限,无论她怎么挪动,始终在男人的笼罩之下。

身体坦诚相待的两人之间,一场火热的情事一触即发。

顾夙大手握住严卿卿纤细精致的脚踝,一个用力,两人的距离就更近了。

肌肤相贴的触感比热水的包裹更让人热气腾腾,严卿卿双手抵住浴缸两边,腰使劲往上挺着,避免整个人都摔到水里,却是把自己以一种迎合的姿态送到了顾夙嘴边。

相比前两次顾夙的粗鲁,这次身上的男人简直温柔的不像话。

本就温度颇高的浴室被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气氛充盈。严卿卿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游离不知去向,只能紧紧地攀附着健壮的男人,在欲望里沉浮。

出口的呻吟是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婉转魅惑。

“顾夙……顾夙……”

她胡乱地叫着他的名字,得到的回应只有男人粗重的喘息。

遥不可及的依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遥不可及的依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错嫁豪门:替婚总裁宠上瘾》之第八章 一个人的婚礼【8】

    原标题:小说《错嫁豪门:替婚总裁宠上瘾》之第八章一个人的婚礼【8】小说:错嫁豪门:替婚总裁宠上瘾第八章一个人的婚礼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坏的让人咬牙切齿,却又让人完全恨不起来?回到沈家之后,沈柒一头扎进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彻底痊愈。在躺在床上的这些日子里,沈柒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将属于她和展博的记忆一遍遍的整理,一次次的封存。将展博送给她的东西全部都收了起来,装在了一个大箱子里,租了个小公寓,将那些记忆全部都一起封存进了那个小公寓之中。展博已经不在了,她的爱也便跟着一

  • 小说《君为妃而眠》之第008章 给她们好看!【8】

    原标题:小说《君为妃而眠》之第008章给她们好看!【8】小说名字:君为妃而眠第008章给她们好看!第八章给她们好看!上官卿嫣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毫无所觉,可低垂的眼睫却遮住了眼底一闪而逝的幽光。还太早了,再吧。自己的底牌,还是不要太早暴露才好。不同于上官卿嫣小院里的温情脉脉,上官婉儿的院子几乎要炸开了锅。“姐姐,你怎么弄成这般模样?又是上官卿嫣那个贱人害的?!”上官媛雅怒视着上官婉儿裹着纱布的玉手,双眸喷火。“就是瞧着厉害,也就是划破了点皮肉,倒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上官婉儿摆了摆手,面色苍白。她倒

  • 小说《和风细雨爱如潮》之第8章 发火【8】

    原标题:小说《和风细雨爱如潮》之第8章发火【8】书名:和风细雨爱如潮第8章发火顾少霆在宋斯曼走后砸了自己的办公室,那样酣畅淋漓的做了一场爱,似乎也没能将他心中火气浇灭。开会,骂人,从HR到市场部,甚至连财务部,无一幸免,全部被骂得狗血淋头。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顾少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像每个角落都是宋斯曼的味道,他又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痕。宫外孕!他以前没用套的时候就释放在体外,除了那次在她父亲面前失去了理智,十年时间,他连药都没让她吃过,她跟别的男人乱搞,连套都不戴!竟然还搞成了宫外孕做手术!

  • 小说《早安,小逃妻》之008你这个丑女人算什么东西?【8】

    原标题:小说《早安,小逃妻》之008你这个丑女人算什么东西?【8】小说名称:早安,小逃妻008你这个丑女人算什么东西?夏惜柔安静的睡在大床上,床头灯散发出迷离的光晕。这件裙子前面是v字型的领口,后面则露出她的大半个光滑的背部,白色贴身丝绸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腰身,未过膝盖的裙子上用白纱点缀了若干个褶皱,轻纱下是一双纤长干净的美腿。刚才夏惜柔因为发湿而没来得及将头发梳起,此刻,长长的如绸缎般顺滑的头发全部披散在身上。黑白两种迥然不同的视觉冲击,再也没有人能将这件裙子穿得如她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他的指尖

  • 小说《风拂梧叶满地殇》之第8章 她不干了【8】

    原标题:小说《风拂梧叶满地殇》之第8章她不干了【8】小说书名:风拂梧叶满地殇第8章她不干了洛轻云离开之后,并没有回酒店,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租住的单身公寓。进门的第一件事,便是放了一大缸热水,将自己整个人泡在里面,试图用水的温度来缓解自己身上的酸痛感。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部是关于苏宸皓的画面。他们的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今天晚上的这一次。如同放电影一般,清晰可见。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今晚他会这样,但很明显,今晚的他是丧失了理智的。是因为喝醉了吗?可是不对呀,在酒店里面工作一年的她很清楚真正烂醉

  • 小说《岁月忧伤情难负》之第8章 谎话【8】

    原标题:小说《岁月忧伤情难负》之第8章谎话【8】小说名:岁月忧伤情难负第8章谎话柳絮很快就解释起来,“我没有下毒,真是没有。”多日以来的委屈在这个时候爆发,可是无论她怎么解释都好,沈东明始终用一种厌恶般的视线看着她。她瞬间就败阵了下来。沈东明冷笑,“既然你说没有,那你现在就把这汤给喝下。”柳絮没有犹豫,“好。”原本就不是毒,她也没有想过下毒,甚至一开始蒋爱怀孕了她没有想过要那个孩子死。捧起碗的时候,柳絮看了沈东明一眼,然后仰头就把这碗汤给全部喝尽。沈东明看着柳絮的动作,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浮现一股不

  • 小说《曾深爱,何放手》之第8章 发火【8】

    原标题:小说《曾深爱,何放手》之第8章发火【8】小说名字:曾深爱,何放手第8章发火顾少霆在宋斯曼走后砸了自己的办公室,那样酣畅淋漓的做了一场爱,似乎也没能将他心中火气浇灭。开会,骂人,从HR到市场部,甚至连财务部,无一幸免,全部被骂得狗血淋头。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顾少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像每个角落都是宋斯曼的味道,他又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痕。宫外孕!他以前没用套的时候就释放在体外,除了那次在她父亲面前失去了理智,十年时间,他连药都没让她吃过,她跟别的男人乱搞,连套都不戴!竟然还搞成了宫外孕做手

  • 小说《卑贱之爱:水中月儿》之第8章 要把她送人【8】

    原标题:小说《卑贱之爱:水中月儿》之第8章要把她送人【8】书名:卑贱之爱:水中月儿第8章要把她送人夏一涵默默的观察着管家的脸色,她知道按他自己的想法,肯定不愿意她留下,会觉得她给他添了麻烦。他的表情好像下了决心一般,等他话出口,就不好收回了。看此情形,她就算认错,管家也不会轻易放过。夏一涵上前一步,轻声问道:“我记得我们进来时是叶先生亲自点名的,真要开除,是不是也得他同意呢?”她总有种感觉,姓叶的虽然为难她,却也不会让她走,虽然她也说不清原因是什么。管家的脸色很不好看,这等于是在说他说话没用,他

  • 小说《花欲美人》之第8章 漫漫长夜【8】

    原标题:小说《花欲美人》之第8章漫漫长夜【8】小说书名:花欲美人第8章漫漫长夜“哦?”我端起酒杯,又跟他撞了一下,轻声问道:“怎么讲?”刘飞夹了一块狗肉,蘸上蒜泥放进口中,用力的咀嚼了两下,略微蹙着眉对我说:“李主任这娘们,其实也算是个性情中人,只要是让她舒服喽,她喜欢你,那什么都好说。如果要是让她不痛快,那她也是个瑕疵必报的主儿。你刚来,岗位这些都是政治处分配,你现在得罪了她,明天她肯定给你安排个辛苦的地方,那兄弟你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喽。”“嗨!”我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无所谓的说:“没事,不就是

  • 小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之第8章 手不想要了【8】

    原标题:小说《不爱江山爱美人》之第8章手不想要了【8】小说名:不爱江山爱美人第8章手不想要了苏漓脸上划过了一抹笑意,周易之前还一直不承认她是他的徒弟呢,这会儿的功夫,却还知道维护她了。看来这些日子,她也不是白折腾。“嗯。”秦夜寒为人冷漠,闻言只是轻应了一声,移开了眼,不再去看那苏漓了。没想到苏漓听到了周易这一句话,却有些个得意忘形,她后退的时候没注意,竟然踩住了自己身上的袍子,然后整个人往前一扑!顿时就扑入了一个冷硬的怀抱中。苏漓整个人都僵住了!“做什么呢!还不快起来!”周易也没想到,苏漓竟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