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竹马快到碗里来】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34: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竹马快到碗里来

第一章 纯洁的友谊

16岁。小百姓养生网

  当宁檬拿着从路边随手买的大豆腐阴险的站在罗绍的身后准备偷袭的时候,他无意的一挥手,那块还透着余热的豆腐就这么碎在了宁檬的胸前。

  宁檬:“你要对我的衣服负责任!”

  罗绍:“那你先让它生个小衣服出来看看。”

  17岁。

  宁檬又一次考完试输给了罗绍,站在年级的大榜前面紧紧的皱着眉头。

  罗绍:“你赢不了我的,认了吧。”

  宁檬:“下次一定赢你!我跟你说,做人就是要有骨气!”

  18岁。

  罗绍从身后拿出送给宁檬的成人礼物,幽幽的开口。推荐http://www.xbxysw.com/

  罗绍:“恭喜你,变成人了。”

  宁檬:“难道我前十八年都是你吗?”

  18岁半。

  宁檬看着罗绍手里的志愿表问:“你要报哪所大学?”

  “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跟你报同一所喽!”

  “你……”

  “高中这三年也没跟你斗出个胜负来,你觉着我会放你一个人去逍遥吗?”

  第一章纯洁的同居关系

  中午的时候,宁檬拉着罗绍陪自己吃饭,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关键的是,她戳的是罗绍的碗,好端端的一碗白饭被她戳的已经让人有些倒胃口了。

  “我为什么有一种很冷的感觉?”罗绍索性放下手里的筷子,把身子往背椅上一靠。挑眉看着宁檬,“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宁檬的手还是在不停的戳,只是脸上比刚才多了点微笑:“天冷了哈,多穿点吧。”

  罗绍不着痕迹的夺下了宁檬手中的筷子,用手在宁檬的眼前晃了晃:“天冷是指,现在外面快四十度的高温,以及身上只穿了件短袖却还是在出汗吗?”

  宁檬听罢颓废的往桌子上一趴,很不满的嘀咕着:“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啊……”

  “是你拉着我来的吧。说明http://www.xbxysw.com/”罗绍无辜的摊着手。

  “因为你是男的呗!你看看整间餐厅,哪桌不是一对一对的,我要是不揪着你来,那不是丢人死了。”宁檬开始有些后悔自己选了一家这么有情调的餐厅了,本来想着气氛好点好办事,现在看来,不过是给自己找难堪罢了。

  罗绍递给了宁檬一张餐巾纸,“擦擦吧,嘴边。所以,即使要承认我是一个男人也要来这里吃放的原因是什么?”自己在她的心目中,不是一直都被划在虽然不是女人……反正不是男人的行列里吗?

  “绍绍……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宁檬笑嘻嘻的,更确切的说……是不要脸的笑着……十分的不要脸。

  “停。”罗绍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每次你一这么叫都没好事。【竹马快到碗里来】小说在线阅读

  “不要这么笃定嘛……这次肯定是好事,我以我的智商发誓。”宁檬坐到了罗绍这边撒着娇说:“这几天……我去你那里住住可不可以?”

  “你要干什么?”罗绍像触电了一样往后坐了一点,“且不说别的,你能不能别奸笑了?”

  宁檬很仗义的拍了一下罗绍的肩膀,“我下周有一个重要的考试,寝室里熄灯太早了,我还不是很喜欢图书馆那种人多的地方,没有地方复习……你看……你在外面租的房子我记着还挺大的,而且不是还空着一间吗?你看……”

  “这就是你说的好事吗?没感觉到好在哪里。”

  “你怎么就算不清楚这笔账呢?有我这么个美女住进你的屋子,不是比你以前一个人强太多了吗?既可以养眼,又可以冲人气儿。”

  罗绍真的不不想让这些无耻的话进到自己的耳朵里面,可是宁檬就离得这么近,他想躲也没处躲……不过还是不放弃的做了一次最后的抵抗。

  “我拒绝!”虽然早知道是无用的……

  宁檬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道:“罗绍。你怎么就不懂得人间疾苦呢?你只要自己有大房子住就可以了吗?就可以不管不顾一个需要清静的地方为以后拼命努力的人了吗?你想剥夺一个有志青年的未来吗?这么做你可以得到什么呢?”

  “我……这不方便吧?你是女孩子……”

  宁檬顺着他的话随口往下一接,“你又不是男孩子……”

  “嗯?”

  宁檬嬉笑着往上一凑:“没什么不方便的,你要是带女的回家,我可以暂时消失,来不及消失我也可以充当瞎子跟聋子,就算是声音太大了……你要相信我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开明的现代观念,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好好好……”罗绍极其无奈的阻止着宁檬,“别人都在看你呢。”

  宁檬一挥手:“这有什么关系!今天晚上爷就搬过去了!”然后,便很豪爽的离开座位,留给了罗绍一个潇洒的背影。阅读xbxysw.com

  “我说怎么心情这么好请我吃饭。”对于这个结果,其实罗绍早就预料到了,从开始到现在心里都没有抱着一点宁檬是要跟他说好事这个念头。他刚想跟着宁檬出去,却被服务生拦住了。

  “先生,您还没有买单呢。”

  “我就知道……”

  “先生您说什么?”服务生不解的问。

  “没什么。”说着拿出了卡递给了服务生。来自http://www.xbxysw.com/

  等服务员刷完卡,罗绍便赶紧跑了出去追上了宁檬,“你等一会儿。”

  “呀!你这么快就出来了?”宁檬看见罗绍,简单的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买完单了。

  罗绍没有理宁檬,转而说:“你先回去收拾,晚上我去接你。”

  “嗯……那你早点来啊!”16岁。

  当宁檬拿着从路边随手买的大豆腐阴险的站在罗绍的身后准备偷袭的时候,他无意的一挥手,那块还透着余热的豆腐就这么碎在了宁檬的胸前。

  宁檬:“你要对我的衣服负责任!”

  罗绍:“那你先让它生个小衣服出来看看。”

  17岁。

  宁檬又一次考完试输给了罗绍,站在年级的大榜前面紧紧的皱着眉头。

  罗绍:“你赢不了我的,认了吧。”

  宁檬:“下次一定赢你!我跟你说,做人就是要有骨气!”

  18岁。

  罗绍从身后拿出送给宁檬的成人礼物,幽幽的开口。

  罗绍:“恭喜你,变成人了。”

  宁檬:“难道我前十八年都是你吗?”

  18岁半。

  宁檬看着罗绍手里的志愿表问:“你要报哪所大学?”

  “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跟你报同一所喽!”

  “你……”

  “高中这三年也没跟你斗出个胜负来,你觉着我会放你一个人去逍遥吗?”

  第一章纯洁的同居关系

  中午的时候,宁檬拉着罗绍陪自己吃饭,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关键的是,她戳的是罗绍的碗,好端端的一碗白饭被她戳的已经让人有些倒胃口了。

  “我为什么有一种很冷的感觉?”罗绍索性放下手里的筷子,把身子往背椅上一靠。挑眉看着宁檬,“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宁檬的手还是在不停的戳,只是脸上比刚才多了点微笑:“天冷了哈,多穿点吧。”

  罗绍不着痕迹的夺下了宁檬手中的筷子,用手在宁檬的眼前晃了晃:“天冷是指,现在外面快四十度的高温,以及身上只穿了件短袖却还是在出汗吗?”

  宁檬听罢颓废的往桌子上一趴,很不满的嘀咕着:“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啊……”

  “是你拉着我来的吧。”罗绍无辜的摊着手。

  “因为你是男的呗!你看看整间餐厅,哪桌不是一对一对的,我要是不揪着你来,那不是丢人死了。”宁檬开始有些后悔自己选了一家这么有情调的餐厅了,本来想着气氛好点好办事,现在看来,不过是给自己找难堪罢了。

  罗绍递给了宁檬一张餐巾纸,“擦擦吧,嘴边。所以,即使要承认我是一个男人也要来这里吃放的原因是什么?”自己在她的心目中,不是一直都被划在虽然不是女人……反正不是男人的行列里吗?

  “绍绍……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宁檬笑嘻嘻的,更确切的说……是不要脸的笑着……十分的不要脸。

  “停。”罗绍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每次你一这么叫都没好事。”

  “不要这么笃定嘛……这次肯定是好事,我以我的智商发誓。”宁檬坐到了罗绍这边撒着娇说:“这几天……我去你那里住住可不可以?”

  “你要干什么?”罗绍像触电了一样往后坐了一点,“且不说别的,你能不能别奸笑了?”

  宁檬很仗义的拍了一下罗绍的肩膀,“我下周有一个重要的考试,寝室里熄灯太早了,我还不是很喜欢图书馆那种人多的地方,没有地方复习……你看……你在外面租的房子我记着还挺大的,而且不是还空着一间吗?你看……”

  “这就是你说的好事吗?没感觉到好在哪里。”

  “你怎么就算不清楚这笔账呢?有我这么个美女住进你的屋子,不是比你以前一个人强太多了吗?既可以养眼,又可以冲人气儿。”

  罗绍真的不不想让这些无耻的话进到自己的耳朵里面,可是宁檬就离得这么近,他想躲也没处躲……不过还是不放弃的做了一次最后的抵抗。

  “我拒绝!”虽然早知道是无用的……

  宁檬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道:“罗绍。你怎么就不懂得人间疾苦呢?你只要自己有大房子住就可以了吗?就可以不管不顾一个需要清静的地方为以后拼命努力的人了吗?你想剥夺一个有志青年的未来吗?这么做你可以得到什么呢?”

  “我……这不方便吧?你是女孩子……”

  宁檬顺着他的话随口往下一接,“你又不是男孩子……”

  “嗯?”

  宁檬嬉笑着往上一凑:“没什么不方便的,你要是带女的回家,我可以暂时消失,来不及消失我也可以充当瞎子跟聋子,就算是声音太大了……你要相信我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开明的现代观念,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好好好……”罗绍极其无奈的阻止着宁檬,“别人都在看你呢。”

  宁檬一挥手:“这有什么关系!今天晚上爷就搬过去了!”然后,便很豪爽的离开座位,留给了罗绍一个潇洒的背影。

  “我说怎么心情这么好请我吃饭。”对于这个结果,其实罗绍早就预料到了,从开始到现在心里都没有抱着一点宁檬是要跟他说好事这个念头。他刚想跟着宁檬出去,却被服务生拦住了。

  “先生,您还没有买单呢。”

  “我就知道……”

  “先生您说什么?”服务生不解的问。

  “没什么。”说着拿出了卡递给了服务生。

  等服务员刷完卡,罗绍便赶紧跑了出去追上了宁檬,“你等一会儿。”

  “呀!你这么快就出来了?”宁檬看见罗绍,简单的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买完单了。

  罗绍没有理宁檬,转而说:“你先回去收拾,晚上我去接你。”

  “嗯……那你早点来啊!”

第二章 开始总会有麻烦

宁檬回到寝室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其他的三个室友也凑了过来。围着她问东问西的,宁檬本来就喜欢丢三落四的,被这么一问,就更加找不到东西了。

  “钱毓,你看见我那件淡紫色的内衣了吗?”

  被点到名的钱毓愣了一下:“哪个啊?”

  宁檬头也不抬的收拾东西,“就是上次你嫉妒好看的,差点被你烧掉的那个。”

  钱毓恍然大悟似的,看向站在窗边的顾芯,“被顾芯拿去供着了。”

  宁檬这才抬起头来,有些不明所以的问,“内衣……供着?”

  一旁的李思语调笑道,“顾小胸想向你看齐呗,没准还能再发育发育呢。”

  “这……”宁檬现在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被损了?

  “你……你们胡说什么呢!”顾芯娇羞的一跺脚,从窗边走了过来,“你那个不是被你扔在枕头底下了吗?”

  “是吗……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你要是能想起来就怪了!”顾芯从枕头提下抽起那个紫色的内衣扔给了宁檬。

  钱毓也帮宁檬收拾着东西,“你这是打算去哪啊?”

  “去罗绍那,下周有个考试,去他那复习也方便点。”

  “诶!你们果然进展到这一步了。我就说你们两个的友情绝对没有这么纯洁的嘛。这内衣……这么着急找,不会是要穿给人家看的吧?”李思语奸笑着推了宁檬一下,“你总算是开窍了哈!”

  “才没有呢,我们……”宁檬对于这个问题已经解释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可是无论她怎么说,这帮人都是不肯相信她,硬是把罗绍和她凑在一起。

  “还不承认?跟我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真的,你知道的,姐姐我对这方面还有不少研究,我会为了你24小时开机的,毕竟咱都不知道罗绍什么时候……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啊!”李思语冲宁檬挤挤眉,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宁檬也懒得理她了,李思语的色心一起,以她是阻止不了的……

  顾芯又回到了窗边,看见了已经等在了楼底下的罗绍,于是跟宁檬说:“你快点收拾吧,罗绍已经到了。”

  李思语也往下看了看,感叹道:“还真的是……这个罗绍这么看来还真的是挺养眼的,马上就要全部归你了,偷着乐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千万别克制自己!我们都在后方等着你的好消息。”

  “别,让你们太失望也不好。”宁檬已经背起来她的大包小包,“我们只是好朋友,所以……如果你们谁看上他了,别忘了来讨好我哈!我走了!”

  宁檬一半的身子都已经出了门,还听见李思语在后面大喊,“这么好的资源,浪费我就看不起你啊!”

  “这间房间给你。”罗绍指着空着的房间说。

  宁檬往前探了探,看着眼前那张孤零零的弹簧床,几十个不愿意,拉着他的胳膊摇来摇去的说:“说起来我也是个弱女子……你就让我睡这个?硬邦邦的……”

  “弱女子?你在说你自己吗?”罗绍不可置信的看着宁檬。

  “难道不是吗?”

  “曾经的记录,三分钟徒手白开了五个苹果,一个成年壮汉都不一定做得到的事情,你轻易的就做到了,说自己是弱女子太委屈你了。”

  “这种陈年旧事就不要再提了!”

  “要不然你想怎么样?”罗绍走进去把弹簧床放了下来,“你应该庆幸自己摊上了人类用的东西,而不是抱怨。”

  宁檬趁着罗绍弄床的时候赶紧跑去了隔壁罗绍的房间,隔着挡在两间屋子之间的强冲着罗绍大喊:“喂!你这间房间就不错嘛!咱们不是好朋友吗……让给我吧!”

  “你进了我的家,现在还想霸占我的床是不是?说,你还想要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你的人也可以是我的吗?”宁檬低下头,装作害羞的拉了拉自己的衣角。

  “一样你都别想要。”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他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把了她的行李拎了过来,然后又用同样的方式把宁檬扔进了浴室:“你先去把自己洗干净再上我的床!”

  宁檬心虚的关上了浴室的们,舒舒服服的洗了澡之后,一出来就立刻跳上了罗绍的大床,左左右右的打着滚,在学校的时候床铺都窄的要命,翻个身都快要翻到对面的床铺去了,哪里敢像现在这样满床乱滚。

  “喂!罗绍你也太奢侈了吧,一个人睡这么大的床,还有,咱们晚饭吃什么啊?”宁檬扑到墙上,扯着嗓子冲着隔壁的人喊。

  刚喊完就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就看见罗绍锁着眉头站在门口,“我还真得把你当爷候着是不是?”说完脸微红了一下又说:“你还把我这当成你那女生宿舍是不是?赶紧多穿点。”

  宁檬只穿了一件宽大的家居服,丝毫不在意两条腿就这么露在外面,大大咧咧的往床上一滚:“跟你我还在意这些累不累啊。你赶紧去弄点吃的来吧,天都快黑了……”

  “你现在要做的是把你自己的头发吹干,然后打开窗帘看一下还在天上的太阳。”

  宁檬顺着罗绍说的往窗户的边上看去,这才发现原来窗帘是遮住的,怪不得刚才太还大亮,怎么洗了个澡就全变黑了……

  “没关系,天亮天黑都不耽误咱吃饭。”

  “晚饭我下午就买好了,拿出来热一下就可以吃了。我去热,你收拾一下就过来吃吧。”

  “呀!这么自觉啊!”一听到有晚饭了,宁檬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今天要是累了吃完晚饭就赶紧睡觉,明天再复习。”

  “嗯。”

  “还有,多穿点再出来。”

  “还要穿啊……”这条热成这个样子,多穿一件,就等于是多了一分热死的危险啊……

  罗绍从宁檬的行李里面随便拽出来一条也不知道是衣服还是裤子的东西扔给了她,然后把头别了过去:“至少穿条裤子。”

  “真麻烦……”

  也许是真的累了。宁檬这一宿谁的格外的沉,窗外的月光将浑身的光亮都撒在了这个人的身上,而她,却只是浑然不知的享受着这一切。

第三章 难道是金屋藏娇?

“你搬到他那去方便吗?”毛飘飘边卸着脸上的妆,含糊不清的问着。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是好朋友啊。而且,我们从高中斗到了现在,对于摆平他我很有经验的,放心吧。”宁檬的口气很轻松,帮毛飘飘一根一根的递者棉签。

  毛飘飘不着痕迹的鄙视了宁檬一下,他们两个的确是从高中斗到现在,可是好像都是罗绍赢得比较多吧,而且,就算是宁檬赢了,通常也都赢得很心酸。她用棉签小心翼翼的擦着嘴边的道具血,“不过这样我就不能随时见到你了。”

  “他租的房子离学校很近的,而且,就一周而已啊,平时怎么没见你有这么想念我?快别说了你,赶紧先把你脸上的血弄干净吧,真的是……够膈应的!”宁檬嫌弃的轻推了她一下,拿起手边的棉签帮着她一起卸妆:“真是的……你到底演的什么角色啊,至不至于这么夸张啊……”

  “小角色而已,几分钟就被女主角一掌打死了。”

  “古装片?”

  “嗯。”毛飘飘把资料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宁檬。

  “剧本?”宁檬开心的翻了几页,发现上面并没有任何台词,只是单纯的资料而已说:“台词在哪里?不会……没有吧……”

  “有是有,不过台词少到不值得用一张纸把它打出来,卑微的很。”本来毛飘飘觉着做群众演员很光荣的,只要有角色就满足了,可是现在,也觉得不只一点儿两点儿的心酸了……

  “别气馁啊你!”宁檬用力的拍了下毛飘飘的后背。

  “我哪是气馁啊……只是嫌这一脸的血太恶心了。啊……陆枫!”毛飘飘的声音突然提高。

  宁檬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像是闻到了骨头似的:“哪呢哪呢?”

  毛飘飘轻笑的了声:“骗你呢!”

  宁檬泄气的往椅子上一靠,“白高兴了,再骗我,我就把你打成现在这样,让你用自己的DNA来验证你有多欠揍!”

  “不过宁檬,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一个多月了,他连你叫什么好像都不知道呢。你一直明着暗示,暗着勾引的也不是办法,不如去找陆枫把事情说清楚。”

  宁檬摆了摆手,首先伸出了一根细的手指说:“第一,在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喜欢我的情况下跟他告白,被拒绝的几率很大,万一很丢脸怎么办?”

  “既然你喜欢人家,干嘛还怕丢人!”毛飘飘打心底里鄙视宁檬的这种不讲理的逻辑……

  “第二,在他拒绝我之后,我可能会因此非常的伤心,从而影响我下周非常重要的律师资格考试。”

  “可是……你能不能别把预测做的比天气预告都周全啊?而且,听起来忒不靠谱。”

  “你等一下。”宁檬打断了她,“第三,我不会在没有明确的条件以及预料之内的结果之下去做一件我没有把握的事情。”

  毛飘飘不耐烦的打断她,“好好好……你们这些学法的整天就知道理性理性的,我说不过你还不行,等以后哪一天碰到一个让你不理性的人的时候,看我怎么笑话你。”

  “等真的有了再说吧。”宁檬说到这,突然感觉很无力,却又说不上为什么,“你快去把脸洗干净,一会儿一起去吃午饭。”

  毛飘飘已经把妆卸干净了,然后又重新涂上了一层唇彩,嘟了一下嘴说:“你中午不是得去刘教授那吗?可千万别迟到了,我可见识过,太可怕了。”她现在想起来都有点竖汗毛。

  “不去了,取消了。正好下去回去我可以好好地睡一觉。”每次从刘教授那里离开之后都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这次不用去了,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这个难得的时刻。

  吃过晚饭以后,宁檬就回到罗绍的公寓去休息了,这几天拼命的在准备考试,所以身子乏得很,脱掉衣服之后懒得再穿上睡衣了,倒在床上直接就睡过去了。

  罗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身后还跟着几个同系的同学,他换完鞋就直接走到了冰箱去拿水喝,几个朋友倒是轻车熟路的,看样子是经常来,该开电视的开电视,该找啤酒的找啤酒。

  “罗绍,电视底下的碟怎么不见了?我去你房间找一下啊!”说着,这人就把房门打开了。

  罗绍随便应了一声,把水放下慢慢的跟了上去。按理来说宁檬这个时候应该在跟刘教授讨论问题,反正她也不在房间里,罗绍便没有阻止,跟着他一起进去找碟片了。

  刚推开门,罗绍就明显感觉到了前面人顿住的身子:“怎么了?”

  罗绍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也走了进来,不经意的往床上扫了一眼,只看见宁檬只披了长薄薄的毯子,轻轻的搭在身上,几乎可以预见到毯子下面姣好的身段。

  接着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抄起被子盖上了她露在外面的肩膀和胳膊,抄起旁边的内衣就塞进了被子里。顾不上脸红,唯恐宁檬还会露出来什么,赶紧用自己的身子把宁檬整个护在了后面。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这这这!”罗绍身后的人明显是受到了惊吓,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时朋友里面最正经的罗绍居然……

竹马快到碗里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竹马快到碗里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推荐热门随机

  • 渺渺众生遇见你15章(第15章 宝贝,对不起)

    原标题:渺渺众生遇见你15章(第15章宝贝,对不起)小说名称:渺渺众生遇见你第15章宝贝,对不起子恒为什么不回答我呢?是不是我要,失去他了。虽然在金钱方面从不曾对儿子小气,但不能给夏子恒一个完整的家庭,是夏芊芊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儿子的地方。听到一向把自己爸爸当做禁区话题的妈咪忽然这么问自己,夏子恒心里怕怕的,嗫嚅着不敢出声。他又怎么会不想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呢,每次看到身边小伙伴一家去游乐场玩,自己都会想到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爸爸。只是在年幼的时候提到爸爸时,妈咪总是会露出伤心的神情,这让早熟的子恒下

  • 妖孽传说15章(第15章:歉意)

    原标题:妖孽传说15章(第15章:歉意)小说书名:妖孽传说第15章:歉意它“刷”一声人立而起,拉开了门:“看!一个人都没有吧!”徐阳逸也挑了挑眉。确实,一个人都没有。那么……问题来了,他刚才听到的是什么?他明明听到一个叫苏经理的人在门口自言自语,他和猫八二的合作事宜,价格,代价都说的一清二楚,然而……门口确实没有人!“左边是不是有个人?要医生换药?”狗头探出,探回:“并没有。”“你幻听了吧?”猫八二狐疑地看着徐阳逸:“其实……你不吹牛逼我们还是好朋友……如果你愿意给我解释清楚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多宝

  • 无边宠后之本宫无忌15章(015可怜慈母心)

    原标题:无边宠后之本宫无忌15章(015可怜慈母心)小说名称:无边宠后之本宫无忌015可怜慈母心端嫔唇微微颤栗,她红着眼眶,怯懦地看了眼立在自己面前高贵不可攀的少女,她的模样生得是那样好,这点从前伺候皇后和公主的时候她就知道。公主长得更像已故的皇后,当年皇后是云国第一美人,现如今,公主更是胜似皇后。皇后的美是清婉出尘的,总带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纯善良,温和纯善。而公主呢,她继承了皇后的美貌,却又继承了陛下的皇家血统和威严。她的美是让人不敢直视的,是带刺的玫瑰。十五岁的少女,亭亭玉立的年纪,一双

  • 野蛮游戏15章(第十五章萧阳城内)

    原标题:野蛮游戏15章(第十五章萧阳城内)小说书名:野蛮游戏第十五章萧阳城内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箫阳城内,严王府邸,阁楼之上,贾蕊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遥远的星空,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天凉了,也不知道披件衣服。”严忠的声音从后面想起,紧接着就是一件披风披到了贾蕊的身上。“忠哥,你怎么还没有睡?”贾蕊拉住严忠的手,温柔的问道。严忠微微一笑,将贾蕊搂在了怀中:“你不睡,我又怎么能睡的着,是不是又

  • 情有独钟:天价萌妻15章(第15章 必修课)

    原标题:情有独钟:天价萌妻15章(第15章必修课)小说名称:情有独钟:天价萌妻第15章必修课谁叫他等的?反而成了她的错。“谁知道你会来我家?”秦七七不服气,白了他一眼,“喂,这是哪儿?”“别多问。”祁烨不耐烦地道。——一张大班桌子上。秦七七很不解,祁烨神色淡漠,工作人员很不淡定,再三确认,“你们,是来办事的?”“嗯。”祁烨颔首。“办什么事?”秦七七很迷糊,跟个迷路的白兔儿似的。“……”工作人员醉了。“你们,真的办喜事?”工作人员正想和秦七七解释,“小姐,这里是……”祁烨已经将相关文件,递了过去,

  • 闪婚蜜爱:甜妻,别放手15章(第015章 都扔了)

    原标题:闪婚蜜爱:甜妻,别放手15章(第015章都扔了)小说名称:闪婚蜜爱:甜妻,别放手第015章都扔了箫玥发自肺腑的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正在被教务处主任教训。“嗯嗯。”她用筷子卷了几根面条放进嘴里,眼神还不住的往赵尊的方向喵。赵尊看着汤面上飘着的翠绿的香菜末,脸色忽而冷了一下,将香菜都挑出去扔在桌上。“你不吃给我吃!”箫玥用汤勺把赵尊碗里的香菜都捡到自己碗里,眯眯着眼睛说,“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不管是粮食还是蔬菜,都是农民伯伯面朝黄土背朝天种出来的,何其珍贵,所以,咱们不能浪费。”

  • 抢走的爱情都不是爱情15章(第14章:她是我的人,你不能触碰)

    原标题:抢走的爱情都不是爱情15章(第14章:她是我的人,你不能触碰)小说名称:抢走的爱情都不是爱情第14章:她是我的人,你不能触碰冷少在这里,若被他知道陆熙彬和妹妹有事,不仅仅婚事被破坏了,估计夏家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陆熙彬看看夏建立,再看看客厅里面的人,那人是冷煜轩,电视里曾看到过,他为何会在这里出现呢?夏依雪的手中怎么会有婚纱呢?这一切怎么回事?“看什么看?听见没有,给我走。”夏建立拉着陆熙彬的手,不客气的说道。“依雪,你怎么拿着婚纱?”陆熙彬看着夏依雪的美眸不解

  • 护花兵王在都市15章(第十五章罗中天的猜忌)

    原标题:护花兵王在都市15章(第十五章罗中天的猜忌)小说名称:护花兵王在都市第十五章罗中天的猜忌卷发年轻人挥手阻止了马上就要发飙的宋子文,笑着自我介绍:“罗中天,前天刚从美国回来,宋部长是我小嫂子的哥哥,听说我还没有女朋友,想要介绍刘婧茹小姐给我认识,所以,我就来了!”宋子文没有想到罗中天这么客气,他酸溜溜的在罗中天耳朵边低声说道:“罗少,这混蛋就是一个小保安,你何必跟他客气,直接开除就行了。”宋子文的妹妹只是罗中天哥哥的其中一个情人而已,他有今天,完全就是依靠了罗家的关系,而罗家在龙腾集团,那

  • 兵王再临15章(第十五章 我爸身价一千万(求收藏))

    原标题:兵王再临15章(第十五章我爸身价一千万(求收藏))小说:兵王再临第十五章我爸身价一千万(求收藏)雷虎是王老三的二哥,叫王虎,脾气非常跋扈,经常动辄就与人大打出手,因为王老三的关系,王虎从未吃过亏,又因为脾气暴躁,被人冠名为雷虎。雷虎在混混界的名头很大,仗着王老三的势力,他很快成为永乐县一霸,只是他属于有勇无谋的那类人,如果没有王老三在,他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王老三既然死了,雷虎继承王老三的势力与地盘几乎是众望所归,徐泰之所以没有联系雷虎,最大的原因是就在刚才,他得到了雷虎出狱的消息,而也是

  • 爱你是场盛世豪赌15章(第15章 我被包养了)

    原标题:爱你是场盛世豪赌15章(第15章我被包养了)书名:爱你是场盛世豪赌第15章我被包养了我按下想要给王皓打电话过去的冲动,随便擦掉屏幕上的水光,字字斟酌地给王皓回复了消息“多谢学长关心,我现在已经回到家了。”手机马上震动起来,是王皓的回复“到家就好,早点休息。”我没有再回复王皓的消息,我已经被莫无琛包养了,那么就应该做好一个情人应该做的事,私人关系太复杂金主会很不喜欢,尤其是莫无琛那种独占欲强烈的人。三天后莫无琛派来的人准时到达了我家门前,一群彪形大汉拎着我的行李下了楼,领头的人还帮莫无琛传